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些温暖的点点滴滴,怎忍心弃你而去


  “冷,疼!”羽儿好像在冰窖里。
  “医生,她怎么在哆嗦?”他声音有些沙哑。
  “刚做完手术,都这样,别担心。”一个医生安慰他。
  一双手熨帖在羽儿脸上,带着那种有魔力的温暖,她像寒冷冬日的猫咪,缩缩身子,全身都想偎进这温暖。
  手术过程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羽儿在一片漆黑中横冲直撞,却怎么也走不出这黑暗,感觉是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谁。
  麻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羽儿的丈夫旭帆,是的,现实与梦中的感觉融合,就是在寻找他,看到他,羽儿才觉得黑暗消失,温暖从心底弥漫开来。
  过去的半生,关键时刻,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羽儿眼前,而羽儿总是常常把他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好好端详过他。
  麻醉剂的作用还在继续,但是,与他相处这半生岁月里,点点滴滴,却越来越清晰……
  1撑起破巢
  羽儿和旭帆结婚,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天,那一年,羽儿父亲刚去世,而旭帆的到来,就是冬日里的光,让她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
  父亲走得很突然,等羽儿赶到时,父亲看了她一眼,眼角突然流出两串眼泪,溘然而逝。此前,羽儿从未见过父亲流泪,母亲一夜头发白了大半。
  羽儿搂紧六岁的弟弟,不知道是他抖,还是自己在抖,耳中一阵阵轰鸣,母亲和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很遥远,从此,羽儿便落下耳鸣的毛病。
  遗体火化前一天傍晚,小妹苑儿蹲在爸爸遗体旁边抽泣:“爸爸,以后我害怕了怎么办?你快回来,我怕黑。”
  尚未离开的亲朋都议论:“这孩子,不怕呀,蹲在那儿,是不有点邪性!”
  突然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乡下夜黑,晚自习下课,羽儿一路冲回家,一进门便喊:“爸!”即便爸只哼一声或者妈说:“你爸睡了。”便觉得背后那些被恐惧幻化出来的,影影倬倬,莫名的东西便瞬间消失。然后便对妈叫嚷:“饿死了!”虽然一定没有什么美味,但是记忆中却温暖而踏实。
  觉得妹妹好可怜,因为她没有享受到,羽儿所经历的这种幸福。拉起妹妹送到妈妈床边,她缩着小小的肩膀趴在妈妈臂弯,渐渐安静下来。
  好想和妹妹一起靠着妈妈,告诉她:“妈,我怕!”可是妈妈一脸绝望,眼睛肿到睁不开,已经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羽儿憋回眼泪,挺了挺腰:“妈,放心,有我呢,我不会让您和弟弟妹妹受苦。”
  但是,羽儿看到主事儿的三爷爷在吼瘦小的弟弟:“就这点礼数都做不好,想气死谁!”而六岁的弟弟嗓子已经哭哑,说话发不出声音。她转向三爷爷:“弟弟小,请您……”话没说完,三爷爷便把我推出来:“外面多少事儿,快忙你的吧!你弟弟是你家唯一的男丁,再小,该他担的无人能替!”
  刚走进东厢房,羽儿看到大伯母和堂嫂偷偷往怀中藏了两条烟和一盒茶叶……,羽儿冲向大伯母,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怀中扯出烟和茶,大伯母脸一阵青一阵红,转头走开……妈却说羽儿不懂世事,不该这么做!
  羽儿是真的不懂,八叔、九叔是妈妈带大的,小时候,他们吃着妈妈在公社食堂省下来的馍,说长大了要学包青天,奉养兄嫂。如今他互相说着自己家的不易,不能再负担更多,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信誓旦旦。
  三爷爷带着几个人来找羽儿,说钱不够了,他们已经帮着先垫补了些,但还是不够……她看看几个叔伯,眼光到处,他们都躲闪着走远了。
  殡仪馆的车来时,几乎被各种琐事逼疯的羽儿,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恍惚中,好像看到父亲的手臂动了一下,觉得父亲复活了,在向她招手,她扑过去上去抓住车后把手,她怂了,哭喊:“爸,我不行,我带不动一家人,我管不了这么多事,您不在我也怕黑,不行,不行,您得回来,您快回来。”有人过来掰她的手,“你们不能把我爸带走,我看到他的手动了,他还没走,他不舍得走,他活过来了……”
  疯狂挣扎中,羽儿可能碰到了满心怨恨的大伯母,听见她“哎呦”一声,然后,腰上被谁狠狠掐了一下,疼痛果然使人清醒,可是大伯母开始掌掴羽儿的脸,一下又一下。
  小姨心疼,拦了一下,被大伯母粗壮的手臂隔开,并振振有词:“这孩子魔怔了,得打醒她。”
  羽儿的好姐妹子涵可不吃这一套,她冲过来想把羽儿撕扯出来,却是无济于事。
  脸已经麻木,拼命挣扎,却被大伯母家的两个堂嫂死死抱住,不知道挨了几下。
  反正动不了,羽儿看着天上灰色的云,心里喊着:“爸,您看到了吗?您的女儿,您舍不得弹一个指头,现在被人家像打牲口一样抽打,您舍得吗?快回来吧……”心中甚至自虐地想:“打吧,打死我吧!你们打的越狠,我爸越心疼,说不定就真的回来了!”
  大伯母还在喊叫:“老大,快醒过来!……”
  脸上却没有感觉到疼,耳边一声雷喝:“住手!”,把耳中的轰鸣荡尽,就像儿时和村里欺负弟弟妹妹的调皮孩子们打架,打不过了,就要吃亏的紧急时刻,父亲突然出现,喝退顽童们的声音。
  惊喜地把目光从云端拉回,竟然是他——旭帆,可能来得匆忙,一身警服没来得进换下。
  他一手扼住了大伯母的手腕,从扭在一起的人堆里一下把羽儿拉出来,沉声呵斥:“你们,都不许动她!都走开!”目光冷若寒剑,大伯母带着两个儿媳一溜烟的跑了。
  他拉羽儿来到殡仪车旁,把警帽摘下让羽儿托着,扑通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伯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我会帮着羽儿照顾伯母和弟弟妹妹,不让他们吃半点苦。”
  羽儿两夜未曾合眼,几日来人前没掉一滴眼泪,此时,全身虚脱,两股瑟瑟,他的话让她止不住泪水滂沱。
  旭帆安慰了羽儿妈,看了她的弟弟妹妹,把伏在爸爸灵前的羽儿扶起来,用他的手绢擦净羽儿的鼻涕眼泪,把乱发捋到耳后:“羽儿,你看看你妈妈,你的弟弟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伤心,她们都指望你给她们撑着这个家呢!你是老大啊,你不说这是你的责任吗?”
  “我不行,我担不了。”羽儿继续怂。
  “闭嘴!别让人看不起,给我起来!”他狠狠地扯起羽儿,说:“我还没有请假,得回去。”
  “别走,你别走,帮帮我,我怕……”。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他眼睛里的温暖让羽儿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许是旭帆说了什么,三爷爷不再来管羽儿要钱,对弟弟也温和了许多,大伯母和堂嫂不再来打秋风,叔叔们也殷勤地常来我妈跟前问安好……
  羽儿知道,从此,旭帆和这个破家再也撇不清关系,虽然她努力抗拒过这个结局。
  他渐去渐远的身影,让羽儿想起与他匆然相识,又瞬间分离的傍晚,记得那日,天虽然冷,霞光却一片橙色。
  2相识
  旭帆,是羽儿闺蜜子涵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子涵说:“高旭帆是我小学同学,而且还是同村同宗的哥哥,我了解,人绝对错不了,很善良。但是他结过婚,前不久离婚了,在市区买的房子给了前妻。”
  “他们,为啥离呀?”羽儿好奇。
  子涵讳莫如深,只说是旭帆前妻提出来的。
  “给我介绍一个二婚头,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你是不是我闺蜜?我仇人吧?”羽儿故作生气。
  “你是我姐们,旭帆是我哥,你说,我敢坑谁?我之所以给你俩介绍,主要是因为我不想你俩任何一个人将来不幸福。哎,哎!最主要的是,你俩都奇葩,这个世界像你俩这么傻不拉几的人,只此一对儿,绝版了。”子涵强词夺理。正闹着,高旭帆来了。
  女孩子最会变脸,刚才还毛猴子一般,一眨眼都变成了乖巧文静的可爱样子,优雅的正襟危坐。
  他西装革履,还系领带,裤子有点短,上衣有点长,大背头不知咋梳得油亮亮的。
  旭帆看见两个人的表情,忙笑着解释:“我妈给我收拾的!”神色自若,并无窘态,还十分绅士的与羽儿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迟到了,主要是我妈太重视这次相亲!”对着旭帆的滑稽装扮,子涵好不容易才收回瞪圆了的眼睛,很无奈地咧咧嘴,自顾自地走了。
  刚坐下的他,倒也不用问,便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除了和前妻的。
  他说了那么多,羽儿心中有了三个想法:
  1这家伙是个“妈宝”——三句话离不开“我妈说”,听说这类人是不懂担当的。
  2旭帆妈妈不好相处,应该是嫉妒任何外人与儿子亲近。
  3如果他与前妻有纠结怎么办?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
  还有一条,羽儿家的担子的确太重,而旭帆来自是单亲家庭,从原来的两间茅草房到如今的三层小楼,他妈妈带着他走到现在,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易,何况听子涵说旭帆妈妈身体也不好。
  羽儿怎么忍心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去演绎耕牛的一生。天冷,两个人在一个西餐馆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早就拿好了主意,所以也不耽搁,羽儿找了个由头就告辞抽身。
  高旭帆似乎有点意外,他小心的问:“下次啥时候请你看电影,子涵说你喜欢。”
  羽儿假装没有听到,默默地穿好大衣,他就像送孩子上学,出门前,熟练的伸手将羽儿压进围巾里的发辫捋出来,又顺手来整衣领,出于本能,羽儿躲开了。
  高旭帆惊觉,突然收手:“对不起,我……”
  这个很沉稳的男人突然有些尴尬,眼睛里突然流出的那一丝伤感,让人心疼。
  “没有关系,是不是习惯了,还挺细心!哦,走了!”突然想到他前妻,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送你!”旭帆追过来。
  “站住!不用!”羽儿严词拒绝。
  羽儿与旭帆只此一面,以后各自西东。不管子涵怎么说,羽儿再也没见过高旭帆,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不过,听子涵说,从那以后旭帆再也没相过亲,常常被他妈拿着条帚疙瘩追到大街上打,他总是牛皮糖一样笑嘻嘻地耍赖。他对子涵说:“相亲很多次,只有羽儿没有问我和前妻怎么回事儿,房子为什么归前妻!”
  而羽儿也总以家里事多为由,拒绝亲朋的好意。而人静时,心里总在想着那天高旭帆帮她整理头发的神情,觉得他的内心一定很温暖。
  羽儿没有告诉子涵:亲朋也好心介绍了不少,只有旭帆毫不含糊的表示,要帮羽儿一起给父亲治病,照顾她妈和年幼的弟妹,而羽儿,真的不忍心把他,拖进自己家这个无底洞。
  其实,羽儿和旭帆之前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羽儿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旭帆应该没有认出来她,羽儿却一下就记起他就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冲锋衣”。
  恨自己没出息,以前相亲过后,都是过眼云烟,为什么这个人却老也忘不掉?羽儿给自己找了一个原因,可能因为是子涵的哥的缘故。
  第二天,旭帆就请了长假,一直到父亲头七,每天都来陪着羽儿,帮着料理家中琐事,耽误了他原本既定的升职。
  3冥冥之中,或早已注定
  丑媳妇总免不了见婆婆,羽儿硬着头皮跟着“妈宝”旭帆回家。心中仍存着点“他妈不好相处”的成见,不免战战兢兢。
  羽儿小心地捧着两盒旭帆买的,老太太最喜欢吃的点心,鞠个躬,叫声阿姨。
  “嗯!”很严肃的声音,拖着冷冷的尾音,眼光懒散的看着前方,只用眼睛的余光撇了羽儿一眼,更加手足无措。
  突然,旭帆妈妈的眼光开始聚焦,靠在椅子上的背开始绷直,前倾,然后腾地站起来,指着羽儿嚷嚷:“你是,你是?”
  羽儿吓得点心全扔地上了,心也快跳出嗓子眼。
  “妈,怎么了?”旭帆很尴尬,一下把老太太推进里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谁知老太太“哧溜”一下,又跑回客厅,叫着:“小蚂蚁,你是小蚂蚁。”表情明显是惊喜呀。
  羽儿和旭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三年前,老太太突然哮喘急性发作,趴在地上几乎窒息。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行人,老太太已经说不出话来,羽儿见她嘴唇发青,马上坚持不住的样子,忙拉住了她冰凉的手,背起老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
  她病情稳定后,诊所大夫开玩笑说,那小姑娘背着她,就像一只小蚂蚁驮着一只大青虫。
  这几年“小蚂蚁”一直都在她心里,从未忘记。
  羽儿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想笑:“阿姨,你们家人都用蚂蚁形容人的吗?对吗?‘冲锋衣’!”
  也是三年前一天,父亲尿毒症,本来按时透析,病情还算稳定,突然感冒发高烧,病情加重,直接昏迷。羽儿用电动三轮车把父亲带到医院,轮椅却被租完了,怕父亲病情不能耽误,咬牙背起父亲沿着走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的小路,往肾内科病房跑。
  羽儿驮着半昏迷的父亲,视野受限,在病房电梯口和人撞在一起,本来体力已到极限,自己都能倒,何况人撞,也不能怨别人。
  羽儿嘴巴只够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不及理论,爬起来,把父亲背起来就走。
  “小蚂蚁,等一下,我帮你吧!不好意思碰到你们。”羽儿正撑着最后一丝体力往前冲,突然父亲被人抢走了,骤然失去重负,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几乎翻白眼。
  “快点,带路!”终于直起身才看到,一个穿蓝灰冲锋衣的年轻人,已经背起父亲在催促她带路。一群医护把父亲接进抢救室,羽儿也一下瘫在地上。
  “冷,疼!”羽儿好像在冰窖里。
  “医生,她怎么在哆嗦?”他声音有些沙哑。
  “刚做完手术,都这样,别担心。”一个医生安慰他。
  一双手熨帖在羽儿脸上,带着那种有魔力的温暖,她像寒冷冬日的猫咪,缩缩身子,全身都想偎进这温暖。
  手术过程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羽儿在一片漆黑中横冲直撞,却怎么也走不出这黑暗,感觉是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谁。
  麻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羽儿的丈夫旭帆,是的,现实与梦中的感觉融合,就是在寻找他,看到他,羽儿才觉得黑暗消失,温暖从心底弥漫开来。
  过去的半生,关键时刻,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羽儿眼前,而羽儿总是常常把他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好好端详过他。
  麻醉剂的作用还在继续,但是,与他相处这半生岁月里,点点滴滴,却越来越清晰……
  1撑起破巢
  羽儿和旭帆结婚,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天,那一年,羽儿父亲刚去世,而旭帆的到来,就是冬日里的光,让她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
  父亲走得很突然,等羽儿赶到时,父亲看了她一眼,眼角突然流出两串眼泪,溘然而逝。此前,羽儿从未见过父亲流泪,母亲一夜头发白了大半。
  羽儿搂紧六岁的弟弟,不知道是他抖,还是自己在抖,耳中一阵阵轰鸣,母亲和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很遥远,从此,羽儿便落下耳鸣的毛病。
  遗体火化前一天傍晚,小妹苑儿蹲在爸爸遗体旁边抽泣:“爸爸,以后我害怕了怎么办?你快回来,我怕黑。”
  尚未离开的亲朋都议论:“这孩子,不怕呀,蹲在那儿,是不有点邪性!”
  突然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乡下夜黑,晚自习下课,羽儿一路冲回家,一进门便喊:“爸!”即便爸只哼一声或者妈说:“你爸睡了。”便觉得背后那些被恐惧幻化出来的,影影倬倬,莫名的东西便瞬间消失。然后便对妈叫嚷:“饿死了!”虽然一定没有什么美味,但是记忆中却温暖而踏实。
  觉得妹妹好可怜,因为她没有享受到,羽儿所经历的这种幸福。拉起妹妹送到妈妈床边,她缩着小小的肩膀趴在妈妈臂弯,渐渐安静下来。
  好想和妹妹一起靠着妈妈,告诉她:“妈,我怕!”可是妈妈一脸绝望,眼睛肿到睁不开,已经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羽儿憋回眼泪,挺了挺腰:“妈,放心,有我呢,我不会让您和弟弟妹妹受苦。”
  但是,羽儿看到主事儿的三爷爷在吼瘦小的弟弟:“就这点礼数都做不好,想气死谁!”而六岁的弟弟嗓子已经哭哑,说话发不出声音。她转向三爷爷:“弟弟小,请您……”话没说完,三爷爷便把我推出来:“外面多少事儿,快忙你的吧!你弟弟是你家唯一的男丁,再小,该他担的无人能替!”
  刚走进东厢房,羽儿看到大伯母和堂嫂偷偷往怀中藏了两条烟和一盒茶叶……,羽儿冲向大伯母,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怀中扯出烟和茶,大伯母脸一阵青一阵红,转头走开……妈却说羽儿不懂世事,不该这么做!
  羽儿是真的不懂,八叔、九叔是妈妈带大的,小时候,他们吃着妈妈在公社食堂省下来的馍,说长大了要学包青天,奉养兄嫂。如今他互相说着自己家的不易,不能再负担更多,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信誓旦旦。
  三爷爷带着几个人来找羽儿,说钱不够了,他们已经帮着先垫补了些,但还是不够……她看看几个叔伯,眼光到处,他们都躲闪着走远了。
  殡仪馆的车来时,几乎被各种琐事逼疯的羽儿,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恍惚中,好像看到父亲的手臂动了一下,觉得父亲复活了,在向她招手,她扑过去上去抓住车后把手,她怂了,哭喊:“爸,我不行,我带不动一家人,我管不了这么多事,您不在我也怕黑,不行,不行,您得回来,您快回来。”有人过来掰她的手,“你们不能把我爸带走,我看到他的手动了,他还没走,他不舍得走,他活过来了……”
  疯狂挣扎中,羽儿可能碰到了满心怨恨的大伯母,听见她“哎呦”一声,然后,腰上被谁狠狠掐了一下,疼痛果然使人清醒,可是大伯母开始掌掴羽儿的脸,一下又一下。
  小姨心疼,拦了一下,被大伯母粗壮的手臂隔开,并振振有词:“这孩子魔怔了,得打醒她。”
  羽儿的好姐妹子涵可不吃这一套,她冲过来想把羽儿撕扯出来,却是无济于事。
  脸已经麻木,拼命挣扎,却被大伯母家的两个堂嫂死死抱住,不知道挨了几下。
  反正动不了,羽儿看着天上灰色的云,心里喊着:“爸,您看到了吗?您的女儿,您舍不得弹一个指头,现在被人家像打牲口一样抽打,您舍得吗?快回来吧……”心中甚至自虐地想:“打吧,打死我吧!你们打的越狠,我爸越心疼,说不定就真的回来了!”
  大伯母还在喊叫:“老大,快醒过来!……”
  脸上却没有感觉到疼,耳边一声雷喝:“住手!”,把耳中的轰鸣荡尽,就像儿时和村里欺负弟弟妹妹的调皮孩子们打架,打不过了,就要吃亏的紧急时刻,父亲突然出现,喝退顽童们的声音。
  惊喜地把目光从云端拉回,竟然是他——旭帆,可能来得匆忙,一身警服没来得进换下。
  他一手扼住了大伯母的手腕,从扭在一起的人堆里一下把羽儿拉出来,沉声呵斥:“你们,都不许动她!都走开!”目光冷若寒剑,大伯母带着两个儿媳一溜烟的跑了。
  他拉羽儿来到殡仪车旁,把警帽摘下让羽儿托着,扑通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伯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我会帮着羽儿照顾伯母和弟弟妹妹,不让他们吃半点苦。”
  羽儿两夜未曾合眼,几日来人前没掉一滴眼泪,此时,全身虚脱,两股瑟瑟,他的话让她止不住泪水滂沱。
  旭帆安慰了羽儿妈,看了她的弟弟妹妹,把伏在爸爸灵前的羽儿扶起来,用他的手绢擦净羽儿的鼻涕眼泪,把乱发捋到耳后:“羽儿,你看看你妈妈,你的弟弟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伤心,她们都指望你给她们撑着这个家呢!你是老大啊,你不说这是你的责任吗?”
  “我不行,我担不了。”羽儿继续怂。
  “闭嘴!别让人看不起,给我起来!”他狠狠地扯起羽儿,说:“我还没有请假,得回去。”
  “别走,你别走,帮帮我,我怕……”。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他眼睛里的温暖让羽儿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许是旭帆说了什么,三爷爷不再来管羽儿要钱,对弟弟也温和了许多,大伯母和堂嫂不再来打秋风,叔叔们也殷勤地常来我妈跟前问安好……
  羽儿知道,从此,旭帆和这个破家再也撇不清关系,虽然她努力抗拒过这个结局。
  他渐去渐远的身影,让羽儿想起与他匆然相识,又瞬间分离的傍晚,记得那日,天虽然冷,霞光却一片橙色。
  2相识
  旭帆,是羽儿闺蜜子涵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子涵说:“高旭帆是我小学同学,而且还是同村同宗的哥哥,我了解,人绝对错不了,很善良。但是他结过婚,前不久离婚了,在市区买的房子给了前妻。”
  “他们,为啥离呀?”羽儿好奇。
  子涵讳莫如深,只说是旭帆前妻提出来的。
  “给我介绍一个二婚头,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你是不是我闺蜜?我仇人吧?”羽儿故作生气。
  “你是我姐们,旭帆是我哥,你说,我敢坑谁?我之所以给你俩介绍,主要是因为我不想你俩任何一个人将来不幸福。哎,哎!最主要的是,你俩都奇葩,这个世界像你俩这么傻不拉几的人,只此一对儿,绝版了。”子涵强词夺理。正闹着,高旭帆来了。
  女孩子最会变脸,刚才还毛猴子一般,一眨眼都变成了乖巧文静的可爱样子,优雅的正襟危坐。
  他西装革履,还系领带,裤子有点短,上衣有点长,大背头不知咋梳得油亮亮的。
  旭帆看见两个人的表情,忙笑着解释:“我妈给我收拾的!”神色自若,并无窘态,还十分绅士的与羽儿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迟到了,主要是我妈太重视这次相亲!”对着旭帆的滑稽装扮,子涵好不容易才收回瞪圆了的眼睛,很无奈地咧咧嘴,自顾自地走了。
  刚坐下的他,倒也不用问,便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除了和前妻的。
  他说了那么多,羽儿心中有了三个想法:
  1这家伙是个“妈宝”——三句话离不开“我妈说”,听说这类人是不懂担当的。
  2旭帆妈妈不好相处,应该是嫉妒任何外人与儿子亲近。
  3如果他与前妻有纠结怎么办?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
  还有一条,羽儿家的担子的确太重,而旭帆来自是单亲家庭,从原来的两间茅草房到如今的三层小楼,他妈妈带着他走到现在,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易,何况听子涵说旭帆妈妈身体也不好。
  羽儿怎么忍心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去演绎耕牛的一生。天冷,两个人在一个西餐馆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早就拿好了主意,所以也不耽搁,羽儿找了个由头就告辞抽身。
  高旭帆似乎有点意外,他小心的问:“下次啥时候请你看电影,子涵说你喜欢。”
  羽儿假装没有听到,默默地穿好大衣,他就像送孩子上学,出门前,熟练的伸手将羽儿压进围巾里的发辫捋出来,又顺手来整衣领,出于本能,羽儿躲开了。
  高旭帆惊觉,突然收手:“对不起,我……”
  这个很沉稳的男人突然有些尴尬,眼睛里突然流出的那一丝伤感,让人心疼。
  “没有关系,是不是习惯了,还挺细心!哦,走了!”突然想到他前妻,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送你!”旭帆追过来。
  “站住!不用!”羽儿严词拒绝。
  羽儿与旭帆只此一面,以后各自西东。不管子涵怎么说,羽儿再也没见过高旭帆,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不过,听子涵说,从那以后旭帆再也没相过亲,常常被他妈拿着条帚疙瘩追到大街上打,他总是牛皮糖一样笑嘻嘻地耍赖。他对子涵说:“相亲很多次,只有羽儿没有问我和前妻怎么回事儿,房子为什么归前妻!”
  而羽儿也总以家里事多为由,拒绝亲朋的好意。而人静时,心里总在想着那天高旭帆帮她整理头发的神情,觉得他的内心一定很温暖。
  羽儿没有告诉子涵:亲朋也好心介绍了不少,只有旭帆毫不含糊的表示,要帮羽儿一起给父亲治病,照顾她妈和年幼的弟妹,而羽儿,真的不忍心把他,拖进自己家这个无底洞。
  其实,羽儿和旭帆之前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羽儿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旭帆应该没有认出来她,羽儿却一下就记起他就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冲锋衣”。
  恨自己没出息,以前相亲过后,都是过眼云烟,为什么这个人却老也忘不掉?羽儿给自己找了一个原因,可能因为是子涵的哥的缘故。
  第二天,旭帆就请了长假,一直到父亲头七,每天都来陪着羽儿,帮着料理家中琐事,耽误了他原本既定的升职。
  3冥冥之中,或早已注定
  丑媳妇总免不了见婆婆,羽儿硬着头皮跟着“妈宝”旭帆回家。心中仍存着点“他妈不好相处”的成见,不免战战兢兢。
  羽儿小心地捧着两盒旭帆买的,老太太最喜欢吃的点心,鞠个躬,叫声阿姨。
  “嗯!”很严肃的声音,拖着冷冷的尾音,眼光懒散的看着前方,只用眼睛的余光撇了羽儿一眼,更加手足无措。
  突然,旭帆妈妈的眼光开始聚焦,靠在椅子上的背开始绷直,前倾,然后腾地站起来,指着羽儿嚷嚷:“你是,你是?”
  羽儿吓得点心全扔地上了,心也快跳出嗓子眼。
  “妈,怎么了?”旭帆很尴尬,一下把老太太推进里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谁知老太太“哧溜”一下,又跑回客厅,叫着:“小蚂蚁,你是小蚂蚁。”表情明显是惊喜呀。
  羽儿和旭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三年前,老太太突然哮喘急性发作,趴在地上几乎窒息。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行人,老太太已经说不出话来,羽儿见她嘴唇发青,马上坚持不住的样子,忙拉住了她冰凉的手,背起老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
  她病情稳定后,诊所大夫开玩笑说,那小姑娘背着她,就像一只小蚂蚁驮着一只大青虫。
  这几年“小蚂蚁”一直都在她心里,从未忘记。
  羽儿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想笑:“阿姨,你们家人都用蚂蚁形容人的吗?对吗?‘冲锋衣’!”
  也是三年前一天,父亲尿毒症,本来按时透析,病情还算稳定,突然感冒发高烧,病情加重,直接昏迷。羽儿用电动三轮车把父亲带到医院,轮椅却被租完了,怕父亲病情不能耽误,咬牙背起父亲沿着走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的小路,往肾内科病房跑。
  羽儿驮着半昏迷的父亲,视野受限,在病房电梯口和人撞在一起,本来体力已到极限,自己都能倒,何况人撞,也不能怨别人。
  羽儿嘴巴只够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不及理论,爬起来,把父亲背起来就走。
  “小蚂蚁,等一下,我帮你吧!不好意思碰到你们。”羽儿正撑着最后一丝体力往前冲,突然父亲被人抢走了,骤然失去重负,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几乎翻白眼。
  “快点,带路!”终于直起身才看到,一个穿蓝灰冲锋衣的年轻人,已经背起父亲在催促她带路。一群医护把父亲接进抢救室,羽儿也一下瘫在地上。
  “冲锋衣”一把拎起她,放在墙边的连椅上:“喂,小蚂蚁,你没事吧!”把一瓶矿泉水和一张纸,放在羽儿手里,就匆匆离开了。
  此刻,旭帆惊异地瞪着眼睛又走过来拎起羽儿,点点头:“嗯,分量到差不多!你真是那个小蚂蚁?”
  也许,月老早就牵好了红线,冥冥之中,早有定论。
  羽儿从包包里取出那张写着他电话的纸片,递给旭帆。
  结局反转,旭帆妈妈看羽儿怎么看都爱的不行,结果便是催着两人早早结婚,弄得羽儿都不好意思,结果她又来一句,结婚是大事儿,章程不能缺。
  没过几天,旭帆妈妈带着旭帆和子涵,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询问彩礼事宜,两个人话语很是投机,把子涵给撇在了一边,事后她越想越气,逼着羽儿和旭帆请她吃了三次火锅。
  旭帆妈妈让羽儿妈定个彩礼数:“养个闺女不容易,是应该的。”
  妈说:“以后孩子交给您了,不听话就替我教导,我该谢大姐。彩礼这事儿,她爸在时我们就说好了,只要孩子好,家里老人心慈就行,我们不要彩礼。”
  旭帆妈妈说:“孩子过去和我住一块儿,暂时没有新房子,也不用添置啥,有些委屈孩子了,大姐不会嫌弃吧?”
  羽儿妈说:“旭帆的事儿,羽儿都和我说了,没啥嫌弃的,我喜欢旭帆这孩子,羽儿就和你住一块儿,将来有了新房,也必须和你在一块儿,不准她不懂事儿!”
  就这样,俩老太太越说心越近,渐渐扯起了各自的不幸。把被冷一边的子涵给感动的,哭了个稀里哗啦!
  当天,俩老姐妹就敲定了婚期,好像结婚不是羽儿和旭帆的事儿。
  婚礼结束,回到新房,羽儿和旭帆都感觉像是在做梦。这时旭帆妈妈神神秘秘的喊两个人过去,把两张飞机票放在羽儿手里:“好好玩!”
  看着婆婆,心中突然很自责,羽儿一直以为,旭帆是“妈宝”,婆婆定是一个偏执的女人,把儿子攥在手里,事事过问,把媳妇排斥在外。
  但自从第一次跟旭帆回家见了婆婆,从不见她过问儿子的生活工作,反倒对羽儿格外的关心,说她太瘦了,还给她做各种好吃的补养。她一个人带着旭帆生活,经历了世态炎凉,处事中却仍然秉持善良,真的让人肃然起敬。
  她常常跑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和弟妹,替她打理各种家事,把羽儿的娘家也当自己家一样。她说:“两个苦哈哈的家,一定要变成一个幸福的大家,走了的人才不会牵挂,我们互相取暖!”
  她常常和妈妈聊很久,聊到最后,两个人都相拥而泣,她们以姐妹相称,羽儿妈妈喊旭帆妈妈大姐。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羽儿感到幸福温暖,可惜,上天就好像见不得羽儿好一样。
  4蜜月计划“滑胎”,前妻辞行
  羽儿和旭帆刚走进机场,就被弟弟一个电话给叫了回来。
  原来,婆婆每周六,都会例行去家看望羽儿妈妈,头天晚上,婆婆还在电话里和羽儿妈妈打过招呼,正常来说,8点就已经到家了,可是都已经10点了,还没有见人来。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羽儿妈妈心中越来越担心,知道羽儿和旭帆都已不在家,就派弟弟过去看看,结果见她晕倒在客厅里,一边送医院,一边打电话,等羽儿和旭帆赶到医院,婆婆已经进了抢救室。
  很不幸,婆婆肺癌晚期,耽搁了最佳手术时机,只能使用靶向药物保守治疗,费用昂贵。
  不知怎么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婆婆心疼钱,拒绝治疗,自己拔了吊瓶就走,怎么劝都不听,医生护士来了也不行。
  “妈,您怎么能放弃治疗,您不是说要抱孙子吗?妈,您舍得我吗?”旭帆跪在地上抱着婆婆的腿,昂着脸乞求婆婆的样子,让羽儿突然感觉他“妈宝”的样子有多可贵,相依为命走过来的母子,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羽儿更不舍得这个好婆婆。羽儿妈,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治好大姐,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此刻的旭帆,是心情最低落的时候,那种即将失去亲人的痛,羽儿非常理解。
  于是,全家人开始为了一个目标——给婆婆治病而旋转,妈妈和弟妹负责在家照顾好旭帆妈妈,羽儿和旭帆奔跑于各大医院,寻访一些知名的中医,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认输。
  婆婆见两个人如此奔波,全家人这么辛苦的照顾自己,也放弃了抵抗的心理,开始配合一家人的行动,积极去尝试各种治疗。
  日子如水般,缓缓流淌,调整好了心态的婆婆,脸上再次浮起希望的微笑,妈妈也因为忙着照料她的大姐,忘记了悲伤,弟弟妹妹帮着做些家务,更懂事了,大家也都习惯了这种新的生活节奏,岁月依然生动,温馨而又宁静。
  然而,即便再平静的水面,也会因为突然飞来的虫儿,树上飘下的落叶,荡起圈圈涟漪。
  一日,下班回家,羽儿看到旭帆在门口张望,偷听,这很反常。便调皮地狠狠拍了旭帆一掌,他明显吓了一跳,却没敢出声,还严肃地对羽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她在门外等着。
  屋子里面,有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雨墨,妈对不起你,拆散你和旭帆,你应该恨我!”是婆婆的声音。
  “妈,我不恨您,是我没有福分。您好几次去看我,我没见您,不是因为怨,因为,怨不起来,您对我比亲妈都好,我只是想让您把我彻底忘了,忘了就不会难受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妈知道,那个男人是你故意找来给旭帆看的,真是苦了你了……”婆婆在哭。
  里面突然好长一段时间安静。
  “妈,我也结婚了,替我高兴吧?”
  “真的?太好了啦!”
  “他对我可好了,他的前妻因为产后子痫走了,留下一个男孩,今年刚1岁,本来奶奶看着的,可是年前奶奶因病走了,孩子需要照看,我们才谈的。孩子和我可亲了,也没用人教,见了我就扑怀里叫妈妈,别提多可爱了。”
  “这是孩子和你的缘分!”
  “妈,我有时候可感激孩子妈妈了,觉得她就是我的恩人,来给我送福气的。”
  “你是个好姑娘,孩子妈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才来替你受了怀孕和生孩子的苦,把小天使留给你,所以,你要认定那孩子就是你亲生的,好好疼爱他。那些恶毒的后妈是傻的,她们不明白,不管谁生的孩子,只要他叫你妈妈,他就是你前世的恩情。”
  “知道了,妈……他工作调动,要去南方,我们明天就走了!您好好养病,我会来看你的!”陌生的哭声。
  “雨墨!”旭帆推开门闯进去,羽儿一把没拉住,便下意识地也跟了进去。
  雨墨站起来,向羽儿这边看了一眼,便和旭帆妈妈告辞:“妈,您保重,我走了。”说完绕过旭帆,飞快的离开。
  见旭帆眼睛里,全是愧疚和留恋,站门口发呆,羽儿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去追。旭帆飞一样走了,急不可待的样子,让羽儿心中一阵阵酸楚。
  家中只剩下下心里空荡荡的羽儿,扶着还在愧疚流泪的婆婆,进卧室休息,看到茶几上有一份房产证。
  婆婆拉羽儿坐在自己身边,告诉她雨墨的故事。这正好也是羽儿心中一直以来的问号。
  “雨墨是旭帆的前妻,她是一个好孩子,和旭帆感情很好,只是她有一个要命的缺陷,先天不孕,妈就狠心告诉她,我想抱孙子,必须得要有自己的亲孙子。
  雨墨便和旭帆提出离婚,旭帆不同意,雨墨无奈,便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个男人,装得极端不堪,故意被旭帆看到。旭帆伤了心,便同意离婚。
  前几天,雨墨听说了我的病,怕我钱不够治病,把旭帆给她的房子还回来了!说是现在丈夫让还的。”可以听出婆婆心中充满愧疚,这份愧疚怕是此生难消。
  羽儿终于明白了旭帆与前妻的过往,心中更不是滋味。
  结婚以来,这个雨墨,一直是两个人心中的结,都小心地不愿提及。羽儿心里很矛盾,怕旭帆对雨墨情深,不知自己将何处,又怕他对雨墨无情,因为不希望他是如此薄情之人。
  如今看来,旭帆情深,当时雨墨也未负旭帆,只是无缘,终没有走到最后。
  安顿好婆婆,羽儿来到和旭帆相亲的西餐店,要了一杯咖啡,发呆,不知不觉华灯满街,挎好包走出西餐馆,不知该回娘家还是婆婆家,于是,数着台阶:“婆家,娘家,婆家……娘家!”转向娘家,深吸一口气,给自己一个口令:“出发!”
  刚跨出一步,就被人拎了回去,一只手挑起斜挎包背带,一只手轻轻捋出她被压住的头发,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要整理好衣服再走,路还很长,每一步都要走得舒服踏实。”顿了一下,“羽儿,对于雨墨是我错了,我不该相信自己看到的假象,错过了那个善良的女孩,还好,她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如果再放了你,恐怕我这辈子都会在愧疚中渡过,你是我心中,那个更美好的姑娘!”
  满街的灯光都散了,被眼泪折射成一团团橙色的光影,在羽儿的心里打印出无数个踏实。
  而羽儿并不知道,他果然给了她无数个踏实,组合成她往后的所有静好岁月。
  黄天不负善良,幸好有雨墨送还的房子,又变卖了婆婆的小楼,不用再为钱发愁,婆婆的病竟然非常有起色,医生笑了,说照这样下去,婆婆还有得活呢,旭帆高兴的眼睛红了又红。
  5房子重不重要
  出院后的婆婆,变得安稳起来,不再拼了命的赚钱,她常常搬去羽儿家,和羽儿妈同吃同住,两人就像两姐妹,有说不完的话,婆婆喜欢做各种野菜料理和汤,而羽儿妈喜欢做各种鱼,每天吃完了饭,就在村边小树林遛食,吃得羽儿小弟最近都胖了不少。
  农村的院子宽敞,羽儿和旭帆就在院子里,又搭了两间屋,简单置了点必须要用的家具,也搬回了羽儿家住,俩老太太高兴的像俩孩子,每天嘻嘻哈哈笑个没完。
  就这样,婆婆的病,彻底让两个家变成了一个家,羽儿和旭帆也乐得开心,日子就这样和缓而温馨的过着,或许没有比最亲的人都在身边,都安好无虞,更让人觉得安宁了。
  但小俩口没有自己的房子,旭帆总觉得对不起羽儿。
  又过了六年,羽儿和旭帆的孩子出生,为了上班和照顾孩子方便,她和旭帆又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房子。
  两个人都上班的时候,婆婆和羽儿妈会来帮忙照看孩子。因房子太小,只有一室,放了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两个老人,谁在这儿都休息不好,只好朝来晚走,遇到阴雨天就更麻烦了。旭帆为此耿耿于怀,做梦都想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有一天,旭帆下班归来,兴奋地嚷着:“羽儿,房改末班车,让我们赶上了!领导说,让我们抓住这次的好机会了,否则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么便宜的房子了。”
  原来,旭帆单位最后一次房改房,如果不买,以后就要买商品房了,那时候听说,商品房一般人买不起的。
  旭帆很兴奋,想着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了。于是,我们东拼西凑,可仍然是不够,那时候羽儿月工资不足400元,因为婆婆的病和羽儿娘家各种事儿,两人几乎没有攒下钱,最后,旭帆一拍桌子说:“贷款!”
  旭帆一连奔波了好几天,好歹在房子的最后期限贷到了5万块钱,再加上东拼西凑的钱,终于凑够了。
  这几日来,一脸憔悴的旭帆,却幸福的说:“羽儿,我终于可以给你和女儿一个安稳的家了!”然后抱着钱,就这样睡着了。
  此刻的羽儿,鼻子酸酸的,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便抱着孩子出来,发现妹妹苑儿,在厨房默默无声的刷碗,肩头在耸动。要知道,旭帆这一辈,兄弟们很多,却少有姐妹,而旭帆把羽儿的小妹苑儿,那可是当亲妹妹一样疼。
  苑儿去读大一时,有一次羽儿婆婆住院了,忘了给她寄生活费,她连着一星期,每天只吃一顿饭,到最后连一顿饭都吃不上,躺在宿舍里上不了课。
  事后才想起她,给她打电话才知道。放下电话,旭帆红着眼睛,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
  从此,旭帆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妹妹打生活费。如果不是左脸上拿块鲜红斑痣,苑儿长得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也就是这块痣,让她的自尊心倍受挫伤。
  羽儿回到卧室,看到旭帆睡着了还在笑,这么多年,发了工资,都是先把羽儿娘家要办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然后是羽儿,最后才是旭帆。
  甚至有时候,他说根本不用为他打算,因为他不抽烟,不喝酒,除了日常生活所需,几乎没有多余的需求,买房子是他的唯一心愿。
  吃饭时,羽儿看着神采飞扬的旭帆,再看看默不作声的苑儿,心拧成一个疙瘩。
  晚上羽儿辗转难眠,旭帆发现端倪,听羽儿说明原因,然后他也沉默了,但是只片刻,他便毫不犹疑的拿出5千元钱,交给羽儿,说:“苑儿大了,这么多年那块痣没把孩子压垮,就已经是个好姑娘了,再不给她治疗,可能会影响她一辈子。”
  羽儿心中除了感激,还有愧疚……
  旭帆早就作了详细了解,那个时候,只有北京和上海,有治疗这种鲜红斑痣的红宝石激光治疗仪,是按平方厘米收费的,北京价格便宜点。治疗费加上来回路费和住宿费,要4千多。
  第二天,苑儿回家前,旭帆叫住她:“苑儿,接着!我和你姐合计了一下,打算房子先不装修,先治好你脸上那痣,反正房子已经在那里,已经跑不掉,只不过是晚一点住进去而已,你姐已经通知你哥了,让他陪你去北京协和医院,你今天就回去,收拾收拾,立马去,越快越好,别耽误到开学喽。”
  苑儿将信将疑,羽儿对她点头,苑儿飞一样走了,旭帆又是一夜未眠。
  多年以后,两人说起这件事,旭帆说:“那些年,为了房子我们过得是苦了些,因为房子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如果我们为了买房子,没给妹妹治了那个红痣,会影响她一辈子,那咱俩也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再重要的东西,都没法和人相比。”
  6苦日子也有浪漫
  父亲去世后,有好多年,羽儿背负着家人的依靠,大到弟弟妹妹买房婚嫁,小到浇地施肥庄稼收获,加上自己的工作、学习、晋职称。
  后来还有孩子,有一段时间,羽儿觉得自己就像一台失控机器,没有办法停下来,甚至觉得,如果停下就会报废。因为那些时间,她彻底把自己封进“家里老大”的角色,绷起了一根弦,这根弦随着我娘家的大小事或驰或张,整个人也被这根弦给搞得神经兮兮。
  如今才明白,那时羽儿没有疯掉,不过是因为旭帆给予她各种宽慰与呵护,更重要的是她家有需要时,他定全力而为,从来没有推脱过。
  不管多难,他一直坚定的在羽儿背后,非但从无怨言,还想方设法为她减轻劳累,让羽儿在小家里没有感受过一分一毫的艰涩。即便是在最难的日子,他也尽量让羽儿过得有滋有味。
  两人结婚以后,他为羽儿过了平生第一次生日,并且,从此,每年羽儿都会过一个温馨安静的生日。
  虽然没有华贵的礼物,但他为羽儿点燃生日蜡烛时,那一点点橙色的微光,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希望,也让她在苦难的生活里,有了一点点期盼。
  旭帆在院子里种了两棵红提,别说每个秋天可以吃到甜蜜的提子,每年夏季,半院子的浓绿,别提有多养眼。
  养了两株茉莉,从晚春到中秋,每天都散发浓郁的茉莉清香,偶尔会剪两支月季和茉莉,简单随意地插在一个瓶里,放在书房,让羽儿在电脑前,读读写写时,那份馨香萦怀,慰藉的何止鼻端呢?
  一日去朋友家做客,她的咖啡机让羽儿无比羡慕,那杯浓香的咖啡让她迷醉。
  几日后便是羽儿的生日,天冷且阴沉,竟有点“晚来天欲雪”的味道,羽儿颇有些小兴奋。被旭帆给惯的,自己也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弄了几个小菜,等着旭帆下班。可是,一直到晚上8点,旭帆都还没有回家,有好久了,他都忙忙碌碌的,整天见不到人影,说最近单位评审,忙。渐渐感受到有点失望,便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羽儿,生日快乐!”的声音吵醒,眼前一片漆黑,突然一簇烛火慢慢靠近,然后,烛光后面,映着一双温暖的眼睛,让羽儿恢复了幸福感。
  人开心起来,鼻子也会更灵的,羽儿闻到一股咖啡的浓香。果然,一杯咖啡被他从烛光后面推到她眼前,那双温暖的眼睛示意:“尝尝!”
  羽儿抿了一小口,咖啡的微苦融合柔滑的奶香,太棒了。
  “哪里买的,贵不贵?”我很俗的问。
  他很得意:“你有口福啦!这是我亲手做的!”
  “骗鬼去吧你!怎么可能”。
  “来,来,跟我来。”他拉羽儿到厨房见证。
  咖啡真是他做的,也是他今日晚归的原因。他早早买好了手磨咖啡机,过滤壶,过滤网,还有一小包蓝山咖啡豆。
  可是他怕做不好,下了班又去了咖啡厅学习制作方法,和冲泡比例……
  回到客厅,羽儿继续品咖啡,一小杯咖啡,在她心里无比珍贵。刚坐下,他又跳起来:“别先喝完,人家咖啡厅的主管说了,喝咖啡要佐甜点才更美味!所以,我也准备了。”
  旭帆从冰箱里取出一小块蛋糕,小心托着,跑回来放在羽儿面前。这么多年来,我过生日,每次都是旭帆做一些拿手的菜肴,是一盘精心切的水果……
  而羽儿看到烛光把旭帆的身影,印在墙上,他不再是那个挺拔的年轻警察,背竟有些驼了。
  旭帆小心翼翼的问羽儿咖啡香不香,喜不喜欢时,她看到他的眼角有了一堆皱纹,皮肤也有些松弛,但是他的眼睛依然那么温暖,这温暖让羽儿的心,半生都没有觉得冷,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他柔声问:“怎么了!”
  靠在他肩头,羽儿心中回答:“此生,因为有你,我才这样安好!”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他神秘兮兮地笑着。
  第二天,有着明媚的阳光,旭帆带着羽儿去了一个地方——他们漂亮的新家。终于明白,他这么久的早出晚归,是在忙什么。
  在他们的新家里,旭帆按照他们往日憧憬的样子,已经把它装修好,漂亮的四室两厅。
  把女儿的房间,弄得非常漂亮,淡蓝色的墙面,天花板还弄了星空的图案,书桌、书橱和带梯子的高架床,还铺了整块厚厚密密的绒毛地毯。
  而床的下面,放了好几个形状各异的靠枕,她可以躲在这里看书,写作业,也可以坐着、躺着、趴着,想怎样都可以。这个房间简直就是我儿时的梦,这太魔幻了。
  “这也是我的梦,你喜欢吗?”旭帆也很兴奋,他絮絮叨叨地介绍着房间里各种设施,说:“这么多年让你和孩子、老人挤在租来的四十平米的小黑屋里,都快成我的心病了,这回可算安心了!再晾上三个月我们就挑个好日子搬家。”
  
  7无可逃避
  苦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住上自己的新房,那种欣喜,难以形容。
  可还没来得资,羽儿刻意说明,人之一死便与世间再无瓜葛,从此,我娘家之大小事宜,再与旭帆无关,不必再作纠缠。
  对于自己的晚期癌症,羽儿明白,现代各种医疗手段不可忽视的疗效,更明白这种晚期病情治疗的效果,需要多少金钱来夯垒,刚刚有一点起色的生活,又将回到从前。
  羽儿不舍得,也不忍心旭帆为了自己,把房子卖了,对于女儿,更是愧疚到无语,从来没有给她优渥的生活,如今,羽儿又怎么可能再为了给自己治病,让女儿跟着她再度吃苦,让刚有起色的家再度陷入困境。所以,她更愿意寻一处,安静的角落,消极地等待最后一刻。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凌晨,羽儿背起自己简单的行囊上路,此生太累,愿早归尘土,不必再有来世。然而,即将离开小城时,竟还是忍不住回首、徘徊,瞬间泪雨滂沱。
  那一条条小巷、马路上,有羽儿曾为生计奔波游荡了几十年的脚印,不知上面可还有一点自己的痕迹,路的那一头,还有日日生死相依的亲人们,如今永别,泪已磅礴。
  刚转身起步,却发现,旭帆和亲人们,竟然在前面等她,还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妈和婆婆。
  “你是不是二,你有没有替我想想,我这半辈子累死累活到底为了什么?”他第一次对羽儿狂吼:“我散尽千金,熬干心血,我为了什么?你说?”
  “还不是为了你吗?你以为他只是好心!”婆婆第一次这么责备羽儿。
  “羽儿,我倾尽全力,只为能让你幸福,快乐!希望我们能一生相伴,不离不弃!你怎么能有点挫折就逃?你看看咱妈,她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你还年轻,怕啥?你就这么走了,你让全家人怎么办?”旭帆激动的说着。
  而两个妈妈的眼泪,和女儿的哭啼,让羽儿无法固执己见,一路乖乖的跟着旭帆去办理了住院手续,两个妈妈不放心,还一路押送。
  最后
  幸好羽儿没有离开,经过详细的检查,羽儿卵巢里只是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其余的结节也没有大问题,很快就可以安排手术。
  或许上天是公正的,吃了太多的苦,也会给你一点甜。
  术后,麻醉剂作用逐渐消失,旭帆伏在床边,双手紧紧握着羽儿的手,好像怕死神把羽儿抢走。
  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这样安静,有这样漫长的悠闲时光,可以这样看着对方!羽儿看着旭帆原本乌黑的发里,出现了根根银丝。她心中有无限的歉意,过去的半生,旭帆一直都在给予,用他累到半驼的背,替她遮风挡雨,用他弯下的胸膛,给她最安心的依靠,而她却从来没有顾及他的喜怒哀乐,她默默祈祷:“往后余生,请老天多给我点时间,让我能回报他一二也好。”
  羽儿期望下半生,要与旭帆相守到老,不离不弃。
  

  “冷,疼!”羽儿好像在冰窖里。
  “医生,她怎么在哆嗦?”他声音有些沙哑。
  “刚做完手术,都这样,别担心。”一个医生安慰他。
  一双手熨帖在羽儿脸上,带着那种有魔力的温暖,她像寒冷冬日的猫咪,缩缩身子,全身都想偎进这温暖。
  手术过程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羽儿在一片漆黑中横冲直撞,却怎么也走不出这黑暗,感觉是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谁。
  麻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羽儿的丈夫旭帆,是的,现实与梦中的感觉融合,就是在寻找他,看到他,羽儿才觉得黑暗消失,温暖从心底弥漫开来。
  过去的半生,关键时刻,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羽儿眼前,而羽儿总是常常把他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好好端详过他。
  麻醉剂的作用还在继续,但是,与他相处这半生岁月里,点点滴滴,却越来越清晰……
  1撑起破巢
  羽儿和旭帆结婚,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天,那一年,羽儿父亲刚去世,而旭帆的到来,就是冬日里的光,让她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
  父亲走得很突然,等羽儿赶到时,父亲看了她一眼,眼角突然流出两串眼泪,溘然而逝。此前,羽儿从未见过父亲流泪,母亲一夜头发白了大半。
  羽儿搂紧六岁的弟弟,不知道是他抖,还是自己在抖,耳中一阵阵轰鸣,母亲和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很遥远,从此,羽儿便落下耳鸣的毛病。
  遗体火化前一天傍晚,小妹苑儿蹲在爸爸遗体旁边抽泣:“爸爸,以后我害怕了怎么办?你快回来,我怕黑。”
  尚未离开的亲朋都议论:“这孩子,不怕呀,蹲在那儿,是不有点邪性!”
  突然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乡下夜黑,晚自习下课,羽儿一路冲回家,一进门便喊:“爸!”即便爸只哼一声或者妈说:“你爸睡了。”便觉得背后那些被恐惧幻化出来的,影影倬倬,莫名的东西便瞬间消失。然后便对妈叫嚷:“饿死了!”虽然一定没有什么美味,但是记忆中却温暖而踏实。
  觉得妹妹好可怜,因为她没有享受到,羽儿所经历的这种幸福。拉起妹妹送到妈妈床边,她缩着小小的肩膀趴在妈妈臂弯,渐渐安静下来。
  好想和妹妹一起靠着妈妈,告诉她:“妈,我怕!”可是妈妈一脸绝望,眼睛肿到睁不开,已经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羽儿憋回眼泪,挺了挺腰:“妈,放心,有我呢,我不会让您和弟弟妹妹受苦。”
  但是,羽儿看到主事儿的三爷爷在吼瘦小的弟弟:“就这点礼数都做不好,想气死谁!”而六岁的弟弟嗓子已经哭哑,说话发不出声音。她转向三爷爷:“弟弟小,请您……”话没说完,三爷爷便把我推出来:“外面多少事儿,快忙你的吧!你弟弟是你家唯一的男丁,再小,该他担的无人能替!”
  刚走进东厢房,羽儿看到大伯母和堂嫂偷偷往怀中藏了两条烟和一盒茶叶……,羽儿冲向大伯母,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怀中扯出烟和茶,大伯母脸一阵青一阵红,转头走开……妈却说羽儿不懂世事,不该这么做!
  羽儿是真的不懂,八叔、九叔是妈妈带大的,小时候,他们吃着妈妈在公社食堂省下来的馍,说长大了要学包青天,奉养兄嫂。如今他互相说着自己家的不易,不能再负担更多,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信誓旦旦。
  三爷爷带着几个人来找羽儿,说钱不够了,他们已经帮着先垫补了些,但还是不够……她看看几个叔伯,眼光到处,他们都躲闪着走远了。
  殡仪馆的车来时,几乎被各种琐事逼疯的羽儿,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恍惚中,好像看到父亲的手臂动了一下,觉得父亲复活了,在向她招手,她扑过去上去抓住车后把手,她怂了,哭喊:“爸,我不行,我带不动一家人,我管不了这么多事,您不在我也怕黑,不行,不行,您得回来,您快回来。”有人过来掰她的手,“你们不能把我爸带走,我看到他的手动了,他还没走,他不舍得走,他活过来了……”
  疯狂挣扎中,羽儿可能碰到了满心怨恨的大伯母,听见她“哎呦”一声,然后,腰上被谁狠狠掐了一下,疼痛果然使人清醒,可是大伯母开始掌掴羽儿的脸,一下又一下。
  小姨心疼,拦了一下,被大伯母粗壮的手臂隔开,并振振有词:“这孩子魔怔了,得打醒她。”
  羽儿的好姐妹子涵可不吃这一套,她冲过来想把羽儿撕扯出来,却是无济于事。
  脸已经麻木,拼命挣扎,却被大伯母家的两个堂嫂死死抱住,不知道挨了几下。
  反正动不了,羽儿看着天上灰色的云,心里喊着:“爸,您看到了吗?您的女儿,您舍不得弹一个指头,现在被人家像打牲口一样抽打,您舍得吗?快回来吧……”心中甚至自虐地想:“打吧,打死我吧!你们打的越狠,我爸越心疼,说不定就真的回来了!”
  大伯母还在喊叫:“老大,快醒过来!……”
  脸上却没有感觉到疼,耳边一声雷喝:“住手!”,把耳中的轰鸣荡尽,就像儿时和村里欺负弟弟妹妹的调皮孩子们打架,打不过了,就要吃亏的紧急时刻,父亲突然出现,喝退顽童们的声音。
  惊喜地把目光从云端拉回,竟然是他——旭帆,可能来得匆忙,一身警服没来得进换下。
  他一手扼住了大伯母的手腕,从扭在一起的人堆里一下把羽儿拉出来,沉声呵斥:“你们,都不许动她!都走开!”目光冷若寒剑,大伯母带着两个儿媳一溜烟的跑了。
  他拉羽儿来到殡仪车旁,把警帽摘下让羽儿托着,扑通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伯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我会帮着羽儿照顾伯母和弟弟妹妹,不让他们吃半点苦。”
  羽儿两夜未曾合眼,几日来人前没掉一滴眼泪,此时,全身虚脱,两股瑟瑟,他的话让她止不住泪水滂沱。
  旭帆安慰了羽儿妈,看了她的弟弟妹妹,把伏在爸爸灵前的羽儿扶起来,用他的手绢擦净羽儿的鼻涕眼泪,把乱发捋到耳后:“羽儿,你看看你妈妈,你的弟弟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伤心,她们都指望你给她们撑着这个家呢!你是老大啊,你不说这是你的责任吗?”
  “我不行,我担不了。”羽儿继续怂。
  “闭嘴!别让人看不起,给我起来!”他狠狠地扯起羽儿,说:“我还没有请假,得回去。”
  “别走,你别走,帮帮我,我怕……”。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他眼睛里的温暖让羽儿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许是旭帆说了什么,三爷爷不再来管羽儿要钱,对弟弟也温和了许多,大伯母和堂嫂不再来打秋风,叔叔们也殷勤地常来我妈跟前问安好……
  羽儿知道,从此,旭帆和这个破家再也撇不清关系,虽然她努力抗拒过这个结局。
  他渐去渐远的身影,让羽儿想起与他匆然相识,又瞬间分离的傍晚,记得那日,天虽然冷,霞光却一片橙色。
  2相识
  旭帆,是羽儿闺蜜子涵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子涵说:“高旭帆是我小学同学,而且还是同村同宗的哥哥,我了解,人绝对错不了,很善良。但是他结过婚,前不久离婚了,在市区买的房子给了前妻。”
  “他们,为啥离呀?”羽儿好奇。
  子涵讳莫如深,只说是旭帆前妻提出来的。
  “给我介绍一个二婚头,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你是不是我闺蜜?我仇人吧?”羽儿故作生气。
  “你是我姐们,旭帆是我哥,你说,我敢坑谁?我之所以给你俩介绍,主要是因为我不想你俩任何一个人将来不幸福。哎,哎!最主要的是,你俩都奇葩,这个世界像你俩这么傻不拉几的人,只此一对儿,绝版了。”子涵强词夺理。正闹着,高旭帆来了。
  女孩子最会变脸,刚才还毛猴子一般,一眨眼都变成了乖巧文静的可爱样子,优雅的正襟危坐。
  他西装革履,还系领带,裤子有点短,上衣有点长,大背头不知咋梳得油亮亮的。
  旭帆看见两个人的表情,忙笑着解释:“我妈给我收拾的!”神色自若,并无窘态,还十分绅士的与羽儿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迟到了,主要是我妈太重视这次相亲!”对着旭帆的滑稽装扮,子涵好不容易才收回瞪圆了的眼睛,很无奈地咧咧嘴,自顾自地走了。
  刚坐下的他,倒也不用问,便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除了和前妻的。
  他说了那么多,羽儿心中有了三个想法:
  1这家伙是个“妈宝”——三句话离不开“我妈说”,听说这类人是不懂担当的。
  2旭帆妈妈不好相处,应该是嫉妒任何外人与儿子亲近。
  3如果他与前妻有纠结怎么办?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
  还有一条,羽儿家的担子的确太重,而旭帆来自是单亲家庭,从原来的两间茅草房到如今的三层小楼,他妈妈带着他走到现在,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易,何况听子涵说旭帆妈妈身体也不好。
  羽儿怎么忍心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去演绎耕牛的一生。天冷,两个人在一个西餐馆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早就拿好了主意,所以也不耽搁,羽儿找了个由头就告辞抽身。
  高旭帆似乎有点意外,他小心的问:“下次啥时候请你看电影,子涵说你喜欢。”
  羽儿假装没有听到,默默地穿好大衣,他就像送孩子上学,出门前,熟练的伸手将羽儿压进围巾里的发辫捋出来,又顺手来整衣领,出于本能,羽儿躲开了。
  高旭帆惊觉,突然收手:“对不起,我……”
  这个很沉稳的男人突然有些尴尬,眼睛里突然流出的那一丝伤感,让人心疼。
  “没有关系,是不是习惯了,还挺细心!哦,走了!”突然想到他前妻,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送你!”旭帆追过来。
  “站住!不用!”羽儿严词拒绝。
  羽儿与旭帆只此一面,以后各自西东。不管子涵怎么说,羽儿再也没见过高旭帆,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不过,听子涵说,从那以后旭帆再也没相过亲,常常被他妈拿着条帚疙瘩追到大街上打,他总是牛皮糖一样笑嘻嘻地耍赖。他对子涵说:“相亲很多次,只有羽儿没有问我和前妻怎么回事儿,房子为什么归前妻!”
  而羽儿也总以家里事多为由,拒绝亲朋的好意。而人静时,心里总在想着那天高旭帆帮她整理头发的神情,觉得他的内心一定很温暖。
  羽儿没有告诉子涵:亲朋也好心介绍了不少,只有旭帆毫不含糊的表示,要帮羽儿一起给父亲治病,照顾她妈和年幼的弟妹,而羽儿,真的不忍心把他,拖进自己家这个无底洞。
  其实,羽儿和旭帆之前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羽儿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旭帆应该没有认出来她,羽儿却一下就记起他就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冲锋衣”。
  恨自己没出息,以前相亲过后,都是过眼云烟,为什么这个人却老也忘不掉?羽儿给自己找了一个原因,可能因为是子涵的哥的缘故。
  第二天,旭帆就请了长假,一直到父亲头七,每天都来陪着羽儿,帮着料理家中琐事,耽误了他原本既定的升职。
  3冥冥之中,或早已注定
  丑媳妇总免不了见婆婆,羽儿硬着头皮跟着“妈宝”旭帆回家。心中仍存着点“他妈不好相处”的成见,不免战战兢兢。
  羽儿小心地捧着两盒旭帆买的,老太太最喜欢吃的点心,鞠个躬,叫声阿姨。
  “嗯!”很严肃的声音,拖着冷冷的尾音,眼光懒散的看着前方,只用眼睛的余光撇了羽儿一眼,更加手足无措。
  突然,旭帆妈妈的眼光开始聚焦,靠在椅子上的背开始绷直,前倾,然后腾地站起来,指着羽儿嚷嚷:“你是,你是?”
  羽儿吓得点心全扔地上了,心也快跳出嗓子眼。
  “妈,怎么了?”旭帆很尴尬,一下把老太太推进里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谁知老太太“哧溜”一下,又跑回客厅,叫着:“小蚂蚁,你是小蚂蚁。”表情明显是惊喜呀。
  羽儿和旭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三年前,老太太突然哮喘急性发作,趴在地上几乎窒息。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行人,老太太已经说不出话来,羽儿见她嘴唇发青,马上坚持不住的样子,忙拉住了她冰凉的手,背起老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
  她病情稳定后,诊所大夫开玩笑说,那小姑娘背着她,就像一只小蚂蚁驮着一只大青虫。
  这几年“小蚂蚁”一直都在她心里,从未忘记。
  羽儿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想笑:“阿姨,你们家人都用蚂蚁形容人的吗?对吗?‘冲锋衣’!”
  也是三年前一天,父亲尿毒症,本来按时透析,病情还算稳定,突然感冒发高烧,病情加重,直接昏迷。羽儿用电动三轮车把父亲带到医院,轮椅却被租完了,怕父亲病情不能耽误,咬牙背起父亲沿着走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的小路,往肾内科病房跑。
  羽儿驮着半昏迷的父亲,视野受限,在病房电梯口和人撞在一起,本来体力已到极限,自己都能倒,何况人撞,也不能怨别人。
  羽儿嘴巴只够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不及理论,爬起来,把父亲背起来就走。
  “小蚂蚁,等一下,我帮你吧!不好意思碰到你们。”羽儿正撑着最后一丝体力往前冲,突然父亲被人抢走了,骤然失去重负,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几乎翻白眼。
  “快点,带路!”终于直起身才看到,一个穿蓝灰冲锋衣的年轻人,已经背起父亲在催促她带路。一群医护把父亲接进抢救室,羽儿也一下瘫在地上。
  “冲锋衣”一把拎起她,放在墙边的连椅上:“喂,小蚂蚁,你没事吧!”把一瓶矿泉水和一张纸,放在羽儿手里,就匆匆离开了。
  此刻,旭帆惊异地瞪着眼睛又走过来拎起羽儿,点点头:“嗯,分量到差不多!你真是那个小蚂蚁?”
  也许,月老早就牵好了红线,冥冥之中,早有定论。
  羽儿从包包里取出那张写着他电话的纸片,递给旭帆。
  结局反转,旭帆妈妈看羽儿怎么看都爱的不行,结果便是催着两人早早结婚,弄得羽儿都不好意思,结果她又来一句,结婚是大事儿,章程不能缺。
  没过几天,旭帆妈妈带着旭帆和子涵,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询问彩礼事宜,两个人话语很是投机,把子涵给撇在了一边,事后她越想越气,逼着羽儿和旭帆请她吃了三次火锅。
  旭帆妈妈让羽儿妈定个彩礼数:“养个闺女不容易,是应该的。”
  妈说:“以后孩子交给您了,不听话就替我教导,我该谢大姐。彩礼这事儿,她爸在时我们就说好了,只要孩子好,家里老人心慈就行,我们不要彩礼。”
  旭帆妈妈说:“孩子过去和我住一块儿,暂时没有新房子,也不用添置啥,有些委屈孩子了,大姐不会嫌弃吧?”
  羽儿妈说:“旭帆的事儿,羽儿都和我说了,没啥嫌弃的,我喜欢旭帆这孩子,羽儿就和你住一块儿,将来有了新房,也必须和你在一块儿,不准她不懂事儿!”
  就这样,俩老太太越说心越近,渐渐扯起了各自的不幸。把被冷一边的子涵给感动的,哭了个稀里哗啦!
  当天,俩老姐妹就敲定了婚期,好像结婚不是羽儿和旭帆的事儿。
  婚礼结束,回到新房,羽儿和旭帆都感觉像是在做梦。这时旭帆妈妈神神秘秘的喊两个人过去,把两张飞机票放在羽儿手里:“好好玩!”
  看着婆婆,心中突然很自责,羽儿一直以为,旭帆是“妈宝”,婆婆定是一个偏执的女人,把儿子攥在手里,事事过问,把媳妇排斥在外。
  但自从第一次跟旭帆回家见了婆婆,从不见她过问儿子的生活工作,反倒对羽儿格外的关心,说她太瘦了,还给她做各种好吃的补养。她一个人带着旭帆生活,经历了世态炎凉,处事中却仍然秉持善良,真的让人肃然起敬。
  她常常跑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和弟妹,替她打理各种家事,把羽儿的娘家也当自己家一样。她说:“两个苦哈哈的家,一定要变成一个幸福的大家,走了的人才不会牵挂,我们互相取暖!”
  她常常和妈妈聊很久,聊到最后,两个人都相拥而泣,她们以姐妹相称,羽儿妈妈喊旭帆妈妈大姐。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羽儿感到幸福温暖,可惜,上天就好像见不得羽儿好一样。
  4蜜月计划“滑胎”,前妻辞行
  羽儿和旭帆刚走进机场,就被弟弟一个电话给叫了回来。
  原来,婆婆每周六,都会例行去家看望羽儿妈妈,头天晚上,婆婆还在电话里和羽儿妈妈打过招呼,正常来说,8点就已经到家了,可是都已经10点了,还没有见人来。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羽儿妈妈心中越来越担心,知道羽儿和旭帆都已不在家,就派弟弟过去看看,结果见她晕倒在客厅里,一边送医院,一边打电话,等羽儿和旭帆赶到医院,婆婆已经进了抢救室。
  很不幸,婆婆肺癌晚期,耽搁了最佳手术时机,只能使用靶向药物保守治疗,费用昂贵。
  不知怎么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婆婆心疼钱,拒绝治疗,自己拔了吊瓶就走,怎么劝都不听,医生护士来了也不行。
  “妈,您怎么能放弃治疗,您不是说要抱孙子吗?妈,您舍得我吗?”旭帆跪在地上抱着婆婆的腿,昂着脸乞求婆婆的样子,让羽儿突然感觉他“妈宝”的样子有多可贵,相依为命走过来的母子,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羽儿更不舍得这个好婆婆。羽儿妈,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治好大姐,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此刻的旭帆,是心情最低落的时候,那种即将失去亲人的痛,羽儿非常理解。
  于是,全家人开始为了一个目标——给婆婆治病而旋转,妈妈和弟妹负责在家照顾好旭帆妈妈,羽儿和旭帆奔跑于各大医院,寻访一些知名的中医,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认输。
  婆婆见两个人如此奔波,全家人这么辛苦的照顾自己,也放弃了抵抗的心理,开始配合一家人的行动,积极去尝试各种治疗。
  日子如水般,缓缓流淌,调整好了心态的婆婆,脸上再次浮起希望的微笑,妈妈也因为忙着照料她的大姐,忘记了悲伤,弟弟妹妹帮着做些家务,更懂事了,大家也都习惯了这种新的生活节奏,岁月依然生动,温馨而又宁静。
  然而,即便再平静的水面,也会因为突然飞来的虫儿,树上飘下的落叶,荡起圈圈涟漪。
  一日,下班回家,羽儿看到旭帆在门口张望,偷听,这很反常。便调皮地狠狠拍了旭帆一掌,他明显吓了一跳,却没敢出声,还严肃地对羽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她在门外等着。
  屋子里面,有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雨墨,妈对不起你,拆散你和旭帆,你应该恨我!”是婆婆的声音。
  “妈,我不恨您,是我没有福分。您好几次去看我,我没见您,不是因为怨,因为,怨不起来,您对我比亲妈都好,我只是想让您把我彻底忘了,忘了就不会难受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妈知道,那个男人是你故意找来给旭帆看的,真是苦了你了……”婆婆在哭。
  里面突然好长一段时间安静。
  “妈,我也结婚了,替我高兴吧?”
  “真的?太好了啦!”
  “他对我可好了,他的前妻因为产后子痫走了,留下一个男孩,今年刚1岁,本来奶奶看着的,可是年前奶奶因病走了,孩子需要照看,我们才谈的。孩子和我可亲了,也没用人教,见了我就扑怀里叫妈妈,别提多可爱了。”
  “这是孩子和你的缘分!”
  “妈,我有时候可感激孩子妈妈了,觉得她就是我的恩人,来给我送福气的。”
  “你是个好姑娘,孩子妈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才来替你受了怀孕和生孩子的苦,把小天使留给你,所以,你要认定那孩子就是你亲生的,好好疼爱他。那些恶毒的后妈是傻的,她们不明白,不管谁生的孩子,只要他叫你妈妈,他就是你前世的恩情。”
  “知道了,妈……他工作调动,要去南方,我们明天就走了!您好好养病,我会来看你的!”陌生的哭声。
  “雨墨!”旭帆推开门闯进去,羽儿一把没拉住,便下意识地也跟了进去。
  雨墨站起来,向羽儿这边看了一眼,便和旭帆妈妈告辞:“妈,您保重,我走了。”说完绕过旭帆,飞快的离开。
  见旭帆眼睛里,全是愧疚和留恋,站门口发呆,羽儿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去追。旭帆飞一样走了,急不可待的样子,让羽儿心中一阵阵酸楚。
  家中只剩下下心里空荡荡的羽儿,扶着还在愧疚流泪的婆婆,进卧室休息,看到茶几上有一份房产证。
  婆婆拉羽儿坐在自己身边,告诉她雨墨的故事。这正好也是羽儿心中一直以来的问号。
  “雨墨是旭帆的前妻,她是一个好孩子,和旭帆感情很好,只是她有一个要命的缺陷,先天不孕,妈就狠心告诉她,我想抱孙子,必须得要有自己的亲孙子。
  雨墨便和旭帆提出离婚,旭帆不同意,雨墨无奈,便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个男人,装得极端不堪,故意被旭帆看到。旭帆伤了心,便同意离婚。
  前几天,雨墨听说了我的病,怕我钱不够治病,把旭帆给她的房子还回来了!说是现在丈夫让还的。”可以听出婆婆心中充满愧疚,这份愧疚怕是此生难消。
  羽儿终于明白了旭帆与前妻的过往,心中更不是滋味。
  结婚以来,这个雨墨,一直是两个人心中的结,都小心地不愿提及。羽儿心里很矛盾,怕旭帆对雨墨情深,不知自己将何处,又怕他对雨墨无情,因为不希望他是如此薄情之人。
  如今看来,旭帆情深,当时雨墨也未负旭帆,只是无缘,终没有走到最后。
  安顿好婆婆,羽儿来到和旭帆相亲的西餐店,要了一杯咖啡,发呆,不知不觉华灯满街,挎好包走出西餐馆,不知该回娘家还是婆婆家,于是,数着台阶:“婆家,娘家,婆家……娘家!”转向娘家,深吸一口气,给自己一个口令:“出发!”
  刚跨出一步,就被人拎了回去,一只手挑起斜挎包背带,一只手轻轻捋出她被压住的头发,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要整理好衣服再走,路还很长,每一步都要走得舒服踏实。”顿了一下,“羽儿,对于雨墨是我错了,我不该相信自己看到的假象,错过了那个善良的女孩,还好,她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如果再放了你,恐怕我这辈子都会在愧疚中渡过,你是我心中,那个更美好的姑娘!”
  满街的灯光都散了,被眼泪折射成一团团橙色的光影,在羽儿的心里打印出无数个踏实。
  而羽儿并不知道,他果然给了她无数个踏实,组合成她往后的所有静好岁月。
  黄天不负善良,幸好有雨墨送还的房子,又变卖了婆婆的小楼,不用再为钱发愁,婆婆的病竟然非常有起色,医生笑了,说照这样下去,婆婆还有得活呢,旭帆高兴的眼睛红了又红。
  5房子重不重要
  出院后的婆婆,变得安稳起来,不再拼了命的赚钱,她常常搬去羽儿家,和羽儿妈同吃同住,两人就像两姐妹,有说不完的话,婆婆喜欢做各种野菜料理和汤,而羽儿妈喜欢做各种鱼,每天吃完了饭,就在村边小树林遛食,吃得羽儿小弟最近都胖了不少。
  农村的院子宽敞,羽儿和旭帆就在院子里,又搭了两间屋,简单置了点必须要用的家具,也搬回了羽儿家住,俩老太太高兴的像俩孩子,每天嘻嘻哈哈笑个没完。
  就这样,婆婆的病,彻底让两个家变成了一个家,羽儿和旭帆也乐得开心,日子就这样和缓而温馨的过着,或许没有比最亲的人都在身边,都安好无虞,更让人觉得安宁了。
  但小俩口没有自己的房子,旭帆总觉得对不起羽儿。
  又过了六年,羽儿和旭帆的孩子出生,为了上班和照顾孩子方便,她和旭帆又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房子。
  两个人都上班的时候,婆婆和羽儿妈会来帮忙照看孩子。因房子太小,只有一室,放了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两个老人,谁在这儿都休息不好,只好朝来晚走,遇到阴雨天就更麻烦了。旭帆为此耿耿于怀,做梦都想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有一天,旭帆下班归来,兴奋地嚷着:“羽儿,房改末班车,让我们赶上了!领导说,让我们抓住这次的好机会了,否则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么便宜的房子了。”
  原来,旭帆单位最后一次房改房,如果不买,以后就要买商品房了,那时候听说,商品房一般人买不起的。
  旭帆很兴奋,想着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了。于是,我们东拼西凑,可仍然是不够,那时候羽儿月工资不足400元,因为婆婆的病和羽儿娘家各种事儿,两人几乎没有攒下钱,最后,旭帆一拍桌子说:“贷款!”
  旭帆一连奔波了好几天,好歹在房子的最后期限贷到了5万块钱,再加上东拼西凑的钱,终于凑够了。
  这几日来,一脸憔悴的旭帆,却幸福的说:“羽儿,我终于可以给你和女儿一个安稳的家了!”然后抱着钱,就这样睡着了。
  此刻的羽儿,鼻子酸酸的,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便抱着孩子出来,发现妹妹苑儿,在厨房默默无声的刷碗,肩头在耸动。要知道,旭帆这一辈,兄弟们很多,却少有姐妹,而旭帆把羽儿的小妹苑儿,那可是当亲妹妹一样疼。
  苑儿去读大一时,有一次羽儿婆婆住院了,忘了给她寄生活费,她连着一星期,每天只吃一顿饭,到最后连一顿饭都吃不上,躺在宿舍里上不了课。
  事后才想起她,给她打电话才知道。放下电话,旭帆红着眼睛,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
  从此,旭帆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妹妹打生活费。如果不是左脸上拿块鲜红斑痣,苑儿长得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也就是这块痣,让她的自尊心倍受挫伤。
  羽儿回到卧室,看到旭帆睡着了还在笑,这么多年,发了工资,都是先把羽儿娘家要办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然后是羽儿,最后才是旭帆。
  甚至有时候,他说根本不用为他打算,因为他不抽烟,不喝酒,除了日常生活所需,几乎没有多余的需求,买房子是他的唯一心愿。
  吃饭时,羽儿看着神采飞扬的旭帆,再看看默不作声的苑儿,心拧成一个疙瘩。
  晚上羽儿辗转难眠,旭帆发现端倪,听羽儿说明原因,然后他也沉默了,但是只片刻,他便毫不犹疑的拿出5千元钱,交给羽儿,说:“苑儿大了,这么多年那块痣没把孩子压垮,就已经是个好姑娘了,再不给她治疗,可能会影响她一辈子。”
  羽儿心中除了感激,还有愧疚……
  旭帆早就作了详细了解,那个时候,只有北京和上海,有治疗这种鲜红斑痣的红宝石激光治疗仪,是按平方厘米收费的,北京价格便宜点。治疗费加上来回路费和住宿费,要4千多。
  第二天,苑儿回家前,旭帆叫住她:“苑儿,接着!我和你姐合计了一下,打算房子先不装修,先治好你脸上那痣,反正房子已经在那里,已经跑不掉,只不过是晚一点住进去而已,你姐已经通知你哥了,让他陪你去北京协和医院,你今天就回去,收拾收拾,立马去,越快越好,别耽误到开学喽。”
  苑儿将信将疑,羽儿对她点头,苑儿飞一样走了,旭帆又是一夜未眠。
  多年以后,两人说起这件事,旭帆说:“那些年,为了房子我们过得是苦了些,因为房子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如果我们为了买房子,没给妹妹治了那个红痣,会影响她一辈子,那咱俩也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再重要的东西,都没法和人相比。”
  6苦日子也有浪漫
  父亲去世后,有好多年,羽儿背负着家人的依靠,大到弟弟妹妹买房婚嫁,小到浇地施肥庄稼收获,加上自己的工作、学习、晋职称。
  后来还有孩子,有一段时间,羽儿觉得自己就像一台失控机器,没有办法停下来,甚至觉得,如果停下就会报废。因为那些时间,她彻底把自己封进“家里老大”的角色,绷起了一根弦,这根弦随着我娘家的大小事或驰或张,整个人也被这根弦给搞得神经兮兮。
  如今才明白,那时羽儿没有疯掉,不过是因为旭帆给予她各种宽慰与呵护,更重要的是她家有需要时,他定全力而为,从来没有推脱过。
  不管多难,他一直坚定的在羽儿背后,非但从无怨言,还想方设法为她减轻劳累,让羽儿在小家里没有感受过一分一毫的艰涩。即便是在最难的日子,他也尽量让羽儿过得有滋有味。
  两人结婚以后,他为羽儿过了平生第一次生日,并且,从此,每年羽儿都会过一个温馨安静的生日。
  虽然没有华贵的礼物,但他为羽儿点燃生日蜡烛时,那一点点橙色的微光,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希望,也让她在苦难的生活里,有了一点点期盼。
  旭帆在院子里种了两棵红提,别说每个秋天可以吃到甜蜜的提子,每年夏季,半院子的浓绿,别提有多养眼。
  养了两株茉莉,从晚春到中秋,每天都散发浓郁的茉莉清香,偶尔会剪两支月季和茉莉,简单随意地插在一个瓶里,放在书房,让羽儿在电脑前,读读写写时,那份馨香萦怀,慰藉的何止鼻端呢?
  一日去朋友家做客,她的咖啡机让羽儿无比羡慕,那杯浓香的咖啡让她迷醉。
  几日后便是羽儿的生日,天冷且阴沉,竟有点“晚来天欲雪”的味道,羽儿颇有些小兴奋。被旭帆给惯的,自己也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弄了几个小菜,等着旭帆下班。可是,一直到晚上8点,旭帆都还没有回家,有好久了,他都忙忙碌碌的,整天见不到人影,说最近单位评审,忙。渐渐感受到有点失望,便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羽儿,生日快乐!”的声音吵醒,眼前一片漆黑,突然一簇烛火慢慢靠近,然后,烛光后面,映着一双温暖的眼睛,让羽儿恢复了幸福感。
  人开心起来,鼻子也会更灵的,羽儿闻到一股咖啡的浓香。果然,一杯咖啡被他从烛光后面推到她眼前,那双温暖的眼睛示意:“尝尝!”
  羽儿抿了一小口,咖啡的微苦融合柔滑的奶香,太棒了。
  “哪里买的,贵不贵?”我很俗的问。
  他很得意:“你有口福啦!这是我亲手做的!”
  “骗鬼去吧你!怎么可能”。
  “来,来,跟我来。”他拉羽儿到厨房见证。
  咖啡真是他做的,也是他今日晚归的原因。他早早买好了手磨咖啡机,过滤壶,过滤网,还有一小包蓝山咖啡豆。
  可是他怕做不好,下了班又去了咖啡厅学习制作方法,和冲泡比例……
  回到客厅,羽儿继续品咖啡,一小杯咖啡,在她心里无比珍贵。刚坐下,他又跳起来:“别先喝完,人家咖啡厅的主管说了,喝咖啡要佐甜点才更美味!所以,我也准备了。”
  旭帆从冰箱里取出一小块蛋糕,小心托着,跑回来放在羽儿面前。这么多年来,我过生日,每次都是旭帆做一些拿手的菜肴,是一盘精心切的水果……
  而羽儿看到烛光把旭帆的身影,印在墙上,他不再是那个挺拔的年轻警察,背竟有些驼了。
  旭帆小心翼翼的问羽儿咖啡香不香,喜不喜欢时,她看到他的眼角有了一堆皱纹,皮肤也有些松弛,但是他的眼睛依然那么温暖,这温暖让羽儿的心,半生都没有觉得冷,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他柔声问:“怎么了!”
  靠在他肩头,羽儿心中回答:“此生,因为有你,我才这样安好!”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他神秘兮兮地笑着。
  第二天,有着明媚的阳光,旭帆带着羽儿去了一个地方——他们漂亮的新家。终于明白,他这么久的早出晚归,是在忙什么。
  在他们的新家里,旭帆按照他们往日憧憬的样子,已经把它装修好,漂亮的四室两厅。
  把女儿的房间,弄得非常漂亮,淡蓝色的墙面,天花板还弄了星空的图案,书桌、书橱和带梯子的高架床,还铺了整块厚厚密密的绒毛地毯。
  而床的下面,放了好几个形状各异的靠枕,她可以躲在这里看书,写作业,也可以坐着、躺着、趴着,想怎样都可以。这个房间简直就是我儿时的梦,这太魔幻了。
  “这也是我的梦,你喜欢吗?”旭帆也很兴奋,他絮絮叨叨地介绍着房间里各种设施,说:“这么多年让你和孩子、老人挤在租来的四十平米的小黑屋里,都快成我的心病了,这回可算安心了!再晾上三个月我们就挑个好日子搬家。”
  
  7无可逃避
  苦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住上自己的新房,那种欣喜,难以形容。
  可还没来得资,羽儿刻意说明,人之一死便与世间再无瓜葛,从此,我娘家之大小事宜,再与旭帆无关,不必再作纠缠。
  对于自己的晚期癌症,羽儿明白,现代各种医疗手段不可忽视的疗效,更明白这种晚期病情治疗的效果,需要多少金钱来夯垒,刚刚有一点起色的生活,又将回到从前。
  羽儿不舍得,也不忍心旭帆为了自己,把房子卖了,对于女儿,更是愧疚到无语,从来没有给她优渥的生活,如今,羽儿又怎么可能再为了给自己治病,让女儿跟着她再度吃苦,让刚有起色的家再度陷入困境。所以,她更愿意寻一处,安静的角落,消极地等待最后一刻。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凌晨,羽儿背起自己简单的行囊上路,此生太累,愿早归尘土,不必再有来世。然而,即将离开小城时,竟还是忍不住回首、徘徊,瞬间泪雨滂沱。
  那一条条小巷、马路上,有羽儿曾为生计奔波游荡了几十年的脚印,不知上面可还有一点自己的痕迹,路的那一头,还有日日生死相依的亲人们,如今永别,泪已磅礴。
  刚转身起步,却发现,旭帆和亲人们,竟然在前面等她,还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妈和婆婆。
  “你是不是二,你有没有替我想想,我这半辈子累死累活到底为了什么?”他第一次对羽儿狂吼:“我散尽千金,熬干心血,我为了什么?你说?”
  “还不是为了你吗?你以为他只是好心!”婆婆第一次这么责备羽儿。
  “羽儿,我倾尽全力,只为能让你幸福,快乐!希望我们能一生相伴,不离不弃!你怎么能有点挫折就逃?你看看咱妈,她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你还年轻,怕啥?你就这么走了,你让全家人怎么办?”旭帆激动的说着。
  而两个妈妈的眼泪,和女儿的哭啼,让羽儿无法固执己见,一路乖乖的跟着旭帆去办理了住院手续,两个妈妈不放心,还一路押送。
  最后
  幸好羽儿没有离开,经过详细的检查,羽儿卵巢里只是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其余的结节也没有大问题,很快就可以安排手术。
  或许上天是公正的,吃了太多的苦,也会给你一点甜。
  术后,麻醉剂作用逐渐消失,旭帆伏在床边,双手紧紧握着羽儿的手,好像怕死神把羽儿抢走。
  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这样安静,有这样漫长的悠闲时光,可以这样看着对方!羽儿看着旭帆原本乌黑的发里,出现了根根银丝。她心中有无限的歉意,过去的半生,旭帆一直都在给予,用他累到半驼的背,替她遮风挡雨,用他弯下的胸膛,给她最安心的依靠,而她却从来没有顾及他的喜怒哀乐,她默默祈祷:“往后余生,请老天多给我点时间,让我能回报他一二也好。”
  羽儿期望下半生,要与旭帆相守到老,不离不弃。
  

  “冷,疼!”羽儿好像在冰窖里。
  “医生,她怎么在哆嗦?”他声音有些沙哑。
  “刚做完手术,都这样,别担心。”一个医生安慰他。
  一双手熨帖在羽儿脸上,带着那种有魔力的温暖,她像寒冷冬日的猫咪,缩缩身子,全身都想偎进这温暖。
  手术过程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羽儿在一片漆黑中横冲直撞,却怎么也走不出这黑暗,感觉是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谁。
  麻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羽儿的丈夫旭帆,是的,现实与梦中的感觉融合,就是在寻找他,看到他,羽儿才觉得黑暗消失,温暖从心底弥漫开来。
  过去的半生,关键时刻,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羽儿眼前,而羽儿总是常常把他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好好端详过他。
  麻醉剂的作用还在继续,但是,与他相处这半生岁月里,点点滴滴,却越来越清晰……
  1撑起破巢
  羽儿和旭帆结婚,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天,那一年,羽儿父亲刚去世,而旭帆的到来,就是冬日里的光,让她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
  父亲走得很突然,等羽儿赶到时,父亲看了她一眼,眼角突然流出两串眼泪,溘然而逝。此前,羽儿从未见过父亲流泪,母亲一夜头发白了大半。
  羽儿搂紧六岁的弟弟,不知道是他抖,还是自己在抖,耳中一阵阵轰鸣,母亲和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很遥远,从此,羽儿便落下耳鸣的毛病。
  遗体火化前一天傍晚,小妹苑儿蹲在爸爸遗体旁边抽泣:“爸爸,以后我害怕了怎么办?你快回来,我怕黑。”
  尚未离开的亲朋都议论:“这孩子,不怕呀,蹲在那儿,是不有点邪性!”
  突然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乡下夜黑,晚自习下课,羽儿一路冲回家,一进门便喊:“爸!”即便爸只哼一声或者妈说:“你爸睡了。”便觉得背后那些被恐惧幻化出来的,影影倬倬,莫名的东西便瞬间消失。然后便对妈叫嚷:“饿死了!”虽然一定没有什么美味,但是记忆中却温暖而踏实。
  觉得妹妹好可怜,因为她没有享受到,羽儿所经历的这种幸福。拉起妹妹送到妈妈床边,她缩着小小的肩膀趴在妈妈臂弯,渐渐安静下来。
  好想和妹妹一起靠着妈妈,告诉她:“妈,我怕!”可是妈妈一脸绝望,眼睛肿到睁不开,已经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羽儿憋回眼泪,挺了挺腰:“妈,放心,有我呢,我不会让您和弟弟妹妹受苦。”
  但是,羽儿看到主事儿的三爷爷在吼瘦小的弟弟:“就这点礼数都做不好,想气死谁!”而六岁的弟弟嗓子已经哭哑,说话发不出声音。她转向三爷爷:“弟弟小,请您……”话没说完,三爷爷便把我推出来:“外面多少事儿,快忙你的吧!你弟弟是你家唯一的男丁,再小,该他担的无人能替!”
  刚走进东厢房,羽儿看到大伯母和堂嫂偷偷往怀中藏了两条烟和一盒茶叶……,羽儿冲向大伯母,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怀中扯出烟和茶,大伯母脸一阵青一阵红,转头走开……妈却说羽儿不懂世事,不该这么做!
  羽儿是真的不懂,八叔、九叔是妈妈带大的,小时候,他们吃着妈妈在公社食堂省下来的馍,说长大了要学包青天,奉养兄嫂。如今他互相说着自己家的不易,不能再负担更多,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信誓旦旦。
  三爷爷带着几个人来找羽儿,说钱不够了,他们已经帮着先垫补了些,但还是不够……她看看几个叔伯,眼光到处,他们都躲闪着走远了。
  殡仪馆的车来时,几乎被各种琐事逼疯的羽儿,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恍惚中,好像看到父亲的手臂动了一下,觉得父亲复活了,在向她招手,她扑过去上去抓住车后把手,她怂了,哭喊:“爸,我不行,我带不动一家人,我管不了这么多事,您不在我也怕黑,不行,不行,您得回来,您快回来。”有人过来掰她的手,“你们不能把我爸带走,我看到他的手动了,他还没走,他不舍得走,他活过来了……”
  疯狂挣扎中,羽儿可能碰到了满心怨恨的大伯母,听见她“哎呦”一声,然后,腰上被谁狠狠掐了一下,疼痛果然使人清醒,可是大伯母开始掌掴羽儿的脸,一下又一下。
  小姨心疼,拦了一下,被大伯母粗壮的手臂隔开,并振振有词:“这孩子魔怔了,得打醒她。”
  羽儿的好姐妹子涵可不吃这一套,她冲过来想把羽儿撕扯出来,却是无济于事。
  脸已经麻木,拼命挣扎,却被大伯母家的两个堂嫂死死抱住,不知道挨了几下。
  反正动不了,羽儿看着天上灰色的云,心里喊着:“爸,您看到了吗?您的女儿,您舍不得弹一个指头,现在被人家像打牲口一样抽打,您舍得吗?快回来吧……”心中甚至自虐地想:“打吧,打死我吧!你们打的越狠,我爸越心疼,说不定就真的回来了!”
  大伯母还在喊叫:“老大,快醒过来!……”
  脸上却没有感觉到疼,耳边一声雷喝:“住手!”,把耳中的轰鸣荡尽,就像儿时和村里欺负弟弟妹妹的调皮孩子们打架,打不过了,就要吃亏的紧急时刻,父亲突然出现,喝退顽童们的声音。
  惊喜地把目光从云端拉回,竟然是他——旭帆,可能来得匆忙,一身警服没来得进换下。
  他一手扼住了大伯母的手腕,从扭在一起的人堆里一下把羽儿拉出来,沉声呵斥:“你们,都不许动她!都走开!”目光冷若寒剑,大伯母带着两个儿媳一溜烟的跑了。
  他拉羽儿来到殡仪车旁,把警帽摘下让羽儿托着,扑通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伯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我会帮着羽儿照顾伯母和弟弟妹妹,不让他们吃半点苦。”
  羽儿两夜未曾合眼,几日来人前没掉一滴眼泪,此时,全身虚脱,两股瑟瑟,他的话让她止不住泪水滂沱。
  旭帆安慰了羽儿妈,看了她的弟弟妹妹,把伏在爸爸灵前的羽儿扶起来,用他的手绢擦净羽儿的鼻涕眼泪,把乱发捋到耳后:“羽儿,你看看你妈妈,你的弟弟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伤心,她们都指望你给她们撑着这个家呢!你是老大啊,你不说这是你的责任吗?”
  “我不行,我担不了。”羽儿继续怂。
  “闭嘴!别让人看不起,给我起来!”他狠狠地扯起羽儿,说:“我还没有请假,得回去。”
  “别走,你别走,帮帮我,我怕……”。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他眼睛里的温暖让羽儿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许是旭帆说了什么,三爷爷不再来管羽儿要钱,对弟弟也温和了许多,大伯母和堂嫂不再来打秋风,叔叔们也殷勤地常来我妈跟前问安好……
  羽儿知道,从此,旭帆和这个破家再也撇不清关系,虽然她努力抗拒过这个结局。
  他渐去渐远的身影,让羽儿想起与他匆然相识,又瞬间分离的傍晚,记得那日,天虽然冷,霞光却一片橙色。
  2相识
  旭帆,是羽儿闺蜜子涵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子涵说:“高旭帆是我小学同学,而且还是同村同宗的哥哥,我了解,人绝对错不了,很善良。但是他结过婚,前不久离婚了,在市区买的房子给了前妻。”
  “他们,为啥离呀?”羽儿好奇。
  子涵讳莫如深,只说是旭帆前妻提出来的。
  “给我介绍一个二婚头,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你是不是我闺蜜?我仇人吧?”羽儿故作生气。
  “你是我姐们,旭帆是我哥,你说,我敢坑谁?我之所以给你俩介绍,主要是因为我不想你俩任何一个人将来不幸福。哎,哎!最主要的是,你俩都奇葩,这个世界像你俩这么傻不拉几的人,只此一对儿,绝版了。”子涵强词夺理。正闹着,高旭帆来了。
  女孩子最会变脸,刚才还毛猴子一般,一眨眼都变成了乖巧文静的可爱样子,优雅的正襟危坐。
  他西装革履,还系领带,裤子有点短,上衣有点长,大背头不知咋梳得油亮亮的。
  旭帆看见两个人的表情,忙笑着解释:“我妈给我收拾的!”神色自若,并无窘态,还十分绅士的与羽儿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迟到了,主要是我妈太重视这次相亲!”对着旭帆的滑稽装扮,子涵好不容易才收回瞪圆了的眼睛,很无奈地咧咧嘴,自顾自地走了。
  刚坐下的他,倒也不用问,便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除了和前妻的。
  他说了那么多,羽儿心中有了三个想法:
  1这家伙是个“妈宝”——三句话离不开“我妈说”,听说这类人是不懂担当的。
  2旭帆妈妈不好相处,应该是嫉妒任何外人与儿子亲近。
  3如果他与前妻有纠结怎么办?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
  还有一条,羽儿家的担子的确太重,而旭帆来自是单亲家庭,从原来的两间茅草房到如今的三层小楼,他妈妈带着他走到现在,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易,何况听子涵说旭帆妈妈身体也不好。
  羽儿怎么忍心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去演绎耕牛的一生。天冷,两个人在一个西餐馆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早就拿好了主意,所以也不耽搁,羽儿找了个由头就告辞抽身。
  高旭帆似乎有点意外,他小心的问:“下次啥时候请你看电影,子涵说你喜欢。”
  羽儿假装没有听到,默默地穿好大衣,他就像送孩子上学,出门前,熟练的伸手将羽儿压进围巾里的发辫捋出来,又顺手来整衣领,出于本能,羽儿躲开了。
  高旭帆惊觉,突然收手:“对不起,我……”
  这个很沉稳的男人突然有些尴尬,眼睛里突然流出的那一丝伤感,让人心疼。
  “没有关系,是不是习惯了,还挺细心!哦,走了!”突然想到他前妻,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送你!”旭帆追过来。
  “站住!不用!”羽儿严词拒绝。
  羽儿与旭帆只此一面,以后各自西东。不管子涵怎么说,羽儿再也没见过高旭帆,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不过,听子涵说,从那以后旭帆再也没相过亲,常常被他妈拿着条帚疙瘩追到大街上打,他总是牛皮糖一样笑嘻嘻地耍赖。他对子涵说:“相亲很多次,只有羽儿没有问我和前妻怎么回事儿,房子为什么归前妻!”
  而羽儿也总以家里事多为由,拒绝亲朋的好意。而人静时,心里总在想着那天高旭帆帮她整理头发的神情,觉得他的内心一定很温暖。
  羽儿没有告诉子涵:亲朋也好心介绍了不少,只有旭帆毫不含糊的表示,要帮羽儿一起给父亲治病,照顾她妈和年幼的弟妹,而羽儿,真的不忍心把他,拖进自己家这个无底洞。
  其实,羽儿和旭帆之前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羽儿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旭帆应该没有认出来她,羽儿却一下就记起他就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冲锋衣”。
  恨自己没出息,以前相亲过后,都是过眼云烟,为什么这个人却老也忘不掉?羽儿给自己找了一个原因,可能因为是子涵的哥的缘故。
  第二天,旭帆就请了长假,一直到父亲头七,每天都来陪着羽儿,帮着料理家中琐事,耽误了他原本既定的升职。
  3冥冥之中,或早已注定
  丑媳妇总免不了见婆婆,羽儿硬着头皮跟着“妈宝”旭帆回家。心中仍存着点“他妈不好相处”的成见,不免战战兢兢。
  羽儿小心地捧着两盒旭帆买的,老太太最喜欢吃的点心,鞠个躬,叫声阿姨。
  “嗯!”很严肃的声音,拖着冷冷的尾音,眼光懒散的看着前方,只用眼睛的余光撇了羽儿一眼,更加手足无措。
  突然,旭帆妈妈的眼光开始聚焦,靠在椅子上的背开始绷直,前倾,然后腾地站起来,指着羽儿嚷嚷:“你是,你是?”
  羽儿吓得点心全扔地上了,心也快跳出嗓子眼。
  “妈,怎么了?”旭帆很尴尬,一下把老太太推进里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谁知老太太“哧溜”一下,又跑回客厅,叫着:“小蚂蚁,你是小蚂蚁。”表情明显是惊喜呀。
  羽儿和旭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三年前,老太太突然哮喘急性发作,趴在地上几乎窒息。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行人,老太太已经说不出话来,羽儿见她嘴唇发青,马上坚持不住的样子,忙拉住了她冰凉的手,背起老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
  她病情稳定后,诊所大夫开玩笑说,那小姑娘背着她,就像一只小蚂蚁驮着一只大青虫。
  这几年“小蚂蚁”一直都在她心里,从未忘记。
  羽儿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想笑:“阿姨,你们家人都用蚂蚁形容人的吗?对吗?‘冲锋衣’!”
  也是三年前一天,父亲尿毒症,本来按时透析,病情还算稳定,突然感冒发高烧,病情加重,直接昏迷。羽儿用电动三轮车把父亲带到医院,轮椅却被租完了,怕父亲病情不能耽误,咬牙背起父亲沿着走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的小路,往肾内科病房跑。
  羽儿驮着半昏迷的父亲,视野受限,在病房电梯口和人撞在一起,本来体力已到极限,自己都能倒,何况人撞,也不能怨别人。
  羽儿嘴巴只够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不及理论,爬起来,把父亲背起来就走。
  “小蚂蚁,等一下,我帮你吧!不好意思碰到你们。”羽儿正撑着最后一丝体力往前冲,突然父亲被人抢走了,骤然失去重负,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几乎翻白眼。
  “快点,带路!”终于直起身才看到,一个穿蓝灰冲锋衣的年轻人,已经背起父亲在催促她带路。一群医护把父亲接进抢救室,羽儿也一下瘫在地上。
  “冲锋衣”一把拎起她,放在墙边的连椅上:“喂,小蚂蚁,你没事吧!”把一瓶矿泉水和一张纸,放在羽儿手里,就匆匆离开了。
  此刻,旭帆惊异地瞪着眼睛又走过来拎起羽儿,点点头:“嗯,分量到差不多!你真是那个小蚂蚁?”
  也许,月老早就牵好了红线,冥冥之中,早有定论。
  羽儿从包包里取出那张写着他电话的纸片,递给旭帆。
  结局反转,旭帆妈妈看羽儿怎么看都爱的不行,结果便是催着两人早早结婚,弄得羽儿都不好意思,结果她又来一句,结婚是大事儿,章程不能缺。
  没过几天,旭帆妈妈带着旭帆和子涵,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询问彩礼事宜,两个人话语很是投机,把子涵给撇在了一边,事后她越想越气,逼着羽儿和旭帆请她吃了三次火锅。
  旭帆妈妈让羽儿妈定个彩礼数:“养个闺女不容易,是应该的。”
  妈说:“以后孩子交给您了,不听话就替我教导,我该谢大姐。彩礼这事儿,她爸在时我们就说好了,只要孩子好,家里老人心慈就行,我们不要彩礼。”
  旭帆妈妈说:“孩子过去和我住一块儿,暂时没有新房子,也不用添置啥,有些委屈孩子了,大姐不会嫌弃吧?”
  羽儿妈说:“旭帆的事儿,羽儿都和我说了,没啥嫌弃的,我喜欢旭帆这孩子,羽儿就和你住一块儿,将来有了新房,也必须和你在一块儿,不准她不懂事儿!”
  就这样,俩老太太越说心越近,渐渐扯起了各自的不幸。把被冷一边的子涵给感动的,哭了个稀里哗啦!
  当天,俩老姐妹就敲定了婚期,好像结婚不是羽儿和旭帆的事儿。
  婚礼结束,回到新房,羽儿和旭帆都感觉像是在做梦。这时旭帆妈妈神神秘秘的喊两个人过去,把两张飞机票放在羽儿手里:“好好玩!”
  看着婆婆,心中突然很自责,羽儿一直以为,旭帆是“妈宝”,婆婆定是一个偏执的女人,把儿子攥在手里,事事过问,把媳妇排斥在外。
  但自从第一次跟旭帆回家见了婆婆,从不见她过问儿子的生活工作,反倒对羽儿格外的关心,说她太瘦了,还给她做各种好吃的补养。她一个人带着旭帆生活,经历了世态炎凉,处事中却仍然秉持善良,真的让人肃然起敬。
  她常常跑去羽儿家,看望羽儿妈妈和弟妹,替她打理各种家事,把羽儿的娘家也当自己家一样。她说:“两个苦哈哈的家,一定要变成一个幸福的大家,走了的人才不会牵挂,我们互相取暖!”
  她常常和妈妈聊很久,聊到最后,两个人都相拥而泣,她们以姐妹相称,羽儿妈妈喊旭帆妈妈大姐。
  所有的这一切,都让羽儿感到幸福温暖,可惜,上天就好像见不得羽儿好一样。
  4蜜月计划“滑胎”,前妻辞行
  羽儿和旭帆刚走进机场,就被弟弟一个电话给叫了回来。
  原来,婆婆每周六,都会例行去家看望羽儿妈妈,头天晚上,婆婆还在电话里和羽儿妈妈打过招呼,正常来说,8点就已经到家了,可是都已经10点了,还没有见人来。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人接,羽儿妈妈心中越来越担心,知道羽儿和旭帆都已不在家,就派弟弟过去看看,结果见她晕倒在客厅里,一边送医院,一边打电话,等羽儿和旭帆赶到医院,婆婆已经进了抢救室。
  很不幸,婆婆肺癌晚期,耽搁了最佳手术时机,只能使用靶向药物保守治疗,费用昂贵。
  不知怎么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婆婆心疼钱,拒绝治疗,自己拔了吊瓶就走,怎么劝都不听,医生护士来了也不行。
  “妈,您怎么能放弃治疗,您不是说要抱孙子吗?妈,您舍得我吗?”旭帆跪在地上抱着婆婆的腿,昂着脸乞求婆婆的样子,让羽儿突然感觉他“妈宝”的样子有多可贵,相依为命走过来的母子,就应该是那个样子。
  羽儿更不舍得这个好婆婆。羽儿妈,也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治好大姐,否则我饶不了你们!”。
  此刻的旭帆,是心情最低落的时候,那种即将失去亲人的痛,羽儿非常理解。
  于是,全家人开始为了一个目标——给婆婆治病而旋转,妈妈和弟妹负责在家照顾好旭帆妈妈,羽儿和旭帆奔跑于各大医院,寻访一些知名的中医,只要有一线希望,绝不认输。
  婆婆见两个人如此奔波,全家人这么辛苦的照顾自己,也放弃了抵抗的心理,开始配合一家人的行动,积极去尝试各种治疗。
  日子如水般,缓缓流淌,调整好了心态的婆婆,脸上再次浮起希望的微笑,妈妈也因为忙着照料她的大姐,忘记了悲伤,弟弟妹妹帮着做些家务,更懂事了,大家也都习惯了这种新的生活节奏,岁月依然生动,温馨而又宁静。
  然而,即便再平静的水面,也会因为突然飞来的虫儿,树上飘下的落叶,荡起圈圈涟漪。
  一日,下班回家,羽儿看到旭帆在门口张望,偷听,这很反常。便调皮地狠狠拍了旭帆一掌,他明显吓了一跳,却没敢出声,还严肃地对羽儿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拉她在门外等着。
  屋子里面,有声音隐隐约约传出来。“雨墨,妈对不起你,拆散你和旭帆,你应该恨我!”是婆婆的声音。
  “妈,我不恨您,是我没有福分。您好几次去看我,我没见您,不是因为怨,因为,怨不起来,您对我比亲妈都好,我只是想让您把我彻底忘了,忘了就不会难受了。”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妈知道,那个男人是你故意找来给旭帆看的,真是苦了你了……”婆婆在哭。
  里面突然好长一段时间安静。
  “妈,我也结婚了,替我高兴吧?”
  “真的?太好了啦!”
  “他对我可好了,他的前妻因为产后子痫走了,留下一个男孩,今年刚1岁,本来奶奶看着的,可是年前奶奶因病走了,孩子需要照看,我们才谈的。孩子和我可亲了,也没用人教,见了我就扑怀里叫妈妈,别提多可爱了。”
  “这是孩子和你的缘分!”
  “妈,我有时候可感激孩子妈妈了,觉得她就是我的恩人,来给我送福气的。”
  “你是个好姑娘,孩子妈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才来替你受了怀孕和生孩子的苦,把小天使留给你,所以,你要认定那孩子就是你亲生的,好好疼爱他。那些恶毒的后妈是傻的,她们不明白,不管谁生的孩子,只要他叫你妈妈,他就是你前世的恩情。”
  “知道了,妈……他工作调动,要去南方,我们明天就走了!您好好养病,我会来看你的!”陌生的哭声。
  “雨墨!”旭帆推开门闯进去,羽儿一把没拉住,便下意识地也跟了进去。
  雨墨站起来,向羽儿这边看了一眼,便和旭帆妈妈告辞:“妈,您保重,我走了。”说完绕过旭帆,飞快的离开。
  见旭帆眼睛里,全是愧疚和留恋,站门口发呆,羽儿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去追。旭帆飞一样走了,急不可待的样子,让羽儿心中一阵阵酸楚。
  家中只剩下下心里空荡荡的羽儿,扶着还在愧疚流泪的婆婆,进卧室休息,看到茶几上有一份房产证。
  婆婆拉羽儿坐在自己身边,告诉她雨墨的故事。这正好也是羽儿心中一直以来的问号。
  “雨墨是旭帆的前妻,她是一个好孩子,和旭帆感情很好,只是她有一个要命的缺陷,先天不孕,妈就狠心告诉她,我想抱孙子,必须得要有自己的亲孙子。
  雨墨便和旭帆提出离婚,旭帆不同意,雨墨无奈,便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个男人,装得极端不堪,故意被旭帆看到。旭帆伤了心,便同意离婚。
  前几天,雨墨听说了我的病,怕我钱不够治病,把旭帆给她的房子还回来了!说是现在丈夫让还的。”可以听出婆婆心中充满愧疚,这份愧疚怕是此生难消。
  羽儿终于明白了旭帆与前妻的过往,心中更不是滋味。
  结婚以来,这个雨墨,一直是两个人心中的结,都小心地不愿提及。羽儿心里很矛盾,怕旭帆对雨墨情深,不知自己将何处,又怕他对雨墨无情,因为不希望他是如此薄情之人。
  如今看来,旭帆情深,当时雨墨也未负旭帆,只是无缘,终没有走到最后。
  安顿好婆婆,羽儿来到和旭帆相亲的西餐店,要了一杯咖啡,发呆,不知不觉华灯满街,挎好包走出西餐馆,不知该回娘家还是婆婆家,于是,数着台阶:“婆家,娘家,婆家……娘家!”转向娘家,深吸一口气,给自己一个口令:“出发!”
  刚跨出一步,就被人拎了回去,一只手挑起斜挎包背带,一只手轻轻捋出她被压住的头发,一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在耳边想起:“要整理好衣服再走,路还很长,每一步都要走得舒服踏实。”顿了一下,“羽儿,对于雨墨是我错了,我不该相信自己看到的假象,错过了那个善良的女孩,还好,她有了自己幸福的归宿。如果再放了你,恐怕我这辈子都会在愧疚中渡过,你是我心中,那个更美好的姑娘!”
  满街的灯光都散了,被眼泪折射成一团团橙色的光影,在羽儿的心里打印出无数个踏实。
  而羽儿并不知道,他果然给了她无数个踏实,组合成她往后的所有静好岁月。
  黄天不负善良,幸好有雨墨送还的房子,又变卖了婆婆的小楼,不用再为钱发愁,婆婆的病竟然非常有起色,医生笑了,说照这样下去,婆婆还有得活呢,旭帆高兴的眼睛红了又红。
  5房子重不重要
  出院后的婆婆,变得安稳起来,不再拼了命的赚钱,她常常搬去羽儿家,和羽儿妈同吃同住,两人就像两姐妹,有说不完的话,婆婆喜欢做各种野菜料理和汤,而羽儿妈喜欢做各种鱼,每天吃完了饭,就在村边小树林遛食,吃得羽儿小弟最近都胖了不少。
  农村的院子宽敞,羽儿和旭帆就在院子里,又搭了两间屋,简单置了点必须要用的家具,也搬回了羽儿家住,俩老太太高兴的像俩孩子,每天嘻嘻哈哈笑个没完。
  就这样,婆婆的病,彻底让两个家变成了一个家,羽儿和旭帆也乐得开心,日子就这样和缓而温馨的过着,或许没有比最亲的人都在身边,都安好无虞,更让人觉得安宁了。
  但小俩口没有自己的房子,旭帆总觉得对不起羽儿。
  又过了六年,羽儿和旭帆的孩子出生,为了上班和照顾孩子方便,她和旭帆又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房子。
  两个人都上班的时候,婆婆和羽儿妈会来帮忙照看孩子。因房子太小,只有一室,放了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两个老人,谁在这儿都休息不好,只好朝来晚走,遇到阴雨天就更麻烦了。旭帆为此耿耿于怀,做梦都想要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有一天,旭帆下班归来,兴奋地嚷着:“羽儿,房改末班车,让我们赶上了!领导说,让我们抓住这次的好机会了,否则以后,再也不会有这么便宜的房子了。”
  原来,旭帆单位最后一次房改房,如果不买,以后就要买商品房了,那时候听说,商品房一般人买不起的。
  旭帆很兴奋,想着终于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了。于是,我们东拼西凑,可仍然是不够,那时候羽儿月工资不足400元,因为婆婆的病和羽儿娘家各种事儿,两人几乎没有攒下钱,最后,旭帆一拍桌子说:“贷款!”
  旭帆一连奔波了好几天,好歹在房子的最后期限贷到了5万块钱,再加上东拼西凑的钱,终于凑够了。
  这几日来,一脸憔悴的旭帆,却幸福的说:“羽儿,我终于可以给你和女儿一个安稳的家了!”然后抱着钱,就这样睡着了。
  此刻的羽儿,鼻子酸酸的,轻轻的给他盖好被子,便抱着孩子出来,发现妹妹苑儿,在厨房默默无声的刷碗,肩头在耸动。要知道,旭帆这一辈,兄弟们很多,却少有姐妹,而旭帆把羽儿的小妹苑儿,那可是当亲妹妹一样疼。
  苑儿去读大一时,有一次羽儿婆婆住院了,忘了给她寄生活费,她连着一星期,每天只吃一顿饭,到最后连一顿饭都吃不上,躺在宿舍里上不了课。
  事后才想起她,给她打电话才知道。放下电话,旭帆红着眼睛,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
  从此,旭帆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给妹妹打生活费。如果不是左脸上拿块鲜红斑痣,苑儿长得有点像《还珠格格》里的紫薇,也就是这块痣,让她的自尊心倍受挫伤。
  羽儿回到卧室,看到旭帆睡着了还在笑,这么多年,发了工资,都是先把羽儿娘家要办的事情放在第一位,然后是羽儿,最后才是旭帆。
  甚至有时候,他说根本不用为他打算,因为他不抽烟,不喝酒,除了日常生活所需,几乎没有多余的需求,买房子是他的唯一心愿。
  吃饭时,羽儿看着神采飞扬的旭帆,再看看默不作声的苑儿,心拧成一个疙瘩。
  晚上羽儿辗转难眠,旭帆发现端倪,听羽儿说明原因,然后他也沉默了,但是只片刻,他便毫不犹疑的拿出5千元钱,交给羽儿,说:“苑儿大了,这么多年那块痣没把孩子压垮,就已经是个好姑娘了,再不给她治疗,可能会影响她一辈子。”
  羽儿心中除了感激,还有愧疚……
  旭帆早就作了详细了解,那个时候,只有北京和上海,有治疗这种鲜红斑痣的红宝石激光治疗仪,是按平方厘米收费的,北京价格便宜点。治疗费加上来回路费和住宿费,要4千多。
  第二天,苑儿回家前,旭帆叫住她:“苑儿,接着!我和你姐合计了一下,打算房子先不装修,先治好你脸上那痣,反正房子已经在那里,已经跑不掉,只不过是晚一点住进去而已,你姐已经通知你哥了,让他陪你去北京协和医院,你今天就回去,收拾收拾,立马去,越快越好,别耽误到开学喽。”
  苑儿将信将疑,羽儿对她点头,苑儿飞一样走了,旭帆又是一夜未眠。
  多年以后,两人说起这件事,旭帆说:“那些年,为了房子我们过得是苦了些,因为房子对于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如果我们为了买房子,没给妹妹治了那个红痣,会影响她一辈子,那咱俩也一定会后悔一辈子。所以再重要的东西,都没法和人相比。”
  6苦日子也有浪漫
  父亲去世后,有好多年,羽儿背负着家人的依靠,大到弟弟妹妹买房婚嫁,小到浇地施肥庄稼收获,加上自己的工作、学习、晋职称。
  后来还有孩子,有一段时间,羽儿觉得自己就像一台失控机器,没有办法停下来,甚至觉得,如果停下就会报废。因为那些时间,她彻底把自己封进“家里老大”的角色,绷起了一根弦,这根弦随着我娘家的大小事或驰或张,整个人也被这根弦给搞得神经兮兮。
  如今才明白,那时羽儿没有疯掉,不过是因为旭帆给予她各种宽慰与呵护,更重要的是她家有需要时,他定全力而为,从来没有推脱过。
  不管多难,他一直坚定的在羽儿背后,非但从无怨言,还想方设法为她减轻劳累,让羽儿在小家里没有感受过一分一毫的艰涩。即便是在最难的日子,他也尽量让羽儿过得有滋有味。
  两人结婚以后,他为羽儿过了平生第一次生日,并且,从此,每年羽儿都会过一个温馨安静的生日。
  虽然没有华贵的礼物,但他为羽儿点燃生日蜡烛时,那一点点橙色的微光,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和希望,也让她在苦难的生活里,有了一点点期盼。
  旭帆在院子里种了两棵红提,别说每个秋天可以吃到甜蜜的提子,每年夏季,半院子的浓绿,别提有多养眼。
  养了两株茉莉,从晚春到中秋,每天都散发浓郁的茉莉清香,偶尔会剪两支月季和茉莉,简单随意地插在一个瓶里,放在书房,让羽儿在电脑前,读读写写时,那份馨香萦怀,慰藉的何止鼻端呢?
  一日去朋友家做客,她的咖啡机让羽儿无比羡慕,那杯浓香的咖啡让她迷醉。
  几日后便是羽儿的生日,天冷且阴沉,竟有点“晚来天欲雪”的味道,羽儿颇有些小兴奋。被旭帆给惯的,自己也记得自己的生日了,弄了几个小菜,等着旭帆下班。可是,一直到晚上8点,旭帆都还没有回家,有好久了,他都忙忙碌碌的,整天见不到人影,说最近单位评审,忙。渐渐感受到有点失望,便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被“羽儿,生日快乐!”的声音吵醒,眼前一片漆黑,突然一簇烛火慢慢靠近,然后,烛光后面,映着一双温暖的眼睛,让羽儿恢复了幸福感。
  人开心起来,鼻子也会更灵的,羽儿闻到一股咖啡的浓香。果然,一杯咖啡被他从烛光后面推到她眼前,那双温暖的眼睛示意:“尝尝!”
  羽儿抿了一小口,咖啡的微苦融合柔滑的奶香,太棒了。
  “哪里买的,贵不贵?”我很俗的问。
  他很得意:“你有口福啦!这是我亲手做的!”
  “骗鬼去吧你!怎么可能”。
  “来,来,跟我来。”他拉羽儿到厨房见证。
  咖啡真是他做的,也是他今日晚归的原因。他早早买好了手磨咖啡机,过滤壶,过滤网,还有一小包蓝山咖啡豆。
  可是他怕做不好,下了班又去了咖啡厅学习制作方法,和冲泡比例……
  回到客厅,羽儿继续品咖啡,一小杯咖啡,在她心里无比珍贵。刚坐下,他又跳起来:“别先喝完,人家咖啡厅的主管说了,喝咖啡要佐甜点才更美味!所以,我也准备了。”
  旭帆从冰箱里取出一小块蛋糕,小心托着,跑回来放在羽儿面前。这么多年来,我过生日,每次都是旭帆做一些拿手的菜肴,是一盘精心切的水果……
  而羽儿看到烛光把旭帆的身影,印在墙上,他不再是那个挺拔的年轻警察,背竟有些驼了。
  旭帆小心翼翼的问羽儿咖啡香不香,喜不喜欢时,她看到他的眼角有了一堆皱纹,皮肤也有些松弛,但是他的眼睛依然那么温暖,这温暖让羽儿的心,半生都没有觉得冷,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他柔声问:“怎么了!”
  靠在他肩头,羽儿心中回答:“此生,因为有你,我才这样安好!”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带你去个好地方!”他神秘兮兮地笑着。
  第二天,有着明媚的阳光,旭帆带着羽儿去了一个地方——他们漂亮的新家。终于明白,他这么久的早出晚归,是在忙什么。
  在他们的新家里,旭帆按照他们往日憧憬的样子,已经把它装修好,漂亮的四室两厅。
  把女儿的房间,弄得非常漂亮,淡蓝色的墙面,天花板还弄了星空的图案,书桌、书橱和带梯子的高架床,还铺了整块厚厚密密的绒毛地毯。
  而床的下面,放了好几个形状各异的靠枕,她可以躲在这里看书,写作业,也可以坐着、躺着、趴着,想怎样都可以。这个房间简直就是我儿时的梦,这太魔幻了。
  “这也是我的梦,你喜欢吗?”旭帆也很兴奋,他絮絮叨叨地介绍着房间里各种设施,说:“这么多年让你和孩子、老人挤在租来的四十平米的小黑屋里,都快成我的心病了,这回可算安心了!再晾上三个月我们就挑个好日子搬家。”
  
  7无可逃避
  苦了大半辈子,终于可以住上自己的新房,那种欣喜,难以形容。
  可还没来得资,羽儿刻意说明,人之一死便与世间再无瓜葛,从此,我娘家之大小事宜,再与旭帆无关,不必再作纠缠。
  对于自己的晚期癌症,羽儿明白,现代各种医疗手段不可忽视的疗效,更明白这种晚期病情治疗的效果,需要多少金钱来夯垒,刚刚有一点起色的生活,又将回到从前。
  羽儿不舍得,也不忍心旭帆为了自己,把房子卖了,对于女儿,更是愧疚到无语,从来没有给她优渥的生活,如今,羽儿又怎么可能再为了给自己治病,让女儿跟着她再度吃苦,让刚有起色的家再度陷入困境。所以,她更愿意寻一处,安静的角落,消极地等待最后一刻。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凌晨,羽儿背起自己简单的行囊上路,此生太累,愿早归尘土,不必再有来世。然而,即将离开小城时,竟还是忍不住回首、徘徊,瞬间泪雨滂沱。
  那一条条小巷、马路上,有羽儿曾为生计奔波游荡了几十年的脚印,不知上面可还有一点自己的痕迹,路的那一头,还有日日生死相依的亲人们,如今永别,泪已磅礴。
  刚转身起步,却发现,旭帆和亲人们,竟然在前面等她,还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妈和婆婆。
  “你是不是二,你有没有替我想想,我这半辈子累死累活到底为了什么?”他第一次对羽儿狂吼:“我散尽千金,熬干心血,我为了什么?你说?”
  “还不是为了你吗?你以为他只是好心!”婆婆第一次这么责备羽儿。
  “羽儿,我倾尽全力,只为能让你幸福,快乐!希望我们能一生相伴,不离不弃!你怎么能有点挫折就逃?你看看咱妈,她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你还年轻,怕啥?你就这么走了,你让全家人怎么办?”旭帆激动的说着。
  而两个妈妈的眼泪,和女儿的哭啼,让羽儿无法固执己见,一路乖乖的跟着旭帆去办理了住院手续,两个妈妈不放心,还一路押送。
  最后
  幸好羽儿没有离开,经过详细的检查,羽儿卵巢里只是长了一个良性肿瘤,其余的结节也没有大问题,很快就可以安排手术。
  或许上天是公正的,吃了太多的苦,也会给你一点甜。
  术后,麻醉剂作用逐渐消失,旭帆伏在床边,双手紧紧握着羽儿的手,好像怕死神把羽儿抢走。
  他们第一次这样近,这样安静,有这样漫长的悠闲时光,可以这样看着对方!羽儿看着旭帆原本乌黑的发里,出现了根根银丝。她心中有无限的歉意,过去的半生,旭帆一直都在给予,用他累到半驼的背,替她遮风挡雨,用他弯下的胸膛,给她最安心的依靠,而她却从来没有顾及他的喜怒哀乐,她默默祈祷:“往后余生,请老天多给我点时间,让我能回报他一二也好。”
  羽儿期望下半生,要与旭帆相守到老,不离不弃。
  

  “冷,疼!”羽儿好像在冰窖里。
  “医生,她怎么在哆嗦?”他声音有些沙哑。
  “刚做完手术,都这样,别担心。”一个医生安慰他。
  一双手熨帖在羽儿脸上,带着那种有魔力的温暖,她像寒冷冬日的猫咪,缩缩身子,全身都想偎进这温暖。
  手术过程像做了一场梦,梦中的羽儿在一片漆黑中横冲直撞,却怎么也走不出这黑暗,感觉是习惯性地四处张望寻找,却不知道自己在找谁。
  麻醉醒来,第一眼看到的还是他——羽儿的丈夫旭帆,是的,现实与梦中的感觉融合,就是在寻找他,看到他,羽儿才觉得黑暗消失,温暖从心底弥漫开来。
  过去的半生,关键时刻,他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在羽儿眼前,而羽儿总是常常把他忘在脑后,甚至都没有好好端详过他。
  麻醉剂的作用还在继续,但是,与他相处这半生岁月里,点点滴滴,却越来越清晰……
  1撑起破巢
  羽儿和旭帆结婚,是在一个很冷的冬天,那一年,羽儿父亲刚去世,而旭帆的到来,就是冬日里的光,让她熬过了那个寒冷的冬。
  父亲走得很突然,等羽儿赶到时,父亲看了她一眼,眼角突然流出两串眼泪,溘然而逝。此前,羽儿从未见过父亲流泪,母亲一夜头发白了大半。
  羽儿搂紧六岁的弟弟,不知道是他抖,还是自己在抖,耳中一阵阵轰鸣,母亲和妹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似乎很遥远,从此,羽儿便落下耳鸣的毛病。
  遗体火化前一天傍晚,小妹苑儿蹲在爸爸遗体旁边抽泣:“爸爸,以后我害怕了怎么办?你快回来,我怕黑。”
  尚未离开的亲朋都议论:“这孩子,不怕呀,蹲在那儿,是不有点邪性!”
  突然想起自己上中学时,乡下夜黑,晚自习下课,羽儿一路冲回家,一进门便喊:“爸!”即便爸只哼一声或者妈说:“你爸睡了。”便觉得背后那些被恐惧幻化出来的,影影倬倬,莫名的东西便瞬间消失。然后便对妈叫嚷:“饿死了!”虽然一定没有什么美味,但是记忆中却温暖而踏实。
  觉得妹妹好可怜,因为她没有享受到,羽儿所经历的这种幸福。拉起妹妹送到妈妈床边,她缩着小小的肩膀趴在妈妈臂弯,渐渐安静下来。
  好想和妹妹一起靠着妈妈,告诉她:“妈,我怕!”可是妈妈一脸绝望,眼睛肿到睁不开,已经两天没吃下一口饭。
  羽儿憋回眼泪,挺了挺腰:“妈,放心,有我呢,我不会让您和弟弟妹妹受苦。”
  但是,羽儿看到主事儿的三爷爷在吼瘦小的弟弟:“就这点礼数都做不好,想气死谁!”而六岁的弟弟嗓子已经哭哑,说话发不出声音。她转向三爷爷:“弟弟小,请您……”话没说完,三爷爷便把我推出来:“外面多少事儿,快忙你的吧!你弟弟是你家唯一的男丁,再小,该他担的无人能替!”
  刚走进东厢房,羽儿看到大伯母和堂嫂偷偷往怀中藏了两条烟和一盒茶叶……,羽儿冲向大伯母,众目睽睽之下从她怀中扯出烟和茶,大伯母脸一阵青一阵红,转头走开……妈却说羽儿不懂世事,不该这么做!
  羽儿是真的不懂,八叔、九叔是妈妈带大的,小时候,他们吃着妈妈在公社食堂省下来的馍,说长大了要学包青天,奉养兄嫂。如今他互相说着自己家的不易,不能再负担更多,完全忘记小时候的信誓旦旦。
  三爷爷带着几个人来找羽儿,说钱不够了,他们已经帮着先垫补了些,但还是不够……她看看几个叔伯,眼光到处,他们都躲闪着走远了。
  殡仪馆的车来时,几乎被各种琐事逼疯的羽儿,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恍惚中,好像看到父亲的手臂动了一下,觉得父亲复活了,在向她招手,她扑过去上去抓住车后把手,她怂了,哭喊:“爸,我不行,我带不动一家人,我管不了这么多事,您不在我也怕黑,不行,不行,您得回来,您快回来。”有人过来掰她的手,“你们不能把我爸带走,我看到他的手动了,他还没走,他不舍得走,他活过来了……”
  疯狂挣扎中,羽儿可能碰到了满心怨恨的大伯母,听见她“哎呦”一声,然后,腰上被谁狠狠掐了一下,疼痛果然使人清醒,可是大伯母开始掌掴羽儿的脸,一下又一下。
  小姨心疼,拦了一下,被大伯母粗壮的手臂隔开,并振振有词:“这孩子魔怔了,得打醒她。”
  羽儿的好姐妹子涵可不吃这一套,她冲过来想把羽儿撕扯出来,却是无济于事。
  脸已经麻木,拼命挣扎,却被大伯母家的两个堂嫂死死抱住,不知道挨了几下。
  反正动不了,羽儿看着天上灰色的云,心里喊着:“爸,您看到了吗?您的女儿,您舍不得弹一个指头,现在被人家像打牲口一样抽打,您舍得吗?快回来吧……”心中甚至自虐地想:“打吧,打死我吧!你们打的越狠,我爸越心疼,说不定就真的回来了!”
  大伯母还在喊叫:“老大,快醒过来!……”
  脸上却没有感觉到疼,耳边一声雷喝:“住手!”,把耳中的轰鸣荡尽,就像儿时和村里欺负弟弟妹妹的调皮孩子们打架,打不过了,就要吃亏的紧急时刻,父亲突然出现,喝退顽童们的声音。
  惊喜地把目光从云端拉回,竟然是他——旭帆,可能来得匆忙,一身警服没来得进换下。
  他一手扼住了大伯母的手腕,从扭在一起的人堆里一下把羽儿拉出来,沉声呵斥:“你们,都不许动她!都走开!”目光冷若寒剑,大伯母带着两个儿媳一溜烟的跑了。
  他拉羽儿来到殡仪车旁,把警帽摘下让羽儿托着,扑通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说:“伯父,对不起,我来晚了,您放心,我会帮着羽儿照顾伯母和弟弟妹妹,不让他们吃半点苦。”
  羽儿两夜未曾合眼,几日来人前没掉一滴眼泪,此时,全身虚脱,两股瑟瑟,他的话让她止不住泪水滂沱。
  旭帆安慰了羽儿妈,看了她的弟弟妹妹,把伏在爸爸灵前的羽儿扶起来,用他的手绢擦净羽儿的鼻涕眼泪,把乱发捋到耳后:“羽儿,你看看你妈妈,你的弟弟妹妹,你不能只顾自己伤心,她们都指望你给她们撑着这个家呢!你是老大啊,你不说这是你的责任吗?”
  “我不行,我担不了。”羽儿继续怂。
  “闭嘴!别让人看不起,给我起来!”他狠狠地扯起羽儿,说:“我还没有请假,得回去。”
  “别走,你别走,帮帮我,我怕……”。
  “别怕,我很快就回来!”他眼睛里的温暖让羽儿恢复了一点勇气。
  或许是旭帆说了什么,三爷爷不再来管羽儿要钱,对弟弟也温和了许多,大伯母和堂嫂不再来打秋风,叔叔们也殷勤地常来我妈跟前问安好……
  羽儿知道,从此,旭帆和这个破家再也撇不清关系,虽然她努力抗拒过这个结局。
  他渐去渐远的身影,让羽儿想起与他匆然相识,又瞬间分离的傍晚,记得那日,天虽然冷,霞光却一片橙色。
  2相识
  旭帆,是羽儿闺蜜子涵介绍给她的相亲对象,子涵说:“高旭帆是我小学同学,而且还是同村同宗的哥哥,我了解,人绝对错不了,很善良。但是他结过婚,前不久离婚了,在市区买的房子给了前妻。”
  “他们,为啥离呀?”羽儿好奇。
  子涵讳莫如深,只说是旭帆前妻提出来的。
  “给我介绍一个二婚头,你是不是故意恶心我?你是不是我闺蜜?我仇人吧?”羽儿故作生气。
  “你是我姐们,旭帆是我哥,你说,我敢坑谁?我之所以给你俩介绍,主要是因为我不想你俩任何一个人将来不幸福。哎,哎!最主要的是,你俩都奇葩,这个世界像你俩这么傻不拉几的人,只此一对儿,绝版了。”子涵强词夺理。正闹着,高旭帆来了。
  女孩子最会变脸,刚才还毛猴子一般,一眨眼都变成了乖巧文静的可爱样子,优雅的正襟危坐。
  他西装革履,还系领带,裤子有点短,上衣有点长,大背头不知咋梳得油亮亮的。
  旭帆看见两个人的表情,忙笑着解释:“我妈给我收拾的!”神色自若,并无窘态,还十分绅士的与羽儿握了握手:“不好意思,初次见面就迟到了,主要是我妈太重视这次相亲!”对着旭帆的滑稽装扮,子涵好不容易才收回瞪圆了的眼睛,很无奈地咧咧嘴,自顾自地走了。
  刚坐下的他,倒也不用问,便把自己的所有问题,都交代了个清清楚楚,除了和前妻的。
  他说了那么多,羽儿心中有了三个想法:
  1这家伙是个“妈宝”——三句话离不开“我妈说”,听说这类人是不懂担当的。
  2旭帆妈妈不好相处,应该是嫉妒任何外人与儿子亲近。
  3如果他与前妻有纠结怎么办?电视剧里不都这样演的吗?
  还有一条,羽儿家的担子的确太重,而旭帆来自是单亲家庭,从原来的两间茅草房到如今的三层小楼,他妈妈带着他走到现在,绝对不是一般的不易,何况听子涵说旭帆妈妈身体也不好。
  羽儿怎么忍心让他们,再因为自己去演绎耕牛的一生。天冷,两个人在一个西餐馆里坐了一会儿。因为早就拿好了主意,所以也不耽搁,羽儿找了个由头就告辞抽身。
  高旭帆似乎有点意外,他小心的问:“下次啥时候请你看电影,子涵说你喜欢。”
  羽儿假装没有听到,默默地穿好大衣,他就像送孩子上学,出门前,熟练的伸手将羽儿压进围巾里的发辫捋出来,又顺手来整衣领,出于本能,羽儿躲开了。
  高旭帆惊觉,突然收手:“对不起,我……”
  这个很沉稳的男人突然有些尴尬,眼睛里突然流出的那一丝伤感,让人心疼。
  “没有关系,是不是习惯了,还挺细心!哦,走了!”突然想到他前妻,心里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我送你!”旭帆追过来。
  “站住!不用!”羽儿严词拒绝。
  羽儿与旭帆只此一面,以后各自西东。不管子涵怎么说,羽儿再也没见过高旭帆,至今已有两年多了。不过,听子涵说,从那以后旭帆再也没相过亲,常常被他妈拿着条帚疙瘩追到大街上打,他总是牛皮糖一样笑嘻嘻地耍赖。他对子涵说:“相亲很多次,只有羽儿没有问我和前妻怎么回事儿,房子为什么归前妻!”
  而羽儿也总以家里事多为由,拒绝亲朋的好意。而人静时,心里总在想着那天高旭帆帮她整理头发的神情,觉得他的内心一定很温暖。
  羽儿没有告诉子涵:亲朋也好心介绍了不少,只有旭帆毫不含糊的表示,要帮羽儿一起给父亲治病,照顾她妈和年幼的弟妹,而羽儿,真的不忍心把他,拖进自己家这个无底洞。
  其实,羽儿和旭帆之前曾有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羽儿一直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姿势,旭帆应该没有认出来她,羽儿却一下就记起他就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冲锋衣”。
  恨自己没出息,以前相亲过后,都是过眼云烟,为什么这个人却老也忘不掉?羽儿给自己找了一个原因,可能因为是子涵的哥的缘故。
  第二天,旭帆就请了长假,一直到父亲头七,每天都来陪着羽儿,帮着料理家中琐事,耽误了他原本既定的升职。
  3冥冥之中,或早已注定
  丑媳妇总免不了见婆婆,羽儿硬着头皮跟着“妈宝”旭帆回家。心中仍存着点“他妈不好相处”的成见,不免战战兢兢。
  羽儿小心地捧着两盒旭帆买的,老太太最喜欢吃的点心,鞠个躬,叫声阿姨。
  “嗯!”很严肃的声音,拖着冷冷的尾音,眼光懒散的看着前方,只用眼睛的余光撇了羽儿一眼,更加手足无措。
  突然,旭帆妈妈的眼光开始聚焦,靠在椅子上的背开始绷直,前倾,然后腾地站起来,指着羽儿嚷嚷:“你是,你是?”
  羽儿吓得点心全扔地上了,心也快跳出嗓子眼。
  “妈,怎么了?”旭帆很尴尬,一下把老太太推进里屋,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谁知老太太“哧溜”一下,又跑回客厅,叫着:“小蚂蚁,你是小蚂蚁。”表情明显是惊喜呀。
  羽儿和旭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三年前,老太太突然哮喘急性发作,趴在地上几乎窒息。路上来来往往很多行人,老太太已经说不出话来,羽儿见她嘴唇发青,马上坚持不住的样子,忙拉住了她冰凉的手,背起老人送到了附近的一个诊所。
  她病情稳定后,诊所大夫开玩笑说,那小姑娘背着她,就像一只小蚂蚁驮着一只大青虫。
  这几年“小蚂蚁”一直都在她心里,从未忘记。
  羽儿松了一口气,禁不住想笑:“阿姨,你们家人都用蚂蚁形容人的吗?对吗?‘冲锋衣’!”
  也是三年前一天,父亲尿毒症,本来按时透析,病情还算稳定,突然感冒发高烧,病情加重,直接昏迷。羽儿用电动三轮车把父亲带到医院,轮椅却被租完了,怕父亲病情不能耽误,咬牙背起父亲沿着走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的小路,往肾内科病房跑。
  羽儿驮着半昏迷的父亲,视野受限,在病房电梯口和人撞在一起,本来体力已到极限,自己都能倒,何况人撞,也不能怨别人。
  羽儿嘴巴只够喘息,说不出任何话,来不及理论,爬起来,把父亲背起来就走。
  “小蚂蚁,等一下,我帮你吧!不好意思碰到你们。”羽儿正撑着最后一丝体力往前冲,突然父亲被人抢走了,骤然失去重负,胸口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几乎翻白眼。
  “快点,带路!”终于直起身才看到,一个穿蓝灰冲锋衣的年轻人,已经背起父亲在催促她带路。一群医护把父亲接进抢救室,羽儿也一下瘫在地上。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朦胧诗的爱情
下一篇:野菊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