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店小二生涯

前段时间,县劳动局食堂的服务员小顾,因在买菜途中发生车祸,导致腿部骨折而回家养伤。我作为后勤部门的职能人员,在兼顾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被临时安排接替了她的工作。平时主要是负责买菜、打扫卫生及照顾客人之类。说白了,就相当于一个店小二。
  劳动局一共二十多个人。由于人员经常下基层体察民情、检查指导工作,在食堂里就餐的人,常常只有十几个。为了让员工吃得好而又不至于亏损,食堂又特意开设了一个稍有盈利的对外窗口。这样一来,我和厨师范小琴两个人的工作,就显得很忙碌。
  范小琴,二十七八岁的年龄,未婚,某技校厨师专业毕业。乍一接触,她就能给人留下活泼而又精明强干的印象。
  上班第二天,我拿着范小琴开出的菜单,骑着三轮车去菜市场买菜。
  菜市场的规模是上下两层,约有一百多个摊位。豪华的设施,明亮的灯光及菜老板们一张张笑眯眯的脸,晃得人头晕目眩。
  “卖菜,卖菜,新鲜的蔬菜!”“大降价!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老板的吆喝声加之购买者的讨价还价声,吵的人振聋发聩。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小商贩声嘶力竭的喊叫。卖东西吗,你就老老实实的在那里卖,为什么要吆喝来、吆喝去的?就只有你的东西好?都让你发财,别人都去喝西北风?真是“可恶,然而……”我走啊,走,我终于找到了一家没有叫卖声的摊位。
  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神采奕奕的小姑娘。我问她:“大葱多少钱一斤?”她笑着说:“三块,三块。你看看,这么多的菜,还要点什么吗?”我心想,要不要什么,还要你问?真是多此一举。本想在这个摊位再买点其他的东西,听她这么一问,也就没了兴趣。付了葱款以后,我二话没说,便转身去了别处。
  去另外摊位买鲜辣椒时,看见摊主取塑料包,有用手指沾唾沫的习惯。我购买的欲望瞬间也就变得全无。心想,臭烘烘的唾液沾在袋子上,里面的菜还能吃吗?我当即就谎称:“对不起,不买了,不买了。”手里拿着塑料包的摊主,一边抖动着双手,一边愣愣地说:“不买了,不买了?唉,你看这人,你可真是的……”
  因了唾沫的事,每到一个摊位前,我都会事先自己取塑料袋,然后再置办需要的东西。
  卖芹菜的中年妇女烫了一头漂亮的卷发,给人的印象不错。可她竟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她把芹菜递给我以后,毫无掩饰地用手挖了一下鼻孔,并顺手抹了抹面前的案板。
  我像吃了一只苍蝇,心里觉得很恶心。买这女人的芹菜卫生吗?她找出的零钱肯定也是龌龊不堪的。若是这女人有传染病怎么办?我越想越不是个滋味。我快速地冲出门外,恨恨地将芹菜,连同找回的两毛钱零钱一同扔进了垃圾桶。回过头来,又在其他摊位上重新买了一把芹菜。
  买菜回来以后,我遭到了范小琴的一阵数落:“你买的这大葱,里面都是快要结籽的老葱;有的土豆已经发青,发青的土豆是不能吃的,有毒;还有这猪肉,五花肉要买四到五层的,这猪肉只有三层,还那么薄。买菜要讲究天然环保,不能只图便宜,而不顾质量。还有,买的菜一定要新鲜、卫生,切不可马虎大意。
  “此外,我们的食堂,是为机关服务的。机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里的人都是当官的,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他们能像普通百姓那样胡乱地填饱肚子就行了吗?他们是非常讲究膳食营养的啊。
  “众口难调,在机关食堂工作不容易,稍不留神就有被炒鱿鱼的危险。炒了鱿鱼,就没了饭碗。没了饭碗拿什么养活自己和老婆孩子呀?”
  范小琴说起话来总表现出一副专注的、含情脉脉的神情,活脱一个普度众生的菩萨。
  哦,原来买菜有学问,做一个称职的店小二也并非易事。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又过了一天,我来到菜市场的二楼。这里的蔬菜仍然是琳琅满目,卖菜老板们也仍然热情有加。正当我踯躅徘徊的时候,突然从身边传来惊奇的叫声:“黄大哥,怎么是你呀!你怎么来了这里?我没认错人吧?!”她一边喊叫,一边激动地伸出了她的手,我也连忙把手伸了过去。几乎同一时刻,两只手就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卖菜女叫褚桂琴,我和她是高中时的同学,也是相处得如胶似漆的男女朋友。多年前,她为了照顾自己瘫痪在床的母亲,毕业后没能参加高考。我母亲得知我俩的关系后,就极力从中作梗。她除了打电话表示反对外,还亲自乘车去她家里吵闹,硬生生地拆散了这门亲事。
  考上大学以后,我经常拨打她的电话。起初,她不接,再拨打,她就换号了。大学放假期间去她家里找,她要么避而不见,要么说出许多绝情的话来刺激我。近年来,我听朋友说,褚桂琴母亲病逝后,她进城打工了。具体在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谁也说不清。
  做梦也没想到,我竟然在同一个城市,在咫尺之远的地方遇见了她!此刻,我真想狠狠地抽打自己几个耳光!
  自从毕业以后进了机关,我就自视清高,总认为低层的民众粗俗愚昧。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从来不逛超市,也不逛菜市场。整日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生活。如果经常去菜市场与菜农或商贩们接触,了解他们生活的不易,在买菜过程中,就不会对他们百般挑剔,也不会用轻蔑的姿态对待他们。作为一个农家出身的人,我这是作茧自缚,是变质,是忘本!
  我无比悔恨地对褚桂琴说:“如果早些时日来菜市场,我就不会直到今天才看到你。”
  褚桂琴说:“母亲是去年病逝的,我是今年年初才来了这里。”
  我急切地问:“你结婚了吗?生活得怎么样?”
  她泪眼婆娑地说:“为照顾母亲,都将近三十岁的人了,我也没能结婚,男方都等急了。我打算年底把婚事办了,到时候请你喝酒。”
  我不无酸楚地说:“好的,一定,一定!”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到褚桂琴的摊位上买菜。不仅速度快,而且优质实惠,卫生环保。范小琴对我的工作也感到十分满意。
  我的到来,褚桂琴一改往日沉默少语、郁郁寡欢的窘态,人们常能听到她发自内心的说笑声。她的生意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
  褚桂琴的变化,引起了人们背地里的诸多议论。
  刘女士悄声对她的姊妹们说:“褚桂琴脸皮可够厚的,见了男人连声音都变了,还好意思跟人家握手。”
  “想男人了呗,剩女也有想男人的时候。”张女士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的。
  张女士的表妹小于说:“你们都是老封建,现在社会上男女交际早就时兴握手、拥抱了啊。找不到对象的人,私底下可没闲着,才不想男人呢。说不定人家是别人的情人或小三呢。”
  赵超生是菜市场里唯一的不足二十岁的小青年,是一个活泼可爱的人。他接着小于的话说:“小于姐,不会你也是小三吧。做那个干嘛,还不如给我做情人好了。”
  “小赵,你个没出蛋壳的小王八,谁做你的情人?我非撕烂了你的嘴不可。”说话间,小于趁赵超生不注意,猛地向他扑了过去,一下子把小赵摔了个仰面朝天。看笑话的几个女人也乘机把小赵摁住。并把他的上衣脱了个精光,一齐在他身上乱摸不止。那滑润润的小鲜肉,女人们摸在手上别提有多开心。若不是小赵苦苦哀求,几个女人非把他下身也扒光了不可。
  因为大部分的菜都从褚桂琴的摊位上购买,这就引起了人们的猜测和不安。
  终于有一天,人们发现,褚桂琴是我的前女友。为了等我,到了将近三十岁的年龄还没结婚。我是前年结的婚,已经有了一个满周岁的孩子。老婆叫刘月鹅,家住东山镇黄家村,是当地的小学老师。我在县劳动局上班,机关食堂的厨师范小琴,与我有一些扯不清的关系,等等。
  我和褚桂琴两个人的事被卖菜老板们炒得沸沸扬扬。连有些常来买菜的人听说以后,也感到很气愤。
  一个周末的下午,趁劳动局的人放假回家的当口,范小琴专门炒了两个菜,让我陪她喝酒,我虽然觉得意外,但还是欣然应允下来。
  当酒喝了三杯以后,本来就面若桃花的范小琴,此时就更加的楚楚动人。她深情地说:“黄大哥,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喝酒吗?”
  我说:“不知道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她说:“没什么心事,我就是觉得有些郁闷。黄大哥,你来食堂将近一个月了吧?你觉得我怎么样啊?我是那种不讲原则的人吗?是那种见异思迁的人吗?”
  一连串的问号说得我摸不着头脑。我附和着说:“这话从何说起?你各方面都做得很好,我一向都是很佩服你的啊。”
  “佩服我?鬼才相信呢。佩服我的话,为什么还要与你的前女友鬼混?你或许还不知道,菜市场的人都讲疯了。你专门买前女友的菜,是出于假公济私的目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既然这样做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下可好了,有人已把你投诉到了局长办公室。多亏了办公室主任是我的表哥,我苦口婆心地给他解释,好话说了一大堆,才把这事件平息下来。不然的话,非把你开除了不可。
  “此外,你在服务客人上,来了漂亮的女人,就满面春风,来了一般的男人,则是冷若冰霜。这是为什么?这些你都注意到了吗?
  “黄大哥,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又是国家的公职人员。你想想,你在菜市场及食堂的表现,你考虑到别人对你的看法了吗?在我心里,我是一直尊重你,并且爱你的呀。不然的话,才懒得管你那些破事呢。”
  怎么也没想到,范小琴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激愤地说:“小琴,你喝多了。男女之间相处,不可以突破应有的道德底线。爱,不是儿戏,更是不可以随意乱说的。再说,我有爱人,有女儿,有温馨的家。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背叛我的亲人和我的家庭。
  “社会上有一种偏见,认为男女授受不亲。男女同事走得太近就是关系不正常,前女友就应该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男女社交,诸如握手之类的肢体接触,就是作风轻浮。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为什么要被这些陈词滥调所左右?只要走的正,站得直,不做亏心事,就不怕半夜鬼敲门!
  当范小琴擦干眼泪,想接着往下说的当口,我的小孩姨刘芬芬突然打来电话,我不得不中断了与范小琴的谈话。
  在电话里,刘芬芬告诉我,企业经营亏损,因她是个临时工,就被迫下岗了。希望我能通过关系,在劳动局给她办理一个正式的招工手续,并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听了刘芬芬的叙述,我回答说:“工作问题,我可以慢慢给你找,但招工手续的事,我办不了。”
  她说:“前几天我去了一趟县城,顺便又到劳动局找你,结果没找到,却遇到了一个熟人。他说你在单位分管招工工作和后勤上的事,权力大了去了。同时,还听说你的前女友和食堂女厨师,两个人都对你纠缠不放,都想着嫁给你,你可千万要注意。鸟还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呢,何况你一个前途无量的人?不然的话,这事传到家里,我姐姐又是点火就炸的脾气,她若到单位闹腾起来,那结局可就不好收场了啊!”
  刘芬芬话里有话,释放着敲山震虎的信号。于是我便强硬地回复说:“没有影的事,你不要胡言乱语。事实终归是事实,谎言总有不攻自破的那一天。”
  接了刘芬芬的电话,那天夜里,我一宿都没能合眼。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