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俊卿花式养花的手艺超老园丁

兰花高洁清雅,很多人都喜欢养兰花,我的同事也养了一盆,但是他却把兰花养成了蒜黄,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他还整天问为什么别人的兰花叶子都是绿色的,而我的却是这个样子呀?我暗自偷笑不说话,因为我也不会养花,不过我的大学室友卢俊卿可是养花的高手。尤其是他养的兰花,那花式养花的手艺都超过老园丁了,我开玩笑说:“是不是你们兰州人都会养兰花呀?”

卢俊卿在宿舍阳台上养了一盆兰花,兰花的叶子长得乌黑油亮,细长的叶子遒劲有力,有虎皮兰的气势。除了有充足的阳光?和水?,更得益于肥沃的土壤,会养花的人都很注重土壤。大家应该都知道“北大荒”这个词,这是以前对东北平原的称呼,现在变成有名的“北大仓”,是我国主要的粮食产区,这与东北得天独厚的黑土地是分不开的。黑色的土壤都是几百年沉积形成的有机物,富含植物生长的各种营养物质。

我们校园里没有东北那样的黑土,但是我们校园的绿化非常好,有很多小树林,几十年积累下来,枯枝败叶也是厚厚的一层。卢俊卿找到校园里偏僻的一片树林,这里没有人来过,基本保持着原始模样,他用树枝拨开一片空地,一股树叶腐烂的气味弥漫开来,露出黑色的地面。卢俊卿用竹片只刮?取?表面薄薄的一层,虽然比不上东北的黑土,但是用来养花已经相当不错了。卢俊卿把取来的黑土,倒在一块空地上晒了好几天,他说这样可以灭掉土里的有害菌,种出来花少生病。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养花的老园丁,也不知道他是听谁说的,不过,那盆兰花长得真好,没有生过毛病。

有一个星期天,老三早晨不愿意起床,卢俊卿去食堂吃饭,他让卢俊卿帮他带回来豆浆油条,卢俊卿把早点都买回来了,他还没有起床,卢俊卿就给放到桌上出去了。谁知道老三这家伙一觉到中午,到该吃午饭了才起床。豆浆放的时间长了就不能喝了,可是倒掉又感觉到浪费,老三就把豆浆浇到兰花盆里了。看似聪明的举动,其实是自作聪明,给室友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没过几天,宿舍里出现了很多小飞虫,在宿舍里到处乱飞,落在脸上、落到水杯里,有时候一不小心就飞到眼睛里。

我们开始用手拍,用扇子往外撵,都无济于事,好像荒原上的野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卢俊卿说这种小东西肯定不是从外面进来的,应该在我们宿舍里产生的,大家都找找源头在哪里吧。最后终于找到了,就是那盆兰花惹的祸,花盆里爬满小飞虫,仔细闻闻还有一股酸臭的气味,而且土壤表面还有一层白色物质。卢俊卿问我们谁倒进去的白色东西,老三才承认是他倒进去的豆浆,气得卢俊卿用手指了指他,没有说出话来,转身就出去了。

我们以为老三这次把卢俊卿给气坏了,平时很少见到他会生气,老三也感觉自己做错了,他给我们商量是不是?再?买一盆兰花。没过多久,卢俊卿拎着一兜橘子回来了,他请大家吃橘子,把橘子皮留下就行,大家以为他在开玩笑,是不是被老三给气傻了。卢俊卿说:“你们就吃吧,我要橘子皮有用,但是得借老三的洗脸盆用用,谁叫你惹的祸呢。”老三一听卢俊卿没有生气,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他的二皮脸劲就上来了,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卢俊卿接了半盆凉水,然后把橘子皮都泡在里面了,又在里面倒了一点洗衣粉。我说:“你这是要洗橘子皮吗?”卢俊卿说:“不懂了吧,一看就知道你不会养花,爱养花的老园丁都知道,橘子皮泡水能杀这种小飞虫,加点洗衣粉更管用。”第二天,卢俊卿把矿泉水瓶盖扎了几个小眼儿,用它当作喷壶给兰花喷洒橘子皮水。说来也奇怪,那橘皮水有橘子的清新气味,喷完后宿舍的空气都感觉清新了,而且没几天小飞虫全都不见了,没想到除虫的花?式?这么多。

我们只知道卢俊卿的学习成绩好,没想到他的养花手艺也这么高,我们好奇地问他从哪学来的养花手艺,他却说:“我劝你们多读书,而你们却只读武侠小说,这些知识你们当然不知道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老秦
下一篇:遇见便欢喜,陪伴便温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