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大丁

大丁

大丁是我曾经的同事,自我到种子公司上班都是这么叫,本名叫啥倒也不记得了。比我们小年轻大,又未老,倒也适合。

大丁是抽烟的,只是抽的是“挂烟”。宣城人,特别是孙埠,水东一带人,冬天喜欢泡澡,九五年前后,可没有啥桑拿之类的,常见的老式澡堂多有躺椅,洗完了躺一躺,来二把热手巾,泡一杯浓茶,奢侈的再来一碟煎饺,甚是舒坦。

这类澡堂也还有一类洗法,叫做“挂澡”,也是同在一个大池子里面洗,只是没有躺椅,热毛巾,衣服由一根长长的叉子,挂在很高的衣钩上,当然票价是很低廉的了。“挂烟”么由此类推,可能说的是抽烟的档次较低,也有调侃他不怎么发烟的意思吧!

那时我们常抽的一般是红梅,有包红塔山算是比较有面的了。大丁却不怎么买烟,他抽烟的来源有二,一是他当库管员,我们那时公家体制,早晨7:30开门算不错的,春夏天的早晨农户排队坐在门市部台阶上等开门,大丁家累少,媳妇又能干,他几乎每天早早过去,把他的库门打开,头天开的票没来得及发货的,他就发一发,有时维持一下秩序,有时就和排队的农户聊聊年成,聊聊天气,毕竟在种子公司熏染多年,有些农事,农技也能扯上一气,这样一来人气也还有点旺,这样也就有烟抽了。

农户们都比较实诚,也热情,不管好烟孬烟总有的发。不看牌子啥烟都能点,大丁这点我们小年轻最佩服了(我们最烦那些文质彬彬的农技干部,躲着农民的烟,或者看牌子接烟)。二是大丁还挂着总务的职责,谁家的保险丝断了,灯不亮了,漏水了总得找他,特别是晚上的碰着这些事,你带包烟,可就麻溜多了。

大丁的库管工作,虽说只是种子的收收发发,内里水分却大,比如大包装分小包装的增益,弹性很大,虽说有财务的核算,期初的数据当然都得他填写。

有一天,公司的二经理老曹来找他(二经理是戏称哦,老曹早年开拖拉机,后来给公司一把开小车,一些升职呀,加薪呀的消息往往先从他的嘴里传出来,大部分也还兑现了。乡里的农技站给一把送年货也少不了他的一份呢)。老曹先是往大丁桌上扔了一包红塔山,把大丁拽到仓库靠里边,说:公司有一张买蜂蜜的票,二万多,不好处理,你把包装增益压一压,冲一冲帐。大丁甩了一句:你们用蜂蜜洗澡啊!就走了出来了。

呵呵,九五年前后,二万元能买大几百斤蜂蜜了,可是蜂蜜能洗澡不?这个大丁,真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你若大气,必有福气
下一篇:这个发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