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迷失的花季

迷失的花季

太可惜了!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萎谢了。
  她以前就想来当服务员,但当时她还没满十六岁,我就没答应。
  一天,她又给我打电话来,说,她已满了十六岁了,问我还要人吗?
  我回答说,要,你抽个时间来面谈一下吧。
  她又问我,包不包吃住?
  我说,包吃不包住,但可以给住宿补贴。
  她又说,现在关键是要住的地方,她跟她老爸吵了架,不想回家了。
  我看她这样说,便劝她,还是要回家,你老爸心还是好的,只是方式可能欠妥,你不要记在心上,你要知道,对你最好的人,永远是你的父母。
  她说,我不可能再回那个家。
  我担心她走极端,或者到别的地方去遇到一些不三不四的人而误入歧途,于是说,那你来吧,住宿的问题我们再想办法,或者跟其他服务员先挤一挤。
  我想等她来了再劝劝她。不料她接着问了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问题,她问,跟她睡的服务员是男的还是女的?
  我不禁嘿嘿一笑,说,当然是女的。
  但她当天没来,第二天下午才来。她一脸稚气,走路还跳一跳的,完全是个小姑娘。她手臂上纹了一行英文小字,穿得也很潮流,两条裤腿上各有一个小洞,露出一小部分膝盖来。我问她,为什么跟你老爸吵架?
  她说,他叫我洗锅,我不洗,就这样吵起来了。
  我说,做点家务事还是应该的,当服务员也是要做事的。
  她说,我知道,但我老爸叫我做什么,我就是不想干。
  我说,能把你父亲的手机号告诉我吗?你母亲的也行。
  我先以为她不愿意的,不料她还告诉了我,我想事情还有转机,或者她本来也想告诉我,让我劝劝他父亲,让他们双方都能有个台阶下。我于是避开她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简要说了一下她的情况。她父亲感激得不得了,说了一连串的谢谢,他说,她昨天就没回家,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正愁不知道她的下落,不知她去哪里住的。我劝他不要急,这些你以后慢慢再了解,现在关键是要想办法把她哄回家,回家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更不能吵她骂她。
  我又从她父亲那里知道,她父母在厦门打工,她从小就留在老家,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属于留守儿童,她跟父母很有些隔陌,几乎没什么感情。她对读书没有兴趣,成绩很差,初中没毕业就停学了。
  也许,她是因为缺乏父母的爱而造成了一些心理上的障碍。我于是对她父亲说,现在也不要讲什么,她也听不进去,你们要做的,是要用行动去感动她。以她现在这种情况,独自在外面去租房住是不妥的,对她的成长极为不利,如果她能留下来在我这里上班,晚上下班时,你一定要来接她,最好是你两口子都来,一是为了你女儿的安全,二是培养和增近你们之间的感情。父母的爱,不能只是默默的付出,一定要让子女感觉到,否则,子女便不知道父爱母爱的存在。而要让子女感觉到,很多时侯不是靠言语,而是靠行动。
  她父亲对我说,他们要来接她的事,先不要告她,怕她知道后又跑了。我说我也是这样想的。然后我和她父亲加了微信,把我的位置发给了他。
  临近下班时,她父亲给我打电话来,说她给她母亲发了条微信,她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她不回家了,也不让他们来接她,如果他们硬要来,又怕弄得更疆,问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说我再跟她谈谈看看。
  我把先前给她说过的话又反复说了几遍,我说你父母真的很焦急,如果你不回家,他们心里就很不安。如果你实在不想回家,至少也要让你父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所以,我认为,还是让你父母来接接你,然后把你送到你租住的地方。
  她依然说不,不想让他们来接。
  我于是又说,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你坚持不让你父母来接你,那就让我送你到你住的地方去,然后把你住处的情况告诉你父亲,这样他们也可以放心。
  她对我说不能让你送,不能麻烦你。
  我说不行,要么让你父亲来接你,要么我送你,最好还是让你父亲来接你。我的语气很坚定。
  她终于松口了,说,好吧,让我父亲来接吧。
  我怕她反悔,便又强调说,那就这样定了?我马上给你父亲打电话?
  好吧。她说。
  我立即跑到外面去,给她父亲打电话。我说你马上过来,怕她等会儿又改变主意。
  不一会,她父亲就到了。
  她父亲的穿着形象跟她说的帮人开车送货的身份很吻合。
  太感谢你了太感谢你了,感觉得出,你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我女儿能够在你这里上班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她父亲说了一连串的谢谢。
  谢谢就不要说了,能让你女儿回家就好了。我说。
  她见到她父亲时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叫了声爸爸,又说,你来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但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差点让她父女俩谈崩了。她父亲对她说,要在这里做,就要好好的做,要做出个样子。说这话时的语气和脸色都显得比较严肃。
  她的脸色也立即垮了下来,偏过头去瞪着她父亲,说,我又哪里不像样子了?
  我立即笑着说,不能对你父亲这样说话,你父亲只是表达不妥,但心是好的。
  然后我又拍了拍她父亲的肩,说,你女儿回家就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又回过头来对她说,快跟你老爸回家吧,明天上午十点上班,不要迟到了。
  嗯,好的,谢谢老板。她说。
  回到家里,我对我老婆说,总算让这个小女孩回家了,也算功德一件。
  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你的功德未必圆满。我老婆说,后来的结果也果然如她所料。
  第二天快到十一点了她才来。她予先没跟我吱一声,只跟另一个贵州佈衣族的服务员罗欢欢发了微信,说路上堵车。显然那是借口。下午她又迟到很久,我们四点半上班,她快六点了才来,她跟罗欢欢解释说有点别的事。她的时间观念和纪律性那么差,当然是不行的,但如果让她走人,如果遇到别的一些什么人,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我把我的这一想法给我餐厅的伙伴们谈了一下。
  罗欢欢说,老板你的担心是对的,她已经在向另一条路靠近了,但可能还没真正进入,或陷得不深,要不她也不会到我们海港餐厅来当服务员了。
  你怎么知道?我问。
  她自己说的。
  她会给你说这些?
  她自己说了一些,我再推理了一些。罗欢欢嘿嘿嘿的笑着说。
  她怎么说的?
  她说她以前那个老板对她很好,经常带她去唱歌喝酒。
  这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不正常啊。那老板跟你一样。说到这里,罗欢欢又嘿嘿嘿地笑起来。
  怎么跟我一样?你别卖关子,简单点。我也嘿嘿嘿地笑起来。
  我还没说完,你那么急干什么?我说的意思是那老板跟你一样是个男的。罗欢欢又嘿嘿嘿嘿地笑起来。
  其他伙伴们也嘿嘿嘿地笑起来。
  那老板是干什么的呢?我又问。
  你猜猜看?罗欢欢说。
  按摩?我问。
  老板你很聪明。罗欢欢说。
  我有点明白了,你想说的意思是,如果让她走人,她可能又会回到那种场所,她就会真正的陷进去,一步一步的滑向深渊,是吗?我说。
  她还抽烟,吞云吐雾的,还会吐烟圈,罗欢欢说。
  没看到她抽烟啊,我说。
  她在包间抽的,被我碰见了,她叫我不要告诉你,不信你去闻闻她的嘴巴。嘿嘿嘿。
  我不敢。我说。
  贺师傅敢。罗欢欢指了指贺师傅。她总喜欢到处挑事,惹得伙伴们又是一阵笑声。
  我也不敢。贺师傅说。
  闻一下有什么不敢,你也真是,我又不是叫你做其它啥子,你不要乱想汤圆吃。罗欢欢盯着贺师傅,又嘿嘿嘿地笑起来。
  你太调皮了,找些话来乱说。贺师傅也嘿嘿嘿地笑起来。
  你们不要扯得太远了,言归正传,她这种表现,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再给她一次机会?我打断他们的话说。
  老板你还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吧,罗欢欢说,如果她离开我们海港餐厅,很可能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像她这种年龄,又分不清好坏,只要谁给她一颗糖一颗胡豆豌豆,她就会上当受骗,就像我当年一样。
  你也被骗过?我笑着问。
  我被我老公骗了,要不我怎么那么早就当妈了,我现在才二十一岁,好多像我这种年龄的,都还在读书,罗欢欢笑着说。
  被老公骗了没关系,怕的是被不是老公的人骗了。我说。既然你们也觉得要给她一个机会,那就按你们说的办,不过,还得把时间问题和其他相关规定向她重申一遍,这个事情就交给罗欢欢你来办,可以吗?
  可以,保证完成任务,嘿嘿嘿嘿,罗欢欢笑着说,行了个军礼。
  我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把她迟到和抽烟喝酒的事讲了一下。我说我可以配合你,再给她一次机会。对于抽烟喝酒一事,我反复斟酌之后,才决定告诉她父亲的,对其它的,我只是作了下暗示,并再三强调,我说可能已经到了某种危险的边缘。做父母的,一定要引起重视,一定要让孩子感觉得到父母的爱。说到具体的行动,那就是你们一定要来接她,千万要来接她。我又再三强调,我们只能配合你,要挽救她,最终要靠你们自己。
  我们打烊的时候,她父亲还没来,我打电话过去,她父亲说马上来。于是我们关了店门,在外面等。我让其他伙伴先走,只让贺师傅和我留下来陪她等她的父亲。我为什么让贺师傅留下来呢?一是因为贺师傅的年龄和我相当,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再多熬点时间也没关系,二是为了避嫌,这是最主要的一点,晚上单独和一个女孩在一起,不得不有所顾忌。
  贺师傅也是很正直的人,不像有的师傅那样,甚至成为把服务员逼上歧途的罪魁祸首。我跟他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对他很了解。他也很敬业,很认真,很仔细。
  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她父亲才坐了个摩托车来,其间我还打了两次电话去催。她父亲酒意很重,我不免有点火。
  我说,我给你讲得清清楚楚,强调了又强调,你就这样?是你女儿更重要还是你喝酒更重要?你的时间观念那么差,你如何影响你女儿?我们在为你们着急,你们自己却一点也不上心!这是你自己的骨肉啊!我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比较重,带着训斥的口气。她父亲双手合什,不停地点着头,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她在一旁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连说几句你也有今天啦,你也有今天啦!哈哈哈哈哈!好像很解气似的,幸灾乐祸的。我想,这哪里是一个女儿应有的表现。
  我这才觉得,我这些话当着她的面讲也不合适,于是压住火,缓和了语气,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赶快回去吧。
  她和她父亲走后,我跟贺师傅于是也回去了。路上,贺师傅说,他自己的女儿,他都不用心,我们干着急也没用。
  从此以后,她便没有再迟到过。但她父亲只来接过她三次,后面几次是她自己叫滴滴回去的。
  这期间,她又跟罗欢欢说,服务员的工资太低了,又辛苦,还是原来的轻松,工资也高得多。
  不过,她终有一天会走人的,不是她要走,就是我要她走。她的表现很差。有时有客人的时候也看不到她的人影,估计又跑到哪里抽烟去了。
  她一天都在玩手机,很多时候客人叫她也不回答,有时甚至还坐在楼梯道上玩手机。我终于忍不住说,上班时不能玩手机,尤其是不能坐在楼梯道玩手机,这样给客人的印象很不好。说这话时我强装笑颜,把语气压得很轻,怕伤了她。但管不了几天,她又旧病复发了。
  她的主动性也很差,支一下动一下,不喊就不动。
  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让她走人的时候,她自己提出来辞职了。
  她是上午来辞职的,跟她一起来的还有个男的,骑摩托车载她来的。那男的穿黑色短袖衫,臂上纹了一条龙,四十多岁的样子,跟她父亲的年龄差不多。贺师傅劝她留下来时,那男的说了一连串不做了不做了不做了。贺师傅问她,那男的是谁,她说是她的表哥。然后她又对我说,我这几天的工资,你方便的时候微信转给我就行了。没等我回答,她就坐上摩托车走了。
  我立即给她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说,你女儿今天来辞职了。他说他知道,他女儿给他讲了的,他说他女儿心疼他,不想让他那么晚去接她,想在离他们近一点的地方找个事做。
  听他这样讲,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又问,你女儿是不是有个四十多岁的跟你年龄差不多的表哥?
  他说没有哇。
  一切都明白了。
  那个男的是什么样的身份,是不言而喻的了。
  她,将要走什么样的路,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她正值花季,但她真正意义的生命之花却已经凋谢了。
  我忽然又听到鲁迅流血的呐喊:
  救救孩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邻居哥哥走了
下一篇:雷霆万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