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赵三爷的烦恼

赵三爷的烦恼


  赵三爷是柳家村里人们公认最值得人们称赞的人,村子里第一个高考状元的就是他儿子,赵兴荣。让人更没想到的第二年高考状元仅是他女儿赵月姣。这下人家为他高兴,可他心里愁的不得了。那个时间国家虽包分配,可他必须为两个孩愁生活费。
  他女儿拿着通知单迟迟不肯上学,赵三爷含着眼泪说:“儿呀,你娘死得早,要是你娘知道我亏欠你们,对不起你娘呀!”
  后来,他一双儿女终于大学毕业,都参加了工作,可是他们分配到离他很远的城市。儿子某公司的科研人员,常年忙于工作,一个月甚至好几个月才给一个电话。女儿是在外贸单位工作,常驻国外。这一家子很难团聚一次。据他自己回忆,儿女参加工作后六个年头在家里过了个大团年。还是女儿是爸的小棉袄,看着他年龄大还在种地,便劝他把土地转让出去,给他买了个社保。女儿还劝他找个伴,未免太孤独,但儿媳说:“我们给的钱爸分给了另一个人不行!”
  赵三爷仔细一考虑,认为她们说得都有理,干脆表态:“我一个过日子。”
  其实赵三爷心里矛盾的很,找个伴儿子和儿媳不同意,不找吧,自己一天到黑象只孤雁。提起找伴这事心烦。
  
  二
  农历八月十五,柳家村的赵三爷很高兴地上街买回一大堆菜,用推车推着,边走口中还哼着民间花鼓戏调,那神态有点得意忘形。
  村里的乡亲们见了便问:“赵三爷,买这么多菜,家中有喜事?”
  他全当没听着,只顾推着车往家赶。
  有人搭讪地说:“赵三爷身体不如以前,耳朵聋了。”
  赵三爷听了突然象变了个人似的,怒骂道:“你病了,你聋了。”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娘勾着腰,颤巍巍地说:“我说大侄子,人家问你话,你不搭理,你装聋,白米饭白喂了六十多年。”
  赵三爷被大娘一顿教训,早已没了脾气,口中不住地说:“是我的错!”
  老大娘颤巍巍地又看了看他车里的菜,羡慕地问:“你儿女们回家过十五啦?”
  赵三爷不知为啥提起孩子们就是火,故意提高声音喊:“回过屁!”
  ……
  赵三爷听到人家提“儿女”二字就是气,嘴里不知自言自语说着什么,推着车子往家回。
  不一会儿,赵三爷后院冒出了黑烟,村民们以为他家失火了,于是不知谁警惕地喊:“快,赵三爷家发火啦!”
  水火无情,人有情,村民们奔走相告地跑到赵三爷家,大家都楞住了。赵三爷倒发火喊:“这是为什么,都往我家跑。”
  村民快嘴刘翠姑道:“你莫发火,我们都是为你所好,才跑来的。”
  赵互爷看到刚才用湿柴架的火柴灶,因为柴湿,经风一吹,冒出去的尽是黑烟。一下子大家全明白,一场虚惊。
  湿柴遇猛火越烧越旺,赵三爷见柴灶搞好了,忙出去叫起张哥李妹,一下子屋里涌来了许多婆婆老头子。
  他们的到来给赵三爷家带来了生气,有的操刀杀鱼,有的切肉……还有主厨和持厨,好不热闹。
  
  三
  赵三爷三十岁丧妻,那时他年轻漂亮,身材愧伟,是一名难找的美男子,不仅种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且会泥瓦匠活,可以说是个百里挑一的能人。一次他帮村里寡妇梅秀儿建房,人家见他干活很卖力,主动讨好他,还献殷勤地帮他擦汗,连换洗的衣服都是梅秀儿洗洗换换。赵三爷对美人投怀入抱不动心。人们善意地劝他娶了赵秀儿,他不是没动摇过,只是自己执意把两个儿女养大成人,不愿拖累别人。
  可是自从给梅秀儿建房,经过一段时间长期接触,他对梅秀儿不仅暗生情素,而且闻到她的体香便生理上有一种冲动,但是他一想到对方也有一对儿女,如果是结合难免有些困难,正所谓一家饭好做又好吃,两家人的饭难做,半路夫妻,难免半路插脚。于是他有些打退堂鼓……
  梅秀儿就不这么想,村子里光棍多,不三不四常找上门来骚扰,没一个是安好心的家伙,真有点黄鼠狼给鸡拜年,让你悠着。远的不说就说村里的孔三荣,他自幼游手好闲,偷鸡摸狗的都干,三十出头还光棍一条,他对梅秀二早已是垂诞欲滴,他看到梅秀儿穿着一件红色的的确良衬衫,每当劳动时袖口一卷起,露出又白又嫩的胳膊,他就想入非非地讨好梅秀二,变着法子讨她欢心。有时想吃梅秀二豆腐,一双眼睛总盯着她的胸前一起一伏地不放过,有时好象梅秀二呼吸一下,他呼吸一下,就象一个共脏腑的同体人一样。
  梅秀儿最看不起象孔三荣这样的男子汉。孔三荣曾多次对梅秀儿动手动脚,到处扬言要做梅秀儿的上门女婿。人们还仿佛孔三荣早已把梅秀儿拿下。
  梅秀儿也不是吃素的,她也来了一招,公开场合向人宣布:“孔三荣不是我的菜,我要的是象赵瓦匠一一赵三爷那样的人。”
  赵三爷听了,脑子一轰,正常的生活混乱,正常的思绪混乱……这是那归那,我可没向人家梅秀二表白什么,我帮她建房还收了工钱。
  人家说寡妇门前是非多,谁要是与寡妇扯上什么蛋,你有口难张,有话说不出口,有理无人理,你只会越描越离谱。如今还何况人家梅秀儿又那么漂亮,点名叫姓的叫上了赵三爷。大家硬说寡妇遇上了光棍汉,干柴遇烈火。
  有弄是非者干脆遇上赵三爷不咸不淡地调侃:“还是赵三爷熊!”
  赵三爷听着这话,好象自己真的与梅秀儿有一腿,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洗也洗不掉,越洗越黄,面对这种情况只好免强一笑。
  赵三爷遇上了梅秀儿虽然嘴上讲话对她狠狠的,但心里还着实喜欢她,但为了面子时不时地骂她几句俏皮话。
  梅秀儿嘴巴硬,她是死心踏地要和赵三爷和好,因为赵三爷人品好,人缘好,这样的男人打着灯笼难找,于是她在公开场合一句最厉害的一句话:“我是你赵三爷的人。”
  不过梅秀N这招过狠,她猜透赵三爷心里有她,所以她敢这样瞒天过海。既然人家梅秀儿既定是赵三爷的人,谁肯再欺负她,连孔三荣那样的赖皮见了梅秀心只很乖乖地做孙子。
  其实赵三爷心里也明白,梅秀儿是借他之力压邪气,赵三爷只有真矣假,假矣真,两人心照不宣。
  
  四
  如今梅秀儿一对儿女都早已成家,在外面打工,一晃三四年不回家,她一个人在家孤苦伶仃,常以泪洗面……
  而今赵三爷一对儿女大学毕业后都在外地成家立业,一晃五六年没回过一次家,他们除了寄钱就是电话。前年经别人好说歹说才去了儿子那里住上三个月就跑回了家,他人瘦了一圈。回来之后说:“城里呆不自由,比坐牢还坐牢,整天一栋楼对面不相识,憋屈得很。”
  赵三爷回家之后,虽身体无大碍,但每天必须和老友们说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一坐就是一天,聊着趣事倒闲时间过的真快。
  每逢到了逢年过节,他的烦恼来了,先是在家破口大骂儿女没良心,再就是骂自己已故的老婆:“死壳子,忘记了我!”
  这不今年快到八月十五,他又发神精把手机砸了,跑到已故老婆那里哭坟,那情悲悲切切,凄凄惨惨……
  村子里老友们想出一个办法,大家打平伙,即AA制都到陈五爷家过十五。
  老友们个个别出心裁,咱们今天回归一次大自然,用柴灶烧出自已如意饭菜。
  众人齐心智慧多,做饭炒菜分工合作,很快一桌丰盛的菜做好了。
  一群老友说说笑笑在赵三家里过十五,大家推杯换盏热闹得无法形容。
  赵三爷高兴了,他举杯高呼:“这才叫生活!”
  有人说:“赵三爷,你喝高了。”“我今天有大家相陪好开心。”赵三爷一边饮酒一边大声地说。
  在欢笑声中,门外突然出现了村支部书记董万达,代表村“两委”给农村留守老人送月饼。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守着赵三爷一直没改嫁的梅二秀。
  赵三爷面对着梅秀儿,心中矛盾了,烦恼又生,是娶还是不娶?
  
  五
  赵三爷见到梅秀儿,心里特高兴,梅秀儿也是快花甲之人,老了还那么漂亮,而且还对他赵三爷十分牵挂,还不还带上了好酒和月饼……
  赵三爷越是高兴,心里就越纠缠着一件事,如何向自己儿女通破这张纸。
  董万达书记看赵三爷有心思,便拉着赵三爷在一旁滴咕,告诉他说:“人家儿女都答应了,为什么你家儿女就不同,真是他妈的念书都念进屁眼里去了。”
  村支书见状哀叹了一声,心思很敏感的梅秀儿流着泪走了。
  大伙见状直逼赵三爷去追,可是梅秀儿也使孩子气,越追她越走的快。
  几天后,赵三爷病了,这次病的也不亲,好心的邻居给他儿女打电话,都是微信转账支付钱,并叫他找个保姆……
  赵三爷气得病越来越,躺在床上不住地呼唤梅秀儿的名字。
  梅秀儿知道上,主动上门照顾赵三爷。
  赵三爷病好后,牵着梅秀儿的手到镇民政办领了结婚证。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玉针
下一篇:小梅的尊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