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爱,是灵魂的占有

01

流星灿烂,转瞬即逝,花朵明艳,终将枯萎。

纷繁世事,好像没什么东西能达到永恒。

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那些与日月同辉,山河同在的东西,大多带给人们心灵的震撼和灵魂的洗涤。

王尔德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的确,被人们争相追捧的美貌,会随时间的流逝而黯淡。

唯有高洁的灵魂,永垂不朽。

因而,那些流于表面地嘘寒问暖,自我感动式地疯狂示爱;

最终,会因时间推移而消灭,岁月漫长而枯竭。

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为爱情著书立说,相继讴歌伟大的爱情故事。

闻者动容,见者振奋。

对于真正相爱的两人,大多不太会被世俗的东西,所沾染。

即便“天公不作美”,也难挡他们倾尽真心和热忱;

投注灵魂高度契合的“柏拉图之恋”。

真正的爱,于他们而言,是灵魂的占有,而非貌合神离的躯壳陪伴。
真正的爱,是灵魂的占有

02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相传东汉时期,庐州郡乡有一刘员外,膝下育有一儿一女。

小女儿名唤刘兰芝,生来貌美,弹得一手好箜篌。

长大后的兰芝,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令人不觉心生钦慕。

时任庐州小吏的焦仲卿,饱读诗书,畅弹瑶琴。

兰芝每次拨弦,仲卿皆和而同奏,可谓琴瑟和鸣,天作之合。

婚后的二人,感情甚笃,但无奈焦母横加阻拦。

尤其在刘家突遭变故后,焦母对兰芝更加没有好颜色。

在焦母的棒打鸳鸯下,二人和离,最终酿造出“自挂东南枝”的悲剧。

虽然他们生不能相守,但死后可以同棺。

焦刘坚贞的爱情,感动了当地百姓,他们的爱情为世人颂扬。

相爱的两人能长相厮守,固然是一种幸运。

但身体分开,灵魂同舞,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有人说,唯有热爱,能抵御岁月漫长。

同样的,有了灵魂的高度契合,才能知人冷暖,明人窘迫,识人善举,晓人慨歌。

夫妻间的举案齐眉,患难与共的态度,非知己的力量所不能及。

人际交往,离不开共情的能力。

而真正彼此相爱的人之间,会有高度的心电感应。

共情,能让他们相互理解,彼此包容,使得爱情之树常青。


03

青梅竹马俩无猜,心心相印是知音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为大多数人所传颂。

英台男扮女装替兄读书,梁山伯是其同窗兼知己。

经过三年的朝夕相处,二人渐渐产生非一般的情愫。

直到梁山伯知悉一切,才勇敢表达爱意,所幸,英台也早已钟情于他。

怎奈,情深缘浅。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让梁祝二人未能缔结婚姻,修成正果。

梁山伯在得知英台许配他人后,郁郁而终。

英台也紧随其后,二人终成神仙眷侣。

虽然,梁祝的爱情故事不算圆满,但也彰显,灵魂同在的爱情内核。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躯壳同在都不能将爱情的内涵全部定义。


试想,共同生活的夫妻,虽相敬如宾;

但从未了解过对方的内心,如搭伙过日子又有何异?

余生漫漫,如果,相伴到老的不是知冷知热的暖心人。

那么,等待他们的是两个人的放纵,看似自由,实则孤独。

李宗盛在《晚婚》中写道:“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的灵魂。”

大多数晚婚的人,不是爱情的拾荒者,恰似“不将就”的勇士。

因为,他们明白,为了打发一时寂寞,而找了同样消遣的人作合;

无异于饮鸩止渴,一时的欢愉,可能带来余生的落寞。

钱老说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

其实,大多视婚姻为枷锁的夫妻,在感情最开始的时候,便是错的。

表面看起来的合适,不足以支撑漫漫余生的过活。

反观那些心意相通,灵魂契合的伴侣,即便生活一地鸡毛,他们依然幸福。


04

金庸先生笔下的《神雕侠侣》令人神往。

不仅是出神入化的武功,动人心弦的江湖,还有酣畅淋漓的爱情。

也许,杨过从未真正“拥有”过小龙女。

但他对小龙女的尊重,呵护与深爱;

小龙女对他的坚贞,笃定和爱慕,早已是“神仙眷侣”的铁证。

比起肉体的陪伴,真正相爱的人,更在意的是灵魂的占有。

人人生在俗世,很难做到超凡脱俗。但唯有一次的生命,不可胡乱交付。

正所谓,仰望是理想,俯视是现实。

剥开现实,你会看到“人间理想”般的良配佳偶。

其实,我们身边从不缺乏知己,只是缺乏愿意坦诚相待的赤子之心。

鲁迅先生曾说:“面具戴久了,会长在肉里。”

切勿伪装太久,与心情契合之人失之交臂后。

再自我安慰,人生其实“差不多”而已。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