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蝶梦

蝶梦

步入社会后,我交上了几个知心朋友,关系好的有四个,我是说,特殊的。

我们四个就像是一家人一样,相爱互助,终于有一天我们义结金兰了。

我们的大哥是一个戴着眼镜五官标致的天文爱好者,他‘海拔’虽然不高,但在他身上总能看到做人的标准,一点也不多一点也不少,他总是能很及时的做出一-些力挽狂澜的举动,思虑周全的他总让人感觉到很温暖。

二哥是一个长得很精致而且很大方的姑娘,(应该叫他二姐,但他非让我们叫他哥!)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精致到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五官,我当时要不是看到她喝酒嚣张时的样子,真的想要她的微信!

老三就是我,一个很普通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除了长得很帅,没什么可说的)。

老四是一个戴着眼镜,除了吃饭上厕所都在电脑前工作的人,俗称技术宅!

我们几个合租在一起,每天早晨都见不到面,只有到了下班时间才聚到一起,火锅是我们的晚餐,因为二哥很喜欢吃,每天下了班就要去菜市场,买新鲜的海鲜和蔬菜(因为冰箱都被二哥放零食和酸奶了, 只能每天都去买) 我们日常的聊天话题除了工作就是调戏二哥,然后被二哥打,哈哈,脑补一下,是不是感觉画面很温馨,我也觉得。

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度过了三年的时间,三年里我们好像约定好的,都没有男女朋友,我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但就在二哥过生日的那天,她被表白了,场面一度很震撼,那小子家里条件还不错,当天晚上他约了好几个兄弟,开着豪车,一字马的停在我们

在我们家楼下,用彩虹灯在小区空地上摆出了一个大大的LOVE并在中间写着二哥的名字-梦伊,二哥在楼上看着很感动,当即就从下了楼(可能是这么多年都没有被表白的原因吧),不知为什么,看着她下楼,我的心中涌上一丝凉意。

一直在楼上看着他们在说话却不知说的是什么,却像被吸引住一样,离不开半步,一直看到二哥上楼来,我赶紧回到了饭桌前,二哥回来后,脱了大衣就坐下吃饭了,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吃了两口,我终于忍不住的问道:“二哥,刚那人谁啊?”

二哥若无其事的说:“我一同事,成天粘着我,烦死了”突然又变得很得意的样子说道“我刚才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告诉他别再来烦老娘了”

“二哥,你这么凶,还总跟我们几个在一起,好不容易有个人表白了,你还拒绝了,不怕自己嫁不出去啊?”老四冷冰冰的说到。

“什么叫好不容易,你二哥当年也是有很多人追的好吗”转头看着火锅,淡淡的说:“要是没人要,咱们就永远在-起呗。”说完大家相视而笑,这话说的多豪爽啊,要是真能一辈子这样,该有多好。

这一天大家突然都忙碌了起来,忙着布置屋子,忙着买装饰的物品,忙着打扫房间.,又是一年元旦,是我们几个最开心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我们的晚餐终于换成了饺子(激动到无以言表)

忙碌了一天,终于把我们的温馨小屋收拾的一尘不染,我们把它布置的很喜庆的样子,然后我们坐下来准备品尝除火锅之外的晚餐,也是中国传统美食-饺子(当然是超市里卖的速冻的)。

大哥第一个端起酒杯说道:“这个元旦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三个元旦了,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年元旦都有各位相伴,即使以后各自有了家庭,也要互相问候。”大哥说完,我们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吃了几口菜之后是二哥,然后是我,然后是老四,大致内容差不多,待老四说完不知为何我们都哭了,我猜大家心里一定在想,这样的日子以后还会有吗?反正我心里是这样想的。

大哥站起身对着二哥说:“老二啊,别看你平时像和女汉子一样,家里搬搬拿拿、和我们嬉戏打闹,但有时也会在没人的角落里哭,我听见了叔叔阿姨的催婚命令,过年一定要带一个回家,否则也不让你进门了,你也老大不小了,总是和我们几个大老爷们生活也不是个事,外头总有些闲话."大哥还没说完就被二哥打断:“大哥,别说了,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在乎别人说什么。”

“可是……”大哥欲言又止的说道。

“磨磨唧唧的你到底想说什么?”二哥看大哥话说了一半等不及便问道。

然后大哥斩钉截铁的说到:“我喜欢你”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我们全都措手不及,场面陷入安静,二哥站了起来,转头看着我说:“可是,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场面再次陷入安静,这几秒钟好像过了几年,这是我经历过的最长的几秒钟了。最终还是老四打破了这尴尬:“啥喜欢不喜欢的,咱们不是说好一起一辈子的吗,喝多了吧,来来来,走起来!”

我还挺感谢老四的,这场面能够轻松搞定,不然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后来,大哥搬家了,工作也换了,只是偶尔通个电话,他好像一夜之间撤离了我们的生活。我和二哥在一起一段时间里,我们仍旧一起玩笑,打闹,还有吃火锅,只是二哥突然变得淑女了,老四虽是个技术宅、但最终看不下去了.借了点钱、开了个个人工作室,晚上就在工作室里住了,原本的兄弟四人组,变成了两人世界。

几个月后我们顺理成章的订婚了,拍了照,旅了游,领略了世间繁华,甜蜜的约定了结婚日期和事宜,可就在婚礼前几天,二哥失踪了。我联系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人脉,去过了所有他去过的地方,就是找不到她了。

撤销了所有的准备,我伤心的好一段时间,后来家人问起我怎么办,有什么打算,我犹豫了一会说:“我决定等她,等不到就一直等”。 家人怕我伤心吧,也就没追问,我买了房,离老四的工作室不远,时常请老四帮忙,查找线索,他虽然有些感慨但还是乐此不疲:“还真是一家人哈,一言不合就搞失踪”。

他说了句玩笑话,我也没在意。就这样,过了几年之后老四结婚了,在婚礼上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背影,我不由自主的就去追了,疯狂的追了大半天,最后筋疲力尽的在一个角落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

几年之后,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相遇,我带着儿子,她带着一个小姑娘,我们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说,“好巧啊!”我儿子碰了碰小女孩说:“妹妹,爸爸妈妈又在秀恩爱了!"

至于我怎么找到的她和我们重新在-起的过程,我想,不重要了,你说呢!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逃难
下一篇:为异界的父亲寄快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