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玉针

玉针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
  他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煤油灯下,玉针正专心致志地飞针走线,开口又怕惊吓了她,还去躺床上喊一声?正在他犹豫之际,突然发现那是一条婴幼儿连脚棉裤,谁的?毫无疑问,外孙子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地一声吼叫,“贱,你怎么这么贱!”
  “妈呀!”玉针吓一大跳,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拍拍心口,“我回来,我回来”,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针线,惊慌失措中还不忘把棉裤抱在怀里。
  “我真服了你了,不用闹钟都能睡半拉儿?等我睡着了再起来,起来侍候你那出了门的闺女,背着我给她做多少回啦,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啦,一个孩子都照顾不住,啥时候能让人省省心,那么大一个人她天天都干啥吃的,还让你来做?”
  “兰兰不会做,咱也不能让外孙子冻死啊,是不是?”玉针低眉顺眼地小声辩解。
  “她凭什么不会?是你不让她会的,成天奶奶一样敬着她,宠着她,这都出了门了,还不学做活,还回来麻烦她那成年都睡不囫囵的老妈,没用的废物!饿死冻死都跟你啥关系,不能养了她还得给她养孩子”。暴跳如雷的男人冲过来抢棉裤,想要扔出去。
  玉针紧紧抱住不丢手,扑通跪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大老爷,你行行好吧,你可怜可怜俺外孙吧,他也是你外孙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不讲情分啊,我不能让他受冷受冻,大老爷,你行行好吧。”怒不可遏的翻毛大头皮鞋正面踹过来,玉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不避,不躲,砰,砰,实实在在地挨了两脚,冲动是魔鬼,下一秒男人肠子都悔青了,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心口针扎似的疼痛,这是老伴,这是同床共枕的老伴,不是仇人,更不是敌人,这脚踢出去肯定要比手打更厉害,自己在部队锻炼了二十多年哩,恁响两声,会不会脑震荡?她受伤了可咋跟孩子们交代?年过半百的人了,还为了女儿如此甘心受苦受累,宁可挨打也不改初衷,啥时候是个头呢,把闺女养废了还如此执迷不悟,换做年轻时不把这臭硬的贱骨头打得心服口服才怪,这是老伴,见老伴抱着棉裤艰难地爬起来,男人稍稍缓了一口气,赶紧把胳膊收回去,继而气急败坏地一跺脚,转身离去。
  此番过后,玉针再给外孙子做衣服是光明正大,男人的劝谏一概充耳不闻,“你打了我了还想干啥?看我不顺,分开过,你不是早就想离婚哩,离,谁怕谁啊,我半截入土的人了,怕啥啊,我就是待见闺女,你管不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辈子怕是都改变不了这种局面了,男人不是不爱他的女儿,他自幼丧母,比谁都更爱护更珍惜这个家,他真心地希望儿女们都能有一技之长,自强自立,把日子过得美美的,而老伴儿骨子里头太过强势,不识字,没文化,却把母亲这个角色演绎得十分到位,她一生的事业纯粹就是爱她的孩子,包容、爱护、奉献,让他们吃的好穿的暖,为他们遮风挡雨,无怨无悔,她不认为爱得太多就是错,尤其对女儿,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位大小姐。
  道理不需要太多,开心就好,玉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偶尔想起往事,会说上一句,俺家有马有骡子,二十多头哩。
  到了晚年,玉针的男人释然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或有些许不甘,和身边儿人聊天时常说,我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弄过真枪实弹,现在腿这里还有钢钉,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抗美援朝没去成,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大是大非的错误没犯过,领过军功章,处级干部转业,却在大字不识一个的“针儿”面前输得一塌糊涂,斗智斗勇几十年,还得承认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孩子们都还听她的,哈,哈,是不是很没道理呀?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
  他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煤油灯下,玉针正专心致志地飞针走线,开口又怕惊吓了她,还去躺床上喊一声?正在他犹豫之际,突然发现那是一条婴幼儿连脚棉裤,谁的?毫无疑问,外孙子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地一声吼叫,“贱,你怎么这么贱!”
  “妈呀!”玉针吓一大跳,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拍拍心口,“我回来,我回来”,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针线,惊慌失措中还不忘把棉裤抱在怀里。
  “我真服了你了,不用闹钟都能睡半拉儿?等我睡着了再起来,起来侍候你那出了门的闺女,背着我给她做多少回啦,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啦,一个孩子都照顾不住,啥时候能让人省省心,那么大一个人她天天都干啥吃的,还让你来做?”
  “兰兰不会做,咱也不能让外孙子冻死啊,是不是?”玉针低眉顺眼地小声辩解。
  “她凭什么不会?是你不让她会的,成天奶奶一样敬着她,宠着她,这都出了门了,还不学做活,还回来麻烦她那成年都睡不囫囵的老妈,没用的废物!饿死冻死都跟你啥关系,不能养了她还得给她养孩子”。暴跳如雷的男人冲过来抢棉裤,想要扔出去。
  玉针紧紧抱住不丢手,扑通跪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大老爷,你行行好吧,你可怜可怜俺外孙吧,他也是你外孙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不讲情分啊,我不能让他受冷受冻,大老爷,你行行好吧。”怒不可遏的翻毛大头皮鞋正面踹过来,玉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不避,不躲,砰,砰,实实在在地挨了两脚,冲动是魔鬼,下一秒男人肠子都悔青了,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心口针扎似的疼痛,这是老伴,这是同床共枕的老伴,不是仇人,更不是敌人,这脚踢出去肯定要比手打更厉害,自己在部队锻炼了二十多年哩,恁响两声,会不会脑震荡?她受伤了可咋跟孩子们交代?年过半百的人了,还为了女儿如此甘心受苦受累,宁可挨打也不改初衷,啥时候是个头呢,把闺女养废了还如此执迷不悟,换做年轻时不把这臭硬的贱骨头打得心服口服才怪,这是老伴,见老伴抱着棉裤艰难地爬起来,男人稍稍缓了一口气,赶紧把胳膊收回去,继而气急败坏地一跺脚,转身离去。
  此番过后,玉针再给外孙子做衣服是光明正大,男人的劝谏一概充耳不闻,“你打了我了还想干啥?看我不顺,分开过,你不是早就想离婚哩,离,谁怕谁啊,我半截入土的人了,怕啥啊,我就是待见闺女,你管不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辈子怕是都改变不了这种局面了,男人不是不爱他的女儿,他自幼丧母,比谁都更爱护更珍惜这个家,他真心地希望儿女们都能有一技之长,自强自立,把日子过得美美的,而老伴儿骨子里头太过强势,不识字,没文化,却把母亲这个角色演绎得十分到位,她一生的事业纯粹就是爱她的孩子,包容、爱护、奉献,让他们吃的好穿的暖,为他们遮风挡雨,无怨无悔,她不认为爱得太多就是错,尤其对女儿,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位大小姐。
  道理不需要太多,开心就好,玉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偶尔想起往事,会说上一句,俺家有马有骡子,二十多头哩。
  到了晚年,玉针的男人释然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或有些许不甘,和身边儿人聊天时常说,我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弄过真枪实弹,现在腿这里还有钢钉,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抗美援朝没去成,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大是大非的错误没犯过,领过军功章,处级干部转业,却在大字不识一个的“针儿”面前输得一塌糊涂,斗智斗勇几十年,还得承认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孩子们都还听她的,哈,哈,是不是很没道理呀?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
  他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煤油灯下,玉针正专心致志地飞针走线,开口又怕惊吓了她,还去躺床上喊一声?正在他犹豫之际,突然发现那是一条婴幼儿连脚棉裤,谁的?毫无疑问,外孙子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地一声吼叫,“贱,你怎么这么贱!”
  “妈呀!”玉针吓一大跳,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拍拍心口,“我回来,我回来”,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针线,惊慌失措中还不忘把棉裤抱在怀里。
  “我真服了你了,不用闹钟都能睡半拉儿?等我睡着了再起来,起来侍候你那出了门的闺女,背着我给她做多少回啦,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啦,一个孩子都照顾不住,啥时候能让人省省心,那么大一个人她天天都干啥吃的,还让你来做?”
  “兰兰不会做,咱也不能让外孙子冻死啊,是不是?”玉针低眉顺眼地小声辩解。
  “她凭什么不会?是你不让她会的,成天奶奶一样敬着她,宠着她,这都出了门了,还不学做活,还回来麻烦她那成年都睡不囫囵的老妈,没用的废物!饿死冻死都跟你啥关系,不能养了她还得给她养孩子”。暴跳如雷的男人冲过来抢棉裤,想要扔出去。
  玉针紧紧抱住不丢手,扑通跪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大老爷,你行行好吧,你可怜可怜俺外孙吧,他也是你外孙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不讲情分啊,我不能让他受冷受冻,大老爷,你行行好吧。”怒不可遏的翻毛大头皮鞋正面踹过来,玉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不避,不躲,砰,砰,实实在在地挨了两脚,冲动是魔鬼,下一秒男人肠子都悔青了,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心口针扎似的疼痛,这是老伴,这是同床共枕的老伴,不是仇人,更不是敌人,这脚踢出去肯定要比手打更厉害,自己在部队锻炼了二十多年哩,恁响两声,会不会脑震荡?她受伤了可咋跟孩子们交代?年过半百的人了,还为了女儿如此甘心受苦受累,宁可挨打也不改初衷,啥时候是个头呢,把闺女养废了还如此执迷不悟,换做年轻时不把这臭硬的贱骨头打得心服口服才怪,这是老伴,见老伴抱着棉裤艰难地爬起来,男人稍稍缓了一口气,赶紧把胳膊收回去,继而气急败坏地一跺脚,转身离去。
  此番过后,玉针再给外孙子做衣服是光明正大,男人的劝谏一概充耳不闻,“你打了我了还想干啥?看我不顺,分开过,你不是早就想离婚哩,离,谁怕谁啊,我半截入土的人了,怕啥啊,我就是待见闺女,你管不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辈子怕是都改变不了这种局面了,男人不是不爱他的女儿,他自幼丧母,比谁都更爱护更珍惜这个家,他真心地希望儿女们都能有一技之长,自强自立,把日子过得美美的,而老伴儿骨子里头太过强势,不识字,没文化,却把母亲这个角色演绎得十分到位,她一生的事业纯粹就是爱她的孩子,包容、爱护、奉献,让他们吃的好穿的暖,为他们遮风挡雨,无怨无悔,她不认为爱得太多就是错,尤其对女儿,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位大小姐。
  道理不需要太多,开心就好,玉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偶尔想起往事,会说上一句,俺家有马有骡子,二十多头哩。
  到了晚年,玉针的男人释然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或有些许不甘,和身边儿人聊天时常说,我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弄过真枪实弹,现在腿这里还有钢钉,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抗美援朝没去成,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大是大非的错误没犯过,领过军功章,处级干部转业,却在大字不识一个的“针儿”面前输得一塌糊涂,斗智斗勇几十年,还得承认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孩子们都还听她的,哈,哈,是不是很没道理呀?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
  他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煤油灯下,玉针正专心致志地飞针走线,开口又怕惊吓了她,还去躺床上喊一声?正在他犹豫之际,突然发现那是一条婴幼儿连脚棉裤,谁的?毫无疑问,外孙子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地一声吼叫,“贱,你怎么这么贱!”
  “妈呀!”玉针吓一大跳,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拍拍心口,“我回来,我回来”,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针线,惊慌失措中还不忘把棉裤抱在怀里。
  “我真服了你了,不用闹钟都能睡半拉儿?等我睡着了再起来,起来侍候你那出了门的闺女,背着我给她做多少回啦,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啦,一个孩子都照顾不住,啥时候能让人省省心,那么大一个人她天天都干啥吃的,还让你来做?”
  “兰兰不会做,咱也不能让外孙子冻死啊,是不是?”玉针低眉顺眼地小声辩解。
  “她凭什么不会?是你不让她会的,成天奶奶一样敬着她,宠着她,这都出了门了,还不学做活,还回来麻烦她那成年都睡不囫囵的老妈,没用的废物!饿死冻死都跟你啥关系,不能养了她还得给她养孩子”。暴跳如雷的男人冲过来抢棉裤,想要扔出去。
  玉针紧紧抱住不丢手,扑通跪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大老爷,你行行好吧,你可怜可怜俺外孙吧,他也是你外孙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不讲情分啊,我不能让他受冷受冻,大老爷,你行行好吧。”怒不可遏的翻毛大头皮鞋正面踹过来,玉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不避,不躲,砰,砰,实实在在地挨了两脚,冲动是魔鬼,下一秒男人肠子都悔青了,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心口针扎似的疼痛,这是老伴,这是同床共枕的老伴,不是仇人,更不是敌人,这脚踢出去肯定要比手打更厉害,自己在部队锻炼了二十多年哩,恁响两声,会不会脑震荡?她受伤了可咋跟孩子们交代?年过半百的人了,还为了女儿如此甘心受苦受累,宁可挨打也不改初衷,啥时候是个头呢,把闺女养废了还如此执迷不悟,换做年轻时不把这臭硬的贱骨头打得心服口服才怪,这是老伴,见老伴抱着棉裤艰难地爬起来,男人稍稍缓了一口气,赶紧把胳膊收回去,继而气急败坏地一跺脚,转身离去。
  此番过后,玉针再给外孙子做衣服是光明正大,男人的劝谏一概充耳不闻,“你打了我了还想干啥?看我不顺,分开过,你不是早就想离婚哩,离,谁怕谁啊,我半截入土的人了,怕啥啊,我就是待见闺女,你管不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辈子怕是都改变不了这种局面了,男人不是不爱他的女儿,他自幼丧母,比谁都更爱护更珍惜这个家,他真心地希望儿女们都能有一技之长,自强自立,把日子过得美美的,而老伴儿骨子里头太过强势,不识字,没文化,却把母亲这个角色演绎得十分到位,她一生的事业纯粹就是爱她的孩子,包容、爱护、奉献,让他们吃的好穿的暖,为他们遮风挡雨,无怨无悔,她不认为爱得太多就是错,尤其对女儿,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位大小姐。
  道理不需要太多,开心就好,玉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偶尔想起往事,会说上一句,俺家有马有骡子,二十多头哩。
  到了晚年,玉针的男人释然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或有些许不甘,和身边儿人聊天时常说,我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弄过真枪实弹,现在腿这里还有钢钉,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抗美援朝没去成,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大是大非的错误没犯过,领过军功章,处级干部转业,却在大字不识一个的“针儿”面前输得一塌糊涂,斗智斗勇几十年,还得承认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孩子们都还听她的,哈,哈,是不是很没道理呀?
上世纪二十年代末,玉针出生在典型的地主家庭,她爷爷有四个儿媳妇,孙子生了一大群,孙女只有她一个,自然是锦衣玉食倍受宠爱,厨艺没有,针线不会,庄稼活儿用不上她,家务活儿插不上手,母亲、奶奶和三个婶子都舍不得使唤她,总见她跟在奶奶身边儿,打扮得齐齐整整,坐上马车去看戏,串亲戚,赶集逛庙会。冬天里能睡到日上三竿,轮流做饭的妯娌四个,看大小姐要起床了,重新点火再给她和奶奶做早饭,并无怨言。一向最爱打扮的四婶,蘸着刨花水给她梳两条辫子,黑油油光溜溜的,再往脸上擦点儿胭脂扑点儿粉,走到那里都香喷喷的,像个高傲的小公主。令人费解的是,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掌上明珠,在官府屡令禁止的情况下,竟然熬得住钻心刺骨的疼痛,悄悄地把脚裹成了三寸金莲,那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和坚强。
  定亲时,婆家人对玉针也有耳闻,时过境迁了,真没有必要再去受那个罪,但这也是大户人家的尊贵,无可厚非,人家既有家世又有相貌,关键是个头还高,不是说爹矮矮一个,娘矮矮一窝吗,儿子个头矮,找个这样的媳妇就再也不用担心后代的身高问题。未婚夫则表示反对,本来就娇生惯养,走路再拧着个小脚,现在兵荒马乱的,除了拖后腿她还能有啥用?他本人在部队供职,见多识广,有知识有文化,眼界和格局非常人能比,颇有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行为,但是在那个普遍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在纪律严明的部队,他压根就逮不着自由恋爱的机会。
  十一年后,他妥协了,那个从未谋面的未婚妻不吭不哈等成了老闺女,已经二十七岁,自己这边儿毫无进展,老光棍着也不像那回事儿,便提了个离奇的条件就坡下驴,“坐轿是封建陋习,〔新娘〕不能坐轿”。年轻人都喜欢新形式,不让坐轿那就用牛车拉吧,一辈子就这一回,当然要双方满意,娘家人的回话开明利索。红盖头也是封建陋习,没进洞房就被手狂的人扯走了,反倒是让她早早看到了那个他,席间只有一个穿黄军装的,肯定就是他了。
  婚后,玉针作为随军家属,去了部队,兰州军区后勤部,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开启了全新的生活,想干点啥却是啥也弄不成,手都搓红搓肿了,也搓不成个麻绳,更别说纳底子做鞋了。幸好可以出钱去部队食堂吃饭,否则男人外出公干时,自己恐怕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会生火也不会做饭,每每被一些生活琐事难为得放声大哭,但又无可奈何,雪上加霜的是,男人好像压根就没有接受她,所以不敢说一句抱怨的话,如果扛不住真离了婚,丢人不说,连带娘家人都会抬不起头来,死不可怕,娘家得有多少人为我伤心难过啊,从众星捧月跌落到孤立无援独木难支,亲娘哩,我咋活得这样困难。男人本以为随时都可以找个理由休了她,不料,此路不通,那些个冷落、挖苦、嘲讽、谩骂尽管放马过来,没用,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抱着走,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家的鬼,大不了,我先去你家坆里等着你,事不大,你看着办吧。
  生活没有压倒她,反而逼出了她骨子里的倔强,她开始一有时间就学习做各种家务活儿,衣兜里时常装几缕麻,工作中间休息的几分钟都要拿出来搓几下,厨房里火上蒸着馍或是熬着稀饭,这种不太着急的工作也能挤出时间来,玉针把鞋底子拿出来,纳两针,添一下柴,如果是熬稀饭,还要再搅一下锅。劈柴生火做饭,穿针引线做活儿双管齐下,细心观察别人咋干活儿,然后再认真揣摩,或虚心向人请教,学习,尝试,练习,她像一头蛮牛,做起事来没完没了不眠不休。隔壁的姐妹都心疼她,玉针,昨天又是一夜都没好好睡吧,老听见你那剪刀呱嗒呱嗒响,不要命啦?白天干活少得了你?光干活不说话,哎呀,你咋跟个傻子样儿。玉针不傻,脑子也不笨,明事理,识时务,还很靠谱,等到大女儿出生时家里的活儿都能拿得起放得下了,还热心地帮战士们缝补衣服,袜子,唱过的每一支歌都记得,不说话是因为她深知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家里成分不好,一不留神捅了篓子,被人抓了把柄,挨批斗不说再牵连了男人,这一生恐怕就要水深火热了。白天的工作主要是清理油桶,掉漆的再补补漆,两个人抬着摞起来,排列好,按出勤计工资,不是很累,她从来不迟到早退,也不缺勤。部队领导组织家属们开会,学习,劳动,唱歌,玉针的表现深得大家的好评。
  感情都是培养的,男人眼见着自己的女人设身处地地为他着想,顾全大局,又那么努力勤奋,善解人意,女人该做的她都做到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难为她呐。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男人从心底里接纳了她,且心悦诚服,你真是根针啊,看着不起眼,东西也不金贵,却非常有用,柔中带刚,做穿戴缝被褥做鞋袜都离不开它,家家必备的物件,身段不大,锐利坚强,百折不挠,钻劲十足,还不失钢铁般的秉性,难不成也是件古老的兵器?人如其名啊,不得不服。
  玉针的孩子接二连三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吃喝拉撒全靠她自己,每天要做孩子们的穿戴,拆拆洗洗,忙得不可开交,男人心疼她起早贪黑,自己却帮不上忙,身为会计总是出差。某次出差,看见商场里新上柜的儿童鞋,毫不犹豫地花钱买了下来,带给大女儿作礼物,这是双儿童皮底鞋,枣红色灯芯条绒,撒满黑白两种小花,黑的比白的大一些,深棕色塑料鞋底,方口,脚脖子处是挂扣。绝对惊喜,兰兰穿上新鞋连蹦带跳的,整个981油料库都轰动了,人们争相观看,轻巧,清脆、欢快的脚步声如艺术家的手指,精准和谐地敲打在女人们的心扉上,如沐春风,暖暖的,痒痒的,乖乖哩,这么小的鞋都有卖的,是不是以后就不用纳鞋底子了?兰兰,过来,让大娘看看你的鞋,啧啧,真得劲,好看,耐脏,还得结实。有的领着孩子找上门来,兰兰,让姐姐试试你的鞋,赶明儿好央人捎一双,试了大小,比着买大一号。这个说,小孩子家长得快,买回来就得穿,舍不得穿怕就穿不上了。那个说,看这大方口,夏天穿肯定凉快,鞋底也不硬,不板脚,现在的人真能哩。说兰兰,说兰兰的鞋,夸兰兰的相貌,兰兰就这样被大家围观,被欣赏,被羡慕,像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又像一轮小太阳,光芒四射。风水轮流转今日是我家,哼,你是书记是政委又咋着?你家孩子还不是眼巴巴地一边儿看着,十分眼馋,玉针脸上不自觉地漾出了开心的笑容,心里扇儿扇一样,十分的清爽,舒坦,好像大家称赞的不是兰兰,而是她,她在女儿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回到了富足的童年,重温了被人宠爱的感觉,重享了被人高看一眼的荣耀,内心是无比的欣慰,幸福,满足。
  这种情景她经历过无数次,都说姨亲外甥姑亲侄,妗子亲的是表皮儿,就连亲表皮儿的两个妗子都不曾怠慢过她,她们两怪自己没本事生闺女,对这唯一的外甥女十分稀罕,看见她娘两来了,大妗子满脸堆笑,展示一番她的能说会道,“妹子,你看你咋恁有福哩,生了个这么好的闺女,乖巧懂事,有规矩,有教养,不淘气不调皮,文文静静的,嘴还不馋,说话柔声细语的,你这是积了大德了,将来哪家娶了她定是祖上烧高香了,谁要是嫌弃她,看我不一头撞死他面前”。二妗子则笑眯眯地牵住玉针的手,“大小姐,你可来了,你姥娘床底下藏了几棵甜秫杆,等你好些天了,不让你那些兄弟吃,都急坏了,盼你来,等你吃过了,他们好分一截儿。”瞧瞧,姥娘家好吃的东西都要紧着她,那些个重男轻女的说法在她身边儿恰恰相反。除了两个妗子,还有一个没过门就死了男人的绝户头姑姑,三个叔叔婶婶,姥娘姥爷、爷爷奶奶、爹爹妈妈都是想方设法给她弄好吃的,让她高兴,哄她开心,家里那些长工短工对她更是不敢有半点儿脸色,而兰兰,疼惜她的只有这个妈。
  转眼间就到了1972年,男人已经专业,安置到了许昌的某局,一家人也稳定了下来,孩子也生够了,六个,虽然有磕磕碰碰,日子总体来说过得还不错。玉针性情温顺,以服从为主,只一次例外,足以让男人心惊胆战。为了响应“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街道办事处通知到各家各户,兰兰16岁,待业,没有参军,其名在册。玉针不高兴了,“俺不锻炼,俺闺女细胳膊细腿的,田里那活累死人哩”。
  “你敢跟政策叫板儿。”男人对老婆总是偏袒闺女早有意见,这回有几分幸灾乐祸了,“孩子总要长大的,在家你又不舍得使唤,出去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
  “我不叫她去,我不想她受苦受累,你去找找人,罚咱点钱也中”。
  “行不通。都是这么大的娃,就你家的孩子娇贵,正因为不会干活,才去插队,没吃过苦的孩子就长大”。男人义正言辞,容不得辩解。
  “如果落到那里回不来咋办?家里地里都有干不完的活儿,真到了那一步,可就没有人心疼了”。
  “又不是你一个,只是干活儿又不是打仗。”男人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压根就不往心里去,倒是把玉针烦得夜不成寐,冥冥中有种感觉,若是不给闺女撑腰,这次定是在劫难逃,兰兰,妈怎么舍得你去乡下受罪,若是再回不来,地里有干不完的活儿,回到家还要做饭,做家务,看孩子,哎呀,你怎么能受得住啊,这可咋办啊?哭,直哭得天昏地暗,日月失辉,两眼睛天天都跟两水蜜桃似的,她哭,还未断奶的小儿子也跟着哭,两个人不管不顾地痛哭流涕,悲声大放。
  眼看着出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男人并不松口,反倒很期待,玉针不哭了,无可奈何地重复着一句话,“你给我记住,俺闺女前脚走,你回来想找我呀,向上看,看我吊死哪儿了”。
  “街上找棵歪脖子树,还回来干啥?”男人气不打一处来,“反了你了”。
  玉针没咒念了?不闹啦?不,为了闺女也要死磕到底,她不吃不喝日夜发呆,一连几天,男人反而沉不住气了,“你这个疯婆子,咋恁固执,兰兰一般大的那几个都去啦,凭什么你不去?还动这么大劲儿,想干啥?孩子总要长大,你能跟她一辈子?”
  “老娘说话掉地上能砸个坑!我的孩子,累死累活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没谁拉扯一把,还让我看着她毁在你手里?我死了,你就安心了。不影响你积极,不影响你爱国”。玉针的目光像两把利剑扫过来,男人当时就打了一个寒噤。
  常言说,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现在这个不要命的就在眼前,男人慌了,躺床上不自觉地往外撤撤,离她远一点,关键是离多远都不敢睡了,这臭娘们儿,会不会改变战术偷袭我呀,奶奶的,一脖子犟筋,咋跟那些宁死不屈的革命烈士恁相仿哩,一闭上眼,为革命洒热血抛头颅的镜头和场面就会一一浮现在眼前,一边是刑讯逼供,一边是宁可咬掉自己舌头也不愿出卖同志的民族英烈,鲜血淋淋,他为什么不怕死,是他有信仰,有刻骨铭心的爱恨情仇,认死理,命不足惜。
  最终男人认输了,思前想后,急忙拿了户口本去改儿子的年龄,说本来儿子是老大,你看比闺女高半头还多,转业回来时弄错了,认为不碍事,这不赶上事了吗?结果是不满十五岁的大儿子顶替姐姐去了乡下,父亲给他的理由是,你是男人,男人就要有担当。
  玉针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跟老娘斗,你赢不了。男人憋了一肚子气,免不了一再教育老婆,你这样娇惯她袒护她,是害了她,干啥啥不会,弄啥啥不中,还指望她有出息?事事依赖父母,出了这个家门没有谁会让着她,老话说慈母败家儿,惯子如杀子,让她学会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才是正事。玉针则不以为然,就你懂,就你会说老话儿?糜子稗子不顶粮,婶子大娘不是娘,当妈的不疼闺女,指望谁?我小时候得到的宠爱超出她十倍都不止,我败家啦?花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等爬不动了,巴望儿子孝顺你,你想错了,还是闺女可靠,闺女才是爹娘的小棉袄。
  谁也没有说服对方,不过玉针保证下不为例,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
  转眼间,闺女就出门成家了,外孙子吃喜面时,玉针大大小小的小孩衣服送了一大包袱,但是小孩子的棉衣棉裤是需要拆洗的,否则口水鼻涕弄得脏兮兮硬邦邦的,奶味、尿骚味儿混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往外抱,兰兰就两字“不会”。玉针又爱心泛滥了,尽管自己保证过不再管出门闺女的事,还是揽下了这个缝补制作的活儿,孩子没有奶奶,但有姥娘啊,怎么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遭罪。
  夜半,男人摸不到了老婆,迷迷糊糊的,感觉等了好一会儿,喊一声“玉针”,玉针很快就回来了,说刚去了下厕所,后来这种情况又有好几次,不是去了厕所就是去厨房看和的面发好了没有。之前并不如此频繁起夜的,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不用马桶呢,男人心里犯了嘀咕,再次夜半摸不到老婆时,不喊了,等,等了足够去厕所跑一个来回的时间,摸黑穿上了衣服,悄悄起身,厨房的灯亮着,嗨,真是操心的命,赶不上蒸馍买几个馒头不行?三班倒的班要上,孩子们的吃喝穿戴要管,谁有个头疼脑热的就揪住她的心了,每个孩子都是她的心头肉,舍不得孩子受一点委屈,关于孩子的事,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这就是母亲,爱得全心全意,爱得忘了自己,这就是最值得称颂和赞扬的母亲,每一个被母亲疼爱过的人,都是幸福的。现在上面大点儿的孩子,分别是出嫁、上班、当兵,能自食其力了,还有个孩子即将大学毕业,日子没那么紧巴了,玉针,你还那么辛苦干啥?
  他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前,煤油灯下,玉针正专心致志地飞针走线,开口又怕惊吓了她,还去躺床上喊一声?正在他犹豫之际,突然发现那是一条婴幼儿连脚棉裤,谁的?毫无疑问,外孙子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地一声吼叫,“贱,你怎么这么贱!”
  “妈呀!”玉针吓一大跳,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拍拍心口,“我回来,我回来”,手忙脚乱地收拾好针线,惊慌失措中还不忘把棉裤抱在怀里。
  “我真服了你了,不用闹钟都能睡半拉儿?等我睡着了再起来,起来侍候你那出了门的闺女,背着我给她做多少回啦,已经是为人妻为人母啦,一个孩子都照顾不住,啥时候能让人省省心,那么大一个人她天天都干啥吃的,还让你来做?”
  “兰兰不会做,咱也不能让外孙子冻死啊,是不是?”玉针低眉顺眼地小声辩解。
  “她凭什么不会?是你不让她会的,成天奶奶一样敬着她,宠着她,这都出了门了,还不学做活,还回来麻烦她那成年都睡不囫囵的老妈,没用的废物!饿死冻死都跟你啥关系,不能养了她还得给她养孩子”。暴跳如雷的男人冲过来抢棉裤,想要扔出去。
  玉针紧紧抱住不丢手,扑通跪下了,“我给你跪下了,我给你磕头了,大老爷,你行行好吧,你可怜可怜俺外孙吧,他也是你外孙啊,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不讲情分啊,我不能让他受冷受冻,大老爷,你行行好吧。”怒不可遏的翻毛大头皮鞋正面踹过来,玉针临危不惧视死如归,不避,不躲,砰,砰,实实在在地挨了两脚,冲动是魔鬼,下一秒男人肠子都悔青了,双手不自觉地伸了出去,心口针扎似的疼痛,这是老伴,这是同床共枕的老伴,不是仇人,更不是敌人,这脚踢出去肯定要比手打更厉害,自己在部队锻炼了二十多年哩,恁响两声,会不会脑震荡?她受伤了可咋跟孩子们交代?年过半百的人了,还为了女儿如此甘心受苦受累,宁可挨打也不改初衷,啥时候是个头呢,把闺女养废了还如此执迷不悟,换做年轻时不把这臭硬的贱骨头打得心服口服才怪,这是老伴,见老伴抱着棉裤艰难地爬起来,男人稍稍缓了一口气,赶紧把胳膊收回去,继而气急败坏地一跺脚,转身离去。
  此番过后,玉针再给外孙子做衣服是光明正大,男人的劝谏一概充耳不闻,“你打了我了还想干啥?看我不顺,分开过,你不是早就想离婚哩,离,谁怕谁啊,我半截入土的人了,怕啥啊,我就是待见闺女,你管不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这辈子怕是都改变不了这种局面了,男人不是不爱他的女儿,他自幼丧母,比谁都更爱护更珍惜这个家,他真心地希望儿女们都能有一技之长,自强自立,把日子过得美美的,而老伴儿骨子里头太过强势,不识字,没文化,却把母亲这个角色演绎得十分到位,她一生的事业纯粹就是爱她的孩子,包容、爱护、奉献,让他们吃的好穿的暖,为他们遮风挡雨,无怨无悔,她不认为爱得太多就是错,尤其对女儿,因为她心里住着一位大小姐。
  道理不需要太多,开心就好,玉针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活着,偶尔想起往事,会说上一句,俺家有马有骡子,二十多头哩。
  到了晚年,玉针的男人释然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也或有些许不甘,和身边儿人聊天时常说,我在部队服役二十多年,弄过真枪实弹,现在腿这里还有钢钉,因为没有接到命令,抗美援朝没去成,虽然谈不上身经百战,大是大非的错误没犯过,领过军功章,处级干部转业,却在大字不识一个的“针儿”面前输得一塌糊涂,斗智斗勇几十年,还得承认她是个伟大的母亲,孩子们都还听她的,哈,哈,是不是很没道理呀?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雷霆万钧:
下一篇:赵三爷的烦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