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遗弃

遗弃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一
   儿子把那条狗从宠物店带回家来,他对母亲南远说,这条拉布拉多狗的名字叫杰瑞,男性,有三个月了。店主说它的主人一个月前突然回国,临走前就把它送到她店里。哦,它或许能听懂一些英语呢!
  南远打量着它,它只有两个月的婴儿那么大。通身是乳白色的,头顶上有一小撮深绛色的毛发。它的眼睛如黑豆一样漆黑明亮,小嘴巴也是红润润的。它粉色的小舌头伸出来又收进去,收进去又伸来,还时不时地舔一舔嘴边的细茸茸的毛。
  那天,儿子在亚运城的家里吃过午饭,晚一点就要到深圳去了。临走时,他用英文跟狗说了一些什么话,说完后便从书包里掏出一大袋狗粮,交给她母亲。
  杰瑞似乎听懂了儿子的话,它从小主人的抚摸中走起来,慢慢移步到南远的脚边,然后四只爪子落地,紧靠着她的裤脚趴在地面上。那两只黑眼睛讨好似地望着儿子,尾巴一翘一翘的甩动着。
  儿子这一走,南远在广州大学城的箱包店因为没人进货就开不成了。她乘暑假还没有到来,赶快甩卖各式各样的行李箱、背包、双肩包、斜挎包,又贴出门面转让的信息,这样折腾下来,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厢包店,转眼间白白亏掉了两万元。
  实指望二十五岁的儿子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可以在广州找一份体面的工作,然后找女朋友结婚生子,和她一起生活在风景如画的亚运城。可儿子刚通过论文答辩,就执意要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去发展,这可真是儿大不由娘啊!
  儿子走了,新买的房子里只剩下了南远和杰瑞。好在她还有一门美容养生的手艺,不久,她就到亚运城的一家女士美容中心去打工。
  每天早晨,南远牵着杰瑞到亚运城的广场周边去跑几圈。在广场正中的台面上,十几面亚洲国家的旗帜还在风中飘扬;广场周边各种高大笔直的亚热带树木巍峨而挺拔地伫立着;宽敞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着伸向远方;沿途树上的鸟儿、路边的花儿已经被人们的脚步吵醒,它们啁啾着盛开;晨曦宛如一大块幔帘,刚露出它明亮的颜色,就被大地上的楼房、树梢、鸟儿花儿当作衣衫,披裹在自己的身上。
  南远跑,杰瑞也跑,她跑一会儿停下了,它还在不停地跑。等它跑得很远了,又回过头来像箭一样朝南远射过来,然后摇头摆尾地围着她撒欢。南远想,亚运城可真美呵!儿子就好比是杰瑞,无论跑多远也会折回到她身边来的。
  杰瑞很黏儿子,在它心目中,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每周末儿子从深圳回来,它都会急慌慌亲热热地扑向他,眼睛里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儿子用英语跟它说几句话,它便立刻恢复了平静,矜持地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到了七月份,儿子回家的次数渐渐地少了,他已经在深圳找到了工作。每天晚上,南远下班后带杰瑞下楼去拉屎拉尿,她会不经意地朝着儿子回家的路上眺望。杰瑞似乎也读懂了女主人的心,它也伸长脖子睁圆双眼,盯着路过这里的每一个人。当南远扯动着链子提醒它该上楼时,它却磨磨蹭蹭地像个孩子那样乞求着,赖在原地眼巴巴地朝着里口张望。
  儿子每次回家时,总要给杰瑞洗一次澡,他打开热水器,给它身体上抹上沐浴露,边帮它按摩边撅起嘴巴吹一支快乐的歌曲。杰瑞一动不动地享受着,有时它和着节拍,人模狗样地轻轻哼几声,儿子便笑嘻嘻地俯下身亲吻它的耳朵尖儿。
  南远刚开始给它洗澡颇费了一些周折,有一次她刚刚给它抹上了沐浴露,那小坏蛋就从她手中挣脱了。它跑到客厅里藏到桌子腿缝里,很得意地甩掉身上的泡泡。南远追过去抓他,它迅速地跑掉。它跑到哪,哪里就滴落下大大小小的白色泡泡,它洋洋得意地站在泡泡里,皮笑肉不笑地望着气喘吁吁的南远。
  南远见抓不到它,就心生一计,假装着被地板上的泡泡滑倒了。她半歪在地砖上、双手捧着脚踝,呲牙咧嘴地疼得直叫唤。杰瑞见了,连忙跑了过来,它伸手一只爪子抚摸着她的脚踝,黑亮亮的眼睛里尽是歉意和疼爱。
  南远朝它做一个怪脸,就拽着它的耳朵,把它抱到洗手间里去洗澡。她说,你怎么这么调皮的!再这样我就把你送给别人了。杰瑞仿佛听明白一样,他“呜呜”地叫两声,用舌头舔舔主人的手,好像表示今后不再犯了。
  
  二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亚运城的房子过了半年就要还银行的贷款了。光每个月的物业管理费、卫生费还有水电费就是四五百。南远在亚运城十二楼养生中心的那份薪水,只够养活她自己和杰瑞的,她得趁自己还干得动,多赚一点钱帮儿子还银行的房贷呀!
  南远用三天时间,坐上地铁到广州市区去找工作。她一次次满怀信心而去,一次次疲惫不堪地失望而归。有天傍晚,她牵着杰瑞,又一次凝望着儿子回家的方向。在那一刹那间,她决定到深圳去找工作。哪怕是端盘子洗碗,哪怕是扫大街,哪怕是做保姆,她也要跟儿子在一起,她还真有点想儿子了!可杰瑞怎么办?怎么才能把它带到深圳去?就是想办法带过去了,又能把它安顿在哪儿?
  这天回到家里,南远把杰瑞抱在自己的膝盖上,跟它说了很多贴心话:对不起,杰瑞,我不得不离开你了!这房子每个月要还四五千房贷,我们住不起呀,我要到深圳去赚钱帮他一把,你说呢!
  南远一旦决定到深圳去,她就故意考验和疏远杰瑞。有一次,她把狗食放在阳台上,当它去吃的时候,南远就把阳台的纱窗门关上了。杰瑞立马不吃了,它蹲在门外面,可怜巴巴的望着女主人,眼睛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南远拖打扫了屋子拖了地,才把它放进来。杰瑞从纱窗门里挤进客厅后,悻悻地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也不动,它的眼睛半睁半闭,不吃喝也不吵闹。南远去摸它,感觉到它的肚子急促地起伏着。她警告它:你这是跟我耍脾气呀?看我过几天就要到深圳去了,你怎么办喽?
  在往后的几天里,无论是早晨领着它去跑步,还是晚上牵着它去遛圈,只要遇到左邻右舍或者是老乡熟人,南远就跟人家说自己要到深圳去了,有谁可以帮我领养这条狗吗?它可乖了,半年多来从没有在家里拉过屎,不知道它是怎么憋住的!
  南远说得多了,杰瑞好像也知道她要走了。有一天半夜,它从狗窝里爬起来,轻轻地推开门,蜷缩在床面前守候着主人。南远夜起时吓了一跳。她踢它一脚,吼道:你怎么可以跟色狼一样守在我床面前?吓死我了!你越这样我越不带你到深圳去。哼!
  到了八月底,深圳的一家家政公司打电话给南远,说罗湖区有一对夫妻,他们有一对两岁多的双胞胎女儿。需要找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保姆,你的资料和照片我都给他们看了,他俩对你很满意。你这两天能够过来吗?一来就去上班,这是好多阿姨求都求不到的呀!
  南远就问工资是多少,家政老板回答说,4800元一个月,每月休四天,若节假日加班,一天补200元。
  
  三
  南远像所有聪明的女人那样,把杰瑞装在一只大塑料桶里,桶里面装着它的两袋口粮和一块石头。
  仅有这些是不够的,她还写了一封信,信上说我是亚运城某某区某某栋多少楼号的业主。这是一条拉布拉多狗,是儿子买回来陪伴我的,光领养费就花了五百元。它特别爱干净,从来没有在我家里拉过屎。它懂简单的英语,喜欢吃排骨,但不喜欢吃肥肉,它吃的肉食里尽量不要放盐。恳请有爱心的人士收养它,等我找到了工作、从深圳回来了,一定会加倍补偿养狗人。然后她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希望好心人读到这封信的人,能打给她一个电话。
  南远把杰瑞放在离地铁口一百米左右的小菜场门口,就在她即将离开的那一瞬间,杰瑞从红色塑料桶上露出头来,它用两只前爪抓在桶沿上,眼睛里淌着两行清泪,它的叫声低沉凄凉如泣如诉,“呜,呜呜,呜”……它见南远后退着越走越远,便拼命的挣扎着想从桶里爬出来,可它的头却被狗链拴在桶底的一块石头上。
  南远走到地铁口又悄悄地返回来了,她只是想躲在暗处,看一看有没有人把杰瑞领回家。她站在树下向杰瑞这边张望,狗的哭叫声引来了很多人围观,有人骂狗的主人太狠心,有人说这只狗太可怜,有人在摇头,有人在叹气,更多人是面无表情地走开去。
  南远不敢去看杰瑞哭肿的双眼和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她捂着脸流着泪,头也不回地向地铁口跑过去。
  
  四
  当晚,南远在家政老板的带引下,到了深圳罗湖的用户家里。老板和主人家问是否还有直属亲戚在深圳,南远摇头,她不想让儿子知道她也到了深圳、正在别人家做保姆;也不想让儿子知道她把杰瑞丢弃在地铁口、等待着别人来收养。
  这天夜里,南远在舒适宽敞的空调房里,搂着一对双胞胎睡觉。两个宝宝睡熟了,她就担心起杰瑞来。她希望有人打她的手机,告诉她狗已经被领走了。可手机一直缄默着像块石头,然不成杰瑞还孤苦伶仃地蜷缩在菜场口的红桶里?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南远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她连忙打开听筒,这是一个来自广州的陌生电话,是个操着很浓的北方口音的大姐或大妈打来的。她的声音低沉而又含糊,像捂着嘴巴说出来的话:你的狗,我昨天就抱回家了……你放心,我家有三条狗,加上它是第四条……呃,你就放心地在深圳打工赚钱吧!
  南远用颤抖的声音连声道谢,说过几天我可以在视频里看看它吗?那女人用洪亮的声音,迅速而又果断说了三个字,不可以!说完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
  出于礼貌,南远过了三天才拨通那个好心人的电话。她想知道杰瑞和主人家的那几条狗相处得怎么样?它是不是因生气还不肯吃东西?我要不要先发一个微信红包给您?可等她打通了电话,说话的却是一个拖很重的鼻音、声音很苍老的男人,南远想他应该是她的丈夫了。
  南远客套了几句,就问杰瑞还乖吧,谢谢您们两口子收养了我的狗……
  电话那头男人说,什么狗?我不知道啊!
  这下轮到南远吃惊了。咦,三天前不是有个女人用这电话打给我的吗?她说您家有三条狗呵!
  噢,前几天我到菜场门口去买金鱼饲料,是个上午吧……好像是上午,有个女的向我借电话来着,她说她的手机没电了,还硬塞要给我两块钱……诶,我没看见狗啊猫的……我家就养了几条锦鲤,嘿嘿。
  南远的耳朵嗡嗡地响,男人还在嘟囔什么,她一句话也听不清楚了。她心里明白,瑞杰被亚运城一个有三条狗的女主人领养了,但她不想跟先前狗的主人有任何联系。
  这天夜里,南远在手机上给儿子写了很长一条短信,可她写着写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就把信息删掉了。
  南远在这户人家做了十九天保姆,就到附近一家美容院去做自己的老本行。美容院有吃也有住,收入不比做保姆差。
  有一天晚上,她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打通了儿子的电话。她告诉他说我来深圳啦……在罗湖一家美容院做工。而丢弃杰瑞和做了十几天保姆的事,却没有对儿子透露一个字。
  儿子最后问道,那杰瑞呢?南远回答,我把它交给亚运城的一位老乡养着呢!儿子在电话的那一端缄默了。
  轮休的时候,南远就从深圳回广州。她得回去把房子交给中介的租出去呀!但房子不是那么快就租出去的,她就利用回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在亚运城的大街小巷去寻找牵四条狗的女人。这次她想好了,如果找到了它,就即使是花几百块钱打车,她也要把杰瑞带到深圳去。
  南远因为租房子的事,一年要回亚运城几次。每次回来,她都会在亚运城的广场、主要的街道或菜场口寻找有四条狗的女人。可那女人和她的一群狗,就仿佛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连个影子也没留下。
  到了第二年的四月份,南远又回到亚运城去租房子。这一次,她把房子租给一个肯尼亚黑人大学生。签好了合同,南远就到到菜场口一家新开的宠物店,向店主人打听有没有见过牵四条狗的北方女人。
  女店主听了南远的述说,她推了推眼镜,说这可能就是一个骗局,也许她根本就没养这么多狗,她只所以这么说,目的就是让你找不到她。
  仿佛是在黑夜里点亮了一点灯,南远的心瞬间被照明白了。自己遇见的是一个爱狗识狗、高智商的女人,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看中了可怜可爱的杰瑞,她要占为己有而且永远地爱它!
  儿子在深圳见到南远时说,妈妈,您不该随便遗弃那条狗,它可不是一条普通的狗……我可以回广州把它交给我同学的父母,让他们好好去照顾它。
  南远强忍住心头的怨气,她轻声细气地反诘说,你也不是把一个家把妈妈都丢在广州了吗?深圳广州可不是老家倒口湾,我可以坐高铁地铁到处走,可杰瑞它通不过呵!
  儿子略有所思地点点头,就从手机上找出几张杰瑞的照片来,母子俩头挨着头,一起看。
  又过了两年,南远母子俩卖掉了亚运城的房子,轻轻松松地赚了一笔钱。不久,儿子便在离深圳很近的惠州淡水河畔,为妈妈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虽然比原来亚运城的房子小一点,但南远却把它布置得很温馨很漂亮。她把杰瑞的照片放大后装在像框里,挂在卧室雪白的墙壁上。
  就在这一年的十月,儿子在深圳结了婚。狗年最后一天的傍晚,儿子做了父亲。他满心欢喜,为襁褓中的儿子取了一个英文名:杰瑞。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