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司机老潘

司机老潘

老潘并不老,今年不到四十。10多年前给我当司机的时候才20多岁,因为面相“成熟”,且说话、办事老成持重,同事戏称“老潘”。老潘也幽默,自然而然就随口答应了,还经常用赵本山小品里的台词自嘲:“括弧,长相与实际年龄不符。”

新局长到任,按常理,一般要换两个人:一是办公室主任,一是司机。冯巩在春晚的相声里讽刺:“方便啊。”而我下县工作时,自认行的端,走的正,从不做那些蝇营狗苟的事情,就一个没换。司机老潘就接着为我服务了。

老潘驾驶技术娴熟,在一次周末开车送我回市里的路上,他聊起了驾车的经历:“10多岁就会开车了。那时随母亲拉明星到全国各地走穴,喜欢上了车,还都是难得一见的豪车,慢慢就学会驾驶了。”

我好奇地问:“你都拉住那些明星?”他自豪地回忆:“多了,数不过来。杨钰莹、李玲玉、田震等等。”

“有些明星不是很清高、傲慢吗?”面对我的问话,他摇摇头:“局长,很多是社会上的偏见和传闻,其实明星也亲民,有时还和蔼。那次在南方拉杨钰莹,一路上都和我东拉西扯。”

这我有亲身体会。我当记者时,主要负责党政和农村的新闻报道,参访娱乐明星的机会很少。但在参加一次省里的大型花会报道时,在化妆室匆匆集体参访过被邀请参加花会演出晚会的众多明星。同行一位女记者见到杨钰莹说,很喜欢她的《月亮船》。杨钰莹高兴地请她唱几句,还现场指导;田震落落大方地接受参访,最后要拍照时,笑着说要去卫生间,马上回来再拍吧,效果会更好一些;冯巩见到记者先“参访”起来:“你们河南说的“信球”什么意思?”晚上表演就“挂”了这个词,逗得全场哄然大笑。

由于老潘的“见多识广”,在县里朋友“遍天下”。我刚到县里,需要和许多部门联系,营造宽松的工作环境,一般老潘先和有关单位的司机或朋友联系好,再引我“拜访”单位负责人,帮了我的大忙。一次要去公安局,局长是我在市里的文友、“铁哥们”,比我早一年下县,不用老潘帮助,我们就说说笑笑地“海吃了一顿”。

老潘也参加了,见我和局长这么熟,就说妻子在一个乡派出所工作,能不能帮忙调回县城,并说多花点钱也行。我知道他家里有钱,住着一个大四合院,三层楼房。我和局长一说,很轻松地完成了“嘱托”,一分钱没用花。老潘带着媳妇和母亲到市里看我,表示感谢。他母亲举手投足,确是像个“人物”:“我原来是县剧院的经理,后来出去组织走穴,老潘这孩子就跟我走南闯北,高中都没毕业,是我耽误他了。回来后,通过关系安排到你们局,现在还是事业编制。”我知道老潘是下属一个负责安全检测的事业单位的编制。

三年后,老潘所在的单位因安全检测不到位被通报批评,主要负责人被免职。我决定实行公开竞聘,结果,老潘以得票第一当选。老潘交车钥匙时拍胸部:“局长,我一定好好干,您放心吧。”果然,老潘雷厉风行,经常忙得住在局里。我就见到,他母亲和妻子几次送饭到局里。一年多后,老潘带领大家为一家大型外资企业主动解决锅炉安全问题,受到县领导的亲自表扬,年底还登上服务外企的光荣榜。我在年终大会上特别奖励他个人1000元。他一分没拿,请全单位的人到饭店吃喝一顿。我问他为什么,他发自肺腑地说:“都是大伙干的。”

“人走茶凉”。回市里几年了,好多旧关系烟消云散,但老潘每年春节前必到。一次妻子嗔怪我:“别喊人“老潘”了,比你还小10来岁呢。”老潘在一旁憨厚地笑笑:“喊就喊吧,习惯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