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有过那么快乐的童年,尽管那时候的日子是那么艰难

10年,整整10年了,只要在家里,不管刮风下雨,晚饭后我都会出来走走。尽管这段路很短,慢慢地走完就只需半个小时,但够了,就这半个小时,才让我感觉到休息了,这个休息是心灵的搁浅。

一路上我可以看到三个鱼池,鱼池边有五块地,地里种着玉米和蔬菜。这些随着季节变化的农作物和蔬菜告诉我,我居然还活着!——每天固定的三点式生活让我的思维就像上了发条的钟,麻木而呆板地走着,走着。她还让我知道我居然有过那么快乐的童年,尽管那时我觉得日子是那么艰难。

小时候,我家也种过玉米。玉米地里,我和姐姐,爸爸妈妈是那么辛苦的劳动过。播种玉米时,妈妈挖坑,我撒种,姐姐撒过磷酸钙和碳铵,爸爸则挑水浇灌。

玉米发芽了,每天天还没有大亮我和姐姐则会到地里捉青虫。那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青虫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吃嫩嫩的玉米芽。

我也不知道那时我怎么就那么爱睡觉,一到地里我总是打瞌睡,而姐姐总是让我睡,还解下衣服披在我肩上,等到爸妈叫我们回家吃饭时我们的任务总是没有完成,而挨骂的又总是姐姐。

等到玉米长到一米多高时就要开始种红薯了。那时的玉米秆总比我们的个头高那么多,一大清早我们就会穿梭在玉米丛中。右手拿镰刀,左手拿红薯秧,弯腰140度以上使劲地在干硬的薯坑上插上秧。

一个早晨下来头发和衣服都是湿的,也不知道是汗水多点还是露水多点,只知道冷得发抖。而我们姐妹俩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我们在乎的是谁先跑回家,跑回家吃饭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那时姐姐总是喜欢和我比赛,比谁先完成任务,谁先跑回家,胜了是那么开心的事情。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那时赢的总是我,那是姐姐在让着我,她总是把快乐给我,尽管那时她还不到10岁,而我也还不到7岁!

收玉米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难熬的,玉米杆太高,我们总得踮起脚尖才能够够得着玉米棒,最难的是把玉米棒背回家。那时家里没有钱买凉鞋,总是赤着脚丫,背着比自己体重还要重的重量走在凹凸不平的地里脚心是那么疼!一天下来手背,脸蛋,肩膀上都是伤痕累累!

但是一吃到姐姐帮我找的甜甜的玉米秆,这些累几乎就不存在了。那时我是多么的佩服老姐,她总是那么聪明,她找的玉米秆总是那么甜,而我找得总是那么酸涩。吃的时候还总会割伤我的手,那种钻心的疼痛现在还记忆犹新!

玉米收了,父亲很爱种大豆!我最喜欢大豆快熟的时候,那时我和姐姐总会在黄昏日落的时候摘豆叶回家喂猪,那时姐姐总会给我讲她看过的连环画。就是那时我知道了《庐山恋》,《花墙会》,《西游记》,《伤世》。姐姐念书时不喜欢数学,她总弄不懂数学里的X和Y,所以上课的时候她经常溜出来看图书。

欢欢使劲地蹭我的脚丫,原来一阵风吹过,小东西几乎也感到了悲凉!我蹲下身把它抱在怀里,恰好一扭头发散在胸前,两根白发是那么显眼!原来我老了,已生华发!

我抱着欢欢孤独地坐在鱼池边的石凳上,感觉童年仿佛在昨天却又是那么遥远!地里父母的身影是那么清晰又是那么模糊。恍惚中我居然就从几岁的孩子变成三十好几的人妻人母!

再回首看身边的城市!十年,也就仅仅十年,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整个城市面目全非!地是原来的地!景却再也不是原来的景!人也不再是原来的人!

十年前我20多岁,带着不到两岁的女儿和一身的债务进城!而今小东西的个头也超过了我,再也找不到进城时的稚嫩!我的债务也还清了,有了车有了房。但是我并不快乐!我的幸福指数并没有随着物质生活的提升而增加。

这10年在我的心里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我仍然怀念乡镇的泥巴操场,那里有我和学生抢球时挥洒的汗水和笑声!我仍然怀念那一个又一个乡村水库,那里有老公垂钓我在一旁看书的温馨;我仍然怀念乡村的夜晚,星星是那么明亮,蛙声是那么清脆,夜是那么清新和净……

欢欢又不安分地扯我的头发,扯得我发疼。我起身把它放在地上,它意识到犯错误了,又想蹭腿撒欢,但没有用,我已经立起身往前走了,它又蹦又跳地走在前头。

它是快乐的!我也曾像它这么快乐过。春节穿上了新衣服还有妈妈熬夜一针一线缝出的棉鞋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吃上爸爸花三分钱买的麻花的时候,我是快乐的;骑在爸爸肩上看露天电影的时候,我是快乐的;雨天和伙伴们在田角边捉到鱼和泥鳅的时候,我也这么快乐的!

我明白了,我快乐那是因为我在为自己而活,活得“真”的时候!我不快乐那是因为我在为身外之物奔波,那只能够是过客,是进不了心里的。

原来简简单单才是“真”!过得“真实”才会快乐!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常驻你心的芳华
下一篇:老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