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视觉

视觉


  夏长明是在如意花园溜达时碰到康世乾的。康世乾手上拎着个小布袋,一边走一边晃悠着,休闲、怡然,完全适应了当前的退休生活。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碰到自己曾经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也让康世乾感到有点意外。
  他问,你不是住在盛世名门小区吗?
  不了。前一段时间已经搬到这附近住了。
  附近?
  夏长明向南面指了指说,宇宙花苑。
  噢,我也住在那。康世乾吃惊地问,怎么没看到你啊?
  两边跑,这边才过来两天。
  多少号楼啊?康世乾说,以后可以常走动走动。
  13号。
  什么,我家前一排啊?康世乾有些吃惊地说,我家是15号楼。
  夏长明转动几圈眼珠,一脸疑惑地说,中间不是隔一排吗?
  哪啊。康世乾笑着说,开发商说1414是要死的谐音,不吉利,在排号时直接从13跳到15号楼。你可能从北门走的,我没看到过你。
  噢,怪不得呢。康处,你散步手上拿着什么?夏长明指指康世乾手上的布袋问。
  康世乾把手中的布袋举了举说,还是那,象棋。
  夏长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钟。说,离午饭还有一会儿呢,杀一把。
  呵呵,好久未对了。康世乾说,我退了后,在这一圈还没找到可心的对手。你才下来,班上练得大有长进吧?
  哪啊。现在不比过去,上班抓得很紧。
  那是对下,领导又另当别论。
  夏长明笑了笑,算是默认,没有接话。
  康比夏年长两岁,两人先后从邻市财校毕业,说起来,康还是夏的学长呢。但是官场不认这个,官场只认官阶,至于学长、学弟的,那是一方甘心称臣时的说法。一旦君临天下,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了。眼前的两人就是这样。十多年前,康世乾是夏长明的上级,而且一直压他一头。康是副科长时,夏是办事员,康是局下属单位一把手时,夏是他手下的副职。后来,夏长明调到局里某处当处长,算是与康世乾平级。再后来,康世乾调到市局也担任部门一把手,于是,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僚。
  此时见面,夏长明对康世乾还是尊重有加,一口一个康处。相比这下,康世乾对夏长明的称谓就随便的多。在官场正式场合,称他为夏处长,下来后,有时称长明,有时喊小夏。无论哪种称呼,都反映了两人关系的历史变迁。再后来,两人是局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又同时被列为市局副局长考察人选。从这时开始,两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考察和公示期间,省里接连接到好几封举报信,举报康世乾在担任局下属单位一把手主任和处长期间,采取多报工程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公款行为。按过去规定,对这类几毛钱邮票、匿名举报信一般是不列入检查范围的。但是省局领导认为虽然是匿名举报,但赶在干部欲提拔使用前,不谨慎处理,被一些人发到网上炒作,那事情就大了。于是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来到淮江市进行调查。
  调查组采取暗访和明查的方法,通过人、账及物的核对,一个月后写就了一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结论是,康世乾在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财务账目清楚,报销手续合规。最有公信力的是,单位报销最后审批人不是一把手康世乾,而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就是夏长明。所建工程从预算到最后决算,康世乾只参加了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参与了讨论,最后走程序,到市里去参加招投标了。至于日常工程,有一个专班在负责,负责人是另一名副主任。访谈中,没有人反映康世乾有贪污行为,还有几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康作为一把手,廉洁自律,严格要求自己。最耀人眼球的是,工程方为了能打探到工程招标方面的情况,曾经给康世乾送去两万元钱,第二天上班,他就把钱上交给市局纪检部门了。不过他要求对此事不声张,自己也像没事人似的,天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对工程队的事情全权委托分管主任和夏长明负责。上调到市局工作后,对处里的资金,他也从不过问,都由一位副处长负责。局领导每年给各处一万元杂支费,有八千多用在了办事人员加班的工作餐上。不像有的处室一把手,什么汽油票、招待费都拿来报。如此一来,原来埋没在大地深处康世乾的廉洁事迹,竟被一封举报信给挖了出来。
  不久,省局纪检部门专门下发一份简报,介绍了康世乾的事迹。当然,这些事迹也是他被通过公示提拔的催化剂。本以为康世乾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副局长,他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见人还是如前般的打招呼,表现地十分淡定。对于人们要他请客,表示表示的要求,总是打着哈哈绕过去了。大家都十分理解,没见红头文件,哪个说话都不算数。不过谁都知道,他上位副局那是脸盆里抓死鱼---十拿九稳的事。
  事后有人议论,那几封举报信的作者就是康世乾自己。这不,调查组走后,再也没有举报信的影子了。也有人不信,说,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你们听说过吗?呵呵,当然也有人回道,中国官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大胆的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结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康世乾不仅没有等来上位的任命,却等来了省局的第二个调查组。民间有微风刮过:省里又接到了对康世乾的举报信,举报他假公济私,道德败坏,假借学习考察社区党建一事,与社区某年轻女书记一起去外省旅游之事。听到这些传闻,他心里反而谈定了。那一次外出考察不是他一人,作为社区方,有街道办的负责人;作为帮扶单位,还有一位办公室主任跟去,他们都可以出面证明。所有行程和活动安排都公之于众,也没法藏着掖着,更无法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调查组没有和他见面,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查结果。最直接的结果是,从那以后康世乾和夏长明两人的上位任命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夏长明没上位,这好理解,第一轮考察就明显的被淘汰了,康世乾没上位,却使他几天不得安宁。不仅面子没有了,连里子都丢得一塌糊涂。虽然一些同事见面没有再恭喜或要他请客,但那脸上露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是一个个问号和感叹号!人活一张脸,其它都是假的。在他最郁闷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局里一把手,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问题,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进步?这话给人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可一直被组织考察到退休,也没修出个正果。于是康世乾带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卷铺盖回家了。
  退休后,官场上的职级都成了浮云,最直接的结果是差一级少拿大几百元养老金。最让康世乾不能释怀的是,他退休一年后,夏长明被提拔为副局长,正而八经的成了“处座”,这使康世乾辗转反侧好几天全身不得安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晒死在沙滩上,这话他耳熟能详。问题是他怀疑把自己晒死在沙滩上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夏长明。无论是正想还是反证,没有人会排除这个疑点:因为只有夏长明在和自己争位,也只有他曾经和自己共事过,了解自己的一些活动轨迹。遗憾的是,康世乾始终没有找到结论。这个夏长明见到他仍一如既往地处长长、处长短的称呼着。虽然几年前两人已经平起平坐。但是看他那神情,始终是谦卑有加,拿捏地很有分寸。
  这次在如意花园碰到夏长明是个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他竟然住在自己家北面一排房子,典型意义上的自家邻居。呵呵,说世界之大也可,说世界之小又未尝不行。
  花园里有现成的小桌子。康世乾和夏长明相对而坐,一时间两人是横马跳卒、车攻炮轰,连下三盘。第三盘当康世乾的老帅被夏长明擒在手上时,康世乾好一阵地盯着他。夏长明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很中性的笑意,没有骄气、也没有傲气,更没有那盛气凌人的神态。康世乾深深地出一口气,很大度地说,不错,攻势凌厉,刮目相看啊!
  夏长明双手把石盘上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拢了拢,回道,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运气,我这是运气好吧。康处,两年多没对局了,你还是那样强势。
  强弩之末,不值一提,你才是后来居上啊。康世乾一语双关。
  呵呵……夏长明笑得比较矜持,说,你是了解我的。到现在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杂家。事业不成,只练就了听领导话、看眼色干事的本领。这不,一下退下来,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在网上琢磨琢磨。那里高手多,规矩严。
  慢慢就会适应。康世乾边说边站起来,又接着追加一句,好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又成棋友了。
  夏长明也跟着站起,说,最近局里人员变化比较大,听说了吗?
  是吗?康世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现在说这个真有些恍若隔世,不像你,呵呵……
  夏长明知道康世乾对官场变化已无兴致,他离开岗位毕竟三年多了。于是挥挥手说,打道回府吧。
  到我家坐坐吧,弄两口,怎么样?
  夏长明说,下次吧,来日方长。今天我还回老地方。
  两人分手后,康世乾穿过小花园,一路向南回到家。
  宇宙花苑坐落在这座小城的东南,是外地开发商十年前开发的次新小区。由于地处偏僻,当时房价很低,买房人大抵属两类:一是刚需的低收入人群。当时市区房价已达每平6000元,这里才三千不到。二是不差钱的人。从长远来说属于闲钱投资。这不,十年时间,现在房价已飙升到每平12000多元。康世乾在这里买房就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回到家,坐在错层的餐厅窗前,13号楼夏长明家的院子尽收眼底。去年退休后,他就从市区搬到这住了。夏长明家的院子一直荒芜着,没有整理。只是前几个月施工队进场施工,有时从窗口才看到工人们进进出出,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竟然是夏长明。今天这三盘棋,让康世乾心头泛起了不小涟漪。在两人前十多年的棋艺对垒中,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两人同为同事时,棋艺是“棋”鼓相当,总体看,康世乾略为占下风;二是康世乾升任领导后,表面棋局仍是互有输赢,但夏长明总是处于下风。一般如果是下三盘,夏长明最多只赢一盘,有时下手重点,能弄个平局。夏长明总是说,康处当上领导后眼界不一样,棋艺也是突飞猛进,在局里是所向披靡、杀无对手!康世乾知道这些话里掺了许多水,奉承大于实际,但是没有点破,耳边一刮而过。不过心里很是受用,有些甜丝丝的。不要说是领导,在这个世界上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听吉利话,本性使然。既使有时明知对方在说谎,甚至是弥天大谎,也不会有人戳破。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天下第一大傻!
  从这天起,康世乾在如意花园里再也没见到夏长明。因为知道自己和前同事加学弟是前后排的邻居,他每天站在餐厅窗前,总要有意无意地向夏长明家看去。最能反映夏长明家动态的是灯光。一连多天,入夜后夏长明家是一片漆黑。这家伙又回到老屋住了,康世乾想。一连多天未见,心里真有点郁闷,过去从来赢多输少的象棋结局就定格在那天三盘皆输的局面。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就慢慢地变淡了。
  这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钟,康世乾到餐厅喝水时,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处看到对面夏长明家的卧室窗帘上映出隐约的灯光。这种微弱的灯光,如果在路灯通明的情况下,很难被人发觉。巧合的是,那天路灯一直未亮。这家伙,那么晚了还过来。康世乾心里想道。人一闲着,就容易想入非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闲得蛋疼。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楼客厅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影快速闪出来,手上拿着什么,在一起嘀嘀咕咕议论几句后,又迅速返回阳台上取出什么,然后在院子里的一角快速挖着。在挖坑,康世乾心里确凿的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纠结夏长明那风卷残云般的胜过自己的三盘,总想再和他较量一次。这次夏长明奇怪地举动使他把这种想法抛之云外,却勾起了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疾痛”:第二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夏长明原本就是第一嫌疑人。半夜三更,一个退休老头在院子里挖坑,能有多大的好事!这完全符合一个不善暴露自己行踪人的做派。不急,再看看他在干什么?
  康世乾向厨房窗前挪了挪,把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漏掉什么。不一会,一个坑挖好了,夏长明把几个盒子样的物件用东西裹了裹,放入坑内,两个人又三下五去二地把坑填了起来。整个过程也就十多分钟。即使是静夜,也丝毫没发出大的声响。更使人惊异的是,路灯今晚没亮,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另一个人是谁,康世乾在自己的记忆深海中竭力搜索着,一时竟没想来了。算了,这是枝节问题。呵呵……康世乾内心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上还发出了声。他想起了过去一句谚语: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心中叹道,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中
  康世乾进出小区都是从北门走的。第二天在确信夏长明家无人的情况下,他站在夏长明家围栏外,仔细端详着昨晚的施工现场。这是一片黑褐色的泥土,久无耕作,杂草丛生。西南角金桂树下,有一滩被挖过的新土,上面新栽着两株月季花。如果是外人,一定会认为这只是住家户新栽的花卉。根本不会想到,花卉下还有着令人生疑的故事。但是目睹昨晚夏长明的举动,康世乾却认为,月季下很可能埋藏着夏长明的某些秘密。是什么?材料?物件?似乎都不可能。对无用的材料,粉碎机一粉了之;无用的物件,垃圾箱一扔了之。再不行,砸上几锤,一切都解决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赃款。几年前,本市一名贪官,把上百万元的赃款塞在多年不用的煤气罐里,最后还是被火眼金睛的搜查人员搜出了。加上这几年电视剧里曝光的隐藏赃款的多种方法,昭示着把赃款隐藏在家里,那无疑是八仙桌上放灯盏——明摆着的事。藏到家以外的地方,海阔天空,天下之大,任你上天入地也无法追寻。上
  夏长明是在如意花园溜达时碰到康世乾的。康世乾手上拎着个小布袋,一边走一边晃悠着,休闲、怡然,完全适应了当前的退休生活。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碰到自己曾经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也让康世乾感到有点意外。
  他问,你不是住在盛世名门小区吗?
  不了。前一段时间已经搬到这附近住了。
  附近?
  夏长明向南面指了指说,宇宙花苑。
  噢,我也住在那。康世乾吃惊地问,怎么没看到你啊?
  两边跑,这边才过来两天。
  多少号楼啊?康世乾说,以后可以常走动走动。
  13号。
  什么,我家前一排啊?康世乾有些吃惊地说,我家是15号楼。
  夏长明转动几圈眼珠,一脸疑惑地说,中间不是隔一排吗?
  哪啊。康世乾笑着说,开发商说1414是要死的谐音,不吉利,在排号时直接从13跳到15号楼。你可能从北门走的,我没看到过你。
  噢,怪不得呢。康处,你散步手上拿着什么?夏长明指指康世乾手上的布袋问。
  康世乾把手中的布袋举了举说,还是那,象棋。
  夏长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钟。说,离午饭还有一会儿呢,杀一把。
  呵呵,好久未对了。康世乾说,我退了后,在这一圈还没找到可心的对手。你才下来,班上练得大有长进吧?
  哪啊。现在不比过去,上班抓得很紧。
  那是对下,领导又另当别论。
  夏长明笑了笑,算是默认,没有接话。
  康比夏年长两岁,两人先后从邻市财校毕业,说起来,康还是夏的学长呢。但是官场不认这个,官场只认官阶,至于学长、学弟的,那是一方甘心称臣时的说法。一旦君临天下,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了。眼前的两人就是这样。十多年前,康世乾是夏长明的上级,而且一直压他一头。康是副科长时,夏是办事员,康是局下属单位一把手时,夏是他手下的副职。后来,夏长明调到局里某处当处长,算是与康世乾平级。再后来,康世乾调到市局也担任部门一把手,于是,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僚。
  此时见面,夏长明对康世乾还是尊重有加,一口一个康处。相比这下,康世乾对夏长明的称谓就随便的多。在官场正式场合,称他为夏处长,下来后,有时称长明,有时喊小夏。无论哪种称呼,都反映了两人关系的历史变迁。再后来,两人是局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又同时被列为市局副局长考察人选。从这时开始,两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考察和公示期间,省里接连接到好几封举报信,举报康世乾在担任局下属单位一把手主任和处长期间,采取多报工程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公款行为。按过去规定,对这类几毛钱邮票、匿名举报信一般是不列入检查范围的。但是省局领导认为虽然是匿名举报,但赶在干部欲提拔使用前,不谨慎处理,被一些人发到网上炒作,那事情就大了。于是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来到淮江市进行调查。
  调查组采取暗访和明查的方法,通过人、账及物的核对,一个月后写就了一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结论是,康世乾在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财务账目清楚,报销手续合规。最有公信力的是,单位报销最后审批人不是一把手康世乾,而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就是夏长明。所建工程从预算到最后决算,康世乾只参加了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参与了讨论,最后走程序,到市里去参加招投标了。至于日常工程,有一个专班在负责,负责人是另一名副主任。访谈中,没有人反映康世乾有贪污行为,还有几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康作为一把手,廉洁自律,严格要求自己。最耀人眼球的是,工程方为了能打探到工程招标方面的情况,曾经给康世乾送去两万元钱,第二天上班,他就把钱上交给市局纪检部门了。不过他要求对此事不声张,自己也像没事人似的,天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对工程队的事情全权委托分管主任和夏长明负责。上调到市局工作后,对处里的资金,他也从不过问,都由一位副处长负责。局领导每年给各处一万元杂支费,有八千多用在了办事人员加班的工作餐上。不像有的处室一把手,什么汽油票、招待费都拿来报。如此一来,原来埋没在大地深处康世乾的廉洁事迹,竟被一封举报信给挖了出来。
  不久,省局纪检部门专门下发一份简报,介绍了康世乾的事迹。当然,这些事迹也是他被通过公示提拔的催化剂。本以为康世乾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副局长,他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见人还是如前般的打招呼,表现地十分淡定。对于人们要他请客,表示表示的要求,总是打着哈哈绕过去了。大家都十分理解,没见红头文件,哪个说话都不算数。不过谁都知道,他上位副局那是脸盆里抓死鱼---十拿九稳的事。
  事后有人议论,那几封举报信的作者就是康世乾自己。这不,调查组走后,再也没有举报信的影子了。也有人不信,说,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你们听说过吗?呵呵,当然也有人回道,中国官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大胆的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结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康世乾不仅没有等来上位的任命,却等来了省局的第二个调查组。民间有微风刮过:省里又接到了对康世乾的举报信,举报他假公济私,道德败坏,假借学习考察社区党建一事,与社区某年轻女书记一起去外省旅游之事。听到这些传闻,他心里反而谈定了。那一次外出考察不是他一人,作为社区方,有街道办的负责人;作为帮扶单位,还有一位办公室主任跟去,他们都可以出面证明。所有行程和活动安排都公之于众,也没法藏着掖着,更无法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调查组没有和他见面,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查结果。最直接的结果是,从那以后康世乾和夏长明两人的上位任命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夏长明没上位,这好理解,第一轮考察就明显的被淘汰了,康世乾没上位,却使他几天不得安宁。不仅面子没有了,连里子都丢得一塌糊涂。虽然一些同事见面没有再恭喜或要他请客,但那脸上露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是一个个问号和感叹号!人活一张脸,其它都是假的。在他最郁闷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局里一把手,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问题,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进步?这话给人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可一直被组织考察到退休,也没修出个正果。于是康世乾带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卷铺盖回家了。
  退休后,官场上的职级都成了浮云,最直接的结果是差一级少拿大几百元养老金。最让康世乾不能释怀的是,他退休一年后,夏长明被提拔为副局长,正而八经的成了“处座”,这使康世乾辗转反侧好几天全身不得安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晒死在沙滩上,这话他耳熟能详。问题是他怀疑把自己晒死在沙滩上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夏长明。无论是正想还是反证,没有人会排除这个疑点:因为只有夏长明在和自己争位,也只有他曾经和自己共事过,了解自己的一些活动轨迹。遗憾的是,康世乾始终没有找到结论。这个夏长明见到他仍一如既往地处长长、处长短的称呼着。虽然几年前两人已经平起平坐。但是看他那神情,始终是谦卑有加,拿捏地很有分寸。
  这次在如意花园碰到夏长明是个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他竟然住在自己家北面一排房子,典型意义上的自家邻居。呵呵,说世界之大也可,说世界之小又未尝不行。
  花园里有现成的小桌子。康世乾和夏长明相对而坐,一时间两人是横马跳卒、车攻炮轰,连下三盘。第三盘当康世乾的老帅被夏长明擒在手上时,康世乾好一阵地盯着他。夏长明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很中性的笑意,没有骄气、也没有傲气,更没有那盛气凌人的神态。康世乾深深地出一口气,很大度地说,不错,攻势凌厉,刮目相看啊!
  夏长明双手把石盘上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拢了拢,回道,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运气,我这是运气好吧。康处,两年多没对局了,你还是那样强势。
  强弩之末,不值一提,你才是后来居上啊。康世乾一语双关。
  呵呵……夏长明笑得比较矜持,说,你是了解我的。到现在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杂家。事业不成,只练就了听领导话、看眼色干事的本领。这不,一下退下来,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在网上琢磨琢磨。那里高手多,规矩严。
  慢慢就会适应。康世乾边说边站起来,又接着追加一句,好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又成棋友了。
  夏长明也跟着站起,说,最近局里人员变化比较大,听说了吗?
  是吗?康世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现在说这个真有些恍若隔世,不像你,呵呵……
  夏长明知道康世乾对官场变化已无兴致,他离开岗位毕竟三年多了。于是挥挥手说,打道回府吧。
  到我家坐坐吧,弄两口,怎么样?
  夏长明说,下次吧,来日方长。今天我还回老地方。
  两人分手后,康世乾穿过小花园,一路向南回到家。
  宇宙花苑坐落在这座小城的东南,是外地开发商十年前开发的次新小区。由于地处偏僻,当时房价很低,买房人大抵属两类:一是刚需的低收入人群。当时市区房价已达每平6000元,这里才三千不到。二是不差钱的人。从长远来说属于闲钱投资。这不,十年时间,现在房价已飙升到每平12000多元。康世乾在这里买房就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回到家,坐在错层的餐厅窗前,13号楼夏长明家的院子尽收眼底。去年退休后,他就从市区搬到这住了。夏长明家的院子一直荒芜着,没有整理。只是前几个月施工队进场施工,有时从窗口才看到工人们进进出出,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竟然是夏长明。今天这三盘棋,让康世乾心头泛起了不小涟漪。在两人前十多年的棋艺对垒中,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两人同为同事时,棋艺是“棋”鼓相当,总体看,康世乾略为占下风;二是康世乾升任领导后,表面棋局仍是互有输赢,但夏长明总是处于下风。一般如果是下三盘,夏长明最多只赢一盘,有时下手重点,能弄个平局。夏长明总是说,康处当上领导后眼界不一样,棋艺也是突飞猛进,在局里是所向披靡、杀无对手!康世乾知道这些话里掺了许多水,奉承大于实际,但是没有点破,耳边一刮而过。不过心里很是受用,有些甜丝丝的。不要说是领导,在这个世界上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听吉利话,本性使然。既使有时明知对方在说谎,甚至是弥天大谎,也不会有人戳破。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天下第一大傻!
  从这天起,康世乾在如意花园里再也没见到夏长明。因为知道自己和前同事加学弟是前后排的邻居,他每天站在餐厅窗前,总要有意无意地向夏长明家看去。最能反映夏长明家动态的是灯光。一连多天,入夜后夏长明家是一片漆黑。这家伙又回到老屋住了,康世乾想。一连多天未见,心里真有点郁闷,过去从来赢多输少的象棋结局就定格在那天三盘皆输的局面。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就慢慢地变淡了。
  这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钟,康世乾到餐厅喝水时,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处看到对面夏长明家的卧室窗帘上映出隐约的灯光。这种微弱的灯光,如果在路灯通明的情况下,很难被人发觉。巧合的是,那天路灯一直未亮。这家伙,那么晚了还过来。康世乾心里想道。人一闲着,就容易想入非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闲得蛋疼。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楼客厅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影快速闪出来,手上拿着什么,在一起嘀嘀咕咕议论几句后,又迅速返回阳台上取出什么,然后在院子里的一角快速挖着。在挖坑,康世乾心里确凿的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纠结夏长明那风卷残云般的胜过自己的三盘,总想再和他较量一次。这次夏长明奇怪地举动使他把这种想法抛之云外,却勾起了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疾痛”:第二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夏长明原本就是第一嫌疑人。半夜三更,一个退休老头在院子里挖坑,能有多大的好事!这完全符合一个不善暴露自己行踪人的做派。不急,再看看他在干什么?
  康世乾向厨房窗前挪了挪,把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漏掉什么。不一会,一个坑挖好了,夏长明把几个盒子样的物件用东西裹了裹,放入坑内,两个人又三下五去二地把坑填了起来。整个过程也就十多分钟。即使是静夜,也丝毫没发出大的声响。更使人惊异的是,路灯今晚没亮,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另一个人是谁,康世乾在自己的记忆深海中竭力搜索着,一时竟没想来了。算了,这是枝节问题。呵呵……康世乾内心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上还发出了声。他想起了过去一句谚语: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心中叹道,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中
  康世乾进出小区都是从北门走的。第二天在确信夏长明家无人的情况下,他站在夏长明家围栏外,仔细端详着昨晚的施工现场。这是一片黑褐色的泥土,久无耕作,杂草丛生。西南角金桂树下,有一滩被挖过的新土,上面新栽着两株月季花。如果是外人,一定会认为这只是住家户新栽的花卉。根本不会想到,花卉下还有着令人生疑的故事。但是目睹昨晚夏长明的举动,康世乾却认为,月季下很可能埋藏着夏长明的某些秘密。是什么?材料?物件?似乎都不可能。对无用的材料,粉碎机一粉了之;无用的物件,垃圾箱一扔了之。再不行,砸上几锤,一切都解决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赃款。几年前,本市一名贪官,把上百万元的赃款塞在多年不用的煤气罐里,最后还是被火眼金睛的搜查人员搜出了。加上这几年电视剧里曝光的隐藏赃款的多种方法,昭示着把赃款隐藏在家里,那无疑是八仙桌上放灯盏——明摆着的事。藏到家以外的地方,海阔天空,天下之大,任你上天入地也无法追寻。
  换一个人,不会有这种想法。
  五年前,康世乾竞争局座落选,又过二年,他从坐了三十年科级级别上退下来。一年多后,夏长明进位为副局长,分管他原来的处。处里小兄弟和他通话时都为他惋惜,字里话间都流露出对他不公结局的哀叹。康世乾很大度,也很豁达,说,没什么,都过去了。我们这些人,就比谁晒太阳时间长,谁拿社保时间长。呵呵……但是在内心里,时常要翻起一番恶浪,尤其是与一些亲朋好友或亲朋的亲朋,好友的好友相聚闲聊时,那话题都时不时地扯到官场上去。每次涉及到这个话题,就触动他那根神经。那天晚上,夏长明在院子里埋东西,使他多年的积怨一下汇集到一起。
  据他所知,当年省局是因为几封未署名的举报信连续两次下来调查的。第一次,因为何因,他一清二楚。第二次,只是事后很久才风闻一点。官场上,没有需要人解释的时候,说明事情已经有了定论。他那公示,就永远定格在公示的那一页,直到退休,没有人再翻出这一页。康世乾每次想到这,总有一股无名火窜上头顶。这几天,他在电脑上打了一份举报信,反映前淮江市税务局夏长明副局长利用职权大肆受贿的事,而且把隐藏赃款的地点都明确地标了出来。他想,这封信,夏长明作为一介退休人士不会看到,更不会想到是他举报。因为他坚信,夏长明所以选择黑天无灯夜挖坑,是他觉得此事天下只有他一人知道。呵呵,真应了那句话,聪明人做事,是不会被别人知道的。诸不知,世界上最笨的人,恰恰是当事人自己。
  此后几天,风平浪静。正当康世乾感叹自己费了几天时间字斟句酌写下的文字是一张废纸准备再写时,市局老干部处通知他到局里,说是有事了解一下。他想一定是省里来人了。到了局里,一位纪检委副书记和他见面。他和这位副书记曾经面熟,但没在一起共事过,属于点头之交。不过,副书记张口闭口的老领导,让他心里几分受用。事后回想,对方并没有了解和夏长明有关的事情。先是山南海北八卦,后才聊到工作时分管范围,现在的生活、活动圈子和居住地。他想,大面积撒网,重点收获是办案人员的一贯作法。最后两人握手分别时,康世乾表态,组织上有事尽管吩咐。副书记说,我们哪敢随便惊动老领导们的生活啊。
  几天下来,各方平静如水。夏长明到院子来过一次,他拿着水壶慢悠悠地给新栽的月季花浇水呢。呵呵,真沉得住气。康世乾很想出去和他打个招呼,转念觉得很不妥,瓜田李下,容易使人产生联想。于是,从南门出去,在小区大院子里转了一圈。到了大门口,碰到物业的老李。老李说,康老板,转悠呢?
  是啊,闲的慌。康世乾随口说道。
  老李有些神秘地说,我们这个小区啊藏龙卧虎,大干部和能人不少!
  你听到了什么?
  前几天有单位来人了解13号楼夏老板情况。
  夏老板?哪个单位的?康世乾明知老李指的是夏长明,却故意问一句。
  哪个机关的头头。具体说不清楚。
  到小区物业能了解什么情况,你们又不会给他送钱送物!
  是啊,说起也是,他们调查夏老板在不在这住,住了多长时间。还想看监控。
  就这?
  就这。
  这能说明什么?康世乾淡然说道,那离贪污腐败相差十万八千里呢。哦,你们给看了吗?没有公安部门通知,我们没让。不过其它情况我们都如实说了。老李说。
  你们有什么情况?
  交物业费情况,进驻情况啊。
  康世乾问,来的什么人啊?
  老李说,半秃,二柄,
  呵呵,那可能是纪委的副书记。康世乾暗想。
  不管怎么说,来查监控和家庭住址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老李半神秘半讨好地说,康老板,我就随意八卦一下,保密啊。
  当然。康世乾应道。他确定上面已经在查夏长明了,内心一喜,与老李道别。当他快走到自家北门那条道上时,与夏长明的车子打个照面。那是一辆开了多年的丰田凯美瑞,牌号是烂熟于心。车子一闪而过,康世乾没看清里面是何人。
  呵呵,看你还能自由多长时间,康世乾心想。据他了解,自己退休后,夏长明除分管自己从前任职处室外,还分管下属的三个稽查局和分局,那可是要害部门。十多年前税改后,基层税务部门没了减免税的权限,但是对企业的处罚权丝毫没减,最高可以处以偷税额的五倍罚款,说白了,可以罚你个倾家荡产。当然处罚的自由裁量权也很大,有些可以是一倍以上,有些可以是定额处罚,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正是因为这样,同一案件,可以从违反发票上处罚,也可以从偷税上处罚,更可以两者一同处罚。对偷抗税构成犯罪的,可以交给公安部门追究刑事责任,也可以找理由不追究刑事责任,这里面的故事太多了。所有这一切,都绕不开分管局长。
  康世乾觉得有必要再给上面加把火,不能让已点燃的调查之星灭了。于是又用了一个下午,把上次举报信改头换面,重新打印若干份,一起飞向了国家局和国家纪监委。此后几天,他心里暗暗地计算着上面收到信的时间和接下来的处理程序,据此判断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动向。
  大约一个月后,离七一党的诞生日还有三天时间,康世乾接到局党办打来的电话,说是明天市局机关党委书记要来慰问老党员,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组织上帮助解决?
  康世乾心想,按惯例,七一慰问对象是老模范、先进党员或是有病灾和生活困难的老党员。局里这些人的状况早已上了党委的“人才库”,横数竖算怎么着这个福利也落不到他头上。看来,这是个借口。康世乾心里肯定地想。
  果然,三天后的下午,来到他家慰问的除机关党委书记,后面跟着的是局纪委副书记,就是上次找康世乾谈话的那人。双方在门口寒暄几句,康世乾把几人让进屋,几人少不得把屋子打量一番,随口议论起了天天扶摇直上的房价,夸奖康世乾有眼光,十年前,在这个不毛之地捡个便宜货,现在房价翻了三倍,早知如此,这十年啥事不干,弄几套房子在手,现在一捣腾,怎么着也会衣食无忧唱着信天游游哉、游哉!机关党委书记位于市局领导之末,但大小也是领导,他代表机关党委把个红包递向康世乾,康世乾知道自己应该双手接过,以示尊重,随行人员此时会恰到好处地按下相机快门,明天市局网站将要刊出这一报道。配合这一图像,还要有老党员感谢之类的话,不管你说没说过,那一定要借你的嘴表达出来。作为几十年体制内人,康世乾太了解这一点了。他接过红包,面露虔诚地说,感谢林书记和党委对老党员和我的关心。林书记说,老同志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们有责任把这个传统发扬光大。呵呵,话语不多,内容耐人寻味。这是在做样子给周边人看呢。
  纪委副书记站在窗口,像是无意,更像是信口地问,我们局有几户人家在这住?几个人把面庞都转向了康世乾,康世乾说,两户,还有一户是夏局长。
  哦,他家位置、户型有你好吗?林书记问。
  没有什么好不好,户型都一样。呵呵,我也才发现,夏长明就住在那里。唐世乾说罢向窗外指了指。
  巧啊,前后排。几个人听说后都拥到窗口向外看去。
  副书记说,看样子,夏局长没在这住嘛?
  偶尔也过来一下,那天在小区里看他来一次。康世乾特意强调一下是小区。
  林书记在窗前站片刻,回过身来对康世乾说,康处长,我们还要到下一家,就不打扰你了。
  领导忙,我不敢多留。康世乾笑着说。心想,这种慰问也就是点个卯,应个景,该照相的已经完成,事先写好的文字新闻只需把参加人员填进去就行了,更何况他们完成了实地“勘查”的任务。
  你常到局里转转,现在不兴吃喝了,但工作餐我们还是管得起的。林书记的脸上捧出一团笑容。
  呵呵……康世乾干笑几声没有接话。他没退休时最见不得退休人员回原单位,在岗人员各忙各的,他们来接待还是不接待?接待,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无非是身体好坏,那用着我们问?不接待,年底开座谈会会说我们不热情。所以,将心比心,他自己从退下来那天起,一次也没回过单位。不想回,不能回,也不该回。当然,上次找谈话是例外。
  送走机关党委书记一行,康世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时闲得无事,思绪又跑到琢磨夏长明一事的进展上去了。看来举报信已经转到市局,这一行人是看夏长明家位置和院子情况的。当然,能到他家来,已经把他作为举报者了。闲人晚上不可能正巧碰到夏长明在挖院子。即使看到他在挖,也不会想到是转移赃物赃款。明摆着,只有和他有过交往或者说有利害关系的人,才会下得了手。在局里,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康世乾。当然,这并不能保证夏长明在外面没有宿敌。康世乾这一排楼住了八家,谁知道会不会另出一、两个“朝阳群众”呢。
  正在他遐想之时,手机铃声响了,屏显是夏长明来电。康世乾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夏长明的声音,老学长,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杀两盘?
  康世乾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点,夏长明再从家来赶来,都什么猴年马月了?于是说,老夏,这都几点了?你来吧,我们一起弄两杯,棋呢,以后再说。
  夏长明说,哪是我到你那去啊,是请你出来,我们在饭店弄几盘。
  呵呵,什么题目?从退休至今,康世乾除和原来处里几个小弟兄聚过两次,和其他同事都没往来。同事同事,不同事,就没一毛钱关系了。在一个系统工作,几十年间或多或少的人与人之间都有点磕磕绊绊。一句话,一件事,不经意间就能得罪一个人,而这个人背后,没准就是一窝。你都不知,别人在背后已经把你恨得咬牙切齿了。
  夏长明说,哪来什么题目啊,今天在路上碰巧遇到费老板,听说我退休了,非要送一下。
  哈哈哈,费大毛子,这家伙也太没诚意了,路上遇见才送行,不遇见就拉倒,什么人啊?夏长明说的费大毛子,本名叫费时间,不错,就叫费时间。他原本在本市搞外贸生意,后来做大了,到了深圳发展。前几年康世乾退休他专门摆了一桌,后来两人的联系就淡了,也少了。人嘛,说到底就是利益关系在维系着团团伙伙的,没有这个关系,也就没有团团伙伙的了。
  大毛子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放在今天,说一定要把你拉上。夏长明解释道。又说,你在家又没什么事,来啊,我还要给你看一样东西呢。
  康世乾笑吟吟地说,山野之人,还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家里书橱都清空了。
  夏长明大笑道,我现在也是山野之人,一切都很淡了。来吧,在江山大酒店808等你。没等他回话,夏长明把手机挂了。看来,他真想叫自己去。康世乾心想,这家伙今天叫我下棋是假,看东西才是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下
  康世乾给老婆发个微信,告诉她今晚不在家吃饭后,就走到小区大门,骑起公用自行车向着江山大酒店出发。江山大酒店,位于老市中心,依骑行速度,要半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康世乾接了两个电话,一是费时间打的,问他到哪了,要不要去车接他?当听说康世乾已骑车前行后,再三道歉安排不周,不仅没有直接打电话邀请,还让老领导骑车前来,在礼节上有些不恭了。康世乾说,平头百姓,有什么恭不恭?权当散步出去玩。第二个电话,是处里的小兄弟来的,告诉他局里传遍了,针对夏局长的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写的,好多人都现场勘察过了,就他家那个角度看得最真。康世乾也没否认,而是说,是哪个写得并不重要,说是我写的,别人就不能写啊?再说了,最关键的是事实,那个事实存不存在?他这么反问,是想从对方嘴里了解局里对夏长明问题调查的进展情况,
  许多事情,不一定都心须挑明了说,就像当初第二次有人举报康世乾似的。虽然查无实据,可有谁去追究举报人责任了,一风吹去拉倒。本身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一个副七品、八品官,在统计上和小数点后三位一样,可以忽略不计。
  康世乾到江山大酒店门前时,费时间已经站在门口了。看到康世乾走过来,离好远就忙不迭地迎上去,脸上的笑容让五官都变了形。
  这个身影,似曾相识,康世乾心里一震。心想,不错,那天晚在夏长明家院子里埋东西的就是他,绝对没错。
  费时间并不知道康世乾在观察他,仍按照自己的思路说,康处大驾光临,让酒店都蓬荜生辉。
  康世乾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回道,多日不见,长劲不小啊,呵呵,你看看,这天是亮了还是暗了?费时间被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脸上陪着讪笑,说,夏局已到,在里面呢。
  夏局?康世乾有意把调子发成问句。
  就是夏长明,人家在你后面提为副局长,听说现在是“二调”了,我们都还喊他夏局,顺口,也好听。呵呵。费时间还是一脸的讪笑,好像这种笑容是他专利似的。
  听到这话,康世乾像是吃只苍蝇,心里一阵恶心。是啊,自己标准正科级退下来的。几年后公务员职级改革,夏长明官至副处,按说也只是个“四调”,没想到后来调了一级,临退下来时,又拔了一级,虽说是虚职,但如此算来,比康世乾高了三级。高就高吧,反正现在各奔东西,各过各的日子。关键是工资差了一千元还多。真是先长的眉毛不如胡子!康世乾知道自己这个心态很不正,但是,他忍不住,经常会想,会在心里发牢骚。都说笑一笑十年少,那是你没碰到烦心的事,如碰到了,你还能笑一笑吗?
  在808门前,费时间推开门,向里面打招呼说,夏局,康处来了。
  夏长明坐在小圆桌边的简易沙发上,左手托着手机,右手指在屏幕上划着,头也不抬地说,好好,请坐,请坐。康世乾看到,他嘴上说着,目光一直盯着屏幕,屁股连抬也没抬。心想,多日不见,越来越有局长味了,想当初在我手下当副处长时,像个跟屁虫似的。就是前一段时间在花园见面时,他还不是这样呢!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几分钟过后,夏长明似乎完成了屏幕上的工作,把手机往桌上一撂,对费时间说,大毛子,还有哪些人啊?
  没有了,就我们三人。费时间忙不迭地说。
  那连掼蛋也打不成了。夏长明指使道,你去点几个这家拿手好菜,我和世乾随便聊聊。
  好嘞,我就在门口,你们聊好后打个招呼。费时间说罢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康世乾一震,心里有老大的不舒坦:多少年来,夏长明对他都是康处、康处的叫,就是前几个月在小花园见面时也还不曾改口。这才多少日子,竟叫起世乾了,呵呵,真近乎啊,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到这里,康世乾索性把目光移向一边,有些漫无边际地扫射着四周。
  世乾,别来无恙乎?夏长明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呵呵,都退了,不都一样吗?康世乾轻飘飘地说,实际上是把话题又推了过去。
  是,是。夏长明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递给康世乾说,我知道你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所以,留了个心……
  什么?康世乾疑惑地看着夏长明。
  夏长明挑明地说,当年你离我后来的位置是一步之遥啊!你是我老领导,就算我犯一次自由主义,你看看这几张纸,出这个门,我就不认账了。
  康世乾接过夏长明递来的几页纸,有些迫不及待地放在桌面上,并把它理平。这是一封几年前举报信的复印件,信的内容并不如以前人们传说的那样,反映他假公济私和社区女书记私游之事。而是反映他利用假举报信,为自己升官晋级贴金。信中列举了几方面内容,揭露说,对工程招标和财务报销问题,除会计、财务科长、分管主任知道,只有康世乾自己最清楚。举报人只会在这四个人中间产生。夏长明是当事之人,属签字报销的分管领导,他若举报,等于把自己也拖下水,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际上看,都站不住脚。而会计与财务科长,与一把手的康世乾关系甚铁,是一个小圈子的人,不可能在关键时候反戈一击。如果康世乾在经济上出了问题,那么,必然殃及这两人。对这两人来说,是得不偿失。所以,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指使人写的。而举报的要点,恰是最规范、最符合制度、最无懈可击的。
  康世乾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头发里的汗珠都要流了下来,有几次他以理发丝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惊悸,尽管面如死水般的不动声色。夏长明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心情,不曾看他一眼,近似自说自话:世乾啊,那时候,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去举报你,那不是引火烧身,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吗?官场上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查了后也不说有,也不说没,拖就把一个人的前途给耽误了。何况,我比你年轻,你早走,下一次我还更有希望呢!当然,第一次那信是你写得也好,不是你写的也罢,这都过去了。关键是这封信,断送了你前途,也压了我好几年。
  康世乾在职时从未听说过这封信的内容。现在看了,觉得这才是最致命的。但他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官场上,哪还有什么秘密!这边开会,那边就和现场直播一样,连哪个人的神态语气,都能被描绘得栩栩如生,为什么这封信的内容至今被封锁的那么严密?只有一种可能:这封信到省里并转到市里后,上下形成一个共识,不查,按住。当然无风也就无浪,是风平浪静。这对一把手和整个班子来说,不,对省局来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此前省局曾发过一个通报,现在否定它,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现在他才醒悟过来,一把手曾说过,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还怎么进步?问题是,谁都不知道什么是考验,哪些是考验!呵呵……现在想来,一把手是要以考验之名来稳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声张,省市局组织度过了一场廉政危机。当然,组织上不追根求源对自己也未必是坏事。表面上看,自己在仕途上少上了一个台阶,实际上,共产党怕就怕认真,上面真要认真查起来,现在的干部,有几个经得住查?掀起尾巴,下面都是屎!他对第二封信的来龙去脉是十分清楚。查到最后,不仅仕途上不了一个台阶,原有的官位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呢。
  夏局怎么看这封信?康世乾离开官场好几年了,心想,既然夏长明能把这封信交给自己,说明他也在关注此事,更何况他后来进了领导斑子,一定知道更多的内幕。几年来,他第一次将过去对夏长明的称呼,改成了夏局。
  夏长明淡然一笑,显得很随性地说,世乾啊,我们这个年纪,看问题、说话,早已到了理性大于情绪的阶段,不至于有什么坎,还值得我们依靠情绪去宣泄吧?退都退了,除了身体是自己的,什么都是身外之物!说罢他端起杯子,把杯盖在杯口上轻轻地荡一荡,显得很悠闲。这段话,康世乾听懂了。如果说那封信是他敲打自己的板砖,那么刚才这句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他在告诫自己,他对举报信之幕是心知肚明,只是保持沉默而已。想到这里,康世乾更加认定,夏长明的院子里有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只是夏长明把事情挑明了,如果他一意坚持再举报,那么撕破脸皮的时候也就到了。夏长明是想“和”,呵呵,“和为贵”,两人都相安无事。
  康世乾想说,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吧,退休了,大家都应该想安无事,过好每一天,快活在今天。谁人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啊。话到嘴边,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单刀直入地说,夏局,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人反映你什么问题?
  闲得蛋疼。夏长明不假思索地回道,不就在院子里埋了点东西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呵呵,长明,夏局啊,可能有人不那么看。康世乾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谁?
  康世乾目睃夏长明一眼。
  夏长明正想说什么,费时间从门外闯了进来,说,两位领导,服务员催上菜了。
  上吧,老费,来来,正事说完了,边吃边聊。夏长明没有争求康世乾的意见,向费时间说道。费时间向康世乾睨一眼说,我点了几个两位领导爱吃的淮扬菜。
  酒呢?夏长明问。
  还是那酒,两瓶,看看有什么不一样。费时间说罢从门口桌面提出一个纸袋,取出两瓶酒摆在桌面,说,夏局自带的,小酒厂酒,便宜、实惠,口感还又好。
  康世乾看到,两瓶名不见经传小酒厂出的酒,一瓶有包装盒,一瓶是光瓶,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堂堂的二调夏局就请我喝这个酒?
  夏长明正想说话,费时间抢先说道,酒是小厂的不假,但口感很好,不亚于市场上三、四百元的酒。说罢,很麻利地拧开光瓶酒盖,边酌边说,一人两杯,一杯是光瓶的,一杯是带包装的,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康世乾听得如堕五里雾中,疑惑地问,大毛子,搞得什么名堂?
  哪来什么名堂!夏长明指着费时间说,这家伙不知从哪听说把酒埋在泥土中半年以上,酒的成份就会有变化,喝起来口感就不一样。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康世乾听起来却显得十分的惊心。夏长明在告诉自己,他院子里埋得是酒,不是什么赃物。而所以说给他听,是因为他被当做第一举报人。夏长明在摊牌了,下一步他会怎么做?康世乾脑子飞快地旋转思考着,嘴上却说,大毛子不靠谱了吧。只听说把白酒存在地窖里能延长贮藏期,没听说能直接埋在地下,那不早挥发的差不多了?
  费时间解释道,我没说要存千秋万代,只是说埋一段时间,改改口感而已。夏局就不让我了,三番几次要把它从地里刨出来。今天已经是拿这酒招待第三次了。呵呵,性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才几个月,哪有什么变化啊。
  康世乾向正在端酒杯示意喝酒的费时间瞟去一眼,心想,不知这个费大毛子是真不知实情还是有意为夏长明洗白。于是说道,那我有幸成为第四场品鉴人了,呵呵……心又想,这哪是什么正巧碰到啊,分明是安排好的。佯装不解地问,大毛子,今天撞日怎么撞出个品酒会了,如果你不撞到夏局,那我这酒还品不成了呢?
  世乾啊,世界上就有无巧不成书的说法。实际上,也是凑在一起了。呵呵……夏长明轻轻地说,然后话锋一转问道,口感如何?
  并无两样。康世乾回道。
  哈哈哈……夏长明大笑起来,连声说,还是老领导实在。前三场几个人都说口感好,看来他们都在说假话。大毛子啊,好奇害死猫。夏长明一语双关地说。费时间不明就里,一边品尝一边辩解道,都那一帮狐朋狗友的瞎BB,弄得夏局跟我费一晚上功夫。
  夏长明直接把话挑明说,你小子也就费一会功夫,害得现在举报信满天飞,说我是夜半三更在转移赃物……
  什么?有这事。费时间惊讶地把酒杯搁置在嘴唇边问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世乾肯定也听说了吧?夏长明转脸对着康世乾说。
  夏长明的话极具攻击性,等于是把事情都挑明了。从今晚酒席问答上来看,夏长明一直处于攻方,康世乾一直处于守势。如此相问,康世乾已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了。无论从刚才夏长明的语气,还是神态,就差一点直问,举报信是你写的了吧?
  康世乾小酌两口,看似不急不慢,实则是在思考下一步突破方向。他说,长明啊,你现在才遇到举报,动你一根毫毛了吗?没有吧,不就被举报一下吗?榜上有名,未必是坏事,至少目前你没摊上事。你看我呢,关键时候被举报,少一级不说,到现在工资比你差两级也不止。呵呵,以前有人说我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现在你是不是也和自己过不去了?听老哥一句劝,知足吧!说罢,将杯中的酒一下倒入口中,向夏长明亮一下酒杯说,说话不误喝酒,喝酒不误说话。到现在你好像没怎么动啊?
  夏长明还想说什么,看着康世乾的神态又止住,端起酒杯喝一口,然后叹道,人生处处都是坎,得止步时且止步啊。
  康世乾把放在面前的举报信复印件递过去,说,谢谢你让我了了这个心思。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呵呵……这是他发自内心肺腑的话,说话当口,他为自己前一段时间举报眼前的人,内心竟生出几分悔意来。人生一场,追名逐利,尔虞我诈,六十岁后一张条子让你一切归零,只有身体是自己的。还有什么放不下,舍不得的呢?
  费时间插话说,两位领导,退都退来,职场上的那些快意恩仇也该散散了,呵呵,就这场面,对我来说,一年两次,活到90岁,不过才六十次。如果这也算一次的话,那还有五十九次。
  夏长明瞪他一眼说,大毛子,你这话说对了一半,人生在世,如驹过隙,转眼春秋就没了。不过,人活一天,那个脸还要见光呢。我总不能天天戴个面具出去吧。就这,我见到熟人,总感觉他们在后面指指戳戳,背上发痒。
  康世乾说,人都是一种感觉,感觉好的时候,意气奋发,指点江山,大有舍我其谁也的气势。感觉差的时候,心灰意冷,垂头丧气,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多虑了,都是那一张不值钱、惹人贱的脸惹的。放下它,为自己活着,那世界永远都是光亮的。
  你想通了?夏长明反问道。
  你呢?康世乾说。
  唉,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费时间长叹一口气说道。然后端起酒杯说,两位领导,都说开了,来一杯。
  康世乾与夏长明对视一下,两人同时举起酒杯说,干了。
  康世乾放下酒杯问,地里酒都起出来了吗?
  我的举动,不都在你监控之下吗?
  哈哈,视觉有时也不可靠。康世乾自嘲道。然后从桌下把象棋拿出,放在桌面说,还是它好,明枪明箭、刀光见影。
  每一步也机关重重,暗藏杀机。夏长明接道。
  哈哈……三人都笑了起来。
  
  全文完

  夏长明是在如意花园溜达时碰到康世乾的。康世乾手上拎着个小布袋,一边走一边晃悠着,休闲、怡然,完全适应了当前的退休生活。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碰到自己曾经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也让康世乾感到有点意外。
  他问,你不是住在盛世名门小区吗?
  不了。前一段时间已经搬到这附近住了。
  附近?
  夏长明向南面指了指说,宇宙花苑。
  噢,我也住在那。康世乾吃惊地问,怎么没看到你啊?
  两边跑,这边才过来两天。
  多少号楼啊?康世乾说,以后可以常走动走动。
  13号。
  什么,我家前一排啊?康世乾有些吃惊地说,我家是15号楼。
  夏长明转动几圈眼珠,一脸疑惑地说,中间不是隔一排吗?
  哪啊。康世乾笑着说,开发商说1414是要死的谐音,不吉利,在排号时直接从13跳到15号楼。你可能从北门走的,我没看到过你。
  噢,怪不得呢。康处,你散步手上拿着什么?夏长明指指康世乾手上的布袋问。
  康世乾把手中的布袋举了举说,还是那,象棋。
  夏长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钟。说,离午饭还有一会儿呢,杀一把。
  呵呵,好久未对了。康世乾说,我退了后,在这一圈还没找到可心的对手。你才下来,班上练得大有长进吧?
  哪啊。现在不比过去,上班抓得很紧。
  那是对下,领导又另当别论。
  夏长明笑了笑,算是默认,没有接话。
  康比夏年长两岁,两人先后从邻市财校毕业,说起来,康还是夏的学长呢。但是官场不认这个,官场只认官阶,至于学长、学弟的,那是一方甘心称臣时的说法。一旦君临天下,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了。眼前的两人就是这样。十多年前,康世乾是夏长明的上级,而且一直压他一头。康是副科长时,夏是办事员,康是局下属单位一把手时,夏是他手下的副职。后来,夏长明调到局里某处当处长,算是与康世乾平级。再后来,康世乾调到市局也担任部门一把手,于是,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僚。
  此时见面,夏长明对康世乾还是尊重有加,一口一个康处。相比这下,康世乾对夏长明的称谓就随便的多。在官场正式场合,称他为夏处长,下来后,有时称长明,有时喊小夏。无论哪种称呼,都反映了两人关系的历史变迁。再后来,两人是局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又同时被列为市局副局长考察人选。从这时开始,两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考察和公示期间,省里接连接到好几封举报信,举报康世乾在担任局下属单位一把手主任和处长期间,采取多报工程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公款行为。按过去规定,对这类几毛钱邮票、匿名举报信一般是不列入检查范围的。但是省局领导认为虽然是匿名举报,但赶在干部欲提拔使用前,不谨慎处理,被一些人发到网上炒作,那事情就大了。于是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来到淮江市进行调查。
  调查组采取暗访和明查的方法,通过人、账及物的核对,一个月后写就了一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结论是,康世乾在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财务账目清楚,报销手续合规。最有公信力的是,单位报销最后审批人不是一把手康世乾,而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就是夏长明。所建工程从预算到最后决算,康世乾只参加了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参与了讨论,最后走程序,到市里去参加招投标了。至于日常工程,有一个专班在负责,负责人是另一名副主任。访谈中,没有人反映康世乾有贪污行为,还有几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康作为一把手,廉洁自律,严格要求自己。最耀人眼球的是,工程方为了能打探到工程招标方面的情况,曾经给康世乾送去两万元钱,第二天上班,他就把钱上交给市局纪检部门了。不过他要求对此事不声张,自己也像没事人似的,天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对工程队的事情全权委托分管主任和夏长明负责。上调到市局工作后,对处里的资金,他也从不过问,都由一位副处长负责。局领导每年给各处一万元杂支费,有八千多用在了办事人员加班的工作餐上。不像有的处室一把手,什么汽油票、招待费都拿来报。如此一来,原来埋没在大地深处康世乾的廉洁事迹,竟被一封举报信给挖了出来。
  不久,省局纪检部门专门下发一份简报,介绍了康世乾的事迹。当然,这些事迹也是他被通过公示提拔的催化剂。本以为康世乾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副局长,他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见人还是如前般的打招呼,表现地十分淡定。对于人们要他请客,表示表示的要求,总是打着哈哈绕过去了。大家都十分理解,没见红头文件,哪个说话都不算数。不过谁都知道,他上位副局那是脸盆里抓死鱼---十拿九稳的事。
  事后有人议论,那几封举报信的作者就是康世乾自己。这不,调查组走后,再也没有举报信的影子了。也有人不信,说,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你们听说过吗?呵呵,当然也有人回道,中国官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大胆的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结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康世乾不仅没有等来上位的任命,却等来了省局的第二个调查组。民间有微风刮过:省里又接到了对康世乾的举报信,举报他假公济私,道德败坏,假借学习考察社区党建一事,与社区某年轻女书记一起去外省旅游之事。听到这些传闻,他心里反而谈定了。那一次外出考察不是他一人,作为社区方,有街道办的负责人;作为帮扶单位,还有一位办公室主任跟去,他们都可以出面证明。所有行程和活动安排都公之于众,也没法藏着掖着,更无法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调查组没有和他见面,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查结果。最直接的结果是,从那以后康世乾和夏长明两人的上位任命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夏长明没上位,这好理解,第一轮考察就明显的被淘汰了,康世乾没上位,却使他几天不得安宁。不仅面子没有了,连里子都丢得一塌糊涂。虽然一些同事见面没有再恭喜或要他请客,但那脸上露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是一个个问号和感叹号!人活一张脸,其它都是假的。在他最郁闷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局里一把手,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问题,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进步?这话给人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可一直被组织考察到退休,也没修出个正果。于是康世乾带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卷铺盖回家了。
  退休后,官场上的职级都成了浮云,最直接的结果是差一级少拿大几百元养老金。最让康世乾不能释怀的是,他退休一年后,夏长明被提拔为副局长,正而八经的成了“处座”,这使康世乾辗转反侧好几天全身不得安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晒死在沙滩上,这话他耳熟能详。问题是他怀疑把自己晒死在沙滩上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夏长明。无论是正想还是反证,没有人会排除这个疑点:因为只有夏长明在和自己争位,也只有他曾经和自己共事过,了解自己的一些活动轨迹。遗憾的是,康世乾始终没有找到结论。这个夏长明见到他仍一如既往地处长长、处长短的称呼着。虽然几年前两人已经平起平坐。但是看他那神情,始终是谦卑有加,拿捏地很有分寸。
  这次在如意花园碰到夏长明是个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他竟然住在自己家北面一排房子,典型意义上的自家邻居。呵呵,说世界之大也可,说世界之小又未尝不行。
  花园里有现成的小桌子。康世乾和夏长明相对而坐,一时间两人是横马跳卒、车攻炮轰,连下三盘。第三盘当康世乾的老帅被夏长明擒在手上时,康世乾好一阵地盯着他。夏长明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很中性的笑意,没有骄气、也没有傲气,更没有那盛气凌人的神态。康世乾深深地出一口气,很大度地说,不错,攻势凌厉,刮目相看啊!
  夏长明双手把石盘上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拢了拢,回道,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运气,我这是运气好吧。康处,两年多没对局了,你还是那样强势。
  强弩之末,不值一提,你才是后来居上啊。康世乾一语双关。
  呵呵……夏长明笑得比较矜持,说,你是了解我的。到现在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杂家。事业不成,只练就了听领导话、看眼色干事的本领。这不,一下退下来,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在网上琢磨琢磨。那里高手多,规矩严。
  慢慢就会适应。康世乾边说边站起来,又接着追加一句,好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又成棋友了。
  夏长明也跟着站起,说,最近局里人员变化比较大,听说了吗?
  是吗?康世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现在说这个真有些恍若隔世,不像你,呵呵……
  夏长明知道康世乾对官场变化已无兴致,他离开岗位毕竟三年多了。于是挥挥手说,打道回府吧。
  到我家坐坐吧,弄两口,怎么样?
  夏长明说,下次吧,来日方长。今天我还回老地方。
  两人分手后,康世乾穿过小花园,一路向南回到家。
  宇宙花苑坐落在这座小城的东南,是外地开发商十年前开发的次新小区。由于地处偏僻,当时房价很低,买房人大抵属两类:一是刚需的低收入人群。当时市区房价已达每平6000元,这里才三千不到。二是不差钱的人。从长远来说属于闲钱投资。这不,十年时间,现在房价已飙升到每平12000多元。康世乾在这里买房就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回到家,坐在错层的餐厅窗前,13号楼夏长明家的院子尽收眼底。去年退休后,他就从市区搬到这住了。夏长明家的院子一直荒芜着,没有整理。只是前几个月施工队进场施工,有时从窗口才看到工人们进进出出,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竟然是夏长明。今天这三盘棋,让康世乾心头泛起了不小涟漪。在两人前十多年的棋艺对垒中,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两人同为同事时,棋艺是“棋”鼓相当,总体看,康世乾略为占下风;二是康世乾升任领导后,表面棋局仍是互有输赢,但夏长明总是处于下风。一般如果是下三盘,夏长明最多只赢一盘,有时下手重点,能弄个平局。夏长明总是说,康处当上领导后眼界不一样,棋艺也是突飞猛进,在局里是所向披靡、杀无对手!康世乾知道这些话里掺了许多水,奉承大于实际,但是没有点破,耳边一刮而过。不过心里很是受用,有些甜丝丝的。不要说是领导,在这个世界上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听吉利话,本性使然。既使有时明知对方在说谎,甚至是弥天大谎,也不会有人戳破。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天下第一大傻!
  从这天起,康世乾在如意花园里再也没见到夏长明。因为知道自己和前同事加学弟是前后排的邻居,他每天站在餐厅窗前,总要有意无意地向夏长明家看去。最能反映夏长明家动态的是灯光。一连多天,入夜后夏长明家是一片漆黑。这家伙又回到老屋住了,康世乾想。一连多天未见,心里真有点郁闷,过去从来赢多输少的象棋结局就定格在那天三盘皆输的局面。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就慢慢地变淡了。
  这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钟,康世乾到餐厅喝水时,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处看到对面夏长明家的卧室窗帘上映出隐约的灯光。这种微弱的灯光,如果在路灯通明的情况下,很难被人发觉。巧合的是,那天路灯一直未亮。这家伙,那么晚了还过来。康世乾心里想道。人一闲着,就容易想入非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闲得蛋疼。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楼客厅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影快速闪出来,手上拿着什么,在一起嘀嘀咕咕议论几句后,又迅速返回阳台上取出什么,然后在院子里的一角快速挖着。在挖坑,康世乾心里确凿的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纠结夏长明那风卷残云般的胜过自己的三盘,总想再和他较量一次。这次夏长明奇怪地举动使他把这种想法抛之云外,却勾起了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疾痛”:第二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夏长明原本就是第一嫌疑人。半夜三更,一个退休老头在院子里挖坑,能有多大的好事!这完全符合一个不善暴露自己行踪人的做派。不急,再看看他在干什么?
  康世乾向厨房窗前挪了挪,把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漏掉什么。不一会,一个坑挖好了,夏长明把几个盒子样的物件用东西裹了裹,放入坑内,两个人又三下五去二地把坑填了起来。整个过程也就十多分钟。即使是静夜,也丝毫没发出大的声响。更使人惊异的是,路灯今晚没亮,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另一个人是谁,康世乾在自己的记忆深海中竭力搜索着,一时竟没想来了。算了,这是枝节问题。呵呵……康世乾内心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上还发出了声。他想起了过去一句谚语: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心中叹道,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中
  康世乾进出小区都是从北门走的。第二天在确信夏长明家无人的情况下,他站在夏长明家围栏外,仔细端详着昨晚的施工现场。这是一片黑褐色的泥土,久无耕作,杂草丛生。西南角金桂树下,有一滩被挖过的新土,上面新栽着两株月季花。如果是外人,一定会认为这只是住家户新栽的花卉。根本不会想到,花卉下还有着令人生疑的故事。但是目睹昨晚夏长明的举动,康世乾却认为,月季下很可能埋藏着夏长明的某些秘密。是什么?材料?物件?似乎都不可能。对无用的材料,粉碎机一粉了之;无用的物件,垃圾箱一扔了之。再不行,砸上几锤,一切都解决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赃款。几年前,本市一名贪官,把上百万元的赃款塞在多年不用的煤气罐里,最后还是被火眼金睛的搜查人员搜出了。加上这几年电视剧里曝光的隐藏赃款的多种方法,昭示着把赃款隐藏在家里,那无疑是八仙桌上放灯盏——明摆着的事。藏到家以外的地方,海阔天空,天下之大,任你上天入地也无法追寻。
  换一个人,不会有这种想法。
  五年前,康世乾竞争局座落选,又过二年,他从坐了三十年科级级别上退下来。一年多后,夏长明进位为副局长,分管他原来的处。处里小兄弟和他通话时都为他惋惜,字里话间都流露出对他不公结局的哀叹。康世乾很大度,也很豁达,说,没什么,都过去了。我们这些人,就比谁晒太阳时间长,谁拿社保时间长。呵呵……但是在内心里,时常要翻起一番恶浪,尤其是与一些亲朋好友或亲朋的亲朋,好友的好友相聚闲聊时,那话题都时不时地扯到官场上去。每次涉及到这个话题,就触动他那根神经。那天晚上,夏长明在院子里埋东西,使他多年的积怨一下汇集到一起。
  据他所知,当年省局是因为几封未署名的举报信连续两次下来调查的。第一次,因为何因,他一清二楚。第二次,只是事后很久才风闻一点。官场上,没有需要人解释的时候,说明事情已经有了定论。他那公示,就永远定格在公示的那一页,直到退休,没有人再翻出这一页。康世乾每次想到这,总有一股无名火窜上头顶。这几天,他在电脑上打了一份举报信,反映前淮江市税务局夏长明副局长利用职权大肆受贿的事,而且把隐藏赃款的地点都明确地标了出来。他想,这封信,夏长明作为一介退休人士不会看到,更不会想到是他举报。因为他坚信,夏长明所以选择黑天无灯夜挖坑,是他觉得此事天下只有他一人知道。呵呵,真应了那句话,聪明人做事,是不会被别人知道的。诸不知,世界上最笨的人,恰恰是当事人自己。
  此后几天,风平浪静。正当康世乾感叹自己费了几天时间字斟句酌写下的文字是一张废纸准备再写时,市局老干部处通知他到局里,说是有事了解一下。他想一定是省里来人了。到了局里,一位纪检委副书记和他见面。他和这位副书记曾经面熟,但没在一起共事过,属于点头之交。不过,副书记张口闭口的老领导,让他心里几分受用。事后回想,对方并没有了解和夏长明有关的事情。先是山南海北八卦,后才聊到工作时分管范围,现在的生活、活动圈子和居住地。他想,大面积撒网,重点收获是办案人员的一贯作法。最后两人握手分别时,康世乾表态,组织上有事尽管吩咐。副书记说,我们哪敢随便惊动老领导们的生活啊。
  几天下来,各方平静如水。夏长明到院子来过一次,他拿着水壶慢悠悠地给新栽的月季花浇水呢。呵呵,真沉得住气。康世乾很想出去和他打个招呼,转念觉得很不妥,瓜田李下,容易使人产生联想。于是,从南门出去,在小区大院子里转了一圈。到了大门口,碰到物业的老李。老李说,康老板,转悠呢?
  是啊,闲的慌。康世乾随口说道。
  老李有些神秘地说,我们这个小区啊藏龙卧虎,大干部和能人不少!
  你听到了什么?
  前几天有单位来人了解13号楼夏老板情况。
  夏老板?哪个单位的?康世乾明知老李指的是夏长明,却故意问一句。
  哪个机关的头头。具体说不清楚。
  到小区物业能了解什么情况,你们又不会给他送钱送物!
  是啊,说起也是,他们调查夏老板在不在这住,住了多长时间。还想看监控。
  就这?
  就这。
  这能说明什么?康世乾淡然说道,那离贪污腐败相差十万八千里呢。哦,你们给看了吗?没有公安部门通知,我们没让。不过其它情况我们都如实说了。老李说。
  你们有什么情况?
  交物业费情况,进驻情况啊。
  康世乾问,来的什么人啊?
  老李说,半秃,二柄,
  呵呵,那可能是纪委的副书记。康世乾暗想。
  不管怎么说,来查监控和家庭住址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老李半神秘半讨好地说,康老板,我就随意八卦一下,保密啊。
  当然。康世乾应道。他确定上面已经在查夏长明了,内心一喜,与老李道别。当他快走到自家北门那条道上时,与夏长明的车子打个照面。那是一辆开了多年的丰田凯美瑞,牌号是烂熟于心。车子一闪而过,康世乾没看清里面是何人。
  呵呵,看你还能自由多长时间,康世乾心想。据他了解,自己退休后,夏长明除分管自己从前任职处室外,还分管下属的三个稽查局和分局,那可是要害部门。十多年前税改后,基层税务部门没了减免税的权限,但是对企业的处罚权丝毫没减,最高可以处以偷税额的五倍罚款,说白了,可以罚你个倾家荡产。当然处罚的自由裁量权也很大,有些可以是一倍以上,有些可以是定额处罚,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正是因为这样,同一案件,可以从违反发票上处罚,也可以从偷税上处罚,更可以两者一同处罚。对偷抗税构成犯罪的,可以交给公安部门追究刑事责任,也可以找理由不追究刑事责任,这里面的故事太多了。所有这一切,都绕不开分管局长。
  康世乾觉得有必要再给上面加把火,不能让已点燃的调查之星灭了。于是又用了一个下午,把上次举报信改头换面,重新打印若干份,一起飞向了国家局和国家纪监委。此后几天,他心里暗暗地计算着上面收到信的时间和接下来的处理程序,据此判断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动向。
  大约一个月后,离七一党的诞生日还有三天时间,康世乾接到局党办打来的电话,说是明天市局机关党委书记要来慰问老党员,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组织上帮助解决?
  康世乾心想,按惯例,七一慰问对象是老模范、先进党员或是有病灾和生活困难的老党员。局里这些人的状况早已上了党委的“人才库”,横数竖算怎么着这个福利也落不到他头上。看来,这是个借口。康世乾心里肯定地想。
  果然,三天后的下午,来到他家慰问的除机关党委书记,后面跟着的是局纪委副书记,就是上次找康世乾谈话的那人。双方在门口寒暄几句,康世乾把几人让进屋,几人少不得把屋子打量一番,随口议论起了天天扶摇直上的房价,夸奖康世乾有眼光,十年前,在这个不毛之地捡个便宜货,现在房价翻了三倍,早知如此,这十年啥事不干,弄几套房子在手,现在一捣腾,怎么着也会衣食无忧唱着信天游游哉、游哉!机关党委书记位于市局领导之末,但大小也是领导,他代表机关党委把个红包递向康世乾,康世乾知道自己应该双手接过,以示尊重,随行人员此时会恰到好处地按下相机快门,明天市局网站将要刊出这一报道。配合这一图像,还要有老党员感谢之类的话,不管你说没说过,那一定要借你的嘴表达出来。作为几十年体制内人,康世乾太了解这一点了。他接过红包,面露虔诚地说,感谢林书记和党委对老党员和我的关心。林书记说,老同志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们有责任把这个传统发扬光大。呵呵,话语不多,内容耐人寻味。这是在做样子给周边人看呢。
  纪委副书记站在窗口,像是无意,更像是信口地问,我们局有几户人家在这住?几个人把面庞都转向了康世乾,康世乾说,两户,还有一户是夏局长。
  哦,他家位置、户型有你好吗?林书记问。
  没有什么好不好,户型都一样。呵呵,我也才发现,夏长明就住在那里。唐世乾说罢向窗外指了指。
  巧啊,前后排。几个人听说后都拥到窗口向外看去。
  副书记说,看样子,夏局长没在这住嘛?
  偶尔也过来一下,那天在小区里看他来一次。康世乾特意强调一下是小区。
  林书记在窗前站片刻,回过身来对康世乾说,康处长,我们还要到下一家,就不打扰你了。
  领导忙,我不敢多留。康世乾笑着说。心想,这种慰问也就是点个卯,应个景,该照相的已经完成,事先写好的文字新闻只需把参加人员填进去就行了,更何况他们完成了实地“勘查”的任务。
  你常到局里转转,现在不兴吃喝了,但工作餐我们还是管得起的。林书记的脸上捧出一团笑容。
  呵呵……康世乾干笑几声没有接话。他没退休时最见不得退休人员回原单位,在岗人员各忙各的,他们来接待还是不接待?接待,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无非是身体好坏,那用着我们问?不接待,年底开座谈会会说我们不热情。所以,将心比心,他自己从退下来那天起,一次也没回过单位。不想回,不能回,也不该回。当然,上次找谈话是例外。
  送走机关党委书记一行,康世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时闲得无事,思绪又跑到琢磨夏长明一事的进展上去了。看来举报信已经转到市局,这一行人是看夏长明家位置和院子情况的。当然,能到他家来,已经把他作为举报者了。闲人晚上不可能正巧碰到夏长明在挖院子。即使看到他在挖,也不会想到是转移赃物赃款。明摆着,只有和他有过交往或者说有利害关系的人,才会下得了手。在局里,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康世乾。当然,这并不能保证夏长明在外面没有宿敌。康世乾这一排楼住了八家,谁知道会不会另出一、两个“朝阳群众”呢。
  正在他遐想之时,手机铃声响了,屏显是夏长明来电。康世乾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夏长明的声音,老学长,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杀两盘?
  康世乾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点,夏长明再从家来赶来,都什么猴年马月了?于是说,老夏,这都几点了?你来吧,我们一起弄两杯,棋呢,以后再说。
  夏长明说,哪是我到你那去啊,是请你出来,我们在饭店弄几盘。
  呵呵,什么题目?从退休至今,康世乾除和原来处里几个小弟兄聚过两次,和其他同事都没往来。同事同事,不同事,就没一毛钱关系了。在一个系统工作,几十年间或多或少的人与人之间都有点磕磕绊绊。一句话,一件事,不经意间就能得罪一个人,而这个人背后,没准就是一窝。你都不知,别人在背后已经把你恨得咬牙切齿了。
  夏长明说,哪来什么题目啊,今天在路上碰巧遇到费老板,听说我退休了,非要送一下。
  哈哈哈,费大毛子,这家伙也太没诚意了,路上遇见才送行,不遇见就拉倒,什么人啊?夏长明说的费大毛子,本名叫费时间,不错,就叫费时间。他原本在本市搞外贸生意,后来做大了,到了深圳发展。前几年康世乾退休他专门摆了一桌,后来两人的联系就淡了,也少了。人嘛,说到底就是利益关系在维系着团团伙伙的,没有这个关系,也就没有团团伙伙的了。
  大毛子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放在今天,说一定要把你拉上。夏长明解释道。又说,你在家又没什么事,来啊,我还要给你看一样东西呢。
  康世乾笑吟吟地说,山野之人,还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家里书橱都清空了。
  夏长明大笑道,我现在也是山野之人,一切都很淡了。来吧,在江山大酒店808等你。没等他回话,夏长明把手机挂了。看来,他真想叫自己去。康世乾心想,这家伙今天叫我下棋是假,看东西才是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下
  康世乾给老婆发个微信,告诉她今晚不在家吃饭后,就走到小区大门,骑起公用自行车向着江山大酒店出发。江山大酒店,位于老市中心,依骑行速度,要半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康世乾接了两个电话,一是费时间打的,问他到哪了,要不要去车接他?当听说康世乾已骑车前行后,再三道歉安排不周,不仅没有直接打电话邀请,还让老领导骑车前来,在礼节上有些不恭了。康世乾说,平头百姓,有什么恭不恭?权当散步出去玩。第二个电话,是处里的小兄弟来的,告诉他局里传遍了,针对夏局长的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写的,好多人都现场勘察过了,就他家那个角度看得最真。康世乾也没否认,而是说,是哪个写得并不重要,说是我写的,别人就不能写啊?再说了,最关键的是事实,那个事实存不存在?他这么反问,是想从对方嘴里了解局里对夏长明问题调查的进展情况,
  许多事情,不一定都心须挑明了说,就像当初第二次有人举报康世乾似的。虽然查无实据,可有谁去追究举报人责任了,一风吹去拉倒。本身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一个副七品、八品官,在统计上和小数点后三位一样,可以忽略不计。
  康世乾到江山大酒店门前时,费时间已经站在门口了。看到康世乾走过来,离好远就忙不迭地迎上去,脸上的笑容让五官都变了形。
  这个身影,似曾相识,康世乾心里一震。心想,不错,那天晚在夏长明家院子里埋东西的就是他,绝对没错。
  费时间并不知道康世乾在观察他,仍按照自己的思路说,康处大驾光临,让酒店都蓬荜生辉。
  康世乾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回道,多日不见,长劲不小啊,呵呵,你看看,这天是亮了还是暗了?费时间被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脸上陪着讪笑,说,夏局已到,在里面呢。
  夏局?康世乾有意把调子发成问句。
  就是夏长明,人家在你后面提为副局长,听说现在是“二调”了,我们都还喊他夏局,顺口,也好听。呵呵。费时间还是一脸的讪笑,好像这种笑容是他专利似的。
  听到这话,康世乾像是吃只苍蝇,心里一阵恶心。是啊,自己标准正科级退下来的。几年后公务员职级改革,夏长明官至副处,按说也只是个“四调”,没想到后来调了一级,临退下来时,又拔了一级,虽说是虚职,但如此算来,比康世乾高了三级。高就高吧,反正现在各奔东西,各过各的日子。关键是工资差了一千元还多。真是先长的眉毛不如胡子!康世乾知道自己这个心态很不正,但是,他忍不住,经常会想,会在心里发牢骚。都说笑一笑十年少,那是你没碰到烦心的事,如碰到了,你还能笑一笑吗?
  在808门前,费时间推开门,向里面打招呼说,夏局,康处来了。
  夏长明坐在小圆桌边的简易沙发上,左手托着手机,右手指在屏幕上划着,头也不抬地说,好好,请坐,请坐。康世乾看到,他嘴上说着,目光一直盯着屏幕,屁股连抬也没抬。心想,多日不见,越来越有局长味了,想当初在我手下当副处长时,像个跟屁虫似的。就是前一段时间在花园见面时,他还不是这样呢!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几分钟过后,夏长明似乎完成了屏幕上的工作,把手机往桌上一撂,对费时间说,大毛子,还有哪些人啊?
  没有了,就我们三人。费时间忙不迭地说。
  那连掼蛋也打不成了。夏长明指使道,你去点几个这家拿手好菜,我和世乾随便聊聊。
  好嘞,我就在门口,你们聊好后打个招呼。费时间说罢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康世乾一震,心里有老大的不舒坦:多少年来,夏长明对他都是康处、康处的叫,就是前几个月在小花园见面时也还不曾改口。这才多少日子,竟叫起世乾了,呵呵,真近乎啊,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到这里,康世乾索性把目光移向一边,有些漫无边际地扫射着四周。
  世乾,别来无恙乎?夏长明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呵呵,都退了,不都一样吗?康世乾轻飘飘地说,实际上是把话题又推了过去。
  是,是。夏长明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递给康世乾说,我知道你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所以,留了个心……
  什么?康世乾疑惑地看着夏长明。
  夏长明挑明地说,当年你离我后来的位置是一步之遥啊!你是我老领导,就算我犯一次自由主义,你看看这几张纸,出这个门,我就不认账了。
  康世乾接过夏长明递来的几页纸,有些迫不及待地放在桌面上,并把它理平。这是一封几年前举报信的复印件,信的内容并不如以前人们传说的那样,反映他假公济私和社区女书记私游之事。而是反映他利用假举报信,为自己升官晋级贴金。信中列举了几方面内容,揭露说,对工程招标和财务报销问题,除会计、财务科长、分管主任知道,只有康世乾自己最清楚。举报人只会在这四个人中间产生。夏长明是当事之人,属签字报销的分管领导,他若举报,等于把自己也拖下水,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际上看,都站不住脚。而会计与财务科长,与一把手的康世乾关系甚铁,是一个小圈子的人,不可能在关键时候反戈一击。如果康世乾在经济上出了问题,那么,必然殃及这两人。对这两人来说,是得不偿失。所以,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指使人写的。而举报的要点,恰是最规范、最符合制度、最无懈可击的。
  康世乾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头发里的汗珠都要流了下来,有几次他以理发丝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惊悸,尽管面如死水般的不动声色。夏长明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心情,不曾看他一眼,近似自说自话:世乾啊,那时候,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去举报你,那不是引火烧身,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吗?官场上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查了后也不说有,也不说没,拖就把一个人的前途给耽误了。何况,我比你年轻,你早走,下一次我还更有希望呢!当然,第一次那信是你写得也好,不是你写的也罢,这都过去了。关键是这封信,断送了你前途,也压了我好几年。
  康世乾在职时从未听说过这封信的内容。现在看了,觉得这才是最致命的。但他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官场上,哪还有什么秘密!这边开会,那边就和现场直播一样,连哪个人的神态语气,都能被描绘得栩栩如生,为什么这封信的内容至今被封锁的那么严密?只有一种可能:这封信到省里并转到市里后,上下形成一个共识,不查,按住。当然无风也就无浪,是风平浪静。这对一把手和整个班子来说,不,对省局来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此前省局曾发过一个通报,现在否定它,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现在他才醒悟过来,一把手曾说过,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还怎么进步?问题是,谁都不知道什么是考验,哪些是考验!呵呵……现在想来,一把手是要以考验之名来稳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声张,省市局组织度过了一场廉政危机。当然,组织上不追根求源对自己也未必是坏事。表面上看,自己在仕途上少上了一个台阶,实际上,共产党怕就怕认真,上面真要认真查起来,现在的干部,有几个经得住查?掀起尾巴,下面都是屎!他对第二封信的来龙去脉是十分清楚。查到最后,不仅仕途上不了一个台阶,原有的官位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呢。
  夏局怎么看这封信?康世乾离开官场好几年了,心想,既然夏长明能把这封信交给自己,说明他也在关注此事,更何况他后来进了领导斑子,一定知道更多的内幕。几年来,他第一次将过去对夏长明的称呼,改成了夏局。
  夏长明淡然一笑,显得很随性地说,世乾啊,我们这个年纪,看问题、说话,早已到了理性大于情绪的阶段,不至于有什么坎,还值得我们依靠情绪去宣泄吧?退都退了,除了身体是自己的,什么都是身外之物!说罢他端起杯子,把杯盖在杯口上轻轻地荡一荡,显得很悠闲。这段话,康世乾听懂了。如果说那封信是他敲打自己的板砖,那么刚才这句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他在告诫自己,他对举报信之幕是心知肚明,只是保持沉默而已。想到这里,康世乾更加认定,夏长明的院子里有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只是夏长明把事情挑明了,如果他一意坚持再举报,那么撕破脸皮的时候也就到了。夏长明是想“和”,呵呵,“和为贵”,两人都相安无事。
  康世乾想说,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吧,退休了,大家都应该想安无事,过好每一天,快活在今天。谁人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啊。话到嘴边,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单刀直入地说,夏局,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人反映你什么问题?
  闲得蛋疼。夏长明不假思索地回道,不就在院子里埋了点东西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呵呵,长明,夏局啊,可能有人不那么看。康世乾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谁?
  康世乾目睃夏长明一眼。
  夏长明正想说什么,费时间从门外闯了进来,说,两位领导,服务员催上菜了。
  上吧,老费,来来,正事说完了,边吃边聊。夏长明没有争求康世乾的意见,向费时间说道。费时间向康世乾睨一眼说,我点了几个两位领导爱吃的淮扬菜。
  酒呢?夏长明问。
  还是那酒,两瓶,看看有什么不一样。费时间说罢从门口桌面提出一个纸袋,取出两瓶酒摆在桌面,说,夏局自带的,小酒厂酒,便宜、实惠,口感还又好。
  康世乾看到,两瓶名不见经传小酒厂出的酒,一瓶有包装盒,一瓶是光瓶,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堂堂的二调夏局就请我喝这个酒?
  夏长明正想说话,费时间抢先说道,酒是小厂的不假,但口感很好,不亚于市场上三、四百元的酒。说罢,很麻利地拧开光瓶酒盖,边酌边说,一人两杯,一杯是光瓶的,一杯是带包装的,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康世乾听得如堕五里雾中,疑惑地问,大毛子,搞得什么名堂?
  哪来什么名堂!夏长明指着费时间说,这家伙不知从哪听说把酒埋在泥土中半年以上,酒的成份就会有变化,喝起来口感就不一样。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康世乾听起来却显得十分的惊心。夏长明在告诉自己,他院子里埋得是酒,不是什么赃物。而所以说给他听,是因为他被当做第一举报人。夏长明在摊牌了,下一步他会怎么做?康世乾脑子飞快地旋转思考着,嘴上却说,大毛子不靠谱了吧。只听说把白酒存在地窖里能延长贮藏期,没听说能直接埋在地下,那不早挥发的差不多了?
  费时间解释道,我没说要存千秋万代,只是说埋一段时间,改改口感而已。夏局就不让我了,三番几次要把它从地里刨出来。今天已经是拿这酒招待第三次了。呵呵,性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才几个月,哪有什么变化啊。
  康世乾向正在端酒杯示意喝酒的费时间瞟去一眼,心想,不知这个费大毛子是真不知实情还是有意为夏长明洗白。于是说道,那我有幸成为第四场品鉴人了,呵呵……心又想,这哪是什么正巧碰到啊,分明是安排好的。佯装不解地问,大毛子,今天撞日怎么撞出个品酒会了,如果你不撞到夏局,那我这酒还品不成了呢?
  世乾啊,世界上就有无巧不成书的说法。实际上,也是凑在一起了。呵呵……夏长明轻轻地说,然后话锋一转问道,口感如何?
  并无两样。康世乾回道。
  哈哈哈……夏长明大笑起来,连声说,还是老领导实在。前三场几个人都说口感好,看来他们都在说假话。大毛子啊,好奇害死猫。夏长明一语双关地说。费时间不明就里,一边品尝一边辩解道,都那一帮狐朋狗友的瞎BB,弄得夏局跟我费一晚上功夫。
  夏长明直接把话挑明说,你小子也就费一会功夫,害得现在举报信满天飞,说我是夜半三更在转移赃物……
  什么?有这事。费时间惊讶地把酒杯搁置在嘴唇边问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世乾肯定也听说了吧?夏长明转脸对着康世乾说。
  夏长明的话极具攻击性,等于是把事情都挑明了。从今晚酒席问答上来看,夏长明一直处于攻方,康世乾一直处于守势。如此相问,康世乾已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了。无论从刚才夏长明的语气,还是神态,就差一点直问,举报信是你写的了吧?
  康世乾小酌两口,看似不急不慢,实则是在思考下一步突破方向。他说,长明啊,你现在才遇到举报,动你一根毫毛了吗?没有吧,不就被举报一下吗?榜上有名,未必是坏事,至少目前你没摊上事。你看我呢,关键时候被举报,少一级不说,到现在工资比你差两级也不止。呵呵,以前有人说我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现在你是不是也和自己过不去了?听老哥一句劝,知足吧!说罢,将杯中的酒一下倒入口中,向夏长明亮一下酒杯说,说话不误喝酒,喝酒不误说话。到现在你好像没怎么动啊?
  夏长明还想说什么,看着康世乾的神态又止住,端起酒杯喝一口,然后叹道,人生处处都是坎,得止步时且止步啊。
  康世乾把放在面前的举报信复印件递过去,说,谢谢你让我了了这个心思。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呵呵……这是他发自内心肺腑的话,说话当口,他为自己前一段时间举报眼前的人,内心竟生出几分悔意来。人生一场,追名逐利,尔虞我诈,六十岁后一张条子让你一切归零,只有身体是自己的。还有什么放不下,舍不得的呢?
  费时间插话说,两位领导,退都退来,职场上的那些快意恩仇也该散散了,呵呵,就这场面,对我来说,一年两次,活到90岁,不过才六十次。如果这也算一次的话,那还有五十九次。
  夏长明瞪他一眼说,大毛子,你这话说对了一半,人生在世,如驹过隙,转眼春秋就没了。不过,人活一天,那个脸还要见光呢。我总不能天天戴个面具出去吧。就这,我见到熟人,总感觉他们在后面指指戳戳,背上发痒。
  康世乾说,人都是一种感觉,感觉好的时候,意气奋发,指点江山,大有舍我其谁也的气势。感觉差的时候,心灰意冷,垂头丧气,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多虑了,都是那一张不值钱、惹人贱的脸惹的。放下它,为自己活着,那世界永远都是光亮的。
  你想通了?夏长明反问道。
  你呢?康世乾说。
  唉,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费时间长叹一口气说道。然后端起酒杯说,两位领导,都说开了,来一杯。
  康世乾与夏长明对视一下,两人同时举起酒杯说,干了。
  康世乾放下酒杯问,地里酒都起出来了吗?
  我的举动,不都在你监控之下吗?
  哈哈,视觉有时也不可靠。康世乾自嘲道。然后从桌下把象棋拿出,放在桌面说,还是它好,明枪明箭、刀光见影。
  每一步也机关重重,暗藏杀机。夏长明接道。
  哈哈……三人都笑了起来。
  
  全文完

  夏长明是在如意花园溜达时碰到康世乾的。康世乾手上拎着个小布袋,一边走一边晃悠着,休闲、怡然,完全适应了当前的退休生活。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碰到自己曾经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也让康世乾感到有点意外。
  他问,你不是住在盛世名门小区吗?
  不了。前一段时间已经搬到这附近住了。
  附近?
  夏长明向南面指了指说,宇宙花苑。
  噢,我也住在那。康世乾吃惊地问,怎么没看到你啊?
  两边跑,这边才过来两天。
  多少号楼啊?康世乾说,以后可以常走动走动。
  13号。
  什么,我家前一排啊?康世乾有些吃惊地说,我家是15号楼。
  夏长明转动几圈眼珠,一脸疑惑地说,中间不是隔一排吗?
  哪啊。康世乾笑着说,开发商说1414是要死的谐音,不吉利,在排号时直接从13跳到15号楼。你可能从北门走的,我没看到过你。
  噢,怪不得呢。康处,你散步手上拿着什么?夏长明指指康世乾手上的布袋问。
  康世乾把手中的布袋举了举说,还是那,象棋。
  夏长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钟。说,离午饭还有一会儿呢,杀一把。
  呵呵,好久未对了。康世乾说,我退了后,在这一圈还没找到可心的对手。你才下来,班上练得大有长进吧?
  哪啊。现在不比过去,上班抓得很紧。
  那是对下,领导又另当别论。
  夏长明笑了笑,算是默认,没有接话。
  康比夏年长两岁,两人先后从邻市财校毕业,说起来,康还是夏的学长呢。但是官场不认这个,官场只认官阶,至于学长、学弟的,那是一方甘心称臣时的说法。一旦君临天下,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了。眼前的两人就是这样。十多年前,康世乾是夏长明的上级,而且一直压他一头。康是副科长时,夏是办事员,康是局下属单位一把手时,夏是他手下的副职。后来,夏长明调到局里某处当处长,算是与康世乾平级。再后来,康世乾调到市局也担任部门一把手,于是,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僚。
  此时见面,夏长明对康世乾还是尊重有加,一口一个康处。相比这下,康世乾对夏长明的称谓就随便的多。在官场正式场合,称他为夏处长,下来后,有时称长明,有时喊小夏。无论哪种称呼,都反映了两人关系的历史变迁。再后来,两人是局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又同时被列为市局副局长考察人选。从这时开始,两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考察和公示期间,省里接连接到好几封举报信,举报康世乾在担任局下属单位一把手主任和处长期间,采取多报工程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公款行为。按过去规定,对这类几毛钱邮票、匿名举报信一般是不列入检查范围的。但是省局领导认为虽然是匿名举报,但赶在干部欲提拔使用前,不谨慎处理,被一些人发到网上炒作,那事情就大了。于是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来到淮江市进行调查。
  调查组采取暗访和明查的方法,通过人、账及物的核对,一个月后写就了一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结论是,康世乾在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财务账目清楚,报销手续合规。最有公信力的是,单位报销最后审批人不是一把手康世乾,而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就是夏长明。所建工程从预算到最后决算,康世乾只参加了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参与了讨论,最后走程序,到市里去参加招投标了。至于日常工程,有一个专班在负责,负责人是另一名副主任。访谈中,没有人反映康世乾有贪污行为,还有几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康作为一把手,廉洁自律,严格要求自己。最耀人眼球的是,工程方为了能打探到工程招标方面的情况,曾经给康世乾送去两万元钱,第二天上班,他就把钱上交给市局纪检部门了。不过他要求对此事不声张,自己也像没事人似的,天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对工程队的事情全权委托分管主任和夏长明负责。上调到市局工作后,对处里的资金,他也从不过问,都由一位副处长负责。局领导每年给各处一万元杂支费,有八千多用在了办事人员加班的工作餐上。不像有的处室一把手,什么汽油票、招待费都拿来报。如此一来,原来埋没在大地深处康世乾的廉洁事迹,竟被一封举报信给挖了出来。
  不久,省局纪检部门专门下发一份简报,介绍了康世乾的事迹。当然,这些事迹也是他被通过公示提拔的催化剂。本以为康世乾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副局长,他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见人还是如前般的打招呼,表现地十分淡定。对于人们要他请客,表示表示的要求,总是打着哈哈绕过去了。大家都十分理解,没见红头文件,哪个说话都不算数。不过谁都知道,他上位副局那是脸盆里抓死鱼---十拿九稳的事。
  事后有人议论,那几封举报信的作者就是康世乾自己。这不,调查组走后,再也没有举报信的影子了。也有人不信,说,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你们听说过吗?呵呵,当然也有人回道,中国官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大胆的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结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康世乾不仅没有等来上位的任命,却等来了省局的第二个调查组。民间有微风刮过:省里又接到了对康世乾的举报信,举报他假公济私,道德败坏,假借学习考察社区党建一事,与社区某年轻女书记一起去外省旅游之事。听到这些传闻,他心里反而谈定了。那一次外出考察不是他一人,作为社区方,有街道办的负责人;作为帮扶单位,还有一位办公室主任跟去,他们都可以出面证明。所有行程和活动安排都公之于众,也没法藏着掖着,更无法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调查组没有和他见面,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查结果。最直接的结果是,从那以后康世乾和夏长明两人的上位任命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夏长明没上位,这好理解,第一轮考察就明显的被淘汰了,康世乾没上位,却使他几天不得安宁。不仅面子没有了,连里子都丢得一塌糊涂。虽然一些同事见面没有再恭喜或要他请客,但那脸上露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是一个个问号和感叹号!人活一张脸,其它都是假的。在他最郁闷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局里一把手,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问题,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进步?这话给人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可一直被组织考察到退休,也没修出个正果。于是康世乾带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卷铺盖回家了。
  退休后,官场上的职级都成了浮云,最直接的结果是差一级少拿大几百元养老金。最让康世乾不能释怀的是,他退休一年后,夏长明被提拔为副局长,正而八经的成了“处座”,这使康世乾辗转反侧好几天全身不得安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晒死在沙滩上,这话他耳熟能详。问题是他怀疑把自己晒死在沙滩上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夏长明。无论是正想还是反证,没有人会排除这个疑点:因为只有夏长明在和自己争位,也只有他曾经和自己共事过,了解自己的一些活动轨迹。遗憾的是,康世乾始终没有找到结论。这个夏长明见到他仍一如既往地处长长、处长短的称呼着。虽然几年前两人已经平起平坐。但是看他那神情,始终是谦卑有加,拿捏地很有分寸。
  这次在如意花园碰到夏长明是个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他竟然住在自己家北面一排房子,典型意义上的自家邻居。呵呵,说世界之大也可,说世界之小又未尝不行。
  花园里有现成的小桌子。康世乾和夏长明相对而坐,一时间两人是横马跳卒、车攻炮轰,连下三盘。第三盘当康世乾的老帅被夏长明擒在手上时,康世乾好一阵地盯着他。夏长明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很中性的笑意,没有骄气、也没有傲气,更没有那盛气凌人的神态。康世乾深深地出一口气,很大度地说,不错,攻势凌厉,刮目相看啊!
  夏长明双手把石盘上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拢了拢,回道,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运气,我这是运气好吧。康处,两年多没对局了,你还是那样强势。
  强弩之末,不值一提,你才是后来居上啊。康世乾一语双关。
  呵呵……夏长明笑得比较矜持,说,你是了解我的。到现在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杂家。事业不成,只练就了听领导话、看眼色干事的本领。这不,一下退下来,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在网上琢磨琢磨。那里高手多,规矩严。
  慢慢就会适应。康世乾边说边站起来,又接着追加一句,好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又成棋友了。
  夏长明也跟着站起,说,最近局里人员变化比较大,听说了吗?
  是吗?康世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现在说这个真有些恍若隔世,不像你,呵呵……
  夏长明知道康世乾对官场变化已无兴致,他离开岗位毕竟三年多了。于是挥挥手说,打道回府吧。
  到我家坐坐吧,弄两口,怎么样?
  夏长明说,下次吧,来日方长。今天我还回老地方。
  两人分手后,康世乾穿过小花园,一路向南回到家。
  宇宙花苑坐落在这座小城的东南,是外地开发商十年前开发的次新小区。由于地处偏僻,当时房价很低,买房人大抵属两类:一是刚需的低收入人群。当时市区房价已达每平6000元,这里才三千不到。二是不差钱的人。从长远来说属于闲钱投资。这不,十年时间,现在房价已飙升到每平12000多元。康世乾在这里买房就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回到家,坐在错层的餐厅窗前,13号楼夏长明家的院子尽收眼底。去年退休后,他就从市区搬到这住了。夏长明家的院子一直荒芜着,没有整理。只是前几个月施工队进场施工,有时从窗口才看到工人们进进出出,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竟然是夏长明。今天这三盘棋,让康世乾心头泛起了不小涟漪。在两人前十多年的棋艺对垒中,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两人同为同事时,棋艺是“棋”鼓相当,总体看,康世乾略为占下风;二是康世乾升任领导后,表面棋局仍是互有输赢,但夏长明总是处于下风。一般如果是下三盘,夏长明最多只赢一盘,有时下手重点,能弄个平局。夏长明总是说,康处当上领导后眼界不一样,棋艺也是突飞猛进,在局里是所向披靡、杀无对手!康世乾知道这些话里掺了许多水,奉承大于实际,但是没有点破,耳边一刮而过。不过心里很是受用,有些甜丝丝的。不要说是领导,在这个世界上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听吉利话,本性使然。既使有时明知对方在说谎,甚至是弥天大谎,也不会有人戳破。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天下第一大傻!
  从这天起,康世乾在如意花园里再也没见到夏长明。因为知道自己和前同事加学弟是前后排的邻居,他每天站在餐厅窗前,总要有意无意地向夏长明家看去。最能反映夏长明家动态的是灯光。一连多天,入夜后夏长明家是一片漆黑。这家伙又回到老屋住了,康世乾想。一连多天未见,心里真有点郁闷,过去从来赢多输少的象棋结局就定格在那天三盘皆输的局面。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就慢慢地变淡了。
  这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钟,康世乾到餐厅喝水时,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处看到对面夏长明家的卧室窗帘上映出隐约的灯光。这种微弱的灯光,如果在路灯通明的情况下,很难被人发觉。巧合的是,那天路灯一直未亮。这家伙,那么晚了还过来。康世乾心里想道。人一闲着,就容易想入非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闲得蛋疼。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楼客厅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影快速闪出来,手上拿着什么,在一起嘀嘀咕咕议论几句后,又迅速返回阳台上取出什么,然后在院子里的一角快速挖着。在挖坑,康世乾心里确凿的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纠结夏长明那风卷残云般的胜过自己的三盘,总想再和他较量一次。这次夏长明奇怪地举动使他把这种想法抛之云外,却勾起了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疾痛”:第二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夏长明原本就是第一嫌疑人。半夜三更,一个退休老头在院子里挖坑,能有多大的好事!这完全符合一个不善暴露自己行踪人的做派。不急,再看看他在干什么?
  康世乾向厨房窗前挪了挪,把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漏掉什么。不一会,一个坑挖好了,夏长明把几个盒子样的物件用东西裹了裹,放入坑内,两个人又三下五去二地把坑填了起来。整个过程也就十多分钟。即使是静夜,也丝毫没发出大的声响。更使人惊异的是,路灯今晚没亮,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另一个人是谁,康世乾在自己的记忆深海中竭力搜索着,一时竟没想来了。算了,这是枝节问题。呵呵……康世乾内心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上还发出了声。他想起了过去一句谚语: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心中叹道,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中
  康世乾进出小区都是从北门走的。第二天在确信夏长明家无人的情况下,他站在夏长明家围栏外,仔细端详着昨晚的施工现场。这是一片黑褐色的泥土,久无耕作,杂草丛生。西南角金桂树下,有一滩被挖过的新土,上面新栽着两株月季花。如果是外人,一定会认为这只是住家户新栽的花卉。根本不会想到,花卉下还有着令人生疑的故事。但是目睹昨晚夏长明的举动,康世乾却认为,月季下很可能埋藏着夏长明的某些秘密。是什么?材料?物件?似乎都不可能。对无用的材料,粉碎机一粉了之;无用的物件,垃圾箱一扔了之。再不行,砸上几锤,一切都解决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赃款。几年前,本市一名贪官,把上百万元的赃款塞在多年不用的煤气罐里,最后还是被火眼金睛的搜查人员搜出了。加上这几年电视剧里曝光的隐藏赃款的多种方法,昭示着把赃款隐藏在家里,那无疑是八仙桌上放灯盏——明摆着的事。藏到家以外的地方,海阔天空,天下之大,任你上天入地也无法追寻。
  换一个人,不会有这种想法。
  五年前,康世乾竞争局座落选,又过二年,他从坐了三十年科级级别上退下来。一年多后,夏长明进位为副局长,分管他原来的处。处里小兄弟和他通话时都为他惋惜,字里话间都流露出对他不公结局的哀叹。康世乾很大度,也很豁达,说,没什么,都过去了。我们这些人,就比谁晒太阳时间长,谁拿社保时间长。呵呵……但是在内心里,时常要翻起一番恶浪,尤其是与一些亲朋好友或亲朋的亲朋,好友的好友相聚闲聊时,那话题都时不时地扯到官场上去。每次涉及到这个话题,就触动他那根神经。那天晚上,夏长明在院子里埋东西,使他多年的积怨一下汇集到一起。
  据他所知,当年省局是因为几封未署名的举报信连续两次下来调查的。第一次,因为何因,他一清二楚。第二次,只是事后很久才风闻一点。官场上,没有需要人解释的时候,说明事情已经有了定论。他那公示,就永远定格在公示的那一页,直到退休,没有人再翻出这一页。康世乾每次想到这,总有一股无名火窜上头顶。这几天,他在电脑上打了一份举报信,反映前淮江市税务局夏长明副局长利用职权大肆受贿的事,而且把隐藏赃款的地点都明确地标了出来。他想,这封信,夏长明作为一介退休人士不会看到,更不会想到是他举报。因为他坚信,夏长明所以选择黑天无灯夜挖坑,是他觉得此事天下只有他一人知道。呵呵,真应了那句话,聪明人做事,是不会被别人知道的。诸不知,世界上最笨的人,恰恰是当事人自己。
  此后几天,风平浪静。正当康世乾感叹自己费了几天时间字斟句酌写下的文字是一张废纸准备再写时,市局老干部处通知他到局里,说是有事了解一下。他想一定是省里来人了。到了局里,一位纪检委副书记和他见面。他和这位副书记曾经面熟,但没在一起共事过,属于点头之交。不过,副书记张口闭口的老领导,让他心里几分受用。事后回想,对方并没有了解和夏长明有关的事情。先是山南海北八卦,后才聊到工作时分管范围,现在的生活、活动圈子和居住地。他想,大面积撒网,重点收获是办案人员的一贯作法。最后两人握手分别时,康世乾表态,组织上有事尽管吩咐。副书记说,我们哪敢随便惊动老领导们的生活啊。
  几天下来,各方平静如水。夏长明到院子来过一次,他拿着水壶慢悠悠地给新栽的月季花浇水呢。呵呵,真沉得住气。康世乾很想出去和他打个招呼,转念觉得很不妥,瓜田李下,容易使人产生联想。于是,从南门出去,在小区大院子里转了一圈。到了大门口,碰到物业的老李。老李说,康老板,转悠呢?
  是啊,闲的慌。康世乾随口说道。
  老李有些神秘地说,我们这个小区啊藏龙卧虎,大干部和能人不少!
  你听到了什么?
  前几天有单位来人了解13号楼夏老板情况。
  夏老板?哪个单位的?康世乾明知老李指的是夏长明,却故意问一句。
  哪个机关的头头。具体说不清楚。
  到小区物业能了解什么情况,你们又不会给他送钱送物!
  是啊,说起也是,他们调查夏老板在不在这住,住了多长时间。还想看监控。
  就这?
  就这。
  这能说明什么?康世乾淡然说道,那离贪污腐败相差十万八千里呢。哦,你们给看了吗?没有公安部门通知,我们没让。不过其它情况我们都如实说了。老李说。
  你们有什么情况?
  交物业费情况,进驻情况啊。
  康世乾问,来的什么人啊?
  老李说,半秃,二柄,
  呵呵,那可能是纪委的副书记。康世乾暗想。
  不管怎么说,来查监控和家庭住址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老李半神秘半讨好地说,康老板,我就随意八卦一下,保密啊。
  当然。康世乾应道。他确定上面已经在查夏长明了,内心一喜,与老李道别。当他快走到自家北门那条道上时,与夏长明的车子打个照面。那是一辆开了多年的丰田凯美瑞,牌号是烂熟于心。车子一闪而过,康世乾没看清里面是何人。
  呵呵,看你还能自由多长时间,康世乾心想。据他了解,自己退休后,夏长明除分管自己从前任职处室外,还分管下属的三个稽查局和分局,那可是要害部门。十多年前税改后,基层税务部门没了减免税的权限,但是对企业的处罚权丝毫没减,最高可以处以偷税额的五倍罚款,说白了,可以罚你个倾家荡产。当然处罚的自由裁量权也很大,有些可以是一倍以上,有些可以是定额处罚,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正是因为这样,同一案件,可以从违反发票上处罚,也可以从偷税上处罚,更可以两者一同处罚。对偷抗税构成犯罪的,可以交给公安部门追究刑事责任,也可以找理由不追究刑事责任,这里面的故事太多了。所有这一切,都绕不开分管局长。
  康世乾觉得有必要再给上面加把火,不能让已点燃的调查之星灭了。于是又用了一个下午,把上次举报信改头换面,重新打印若干份,一起飞向了国家局和国家纪监委。此后几天,他心里暗暗地计算着上面收到信的时间和接下来的处理程序,据此判断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动向。
  大约一个月后,离七一党的诞生日还有三天时间,康世乾接到局党办打来的电话,说是明天市局机关党委书记要来慰问老党员,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需不需要组织上帮助解决?
  康世乾心想,按惯例,七一慰问对象是老模范、先进党员或是有病灾和生活困难的老党员。局里这些人的状况早已上了党委的“人才库”,横数竖算怎么着这个福利也落不到他头上。看来,这是个借口。康世乾心里肯定地想。
  果然,三天后的下午,来到他家慰问的除机关党委书记,后面跟着的是局纪委副书记,就是上次找康世乾谈话的那人。双方在门口寒暄几句,康世乾把几人让进屋,几人少不得把屋子打量一番,随口议论起了天天扶摇直上的房价,夸奖康世乾有眼光,十年前,在这个不毛之地捡个便宜货,现在房价翻了三倍,早知如此,这十年啥事不干,弄几套房子在手,现在一捣腾,怎么着也会衣食无忧唱着信天游游哉、游哉!机关党委书记位于市局领导之末,但大小也是领导,他代表机关党委把个红包递向康世乾,康世乾知道自己应该双手接过,以示尊重,随行人员此时会恰到好处地按下相机快门,明天市局网站将要刊出这一报道。配合这一图像,还要有老党员感谢之类的话,不管你说没说过,那一定要借你的嘴表达出来。作为几十年体制内人,康世乾太了解这一点了。他接过红包,面露虔诚地说,感谢林书记和党委对老党员和我的关心。林书记说,老同志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们有责任把这个传统发扬光大。呵呵,话语不多,内容耐人寻味。这是在做样子给周边人看呢。
  纪委副书记站在窗口,像是无意,更像是信口地问,我们局有几户人家在这住?几个人把面庞都转向了康世乾,康世乾说,两户,还有一户是夏局长。
  哦,他家位置、户型有你好吗?林书记问。
  没有什么好不好,户型都一样。呵呵,我也才发现,夏长明就住在那里。唐世乾说罢向窗外指了指。
  巧啊,前后排。几个人听说后都拥到窗口向外看去。
  副书记说,看样子,夏局长没在这住嘛?
  偶尔也过来一下,那天在小区里看他来一次。康世乾特意强调一下是小区。
  林书记在窗前站片刻,回过身来对康世乾说,康处长,我们还要到下一家,就不打扰你了。
  领导忙,我不敢多留。康世乾笑着说。心想,这种慰问也就是点个卯,应个景,该照相的已经完成,事先写好的文字新闻只需把参加人员填进去就行了,更何况他们完成了实地“勘查”的任务。
  你常到局里转转,现在不兴吃喝了,但工作餐我们还是管得起的。林书记的脸上捧出一团笑容。
  呵呵……康世乾干笑几声没有接话。他没退休时最见不得退休人员回原单位,在岗人员各忙各的,他们来接待还是不接待?接待,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无非是身体好坏,那用着我们问?不接待,年底开座谈会会说我们不热情。所以,将心比心,他自己从退下来那天起,一次也没回过单位。不想回,不能回,也不该回。当然,上次找谈话是例外。
  送走机关党委书记一行,康世乾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时闲得无事,思绪又跑到琢磨夏长明一事的进展上去了。看来举报信已经转到市局,这一行人是看夏长明家位置和院子情况的。当然,能到他家来,已经把他作为举报者了。闲人晚上不可能正巧碰到夏长明在挖院子。即使看到他在挖,也不会想到是转移赃物赃款。明摆着,只有和他有过交往或者说有利害关系的人,才会下得了手。在局里,符合这个条件的只有康世乾。当然,这并不能保证夏长明在外面没有宿敌。康世乾这一排楼住了八家,谁知道会不会另出一、两个“朝阳群众”呢。
  正在他遐想之时,手机铃声响了,屏显是夏长明来电。康世乾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夏长明的声音,老学长,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杀两盘?
  康世乾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这个点,夏长明再从家来赶来,都什么猴年马月了?于是说,老夏,这都几点了?你来吧,我们一起弄两杯,棋呢,以后再说。
  夏长明说,哪是我到你那去啊,是请你出来,我们在饭店弄几盘。
  呵呵,什么题目?从退休至今,康世乾除和原来处里几个小弟兄聚过两次,和其他同事都没往来。同事同事,不同事,就没一毛钱关系了。在一个系统工作,几十年间或多或少的人与人之间都有点磕磕绊绊。一句话,一件事,不经意间就能得罪一个人,而这个人背后,没准就是一窝。你都不知,别人在背后已经把你恨得咬牙切齿了。
  夏长明说,哪来什么题目啊,今天在路上碰巧遇到费老板,听说我退休了,非要送一下。
  哈哈哈,费大毛子,这家伙也太没诚意了,路上遇见才送行,不遇见就拉倒,什么人啊?夏长明说的费大毛子,本名叫费时间,不错,就叫费时间。他原本在本市搞外贸生意,后来做大了,到了深圳发展。前几年康世乾退休他专门摆了一桌,后来两人的联系就淡了,也少了。人嘛,说到底就是利益关系在维系着团团伙伙的,没有这个关系,也就没有团团伙伙的了。
  大毛子说择日不如撞日,就放在今天,说一定要把你拉上。夏长明解释道。又说,你在家又没什么事,来啊,我还要给你看一样东西呢。
  康世乾笑吟吟地说,山野之人,还有什么好看的。我现在家里书橱都清空了。
  夏长明大笑道,我现在也是山野之人,一切都很淡了。来吧,在江山大酒店808等你。没等他回话,夏长明把手机挂了。看来,他真想叫自己去。康世乾心想,这家伙今天叫我下棋是假,看东西才是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下
  康世乾给老婆发个微信,告诉她今晚不在家吃饭后,就走到小区大门,骑起公用自行车向着江山大酒店出发。江山大酒店,位于老市中心,依骑行速度,要半个多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康世乾接了两个电话,一是费时间打的,问他到哪了,要不要去车接他?当听说康世乾已骑车前行后,再三道歉安排不周,不仅没有直接打电话邀请,还让老领导骑车前来,在礼节上有些不恭了。康世乾说,平头百姓,有什么恭不恭?权当散步出去玩。第二个电话,是处里的小兄弟来的,告诉他局里传遍了,针对夏局长的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写的,好多人都现场勘察过了,就他家那个角度看得最真。康世乾也没否认,而是说,是哪个写得并不重要,说是我写的,别人就不能写啊?再说了,最关键的是事实,那个事实存不存在?他这么反问,是想从对方嘴里了解局里对夏长明问题调查的进展情况,
  许多事情,不一定都心须挑明了说,就像当初第二次有人举报康世乾似的。虽然查无实据,可有谁去追究举报人责任了,一风吹去拉倒。本身也不是什么多大的事。一个副七品、八品官,在统计上和小数点后三位一样,可以忽略不计。
  康世乾到江山大酒店门前时,费时间已经站在门口了。看到康世乾走过来,离好远就忙不迭地迎上去,脸上的笑容让五官都变了形。
  这个身影,似曾相识,康世乾心里一震。心想,不错,那天晚在夏长明家院子里埋东西的就是他,绝对没错。
  费时间并不知道康世乾在观察他,仍按照自己的思路说,康处大驾光临,让酒店都蓬荜生辉。
  康世乾一副很淡然的样子,回道,多日不见,长劲不小啊,呵呵,你看看,这天是亮了还是暗了?费时间被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脸上陪着讪笑,说,夏局已到,在里面呢。
  夏局?康世乾有意把调子发成问句。
  就是夏长明,人家在你后面提为副局长,听说现在是“二调”了,我们都还喊他夏局,顺口,也好听。呵呵。费时间还是一脸的讪笑,好像这种笑容是他专利似的。
  听到这话,康世乾像是吃只苍蝇,心里一阵恶心。是啊,自己标准正科级退下来的。几年后公务员职级改革,夏长明官至副处,按说也只是个“四调”,没想到后来调了一级,临退下来时,又拔了一级,虽说是虚职,但如此算来,比康世乾高了三级。高就高吧,反正现在各奔东西,各过各的日子。关键是工资差了一千元还多。真是先长的眉毛不如胡子!康世乾知道自己这个心态很不正,但是,他忍不住,经常会想,会在心里发牢骚。都说笑一笑十年少,那是你没碰到烦心的事,如碰到了,你还能笑一笑吗?
  在808门前,费时间推开门,向里面打招呼说,夏局,康处来了。
  夏长明坐在小圆桌边的简易沙发上,左手托着手机,右手指在屏幕上划着,头也不抬地说,好好,请坐,请坐。康世乾看到,他嘴上说着,目光一直盯着屏幕,屁股连抬也没抬。心想,多日不见,越来越有局长味了,想当初在我手下当副处长时,像个跟屁虫似的。就是前一段时间在花园见面时,他还不是这样呢!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几分钟过后,夏长明似乎完成了屏幕上的工作,把手机往桌上一撂,对费时间说,大毛子,还有哪些人啊?
  没有了,就我们三人。费时间忙不迭地说。
  那连掼蛋也打不成了。夏长明指使道,你去点几个这家拿手好菜,我和世乾随便聊聊。
  好嘞,我就在门口,你们聊好后打个招呼。费时间说罢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康世乾一震,心里有老大的不舒坦:多少年来,夏长明对他都是康处、康处的叫,就是前几个月在小花园见面时也还不曾改口。这才多少日子,竟叫起世乾了,呵呵,真近乎啊,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想到这里,康世乾索性把目光移向一边,有些漫无边际地扫射着四周。
  世乾,别来无恙乎?夏长明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似乎有点漫不经心。
  呵呵,都退了,不都一样吗?康世乾轻飘飘地说,实际上是把话题又推了过去。
  是,是。夏长明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递给康世乾说,我知道你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所以,留了个心……
  什么?康世乾疑惑地看着夏长明。
  夏长明挑明地说,当年你离我后来的位置是一步之遥啊!你是我老领导,就算我犯一次自由主义,你看看这几张纸,出这个门,我就不认账了。
  康世乾接过夏长明递来的几页纸,有些迫不及待地放在桌面上,并把它理平。这是一封几年前举报信的复印件,信的内容并不如以前人们传说的那样,反映他假公济私和社区女书记私游之事。而是反映他利用假举报信,为自己升官晋级贴金。信中列举了几方面内容,揭露说,对工程招标和财务报销问题,除会计、财务科长、分管主任知道,只有康世乾自己最清楚。举报人只会在这四个人中间产生。夏长明是当事之人,属签字报销的分管领导,他若举报,等于把自己也拖下水,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际上看,都站不住脚。而会计与财务科长,与一把手的康世乾关系甚铁,是一个小圈子的人,不可能在关键时候反戈一击。如果康世乾在经济上出了问题,那么,必然殃及这两人。对这两人来说,是得不偿失。所以,那封举报信是康世乾指使人写的。而举报的要点,恰是最规范、最符合制度、最无懈可击的。
  康世乾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头发里的汗珠都要流了下来,有几次他以理发丝的方式来掩饰内心的惊悸,尽管面如死水般的不动声色。夏长明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心情,不曾看他一眼,近似自说自话:世乾啊,那时候,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去举报你,那不是引火烧身,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吗?官场上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很多事情查了后也不说有,也不说没,拖就把一个人的前途给耽误了。何况,我比你年轻,你早走,下一次我还更有希望呢!当然,第一次那信是你写得也好,不是你写的也罢,这都过去了。关键是这封信,断送了你前途,也压了我好几年。
  康世乾在职时从未听说过这封信的内容。现在看了,觉得这才是最致命的。但他仍百思不得其解:现在官场上,哪还有什么秘密!这边开会,那边就和现场直播一样,连哪个人的神态语气,都能被描绘得栩栩如生,为什么这封信的内容至今被封锁的那么严密?只有一种可能:这封信到省里并转到市里后,上下形成一个共识,不查,按住。当然无风也就无浪,是风平浪静。这对一把手和整个班子来说,不,对省局来是最好的结局。因为此前省局曾发过一个通报,现在否定它,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现在他才醒悟过来,一把手曾说过,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还怎么进步?问题是,谁都不知道什么是考验,哪些是考验!呵呵……现在想来,一把手是要以考验之名来稳住自己,让自己不要声张,省市局组织度过了一场廉政危机。当然,组织上不追根求源对自己也未必是坏事。表面上看,自己在仕途上少上了一个台阶,实际上,共产党怕就怕认真,上面真要认真查起来,现在的干部,有几个经得住查?掀起尾巴,下面都是屎!他对第二封信的来龙去脉是十分清楚。查到最后,不仅仕途上不了一个台阶,原有的官位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呢。
  夏局怎么看这封信?康世乾离开官场好几年了,心想,既然夏长明能把这封信交给自己,说明他也在关注此事,更何况他后来进了领导斑子,一定知道更多的内幕。几年来,他第一次将过去对夏长明的称呼,改成了夏局。
  夏长明淡然一笑,显得很随性地说,世乾啊,我们这个年纪,看问题、说话,早已到了理性大于情绪的阶段,不至于有什么坎,还值得我们依靠情绪去宣泄吧?退都退了,除了身体是自己的,什么都是身外之物!说罢他端起杯子,把杯盖在杯口上轻轻地荡一荡,显得很悠闲。这段话,康世乾听懂了。如果说那封信是他敲打自己的板砖,那么刚才这句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他在告诫自己,他对举报信之幕是心知肚明,只是保持沉默而已。想到这里,康世乾更加认定,夏长明的院子里有着不可告人的勾当。只是夏长明把事情挑明了,如果他一意坚持再举报,那么撕破脸皮的时候也就到了。夏长明是想“和”,呵呵,“和为贵”,两人都相安无事。
  康世乾想说,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吧,退休了,大家都应该想安无事,过好每一天,快活在今天。谁人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啊。话到嘴边,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单刀直入地说,夏局,听说前一段时间有人反映你什么问题?
  闲得蛋疼。夏长明不假思索地回道,不就在院子里埋了点东西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呵呵,长明,夏局啊,可能有人不那么看。康世乾笑得有点意味深长。
  谁?
  康世乾目睃夏长明一眼。
  夏长明正想说什么,费时间从门外闯了进来,说,两位领导,服务员催上菜了。
  上吧,老费,来来,正事说完了,边吃边聊。夏长明没有争求康世乾的意见,向费时间说道。费时间向康世乾睨一眼说,我点了几个两位领导爱吃的淮扬菜。
  酒呢?夏长明问。
  还是那酒,两瓶,看看有什么不一样。费时间说罢从门口桌面提出一个纸袋,取出两瓶酒摆在桌面,说,夏局自带的,小酒厂酒,便宜、实惠,口感还又好。
  康世乾看到,两瓶名不见经传小酒厂出的酒,一瓶有包装盒,一瓶是光瓶,觉得有些奇怪。问道,堂堂的二调夏局就请我喝这个酒?
  夏长明正想说话,费时间抢先说道,酒是小厂的不假,但口感很好,不亚于市场上三、四百元的酒。说罢,很麻利地拧开光瓶酒盖,边酌边说,一人两杯,一杯是光瓶的,一杯是带包装的,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康世乾听得如堕五里雾中,疑惑地问,大毛子,搞得什么名堂?
  哪来什么名堂!夏长明指着费时间说,这家伙不知从哪听说把酒埋在泥土中半年以上,酒的成份就会有变化,喝起来口感就不一样。
  这是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康世乾听起来却显得十分的惊心。夏长明在告诉自己,他院子里埋得是酒,不是什么赃物。而所以说给他听,是因为他被当做第一举报人。夏长明在摊牌了,下一步他会怎么做?康世乾脑子飞快地旋转思考着,嘴上却说,大毛子不靠谱了吧。只听说把白酒存在地窖里能延长贮藏期,没听说能直接埋在地下,那不早挥发的差不多了?
  费时间解释道,我没说要存千秋万代,只是说埋一段时间,改改口感而已。夏局就不让我了,三番几次要把它从地里刨出来。今天已经是拿这酒招待第三次了。呵呵,性急吃不了热豆腐。这才几个月,哪有什么变化啊。
  康世乾向正在端酒杯示意喝酒的费时间瞟去一眼,心想,不知这个费大毛子是真不知实情还是有意为夏长明洗白。于是说道,那我有幸成为第四场品鉴人了,呵呵……心又想,这哪是什么正巧碰到啊,分明是安排好的。佯装不解地问,大毛子,今天撞日怎么撞出个品酒会了,如果你不撞到夏局,那我这酒还品不成了呢?
  世乾啊,世界上就有无巧不成书的说法。实际上,也是凑在一起了。呵呵……夏长明轻轻地说,然后话锋一转问道,口感如何?
  并无两样。康世乾回道。
  哈哈哈……夏长明大笑起来,连声说,还是老领导实在。前三场几个人都说口感好,看来他们都在说假话。大毛子啊,好奇害死猫。夏长明一语双关地说。费时间不明就里,一边品尝一边辩解道,都那一帮狐朋狗友的瞎BB,弄得夏局跟我费一晚上功夫。
  夏长明直接把话挑明说,你小子也就费一会功夫,害得现在举报信满天飞,说我是夜半三更在转移赃物……
  什么?有这事。费时间惊讶地把酒杯搁置在嘴唇边问道。
  这有什么惊讶的,世乾肯定也听说了吧?夏长明转脸对着康世乾说。
  夏长明的话极具攻击性,等于是把事情都挑明了。从今晚酒席问答上来看,夏长明一直处于攻方,康世乾一直处于守势。如此相问,康世乾已被逼到退无可退的境地了。无论从刚才夏长明的语气,还是神态,就差一点直问,举报信是你写的了吧?
  康世乾小酌两口,看似不急不慢,实则是在思考下一步突破方向。他说,长明啊,你现在才遇到举报,动你一根毫毛了吗?没有吧,不就被举报一下吗?榜上有名,未必是坏事,至少目前你没摊上事。你看我呢,关键时候被举报,少一级不说,到现在工资比你差两级也不止。呵呵,以前有人说我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现在你是不是也和自己过不去了?听老哥一句劝,知足吧!说罢,将杯中的酒一下倒入口中,向夏长明亮一下酒杯说,说话不误喝酒,喝酒不误说话。到现在你好像没怎么动啊?
  夏长明还想说什么,看着康世乾的神态又止住,端起酒杯喝一口,然后叹道,人生处处都是坎,得止步时且止步啊。
  康世乾把放在面前的举报信复印件递过去,说,谢谢你让我了了这个心思。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呵呵……这是他发自内心肺腑的话,说话当口,他为自己前一段时间举报眼前的人,内心竟生出几分悔意来。人生一场,追名逐利,尔虞我诈,六十岁后一张条子让你一切归零,只有身体是自己的。还有什么放不下,舍不得的呢?
  费时间插话说,两位领导,退都退来,职场上的那些快意恩仇也该散散了,呵呵,就这场面,对我来说,一年两次,活到90岁,不过才六十次。如果这也算一次的话,那还有五十九次。
  夏长明瞪他一眼说,大毛子,你这话说对了一半,人生在世,如驹过隙,转眼春秋就没了。不过,人活一天,那个脸还要见光呢。我总不能天天戴个面具出去吧。就这,我见到熟人,总感觉他们在后面指指戳戳,背上发痒。
  康世乾说,人都是一种感觉,感觉好的时候,意气奋发,指点江山,大有舍我其谁也的气势。感觉差的时候,心灰意冷,垂头丧气,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多虑了,都是那一张不值钱、惹人贱的脸惹的。放下它,为自己活着,那世界永远都是光亮的。
  你想通了?夏长明反问道。
  你呢?康世乾说。
  唉,这个道理人人都懂。费时间长叹一口气说道。然后端起酒杯说,两位领导,都说开了,来一杯。
  康世乾与夏长明对视一下,两人同时举起酒杯说,干了。
  康世乾放下酒杯问,地里酒都起出来了吗?
  我的举动,不都在你监控之下吗?
  哈哈,视觉有时也不可靠。康世乾自嘲道。然后从桌下把象棋拿出,放在桌面说,还是它好,明枪明箭、刀光见影。
  每一步也机关重重,暗藏杀机。夏长明接道。
  哈哈……三人都笑了起来。
  
  全文完

  夏长明是在如意花园溜达时碰到康世乾的。康世乾手上拎着个小布袋,一边走一边晃悠着,休闲、怡然,完全适应了当前的退休生活。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碰到自己曾经的同事和竞争对手,也让康世乾感到有点意外。
  他问,你不是住在盛世名门小区吗?
  不了。前一段时间已经搬到这附近住了。
  附近?
  夏长明向南面指了指说,宇宙花苑。
  噢,我也住在那。康世乾吃惊地问,怎么没看到你啊?
  两边跑,这边才过来两天。
  多少号楼啊?康世乾说,以后可以常走动走动。
  13号。
  什么,我家前一排啊?康世乾有些吃惊地说,我家是15号楼。
  夏长明转动几圈眼珠,一脸疑惑地说,中间不是隔一排吗?
  哪啊。康世乾笑着说,开发商说1414是要死的谐音,不吉利,在排号时直接从13跳到15号楼。你可能从北门走的,我没看到过你。
  噢,怪不得呢。康处,你散步手上拿着什么?夏长明指指康世乾手上的布袋问。
  康世乾把手中的布袋举了举说,还是那,象棋。
  夏长明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午十点钟。说,离午饭还有一会儿呢,杀一把。
  呵呵,好久未对了。康世乾说,我退了后,在这一圈还没找到可心的对手。你才下来,班上练得大有长进吧?
  哪啊。现在不比过去,上班抓得很紧。
  那是对下,领导又另当别论。
  夏长明笑了笑,算是默认,没有接话。
  康比夏年长两岁,两人先后从邻市财校毕业,说起来,康还是夏的学长呢。但是官场不认这个,官场只认官阶,至于学长、学弟的,那是一方甘心称臣时的说法。一旦君临天下,那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唯我独尊了。眼前的两人就是这样。十多年前,康世乾是夏长明的上级,而且一直压他一头。康是副科长时,夏是办事员,康是局下属单位一把手时,夏是他手下的副职。后来,夏长明调到局里某处当处长,算是与康世乾平级。再后来,康世乾调到市局也担任部门一把手,于是,两人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同僚。
  此时见面,夏长明对康世乾还是尊重有加,一口一个康处。相比这下,康世乾对夏长明的称谓就随便的多。在官场正式场合,称他为夏处长,下来后,有时称长明,有时喊小夏。无论哪种称呼,都反映了两人关系的历史变迁。再后来,两人是局里两个部门的一把手,又同时被列为市局副局长考察人选。从这时开始,两人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考察和公示期间,省里接连接到好几封举报信,举报康世乾在担任局下属单位一把手主任和处长期间,采取多报工程款、虚开发票等手段贪污公款行为。按过去规定,对这类几毛钱邮票、匿名举报信一般是不列入检查范围的。但是省局领导认为虽然是匿名举报,但赶在干部欲提拔使用前,不谨慎处理,被一些人发到网上炒作,那事情就大了。于是组成了专门的检查组来到淮江市进行调查。
  调查组采取暗访和明查的方法,通过人、账及物的核对,一个月后写就了一篇五千多字的调查报告。结论是,康世乾在下属单位任一把手期间,财务账目清楚,报销手续合规。最有公信力的是,单位报销最后审批人不是一把手康世乾,而是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这位副主任就是夏长明。所建工程从预算到最后决算,康世乾只参加了几次领导班子会议,参与了讨论,最后走程序,到市里去参加招投标了。至于日常工程,有一个专班在负责,负责人是另一名副主任。访谈中,没有人反映康世乾有贪污行为,还有几人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康作为一把手,廉洁自律,严格要求自己。最耀人眼球的是,工程方为了能打探到工程招标方面的情况,曾经给康世乾送去两万元钱,第二天上班,他就把钱上交给市局纪检部门了。不过他要求对此事不声张,自己也像没事人似的,天天按部就班的上下班,对工程队的事情全权委托分管主任和夏长明负责。上调到市局工作后,对处里的资金,他也从不过问,都由一位副处长负责。局领导每年给各处一万元杂支费,有八千多用在了办事人员加班的工作餐上。不像有的处室一把手,什么汽油票、招待费都拿来报。如此一来,原来埋没在大地深处康世乾的廉洁事迹,竟被一封举报信给挖了出来。
  不久,省局纪检部门专门下发一份简报,介绍了康世乾的事迹。当然,这些事迹也是他被通过公示提拔的催化剂。本以为康世乾可以毫无悬念地当上副局长,他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见人还是如前般的打招呼,表现地十分淡定。对于人们要他请客,表示表示的要求,总是打着哈哈绕过去了。大家都十分理解,没见红头文件,哪个说话都不算数。不过谁都知道,他上位副局那是脸盆里抓死鱼---十拿九稳的事。
  事后有人议论,那几封举报信的作者就是康世乾自己。这不,调查组走后,再也没有举报信的影子了。也有人不信,说,哪有自己举报自己的,你们听说过吗?呵呵,当然也有人回道,中国官场,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你可以大胆的想!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结果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康世乾不仅没有等来上位的任命,却等来了省局的第二个调查组。民间有微风刮过:省里又接到了对康世乾的举报信,举报他假公济私,道德败坏,假借学习考察社区党建一事,与社区某年轻女书记一起去外省旅游之事。听到这些传闻,他心里反而谈定了。那一次外出考察不是他一人,作为社区方,有街道办的负责人;作为帮扶单位,还有一位办公室主任跟去,他们都可以出面证明。所有行程和活动安排都公之于众,也没法藏着掖着,更无法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调查组没有和他见面,也没听说有什么调查结果。最直接的结果是,从那以后康世乾和夏长明两人的上位任命都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夏长明没上位,这好理解,第一轮考察就明显的被淘汰了,康世乾没上位,却使他几天不得安宁。不仅面子没有了,连里子都丢得一塌糊涂。虽然一些同事见面没有再恭喜或要他请客,但那脸上露出的笑容,在他看来都是一个个问号和感叹号!人活一张脸,其它都是假的。在他最郁闷的时候,曾经去找过局里一把手,拐弯抹角地提出自己的问题,领导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意味深长地说,这点考验都经受不了,那还怎么进步?这话给人以最大的想象空间。可一直被组织考察到退休,也没修出个正果。于是康世乾带着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卷铺盖回家了。
  退休后,官场上的职级都成了浮云,最直接的结果是差一级少拿大几百元养老金。最让康世乾不能释怀的是,他退休一年后,夏长明被提拔为副局长,正而八经的成了“处座”,这使康世乾辗转反侧好几天全身不得安生。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晒死在沙滩上,这话他耳熟能详。问题是他怀疑把自己晒死在沙滩上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夏长明。无论是正想还是反证,没有人会排除这个疑点:因为只有夏长明在和自己争位,也只有他曾经和自己共事过,了解自己的一些活动轨迹。遗憾的是,康世乾始终没有找到结论。这个夏长明见到他仍一如既往地处长长、处长短的称呼着。虽然几年前两人已经平起平坐。但是看他那神情,始终是谦卑有加,拿捏地很有分寸。
  这次在如意花园碰到夏长明是个意外,而最意外的是他竟然住在自己家北面一排房子,典型意义上的自家邻居。呵呵,说世界之大也可,说世界之小又未尝不行。
  花园里有现成的小桌子。康世乾和夏长明相对而坐,一时间两人是横马跳卒、车攻炮轰,连下三盘。第三盘当康世乾的老帅被夏长明擒在手上时,康世乾好一阵地盯着他。夏长明没有说话,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很中性的笑意,没有骄气、也没有傲气,更没有那盛气凌人的神态。康世乾深深地出一口气,很大度地说,不错,攻势凌厉,刮目相看啊!
  夏长明双手把石盘上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拢了拢,回道,天时、地利、人和还要有运气,我这是运气好吧。康处,两年多没对局了,你还是那样强势。
  强弩之末,不值一提,你才是后来居上啊。康世乾一语双关。
  呵呵……夏长明笑得比较矜持,说,你是了解我的。到现在就是个不成气候的小杂家。事业不成,只练就了听领导话、看眼色干事的本领。这不,一下退下来,不知干什么好。有时在网上琢磨琢磨。那里高手多,规矩严。
  慢慢就会适应。康世乾边说边站起来,又接着追加一句,好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又成棋友了。
  夏长明也跟着站起,说,最近局里人员变化比较大,听说了吗?
  是吗?康世乾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答道,现在说这个真有些恍若隔世,不像你,呵呵……
  夏长明知道康世乾对官场变化已无兴致,他离开岗位毕竟三年多了。于是挥挥手说,打道回府吧。
  到我家坐坐吧,弄两口,怎么样?
  夏长明说,下次吧,来日方长。今天我还回老地方。
  两人分手后,康世乾穿过小花园,一路向南回到家。
  宇宙花苑坐落在这座小城的东南,是外地开发商十年前开发的次新小区。由于地处偏僻,当时房价很低,买房人大抵属两类:一是刚需的低收入人群。当时市区房价已达每平6000元,这里才三千不到。二是不差钱的人。从长远来说属于闲钱投资。这不,十年时间,现在房价已飙升到每平12000多元。康世乾在这里买房就属于后一种类型。他回到家,坐在错层的餐厅窗前,13号楼夏长明家的院子尽收眼底。去年退休后,他就从市区搬到这住了。夏长明家的院子一直荒芜着,没有整理。只是前几个月施工队进场施工,有时从窗口才看到工人们进进出出,没想到这房间的主人,竟然是夏长明。今天这三盘棋,让康世乾心头泛起了不小涟漪。在两人前十多年的棋艺对垒中,分为两个阶段:一是两人同为同事时,棋艺是“棋”鼓相当,总体看,康世乾略为占下风;二是康世乾升任领导后,表面棋局仍是互有输赢,但夏长明总是处于下风。一般如果是下三盘,夏长明最多只赢一盘,有时下手重点,能弄个平局。夏长明总是说,康处当上领导后眼界不一样,棋艺也是突飞猛进,在局里是所向披靡、杀无对手!康世乾知道这些话里掺了许多水,奉承大于实际,但是没有点破,耳边一刮而过。不过心里很是受用,有些甜丝丝的。不要说是领导,在这个世界上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听吉利话,本性使然。既使有时明知对方在说谎,甚至是弥天大谎,也不会有人戳破。真要这么做,那真是天下第一大傻!
  从这天起,康世乾在如意花园里再也没见到夏长明。因为知道自己和前同事加学弟是前后排的邻居,他每天站在餐厅窗前,总要有意无意地向夏长明家看去。最能反映夏长明家动态的是灯光。一连多天,入夜后夏长明家是一片漆黑。这家伙又回到老屋住了,康世乾想。一连多天未见,心里真有点郁闷,过去从来赢多输少的象棋结局就定格在那天三盘皆输的局面。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就慢慢地变淡了。
  这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多钟,康世乾到餐厅喝水时,从未拉严的窗帘缝隙处看到对面夏长明家的卧室窗帘上映出隐约的灯光。这种微弱的灯光,如果在路灯通明的情况下,很难被人发觉。巧合的是,那天路灯一直未亮。这家伙,那么晚了还过来。康世乾心里想道。人一闲着,就容易想入非非,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闲得蛋疼。大约过了十多分钟,一楼客厅大门被推开,两个人影快速闪出来,手上拿着什么,在一起嘀嘀咕咕议论几句后,又迅速返回阳台上取出什么,然后在院子里的一角快速挖着。在挖坑,康世乾心里确凿的想。前一段时间,他一直纠结夏长明那风卷残云般的胜过自己的三盘,总想再和他较量一次。这次夏长明奇怪地举动使他把这种想法抛之云外,却勾起了沉淀在他内心深处的“疾痛”:第二封举报信是谁写的?夏长明原本就是第一嫌疑人。半夜三更,一个退休老头在院子里挖坑,能有多大的好事!这完全符合一个不善暴露自己行踪人的做派。不急,再看看他在干什么?
  康世乾向厨房窗前挪了挪,把脸贴在玻璃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生怕漏掉什么。不一会,一个坑挖好了,夏长明把几个盒子样的物件用东西裹了裹,放入坑内,两个人又三下五去二地把坑填了起来。整个过程也就十多分钟。即使是静夜,也丝毫没发出大的声响。更使人惊异的是,路灯今晚没亮,像是安排好的一样。另一个人是谁,康世乾在自己的记忆深海中竭力搜索着,一时竟没想来了。算了,这是枝节问题。呵呵……康世乾内心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嘴上还发出了声。他想起了过去一句谚语:风高放火天,月黑杀人夜。心中叹道,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
  
  中
  康世乾进出小区都是从北门走的。第二天在确信夏长明家无人的情况下,他站在夏长明家围栏外,仔细端详着昨晚的施工现场。这是一片黑褐色的泥土,久无耕作,杂草丛生。西南角金桂树下,有一滩被挖过的新土,上面新栽着两株月季花。如果是外人,一定会认为这只是住家户新栽的花卉。根本不会想到,花卉下还有着令人生疑的故事。但是目睹昨晚夏长明的举动,康世乾却认为,月季下很可能埋藏着夏长明的某些秘密。是什么?材料?物件?似乎都不可能。对无用的材料,粉碎机一粉了之;无用的物件,垃圾箱一扔了之。再不行,砸上几锤,一切都解决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赃款。几年前,本市一名贪官,把上百万元的赃款塞在多年不用的煤气罐里,最后还是被火眼金睛的搜查人员搜出了。加上这几年电视剧里曝光的隐藏赃款的多种方法,昭示着把赃款隐藏在家里,那无疑是八仙桌上放灯盏——明摆着的事。藏到家以外的地方,海阔天空,天下之大,任你上天入地也无法追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