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生日快乐

母亲一再说,今年情况特殊,这生日,还是不过吧,不请亲朋好友了,有你们陪在身边,我就感到满足,感到幸福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更何况,母亲今天年满八十岁了,在我们村里,但凡七十岁以上老人生日,都是大喜,按习俗,亲戚朋友一定要欢聚一起,共同庆贺,图个吉利。然而今年形势确实不一样,母亲说:这几天,电视新闻都在广播呢,根据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各类生日宴等全部停办。我们都是国家干部,当然知道这些要求,还一直担心母亲不理解,想着该怎样做才能向母亲解释清楚,见母亲如此深明大义,都心里释然,也有不少感动。但是,自家几个兄弟姐妹还是要去一起陪母亲吃个饭的,平常各自上班,无论如何,今天是要抽出时间来的。

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简单吃了午饭,按照头天晚上分工,我们开始有序的忙碌。这几天,因公务原因,为图省事,我们几兄妹曾计划在酒店订上一桌,全家一起出去聚一下就好,母亲知道后一口否决。按照母亲说的,要一起吃饭祝贺生日,就在自己家里,其他地方,是一概不去的,离开家,去接受祝福,总是有那么一种感觉:不真实、不踏实!

一辈子,母亲极少离开自己的家。八十年代末,离开故土,从一个偏远的小村搬到县城,是第一次离家——生活了半辈子的家;父亲退休之后,多次带着她到北京、到香港,还到过上海和台湾,那是旅游,也只是人生旅途中一次短暂的离开。母亲曾说:家是根,就像母亲的怀抱,除了旧时迫不得己的漂泊流离,不管如何,怎肯离开半步?

傍晚时分,下了几个小时的大雨终于停了下来,兄弟姐妹们下班后陆续赶回来,孙子孙女也带着各自准备的精美礼品,带着一份真诚的祝福,一份敬意,一种人世间最甜蜜的温馨。母亲像迎接贵宾一般,把一个个牵进家门,嗔怪着:说好不能破费的,全家能在一起吃个饭,谈谈心,我就知足了,就快乐了,就觉得自己,真会长命百岁了!

菜都是自己做的,除了腊肉土鸡,腊肠豆腐,还有南瓜茄子火麻菜。母亲说:酒店的菜再丰盛,那都只是一种摆设、一种铺张。前半生,母亲一直在一个叫做拉平的乡村度过,起早摸黑,感受着每一天的日出日落,送我们几兄妹读书,看我们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大学走上社会。老屋、古井、石板路,黄牛、花狗、小猫咪,是母亲生活的贴心伙伴。干涸却富饶的土地,也是母亲平凡生活的全部。

母亲曾经不止一次说过:只有土地,才是最亲近的,离开了土地,就像离开了亲人,你说,这心里,能放得下么?我们理解母亲对家乡对土地的情感,每一次到乡下,都会带回些土生土长的萝卜、辣椒和西红柿,还有野葱、一点红等城市里难见的野菜。每每这时,母亲总是:惊喜着,脸上闪着幸福的光芒,细心地择去夹在其中的枯叶和小草,再慢慢地把泥土清洗干净。母亲说:这顿饭,我来做,你们歇着,你们等着,我最会做这些家常菜了……

祝福是发自内心的,一杯白水,一杯饮料,代表的,不仅仅是亲情,更包含着无限的爱意和温暖。一杯杯、一声声,恍惚间,岁月不会老去,光阴何曾消逝,穿越时光的隧道,一切都没有远去,都在无时无刻的陪伴着我们左右。热闹是属于我们的,更是送给母亲的,那是一份特别的礼物,她会让母亲永远不会孤独和寂寞,永远没有沧桑和惶惑,永远感到幸福和快乐!

烛光闪烁,孩子们稚嫩的生日快乐歌唱起来。偌大的房屋,静谧的空间,恍若人间天堂,母亲端坐其间,慈祥的看着孩子们,感受着尘世间最动人的一幕。

时光仿佛倒流,思绪蔓延开来,欢乐和悲伤、甜蜜和疼痛,兴奋和忧郁,都在一刹那,从记忆深处涌了上来!

我的泪,不知不觉间,溢出了眼眶。

母亲,生日快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