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生姜

生姜

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是生姜收获的季节。铜陵人家家户户都会买些生姜回家自己腌制。或添绵糖和白醋,腌成甜口,或加食盐和酱油,制得咸味。
  今天是中秋节,虽然已是早上八点,小雅仍安心地躺在床上睡懒觉。
  奶奶拖着一个麻袋悄悄走进房间,她轻轻地拍醒小雅,笑眯眯地说:
  “乖乖,你看看,这是什么啊!”
  小雅揉了揉酸胀的眼睛,仔细一看,拿麻袋里装着一些土黄色的东西。
  “生姜!”小雅瞪大眼睛,惊喜地看着奶奶。
  “唉,这可是大院的白姜!”奶奶脸色颇显骄傲,托着大麻袋一瘸一拐地朝厅堂走去。
  小雅跳下了床,兴冲冲地跟在奶奶后面。
  “奶奶,哪儿来这么多的生姜啊?”
  “当然是买的!难不成还是偷的?”
  两人到了厅堂,奶奶早就摆好了木盆跟板凳,奶奶坐下来,把麻袋的口解开。里面的生姜哗啦哗啦地倒了出来,在小雅眼里就像一只只沧桑的手,像奶奶的手。
  “小雅啊,我买了肉包子放在桌子上,你先去吃饱了再帮奶奶刮生姜吧。”
  小雅也顾不上洗漱,她三两步跑到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有一个碗,碗里装着两个包子,玩旁边还有好几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她迅速地把每个都检查了一遍,发现里面装着韭菜、海带、排骨还有她喜欢吃的虾子,心想今天晚上有得吃了。她一手端着碗,一手搬来个小板凳坐到奶奶旁边,贪婪地啃着尚有余热的包子。
  小雅用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奶奶的手看。奶奶的手正在十分娴熟地洗去生姜上的泥土,那双发皱的手和裹着泥土的生姜混在一起,哪只是生姜,哪只又是奶奶的手,得等一块姜在奶奶手里洗得差不多了,谜底才会揭。
  小雅吃完了一个包子,笑呵呵地问:
  “奶奶,你怎么买了这么多姜?得花不少钱吧?”
  “昂,就这么些生姜,可花了我四百多块钱哩!”
  “那么多钱呐?我们也吃不完这么多姜。”
  奶奶抬起头,笑着说:
  “你不吃喜欢吃吗?这回啊,你就出劲吃!”
  接着,她又埋头清洗生姜。
  “我想呐,这么多生姜,一半腌甜的,一半腌咸的。”
  小雅撅着嘴,撒娇道:
  “奶奶,能不能多腌点甜的,少腌点咸的啊?”
  “我知道你只爱吃甜的,但你爸他就好吃咸的。”
  小雅听到奶奶提及她爸爸,心里有点诧异。平日里,祖孙俩极少提到他。
  “我爸?”小雅停下了嘴里的动作,一脸疑惑地望着奶奶。
  奶奶停下了手中的活,对小雅说:
  “你爸昨天打电话跟我说,明天回来看你。”
  小雅侧过身,语气有些沉重地说:
  “我不要他来看我。”
  奶奶叹了口气,对小雅说:
  “唉,他也看不了你几回了,估计以后也不会来看你。你爸爸他在外面又跟别的女人结了婚,听村里跟他一道出去的人讲,他还搞起了什么房地产,现在有钱得不得了!”
  小雅翻着白眼。
  “跟我又没关系。”
  奶奶没在意小雅说的话,接着说道:
  “今年六月底的时候他打电话跟我说,他现在的老婆,生了啊,还是龙凤胎。他前天跟我讲,明天他带着老婆孩子来看看我们祖孙俩。唉,怎么说呢,这些年,他确实不是个东西!你妈妈跑了,他对也你不管不顾的,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但他好歹也是你爸爸,而且这回也不一样了,我特地跟他讲,东西买少了可进不来我这破房子的门……”
  奶奶还在叨絮着,可小雅的耳朵里早就嗡嗡响,听不见奶奶在说什么了。她木讷地坐在凳子上,无味地嚼着包子。
  就一个拳头大小的肉包,她吃了很久很久。看着小雅无心听,奶奶也没继续说下去,只是埋头洗着生姜。
  小雅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头看着门外,呆呆地坐了半晌,又转头说:
  “奶奶,我来帮你洗生姜吧。”
  麻袋里刚倒出来的姜都十分鲜嫩,姜的分叉处总是积着一层土,小雅用手指搓着姜的分叉,就好像给自己洗手那样。
  待泥土完全洗去,生姜也变得白净了起来,姜体通黄,又有好几个分叉,像极了一只修长的手,而那姜入土的根茎处呈紫红色,好似年轻女人被染红的手指甲盖。
  小雅举起一块她认为最好看的生姜,说:
  “奶奶,这像不像你的手?”
  奶奶看了一眼,笑道:
  “我的手哪有这么白净?你长大了,这就像你的手了!”
  奶奶又说:
  “等这生姜刮了皮,就更白净了,那就跟你现在的小手一模一样喽!”
  小雅也乐呵呵地笑了。
  姜都洗干净了,接下来就是刮生姜了。
  祖孙俩一人一把铁勺,先将紫红色的根茎掰断不要,再用勺子轻轻刮去生姜的皮,她们刮得很小心,生怕多刮去一丝珍贵的姜肉。
  一块处理好的生姜,看不到一丝沧桑,通体圆润白净了许多,好似返老还童了一般。再把它丢进木盆里,一块姜就算处理好了。
  刮生姜可不是什么好干的活,生姜辣手,勺子磕手。小雅手被磕疼了一处,就学着奶奶换个手势继续刮,一天下来,小雅的右手拇指被勺子磕出好几处血印,从指尖到胳膊肘都被生姜的汁液辣得通红。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了下来,小雅的肚子有些饿了,奶奶停下手中的活去厨房做饭,不一会儿端出了两碗挂面。看到又是挂面,小雅的脸上显露出失望的神情。
  “奶奶,今天过节,中午吃的就是挂面,晚上还吃面,是不是有点,亏着嘴了……”小雅用筷子搅合着碗里的面,极不情愿地把面送进嘴里。
  奶奶知道小雅的心思,安慰她道:
  “亏着谁也不能亏着你哟,别急,明天中午我就给你烧一桌子好吃的!”
  吃完饭,祖孙俩又开始刮生姜。到了晚上八九点,一大盆生姜终于刮完了,接下来的腌生姜就是奶奶一个人的活了。小雅回到自己的房间写起了作业。
  大概深夜十一点,她准备喝杯水睡觉。
  小雅走到厅堂,看见桌子上摆好了三罐生姜,从颜色上看,两罐咸的,一罐甜的。
  小雅朝着奶奶的房间望去,黑着灯。于是,她悄悄地打开甜口的盖子,用手指捻起一块最不显眼的小拇指盖儿大小的姜块。她把姜块放在嘴里,用舌头舔尽上面的白糖和醋,味道还是和她记忆中的一样,酸甜可口。
  小雅舍不得马上咬碎它,便一直含着那姜块上了床。
  床上,她努力回想自己和父亲的点点滴滴,企图找到明天和父亲相处的经验,可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多少东西。
  印象中,他们一家开开心心在一起只有一回,那时的父亲是一名船夫,一家三口坐在江岸边看江景。
  夕阳西下,父亲突然高歌: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
  母亲也和声唱: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
  一旁的小雅有些着急,求爸爸妈妈教她唱。
  于是,爸爸妈妈一人一句地教小雅唱这首歌。
  最后,三人齐声唱:
  问君此去几时回
  来时莫徘徊
  问君此去几时回
  来时莫徘徊
  歌唱到这儿就该停了,可小雅哪知道,她只管重复着最后两句歌词,全不顾音完全不在调上,爸爸妈妈看着乐在其中的女儿,也都开怀大笑了起来。
  后来,父亲不想再摆渡,转头做起了小生意,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把家里的钱亏得一干二净。从那时起,小雅就记得爸爸妈妈每天都要吵架,吵得厉害时,爸爸还会打妈妈。想到这里,小雅的脑子里全是自己的哭泣声,再不愿想下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雅就自己醒了过来。
  那块姜还在她的嘴里,小雅本来想吐掉,但一想之前刮生姜的不易,便有些舍不得。她咬了下去,那块姜也没有让她失望,虽然在她的嘴里睡了一夜,仍旧爽脆辣人。
  为了待会儿跟奶奶说话时,不让奶奶闻见自己嘴里的姜味,她赶忙去洗漱。
  在经过厅堂时,小雅发现桌子上少了一罐咸味的生姜,只有一罐咸的,一罐甜的。
  “嗯,这下看上去一样多了。”
  她洗漱过后,就回房间里背政治和历史的知识点。
  约摸中午了,她听到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
  小雅打开房门,看见厅堂里有一男一女,男的西装革履,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确定是自己的父亲,女的也穿着得十分高贵,脸上化着淡妆,一靠近她,就能闻到一股十分舒服的淡淡的香气。
  两人手里各抱着一个孩子,他们看见了李雅湘,男人先开口了:
  “小雅,这是你小妈,快跟她打声招呼!”
  女人满脸堆笑地看着小雅:
  “你就是小雅?长这老高的呐!”
  小雅快速扫了女人一眼,转头问男人:
  “我奶奶呢?”
  “你奶奶在厨房忙活着。”
  “哦,那我回房间写作业了。”
  男人看到小雅这么不待见自己,有些失望。
  “小雅,你来看看你的弟弟妹妹吧!”男人的语气有些许请求的意味。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又指了指桌子上堆满的各种袋子,说:“小雅,你看,我们给你买了这么多吃的、用的、和新衣服,你拿到房间里看看喜不喜欢吧!”
  小雅谁的话都没有听,径直回到房间,把房门上了锁,索性大声背起《木兰辞》来。
  吃午饭的时候,小雅才又出来了。
  饭桌上,男人向奶奶询问着祖孙俩生活的种种,小雅只顾着吃,没和他们说一句话。
  吃完饭后,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奶奶的房间休息,男人站在李雅湘房间的门口,想跟她说话。
  “小雅啊,你跟爸爸讲讲你最近学习上怎么样?”
  “我听奶奶说你成绩还是挺好的。”
  “你想不想去市里上学?”
  “需不需要我给你买什么书?”
  “……”
  男人说了许多,小雅一句话也没回。
  到了下午三点钟,女人嚷嚷着说要走了,奶奶很舍不得孙子孙女,希望能多看两眼,就想让他们在家里吃晚饭过夜。
  女人婉辞,说自己在这里没有问题,但怕天暗了蚊虫多,两个孩子受不了。
  “毕竟他们才几个月大。”
  听女人这么说,奶奶没再说什么。
  奶奶临走前给男人的车上放了许多山货,其中就包括腌生姜。
  女人看那是罐咸的生姜,顺口跟奶奶提了一嘴她喜欢吃甜食,奶奶二话没说把那罐甜生姜也塞进了车的后备箱。
  小雅看见了,什么也没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他们走后,小雅帮着奶奶收拾桌子上的东西,奶奶一直跟她念叨着两个孙子孙女如何乖巧可爱。
  “你爸爸他啊,以后可能不回来了。不过,他给了你一笔钱,留在我这。你要是以后学习还是不错的话,这笔钱就用来给你上大学;要是学不下去,就给你当嫁妆。”
  “我才不要结婚……”小雅嘟囔着。
  “你不结婚,可就没有孩子,想想白天里你那两个弟弟妹妹,多好玩呐。”奶奶埋头擦着桌子。
  小雅脱口而出:
  “那要是离婚了,孩子怎么办?人老了,孩子会养我吗?”
  奶奶顿住了,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嘴巴微张,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孩子。她似乎想要反驳,但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雅有点被奶奶的神情吓到了,反思自己的言语是否太过于不合时宜。
  奶奶沉默了半晌,开口道:
  “要是能立得住,不结婚也好,省去那些烦心事!”
  收拾完后,小雅把堆在墙角的各种袋子拿回了房间,倒在床上,一件件地细数着一天的“战利品”。
  有小几号的衣服,有芭比娃娃之类的玩具,还有《小学生写作指导》之类的工具书,这些都让小雅觉得自己有些是生不逢时。
  但也不是都没用,里面还有几种小雅不认识的糕点零食,她每袋都拆开尝了尝,都是自己从未吃过的味道,但跟甜生姜比还是差了些。
  一想到甜生姜,小雅才发觉到,自己的手还疼着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莽原
下一篇:憾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