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回忆我的爷爷

回忆我的爷爷

在我的记忆深处,我逝世多年的爷爷的影子时常在脑海中浮现。虽然离开我们多年,他的形象依然那么慈祥,那么亲切。

爷爷出生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十岁时便父母双亡,生活过得十分艰辛。小时的他,靠给人放牛,打柴为生。解放后,分得了房子、土地,成了家。生活开始有了转机。但为了一家人生活更好一些,爷爷去了一家私营煤矿,做了一名矿工。那时的矿工,就是“险、脏、累、差”的代名词。矿井没有任何仪器设备,用来照明的是煤油灯,人工拖拉煤矸出井,井下用的是木支柱,无井下水、瓦斯抽放系统,严重的水害、瓦斯、顶板时刻威胁着矿工的生命。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同姑姑一起送饭给爷爷(那时爷爷一天只能吃两餐)。每次看着爷爷那张漆黑的脸,拖着疲惫的身体,大口吃着我们带给他那并不可口的饭菜时,我的心里就一阵阵的酸楚……

因为有了爷爷的付出,我们家的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了。但好景不长,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我正在教室上课,姑姑突然来接我回家,看着姑姑愁苦的脸色,我猜想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回到家里,看见所有亲戚都到了,一大堆人围着一张床板。爷爷躺在床板上,气息微弱……当听闻我回来了,他突然间精神焕发,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孙子呀!你可要记住,长大后一定不要干爷爷这活啊!……”话语完毕,爷爷就与世长辞了。事后我才知,爷爷是因为矿井顶板冒顶垮落致伤,医治无效而死的。

随着时间的飞逝,我长大了,几经辗转,也来到了矿山,却违背了爷爷的遗愿,当了一名矿工。但是,爷爷,您在九泉之下可知,自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现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已经是如何的富强?神七问天,奥运北京召开,矿井已从您那个时代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井下有了高科技的监测监控系统,瓦斯抽放系统,实现了采、掘机械化,运输机械化,顶板支柱己采用单体液压支柱,巷道采用锚杆、锚网支护,党政工团齐抓共管,工伤、养老多项保险样样具全,安全生产大有保障。以前,煤矿工人的“险、脏、累、差”的时代己一去不复返了。另外,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实现井下电脑化、自动化,形成无人工作面。我们公司己融入了川煤集团,在大集团、大企业的领导下,将实现产业链的链接,以煤炭为主业,以发电、建材为辅业,加大产业链的延伸,前景将一片辉煌。

爷爷,您若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安息吧!我敬爱的爷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带我回家
下一篇:邻居哥哥走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