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我青菜的老人,她离去了

那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她背着一背篓新鲜的青菜,她走过我家门前,把背篓停放在我家门前一块平滑的石板上,她轻轻柔柔的问我:你需要青菜吗?你自己来选吧!

我说我不需要,我已经煮饭吃饭过了,我煮了一大锅青菜,我还留了很多青菜。

她说那不一样的,你们那是用农药和杀虫剂养大的,我的青菜只有农家肥,你拿两把去吧,很好吃的。

我看她很热情,很真诚,眼里甚至带着一种乞求味儿,我的心,就像被什么打动了一下,从她那磨得光亮的背篓里随意捡了两把外观不是很好的青菜,我掏出钱包,我要给她钱,她突然涨红了脸,她说:你这样做就是看不起我了,你小看我了,自己种的,我都吃不完,我会用来喂猪喂鸡,我怎能要你的钱?

我说着谢谢,我帮老人扶起背篓,老人惶惶似的,很小心地,背起背篓,蹒跚着走了。

那个送我青菜的老人,一直至今,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甚至姓氏,只知道她住在我家附近,前几天,她过世了,突然就远去了,离开了这个世界……

往事如风,红尘纷繁,岁月不断流逝,父母日渐衰老,尽管在县城生活已经30多年,然而故土难离,落叶归根,年初,我们在离县城十多公里的老家挑了一块地皮,准备起房子,地皮挨着老人的老屋。我们用现代化的机械铲土、钻炮,老人无事的时候,会杵着一根拐杖从下面走上来,看机械轰鸣作业,眼神专注,偶尔会发出感概:真快,真快啊,一眨眼就是一大片……放石炮的时候,我们会扶着老人走到远处一株大树下躲避,怕吓着老人,老人有很严重的哮喘,还有心脏病,老人一边走,一边唠叨:老喽,身体不行了,走路都走不动了,稍微快一点,气都喘不过来,不知什么时候,就死去了……

建房的事情交给乡亲们帮忙负责,我们不是经常上去,所以也不是经常看见老人。有时上去做工,看见我们忙碌,老人背着背篓经过,会拿出几个南瓜或者黄瓜,或者干脆就是几个西红柿和辣椒,放在石板上,交代我们一声,不容我们说声谢谢,就又迈着小步,慢慢的离开了。

老人一共有两男两女,老伴很早就去世,跟小儿子独自住在山脚下老屋里,女儿出嫁在外,大儿子去其他村寨做上门女婿,孙子也在离家较远的学校读书。忙完家里农活,儿子儿媳出去务工,有时几天半月不回家,老人平时就一个人呆在家里,劳动惯了,生怕懒惰,养些鸡鸭,还经常自己背个背篓出去割草砍柴摘菜。

年轻的时候,时值大集体,老人经常和我母亲一起劳动,很是熟悉和投缘。三十多年前,母亲随着我们到县城定居,一年也是难得几次回到乡下老家。每次见着我母亲,老人是开心着,幸福着,微笑着,真心实意的:等你们做好新房子,我们就成邻居了,你要经常回来,那时,人一多,又会热闹起来了,就不会孤独寂寞了……

送我青菜的老人,前几天,哮喘发作,还没来得及送医院,却突然就眼睛一闭,再没醒来,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们都抽空赶回去,参加了老人的葬礼,很多平时不太见面的熟悉或陌生的老人和孩子,还有那些常年在外面打工的年轻人,都赶回来了。这是当地的习俗,大家喝酒打牌嗑瓜子,谈论着外面精彩的世界,也谈论着黑心的包工头总是找借口扣掉一部分工钱,仿佛与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已经别离了几个世纪,已经不再有任何缘分。场面是隆重的,热闹的,先生们敲着锣鼓唱起孝歌,痛哭声声,鞭炮阵阵,震撼着山谷,一口黑得发亮的寿木,装殓着曾经送我青菜的老人。

这一去,她可能,就永远没有孤独和寂寞了。

只是,从此以后,除了市场上那些各型各色的商贩,在我那小小的故乡,再也没人问我:你要青菜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母亲,生日快乐
下一篇:女儿两岁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