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葡萄

葡萄


  孙葡萄成了寡妇,从此,山洼村里人再也不拿好眼看她了。有人说是孙葡萄命硬,克夫。
  村庄里会看相的老六叔总是暗地里说:“这孙葡萄一脸的苦相,颧骨又高得厉害,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吗?她这面相克夫,这不应验了嘛。”
  记得,庄里九奶奶第一次见了葡萄,就很惊讶地说:“这女子,有克夫相,不吉祥嘞。”如今,九奶奶就更是有了话说:“你们看看,看看,我咋说了,我咋说了,都不听嘛。”
  村后,吴大麻子经常对村里人提起葡萄,还会慢条斯理地说:“当年,老何看到葡萄,又瘦又黑,干巴巴的一个女孩子,反而觉得还算是看着喜庆,又怪可怜见的,就拎她回来了。可是,谁见了葡萄也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看看这才几年呀,公爹走了,婆婆病在床上,丈夫又……唉!”
  三叔爷边吸着烟边说:“凡事儿都有个定数,也不能全怪葡萄,或许命该如此吧!”
  葡萄就是葡萄,任由别人爱咋说咋说,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一个女娃子妞妞才六七岁,一个男娃子仔仔才三四岁,那得抚养,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时不管就要遭殃。
  说来这葡萄,就是当年由爹将自己许给了何家做媳妇,何家儿子比葡萄大着好几岁。葡萄十七岁那年,嫁给了他老何家儿子何浩的。那时老何家开着酒坊,老何总是带着儿子何浩一起做酿酒买酒生意。老何的手艺好,酿出一坛坛的品质高的高粱酒来,何家的日子在村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然而,浩子,也就是葡萄的男人,人懒惰不说,还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生性爱赌,有事没事的就往赌窝子里钻,有点钱都扔在了赌桌上了,这不,最后命也赌上了。这都是老何走后的事儿了。
  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好似要下雨的征兆。老何撂下一句话,套上马车,和他的顾工老米,说是去集市上去买粮食。葡萄的婆婆怎么也拦不住,说:“浩子爹呀,眼见着天气不好呐,今儿晨起我就眼皮一个劲的跳呢,还是别去了吧。”老何却说:“酒坊等粮食酿酒用,若是一下雨,又得好几天去不了集市了,没事的,下雨前就回来了。”
  老米也说:“不碍事的,放心吧,老板娘,很快我们就回来了。”
  然而,不幸的是,路上遇上了大雨。崎岖小路,本来就不好走,老何的马车有一匹马是第一次上套,并不习惯,暴雨倾盆,早已看不清路程,马就毛了,拉着马车,风一样乱跑乱奔起来。车翻了,将老何扣在了马车下,老米也伤得不轻,一条腿残废了,老何却命也没有了,他就这样去了。
  
  二
  浩子从此无人能管,葡萄不是他心里的人,他心里的人是山楂村的红果。红果不仅人漂亮,关键是他们兴趣相投,都喜欢赌桌上相见。那感觉真是爽嘞,赢了一起去喝酒吃大鱼大肉,输了呐,只能垂头丧气,想方设法再去凑钱去捞本,周而复始,真是恶性循环。
  红果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红粉的绸缎子小袄,宽腿的绸子裤子。脸上脂粉薄薄敷面,红红的胭脂腮上匀染,点点口红唇上涂抹,浓香的气味随风飘摇。她水蛇腰,细高挑,一双水杏眼,一张大圆脸,小口点点樱桃口,话未出口,笑先迎。她总是端着茶水、瓜子向着何浩走来,笑嘻嘻,温柔柔,开口闭口说:“浩子哥呀,你真威武呐,男人中你算是这个。”芊芊的玉指儿,娇软如春笋,大拇指一竖,早就把个何浩的魂儿勾跑了。
  何浩,人总喜欢叫他浩子。浩子他是越看红果越美,越想自己的葡萄越酸越苦涩,心里发堵:“哼,爹呀,你那么英明,咋给我娶了个葡萄呐?真是没劲,看着就犯堵,这一辈子,这不毁了吗?”
   红果专会看男人的,也懂男人心思,赌场里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备的?他浩子也是逃不过的。老何在时,浩子还有所收敛,就算是出来赌,也是悄悄的,偷偷背背也是很少的,赌的砝码也不大。这浩子爹一走,浩子可就再也不用惧怕谁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浩子是越赌越大,自家的钱赌完了,回去找不出钱来,就去借钱赌。赢了,他就花天酒地,一手搂着红果,一手端着酒杯,心里别提有多美:“红果呀,哥今儿想要了你呐。”红果半推半就,“哥呀,别是真的醉了吧?放着家里葡萄不吃,要什么红果呀?呵呵。”
  浩子醉得早不知人事儿,眯瞪着眼说:“红果多好呀,哥哥爱死你了呐,别提葡萄,一天天的,一张苦瓜脸朝着我,提起她来,就晦气,讨厌嘞。”
  这葡萄,说起来,也真是苦命的人儿。
  很小的时候,娘得了病,一病不起,没几年,就下世了。葡萄的爹是独子,爹娘一直疼爱有佳,稼穑的事儿不会,爹娘感觉裱画这门手艺不错,又干净又赚钱,无论什么年代,也有裱画的,失不了业,而且都是有钱人家才裱得起画,结交的也都是有钱人,就出钱去学这门手艺。然而,学手艺更是要吃苦的,早起晚睡,还要伺候师父师母,什么端洗脸水倒尿罐子,打扫庭院,劈柴担水里里外外都得做,有时还要挨骂挨数落,没有个好脸儿。葡萄的爹吃不得苦,手艺没有学成,就早早回家了。
   回家后的葡萄爹更是懒惰成性,不务正业,天天蹲在古玩市场,倒腾起古玩来了。因为缺少资金,也陶腾不出来什么大物件,总也没有发达起来,也就是蛤蟆打苍蝇将供嘴个嘴儿。
  
  三
  那时,葡萄的爷爷奶奶已经先后逝去了。葡萄娘一直生病,做不了什么,也是性子太急,看着葡萄爹放着家里几亩地儿不种,天天瞎鼓捣,心里生气。
  一日,葡萄爹满心欢喜回来,说给葡萄定了门亲事儿,彩礼钱也收了,还说那户人家姓何,家里有的是钱嘞,家里开着大酒坊。那人家是家财万贯,就缺个媳妇儿,葡萄到他的家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呐。
  就这样,葡萄很小就到了何家,至于她爹到底收了何家多少钱,也无人知晓。葡萄娘知道那何家儿子并没有什么长进,好吃懒做,也和葡萄爹差不许多。葡萄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然而,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深受这种老旧思想的影响,想想一女孩子,真要是闹将起来,爹收了何家的彩礼,又给不出人来,还不被人家打死呀。她也只得任凭爹去安排,真是由不得自己。
  娘自身有病,顾不得葡萄,家里都是葡萄爹说了算。不久娘就下世了,葡萄爹就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何家去了,与那不成器的何家儿子在成亲。此时的葡萄任她爹摆布,因为娘走了,她再也没有娘疼了,也没有人呵护了。
  葡萄真是命运多舛,十七岁她就成了婚,婚后不过八九年,不到三十岁的她,竟然成了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九儿奶奶嘱咐自家的男子们,少去葡萄门前逛荡,躲着点走。九儿奶奶八十多岁了,儿孙满堂,有孙儿在读书,也有儿孙在务农、经商、行医的。儿孙们都很听话的,都远远躲着葡萄,不和她有什么瓜葛。即便是实在躲不过去,也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九奶奶行医的孙子曹封,算是有见识的。一日,葡萄的小儿子仔仔高烧不退,夜晚哭得不睡,白天饭也不吃。葡萄抱了来,求曹封给瞧瞧。
  曹封只顾给仔仔医病,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葡萄,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淡,只是给仔仔看了看,拿些药,说:“回去煎了,一日三次,发些汗就会好了。记住了,多喝些开水,吃些清淡食物。”其实村子里男人都如此的,没有人会对葡萄多说几句话的,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葡萄,唯恐招来闲话。
  葡萄回家,按照曹封医嘱,给仔仔煎药,按时服下。没几日,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仔仔没几天就全好了,又活蹦乱跳玩耍,全然忘记了自己得过的一场病。葡萄心里感激不尽,但这感激也只能在心里。她知道,她是不能当面感谢曹封的,看看他那情景,好似葡萄的晦气会要了他的命,他赶紧躲还躲不急呐。这些年,葡萄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她也经常去曹封那里拿药的。先前浩子爹浩子在时,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见了冷淡的,就差没把她葡萄赶出去的份儿了。
  
  四
  庄里人也都是如此,差不多都躲着葡萄,仅有几个女人家和葡萄来往,说些不咸不淡的话儿。别人对自己不解也好,偏见也好,葡萄都能扛得住,唯独曹封对自己的冷淡,倒是让葡萄心底生出寒意。因为在葡萄看来,别人必定没有什么见识,而你曹封是见过世面的人,有知识有文化,咋还那么偏见呢?
  忽一日,九儿奶奶的一个远方孙儿叫黑蛋的,忽然来到庄上。他见到九奶奶,先诉苦说:“家里忒苦了,闹饥荒,钱不好赚,饭也吃不上要饿死了,打听着来找九儿奶奶,寻个活路。”
  九儿奶奶想了大半天,也想不起是从何而来的这门儿亲戚。说起来,九儿奶奶的祖籍还真是黑蛋说的山西二戈刘家凹村的,只是多年也不回去了,家里父母早没有了,兄弟姐妹间本来就少有来往,现在也都不在人世了,更是少来往了。既然这黑蛋奔着咱们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儿来,都是刘姓后人,就是一家子,那就得好好招呼着,看看能帮上什么算什么呗。九儿奶奶这样想着,就嘱咐儿子曹满堂说:“满堂呀,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黑蛋做的,让他去做。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不能光吃不干。再说了,人一闲就会闲出毛病来。”
  满堂在村子里做村长,为人处世相当好,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都信任满堂,村里大小事都来找满堂解决。满堂听娘说要黑蛋找个活计心里以思量,对呀村里大窑上刚好缺人手,就说:“娘呀,就让黑蛋去村后窑上干吧,那里正缺人手嘞。”
  黑蛋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活干有饭吃有地儿住就挺好。听了九儿奶奶和满堂叔的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铺盖卷一扛,就跟着满堂去了村后大窑。
  春天的山洼村,人们开始播种了,地里田畴上一片繁忙景象。村庄的上空,有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布谷鸟在村子的上空盘旋着,一个劲地叫着:布谷,布谷……它催耕呢,似乎就怕人们耽误了好时机,要赶紧播种了。
  山间野花儿在盛开,溪水在哗啦啦的流动着,草儿绿了,绿得让人们心儿也酥软起来。农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家的地儿,人忙着,心就舒坦,还有人不时地哼唱着:“春风它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只有那偷懒人儿才高眠……”
   是啊!春天真好,就连草也发芽儿花也开出花来,又何况人呢?老天,总是给人希望,让人活着有点奔头,往前奔呀。
  早上葡萄包了饺子,又要去闲置很久的酒坊,想打扫出来。她边忙着边对婆婆说:“娘,那酒坊闲置很久了,我想再重新开张。”卧床不起的婆婆说:“葡萄呀,好是好,可是你能行吗?那活儿累着呢,爷们干着都不轻快呐,何况也要懂些酿酒技术嘞。”
  葡萄没有回答婆婆,心里暗想:别的也不会做,这酿酒的行当是何家的手艺,公爹下世了丈夫也下世了,不是还有婆婆和自己嘛。要说力气,她一点都不在乎,干什么活还不得吃苦受累呢!
  
  五
  想想婆婆虽然不能做什么了,不是可以说说呀?再怎么着,婆婆也跟着公爹一起酿了大半辈子的酒了,再愚笨也学得差不多。想到这里,葡萄就说:“娘,技术上不是还有你老吗?力气,我有的是,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吃得,什么累也受得呐。”
  “唉,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偏偏只是个拖累呐。”婆婆说着,一顿咳嗽。
  葡萄赶紧过来,给婆婆锤着后背,说:“娘,不用你做什么,我哪里不懂了,你说说就可以了。”葡萄说着,心里在想:一定要捡起酿酒这行当来,这一家子要生活,要活命,就得找出路,就得干……
  已是清明了。午间,葡萄提着篮子,一手背着仔仔,妞妞紧走满跟地牵着她的衣襟。她是去坟地给公爹和丈夫去上坟,临走她问婆婆有什么话说,婆婆说:“让你爹好好管着仔仔爹,不要到了那边也不学好,保佑着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妞妞不懂事,就说:“奶奶,你还是让爷爷催他快回来吧,我想爹了。人家小朋友都有爹,就我没有嘞。”
  奶奶听了,叹口气:“唉,到了那边,谁也催不回来了,妞妞。听你娘的话,好好看着仔仔,别乱跑啊!”
  葡萄走在山间小路上,风儿吹得她单薄的衣衫呼啦啦的,好似蝴蝶儿一样,呼呼啦啦地翻飞着,很好看。毕竟年轻,她依旧那么美丽。一些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直起腰来,看着说起了风凉话。一个说:“看呢,葡萄上坟去了!这寡妇,一声也不哭,应该边走边哭,在数落上几句才好呐。这也太寂静了,哪里像是小寡妇上坟呀。嘿嘿。”
  那一个说:“唉,小寡妇上坟有的看头呢,别再遇见虎狼什么的,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三婶子就一撇嘴:“说的什么话呀,看看有合适的给张罗一个才是呀。葡萄拉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婆婆又瘫在炕上,不易呀!”
  “这可不好张罗,带着两个娃儿,又有个瘫婆婆,没人敢去招惹呐。”另一个同村的五子扶着锄把儿,摇摇头说着。五子媳妇接话说:“谁甘愿去拉犁呀,若是只带着女娃子还可以。这还有一个男娃子,要是再生一个,那日子,可咋过嗳?”
  “说来也是呐,日子也太辛苦,太受累了。还真是,没人敢惹乎呐。”三婶子说着,不住的叹气。一
  孙葡萄成了寡妇,从此,山洼村里人再也不拿好眼看她了。有人说是孙葡萄命硬,克夫。
  村庄里会看相的老六叔总是暗地里说:“这孙葡萄一脸的苦相,颧骨又高得厉害,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吗?她这面相克夫,这不应验了嘛。”
  记得,庄里九奶奶第一次见了葡萄,就很惊讶地说:“这女子,有克夫相,不吉祥嘞。”如今,九奶奶就更是有了话说:“你们看看,看看,我咋说了,我咋说了,都不听嘛。”
  村后,吴大麻子经常对村里人提起葡萄,还会慢条斯理地说:“当年,老何看到葡萄,又瘦又黑,干巴巴的一个女孩子,反而觉得还算是看着喜庆,又怪可怜见的,就拎她回来了。可是,谁见了葡萄也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看看这才几年呀,公爹走了,婆婆病在床上,丈夫又……唉!”
  三叔爷边吸着烟边说:“凡事儿都有个定数,也不能全怪葡萄,或许命该如此吧!”
  葡萄就是葡萄,任由别人爱咋说咋说,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一个女娃子妞妞才六七岁,一个男娃子仔仔才三四岁,那得抚养,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时不管就要遭殃。
  说来这葡萄,就是当年由爹将自己许给了何家做媳妇,何家儿子比葡萄大着好几岁。葡萄十七岁那年,嫁给了他老何家儿子何浩的。那时老何家开着酒坊,老何总是带着儿子何浩一起做酿酒买酒生意。老何的手艺好,酿出一坛坛的品质高的高粱酒来,何家的日子在村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然而,浩子,也就是葡萄的男人,人懒惰不说,还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生性爱赌,有事没事的就往赌窝子里钻,有点钱都扔在了赌桌上了,这不,最后命也赌上了。这都是老何走后的事儿了。
  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好似要下雨的征兆。老何撂下一句话,套上马车,和他的顾工老米,说是去集市上去买粮食。葡萄的婆婆怎么也拦不住,说:“浩子爹呀,眼见着天气不好呐,今儿晨起我就眼皮一个劲的跳呢,还是别去了吧。”老何却说:“酒坊等粮食酿酒用,若是一下雨,又得好几天去不了集市了,没事的,下雨前就回来了。”
  老米也说:“不碍事的,放心吧,老板娘,很快我们就回来了。”
  然而,不幸的是,路上遇上了大雨。崎岖小路,本来就不好走,老何的马车有一匹马是第一次上套,并不习惯,暴雨倾盆,早已看不清路程,马就毛了,拉着马车,风一样乱跑乱奔起来。车翻了,将老何扣在了马车下,老米也伤得不轻,一条腿残废了,老何却命也没有了,他就这样去了。
  
  二
  浩子从此无人能管,葡萄不是他心里的人,他心里的人是山楂村的红果。红果不仅人漂亮,关键是他们兴趣相投,都喜欢赌桌上相见。那感觉真是爽嘞,赢了一起去喝酒吃大鱼大肉,输了呐,只能垂头丧气,想方设法再去凑钱去捞本,周而复始,真是恶性循环。
  红果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红粉的绸缎子小袄,宽腿的绸子裤子。脸上脂粉薄薄敷面,红红的胭脂腮上匀染,点点口红唇上涂抹,浓香的气味随风飘摇。她水蛇腰,细高挑,一双水杏眼,一张大圆脸,小口点点樱桃口,话未出口,笑先迎。她总是端着茶水、瓜子向着何浩走来,笑嘻嘻,温柔柔,开口闭口说:“浩子哥呀,你真威武呐,男人中你算是这个。”芊芊的玉指儿,娇软如春笋,大拇指一竖,早就把个何浩的魂儿勾跑了。
  何浩,人总喜欢叫他浩子。浩子他是越看红果越美,越想自己的葡萄越酸越苦涩,心里发堵:“哼,爹呀,你那么英明,咋给我娶了个葡萄呐?真是没劲,看着就犯堵,这一辈子,这不毁了吗?”
   红果专会看男人的,也懂男人心思,赌场里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备的?他浩子也是逃不过的。老何在时,浩子还有所收敛,就算是出来赌,也是悄悄的,偷偷背背也是很少的,赌的砝码也不大。这浩子爹一走,浩子可就再也不用惧怕谁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浩子是越赌越大,自家的钱赌完了,回去找不出钱来,就去借钱赌。赢了,他就花天酒地,一手搂着红果,一手端着酒杯,心里别提有多美:“红果呀,哥今儿想要了你呐。”红果半推半就,“哥呀,别是真的醉了吧?放着家里葡萄不吃,要什么红果呀?呵呵。”
  浩子醉得早不知人事儿,眯瞪着眼说:“红果多好呀,哥哥爱死你了呐,别提葡萄,一天天的,一张苦瓜脸朝着我,提起她来,就晦气,讨厌嘞。”
  这葡萄,说起来,也真是苦命的人儿。
  很小的时候,娘得了病,一病不起,没几年,就下世了。葡萄的爹是独子,爹娘一直疼爱有佳,稼穑的事儿不会,爹娘感觉裱画这门手艺不错,又干净又赚钱,无论什么年代,也有裱画的,失不了业,而且都是有钱人家才裱得起画,结交的也都是有钱人,就出钱去学这门手艺。然而,学手艺更是要吃苦的,早起晚睡,还要伺候师父师母,什么端洗脸水倒尿罐子,打扫庭院,劈柴担水里里外外都得做,有时还要挨骂挨数落,没有个好脸儿。葡萄的爹吃不得苦,手艺没有学成,就早早回家了。
   回家后的葡萄爹更是懒惰成性,不务正业,天天蹲在古玩市场,倒腾起古玩来了。因为缺少资金,也陶腾不出来什么大物件,总也没有发达起来,也就是蛤蟆打苍蝇将供嘴个嘴儿。
  
  三
  那时,葡萄的爷爷奶奶已经先后逝去了。葡萄娘一直生病,做不了什么,也是性子太急,看着葡萄爹放着家里几亩地儿不种,天天瞎鼓捣,心里生气。
  一日,葡萄爹满心欢喜回来,说给葡萄定了门亲事儿,彩礼钱也收了,还说那户人家姓何,家里有的是钱嘞,家里开着大酒坊。那人家是家财万贯,就缺个媳妇儿,葡萄到他的家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呐。
  就这样,葡萄很小就到了何家,至于她爹到底收了何家多少钱,也无人知晓。葡萄娘知道那何家儿子并没有什么长进,好吃懒做,也和葡萄爹差不许多。葡萄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然而,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深受这种老旧思想的影响,想想一女孩子,真要是闹将起来,爹收了何家的彩礼,又给不出人来,还不被人家打死呀。她也只得任凭爹去安排,真是由不得自己。
  娘自身有病,顾不得葡萄,家里都是葡萄爹说了算。不久娘就下世了,葡萄爹就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何家去了,与那不成器的何家儿子在成亲。此时的葡萄任她爹摆布,因为娘走了,她再也没有娘疼了,也没有人呵护了。
  葡萄真是命运多舛,十七岁她就成了婚,婚后不过八九年,不到三十岁的她,竟然成了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九儿奶奶嘱咐自家的男子们,少去葡萄门前逛荡,躲着点走。九儿奶奶八十多岁了,儿孙满堂,有孙儿在读书,也有儿孙在务农、经商、行医的。儿孙们都很听话的,都远远躲着葡萄,不和她有什么瓜葛。即便是实在躲不过去,也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九奶奶行医的孙子曹封,算是有见识的。一日,葡萄的小儿子仔仔高烧不退,夜晚哭得不睡,白天饭也不吃。葡萄抱了来,求曹封给瞧瞧。
  曹封只顾给仔仔医病,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葡萄,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淡,只是给仔仔看了看,拿些药,说:“回去煎了,一日三次,发些汗就会好了。记住了,多喝些开水,吃些清淡食物。”其实村子里男人都如此的,没有人会对葡萄多说几句话的,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葡萄,唯恐招来闲话。
  葡萄回家,按照曹封医嘱,给仔仔煎药,按时服下。没几日,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仔仔没几天就全好了,又活蹦乱跳玩耍,全然忘记了自己得过的一场病。葡萄心里感激不尽,但这感激也只能在心里。她知道,她是不能当面感谢曹封的,看看他那情景,好似葡萄的晦气会要了他的命,他赶紧躲还躲不急呐。这些年,葡萄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她也经常去曹封那里拿药的。先前浩子爹浩子在时,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见了冷淡的,就差没把她葡萄赶出去的份儿了。
  
  四
  庄里人也都是如此,差不多都躲着葡萄,仅有几个女人家和葡萄来往,说些不咸不淡的话儿。别人对自己不解也好,偏见也好,葡萄都能扛得住,唯独曹封对自己的冷淡,倒是让葡萄心底生出寒意。因为在葡萄看来,别人必定没有什么见识,而你曹封是见过世面的人,有知识有文化,咋还那么偏见呢?
  忽一日,九儿奶奶的一个远方孙儿叫黑蛋的,忽然来到庄上。他见到九奶奶,先诉苦说:“家里忒苦了,闹饥荒,钱不好赚,饭也吃不上要饿死了,打听着来找九儿奶奶,寻个活路。”
  九儿奶奶想了大半天,也想不起是从何而来的这门儿亲戚。说起来,九儿奶奶的祖籍还真是黑蛋说的山西二戈刘家凹村的,只是多年也不回去了,家里父母早没有了,兄弟姐妹间本来就少有来往,现在也都不在人世了,更是少来往了。既然这黑蛋奔着咱们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儿来,都是刘姓后人,就是一家子,那就得好好招呼着,看看能帮上什么算什么呗。九儿奶奶这样想着,就嘱咐儿子曹满堂说:“满堂呀,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黑蛋做的,让他去做。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不能光吃不干。再说了,人一闲就会闲出毛病来。”
  满堂在村子里做村长,为人处世相当好,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都信任满堂,村里大小事都来找满堂解决。满堂听娘说要黑蛋找个活计心里以思量,对呀村里大窑上刚好缺人手,就说:“娘呀,就让黑蛋去村后窑上干吧,那里正缺人手嘞。”
  黑蛋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活干有饭吃有地儿住就挺好。听了九儿奶奶和满堂叔的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铺盖卷一扛,就跟着满堂去了村后大窑。
  春天的山洼村,人们开始播种了,地里田畴上一片繁忙景象。村庄的上空,有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布谷鸟在村子的上空盘旋着,一个劲地叫着:布谷,布谷……它催耕呢,似乎就怕人们耽误了好时机,要赶紧播种了。
  山间野花儿在盛开,溪水在哗啦啦的流动着,草儿绿了,绿得让人们心儿也酥软起来。农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家的地儿,人忙着,心就舒坦,还有人不时地哼唱着:“春风它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只有那偷懒人儿才高眠……”
   是啊!春天真好,就连草也发芽儿花也开出花来,又何况人呢?老天,总是给人希望,让人活着有点奔头,往前奔呀。
  早上葡萄包了饺子,又要去闲置很久的酒坊,想打扫出来。她边忙着边对婆婆说:“娘,那酒坊闲置很久了,我想再重新开张。”卧床不起的婆婆说:“葡萄呀,好是好,可是你能行吗?那活儿累着呢,爷们干着都不轻快呐,何况也要懂些酿酒技术嘞。”
  葡萄没有回答婆婆,心里暗想:别的也不会做,这酿酒的行当是何家的手艺,公爹下世了丈夫也下世了,不是还有婆婆和自己嘛。要说力气,她一点都不在乎,干什么活还不得吃苦受累呢!
  
  五
  想想婆婆虽然不能做什么了,不是可以说说呀?再怎么着,婆婆也跟着公爹一起酿了大半辈子的酒了,再愚笨也学得差不多。想到这里,葡萄就说:“娘,技术上不是还有你老吗?力气,我有的是,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吃得,什么累也受得呐。”
  “唉,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偏偏只是个拖累呐。”婆婆说着,一顿咳嗽。
  葡萄赶紧过来,给婆婆锤着后背,说:“娘,不用你做什么,我哪里不懂了,你说说就可以了。”葡萄说着,心里在想:一定要捡起酿酒这行当来,这一家子要生活,要活命,就得找出路,就得干……
  已是清明了。午间,葡萄提着篮子,一手背着仔仔,妞妞紧走满跟地牵着她的衣襟。她是去坟地给公爹和丈夫去上坟,临走她问婆婆有什么话说,婆婆说:“让你爹好好管着仔仔爹,不要到了那边也不学好,保佑着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妞妞不懂事,就说:“奶奶,你还是让爷爷催他快回来吧,我想爹了。人家小朋友都有爹,就我没有嘞。”
  奶奶听了,叹口气:“唉,到了那边,谁也催不回来了,妞妞。听你娘的话,好好看着仔仔,别乱跑啊!”
  葡萄走在山间小路上,风儿吹得她单薄的衣衫呼啦啦的,好似蝴蝶儿一样,呼呼啦啦地翻飞着,很好看。毕竟年轻,她依旧那么美丽。一些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直起腰来,看着说起了风凉话。一个说:“看呢,葡萄上坟去了!这寡妇,一声也不哭,应该边走边哭,在数落上几句才好呐。这也太寂静了,哪里像是小寡妇上坟呀。嘿嘿。”
  那一个说:“唉,小寡妇上坟有的看头呢,别再遇见虎狼什么的,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三婶子就一撇嘴:“说的什么话呀,看看有合适的给张罗一个才是呀。葡萄拉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婆婆又瘫在炕上,不易呀!”
  “这可不好张罗,带着两个娃儿,又有个瘫婆婆,没人敢去招惹呐。”另一个同村的五子扶着锄把儿,摇摇头说着。五子媳妇接话说:“谁甘愿去拉犁呀,若是只带着女娃子还可以。这还有一个男娃子,要是再生一个,那日子,可咋过嗳?”
  “说来也是呐,日子也太辛苦,太受累了。还真是,没人敢惹乎呐。”三婶子说着,不住的叹气。
  此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声老埙的声音。原来是黑蛋!他正蹲在大窑的山坡上,默默吹着。这老埙是娘给他留下唯一的念物。他娘喜欢听,当年他爹总是给他娘吹着听。
  
  六
  黑蛋不到三岁,爹就没了,是娘硬把他拉扯大的。黑蛋心里总是在想,长大了能赚钱了,好好孝敬娘,让娘过几年好日子。可是,黑蛋才十五六岁时,娘也因为劳碌成疾,一病不起,不久就去世了。
  此时的黑蛋,坐在山坡上,他短短的头发,赤着上身,肩膀上搭着一件上衣布褂子,正默默地吹着老埙。他听说了葡萄的事,知道她是寡妇,所以每次都是远远看见她,并没有走近过她。
  二莽子也在大窑上做活,远远看见葡萄,就盯着看着,指着给黑蛋说:“瞧,山洼村的寡妇孙葡萄,小寡妇漂亮着呢,细皮嫩肉的。快瞧瞧那小蛮腰,再瞧瞧那高胸脯,再瞧瞧那圆鼓鼓的屁股……”还没说完,身后就被踢了一脚,“瞧什么瞧,去干活去。”他回头一看,是吴子平,山凹村的,在这里干了好多年了,懂技术,在大窑上做技术的。
  黑蛋看了看二莽子和吴子平,没有动,继续吹着他的老埙。今儿黑蛋夜班,白天他睡不着,因为清明这节日,让人想念起那边的亲人来——娘呀,很想你了,黑蛋不孝,也回不去,无法在您坟头烧几张纸儿。想到这里,黑蛋收起老埙,慢慢走去坟地。他想,不如也去坟地空场烧几张纸吧,爹娘会收到的。
  逶迤着,黑蛋走上了山径,越起也就越离葡萄娘三个近了。葡萄从大地头路过,她知道她在前边走,一定会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说长道短的。不过她习惯了,也不在乎了,自顾自地走着。突然,妞妞没有看好脚下的路,一不小心被拉拉秧蔓子绊倒了,趴在地上哭着,不肯起来。
  黑蛋见了,紧走几步,将妞妞扶起来,替妞妞将身上的草叶泥土拍打着。妞妞的小脸也戗在地上,蹭掉了一小块皮儿,血丝显露,已经湮出血来。许是疼吧!妞妞哭得很伤心。黑蛋没多想,就用自己的毛巾给妞妞包裹好伤口。妞妞本来想哭,可看到黑蛋过来扶她,又给她包扎伤口,也不知为什么,感觉好温暖。妞妞一直以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怀,这样一位年轻力壮的男子来关心自己,还是初次呐,心里暖暖的,眼睛就止住了泪,默默笑了起来。
  葡萄也赶紧赶过来,虽然她听说过村里来了位叫黑蛋的九奶奶家的亲戚,但是对黑蛋不熟悉,有些惊讶,连忙说:“谢谢,你去忙吧,我来吧,我来吧!”黑蛋觉得没什么,反而很平静地说:“你是葡萄姐吧,没啥的,反正顺路,我来背着妞妞吧!”
  葡萄有些愕然,不知道黑蛋去坟地干嘛。但是,她也不好问,便对着妞妞说:“妞妞,快谢谢大哥哥。”
  仔仔听了,也凑起热闹似的叫:“哥哥,哥哥。你能帮我掏树上的鸟蛋吗?”
  
  七
  黑蛋抚摸了一下仔仔的头,笑嘻嘻地说:“当然可以,但是有个条件。”两个孩子一听,都歪着头问:“什么条件呢,大哥哥。”黑蛋一听,急忙制止说:“就是这句大哥哥,不许再叫了哈。仔仔、妞妞要叫我叔叔,我都二十六岁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
  “哦,这样不合适吧,还是叫哥哥好。”葡萄坚持着。
  “不,就叫叔叔。”黑蛋说着,又轻轻拍拍妞妞的小脑瓜,很亲昵地说:“妞妞,叫一句,你就不疼了。不信你叫一叫试试。”
  妞妞果然叫着:“叔叔,叔叔。”仔仔也紧跟在黑蛋身后,叫着叔叔。
  妞妞仰着脸儿,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哈哈。”妞妞好似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已经忘了一个男人的背。爹在世时,虽然嗜赌如命,但是,对妞妞还是蛮好的,高兴时,也会背着妞妞的。
  葡萄并没有觉得什么,也就依着黑蛋背着妞妞走在一旁,边走边问着黑蛋咋来这山洼村的。黑蛋也不隐瞒,将自己的身世一股脑说了出来。他们边走边聊,没当个事,远处刚刚议论的几个人一时间好似惊掉了下巴。五子媳妇用手指着说:“快看呢,咋说着嘞,啧啧,哎呀,这是什么事儿呀?”
  三婶子使劲地擦了擦眼睛,蹦着高,看着,说:“呵呵,真是嘞,快看呀,这小寡妇,有本事嘞,勾上了小伙子了呐。”
  “是呢,他们差着好几岁嘞。葡萄都三十大几了吧,黑蛋也就二十几岁呢。”几个村妇看见,也附和着……
  自从那一日去上坟回来,葡萄也没当回事,然而,村子里就好似一颗炸弹,一下子投进了小小的山村里,一下子就传开了。说是黑蛋约着葡萄去给葡萄的男人和公爹上坟了,还背着妞妞,一路上两个人就像小两口似的,很亲昵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山洼村一时间不再安静了。人们说得有鼻子有眼,都说黑蛋和葡萄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路上相遇,是早有了私情。这话传到别人耳里,还算作罢,传到了九奶奶耳里,可就是一场暴风雨。九奶奶越想越是不对味——这黑娃,你是糊涂了,还是糊涂油蒙了心呀,这咋对得起我们刘家祖先呢。
  九奶奶捎信让黑娃下班务必回来一趟,她想问个究竟。
  原本,黑娃和葡萄也没有啥,或许经村人这么一起哄,黑娃反而对葡萄留了意。他感觉葡萄身上有一种别的女人没有的东西,也说不上来是啥,总之感觉挺特别的,好温暖,也好亲近。
  
  八
  那一日,黑娃将妞妞背回了家。葡萄看见黑蛋一个大小伙子,身上搭的衣服纽扣快要掉下来了,丁零当啷地在摇晃着。就在接妞妞下来时,她顺手将衣服拿下来,取来针线给黑蛋缝上钮扣。
  葡萄一针一线的缝连,黑蛋和妞妞仔仔一旁玩耍,俨然好似一家人,一点也没有陌生感。看得出,妞妞和仔仔都很喜欢黑蛋,黑蛋同样也喜欢这两个孩子。葡萄很是感激,同时心里也过意不去,想留下黑蛋吃顿饭再走,更是怕人说长道短的,好在黑娃一个年轻后生,自己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又是寡妇,不会有什么闲话的吧!
   索性就留下黑蛋吃了顿饭。其实很简单的事,也没什么,但从此村里就有了闲话,谁知这闲话越演越烈,还说葡萄和黑蛋之间早有了那事儿,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不堪入耳。
   葡萄自此躲着黑蛋,怕给黑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伤害。黑蛋却不以为然,他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葡萄,他不仅要接近葡萄,还要娶葡萄,要葡萄做他的老婆,他要照顾葡萄爱葡萄,一辈子。
  别人听了黑蛋要娶葡萄的事儿,还尤可,只是茶余饭后闲磕打牙。九奶奶一听,火早上来了,她捎信传信地叫黑蛋回家一趟,总也不见黑蛋回来。后来,虽然回来一趟,话没说几句,就又走了。每次提起此事,曹满堂就会向着黑蛋说话:“娘,黑蛋不是小孩子,婚姻自由,你老不该管的。”
  满堂婶子也说:“娘呀,当初你就不该让黑蛋留在村子里,看看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是的。还是尽快让他们把婚结了,省得弄出不好的来。”
  九奶奶一听不乐意:“你们懂什么?他们说什么也不能结婚的。”她心想那孙葡萄她克夫呀,黑蛋要是娶了她,那命岂不是不保了呀!
  这不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村子里越说越离谱,竟然有人说黑蛋他经常去葡萄家,还有人说黑蛋竟然吃住在葡萄家了,这成什么体统?九奶奶心里更是气恼:这没良心的兔崽子,刘家咋养了这么个玩意儿,不仅不着调,还是个白眼狼啊,连回来一趟都不肯呐。
  九奶奶心里嘀咕着,将一杆眼袋吊在嘴上,猛吸了两口,长长的呼出烟圈。她出溜下了炕,拄着她的拐棍,扭着小脚上了路,她要亲自去大窑上问问这黑蛋到底咋想的。
  山路崎岖,不好走。九奶奶倔强,她非去不可。没走多远,她就气喘吁吁,坐在山坡上,不紧不慢吸着烟,她想喘口气再说。远远的有人在田里忙着,也有人在林子里忙着,正是春天大好时光,人人都在忙着,有播种的有翻耕的,也有栽树的开垦荒山挖鱼塘的。正在地里种玉米的五子媳妇看见九奶奶,伸长了脖子来问着:“九奶奶,大热的天嗳,这是哪里去呀?”
  九奶奶说:“我呀,我是去找黑蛋回家。”
  三婶子一听,走到五子媳妇跟前,背对着九奶奶对五子媳妇低语:“九奶奶,还不知道呢,人家黑蛋说不定早跟葡萄被窝里……呵呵。”
  九奶奶看见三婶子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说:“三儿媳妇,叽叽嘎嘎,说啥呢,好话不背人,你说到底咋了?”
  三婶子赶紧说:“九奶奶,没说啥嘞,我问问五子媳妇剩下玉米种子了没?”
  “放你娘的狗臭屁,问问玉米种子,用的着背着我老太婆吗?”九奶奶骂起来。
  三婶子一听,也气起来,说:“九奶奶,你老别骂人,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吗?”
  “做什么了?说呀,做了什么?”九奶奶气得,自语道,“这个黑蛋,把老刘家脸丢尽了,又把老曹家脸丢尽了呐,我非打断他的腿不行,气煞我了!”
  
  九
  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吆喝着马车声,一挂马车一路摇晃着马铃铛叮叮当当的脆响。走近了,九奶奶才看清是二莽子,刚想扭脸不理他,却听二莽子亲热地打招呼:“九奶奶哟,咋在这里坐着?这是要干嘛去?”
  九奶奶没好气地说:“要去大窑上找黑蛋,知道你们都笑话,我不想理你。”
  二莽子一听,赶紧吆喝着马:“吁,吁——”
  马车停了下来,二莽子说:“九奶奶,你赶紧上马车吧!我这就是去葡萄那边的,她酒厂开工了,几个村干部都在。你要找的黑蛋一准也在,他这几天根本就没去大窑,再说了他早就不去了,天天跟着葡萄家忙活呢。”
  九奶奶一听,火气更是大了:“咋着?这事,一村的人都瞒着我老婆子就是了,当我是聋了瞎了,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九奶奶说着收起了烟袋,赶紧爬上了马车,她心想:好你个满堂,好你个曹封,这事别人不知道,你们也该知道啊!咋一字没有给我提起呢?又一思量,难怪这些日子满堂忙得不着家,说不定也在葡萄那边嘞。
   九奶奶越想越是气,催着二莽子快点把马车赶到葡萄的酒厂去。二莽子说了声:“好嘞。”就吆喝着马儿,“驾,驾——”
  一辆马车在田野间飞驰着,两边有庄稼地儿,刚刚围着的九奶奶说话的三婶子、五子媳妇几个也撂下手里的活,想去葡萄的酒厂里看看究竟。嘻嘻哈哈,活也不干了,随后跟着爬上了马车。马车一路飞驰,马铃儿穿过田野,清脆悦耳。正在忙碌着的人们也直起腰来,向着九奶奶挥挥手,算是在打招呼……
  这时的葡萄正在忙碌着,果然是几个村干部都在,村长,满堂,还有几个村里管事的、电工小李、村里治保主老赵人也都在,村里得知葡萄要把酒厂重新开起来,都来帮着扯电线的扯电线,修理围墙的修围墙,黑蛋自然也在。葡萄为了照顾卧床的婆婆方便,给婆婆打扫除一间屋子来,将婆婆也接住在酒厂里,自己也带着孩子吃住都在酒厂里。
  葡萄刚把婆婆抱在轮椅上,推在庭院里晒太阳。两个孩子,妞妞仔仔围着奶奶玩耍着,有说有笑的。就见九奶奶进了院子,烟袋杆子手里一握,二话没说,朝着黑蛋就是一烟袋锅子,又扯着正在忙着支锅灶的黑蛋说:“黑蛋,你这是要气煞我吗?”
  满堂一看,娘来闹场子了,急忙将九奶奶拉到一旁:“娘,息怒,息怒,你老这是干嘛?”其他村里干部也都来劝解九奶奶:“九奶奶,你老消消气,黑蛋哪里气到你老了来告诉我们,我们来教育他。你老可不能自己动手呀,看看再闪着腰崴着手,那就麻烦了。”
  九奶奶就将村里的流言蜚语讲了一遍,又数落起葡萄不守妇道,黑蛋不懂事,至于说道葡萄的命硬、克夫的事儿,更是说得神乎其神。她是连说带数落着,声泪俱下。
  
  十
  葡萄婆婆早已听到了,她一听也明白了九奶奶来的用意,叫两个孩子把自己推到九奶奶身边。她对九奶奶说:“老婶子呀,恕我罪过吧。葡萄没有一点点错呀,都是我拖累了葡萄这孩子呀!你有气就打我几下子吧。我那葡萄可是没有错呀,说起命呀,谁见过命?谁知道谁命啥模样?”
  此时,曹封恰好也来了。他最近每天都来给葡萄婆婆针灸,对村里的流言蜚语,他一个文化人最是看不过的,但也不知咋说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总是有意无意躲着葡萄。自从葡萄打算重新开酒厂,他对葡萄有了新的认识,总是另眼相看。他听了九奶奶的话,就说:“奶奶,不要用老眼光看新问题,也不要听信流言蜚语。葡萄挺好的,人能干又吃得了苦。”
  满堂也说:“娘,婚姻自主,葡萄没有了丈夫,黑蛋没有娶妻,他们完全是恋爱自由结婚自由,不怕别人说的。再就是命硬的事儿,纯属迷信之说,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个?”
  一旁的六叔脸上挂不住了,连忙说:“是呀,是呀,都是胡诌的事儿!要我说呀,葡萄命最好,遇见黑蛋,好命呐。”
  急急匆匆赶来的五子媳妇,听了说:“六叔你算了一辈子卦,就这次算得准,大家伙说是不?”
  三婶子刚刚站稳,赶紧大声附和说:“太对了,一点不错呐。呵呵。”
  一句话惹得一院子的人们都笑起来。就连几只燕子,也叽叽喳喳叫得明亮如剪。
  此时,村人也越聚越多,听了满堂这样一说,村里毕竟通情达理的人居多,都举手赞同:“对呀,葡萄没什么丢人的,何况你带着婆婆改嫁,孝字当先,还是新风尚嘞,是吧?”
  满堂将黑蛋和葡萄两人拉到一起,将他们的手牵在一起,说:“当着九奶奶的面,当着你婆婆的面,也当着村里干部、村里人的面,你们自己大胆表白吧!不要惧怕什么,也不要在乎闲言碎语的,这不是丢人的事儿,大大方方的,爱就大胆爱,不要再去顾忌这儿那儿的啦。”
   周围的人们听了,都赞同满堂的话。曹封说等着葡萄和黑蛋成亲那天,他愿意给他们主持婚礼,现在提前祝福他们好人好梦,吉祥如意。
  九奶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心里也在反思:是呀,满堂说得有道理呀,就连孙儿曹封也支持他们,看来是自己错了!自己老了,思想也老了。她想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满堂主动过来,牵着他母亲的手,又牵着葡萄婆婆的手过来与黑蛋葡萄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个孩子妞妞和仔仔踮着脚尖,要去握,却踮了几踮够不到,葡萄和黑蛋就一人抱起妞妞一人抱起仔仔,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他们久久的不愿松开,就那么握着,握着,脸上挂满了喜悦与甜蜜。妞妞和仔仔不停的,大声喊着葡萄妈妈,喊着黑蛋爸爸,清脆的声音蜜甜蜜甜的,传得很远,很远。
  那一刻,葡萄深情望着黑蛋,她说不出来一种怎样的心情,好似梦里一样,痴痴呆呆地笑着。黑蛋突然说了句:“葡萄,嫁给我吧,相信我,我会给你和老人家还有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
  立时,鸦雀无声,就听九奶奶说:“相信,相信!黑蛋,我相信!”猛然间,人群里爆发出一片笑声……

  孙葡萄成了寡妇,从此,山洼村里人再也不拿好眼看她了。有人说是孙葡萄命硬,克夫。
  村庄里会看相的老六叔总是暗地里说:“这孙葡萄一脸的苦相,颧骨又高得厉害,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吗?她这面相克夫,这不应验了嘛。”
  记得,庄里九奶奶第一次见了葡萄,就很惊讶地说:“这女子,有克夫相,不吉祥嘞。”如今,九奶奶就更是有了话说:“你们看看,看看,我咋说了,我咋说了,都不听嘛。”
  村后,吴大麻子经常对村里人提起葡萄,还会慢条斯理地说:“当年,老何看到葡萄,又瘦又黑,干巴巴的一个女孩子,反而觉得还算是看着喜庆,又怪可怜见的,就拎她回来了。可是,谁见了葡萄也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看看这才几年呀,公爹走了,婆婆病在床上,丈夫又……唉!”
  三叔爷边吸着烟边说:“凡事儿都有个定数,也不能全怪葡萄,或许命该如此吧!”
  葡萄就是葡萄,任由别人爱咋说咋说,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一个女娃子妞妞才六七岁,一个男娃子仔仔才三四岁,那得抚养,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时不管就要遭殃。
  说来这葡萄,就是当年由爹将自己许给了何家做媳妇,何家儿子比葡萄大着好几岁。葡萄十七岁那年,嫁给了他老何家儿子何浩的。那时老何家开着酒坊,老何总是带着儿子何浩一起做酿酒买酒生意。老何的手艺好,酿出一坛坛的品质高的高粱酒来,何家的日子在村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然而,浩子,也就是葡萄的男人,人懒惰不说,还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生性爱赌,有事没事的就往赌窝子里钻,有点钱都扔在了赌桌上了,这不,最后命也赌上了。这都是老何走后的事儿了。
  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好似要下雨的征兆。老何撂下一句话,套上马车,和他的顾工老米,说是去集市上去买粮食。葡萄的婆婆怎么也拦不住,说:“浩子爹呀,眼见着天气不好呐,今儿晨起我就眼皮一个劲的跳呢,还是别去了吧。”老何却说:“酒坊等粮食酿酒用,若是一下雨,又得好几天去不了集市了,没事的,下雨前就回来了。”
  老米也说:“不碍事的,放心吧,老板娘,很快我们就回来了。”
  然而,不幸的是,路上遇上了大雨。崎岖小路,本来就不好走,老何的马车有一匹马是第一次上套,并不习惯,暴雨倾盆,早已看不清路程,马就毛了,拉着马车,风一样乱跑乱奔起来。车翻了,将老何扣在了马车下,老米也伤得不轻,一条腿残废了,老何却命也没有了,他就这样去了。
  
  二
  浩子从此无人能管,葡萄不是他心里的人,他心里的人是山楂村的红果。红果不仅人漂亮,关键是他们兴趣相投,都喜欢赌桌上相见。那感觉真是爽嘞,赢了一起去喝酒吃大鱼大肉,输了呐,只能垂头丧气,想方设法再去凑钱去捞本,周而复始,真是恶性循环。
  红果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红粉的绸缎子小袄,宽腿的绸子裤子。脸上脂粉薄薄敷面,红红的胭脂腮上匀染,点点口红唇上涂抹,浓香的气味随风飘摇。她水蛇腰,细高挑,一双水杏眼,一张大圆脸,小口点点樱桃口,话未出口,笑先迎。她总是端着茶水、瓜子向着何浩走来,笑嘻嘻,温柔柔,开口闭口说:“浩子哥呀,你真威武呐,男人中你算是这个。”芊芊的玉指儿,娇软如春笋,大拇指一竖,早就把个何浩的魂儿勾跑了。
  何浩,人总喜欢叫他浩子。浩子他是越看红果越美,越想自己的葡萄越酸越苦涩,心里发堵:“哼,爹呀,你那么英明,咋给我娶了个葡萄呐?真是没劲,看着就犯堵,这一辈子,这不毁了吗?”
   红果专会看男人的,也懂男人心思,赌场里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备的?他浩子也是逃不过的。老何在时,浩子还有所收敛,就算是出来赌,也是悄悄的,偷偷背背也是很少的,赌的砝码也不大。这浩子爹一走,浩子可就再也不用惧怕谁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浩子是越赌越大,自家的钱赌完了,回去找不出钱来,就去借钱赌。赢了,他就花天酒地,一手搂着红果,一手端着酒杯,心里别提有多美:“红果呀,哥今儿想要了你呐。”红果半推半就,“哥呀,别是真的醉了吧?放着家里葡萄不吃,要什么红果呀?呵呵。”
  浩子醉得早不知人事儿,眯瞪着眼说:“红果多好呀,哥哥爱死你了呐,别提葡萄,一天天的,一张苦瓜脸朝着我,提起她来,就晦气,讨厌嘞。”
  这葡萄,说起来,也真是苦命的人儿。
  很小的时候,娘得了病,一病不起,没几年,就下世了。葡萄的爹是独子,爹娘一直疼爱有佳,稼穑的事儿不会,爹娘感觉裱画这门手艺不错,又干净又赚钱,无论什么年代,也有裱画的,失不了业,而且都是有钱人家才裱得起画,结交的也都是有钱人,就出钱去学这门手艺。然而,学手艺更是要吃苦的,早起晚睡,还要伺候师父师母,什么端洗脸水倒尿罐子,打扫庭院,劈柴担水里里外外都得做,有时还要挨骂挨数落,没有个好脸儿。葡萄的爹吃不得苦,手艺没有学成,就早早回家了。
   回家后的葡萄爹更是懒惰成性,不务正业,天天蹲在古玩市场,倒腾起古玩来了。因为缺少资金,也陶腾不出来什么大物件,总也没有发达起来,也就是蛤蟆打苍蝇将供嘴个嘴儿。
  
  三
  那时,葡萄的爷爷奶奶已经先后逝去了。葡萄娘一直生病,做不了什么,也是性子太急,看着葡萄爹放着家里几亩地儿不种,天天瞎鼓捣,心里生气。
  一日,葡萄爹满心欢喜回来,说给葡萄定了门亲事儿,彩礼钱也收了,还说那户人家姓何,家里有的是钱嘞,家里开着大酒坊。那人家是家财万贯,就缺个媳妇儿,葡萄到他的家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呐。
  就这样,葡萄很小就到了何家,至于她爹到底收了何家多少钱,也无人知晓。葡萄娘知道那何家儿子并没有什么长进,好吃懒做,也和葡萄爹差不许多。葡萄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然而,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深受这种老旧思想的影响,想想一女孩子,真要是闹将起来,爹收了何家的彩礼,又给不出人来,还不被人家打死呀。她也只得任凭爹去安排,真是由不得自己。
  娘自身有病,顾不得葡萄,家里都是葡萄爹说了算。不久娘就下世了,葡萄爹就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何家去了,与那不成器的何家儿子在成亲。此时的葡萄任她爹摆布,因为娘走了,她再也没有娘疼了,也没有人呵护了。
  葡萄真是命运多舛,十七岁她就成了婚,婚后不过八九年,不到三十岁的她,竟然成了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九儿奶奶嘱咐自家的男子们,少去葡萄门前逛荡,躲着点走。九儿奶奶八十多岁了,儿孙满堂,有孙儿在读书,也有儿孙在务农、经商、行医的。儿孙们都很听话的,都远远躲着葡萄,不和她有什么瓜葛。即便是实在躲不过去,也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九奶奶行医的孙子曹封,算是有见识的。一日,葡萄的小儿子仔仔高烧不退,夜晚哭得不睡,白天饭也不吃。葡萄抱了来,求曹封给瞧瞧。
  曹封只顾给仔仔医病,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葡萄,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淡,只是给仔仔看了看,拿些药,说:“回去煎了,一日三次,发些汗就会好了。记住了,多喝些开水,吃些清淡食物。”其实村子里男人都如此的,没有人会对葡萄多说几句话的,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葡萄,唯恐招来闲话。
  葡萄回家,按照曹封医嘱,给仔仔煎药,按时服下。没几日,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仔仔没几天就全好了,又活蹦乱跳玩耍,全然忘记了自己得过的一场病。葡萄心里感激不尽,但这感激也只能在心里。她知道,她是不能当面感谢曹封的,看看他那情景,好似葡萄的晦气会要了他的命,他赶紧躲还躲不急呐。这些年,葡萄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她也经常去曹封那里拿药的。先前浩子爹浩子在时,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见了冷淡的,就差没把她葡萄赶出去的份儿了。
  
  四
  庄里人也都是如此,差不多都躲着葡萄,仅有几个女人家和葡萄来往,说些不咸不淡的话儿。别人对自己不解也好,偏见也好,葡萄都能扛得住,唯独曹封对自己的冷淡,倒是让葡萄心底生出寒意。因为在葡萄看来,别人必定没有什么见识,而你曹封是见过世面的人,有知识有文化,咋还那么偏见呢?
  忽一日,九儿奶奶的一个远方孙儿叫黑蛋的,忽然来到庄上。他见到九奶奶,先诉苦说:“家里忒苦了,闹饥荒,钱不好赚,饭也吃不上要饿死了,打听着来找九儿奶奶,寻个活路。”
  九儿奶奶想了大半天,也想不起是从何而来的这门儿亲戚。说起来,九儿奶奶的祖籍还真是黑蛋说的山西二戈刘家凹村的,只是多年也不回去了,家里父母早没有了,兄弟姐妹间本来就少有来往,现在也都不在人世了,更是少来往了。既然这黑蛋奔着咱们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儿来,都是刘姓后人,就是一家子,那就得好好招呼着,看看能帮上什么算什么呗。九儿奶奶这样想着,就嘱咐儿子曹满堂说:“满堂呀,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黑蛋做的,让他去做。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不能光吃不干。再说了,人一闲就会闲出毛病来。”
  满堂在村子里做村长,为人处世相当好,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都信任满堂,村里大小事都来找满堂解决。满堂听娘说要黑蛋找个活计心里以思量,对呀村里大窑上刚好缺人手,就说:“娘呀,就让黑蛋去村后窑上干吧,那里正缺人手嘞。”
  黑蛋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活干有饭吃有地儿住就挺好。听了九儿奶奶和满堂叔的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铺盖卷一扛,就跟着满堂去了村后大窑。
  春天的山洼村,人们开始播种了,地里田畴上一片繁忙景象。村庄的上空,有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布谷鸟在村子的上空盘旋着,一个劲地叫着:布谷,布谷……它催耕呢,似乎就怕人们耽误了好时机,要赶紧播种了。
  山间野花儿在盛开,溪水在哗啦啦的流动着,草儿绿了,绿得让人们心儿也酥软起来。农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家的地儿,人忙着,心就舒坦,还有人不时地哼唱着:“春风它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只有那偷懒人儿才高眠……”
   是啊!春天真好,就连草也发芽儿花也开出花来,又何况人呢?老天,总是给人希望,让人活着有点奔头,往前奔呀。
  早上葡萄包了饺子,又要去闲置很久的酒坊,想打扫出来。她边忙着边对婆婆说:“娘,那酒坊闲置很久了,我想再重新开张。”卧床不起的婆婆说:“葡萄呀,好是好,可是你能行吗?那活儿累着呢,爷们干着都不轻快呐,何况也要懂些酿酒技术嘞。”
  葡萄没有回答婆婆,心里暗想:别的也不会做,这酿酒的行当是何家的手艺,公爹下世了丈夫也下世了,不是还有婆婆和自己嘛。要说力气,她一点都不在乎,干什么活还不得吃苦受累呢!
  
  五
  想想婆婆虽然不能做什么了,不是可以说说呀?再怎么着,婆婆也跟着公爹一起酿了大半辈子的酒了,再愚笨也学得差不多。想到这里,葡萄就说:“娘,技术上不是还有你老吗?力气,我有的是,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吃得,什么累也受得呐。”
  “唉,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偏偏只是个拖累呐。”婆婆说着,一顿咳嗽。
  葡萄赶紧过来,给婆婆锤着后背,说:“娘,不用你做什么,我哪里不懂了,你说说就可以了。”葡萄说着,心里在想:一定要捡起酿酒这行当来,这一家子要生活,要活命,就得找出路,就得干……
  已是清明了。午间,葡萄提着篮子,一手背着仔仔,妞妞紧走满跟地牵着她的衣襟。她是去坟地给公爹和丈夫去上坟,临走她问婆婆有什么话说,婆婆说:“让你爹好好管着仔仔爹,不要到了那边也不学好,保佑着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妞妞不懂事,就说:“奶奶,你还是让爷爷催他快回来吧,我想爹了。人家小朋友都有爹,就我没有嘞。”
  奶奶听了,叹口气:“唉,到了那边,谁也催不回来了,妞妞。听你娘的话,好好看着仔仔,别乱跑啊!”
  葡萄走在山间小路上,风儿吹得她单薄的衣衫呼啦啦的,好似蝴蝶儿一样,呼呼啦啦地翻飞着,很好看。毕竟年轻,她依旧那么美丽。一些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直起腰来,看着说起了风凉话。一个说:“看呢,葡萄上坟去了!这寡妇,一声也不哭,应该边走边哭,在数落上几句才好呐。这也太寂静了,哪里像是小寡妇上坟呀。嘿嘿。”
  那一个说:“唉,小寡妇上坟有的看头呢,别再遇见虎狼什么的,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三婶子就一撇嘴:“说的什么话呀,看看有合适的给张罗一个才是呀。葡萄拉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婆婆又瘫在炕上,不易呀!”
  “这可不好张罗,带着两个娃儿,又有个瘫婆婆,没人敢去招惹呐。”另一个同村的五子扶着锄把儿,摇摇头说着。五子媳妇接话说:“谁甘愿去拉犁呀,若是只带着女娃子还可以。这还有一个男娃子,要是再生一个,那日子,可咋过嗳?”
  “说来也是呐,日子也太辛苦,太受累了。还真是,没人敢惹乎呐。”三婶子说着,不住的叹气。
  此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声老埙的声音。原来是黑蛋!他正蹲在大窑的山坡上,默默吹着。这老埙是娘给他留下唯一的念物。他娘喜欢听,当年他爹总是给他娘吹着听。
  
  六
  黑蛋不到三岁,爹就没了,是娘硬把他拉扯大的。黑蛋心里总是在想,长大了能赚钱了,好好孝敬娘,让娘过几年好日子。可是,黑蛋才十五六岁时,娘也因为劳碌成疾,一病不起,不久就去世了。
  此时的黑蛋,坐在山坡上,他短短的头发,赤着上身,肩膀上搭着一件上衣布褂子,正默默地吹着老埙。他听说了葡萄的事,知道她是寡妇,所以每次都是远远看见她,并没有走近过她。
  二莽子也在大窑上做活,远远看见葡萄,就盯着看着,指着给黑蛋说:“瞧,山洼村的寡妇孙葡萄,小寡妇漂亮着呢,细皮嫩肉的。快瞧瞧那小蛮腰,再瞧瞧那高胸脯,再瞧瞧那圆鼓鼓的屁股……”还没说完,身后就被踢了一脚,“瞧什么瞧,去干活去。”他回头一看,是吴子平,山凹村的,在这里干了好多年了,懂技术,在大窑上做技术的。
  黑蛋看了看二莽子和吴子平,没有动,继续吹着他的老埙。今儿黑蛋夜班,白天他睡不着,因为清明这节日,让人想念起那边的亲人来——娘呀,很想你了,黑蛋不孝,也回不去,无法在您坟头烧几张纸儿。想到这里,黑蛋收起老埙,慢慢走去坟地。他想,不如也去坟地空场烧几张纸吧,爹娘会收到的。
  逶迤着,黑蛋走上了山径,越起也就越离葡萄娘三个近了。葡萄从大地头路过,她知道她在前边走,一定会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说长道短的。不过她习惯了,也不在乎了,自顾自地走着。突然,妞妞没有看好脚下的路,一不小心被拉拉秧蔓子绊倒了,趴在地上哭着,不肯起来。
  黑蛋见了,紧走几步,将妞妞扶起来,替妞妞将身上的草叶泥土拍打着。妞妞的小脸也戗在地上,蹭掉了一小块皮儿,血丝显露,已经湮出血来。许是疼吧!妞妞哭得很伤心。黑蛋没多想,就用自己的毛巾给妞妞包裹好伤口。妞妞本来想哭,可看到黑蛋过来扶她,又给她包扎伤口,也不知为什么,感觉好温暖。妞妞一直以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怀,这样一位年轻力壮的男子来关心自己,还是初次呐,心里暖暖的,眼睛就止住了泪,默默笑了起来。
  葡萄也赶紧赶过来,虽然她听说过村里来了位叫黑蛋的九奶奶家的亲戚,但是对黑蛋不熟悉,有些惊讶,连忙说:“谢谢,你去忙吧,我来吧,我来吧!”黑蛋觉得没什么,反而很平静地说:“你是葡萄姐吧,没啥的,反正顺路,我来背着妞妞吧!”
  葡萄有些愕然,不知道黑蛋去坟地干嘛。但是,她也不好问,便对着妞妞说:“妞妞,快谢谢大哥哥。”
  仔仔听了,也凑起热闹似的叫:“哥哥,哥哥。你能帮我掏树上的鸟蛋吗?”
  
  七
  黑蛋抚摸了一下仔仔的头,笑嘻嘻地说:“当然可以,但是有个条件。”两个孩子一听,都歪着头问:“什么条件呢,大哥哥。”黑蛋一听,急忙制止说:“就是这句大哥哥,不许再叫了哈。仔仔、妞妞要叫我叔叔,我都二十六岁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
  “哦,这样不合适吧,还是叫哥哥好。”葡萄坚持着。
  “不,就叫叔叔。”黑蛋说着,又轻轻拍拍妞妞的小脑瓜,很亲昵地说:“妞妞,叫一句,你就不疼了。不信你叫一叫试试。”
  妞妞果然叫着:“叔叔,叔叔。”仔仔也紧跟在黑蛋身后,叫着叔叔。
  妞妞仰着脸儿,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哈哈。”妞妞好似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已经忘了一个男人的背。爹在世时,虽然嗜赌如命,但是,对妞妞还是蛮好的,高兴时,也会背着妞妞的。
  葡萄并没有觉得什么,也就依着黑蛋背着妞妞走在一旁,边走边问着黑蛋咋来这山洼村的。黑蛋也不隐瞒,将自己的身世一股脑说了出来。他们边走边聊,没当个事,远处刚刚议论的几个人一时间好似惊掉了下巴。五子媳妇用手指着说:“快看呢,咋说着嘞,啧啧,哎呀,这是什么事儿呀?”
  三婶子使劲地擦了擦眼睛,蹦着高,看着,说:“呵呵,真是嘞,快看呀,这小寡妇,有本事嘞,勾上了小伙子了呐。”
  “是呢,他们差着好几岁嘞。葡萄都三十大几了吧,黑蛋也就二十几岁呢。”几个村妇看见,也附和着……
  自从那一日去上坟回来,葡萄也没当回事,然而,村子里就好似一颗炸弹,一下子投进了小小的山村里,一下子就传开了。说是黑蛋约着葡萄去给葡萄的男人和公爹上坟了,还背着妞妞,一路上两个人就像小两口似的,很亲昵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山洼村一时间不再安静了。人们说得有鼻子有眼,都说黑蛋和葡萄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路上相遇,是早有了私情。这话传到别人耳里,还算作罢,传到了九奶奶耳里,可就是一场暴风雨。九奶奶越想越是不对味——这黑娃,你是糊涂了,还是糊涂油蒙了心呀,这咋对得起我们刘家祖先呢。
  九奶奶捎信让黑娃下班务必回来一趟,她想问个究竟。
  原本,黑娃和葡萄也没有啥,或许经村人这么一起哄,黑娃反而对葡萄留了意。他感觉葡萄身上有一种别的女人没有的东西,也说不上来是啥,总之感觉挺特别的,好温暖,也好亲近。
  
  八
  那一日,黑娃将妞妞背回了家。葡萄看见黑蛋一个大小伙子,身上搭的衣服纽扣快要掉下来了,丁零当啷地在摇晃着。就在接妞妞下来时,她顺手将衣服拿下来,取来针线给黑蛋缝上钮扣。
  葡萄一针一线的缝连,黑蛋和妞妞仔仔一旁玩耍,俨然好似一家人,一点也没有陌生感。看得出,妞妞和仔仔都很喜欢黑蛋,黑蛋同样也喜欢这两个孩子。葡萄很是感激,同时心里也过意不去,想留下黑蛋吃顿饭再走,更是怕人说长道短的,好在黑娃一个年轻后生,自己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又是寡妇,不会有什么闲话的吧!
   索性就留下黑蛋吃了顿饭。其实很简单的事,也没什么,但从此村里就有了闲话,谁知这闲话越演越烈,还说葡萄和黑蛋之间早有了那事儿,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不堪入耳。
   葡萄自此躲着黑蛋,怕给黑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伤害。黑蛋却不以为然,他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葡萄,他不仅要接近葡萄,还要娶葡萄,要葡萄做他的老婆,他要照顾葡萄爱葡萄,一辈子。
  别人听了黑蛋要娶葡萄的事儿,还尤可,只是茶余饭后闲磕打牙。九奶奶一听,火早上来了,她捎信传信地叫黑蛋回家一趟,总也不见黑蛋回来。后来,虽然回来一趟,话没说几句,就又走了。每次提起此事,曹满堂就会向着黑蛋说话:“娘,黑蛋不是小孩子,婚姻自由,你老不该管的。”
  满堂婶子也说:“娘呀,当初你就不该让黑蛋留在村子里,看看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是的。还是尽快让他们把婚结了,省得弄出不好的来。”
  九奶奶一听不乐意:“你们懂什么?他们说什么也不能结婚的。”她心想那孙葡萄她克夫呀,黑蛋要是娶了她,那命岂不是不保了呀!
  这不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村子里越说越离谱,竟然有人说黑蛋他经常去葡萄家,还有人说黑蛋竟然吃住在葡萄家了,这成什么体统?九奶奶心里更是气恼:这没良心的兔崽子,刘家咋养了这么个玩意儿,不仅不着调,还是个白眼狼啊,连回来一趟都不肯呐。
  九奶奶心里嘀咕着,将一杆眼袋吊在嘴上,猛吸了两口,长长的呼出烟圈。她出溜下了炕,拄着她的拐棍,扭着小脚上了路,她要亲自去大窑上问问这黑蛋到底咋想的。
  山路崎岖,不好走。九奶奶倔强,她非去不可。没走多远,她就气喘吁吁,坐在山坡上,不紧不慢吸着烟,她想喘口气再说。远远的有人在田里忙着,也有人在林子里忙着,正是春天大好时光,人人都在忙着,有播种的有翻耕的,也有栽树的开垦荒山挖鱼塘的。正在地里种玉米的五子媳妇看见九奶奶,伸长了脖子来问着:“九奶奶,大热的天嗳,这是哪里去呀?”
  九奶奶说:“我呀,我是去找黑蛋回家。”
  三婶子一听,走到五子媳妇跟前,背对着九奶奶对五子媳妇低语:“九奶奶,还不知道呢,人家黑蛋说不定早跟葡萄被窝里……呵呵。”
  九奶奶看见三婶子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说:“三儿媳妇,叽叽嘎嘎,说啥呢,好话不背人,你说到底咋了?”
  三婶子赶紧说:“九奶奶,没说啥嘞,我问问五子媳妇剩下玉米种子了没?”
  “放你娘的狗臭屁,问问玉米种子,用的着背着我老太婆吗?”九奶奶骂起来。
  三婶子一听,也气起来,说:“九奶奶,你老别骂人,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吗?”
  “做什么了?说呀,做了什么?”九奶奶气得,自语道,“这个黑蛋,把老刘家脸丢尽了,又把老曹家脸丢尽了呐,我非打断他的腿不行,气煞我了!”
  
  九
  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吆喝着马车声,一挂马车一路摇晃着马铃铛叮叮当当的脆响。走近了,九奶奶才看清是二莽子,刚想扭脸不理他,却听二莽子亲热地打招呼:“九奶奶哟,咋在这里坐着?这是要干嘛去?”
  九奶奶没好气地说:“要去大窑上找黑蛋,知道你们都笑话,我不想理你。”
  二莽子一听,赶紧吆喝着马:“吁,吁——”
  马车停了下来,二莽子说:“九奶奶,你赶紧上马车吧!我这就是去葡萄那边的,她酒厂开工了,几个村干部都在。你要找的黑蛋一准也在,他这几天根本就没去大窑,再说了他早就不去了,天天跟着葡萄家忙活呢。”
  九奶奶一听,火气更是大了:“咋着?这事,一村的人都瞒着我老婆子就是了,当我是聋了瞎了,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九奶奶说着收起了烟袋,赶紧爬上了马车,她心想:好你个满堂,好你个曹封,这事别人不知道,你们也该知道啊!咋一字没有给我提起呢?又一思量,难怪这些日子满堂忙得不着家,说不定也在葡萄那边嘞。
   九奶奶越想越是气,催着二莽子快点把马车赶到葡萄的酒厂去。二莽子说了声:“好嘞。”就吆喝着马儿,“驾,驾——”
  一辆马车在田野间飞驰着,两边有庄稼地儿,刚刚围着的九奶奶说话的三婶子、五子媳妇几个也撂下手里的活,想去葡萄的酒厂里看看究竟。嘻嘻哈哈,活也不干了,随后跟着爬上了马车。马车一路飞驰,马铃儿穿过田野,清脆悦耳。正在忙碌着的人们也直起腰来,向着九奶奶挥挥手,算是在打招呼……
  这时的葡萄正在忙碌着,果然是几个村干部都在,村长,满堂,还有几个村里管事的、电工小李、村里治保主老赵人也都在,村里得知葡萄要把酒厂重新开起来,都来帮着扯电线的扯电线,修理围墙的修围墙,黑蛋自然也在。葡萄为了照顾卧床的婆婆方便,给婆婆打扫除一间屋子来,将婆婆也接住在酒厂里,自己也带着孩子吃住都在酒厂里。
  葡萄刚把婆婆抱在轮椅上,推在庭院里晒太阳。两个孩子,妞妞仔仔围着奶奶玩耍着,有说有笑的。就见九奶奶进了院子,烟袋杆子手里一握,二话没说,朝着黑蛋就是一烟袋锅子,又扯着正在忙着支锅灶的黑蛋说:“黑蛋,你这是要气煞我吗?”
  满堂一看,娘来闹场子了,急忙将九奶奶拉到一旁:“娘,息怒,息怒,你老这是干嘛?”其他村里干部也都来劝解九奶奶:“九奶奶,你老消消气,黑蛋哪里气到你老了来告诉我们,我们来教育他。你老可不能自己动手呀,看看再闪着腰崴着手,那就麻烦了。”
  九奶奶就将村里的流言蜚语讲了一遍,又数落起葡萄不守妇道,黑蛋不懂事,至于说道葡萄的命硬、克夫的事儿,更是说得神乎其神。她是连说带数落着,声泪俱下。
  
  十
  葡萄婆婆早已听到了,她一听也明白了九奶奶来的用意,叫两个孩子把自己推到九奶奶身边。她对九奶奶说:“老婶子呀,恕我罪过吧。葡萄没有一点点错呀,都是我拖累了葡萄这孩子呀!你有气就打我几下子吧。我那葡萄可是没有错呀,说起命呀,谁见过命?谁知道谁命啥模样?”
  此时,曹封恰好也来了。他最近每天都来给葡萄婆婆针灸,对村里的流言蜚语,他一个文化人最是看不过的,但也不知咋说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总是有意无意躲着葡萄。自从葡萄打算重新开酒厂,他对葡萄有了新的认识,总是另眼相看。他听了九奶奶的话,就说:“奶奶,不要用老眼光看新问题,也不要听信流言蜚语。葡萄挺好的,人能干又吃得了苦。”
  满堂也说:“娘,婚姻自主,葡萄没有了丈夫,黑蛋没有娶妻,他们完全是恋爱自由结婚自由,不怕别人说的。再就是命硬的事儿,纯属迷信之说,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个?”
  一旁的六叔脸上挂不住了,连忙说:“是呀,是呀,都是胡诌的事儿!要我说呀,葡萄命最好,遇见黑蛋,好命呐。”
  急急匆匆赶来的五子媳妇,听了说:“六叔你算了一辈子卦,就这次算得准,大家伙说是不?”
  三婶子刚刚站稳,赶紧大声附和说:“太对了,一点不错呐。呵呵。”
  一句话惹得一院子的人们都笑起来。就连几只燕子,也叽叽喳喳叫得明亮如剪。
  此时,村人也越聚越多,听了满堂这样一说,村里毕竟通情达理的人居多,都举手赞同:“对呀,葡萄没什么丢人的,何况你带着婆婆改嫁,孝字当先,还是新风尚嘞,是吧?”
  满堂将黑蛋和葡萄两人拉到一起,将他们的手牵在一起,说:“当着九奶奶的面,当着你婆婆的面,也当着村里干部、村里人的面,你们自己大胆表白吧!不要惧怕什么,也不要在乎闲言碎语的,这不是丢人的事儿,大大方方的,爱就大胆爱,不要再去顾忌这儿那儿的啦。”
   周围的人们听了,都赞同满堂的话。曹封说等着葡萄和黑蛋成亲那天,他愿意给他们主持婚礼,现在提前祝福他们好人好梦,吉祥如意。
  九奶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心里也在反思:是呀,满堂说得有道理呀,就连孙儿曹封也支持他们,看来是自己错了!自己老了,思想也老了。她想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满堂主动过来,牵着他母亲的手,又牵着葡萄婆婆的手过来与黑蛋葡萄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个孩子妞妞和仔仔踮着脚尖,要去握,却踮了几踮够不到,葡萄和黑蛋就一人抱起妞妞一人抱起仔仔,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他们久久的不愿松开,就那么握着,握着,脸上挂满了喜悦与甜蜜。妞妞和仔仔不停的,大声喊着葡萄妈妈,喊着黑蛋爸爸,清脆的声音蜜甜蜜甜的,传得很远,很远。
  那一刻,葡萄深情望着黑蛋,她说不出来一种怎样的心情,好似梦里一样,痴痴呆呆地笑着。黑蛋突然说了句:“葡萄,嫁给我吧,相信我,我会给你和老人家还有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
  立时,鸦雀无声,就听九奶奶说:“相信,相信!黑蛋,我相信!”猛然间,人群里爆发出一片笑声……

  孙葡萄成了寡妇,从此,山洼村里人再也不拿好眼看她了。有人说是孙葡萄命硬,克夫。
  村庄里会看相的老六叔总是暗地里说:“这孙葡萄一脸的苦相,颧骨又高得厉害,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吗?她这面相克夫,这不应验了嘛。”
  记得,庄里九奶奶第一次见了葡萄,就很惊讶地说:“这女子,有克夫相,不吉祥嘞。”如今,九奶奶就更是有了话说:“你们看看,看看,我咋说了,我咋说了,都不听嘛。”
  村后,吴大麻子经常对村里人提起葡萄,还会慢条斯理地说:“当年,老何看到葡萄,又瘦又黑,干巴巴的一个女孩子,反而觉得还算是看着喜庆,又怪可怜见的,就拎她回来了。可是,谁见了葡萄也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看看这才几年呀,公爹走了,婆婆病在床上,丈夫又……唉!”
  三叔爷边吸着烟边说:“凡事儿都有个定数,也不能全怪葡萄,或许命该如此吧!”
  葡萄就是葡萄,任由别人爱咋说咋说,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一个女娃子妞妞才六七岁,一个男娃子仔仔才三四岁,那得抚养,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时不管就要遭殃。
  说来这葡萄,就是当年由爹将自己许给了何家做媳妇,何家儿子比葡萄大着好几岁。葡萄十七岁那年,嫁给了他老何家儿子何浩的。那时老何家开着酒坊,老何总是带着儿子何浩一起做酿酒买酒生意。老何的手艺好,酿出一坛坛的品质高的高粱酒来,何家的日子在村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然而,浩子,也就是葡萄的男人,人懒惰不说,还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生性爱赌,有事没事的就往赌窝子里钻,有点钱都扔在了赌桌上了,这不,最后命也赌上了。这都是老何走后的事儿了。
  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好似要下雨的征兆。老何撂下一句话,套上马车,和他的顾工老米,说是去集市上去买粮食。葡萄的婆婆怎么也拦不住,说:“浩子爹呀,眼见着天气不好呐,今儿晨起我就眼皮一个劲的跳呢,还是别去了吧。”老何却说:“酒坊等粮食酿酒用,若是一下雨,又得好几天去不了集市了,没事的,下雨前就回来了。”
  老米也说:“不碍事的,放心吧,老板娘,很快我们就回来了。”
  然而,不幸的是,路上遇上了大雨。崎岖小路,本来就不好走,老何的马车有一匹马是第一次上套,并不习惯,暴雨倾盆,早已看不清路程,马就毛了,拉着马车,风一样乱跑乱奔起来。车翻了,将老何扣在了马车下,老米也伤得不轻,一条腿残废了,老何却命也没有了,他就这样去了。
  
  二
  浩子从此无人能管,葡萄不是他心里的人,他心里的人是山楂村的红果。红果不仅人漂亮,关键是他们兴趣相投,都喜欢赌桌上相见。那感觉真是爽嘞,赢了一起去喝酒吃大鱼大肉,输了呐,只能垂头丧气,想方设法再去凑钱去捞本,周而复始,真是恶性循环。
  红果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红粉的绸缎子小袄,宽腿的绸子裤子。脸上脂粉薄薄敷面,红红的胭脂腮上匀染,点点口红唇上涂抹,浓香的气味随风飘摇。她水蛇腰,细高挑,一双水杏眼,一张大圆脸,小口点点樱桃口,话未出口,笑先迎。她总是端着茶水、瓜子向着何浩走来,笑嘻嘻,温柔柔,开口闭口说:“浩子哥呀,你真威武呐,男人中你算是这个。”芊芊的玉指儿,娇软如春笋,大拇指一竖,早就把个何浩的魂儿勾跑了。
  何浩,人总喜欢叫他浩子。浩子他是越看红果越美,越想自己的葡萄越酸越苦涩,心里发堵:“哼,爹呀,你那么英明,咋给我娶了个葡萄呐?真是没劲,看着就犯堵,这一辈子,这不毁了吗?”
   红果专会看男人的,也懂男人心思,赌场里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备的?他浩子也是逃不过的。老何在时,浩子还有所收敛,就算是出来赌,也是悄悄的,偷偷背背也是很少的,赌的砝码也不大。这浩子爹一走,浩子可就再也不用惧怕谁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浩子是越赌越大,自家的钱赌完了,回去找不出钱来,就去借钱赌。赢了,他就花天酒地,一手搂着红果,一手端着酒杯,心里别提有多美:“红果呀,哥今儿想要了你呐。”红果半推半就,“哥呀,别是真的醉了吧?放着家里葡萄不吃,要什么红果呀?呵呵。”
  浩子醉得早不知人事儿,眯瞪着眼说:“红果多好呀,哥哥爱死你了呐,别提葡萄,一天天的,一张苦瓜脸朝着我,提起她来,就晦气,讨厌嘞。”
  这葡萄,说起来,也真是苦命的人儿。
  很小的时候,娘得了病,一病不起,没几年,就下世了。葡萄的爹是独子,爹娘一直疼爱有佳,稼穑的事儿不会,爹娘感觉裱画这门手艺不错,又干净又赚钱,无论什么年代,也有裱画的,失不了业,而且都是有钱人家才裱得起画,结交的也都是有钱人,就出钱去学这门手艺。然而,学手艺更是要吃苦的,早起晚睡,还要伺候师父师母,什么端洗脸水倒尿罐子,打扫庭院,劈柴担水里里外外都得做,有时还要挨骂挨数落,没有个好脸儿。葡萄的爹吃不得苦,手艺没有学成,就早早回家了。
   回家后的葡萄爹更是懒惰成性,不务正业,天天蹲在古玩市场,倒腾起古玩来了。因为缺少资金,也陶腾不出来什么大物件,总也没有发达起来,也就是蛤蟆打苍蝇将供嘴个嘴儿。
  
  三
  那时,葡萄的爷爷奶奶已经先后逝去了。葡萄娘一直生病,做不了什么,也是性子太急,看着葡萄爹放着家里几亩地儿不种,天天瞎鼓捣,心里生气。
  一日,葡萄爹满心欢喜回来,说给葡萄定了门亲事儿,彩礼钱也收了,还说那户人家姓何,家里有的是钱嘞,家里开着大酒坊。那人家是家财万贯,就缺个媳妇儿,葡萄到他的家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呐。
  就这样,葡萄很小就到了何家,至于她爹到底收了何家多少钱,也无人知晓。葡萄娘知道那何家儿子并没有什么长进,好吃懒做,也和葡萄爹差不许多。葡萄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然而,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深受这种老旧思想的影响,想想一女孩子,真要是闹将起来,爹收了何家的彩礼,又给不出人来,还不被人家打死呀。她也只得任凭爹去安排,真是由不得自己。
  娘自身有病,顾不得葡萄,家里都是葡萄爹说了算。不久娘就下世了,葡萄爹就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何家去了,与那不成器的何家儿子在成亲。此时的葡萄任她爹摆布,因为娘走了,她再也没有娘疼了,也没有人呵护了。
  葡萄真是命运多舛,十七岁她就成了婚,婚后不过八九年,不到三十岁的她,竟然成了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九儿奶奶嘱咐自家的男子们,少去葡萄门前逛荡,躲着点走。九儿奶奶八十多岁了,儿孙满堂,有孙儿在读书,也有儿孙在务农、经商、行医的。儿孙们都很听话的,都远远躲着葡萄,不和她有什么瓜葛。即便是实在躲不过去,也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九奶奶行医的孙子曹封,算是有见识的。一日,葡萄的小儿子仔仔高烧不退,夜晚哭得不睡,白天饭也不吃。葡萄抱了来,求曹封给瞧瞧。
  曹封只顾给仔仔医病,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葡萄,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淡,只是给仔仔看了看,拿些药,说:“回去煎了,一日三次,发些汗就会好了。记住了,多喝些开水,吃些清淡食物。”其实村子里男人都如此的,没有人会对葡萄多说几句话的,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葡萄,唯恐招来闲话。
  葡萄回家,按照曹封医嘱,给仔仔煎药,按时服下。没几日,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仔仔没几天就全好了,又活蹦乱跳玩耍,全然忘记了自己得过的一场病。葡萄心里感激不尽,但这感激也只能在心里。她知道,她是不能当面感谢曹封的,看看他那情景,好似葡萄的晦气会要了他的命,他赶紧躲还躲不急呐。这些年,葡萄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她也经常去曹封那里拿药的。先前浩子爹浩子在时,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见了冷淡的,就差没把她葡萄赶出去的份儿了。
  
  四
  庄里人也都是如此,差不多都躲着葡萄,仅有几个女人家和葡萄来往,说些不咸不淡的话儿。别人对自己不解也好,偏见也好,葡萄都能扛得住,唯独曹封对自己的冷淡,倒是让葡萄心底生出寒意。因为在葡萄看来,别人必定没有什么见识,而你曹封是见过世面的人,有知识有文化,咋还那么偏见呢?
  忽一日,九儿奶奶的一个远方孙儿叫黑蛋的,忽然来到庄上。他见到九奶奶,先诉苦说:“家里忒苦了,闹饥荒,钱不好赚,饭也吃不上要饿死了,打听着来找九儿奶奶,寻个活路。”
  九儿奶奶想了大半天,也想不起是从何而来的这门儿亲戚。说起来,九儿奶奶的祖籍还真是黑蛋说的山西二戈刘家凹村的,只是多年也不回去了,家里父母早没有了,兄弟姐妹间本来就少有来往,现在也都不在人世了,更是少来往了。既然这黑蛋奔着咱们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儿来,都是刘姓后人,就是一家子,那就得好好招呼着,看看能帮上什么算什么呗。九儿奶奶这样想着,就嘱咐儿子曹满堂说:“满堂呀,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黑蛋做的,让他去做。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不能光吃不干。再说了,人一闲就会闲出毛病来。”
  满堂在村子里做村长,为人处世相当好,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都信任满堂,村里大小事都来找满堂解决。满堂听娘说要黑蛋找个活计心里以思量,对呀村里大窑上刚好缺人手,就说:“娘呀,就让黑蛋去村后窑上干吧,那里正缺人手嘞。”
  黑蛋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活干有饭吃有地儿住就挺好。听了九儿奶奶和满堂叔的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铺盖卷一扛,就跟着满堂去了村后大窑。
  春天的山洼村,人们开始播种了,地里田畴上一片繁忙景象。村庄的上空,有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布谷鸟在村子的上空盘旋着,一个劲地叫着:布谷,布谷……它催耕呢,似乎就怕人们耽误了好时机,要赶紧播种了。
  山间野花儿在盛开,溪水在哗啦啦的流动着,草儿绿了,绿得让人们心儿也酥软起来。农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家的地儿,人忙着,心就舒坦,还有人不时地哼唱着:“春风它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只有那偷懒人儿才高眠……”
   是啊!春天真好,就连草也发芽儿花也开出花来,又何况人呢?老天,总是给人希望,让人活着有点奔头,往前奔呀。
  早上葡萄包了饺子,又要去闲置很久的酒坊,想打扫出来。她边忙着边对婆婆说:“娘,那酒坊闲置很久了,我想再重新开张。”卧床不起的婆婆说:“葡萄呀,好是好,可是你能行吗?那活儿累着呢,爷们干着都不轻快呐,何况也要懂些酿酒技术嘞。”
  葡萄没有回答婆婆,心里暗想:别的也不会做,这酿酒的行当是何家的手艺,公爹下世了丈夫也下世了,不是还有婆婆和自己嘛。要说力气,她一点都不在乎,干什么活还不得吃苦受累呢!
  
  五
  想想婆婆虽然不能做什么了,不是可以说说呀?再怎么着,婆婆也跟着公爹一起酿了大半辈子的酒了,再愚笨也学得差不多。想到这里,葡萄就说:“娘,技术上不是还有你老吗?力气,我有的是,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吃得,什么累也受得呐。”
  “唉,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偏偏只是个拖累呐。”婆婆说着,一顿咳嗽。
  葡萄赶紧过来,给婆婆锤着后背,说:“娘,不用你做什么,我哪里不懂了,你说说就可以了。”葡萄说着,心里在想:一定要捡起酿酒这行当来,这一家子要生活,要活命,就得找出路,就得干……
  已是清明了。午间,葡萄提着篮子,一手背着仔仔,妞妞紧走满跟地牵着她的衣襟。她是去坟地给公爹和丈夫去上坟,临走她问婆婆有什么话说,婆婆说:“让你爹好好管着仔仔爹,不要到了那边也不学好,保佑着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妞妞不懂事,就说:“奶奶,你还是让爷爷催他快回来吧,我想爹了。人家小朋友都有爹,就我没有嘞。”
  奶奶听了,叹口气:“唉,到了那边,谁也催不回来了,妞妞。听你娘的话,好好看着仔仔,别乱跑啊!”
  葡萄走在山间小路上,风儿吹得她单薄的衣衫呼啦啦的,好似蝴蝶儿一样,呼呼啦啦地翻飞着,很好看。毕竟年轻,她依旧那么美丽。一些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直起腰来,看着说起了风凉话。一个说:“看呢,葡萄上坟去了!这寡妇,一声也不哭,应该边走边哭,在数落上几句才好呐。这也太寂静了,哪里像是小寡妇上坟呀。嘿嘿。”
  那一个说:“唉,小寡妇上坟有的看头呢,别再遇见虎狼什么的,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三婶子就一撇嘴:“说的什么话呀,看看有合适的给张罗一个才是呀。葡萄拉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婆婆又瘫在炕上,不易呀!”
  “这可不好张罗,带着两个娃儿,又有个瘫婆婆,没人敢去招惹呐。”另一个同村的五子扶着锄把儿,摇摇头说着。五子媳妇接话说:“谁甘愿去拉犁呀,若是只带着女娃子还可以。这还有一个男娃子,要是再生一个,那日子,可咋过嗳?”
  “说来也是呐,日子也太辛苦,太受累了。还真是,没人敢惹乎呐。”三婶子说着,不住的叹气。
  此时,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声老埙的声音。原来是黑蛋!他正蹲在大窑的山坡上,默默吹着。这老埙是娘给他留下唯一的念物。他娘喜欢听,当年他爹总是给他娘吹着听。
  
  六
  黑蛋不到三岁,爹就没了,是娘硬把他拉扯大的。黑蛋心里总是在想,长大了能赚钱了,好好孝敬娘,让娘过几年好日子。可是,黑蛋才十五六岁时,娘也因为劳碌成疾,一病不起,不久就去世了。
  此时的黑蛋,坐在山坡上,他短短的头发,赤着上身,肩膀上搭着一件上衣布褂子,正默默地吹着老埙。他听说了葡萄的事,知道她是寡妇,所以每次都是远远看见她,并没有走近过她。
  二莽子也在大窑上做活,远远看见葡萄,就盯着看着,指着给黑蛋说:“瞧,山洼村的寡妇孙葡萄,小寡妇漂亮着呢,细皮嫩肉的。快瞧瞧那小蛮腰,再瞧瞧那高胸脯,再瞧瞧那圆鼓鼓的屁股……”还没说完,身后就被踢了一脚,“瞧什么瞧,去干活去。”他回头一看,是吴子平,山凹村的,在这里干了好多年了,懂技术,在大窑上做技术的。
  黑蛋看了看二莽子和吴子平,没有动,继续吹着他的老埙。今儿黑蛋夜班,白天他睡不着,因为清明这节日,让人想念起那边的亲人来——娘呀,很想你了,黑蛋不孝,也回不去,无法在您坟头烧几张纸儿。想到这里,黑蛋收起老埙,慢慢走去坟地。他想,不如也去坟地空场烧几张纸吧,爹娘会收到的。
  逶迤着,黑蛋走上了山径,越起也就越离葡萄娘三个近了。葡萄从大地头路过,她知道她在前边走,一定会有人在后面指指点点,说长道短的。不过她习惯了,也不在乎了,自顾自地走着。突然,妞妞没有看好脚下的路,一不小心被拉拉秧蔓子绊倒了,趴在地上哭着,不肯起来。
  黑蛋见了,紧走几步,将妞妞扶起来,替妞妞将身上的草叶泥土拍打着。妞妞的小脸也戗在地上,蹭掉了一小块皮儿,血丝显露,已经湮出血来。许是疼吧!妞妞哭得很伤心。黑蛋没多想,就用自己的毛巾给妞妞包裹好伤口。妞妞本来想哭,可看到黑蛋过来扶她,又给她包扎伤口,也不知为什么,感觉好温暖。妞妞一直以来没有得到过父亲的关怀,这样一位年轻力壮的男子来关心自己,还是初次呐,心里暖暖的,眼睛就止住了泪,默默笑了起来。
  葡萄也赶紧赶过来,虽然她听说过村里来了位叫黑蛋的九奶奶家的亲戚,但是对黑蛋不熟悉,有些惊讶,连忙说:“谢谢,你去忙吧,我来吧,我来吧!”黑蛋觉得没什么,反而很平静地说:“你是葡萄姐吧,没啥的,反正顺路,我来背着妞妞吧!”
  葡萄有些愕然,不知道黑蛋去坟地干嘛。但是,她也不好问,便对着妞妞说:“妞妞,快谢谢大哥哥。”
  仔仔听了,也凑起热闹似的叫:“哥哥,哥哥。你能帮我掏树上的鸟蛋吗?”
  
  七
  黑蛋抚摸了一下仔仔的头,笑嘻嘻地说:“当然可以,但是有个条件。”两个孩子一听,都歪着头问:“什么条件呢,大哥哥。”黑蛋一听,急忙制止说:“就是这句大哥哥,不许再叫了哈。仔仔、妞妞要叫我叔叔,我都二十六岁了,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
  “哦,这样不合适吧,还是叫哥哥好。”葡萄坚持着。
  “不,就叫叔叔。”黑蛋说着,又轻轻拍拍妞妞的小脑瓜,很亲昵地说:“妞妞,叫一句,你就不疼了。不信你叫一叫试试。”
  妞妞果然叫着:“叔叔,叔叔。”仔仔也紧跟在黑蛋身后,叫着叔叔。
  妞妞仰着脸儿,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哈哈。”妞妞好似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已经忘了一个男人的背。爹在世时,虽然嗜赌如命,但是,对妞妞还是蛮好的,高兴时,也会背着妞妞的。
  葡萄并没有觉得什么,也就依着黑蛋背着妞妞走在一旁,边走边问着黑蛋咋来这山洼村的。黑蛋也不隐瞒,将自己的身世一股脑说了出来。他们边走边聊,没当个事,远处刚刚议论的几个人一时间好似惊掉了下巴。五子媳妇用手指着说:“快看呢,咋说着嘞,啧啧,哎呀,这是什么事儿呀?”
  三婶子使劲地擦了擦眼睛,蹦着高,看着,说:“呵呵,真是嘞,快看呀,这小寡妇,有本事嘞,勾上了小伙子了呐。”
  “是呢,他们差着好几岁嘞。葡萄都三十大几了吧,黑蛋也就二十几岁呢。”几个村妇看见,也附和着……
  自从那一日去上坟回来,葡萄也没当回事,然而,村子里就好似一颗炸弹,一下子投进了小小的山村里,一下子就传开了。说是黑蛋约着葡萄去给葡萄的男人和公爹上坟了,还背着妞妞,一路上两个人就像小两口似的,很亲昵呢!
  一石激起千层浪,山洼村一时间不再安静了。人们说得有鼻子有眼,都说黑蛋和葡萄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路上相遇,是早有了私情。这话传到别人耳里,还算作罢,传到了九奶奶耳里,可就是一场暴风雨。九奶奶越想越是不对味——这黑娃,你是糊涂了,还是糊涂油蒙了心呀,这咋对得起我们刘家祖先呢。
  九奶奶捎信让黑娃下班务必回来一趟,她想问个究竟。
  原本,黑娃和葡萄也没有啥,或许经村人这么一起哄,黑娃反而对葡萄留了意。他感觉葡萄身上有一种别的女人没有的东西,也说不上来是啥,总之感觉挺特别的,好温暖,也好亲近。
  
  八
  那一日,黑娃将妞妞背回了家。葡萄看见黑蛋一个大小伙子,身上搭的衣服纽扣快要掉下来了,丁零当啷地在摇晃着。就在接妞妞下来时,她顺手将衣服拿下来,取来针线给黑蛋缝上钮扣。
  葡萄一针一线的缝连,黑蛋和妞妞仔仔一旁玩耍,俨然好似一家人,一点也没有陌生感。看得出,妞妞和仔仔都很喜欢黑蛋,黑蛋同样也喜欢这两个孩子。葡萄很是感激,同时心里也过意不去,想留下黑蛋吃顿饭再走,更是怕人说长道短的,好在黑娃一个年轻后生,自己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又是寡妇,不会有什么闲话的吧!
   索性就留下黑蛋吃了顿饭。其实很简单的事,也没什么,但从此村里就有了闲话,谁知这闲话越演越烈,还说葡萄和黑蛋之间早有了那事儿,说得有鼻子有眼儿,不堪入耳。
   葡萄自此躲着黑蛋,怕给黑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与伤害。黑蛋却不以为然,他感觉自己喜欢上了葡萄,他不仅要接近葡萄,还要娶葡萄,要葡萄做他的老婆,他要照顾葡萄爱葡萄,一辈子。
  别人听了黑蛋要娶葡萄的事儿,还尤可,只是茶余饭后闲磕打牙。九奶奶一听,火早上来了,她捎信传信地叫黑蛋回家一趟,总也不见黑蛋回来。后来,虽然回来一趟,话没说几句,就又走了。每次提起此事,曹满堂就会向着黑蛋说话:“娘,黑蛋不是小孩子,婚姻自由,你老不该管的。”
  满堂婶子也说:“娘呀,当初你就不该让黑蛋留在村子里,看看弄得满城风雨的,真是的。还是尽快让他们把婚结了,省得弄出不好的来。”
  九奶奶一听不乐意:“你们懂什么?他们说什么也不能结婚的。”她心想那孙葡萄她克夫呀,黑蛋要是娶了她,那命岂不是不保了呀!
  这不一晃又是几个月过去了,村子里越说越离谱,竟然有人说黑蛋他经常去葡萄家,还有人说黑蛋竟然吃住在葡萄家了,这成什么体统?九奶奶心里更是气恼:这没良心的兔崽子,刘家咋养了这么个玩意儿,不仅不着调,还是个白眼狼啊,连回来一趟都不肯呐。
  九奶奶心里嘀咕着,将一杆眼袋吊在嘴上,猛吸了两口,长长的呼出烟圈。她出溜下了炕,拄着她的拐棍,扭着小脚上了路,她要亲自去大窑上问问这黑蛋到底咋想的。
  山路崎岖,不好走。九奶奶倔强,她非去不可。没走多远,她就气喘吁吁,坐在山坡上,不紧不慢吸着烟,她想喘口气再说。远远的有人在田里忙着,也有人在林子里忙着,正是春天大好时光,人人都在忙着,有播种的有翻耕的,也有栽树的开垦荒山挖鱼塘的。正在地里种玉米的五子媳妇看见九奶奶,伸长了脖子来问着:“九奶奶,大热的天嗳,这是哪里去呀?”
  九奶奶说:“我呀,我是去找黑蛋回家。”
  三婶子一听,走到五子媳妇跟前,背对着九奶奶对五子媳妇低语:“九奶奶,还不知道呢,人家黑蛋说不定早跟葡萄被窝里……呵呵。”
  九奶奶看见三婶子鬼鬼祟祟的样子就说:“三儿媳妇,叽叽嘎嘎,说啥呢,好话不背人,你说到底咋了?”
  三婶子赶紧说:“九奶奶,没说啥嘞,我问问五子媳妇剩下玉米种子了没?”
  “放你娘的狗臭屁,问问玉米种子,用的着背着我老太婆吗?”九奶奶骂起来。
  三婶子一听,也气起来,说:“九奶奶,你老别骂人,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吗?”
  “做什么了?说呀,做了什么?”九奶奶气得,自语道,“这个黑蛋,把老刘家脸丢尽了,又把老曹家脸丢尽了呐,我非打断他的腿不行,气煞我了!”
  
  九
  远远地就听到有人吆喝着马车声,一挂马车一路摇晃着马铃铛叮叮当当的脆响。走近了,九奶奶才看清是二莽子,刚想扭脸不理他,却听二莽子亲热地打招呼:“九奶奶哟,咋在这里坐着?这是要干嘛去?”
  九奶奶没好气地说:“要去大窑上找黑蛋,知道你们都笑话,我不想理你。”
  二莽子一听,赶紧吆喝着马:“吁,吁——”
  马车停了下来,二莽子说:“九奶奶,你赶紧上马车吧!我这就是去葡萄那边的,她酒厂开工了,几个村干部都在。你要找的黑蛋一准也在,他这几天根本就没去大窑,再说了他早就不去了,天天跟着葡萄家忙活呢。”
  九奶奶一听,火气更是大了:“咋着?这事,一村的人都瞒着我老婆子就是了,当我是聋了瞎了,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九奶奶说着收起了烟袋,赶紧爬上了马车,她心想:好你个满堂,好你个曹封,这事别人不知道,你们也该知道啊!咋一字没有给我提起呢?又一思量,难怪这些日子满堂忙得不着家,说不定也在葡萄那边嘞。
   九奶奶越想越是气,催着二莽子快点把马车赶到葡萄的酒厂去。二莽子说了声:“好嘞。”就吆喝着马儿,“驾,驾——”
  一辆马车在田野间飞驰着,两边有庄稼地儿,刚刚围着的九奶奶说话的三婶子、五子媳妇几个也撂下手里的活,想去葡萄的酒厂里看看究竟。嘻嘻哈哈,活也不干了,随后跟着爬上了马车。马车一路飞驰,马铃儿穿过田野,清脆悦耳。正在忙碌着的人们也直起腰来,向着九奶奶挥挥手,算是在打招呼……
  这时的葡萄正在忙碌着,果然是几个村干部都在,村长,满堂,还有几个村里管事的、电工小李、村里治保主老赵人也都在,村里得知葡萄要把酒厂重新开起来,都来帮着扯电线的扯电线,修理围墙的修围墙,黑蛋自然也在。葡萄为了照顾卧床的婆婆方便,给婆婆打扫除一间屋子来,将婆婆也接住在酒厂里,自己也带着孩子吃住都在酒厂里。
  葡萄刚把婆婆抱在轮椅上,推在庭院里晒太阳。两个孩子,妞妞仔仔围着奶奶玩耍着,有说有笑的。就见九奶奶进了院子,烟袋杆子手里一握,二话没说,朝着黑蛋就是一烟袋锅子,又扯着正在忙着支锅灶的黑蛋说:“黑蛋,你这是要气煞我吗?”
  满堂一看,娘来闹场子了,急忙将九奶奶拉到一旁:“娘,息怒,息怒,你老这是干嘛?”其他村里干部也都来劝解九奶奶:“九奶奶,你老消消气,黑蛋哪里气到你老了来告诉我们,我们来教育他。你老可不能自己动手呀,看看再闪着腰崴着手,那就麻烦了。”
  九奶奶就将村里的流言蜚语讲了一遍,又数落起葡萄不守妇道,黑蛋不懂事,至于说道葡萄的命硬、克夫的事儿,更是说得神乎其神。她是连说带数落着,声泪俱下。
  
  十
  葡萄婆婆早已听到了,她一听也明白了九奶奶来的用意,叫两个孩子把自己推到九奶奶身边。她对九奶奶说:“老婶子呀,恕我罪过吧。葡萄没有一点点错呀,都是我拖累了葡萄这孩子呀!你有气就打我几下子吧。我那葡萄可是没有错呀,说起命呀,谁见过命?谁知道谁命啥模样?”
  此时,曹封恰好也来了。他最近每天都来给葡萄婆婆针灸,对村里的流言蜚语,他一个文化人最是看不过的,但也不知咋说好,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总是有意无意躲着葡萄。自从葡萄打算重新开酒厂,他对葡萄有了新的认识,总是另眼相看。他听了九奶奶的话,就说:“奶奶,不要用老眼光看新问题,也不要听信流言蜚语。葡萄挺好的,人能干又吃得了苦。”
  满堂也说:“娘,婚姻自主,葡萄没有了丈夫,黑蛋没有娶妻,他们完全是恋爱自由结婚自由,不怕别人说的。再就是命硬的事儿,纯属迷信之说,什么年代了还信那个?”
  一旁的六叔脸上挂不住了,连忙说:“是呀,是呀,都是胡诌的事儿!要我说呀,葡萄命最好,遇见黑蛋,好命呐。”
  急急匆匆赶来的五子媳妇,听了说:“六叔你算了一辈子卦,就这次算得准,大家伙说是不?”
  三婶子刚刚站稳,赶紧大声附和说:“太对了,一点不错呐。呵呵。”
  一句话惹得一院子的人们都笑起来。就连几只燕子,也叽叽喳喳叫得明亮如剪。
  此时,村人也越聚越多,听了满堂这样一说,村里毕竟通情达理的人居多,都举手赞同:“对呀,葡萄没什么丢人的,何况你带着婆婆改嫁,孝字当先,还是新风尚嘞,是吧?”
  满堂将黑蛋和葡萄两人拉到一起,将他们的手牵在一起,说:“当着九奶奶的面,当着你婆婆的面,也当着村里干部、村里人的面,你们自己大胆表白吧!不要惧怕什么,也不要在乎闲言碎语的,这不是丢人的事儿,大大方方的,爱就大胆爱,不要再去顾忌这儿那儿的啦。”
   周围的人们听了,都赞同满堂的话。曹封说等着葡萄和黑蛋成亲那天,他愿意给他们主持婚礼,现在提前祝福他们好人好梦,吉祥如意。
  九奶奶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心里也在反思:是呀,满堂说得有道理呀,就连孙儿曹封也支持他们,看来是自己错了!自己老了,思想也老了。她想着,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满堂主动过来,牵着他母亲的手,又牵着葡萄婆婆的手过来与黑蛋葡萄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个孩子妞妞和仔仔踮着脚尖,要去握,却踮了几踮够不到,葡萄和黑蛋就一人抱起妞妞一人抱起仔仔,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他们久久的不愿松开,就那么握着,握着,脸上挂满了喜悦与甜蜜。妞妞和仔仔不停的,大声喊着葡萄妈妈,喊着黑蛋爸爸,清脆的声音蜜甜蜜甜的,传得很远,很远。
  那一刻,葡萄深情望着黑蛋,她说不出来一种怎样的心情,好似梦里一样,痴痴呆呆地笑着。黑蛋突然说了句:“葡萄,嫁给我吧,相信我,我会给你和老人家还有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
  立时,鸦雀无声,就听九奶奶说:“相信,相信!黑蛋,我相信!”猛然间,人群里爆发出一片笑声……

  孙葡萄成了寡妇,从此,山洼村里人再也不拿好眼看她了。有人说是孙葡萄命硬,克夫。
  村庄里会看相的老六叔总是暗地里说:“这孙葡萄一脸的苦相,颧骨又高得厉害,不是有句话说:女人颧骨高,杀夫不用刀吗?她这面相克夫,这不应验了嘛。”
  记得,庄里九奶奶第一次见了葡萄,就很惊讶地说:“这女子,有克夫相,不吉祥嘞。”如今,九奶奶就更是有了话说:“你们看看,看看,我咋说了,我咋说了,都不听嘛。”
  村后,吴大麻子经常对村里人提起葡萄,还会慢条斯理地说:“当年,老何看到葡萄,又瘦又黑,干巴巴的一个女孩子,反而觉得还算是看着喜庆,又怪可怜见的,就拎她回来了。可是,谁见了葡萄也是说不上来的感觉,你们看看这才几年呀,公爹走了,婆婆病在床上,丈夫又……唉!”
  三叔爷边吸着烟边说:“凡事儿都有个定数,也不能全怪葡萄,或许命该如此吧!”
  葡萄就是葡萄,任由别人爱咋说咋说,依然过着自己的日子。因为两个孩子,一个女娃子妞妞才六七岁,一个男娃子仔仔才三四岁,那得抚养,一顿不吃饿得慌,一时不管就要遭殃。
  说来这葡萄,就是当年由爹将自己许给了何家做媳妇,何家儿子比葡萄大着好几岁。葡萄十七岁那年,嫁给了他老何家儿子何浩的。那时老何家开着酒坊,老何总是带着儿子何浩一起做酿酒买酒生意。老何的手艺好,酿出一坛坛的品质高的高粱酒来,何家的日子在村子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然而,浩子,也就是葡萄的男人,人懒惰不说,还有个不良嗜好,就是生性爱赌,有事没事的就往赌窝子里钻,有点钱都扔在了赌桌上了,这不,最后命也赌上了。这都是老何走后的事儿了。
  那天,天气有些阴沉,好似要下雨的征兆。老何撂下一句话,套上马车,和他的顾工老米,说是去集市上去买粮食。葡萄的婆婆怎么也拦不住,说:“浩子爹呀,眼见着天气不好呐,今儿晨起我就眼皮一个劲的跳呢,还是别去了吧。”老何却说:“酒坊等粮食酿酒用,若是一下雨,又得好几天去不了集市了,没事的,下雨前就回来了。”
  老米也说:“不碍事的,放心吧,老板娘,很快我们就回来了。”
  然而,不幸的是,路上遇上了大雨。崎岖小路,本来就不好走,老何的马车有一匹马是第一次上套,并不习惯,暴雨倾盆,早已看不清路程,马就毛了,拉着马车,风一样乱跑乱奔起来。车翻了,将老何扣在了马车下,老米也伤得不轻,一条腿残废了,老何却命也没有了,他就这样去了。
  
  二
  浩子从此无人能管,葡萄不是他心里的人,他心里的人是山楂村的红果。红果不仅人漂亮,关键是他们兴趣相投,都喜欢赌桌上相见。那感觉真是爽嘞,赢了一起去喝酒吃大鱼大肉,输了呐,只能垂头丧气,想方设法再去凑钱去捞本,周而复始,真是恶性循环。
  红果喜欢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红粉的绸缎子小袄,宽腿的绸子裤子。脸上脂粉薄薄敷面,红红的胭脂腮上匀染,点点口红唇上涂抹,浓香的气味随风飘摇。她水蛇腰,细高挑,一双水杏眼,一张大圆脸,小口点点樱桃口,话未出口,笑先迎。她总是端着茶水、瓜子向着何浩走来,笑嘻嘻,温柔柔,开口闭口说:“浩子哥呀,你真威武呐,男人中你算是这个。”芊芊的玉指儿,娇软如春笋,大拇指一竖,早就把个何浩的魂儿勾跑了。
  何浩,人总喜欢叫他浩子。浩子他是越看红果越美,越想自己的葡萄越酸越苦涩,心里发堵:“哼,爹呀,你那么英明,咋给我娶了个葡萄呐?真是没劲,看着就犯堵,这一辈子,这不毁了吗?”
   红果专会看男人的,也懂男人心思,赌场里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吃喝嫖赌全备的?他浩子也是逃不过的。老何在时,浩子还有所收敛,就算是出来赌,也是悄悄的,偷偷背背也是很少的,赌的砝码也不大。这浩子爹一走,浩子可就再也不用惧怕谁了,也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浩子是越赌越大,自家的钱赌完了,回去找不出钱来,就去借钱赌。赢了,他就花天酒地,一手搂着红果,一手端着酒杯,心里别提有多美:“红果呀,哥今儿想要了你呐。”红果半推半就,“哥呀,别是真的醉了吧?放着家里葡萄不吃,要什么红果呀?呵呵。”
  浩子醉得早不知人事儿,眯瞪着眼说:“红果多好呀,哥哥爱死你了呐,别提葡萄,一天天的,一张苦瓜脸朝着我,提起她来,就晦气,讨厌嘞。”
  这葡萄,说起来,也真是苦命的人儿。
  很小的时候,娘得了病,一病不起,没几年,就下世了。葡萄的爹是独子,爹娘一直疼爱有佳,稼穑的事儿不会,爹娘感觉裱画这门手艺不错,又干净又赚钱,无论什么年代,也有裱画的,失不了业,而且都是有钱人家才裱得起画,结交的也都是有钱人,就出钱去学这门手艺。然而,学手艺更是要吃苦的,早起晚睡,还要伺候师父师母,什么端洗脸水倒尿罐子,打扫庭院,劈柴担水里里外外都得做,有时还要挨骂挨数落,没有个好脸儿。葡萄的爹吃不得苦,手艺没有学成,就早早回家了。
   回家后的葡萄爹更是懒惰成性,不务正业,天天蹲在古玩市场,倒腾起古玩来了。因为缺少资金,也陶腾不出来什么大物件,总也没有发达起来,也就是蛤蟆打苍蝇将供嘴个嘴儿。
  
  三
  那时,葡萄的爷爷奶奶已经先后逝去了。葡萄娘一直生病,做不了什么,也是性子太急,看着葡萄爹放着家里几亩地儿不种,天天瞎鼓捣,心里生气。
  一日,葡萄爹满心欢喜回来,说给葡萄定了门亲事儿,彩礼钱也收了,还说那户人家姓何,家里有的是钱嘞,家里开着大酒坊。那人家是家财万贯,就缺个媳妇儿,葡萄到他的家里,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呐。
  就这样,葡萄很小就到了何家,至于她爹到底收了何家多少钱,也无人知晓。葡萄娘知道那何家儿子并没有什么长进,好吃懒做,也和葡萄爹差不许多。葡萄心里虽有万般不愿意,然而,婚姻之事,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深受这种老旧思想的影响,想想一女孩子,真要是闹将起来,爹收了何家的彩礼,又给不出人来,还不被人家打死呀。她也只得任凭爹去安排,真是由不得自己。
  娘自身有病,顾不得葡萄,家里都是葡萄爹说了算。不久娘就下世了,葡萄爹就迫不及待地将葡萄送到何家去了,与那不成器的何家儿子在成亲。此时的葡萄任她爹摆布,因为娘走了,她再也没有娘疼了,也没有人呵护了。
  葡萄真是命运多舛,十七岁她就成了婚,婚后不过八九年,不到三十岁的她,竟然成了寡妇。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九儿奶奶嘱咐自家的男子们,少去葡萄门前逛荡,躲着点走。九儿奶奶八十多岁了,儿孙满堂,有孙儿在读书,也有儿孙在务农、经商、行医的。儿孙们都很听话的,都远远躲着葡萄,不和她有什么瓜葛。即便是实在躲不过去,也是十分小心谨慎的。
  九奶奶行医的孙子曹封,算是有见识的。一日,葡萄的小儿子仔仔高烧不退,夜晚哭得不睡,白天饭也不吃。葡萄抱了来,求曹封给瞧瞧。
  曹封只顾给仔仔医病,连正眼都没看一眼葡萄,说话的语气也很冷淡,只是给仔仔看了看,拿些药,说:“回去煎了,一日三次,发些汗就会好了。记住了,多喝些开水,吃些清淡食物。”其实村子里男人都如此的,没有人会对葡萄多说几句话的,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葡萄,唯恐招来闲话。
  葡萄回家,按照曹封医嘱,给仔仔煎药,按时服下。没几日,果然,一天好似一天,仔仔没几天就全好了,又活蹦乱跳玩耍,全然忘记了自己得过的一场病。葡萄心里感激不尽,但这感激也只能在心里。她知道,她是不能当面感谢曹封的,看看他那情景,好似葡萄的晦气会要了他的命,他赶紧躲还躲不急呐。这些年,葡萄因为婆婆常年有病,她也经常去曹封那里拿药的。先前浩子爹浩子在时,还有说有笑的,现在见了冷淡的,就差没把她葡萄赶出去的份儿了。
  
  四
  庄里人也都是如此,差不多都躲着葡萄,仅有几个女人家和葡萄来往,说些不咸不淡的话儿。别人对自己不解也好,偏见也好,葡萄都能扛得住,唯独曹封对自己的冷淡,倒是让葡萄心底生出寒意。因为在葡萄看来,别人必定没有什么见识,而你曹封是见过世面的人,有知识有文化,咋还那么偏见呢?
  忽一日,九儿奶奶的一个远方孙儿叫黑蛋的,忽然来到庄上。他见到九奶奶,先诉苦说:“家里忒苦了,闹饥荒,钱不好赚,饭也吃不上要饿死了,打听着来找九儿奶奶,寻个活路。”
  九儿奶奶想了大半天,也想不起是从何而来的这门儿亲戚。说起来,九儿奶奶的祖籍还真是黑蛋说的山西二戈刘家凹村的,只是多年也不回去了,家里父母早没有了,兄弟姐妹间本来就少有来往,现在也都不在人世了,更是少来往了。既然这黑蛋奔着咱们来了,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儿来,都是刘姓后人,就是一家子,那就得好好招呼着,看看能帮上什么算什么呗。九儿奶奶这样想着,就嘱咐儿子曹满堂说:“满堂呀,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黑蛋做的,让他去做。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不能光吃不干。再说了,人一闲就会闲出毛病来。”
  满堂在村子里做村长,为人处世相当好,村里的威望很高,人人都信任满堂,村里大小事都来找满堂解决。满堂听娘说要黑蛋找个活计心里以思量,对呀村里大窑上刚好缺人手,就说:“娘呀,就让黑蛋去村后窑上干吧,那里正缺人手嘞。”
  黑蛋刚刚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有活干有饭吃有地儿住就挺好。听了九儿奶奶和满堂叔的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他铺盖卷一扛,就跟着满堂去了村后大窑。
  春天的山洼村,人们开始播种了,地里田畴上一片繁忙景象。村庄的上空,有各种鸟儿飞来飞去,布谷鸟在村子的上空盘旋着,一个劲地叫着:布谷,布谷……它催耕呢,似乎就怕人们耽误了好时机,要赶紧播种了。
  山间野花儿在盛开,溪水在哗啦啦的流动着,草儿绿了,绿得让人们心儿也酥软起来。农人们都在忙碌着自家的地儿,人忙着,心就舒坦,还有人不时地哼唱着:“春风它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 虽说是春眠不觉晓,只有那偷懒人儿才高眠……”
   是啊!春天真好,就连草也发芽儿花也开出花来,又何况人呢?老天,总是给人希望,让人活着有点奔头,往前奔呀。
  早上葡萄包了饺子,又要去闲置很久的酒坊,想打扫出来。她边忙着边对婆婆说:“娘,那酒坊闲置很久了,我想再重新开张。”卧床不起的婆婆说:“葡萄呀,好是好,可是你能行吗?那活儿累着呢,爷们干着都不轻快呐,何况也要懂些酿酒技术嘞。”
  葡萄没有回答婆婆,心里暗想:别的也不会做,这酿酒的行当是何家的手艺,公爹下世了丈夫也下世了,不是还有婆婆和自己嘛。要说力气,她一点都不在乎,干什么活还不得吃苦受累呢!
  
  五
  想想婆婆虽然不能做什么了,不是可以说说呀?再怎么着,婆婆也跟着公爹一起酿了大半辈子的酒了,再愚笨也学得差不多。想到这里,葡萄就说:“娘,技术上不是还有你老吗?力气,我有的是,只要能赚钱,我什么苦都吃得,什么累也受得呐。”
  “唉,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偏偏只是个拖累呐。”婆婆说着,一顿咳嗽。
  葡萄赶紧过来,给婆婆锤着后背,说:“娘,不用你做什么,我哪里不懂了,你说说就可以了。”葡萄说着,心里在想:一定要捡起酿酒这行当来,这一家子要生活,要活命,就得找出路,就得干……
  已是清明了。午间,葡萄提着篮子,一手背着仔仔,妞妞紧走满跟地牵着她的衣襟。她是去坟地给公爹和丈夫去上坟,临走她问婆婆有什么话说,婆婆说:“让你爹好好管着仔仔爹,不要到了那边也不学好,保佑着咱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行了。”
  妞妞不懂事,就说:“奶奶,你还是让爷爷催他快回来吧,我想爹了。人家小朋友都有爹,就我没有嘞。”
  奶奶听了,叹口气:“唉,到了那边,谁也催不回来了,妞妞。听你娘的话,好好看着仔仔,别乱跑啊!”
  葡萄走在山间小路上,风儿吹得她单薄的衣衫呼啦啦的,好似蝴蝶儿一样,呼呼啦啦地翻飞着,很好看。毕竟年轻,她依旧那么美丽。一些正在田间地头干活的村里人,直起腰来,看着说起了风凉话。一个说:“看呢,葡萄上坟去了!这寡妇,一声也不哭,应该边走边哭,在数落上几句才好呐。这也太寂静了,哪里像是小寡妇上坟呀。嘿嘿。”
  那一个说:“唉,小寡妇上坟有的看头呢,别再遇见虎狼什么的,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三婶子就一撇嘴:“说的什么话呀,看看有合适的给张罗一个才是呀。葡萄拉着两个孩子,孤儿寡母的,婆婆又瘫在炕上,不易呀!”
  “这可不好张罗,带着两个娃儿,又有个瘫婆婆,没人敢去招惹呐。”另一个同村的五子扶着锄把儿,摇摇头说着。五子媳妇接话说:“谁甘愿去拉犁呀,若是只带着女娃子还可以。这还有一个男娃子,要是再生一个,那日子,可咋过嗳?”
  “说来也是呐,日子也太辛苦,太受累了。还真是,没人敢惹乎呐。”三婶子说着,不住的叹气。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愿你归来扔年少模样
下一篇:索赔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