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小梅的尊严

小梅的尊严

小梅的尊严
  
  刚进高中的小梅被迫辍学。
  她傻眼了,她哭痴了。一为突兀灾祸致父死母残的不幸,二为自己青春前途的丧失。
  家中还有一个小弟,比她只差一个年级,是学校的尖子学生,隔年就要进入高中。小弟与她同父异母,是伤残的继母所生。小梅很喜欢这个弟弟,一粒糖、一块糕也要平分了吃。
  辍学的小梅面对灾难降临的家庭,急得一筹莫展,继母治病,弟弟上学的钱从何处来……她已是家中唯一指望了。小梅想到了随打工潮流南下。她在晚餐桌上安慰母亲说:“我决定外出打工挣钱,弟弟的学一定不能辍,将来一定要考进重点大学!”她又指着拄着拐杖的尚能勉强自理的继母,嘱咐站一旁的弟弟说:“你要懂事,不但要读好书,还要在家照顾好母亲,到时我会按月寄钱回来开销。”说得继母鼻子发酸,小弟连忙点头。
  继母想:这个从小死了娘,由父亲带大的小梅实在命太苦了。一家人日子刚有了点起色,她身生的父亲又因一场找不到肇事者的车祸丧了命,自己也因那天有事同往行走于路边受了伤残。小梅真是乖巧,悲伤中她走村上乡,求告乡邻,赢得同情,葬了父亲,安顿家事,安慰自己,而她刚十五岁多的年纪啊!是的,她太懂事了,真是穷人孩子早当家。如今她提出弃学外出打工养家供弟弟上学,这使这位好心的继母不由得左右为难,鼻子发酸。她把她揽到胸前说:“闺女呀!你这是让妈妈左右着难呀,不同意你的决定,咱们家也就绝了路了,闺女呀,你一人在外出担当还太小了呀……”小梅见继母这样边哭边诉说,从她胸前挣开站起坚定说:“妈,你别哭,您放心吧!梅子经得起风雨了,不小啦!”
  就这样,不到十六岁的梅子外出打工了。融入到那潮宽浪高浮渣同涌的商潮里了。
  开始几个月乃至有一年光景,梅子准时每月向家里寄回三百元。这年,她还回家过了一个快活的春节,给继母买了衣和点心,给弟弟买了登山鞋与学习用品。继母夸说,她的不是已出的梅子太懂事了。弟弟穿上登山鞋也骄傲得像白马小王子,看,我姐买的。梅子好开心。
  这天,是春节过后上工的一天,她收到弟弟的来信说,学费涨了,药费也涨了,妈妈受伤的腿到春天恶化了,聪明的弟弟没说让小梅寄些钱回去。但明摆的情况自然让小梅犯了难,她打工的服装厂,老板每月才开她六百多元钱的工资,每天还得干十三四小时的事累得深更半夜才能摸到床边,但她还是找姐妹们借了点凑上一千元寄回了家,以解燃眉。
  正这时,一个离厂已半年多的来自家乡的姐妹突然花枝招展穿金戴银的出现在她面前洋洋自得地说:“小梅,你她妈真沉得住气啊,真甘心做牛马由人使唤啊!这儿哪是她妈人呆的地方,人过的日子,整天累得臭死,由他们给几个馒头咸菜钱……你看我现在,跳了这牛槽马槽之后,半年光景就能呼风唤雨,要什么就有什么了呢!傻妹子,跟我走吧,你看你这身段,你这眼睛,你这小嘴,还有你这胸波,哪儿不藏金子啊!啧啧,比我柳絮强多啦……柳絮还要说,被已完全明白来意的梅子打断说:“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发财,依我看,快丑死了。我需要有尊严活着,累点有什么关系,又累不死人,钱少点有什么关系,又硬气又干净,你请走吧!一小时后,我就要去接班了……”
  “哟,怎么跟我当初一样不开窍呀”柳絮说,“后来我经人开导挺到床上一想,这世界是他妈就这么回事呀!人活着确实都是为了吃喝玩乐呀!你说那当官的去贪,读研读博去挣,最后不都落在那钱字儿上吗!人各有自身资源优势,能弄到钱就是好的,白猫黑猫嘛,还什么正不正道,尊不尊严的。尊严值几个钱,能变钱给你弟上学呀,能去给你妈免费抓药呀!”柳絮还像摸清了她时下遭遇的难题,踩着梅子的心事追着说。小梅再次制止了柳絮话语的漫天无序说:“柳絮,不关你事,请你快走啊!我要去接班了。”柳絮说笑说:“被我说着了吧,好,我不说了,啥时想通了去找我,不干那事挣大钱快钱也行,看你是老乡朋友份上,我托人给你找份有尊严的工作跳出这鬼地方怎得感激我了吧!梅子妹,给,这是两千元,算我先帮你解决时下困难,甭甭,甭推脱,算我借给你,啥时有了再还我行不?另外,这是我的新手机号码,啥时想通了,啥时来找我吧!”柳絮把张纸抄写的号码与钱一起塞进了梅子的手中,柳腰几扭便消失在服装厂门前的街巷中了。
  梅子说不上是感激还是挣扎,把钱和手机号码揣进了兜里。第二天又抽空去邮局给家里汇了两千元。之后,一连几天,小梅睡觉时虽白天干活再累也睡不安了。一次剪锁扣眼,因走神将套衣服锁反了边脚,挨了工头的狠批,还罚了200元款。这天晚上,她好不容易盼到下了班,女孩子洗脚用水的的工夫都省了,便爬往工棚拥挤不堪的木板床上躺下了。被海潮浸泡过的海风阵阵吹进工棚,闻不到椰林的香味,只有又咸又涩的腥味。她想到了柳絮说的那些话的现实与诱惑,她想起家中母亲小弟生活上学求医买药的艰难,先是蒙着头轻轻哭了,哭着哭着便坐了起来仔细想把跳槽的柳絮姐妹读懂:难道是自己太守旧吗?太不跟形势潮流吗?不,她的坚守应不会有错!梅子想着,却又鬼使神差,决定第二天打电话给柳絮,去看看那份既有尊严又有高薪的工作。家乡好姐妹,她应该不会骗她,她应该向她与她的家人负责!梅子善良的这样想着,天亮时,反倒美美睡了一觉。
  那是个灯红酒绿霓虹闪烁的场所,大厅旋转的玻璃门把大腹便便奇装艳服的男、女,旋进转出,有港商、有雅士、还有官场中人,还有三教九流之辈。摆满了鲜花盆景以及墙上挂满了名人字画的大厅里与可目极的楼道上,服务穿梭的艳丽女子不少,有五六名保安内外守护,煞是气派而严谨。下午,梅子被柳絮带到大厅,柳絮让她先在厅中休息室沙发上稍坐一会,她去向经理通报一声。梅子看了下周围场景,上方挂着“春满楼”休闲娱乐中心的黄金匾,感到气氛有些不对,想到那个脏字,心中闪过这里不是好地方,柳絮介绍的工作不可靠的疑问,便想快速离去。先是保安将她拦住:“小姐,请耐心坐等。”接着柳絮过来笑着堵住说:“退啥,傻瓜,刚才客房部经理说了,只坐台迎宾服务,上传下达,相当于公关小姐!她与人谈完话后,还要当面看人呢!看长相口才反映能力中不中意呢,不然还不要呢,现在我就领你去见她。”涉世不深有过疑虑又被柳絮说了回去的小梅想,也许是自己多虑了,便说:“对不起!我这就同你去见经理面试。”柳絮说:“对嘛,你怕有尊严的工作那么容易找的,一些学公关的大学生都不一定选得上的,经理完全是看了我为她立了不少功的薄面呢!”小梅听得一愣:“真的,你还是经理的红人功臣呀!那你都立过些啥功呀!说来些听听。”柳絮鬼鬼地阴笑说:“梅子妹,急啥呀,咱俩今后常在一起了,有的是时间说呀!走吧,估计经理把那个谈话的客人打发走了。”
  走进二楼的客厅部经理室,只见一个四十上下年纪打扮得珠光宝气的长相肥胖的俊俏的中年女子坐在转椅里与人打电话也打哈哈……见柳絮已将小梅领进,她示意她们坐到她对面靠墙的黑色细软沙发里,即刻挂了电话,亲自给小梅递上一杯椰奶,让小梅站起,前后左右将她打量了一番又问她一些相关情况要了身份证看过并复印一份之后,又填了张招工表格,笑着,满意地点了点头,柳絮还行,有眼光。接着她说:“你今后就在西厅上晚班,任务就是登记好来宾来人,替我在服务质量上把好头道关。你听话,好好干,我亏待不了你。三个月见习期,工资贰仟捌,先发你这月生活费一千元吧!”接着让柳絮带小梅换了花艳旗袍,领了生活费。小梅一时如坠云中雾里,有些受宠若惊,她在心里有些感激她的老乡朋友柳絮了,感激春满楼的女经理给她赐的幸福了。这灯火通明,华丽堂皇红男绿女出出进进的地方与她拼死劳作的吵杂工房场地以及憋气的生活空间相比完全是两回事了。她开始放了心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切都是那么地顺利,她的心里已完全撤了设防。一个月又过去了,一切都是如此得心应手,还似乎看到许多妒嫉她的眼光。小梅心里乐开了花,吉人自有天相,这人间的福地是要有运气之人才能消受的!她没有算过八字,也许她八字是这么载着的。她打算加倍努力干,这个月领了工资就把柳絮在她困难时帮助她的二千元还给她。下个月就再给继母和弟弟多寄些钱回去,并把在朋友帮忙下找到份有尊严的有高薪的好工作的事告诉他们,让家里人同她一起高兴。如果像有些姐妹踏进了陷阱,靠卖春卖笑赚来的血泪钱,再多再易,也不会寄一分回去,出卖人品人格的钱太脏,宁可去死也不能!那样母亲与弟弟都会瞧不起她,村里人也会瞧不起她,老师和同学们也会瞧不起她,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她小梅找到了有尊严的好工作,她也就能有尊严的活下去,也就能尊严的说得起话。平安无事的日子,小梅的心里真是春满堂了。
  这天,南方晦暗潮湿的天空刚下了场暴雨,看窗外,电闪雷鸣还在继续,一时半会停不下来,心情不错的小梅与柳絮在坐台上说了几句话,一直搞不清她在春满楼负责哪一项工作,只说是不该打听的不要打探,不该问的不要问,这是中心规定的纪律。小梅也懒得多管闲事,管好经理吩咐的工作,管好自己领域的事就行了,下班后,美美地洗过澡,美美地睡上一觉,月底领到一大沓工资就知足了。
  小梅正美美的想着,经理满面春风亲自来到服务台特地来给他头次派重要任务,让她收拾齐整去西花楼为一对老年香港夫妇服务,要殷勤要细致。小梅爽快答应了。老年夫妇西装革履华服盛装,见了小梅像见了晚辈那样亲切,一口粤语,见面就给了她几百港元的小费。在装饰豪华别致风雅的西花厅,就着临窗贵妃出浴图的美人图下,小梅先忙着给他们泡了上好香茗,又摆上高级点心水果,才陪着漫漫坐了下来,与之聊天问有什么吩咐只管说。老年夫妇慢条斯理,多是男的说话,女的颔首微笑,并盛情邀小梅喝了两小杯红酒,小梅本不喝酒,见是盛情,想起经理吩咐的热情细致,又是老人面前便端杯放心喝了下去,一切都表现很自然,老者笑了笑,不错,须眉当让红颜。一小时后,小梅服侍老年夫妇去休息,进房之后,只觉忽有头昏目眩之感,面前景物都在转动,再看老年夫妇更让她目瞪口呆。原来,老男人不过是个化了妆的年龄四十老几的阔绰的中年男子,女的竟然是由柳絮扮装的。为了拿她卖处赚大价钱,他们在酒里下了药。柳絮说了句,女孩都有头一回,你不听话,经理和我商量只好这样了……说着,柳絮得意的退了出去。接着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撕碎小梅的心,撕碎小梅的梦,击垮了她对生活尊严幼稚的坚守,把她像小鸡样扔到大床上……
  羔羊被诱误入狼窝,悔也晚了。可怜的梅子……谁来救你!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赵三爷的烦恼
下一篇:慢下来,静下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