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危楼

危楼

“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啊,就这?”包明镜如同罩在云里雾里,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是啊!就这嘛!有人承担责任,这事就算完了!你不用查了,赶快回区里吧!还有新任务要给你呢!”区长说。
  包明镜回到了区里,他对区长说:“这事既然让我负责,我就得负责到底,下午我去见见这个包工头!详细了解一下施工过程,然后我写一份调查报告,这事才算完结了!”
  区长说:“行,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你不是找建筑师去勘察那个楼吗?方明亮回来了,让他跟你一起去,这个事你抓紧点办,下个月要创建文明城市,要大忙呢!”
  在看守所,当看到那个包工头的第一眼,包明镜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包工头包明镜认识,是他的初中同学田大有。
  田大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跟着搞建筑的父亲做基建,练就了一身搞建筑的好本领,黑潭市几个标志性的大楼都是他带着建筑队施工建造的,他也靠着建筑发了家,没想到会在小小的乌龙乡敬老院翻了船。
  “说吧,你到底是在袒护谁?”包明镜看着田大有开门见山地问。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小号钢筋代替了大号钢筋,用低标号水泥代替了高标号水泥,本来想赚一笔钱的,既然出了事,我愿意接受处罚,罚款坐牢都愿意!”田大有干脆利落地承认。
  包明镜笑了,他的笑让田大有有些心虚:“大有,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我能不知道?想当初你给咱村里建学校,村支书想让你用他儿子推销的劣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并许诺建好学校后批给你家一处好宅基地,可是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又有好几件事你都顶住了压力坚持高标准高规格的施工,这才有了你今天的名气。乌龙乡敬老院你一定有苦衷,你不是图钱,你在为人背黑锅。”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一定是纸盖不住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包括你想维护的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来到!”
  田大有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在闪躲:“包书记……”
  “大有,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劝说你的,叫我明镜吧!”
  “明镜……好,我说!”
  前年,乌龙乡敬老院建楼计划一开始,民政局长贾连杰就找到了田大有,他说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可以帮忙安置田大有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区里上班。田大有万分感激,在贾连杰暗示他建楼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时他就昧着良心照办了,大楼竣工后,贾连杰从中获得了数万元的好处。当然,他也拿出几千元硬塞给了田大有,告诉他此事不要声张。当前几天包明镜来调查敬老院危楼事件时,贾连杰就慌了阵脚,他知道老同学包明镜和他的老祖先包拯一样不徇私情,就找到了田大有,以他儿子的前程要挟他承担全部责任,田大有这才走进了公安局。
  田大有说,乌龙乡敬老院从一开始就被贾连杰当成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院长马一景是贾连杰的妹夫,他们沆瀣一气,疯狂敛财。上级民政部门拨下的款项贾连杰每次都是雁过拔毛。好的被褥衣物他拿回家让家人和亲戚使用,面粉和大米他转手卖给了亲戚开的小饭店,洗衣机和冰箱也租赁给有关系的旅店和饭店自己从中谋利。他还指示马一景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开荒种地,种粮种菜,自给自足,把开销减少到最小程度,老人们每天辛苦劳作,却吃着粗茶淡饭,心知肚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包明镜缓缓站起身:“大有,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里面有贪官,但大部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只有铲除贾连杰这种败类,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得民心顺民意,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包明镜走在大街上,深秋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危楼事件并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沉静,包明镜一看,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老同学,还没有睡?心里有事?”
  “包书记,我听说你回区里了,区政府旁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馆,我马上去接你,咱俩好好尝尝鲜,叙叙旧!”
  包明镜哈哈一笑:“今天不早了,改天,改天我找地方,我请你!”
  “去哪个饭店?”贾连杰好奇地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的!”说完,包明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区政府走去。
  
  
  
  
  
“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啊,就这?”包明镜如同罩在云里雾里,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是啊!就这嘛!有人承担责任,这事就算完了!你不用查了,赶快回区里吧!还有新任务要给你呢!”区长说。
  包明镜回到了区里,他对区长说:“这事既然让我负责,我就得负责到底,下午我去见见这个包工头!详细了解一下施工过程,然后我写一份调查报告,这事才算完结了!”
  区长说:“行,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你不是找建筑师去勘察那个楼吗?方明亮回来了,让他跟你一起去,这个事你抓紧点办,下个月要创建文明城市,要大忙呢!”
  在看守所,当看到那个包工头的第一眼,包明镜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包工头包明镜认识,是他的初中同学田大有。
  田大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跟着搞建筑的父亲做基建,练就了一身搞建筑的好本领,黑潭市几个标志性的大楼都是他带着建筑队施工建造的,他也靠着建筑发了家,没想到会在小小的乌龙乡敬老院翻了船。
  “说吧,你到底是在袒护谁?”包明镜看着田大有开门见山地问。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小号钢筋代替了大号钢筋,用低标号水泥代替了高标号水泥,本来想赚一笔钱的,既然出了事,我愿意接受处罚,罚款坐牢都愿意!”田大有干脆利落地承认。
  包明镜笑了,他的笑让田大有有些心虚:“大有,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我能不知道?想当初你给咱村里建学校,村支书想让你用他儿子推销的劣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并许诺建好学校后批给你家一处好宅基地,可是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又有好几件事你都顶住了压力坚持高标准高规格的施工,这才有了你今天的名气。乌龙乡敬老院你一定有苦衷,你不是图钱,你在为人背黑锅。”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一定是纸盖不住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包括你想维护的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来到!”
  田大有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在闪躲:“包书记……”
  “大有,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劝说你的,叫我明镜吧!”
  “明镜……好,我说!”
  前年,乌龙乡敬老院建楼计划一开始,民政局长贾连杰就找到了田大有,他说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可以帮忙安置田大有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区里上班。田大有万分感激,在贾连杰暗示他建楼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时他就昧着良心照办了,大楼竣工后,贾连杰从中获得了数万元的好处。当然,他也拿出几千元硬塞给了田大有,告诉他此事不要声张。当前几天包明镜来调查敬老院危楼事件时,贾连杰就慌了阵脚,他知道老同学包明镜和他的老祖先包拯一样不徇私情,就找到了田大有,以他儿子的前程要挟他承担全部责任,田大有这才走进了公安局。
  田大有说,乌龙乡敬老院从一开始就被贾连杰当成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院长马一景是贾连杰的妹夫,他们沆瀣一气,疯狂敛财。上级民政部门拨下的款项贾连杰每次都是雁过拔毛。好的被褥衣物他拿回家让家人和亲戚使用,面粉和大米他转手卖给了亲戚开的小饭店,洗衣机和冰箱也租赁给有关系的旅店和饭店自己从中谋利。他还指示马一景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开荒种地,种粮种菜,自给自足,把开销减少到最小程度,老人们每天辛苦劳作,却吃着粗茶淡饭,心知肚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包明镜缓缓站起身:“大有,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里面有贪官,但大部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只有铲除贾连杰这种败类,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得民心顺民意,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包明镜走在大街上,深秋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危楼事件并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沉静,包明镜一看,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老同学,还没有睡?心里有事?”
  “包书记,我听说你回区里了,区政府旁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馆,我马上去接你,咱俩好好尝尝鲜,叙叙旧!”
  包明镜哈哈一笑:“今天不早了,改天,改天我找地方,我请你!”
  “去哪个饭店?”贾连杰好奇地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的!”说完,包明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区政府走去。
  
  
  
  
  
“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啊,就这?”包明镜如同罩在云里雾里,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是啊!就这嘛!有人承担责任,这事就算完了!你不用查了,赶快回区里吧!还有新任务要给你呢!”区长说。
  包明镜回到了区里,他对区长说:“这事既然让我负责,我就得负责到底,下午我去见见这个包工头!详细了解一下施工过程,然后我写一份调查报告,这事才算完结了!”
  区长说:“行,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你不是找建筑师去勘察那个楼吗?方明亮回来了,让他跟你一起去,这个事你抓紧点办,下个月要创建文明城市,要大忙呢!”
  在看守所,当看到那个包工头的第一眼,包明镜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包工头包明镜认识,是他的初中同学田大有。
  田大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跟着搞建筑的父亲做基建,练就了一身搞建筑的好本领,黑潭市几个标志性的大楼都是他带着建筑队施工建造的,他也靠着建筑发了家,没想到会在小小的乌龙乡敬老院翻了船。
  “说吧,你到底是在袒护谁?”包明镜看着田大有开门见山地问。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小号钢筋代替了大号钢筋,用低标号水泥代替了高标号水泥,本来想赚一笔钱的,既然出了事,我愿意接受处罚,罚款坐牢都愿意!”田大有干脆利落地承认。
  包明镜笑了,他的笑让田大有有些心虚:“大有,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我能不知道?想当初你给咱村里建学校,村支书想让你用他儿子推销的劣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并许诺建好学校后批给你家一处好宅基地,可是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又有好几件事你都顶住了压力坚持高标准高规格的施工,这才有了你今天的名气。乌龙乡敬老院你一定有苦衷,你不是图钱,你在为人背黑锅。”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一定是纸盖不住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包括你想维护的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来到!”
  田大有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在闪躲:“包书记……”
  “大有,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劝说你的,叫我明镜吧!”
  “明镜……好,我说!”
  前年,乌龙乡敬老院建楼计划一开始,民政局长贾连杰就找到了田大有,他说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可以帮忙安置田大有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区里上班。田大有万分感激,在贾连杰暗示他建楼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时他就昧着良心照办了,大楼竣工后,贾连杰从中获得了数万元的好处。当然,他也拿出几千元硬塞给了田大有,告诉他此事不要声张。当前几天包明镜来调查敬老院危楼事件时,贾连杰就慌了阵脚,他知道老同学包明镜和他的老祖先包拯一样不徇私情,就找到了田大有,以他儿子的前程要挟他承担全部责任,田大有这才走进了公安局。
  田大有说,乌龙乡敬老院从一开始就被贾连杰当成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院长马一景是贾连杰的妹夫,他们沆瀣一气,疯狂敛财。上级民政部门拨下的款项贾连杰每次都是雁过拔毛。好的被褥衣物他拿回家让家人和亲戚使用,面粉和大米他转手卖给了亲戚开的小饭店,洗衣机和冰箱也租赁给有关系的旅店和饭店自己从中谋利。他还指示马一景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开荒种地,种粮种菜,自给自足,把开销减少到最小程度,老人们每天辛苦劳作,却吃着粗茶淡饭,心知肚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包明镜缓缓站起身:“大有,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里面有贪官,但大部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只有铲除贾连杰这种败类,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得民心顺民意,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包明镜走在大街上,深秋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危楼事件并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沉静,包明镜一看,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老同学,还没有睡?心里有事?”
  “包书记,我听说你回区里了,区政府旁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馆,我马上去接你,咱俩好好尝尝鲜,叙叙旧!”
  包明镜哈哈一笑:“今天不早了,改天,改天我找地方,我请你!”
  “去哪个饭店?”贾连杰好奇地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的!”说完,包明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区政府走去。
  
  
  
  
  
“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啊,就这?”包明镜如同罩在云里雾里,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是啊!就这嘛!有人承担责任,这事就算完了!你不用查了,赶快回区里吧!还有新任务要给你呢!”区长说。
  包明镜回到了区里,他对区长说:“这事既然让我负责,我就得负责到底,下午我去见见这个包工头!详细了解一下施工过程,然后我写一份调查报告,这事才算完结了!”
  区长说:“行,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你不是找建筑师去勘察那个楼吗?方明亮回来了,让他跟你一起去,这个事你抓紧点办,下个月要创建文明城市,要大忙呢!”
  在看守所,当看到那个包工头的第一眼,包明镜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包工头包明镜认识,是他的初中同学田大有。
  田大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跟着搞建筑的父亲做基建,练就了一身搞建筑的好本领,黑潭市几个标志性的大楼都是他带着建筑队施工建造的,他也靠着建筑发了家,没想到会在小小的乌龙乡敬老院翻了船。
  “说吧,你到底是在袒护谁?”包明镜看着田大有开门见山地问。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小号钢筋代替了大号钢筋,用低标号水泥代替了高标号水泥,本来想赚一笔钱的,既然出了事,我愿意接受处罚,罚款坐牢都愿意!”田大有干脆利落地承认。
  包明镜笑了,他的笑让田大有有些心虚:“大有,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我能不知道?想当初你给咱村里建学校,村支书想让你用他儿子推销的劣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并许诺建好学校后批给你家一处好宅基地,可是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又有好几件事你都顶住了压力坚持高标准高规格的施工,这才有了你今天的名气。乌龙乡敬老院你一定有苦衷,你不是图钱,你在为人背黑锅。”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一定是纸盖不住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包括你想维护的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来到!”
  田大有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在闪躲:“包书记……”
  “大有,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劝说你的,叫我明镜吧!”
  “明镜……好,我说!”
  前年,乌龙乡敬老院建楼计划一开始,民政局长贾连杰就找到了田大有,他说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可以帮忙安置田大有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区里上班。田大有万分感激,在贾连杰暗示他建楼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时他就昧着良心照办了,大楼竣工后,贾连杰从中获得了数万元的好处。当然,他也拿出几千元硬塞给了田大有,告诉他此事不要声张。当前几天包明镜来调查敬老院危楼事件时,贾连杰就慌了阵脚,他知道老同学包明镜和他的老祖先包拯一样不徇私情,就找到了田大有,以他儿子的前程要挟他承担全部责任,田大有这才走进了公安局。
  田大有说,乌龙乡敬老院从一开始就被贾连杰当成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院长马一景是贾连杰的妹夫,他们沆瀣一气,疯狂敛财。上级民政部门拨下的款项贾连杰每次都是雁过拔毛。好的被褥衣物他拿回家让家人和亲戚使用,面粉和大米他转手卖给了亲戚开的小饭店,洗衣机和冰箱也租赁给有关系的旅店和饭店自己从中谋利。他还指示马一景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开荒种地,种粮种菜,自给自足,把开销减少到最小程度,老人们每天辛苦劳作,却吃着粗茶淡饭,心知肚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包明镜缓缓站起身:“大有,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里面有贪官,但大部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只有铲除贾连杰这种败类,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得民心顺民意,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包明镜走在大街上,深秋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危楼事件并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沉静,包明镜一看,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老同学,还没有睡?心里有事?”
  “包书记,我听说你回区里了,区政府旁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馆,我马上去接你,咱俩好好尝尝鲜,叙叙旧!”
  包明镜哈哈一笑:“今天不早了,改天,改天我找地方,我请你!”
  “去哪个饭店?”贾连杰好奇地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的!”说完,包明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区政府走去。
  
  
  
  
  
“包书记,到了!”司机小李停好了车,轻轻推了推后座上的包明镜。
  纪检书记包明镜猛然坐起,使劲儿揉了揉眼睛——他太累了,昨天他还在区里抗洪,今天就让他来彻查敬老院的危楼事故,一个多月了,他没有回过家,没有看过父母,没有见过老婆孩子,甚至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娘的!老子是人生父母养的凡夫俗子!不是钢筋铁骨的奥特曼,也不是腾云驾雾的神仙!这是要累死人的节奏啊!
  抱怨的话在肚子里打了好几个转,还是被包明镜压在了舌根下,他是纪检书记,他是党员,对于上级的安排,他必须是毫无怨言地接受。
  四十多岁的纪检书记包明镜走下汽车,乌龙乡敬老院的院长马一景快步迎了上来,双手紧紧握住了包明镜的右手:“包书记,辛苦您了!欢迎您来我们乌龙乡敬老院检查……不!调查!”
  包明镜看着眼前这个刚过而立之年,头顶微秃的男人,他的脸上是热情得近乎谄媚的笑,这种笑让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包明镜忽然想起了有人说过这个敬老院的院长有个外号叫“马屁精”——马一景?包明镜在心底不由得呵呵笑出声,暗暗佩服老百姓的智慧。
  乌龙乡位于黑潭市西部山区,地广人稀,地少而贫瘠,随着城市化的发展,乌龙乡好多年轻人都外出谋生,渐渐在城区安家落户,这导致了乌龙乡出现了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在乡领导的努力下,前年申请了数百万资金在乡里办起了几所幼儿园和一个敬老院,妥善安置了留守儿童和孤寡老人,可没想到,敬老院这个新楼建成才两三年却出了问题。
  包明镜跟着马一景进了敬老院,因为乌龙乡人少,这个敬老院规模也不是太大,占地三百平米左右,不锈钢的铁门两侧是一道高大的围墙,院内左边有四五间平房,最显眼的就是那座坐北朝南的三层楼房了。此时,二楼和三楼漆黑一片,只有一楼的十几个房间里透出暗青色的节能灯光。马一景院长说,二楼和三楼的后面墙壁上出现了裂纹,三楼几个房间存在漏雨现象,所以老人们暂时都安排在一楼居住。
  “一楼有没有危险?这几天还有大雨,如果不行就得想办法把老人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包明镜说。
  马一景语气坚定地说:“没问题!就是墙面裂了几道缝!要不是这该死的阴雨天,根本就没事!”
  看着马院长轻描淡写的样子,包明镜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自从敬老院开始新建楼房,就不断有人去纪委上访,说敬老院的的修建工程存在偷工减料行为,现在楼房交付使用还不到三年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质量问题,其中必然有猫腻,而且这个马院长一定脱不了干系!
  包明镜让马一景带着他围着新楼转了几圈,里里外外看了个遍,末了,马院长说:“包书记,您看这天不早了,我们去大街吃个便饭吧!”
  “你们这穷乡僻壤有啥好吃的?干脆跟老人们一起吃算了!今天晚上你们吃什么饭?”
  “呃……敬老院也就是家常便饭吧,今天晚上吃面条汤!”
  “那咱就喝面条汤!”包明镜看着十几个老人拿着不锈钢饭盆在最左边的一个房屋外排队打饭,就往队尾走去。
  马一景一把拉住了他:“包书记,咱农村卫生条件差,老人们很少换衣服洗澡,那个味……咱还是去外面吃吧!”
  包明镜笑了笑:“没啥,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呢!不嫌弃这个!”
  马一景尴尬地笑了笑,他吩咐厨房里打饭的罗师傅从橱柜里拿出两个大号不锈钢饭碗,盛了两碗面条汤,先递给包明镜一碗,然后自己端了一碗蹲在了包明镜面前。
  罗师傅用碗盛了三四个馒头,放在包明镜和马一景面前:“包书记莫嫌弃,俺自己蒸的馒头,凑合着吃吧!”
  那些老人们远远地蹲在院子里,他们默默地吃着饭,包明镜不时向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老人问着什么,老人只是点头或摇头。
  “他耳朵背呢!”马一景说。
  包明镜喝了一口饭,又吃了一口馒头,马一景似乎有些紧张地看着包明镜,好像怕他吃不惯这山乡里的粗茶淡饭,可包明镜只是眉头微微一皱,并没有说什么,马一景在心底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包明镜的手机响了,包明镜打开手机,一个豪放的大嗓门震的手机嗡嗡作响:“老同学,这来到我这儿也不吭一声?是不是当了书记看不起俺了?”原来是贾连杰,乌龙乡的民政局长,他跟包明镜是高中同学。
  “哈哈,现在都在抗洪,谁都忙得焦头烂额,我不敢打扰老同学啊!”包明镜说。
  “少咧咧,在哪儿呢?既然来到我的地盘,我就得做东道主请你吃饭!咱乡政府旁边有一个羊肉馆,我请你吃烤全羊!”贾连杰说。
  包明镜说:“我在敬老院喝面条汤呢,快吃饱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次吧!”
  “那不行,赶紧把碗放下!五分钟我就过去了,今天你要不赏脸,以后就不认你这个老同学了!”贾连杰大声说。
  “唉,这个老贾!还跟上学时一样,咋咋呼呼的!”包明镜对马一景说。
  马一景笑了笑,端起包明镜的碗向厨房走去:“别喝汤了,留着肚吃肉!”他把剩饭倒进厨房门边的一个塑料桶里。
  “浪费了……”
  “不浪费,咱敬老院喂着猪呢!”马院长笑着说。
  半个小时后,民政局长贾连杰就带着包明镜来到了乡政府旁边的杨老大羊肉馆。
  二楼的一个包间内,一张古色古香的圆桌上摆满了精致的菜肴,最显眼的是正中间那个散发出阵阵香气的金黄透亮的烤全羊。
  “老贾,你这是弄啥了?就咱两个人,你弄这一桌子菜,不是搞奢侈浪费吗?快撤下去几个菜!”看着这满桌子的精美菜肴,包明镜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老同学,我首先说明啊,今天这顿饭完全是我自掏腰包,不是公款吃喝,也不是向你行贿,你完全放心!我们有十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我们一定好好吃个饭,然后去我办公室,咱们唠一晚上,其他啥事先靠边站!”贾连杰真诚地说。
  “那你把酒换了,喝咱以前在学校喝的二锅头,不然我不动筷子!”
  包明镜指着桌子上的五粮液说道。
  “好,听你的!”贾连杰让饭店服务员拿走了五粮液,送过来一瓶北京二锅头,包明镜又坚持让服务员撤走了桌子上几个价值不菲的凉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两个人不由得回忆起了难忘的高中时代,谈起那时学习的刻苦,生活的艰辛,理想的远大,还有那懵懂的初恋,聊起了他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不由得感慨时光匆匆,转眼间他们已经步入中年,人生过半了。
  “你这次是来查敬老院那个危楼的?”贾连杰给包明镜倒了一杯酒,很随意地问道。
  “嗯。”
  “唉,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是民政局局长,敬老院是我负责的下属机构,谁想到会出这档子事……你看这楼……”贾连杰似乎不经意地试探着问。
  包明镜爽朗地笑道:“老同学,友情归友情,组织纪律还是要遵守的,今天咱只叙旧,不谈工作,不然我还以为是来赴鸿门宴来了!”
  “哈哈哈……老包啊,你这张嘴还是不饶人,说话直来直去不拐弯!好,不谈工作,只叙旧,这往后咱可是有谈工作的机会!”贾连杰也笑了,只是笑声中明显透着一丝尴尬。
  “是,这个楼的事解决之前,咱俩还真得搁几天伙计了!希望咱俩于公于私都合作愉快!”包明镜意味深长地端起了酒杯,跟老同学贾连杰碰了碰,一饮而尽。
  包明镜又来到了敬老院的新楼后面,可他转悠了好几圈,却发现不了一点问题,无论是设计构造,还是施工建筑,都看不出一点毛病,整座楼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一定有问题,不过伪装得太巧妙了!”包明镜想到了在建筑局工作的一个作工程师的朋友方明亮,他给他打了一个电话,方明亮爽快地答应了来帮他斟查楼的问题,不过他还在外地,最快也得后天才能赶过来。
  包明镜有些失落地回到了敬老院,看来这几天他又要被困在乌龙乡了,虽然自己的老家离这儿只有几十里地,可是他不敢去看望他们,还是等危楼的事有着落了再去吧!
  今天中午敬老院吃烩菜。还没进院门,一股股熟悉的香味就扑面而来。老人们拿着饭盆,远远地站在厨房外面,像个孩子似地不时往厨房张望。
  马一景端着一个条板从厨房走出来,上面放着两大碗烩菜和一盆雪白的馒头:“包书记,走,去我办公室吃!”包明镜跟着他往一楼最东边走去,看到马院长一走开,那十几个老人立马拥了上去,罗师傅一边推搡着伸进锅里的碗一边低声呵斥:“注意影响!领导在呢!都有!都有!”
  喧闹声很快就停止了,老人们三三两两蹲在院子里狼吞虎咽地吃着,包明镜吃着菜,说实话,这久违的家乡美味今天他吃着却不是滋味,看着老人们那贪婪的吃相,他心里有些疑惑:难道敬老院平时的伙食都很差吗?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面条汤,和今天的烩菜那真是有天壤之别。
  忽然,有个老人叫了起来:“报告院长!刘老三偷吃我碗里的肉!”原来那个叫刘老三的老头趁他去拿馒头的当儿,偷偷夹走了他碗里的一大块肉。
  马一景走出门,厉声说道:“王大壮,他吃你块肉值得报告吗?锅里还多着呢,吃完去盛!”
  王大壮不服气地说:“马院长,你就是偏心刘老三!每次领导来检查吃好饭他都偷吃我的!”
  马一景连忙呵斥道:“王大壮,你再胡说扣你这个月的零花钱!”
  王大壮狠狠瞪了一眼刘老三,端着碗往一边走了。
  晚上,包明镜从乡政府悄悄走了出来,再次来到了敬老院。
  罗师傅刚好收拾好,他骑着三轮车准备出门,车上是两塑料桶泔水,看见包明镜,他赶紧下了车:“包书记,马院长回家了,要不要我去叫他一声?”当他看到包明镜的眼睛看着三轮车上的泔水桶时,连忙解释:“敬老院的猪圈被雨冲坏了,猪在我家猪圈里养着呢……”
  “没事,你赶快回家吧,我来跟老人们唠唠嗑。”
  进了院子,看见一个老人正在水槽前洗衣服,虽然是深秋,但夜里还是很清凉的,包明镜问道:“老人家,你怎么不用洗衣机?”
  那个老人抬起头,包明镜一看,是今天中午被偷吃了肉的王大壮。
  “洗衣机?那就是个摆设!领导来检查,给我们摆在屋里做样子,领导走了,洗衣机就被拉走了,谁敢用?”王大壮气呼呼地说。
  “那你白天洗也行啊!晚上太凉了!”
  “因为你在这儿,马院长不让我们白天洗衣服,可是我人老没出息了,今天尿了一裤子,这才赶着冲一下。”
  包明镜看着一楼,大部分老人都躺下了,就问道:“他们这么早就都休息了?你们晚上不看电视吗?”
  “咳,那也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只有上面来检查我们才可以看一会儿的!再说,我们平时干活都累得要命,哪有闲心看电视啊!”
  包明镜帮王大壮搭好裤子,带着他来到了一楼,看着走廊里摆放的三四个崭新的洗衣机,包明镜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他们来到老人休息的房间,只见一个三四十平米的房间内,并排放着两张木床,床头柜上摆着一台二十英寸的彩色电视机,从屏幕上厚厚的积尘来看,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看过了。
  另外一个老人看见有人进门,从被窝里伸出脑袋,当他看清是包明镜时马上准备起身,包明镜伸手示意让他躺下,他坐在王大壮的床上:“我问你们一些事,你们告诉我实话。”
  王大壮说:“没事,你问吧,他们不敢说,我敢说!大不了像以前那个反映问题的人一样被赶回老家,这碗养老饭吃着糟心呢!”
  从两个老人口中,包明镜得知了马院长利用职务之便欺压老人,中饱私囊的行径。
  原来这些老人都是乌龙乡每个村里无儿无女的孤寡老人,属于五保户,经过乡里民政部门的审核才进入敬老院,本来他们以为可以享受国家老有所养的好政策了。可是进来才发现,在这儿养老并不轻松。
  马院长在附近的山上开了不少荒地,每天带着这些老人去田地里劳作,种粮种菜,每天吃的就是他们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平时鸡蛋都不舍得买,肉菜更是一个月也难吃到一次。
  “我们最想上级来检查,或者是一些有爱心的慈善人士来慰问,他们拿的好吃的东西我们直接就吃了,但是他们送的衣物院长就拿走了,有的拿回家了,有的送礼了……他们还把自己家里放坏的东西给我们吃,简直不把我们当人看!”
  包明镜再次想起了第一天晚上喝的面条汤,怪不得面条有一股子霉味呢!原来如此!
  “包书记,今天我们说的情况你可不要让马院长知道啊!王大壮不怕回家,我可怕,俺家没人了,我又是个瘸子,让我回老家我可咋活啊!”另外那个老人颤巍巍地说。
  包明镜沉重地点了点头,他知道危楼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更灰暗的真相。
  第二天,在乌龙乡敬老院调查的纪检书记包明镜没有等到工程师方明亮,却等到了区长的电话,让他赶紧回区里,说危楼的事有眉目了。
  “啥?包工头自首了?”包明镜惊讶地问道。区长说,就在今天早上,负责建造乌龙乡敬老院新楼的包工头就去区公安局自首了,说他在建造敬老院大楼时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因此造成新楼出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
  “啊,就这?”包明镜如同罩在云里雾里,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是啊!就这嘛!有人承担责任,这事就算完了!你不用查了,赶快回区里吧!还有新任务要给你呢!”区长说。
  包明镜回到了区里,他对区长说:“这事既然让我负责,我就得负责到底,下午我去见见这个包工头!详细了解一下施工过程,然后我写一份调查报告,这事才算完结了!”
  区长说:“行,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你不是找建筑师去勘察那个楼吗?方明亮回来了,让他跟你一起去,这个事你抓紧点办,下个月要创建文明城市,要大忙呢!”
  在看守所,当看到那个包工头的第一眼,包明镜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这个包工头包明镜认识,是他的初中同学田大有。
  田大有在学校学习成绩很差,初中毕业就辍学了,一直跟着搞建筑的父亲做基建,练就了一身搞建筑的好本领,黑潭市几个标志性的大楼都是他带着建筑队施工建造的,他也靠着建筑发了家,没想到会在小小的乌龙乡敬老院翻了船。
  “说吧,你到底是在袒护谁?”包明镜看着田大有开门见山地问。
  “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用小号钢筋代替了大号钢筋,用低标号水泥代替了高标号水泥,本来想赚一笔钱的,既然出了事,我愿意接受处罚,罚款坐牢都愿意!”田大有干脆利落地承认。
  包明镜笑了,他的笑让田大有有些心虚:“大有,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我能不知道?想当初你给咱村里建学校,村支书想让你用他儿子推销的劣质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并许诺建好学校后批给你家一处好宅基地,可是你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后来又有好几件事你都顶住了压力坚持高标准高规格的施工,这才有了你今天的名气。乌龙乡敬老院你一定有苦衷,你不是图钱,你在为人背黑锅。”
  “人们常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件事一定是纸盖不住火,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你,包括你想维护的人都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会来到!”
  田大有低下了头,他的目光在闪躲:“包书记……”
  “大有,今天我是以老同学的身份来劝说你的,叫我明镜吧!”
  “明镜……好,我说!”
  前年,乌龙乡敬老院建楼计划一开始,民政局长贾连杰就找到了田大有,他说自己在上面有关系,可以帮忙安置田大有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去区里上班。田大有万分感激,在贾连杰暗示他建楼时以次充好偷工减料时他就昧着良心照办了,大楼竣工后,贾连杰从中获得了数万元的好处。当然,他也拿出几千元硬塞给了田大有,告诉他此事不要声张。当前几天包明镜来调查敬老院危楼事件时,贾连杰就慌了阵脚,他知道老同学包明镜和他的老祖先包拯一样不徇私情,就找到了田大有,以他儿子的前程要挟他承担全部责任,田大有这才走进了公安局。
  田大有说,乌龙乡敬老院从一开始就被贾连杰当成了发家致富的“聚宝盆”,院长马一景是贾连杰的妹夫,他们沆瀣一气,疯狂敛财。上级民政部门拨下的款项贾连杰每次都是雁过拔毛。好的被褥衣物他拿回家让家人和亲戚使用,面粉和大米他转手卖给了亲戚开的小饭店,洗衣机和冰箱也租赁给有关系的旅店和饭店自己从中谋利。他还指示马一景让敬老院的老人们开荒种地,种粮种菜,自给自足,把开销减少到最小程度,老人们每天辛苦劳作,却吃着粗茶淡饭,心知肚明,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包明镜缓缓站起身:“大有,你要相信,我们的政府里面有贪官,但大部分都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好官!只有铲除贾连杰这种败类,我们的干部队伍才能得民心顺民意,让老百姓心服口服!”
  包明镜走在大街上,深秋的夜风吹在他的脸上,让他燥热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知道,危楼事件并没有结束,才刚刚开始。
  一阵手机铃声划破了夜的沉静,包明镜一看,嘴角扬起一丝嘲弄的微笑:“老同学,还没有睡?心里有事?”
  “包书记,我听说你回区里了,区政府旁边新开了一家海鲜馆,我马上去接你,咱俩好好尝尝鲜,叙叙旧!”
  包明镜哈哈一笑:“今天不早了,改天,改天我找地方,我请你!”
  “去哪个饭店?”贾连杰好奇地问。
  “你从来没有去过的!”说完,包明镜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大步朝区政府走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银杏恋
下一篇:给弟弟的一封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