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邂逅最美的冬天

“我爱你,塞北的雪,飘飘洒洒漫天遍野……”伴着天籁般空灵的歌声,塞北又走进了飘雪的季节。玉蝶扑窗,洁白盈目,每一只玉蝶都会轻轻告诉你:小雪来了。

小雪,一个诗意的名字。你是从唐诗宋词中飞落,还是带着纯洁的初吻和梦想,从远古奔来?

塞北冬来雪花开,香茶美酒等你来。

你来了,塞北就有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奇妙春景;就有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旷达;就有了“独钓寒江雪”的清幽;就有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情趣。

塞北,是雪的故乡,雪与塞北,息息相连,血脉通融 。

小雪,是冬季第二个节气。《孝经纬》说:“(立冬)后十五日,斗指亥,为小雪。天地积阴,温则为雨,寒则为雪。时言小者,寒未深而雪未大也。”

顾名思义,生在初冬,又名曰小雪,雪,自然是下得轻、落得薄,还没有雪落三尺厚,“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景象。

南方,小雪不见雪;北方,小雪铺银毡。而塞北,小雪既非了“小”也,或风舞琼花,满山遍野开放;或天宫倾仓,大地一片雪茫茫。

雪来了,最欢喜的是孩子。对于这些雪育冰塑的塞北娃娃来说,雪,就是他们的欢乐,他们的童话。滚雪球,打雪仗,拉爬犁,堆雪人......塞北的娃娃,就是一个个欢蹦乱跳的雪娃娃。

塞北人的生活,不再是过去仅有的黑白色彩,五彩斑斓、玲珑剔透的冰灯,人声鼎沸、气势宏伟的冰雪节,把小雪时节搅得热气腾腾。

塞北人爱雪 ,爱到骨子里。爱看雪,爱听雪,爱玩雪,更爱画雪。洁白无痕的雪地上,一串脚印,就那么印向远方,给人留下无限遐想;堆起的雪山,扬起的雪雾,这样立体感极强的冰雪画,除了塞北人,谁能画得出这般神奇,这样绝妙。

塞北的冬天,最不缺的就是诗意,随意拨开一片雪,里面藏着的诗就会一跃而出......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清晨,雪霁天晴,推开房门,素雪盈目,凉意沁怀,让人不由得联想起韩愈 “三日柴门拥不开,阶平庭满白皑皑。”的诗句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北国的第一场雪,是一缕一缕的飞絮,是一朵一朵的雪莲,是一束一束的琼花,是一串一串思乡的梦。

高适诗云:“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既然树欲静而风不止,人欲静而红尘扰。莫若如雪,有风便飘逸,无风栖寒枝。白居易的“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彰显雪夜的静谧,在这静谧的寒夜里,吟一曲刘长卿的“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感受羁旅天涯后,踏进家门那一刻的惬意与温馨!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无论是寒风料峭的初春,亦或天寒地冻的数九,在诗人的华章里,雪总是神来之笔。浓妆时,美艳绝伦;淡抹处,意境悠远。

塞北的雪,有诗有画,有舞有歌。诗纯情;画晶莹;舞妩媚;歌,如天籁之音飞落。

小雪来了,都说“一片飞来一片寒。”置身小雪时节,塞北冷却不寒,雪,柔柔地飘洒着,没有想象中的半点冷酷。

小雪有梦,在塞北生根开花;塞北有梦,在雪的天地孕育出更艳丽的奇葩!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