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听闻远方有你

听闻远方有你

薄雾笼罩在山嵿,太阳迟迟不肯出来,天气冷了,他也想赖在被窝里。昨日的霜在地上铺了一层很厚的湿气,雾在升腾,枯草上还带着露珠。贵州的冬天有雪也有冰,一朵月季坚强地开在墙角,被一层薄冰裹住,那一层薄冰将月季打扮得冰清玉洁,如一朵水晶。
  因为出生前,下了很大的一场雪,雪落的母亲在太阳出来之后走出院子,门前的广玉兰树上积了很厚的一层雪,不知是风还是太阳的缘故,在雪落的母亲挨近那棵树时,一团一团的雪花就往下落。她的母亲回到屋里,几个小时后生下了她,母亲就叫她雪落。雪落生得白净乖巧,很是惹人喜爱。
  雪落踢着绿化带旁边的那些枯草,抚摸着那枯草叶上的霜,斑斑点点的花叶青木怡然地守在绿化带里,树荫处还有一团没有融化的积雪。她便用手去摇那一株花叶青木,随着“哗啦啦”的声音,几团积雪应声而落,掉入草丛没了踪影。她拿出手机,想要拍下这一幕,告诉他:“这就是雪落。”她名字的由来。一阵寒风,她缩回了手,嘴角挂着一抹不经意的浅笑,她又想他了。
  他叫孟思成,是雪落的男朋友,在另外一个城市上班。与雪落上班的城市相距有几十公里,因为他会开车,所以经常都是他来看雪落。
  一阵北风迎面吹来,雪落捞起连在羽绒服上的帽子戴在头上,还用右手捉住领口边的两条绳子。如果不是大风大雪,她是不会系上那两条绳子的,那多影响形象啊!
  她就这样捏着那两条带着穗子的绳子走到公交站台,风停了,雪落松开手,将帽子堆在脖子后面,随意地在前面打个结,露出一张俏皮可爱的脸。
  “雪落,雪落,你也在等车啊!”一个女孩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雪落回头,见是同厂的工友文竹。
  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聊着,不时还你来我往地敲打一下对方。
  文竹见雪落空着两手,便问:“雪落,你没带饭吗?中午你吃什么呀!喝西北风吗?嘻嘻。”
  雪落将两手插在羽绒服的大兜里,眼睛看向文竹挎在臂弯里的食盒:“把你饭抢过来吃啊!”说着走近文竹,伸出双手做了个抢劫的姿势。文竹紧走几步躲过了雪落伸过来的双手,趁机上了公交车,雪落也随着人群涌进了公交车。
  一个上午都没有等到太阳出来,天空好像是被蒙上了一块灰色的布,雨似有似无地从这块灰色的幕布里渗透出来。
  雪落坐在工位上,用心地绣着一块裙裾的下摆。可是绣着绣着,她却有点坐立不安起来,她也说不出为什么?雪落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顺便拟了一下绣架上的丝线。
  文竹跑了过来:“雪姐姐,我们去打开水吧!”说着也不等雪落答应,就拿起雪落的杯子往开水房走去。
  她们俩同在一个服装加工厂上班,文竹是车工,雪落做的是手绣。两家住在相距不远的两个小区,经常一起上班下班。服装厂是以计件加满勤的方式计薪,相对比较自由。
  雪落被文竹拉着就往开水房走,她知道这丫头心里有事,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事。走到开水房里接了一杯开水,她们便靠在窗子边聊着天。
  文竹问雪落:“雪姐姐,你看唐一轩怎么样?”
  雪落被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丫头喜欢唐一轩,那孩子长得还可以,就是有点油腔滑调的。唐一轩是服装加工厂的包装工,成天跟车间里的女孩子嘻嘻哈哈,没事就抱着个手机玩。雪落不喜欢他,太轻浮。这会儿她见文竹问起,就说:“挺好的,就是有点油腔滑调,怎么?他向你表白了……啊……嚏,哎呀!啊……嚏……”雪落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她掏出纸巾揉了揉一下鼻子,接着说:“这风好冷,我们回去说吧!”
  文竹经她这么一打岔,也忘了自己想说的话,似是而非地说:“不是风冷,是有人想你了吧,雪姐姐。”
  雪落也不生气,嘻嘻地说:“你想我了吗?不用放在心里,说出来就好了,嘿嘿!”
  文竹挨着雪落假装亲呢的样子说:“我才懒得想你呢,怕是你的孟哥哥要来了吧!”
  两个女孩聊着天,一边往车间里走去。文竹回到了她的工位,雪落拿起了丝线,可是她拿起丝线怎么也穿不进针孔,就在那里呆呆地坐着。唐一轩走了过来,看见雪落坐在那里发呆,突然说:“美女,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吗?出来玩吧!”
  雪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唐一轩一眼,在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她想给他发一条消息,想想还是算了。她把手机放回口袋,重新拿起丝线。
  一会儿手机媒体提示音响起,她揿亮手机,是他发来的消息:“吃饭没有?”孟思成在微信里问道。
  “没有,你给我送来吗?”她调皮地回答道,一般情况下,孟思成来看她都会提前说,要么选在她休班的时候,要么告诉她提前安排。而这次他只是想她了,他如果在她的城市,就直接约她吃饭了。雪落看了一下时间,也快临近中午了,也是该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了,她没感到饿,所以也就没有想到吃。
  孟思成随后发来了一条消息:“地址发来,我给你点外卖。”
  雪落很配合地发去了位置信息,正想着给他发消息,他到把消息发过来了,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或者是心灵契合。她很少吃外卖,再说楼下就有小餐馆排档,中午一般都是盖饭。她的喜好孟思成是知道的,他要是来到她的城市肯定会和她一起吃饭。他不会给她叫外卖,但会给她发红包。她突然发现脑子有点乱,干脆放下丝线,刷起了手机。
  微信聊天里,孟思成也发来了位置信息,她打开看到他们的距离也就几公里。她忙问:“你在哪里?好近。”
  孟思成回答:“我在某街某处某地,本来就不远,中午有时间没,带你去溜达一圈。”
  雪落划开手机,犹豫了几十秒钟:“呃,你要带我去哪里溜达?”
  孟思成说:“能出来不?我这边还有点小事,十分钟后你在楼下等我。”
  雪落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好,等我收拾一下。”
  孟思成没有回话,可能是去忙他的事了,雪落将散乱的丝线编成辫子,又把工具和私人物品收好放进小柜子就走下楼去。刚站了一会儿,孟思成的车就开过来了。孟思成摇下车窗,雪落很顺从地钻进了副驾驶室。
  “饿了吗?”孟思成问:“我们去吃什么?”
  雪落的思绪还在混乱中,这一刻她还没想到要吃什么?就随口说道:“你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吧!我有碗汤喝就行了。”
  孟思成拉开了副驾驶室的小抽屉对雪落说:“这里有些零食,你先吃一点,我带你去湖边溜达一圈,你想好了再告诉我。”
  孟思成开着他的车慢悠悠地在湖边的树荫下行驶着,雪落拿出一块巧克力饼干无意识地塞进嘴里,眼睛看着前方想着心事。
  孟思成亲昵地看了她一眼:“想到吃什么了吗?还是想心事?”
  雪落答非所问地说:“想勾引个小哥哥哩!可是没有勾到。”
  孟思成嘿嘿地笑道:“呵呵,你们厂里不是有很多小帅哥吗?你去找一个啊!你别告诉我,你已经找到了啊!要不要我载你回去见你的小哥哥。”孟思成说完,做出一付忧伤的表情问:“唔!你身边是不是有很多人约你,呃,我是不是多余了。”他将车停靠在一个岔路口,用手掰过雪落的脸,看着她问道。
  雪落看着他那张不太英俊的脸又好气又好笑,她想装出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是没有看到顺眼的……哈哈……”
  孟思成不等她说完,抢白道:“骗人,你是哪种眼光,我,你都还能接受得了。你还说找不到顺眼的,像我这么丑的人应该不多吧,你身边的小哥哥比我顺眼的肯定很多。哼!你骗我,我才不信哩!”
  雪落没有理他,只是接着被他抢白的话:“所以,所以就只有勾你了。”停了一会儿又接着说:“我眼瞎,你不知道吗?就只看见了你,再说身边的那些都不顺心。”
  孟思成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嘻嘻笑道:“哈哈,一会儿你说看不到顺眼的,一会儿你又说你眼睛瞎,你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说着还用手点了一下雪落的鼻子。
  雪落故意将脸歪向一边:“我不眼瞎?我怎么会看上你,又无钱又无权还无才无貌,又舍不得花多点时间陪我,我在这里还巴巴地望着你来到我的城市看我一眼,陪我去看一场电影,陪我去看一场春暖花开。”
  孟思成以为她真的生气了,忙连哄带骗地说:“好,好的,我下次安排多点时间陪你,陪你去看一场电影,陪你去看一场春暖花开。”
  雪落噘着小嘴说:“我知道你把我当傻子,可是没办法,我就是愿意傻,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智商为零的老姑娘。你可不能丢下我,去找别的小姐姐,听到没?”
  “这才二十几岁呢,就把自己说成是老姑娘了,老姑娘还有谁要?也只有我这个无才无貌无钱无权的人要你了,所以你就将就点别挑剔了。”孟思成伸出左手在雪落的脸上轻轻地拎了一下:“小傻瓜,我这么丑,这么穷,哪还会有别的小姐姐看上我。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了,可不许反悔哦!”
  “乍见心欢,小别思恋,久处仍怦然。”这是爱情里常见的句子,可雪落总觉得这就是为他们定做的,孟思成除了身高达标,还真与英俊帅气不搭边。她的同事朋友都以为那是她的哥哥,或是叔叔,就没几个联想到是她男朋友。可她就是喜欢他,愿意和他相处,几年了也没想过分手,尽管身边来来往往追她的男生不少。“和一个相处不累的人谈恋爱,和一个相处不厌的人在一起,这种感觉真好。”雪落想着,心里也就装不下别的男生了。
  在明硐湖绕了一圈,孟思成将车开到雪落上班的附近,进了一家小餐馆。雪落看到文竹一个人在街上溜达,便邀她一起去吃火锅。
  三个人围着桌子边吃边聊,一粒米饭死皮赖地贴在雪落的嘴角。孟思成抽出一张纸巾:“你看你还连吃带打包的。”说着就去帮雪落擦嘴。
  文竹在一边哇哇大叫起来:“我说呢!那么好心叫我吃饭,原来是想在我面前秀恩爱。腻死了,腻死了……”
  雪落笑着说道:“你也可以秀一把的,你们两个俊男美女秀起来更有看头。”
  孟思成看着她们俩谈话有些尴尬,无由地来了一句:“小美女可否许配人家?你看小生如何……”
  不等他说完,雪落便打断了他的话:“人家竹妹子有人追的了,还比你年轻漂亮……”雪落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望向文竹问:“那个唐一轩跟你?”
  文竹抢过话茬说:“他呀!对谁都是那个鬼样,不说他了,哼!就一张嘴。”
  雪落不知道文竹与唐一轩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好问,只好说:“吃吧!吃吧!多吃点,吃饱了好干活。”
  文竹说:“雪姐姐,真羡慕你,你孟哥哥对你真好。”
  孟思成对文竹点头笑了笑,便起身去结帐,回头又说:“再给你们俩拿一瓶花生牛奶哈!”也不等她们回话就把帐结了。
  “我送你们回去吧!”孟思成说着将她们送到楼下,就开车离去了。
  (编者注:百度检索为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温暖着一树花开
下一篇:寂静的时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