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雾爱

雾爱

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
  土少迟到了一个小时,师妹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挂起笑容迎接他,有时我在想,迟到是不是一种让人更期待对方的方法。
  但无论如何,迟到就要罚喝酒。在我的起哄下,土少喝了三小瓶啤酒,自己以为,只要把他灌醉,对方才无法对师妹有机可乘。不料土少扮醉干坏事,趁机亲了一口师妹,然而师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
  随后,师妹和土少合唱情歌,我与其余几个友人玩起摇骰子,由于心不在焉,导致总是输。过了几首歌的时间之后,我以上厕所为由,不再跟他们玩摇骰子,上完厕所回来,直接走向点歌机。
  “哥们,别切我们的歌。”土少提醒我。
  听着土少话里的我们,我真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将拳头变成了点头。
  “谢谢哥们。”土少看到我点头,不忘道谢。
  “谁和你是哥们。”我小声嘀咕。
  我坐在点歌机前,望向师妹,她的目光在土少与屏幕之间游走,自己看不过眼,看了看时间,随手按了一下“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很快便推门进来,我想早点结束派对,让服务员去拿蛋糕。我的举动引起了师妹的注意,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目光终于短暂性转移到我的身上。
  取来蛋糕,打开,插上蜡烛,点燃,切换生日音乐,师妹许愿。
  许愿完毕,切蛋糕。土少挨在师妹旁边,其中一位友人给二人拍照。我看着土少那张脸庞,愤怒又来了,自己拿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脸。土少以为到了玩“扔蛋糕”的环节,连忙用纸巾抹掉脸上的蛋糕,他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快速拿起一块蛋糕向我进行反击。其余人见状,亦加入扔蛋糕之战……
  在扔蛋糕之战中,我的目标锁定土少,以快狠准出击,而土少更多是为了帮师妹挡蛋糕。师妹被土少的行为感动,两人一起向我攻击。当被师妹扔中的那一刻,结果已经出来,今晚我输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已输了。
  派对结束后,土少主动支付清洁包厢的费用,并负责送师妹回去,我目送两人一同上车,脑子旋即闪过一些关于两人的后事,霎时,自己又莫名地摇一摇头。
  夜里的风有点凉,我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
  打开一看,内容是叮嘱我别喝醉了,自己想起她的脸,没有回复消息,选择收起手机。
  走到公交车站,夜班车还没有来。
  等车期间,我看见地上有一支记号笔,不假思索伸手捡起,然后在手掌上试写,发现还能写,于是趁着身旁无人,蹲下来,在马路牙子写字。
  写道:师妹,我恨你——“你”字只写了一个单人旁时,停下,小思片刻又提起笔,在单人旁的右边添了一点,上面再加了一横,成了一个“不”字,接着继续补充完整——师妹,我恨不了你,我爱你!
  刚写完,那行字竟然动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一跃跳到我的身上,继而露出一副嘲笑的嘴脸,它们轮流嘲讽,笑我是爱情的傻瓜。我晃晃脑袋,它们恢复了正常,看到字依然是字,但无可否认的是,事实依然是事实。
  夜班车来了,该回家了。
  我用记号笔涂掉“师妹,我恨不了你”,留下“我爱你”,上车前,决定把笔也一起带走,留着日后在“我爱你”前面添加一个人的名字。
  至于,这个人的名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我暂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过客。
  次日,我问起昨晚离开KTV后的事情,师妹告知,土少将她送回到楼下便走了。这样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当中缺少了细节,待自己献上奶茶之后,师妹才愿意说出实情,原来土少是被打发走的。听完,我陷入沉思,不知是师妹打发了土少,还是师妹的父母打发了土少,个人猜测是后者。
  
  5
  
  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纷纷加强练习,特别是林沫,她把这场比赛看得很重要,总担心比赛当天我没空,其实自己已经提前请好假了。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那场比赛我最终没有参加。
  比赛前夕,我收到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
  “师兄,明天溜冰比赛开始了,土少刚告诉我,他明天没空,你能来做我的搭档吗?”
  看完信息,我既惊喜又烦恼,惊喜是师妹找我做她的搭档,烦恼是我已经答应了林沫,三思之后,自己再次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
  “我明天也没空,公司要加班。”
  拒绝了师妹,我知道自己不能出现在溜冰场,相当于同时拒绝了林沫。
  我即时将决定告诉林沫,她得知我没空参赛,起先回我,“没关系。”后来又追问,“你真的来不了吗?”接着便是,“哦,好的。”收尾。
  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仿佛看见一张失落的脸,我知道这样做对林沫不好,但考虑到师妹,这是不失双方的唯一做法。
  比赛当天,我关闭了手机,待隔日0点才重新开机,本以为会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怎料一条也没有,确实挺意外的。
  我打开与林沫的QQ聊天框,编辑了一句“对不起”,发送键与手指仅距一厘米,自己却犹豫了,“面子”成为按不下去的理由,发送最后变成删除。
  比赛过后,林沫消失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心里感到有些不适,每当看到师妹和土少在一起玩,我会不禁想起她,想起那张平凡的脸。
  我不知道林沫在自己心里占着什么位置,感觉时而在心的边上,时而在心的中央,或许准确一点来说,时常在心的边上,偶尔在心的中央。
  临近冬至的一个晚上,我给林沫发送QQ消息:“最近忙什么,怎么没见你来溜冰呢?”
  林沫回我说——她没有回复我。
  那个晚上,我的心觉得很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的缘故。
  我以为林沫不作告别就这样消失时,她又现身了。那天刚过完腊八节,林沫打扮漂亮来到溜冰场,短裙搭配丝袜,嘴唇和指甲均添色,她悄悄溜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看见林沫再次出现,我并没有因为之前没有回复消息而憎恨她,反而很是高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林沫一来便向我索要拥抱,对于这个请求我没有拒绝,但在拥抱之前,自己心虚地四处张望。林沫没有问我为何四处张望,她张开双手等待着,我张望完毕,抱了过去。
  拥抱过后,林沫对我说:“我明天要回家啦,这边的工作已经辞掉了,过完年去其他城市工作。”
  “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我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穿25号的鞋子吗?”林沫反问。
  “不知道。”我的脖子突发急疾,导致无法低头去看自己鞋子的号码。
  “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一起溜几圈吧。”听林沫说这句话的语气,我猜到她有点不高兴了,但让自己没有猜到的是她竟然把这句话最重要的两个字留在嘴里——“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最后’一起溜几圈吧。”
  这几圈,我们溜得格外的惬意……
  林沫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相识那晚的样子。
  
  6
  
  有些道别,总是悄无声息地进行。
  自从林沫回家后,师妹也很少来溜冰了,我给她发短信问原因。
  我:“这段时间在忙啥,怎么不来溜冰了?”
  师妹:“啥也没忙,主要有人看到他和别人搂搂抱抱导致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去溜冰。”
  看完师妹回复的短信,愤怒当即就上来了,我约土少到溜冰场外见面,当他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
  土少闪避及时,他看着我,满脸不解地问:“你打我干嘛?”
  “有人看到你和别人搂搂抱抱!”我指着土少,怒道,“我师妹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乱搞!”
  “我没有!”土少理直气壮地说,“和别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你别再动手,我告诉你真相。”
  我将指着土少的手放下,继续怒视他。
  “你懂得爱情吗?”土少问我。
  我失去了耐性,自己只想知道土少口中的真相:“我不想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快点告诉我那狗屁真相!”
  “那天,我看到你和林沫抱在一起,我把这事告诉了你师妹,她说我多管闲事。”土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吗?你师妹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气你和不失面子罢了,还有,上次溜冰场举办的比赛,我没空也是假的,她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比赛。”
  听了土少的话,得知原来师妹短信中的“他”指的是我,自己体内的愤怒一下子泄掉了。
  “每次看到你和林沫在一起,你师妹都会板起脸,其实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傻傻的站在身后,可她却看不见……”土少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个为爱付出的年轻人触碰了师妹这朵花儿,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是带刺的玫瑰。
  我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接通后,那头说:
  “喂。”
  我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
  那头说:“朋友。”
  听完,我挂掉了电话。
  街灯下,我和土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高一矮,像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只是,在爱情路上再也没有输与赢,只有快乐与悲伤,只有安心与痛心,只有结合与分离……
  
  7
  
  林沫回家的第十一天,我的QQ邮箱收到她发来的一封邮件。
  亲爱的:
  愿我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的QQ已进入注销中。春节过后我会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之前你问为什么,因为原来的那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和可以放下感情的人了。
  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那么的偶然,我想,或许是缘。喜欢上你,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知道是过客还是至爱,只知道曾经被你一刹那的温柔牵动我的心,由喜欢变成爱,让我爱得一往情深。
  初识时,总比你早到溜冰场,但我没有急着进去,直至看见你出现在门口,我才匆匆忙忙现身,假装刚到,在身后向你打招呼——hi,我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你的距离,但你总是用我讨厌的礼貌性微笑作回应。
  看到你固定的单排溜冰鞋是25号,我也开通了会员,让店长给我留出25号双排溜冰鞋,每当你和我穿着4个25号的鞋子溜过众人面前,我仿佛看见他们在祝福我们,愿我们像这对情侣鞋的号码总数一样,一百分幸福。是啊,我多想就这样“幸福”下去,可是命运往往不如人意,你师妹出现了。她说,你是她的前男朋友。我很迷茫,为什么你们分开了还要在一起溜冰?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为何又向我靠近?
  对于你给我的情与爱,我一直很压抑,很辛苦,总想你能对我说:亲爱的,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可你没有说过,就连我说要回家那晚你也没有讲。我和你之间好像隔着什么,有时很近,有时却很远。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每天和你开开心心在一起,享受相伴中的快乐。可是你没有给我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师妹的存在?
  你没有来溜冰场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很心慌,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常常有人故意挨近我,甚至撞倒我!我不敢告诉你幕后主脑是你的师妹,怕说出来会影响你们之间那让我恶心的纯真友谊!我不知道她在你那颗心上面占着的位置有多大,我只想问一问,当中的N分之一里有没有我?如果有,为何我感觉不到,你又为何让我感觉不到?结果便是没有。以致我决定,要离开你。
  最后,谢谢你那晚给我的拥抱,我若不忘你,我会永远记住它。
  亲爱的,再见。
  看完这封邮件,我慌乱了。为了寻找林沫的足迹,我去问25号白色双排溜冰鞋:“她来过吗?”鞋子没有回答我。我走到雨中问老天,老天也没有回答我。我又跑进酒吧里面问,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一起对我起哄,直至我醉倒才发现,她没有来过。
  酒醒后,我回到时代溜冰场,不知为什么,站在那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一个熟悉的地方少了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看着,眼晴便红了,原以为自己对林沫不会有感觉,殊不知在这段日子里,情意却慢慢的、渐渐的、悄悄的越过了底线……
  某天,土少问我:“如果让你再一次见到林沫,你会说什么?”
  我回土少说:“在一起。”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
  土少迟到了一个小时,师妹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挂起笑容迎接他,有时我在想,迟到是不是一种让人更期待对方的方法。
  但无论如何,迟到就要罚喝酒。在我的起哄下,土少喝了三小瓶啤酒,自己以为,只要把他灌醉,对方才无法对师妹有机可乘。不料土少扮醉干坏事,趁机亲了一口师妹,然而师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
  随后,师妹和土少合唱情歌,我与其余几个友人玩起摇骰子,由于心不在焉,导致总是输。过了几首歌的时间之后,我以上厕所为由,不再跟他们玩摇骰子,上完厕所回来,直接走向点歌机。
  “哥们,别切我们的歌。”土少提醒我。
  听着土少话里的我们,我真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将拳头变成了点头。
  “谢谢哥们。”土少看到我点头,不忘道谢。
  “谁和你是哥们。”我小声嘀咕。
  我坐在点歌机前,望向师妹,她的目光在土少与屏幕之间游走,自己看不过眼,看了看时间,随手按了一下“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很快便推门进来,我想早点结束派对,让服务员去拿蛋糕。我的举动引起了师妹的注意,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目光终于短暂性转移到我的身上。
  取来蛋糕,打开,插上蜡烛,点燃,切换生日音乐,师妹许愿。
  许愿完毕,切蛋糕。土少挨在师妹旁边,其中一位友人给二人拍照。我看着土少那张脸庞,愤怒又来了,自己拿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脸。土少以为到了玩“扔蛋糕”的环节,连忙用纸巾抹掉脸上的蛋糕,他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快速拿起一块蛋糕向我进行反击。其余人见状,亦加入扔蛋糕之战……
  在扔蛋糕之战中,我的目标锁定土少,以快狠准出击,而土少更多是为了帮师妹挡蛋糕。师妹被土少的行为感动,两人一起向我攻击。当被师妹扔中的那一刻,结果已经出来,今晚我输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已输了。
  派对结束后,土少主动支付清洁包厢的费用,并负责送师妹回去,我目送两人一同上车,脑子旋即闪过一些关于两人的后事,霎时,自己又莫名地摇一摇头。
  夜里的风有点凉,我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
  打开一看,内容是叮嘱我别喝醉了,自己想起她的脸,没有回复消息,选择收起手机。
  走到公交车站,夜班车还没有来。
  等车期间,我看见地上有一支记号笔,不假思索伸手捡起,然后在手掌上试写,发现还能写,于是趁着身旁无人,蹲下来,在马路牙子写字。
  写道:师妹,我恨你——“你”字只写了一个单人旁时,停下,小思片刻又提起笔,在单人旁的右边添了一点,上面再加了一横,成了一个“不”字,接着继续补充完整——师妹,我恨不了你,我爱你!
  刚写完,那行字竟然动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一跃跳到我的身上,继而露出一副嘲笑的嘴脸,它们轮流嘲讽,笑我是爱情的傻瓜。我晃晃脑袋,它们恢复了正常,看到字依然是字,但无可否认的是,事实依然是事实。
  夜班车来了,该回家了。
  我用记号笔涂掉“师妹,我恨不了你”,留下“我爱你”,上车前,决定把笔也一起带走,留着日后在“我爱你”前面添加一个人的名字。
  至于,这个人的名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我暂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过客。
  次日,我问起昨晚离开KTV后的事情,师妹告知,土少将她送回到楼下便走了。这样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当中缺少了细节,待自己献上奶茶之后,师妹才愿意说出实情,原来土少是被打发走的。听完,我陷入沉思,不知是师妹打发了土少,还是师妹的父母打发了土少,个人猜测是后者。
  
  5
  
  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纷纷加强练习,特别是林沫,她把这场比赛看得很重要,总担心比赛当天我没空,其实自己已经提前请好假了。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那场比赛我最终没有参加。
  比赛前夕,我收到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
  “师兄,明天溜冰比赛开始了,土少刚告诉我,他明天没空,你能来做我的搭档吗?”
  看完信息,我既惊喜又烦恼,惊喜是师妹找我做她的搭档,烦恼是我已经答应了林沫,三思之后,自己再次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
  “我明天也没空,公司要加班。”
  拒绝了师妹,我知道自己不能出现在溜冰场,相当于同时拒绝了林沫。
  我即时将决定告诉林沫,她得知我没空参赛,起先回我,“没关系。”后来又追问,“你真的来不了吗?”接着便是,“哦,好的。”收尾。
  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仿佛看见一张失落的脸,我知道这样做对林沫不好,但考虑到师妹,这是不失双方的唯一做法。
  比赛当天,我关闭了手机,待隔日0点才重新开机,本以为会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怎料一条也没有,确实挺意外的。
  我打开与林沫的QQ聊天框,编辑了一句“对不起”,发送键与手指仅距一厘米,自己却犹豫了,“面子”成为按不下去的理由,发送最后变成删除。
  比赛过后,林沫消失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心里感到有些不适,每当看到师妹和土少在一起玩,我会不禁想起她,想起那张平凡的脸。
  我不知道林沫在自己心里占着什么位置,感觉时而在心的边上,时而在心的中央,或许准确一点来说,时常在心的边上,偶尔在心的中央。
  临近冬至的一个晚上,我给林沫发送QQ消息:“最近忙什么,怎么没见你来溜冰呢?”
  林沫回我说——她没有回复我。
  那个晚上,我的心觉得很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的缘故。
  我以为林沫不作告别就这样消失时,她又现身了。那天刚过完腊八节,林沫打扮漂亮来到溜冰场,短裙搭配丝袜,嘴唇和指甲均添色,她悄悄溜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看见林沫再次出现,我并没有因为之前没有回复消息而憎恨她,反而很是高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林沫一来便向我索要拥抱,对于这个请求我没有拒绝,但在拥抱之前,自己心虚地四处张望。林沫没有问我为何四处张望,她张开双手等待着,我张望完毕,抱了过去。
  拥抱过后,林沫对我说:“我明天要回家啦,这边的工作已经辞掉了,过完年去其他城市工作。”
  “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我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穿25号的鞋子吗?”林沫反问。
  “不知道。”我的脖子突发急疾,导致无法低头去看自己鞋子的号码。
  “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一起溜几圈吧。”听林沫说这句话的语气,我猜到她有点不高兴了,但让自己没有猜到的是她竟然把这句话最重要的两个字留在嘴里——“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最后’一起溜几圈吧。”
  这几圈,我们溜得格外的惬意……
  林沫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相识那晚的样子。
  
  6
  
  有些道别,总是悄无声息地进行。
  自从林沫回家后,师妹也很少来溜冰了,我给她发短信问原因。
  我:“这段时间在忙啥,怎么不来溜冰了?”
  师妹:“啥也没忙,主要有人看到他和别人搂搂抱抱导致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去溜冰。”
  看完师妹回复的短信,愤怒当即就上来了,我约土少到溜冰场外见面,当他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
  土少闪避及时,他看着我,满脸不解地问:“你打我干嘛?”
  “有人看到你和别人搂搂抱抱!”我指着土少,怒道,“我师妹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乱搞!”
  “我没有!”土少理直气壮地说,“和别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你别再动手,我告诉你真相。”
  我将指着土少的手放下,继续怒视他。
  “你懂得爱情吗?”土少问我。
  我失去了耐性,自己只想知道土少口中的真相:“我不想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快点告诉我那狗屁真相!”
  “那天,我看到你和林沫抱在一起,我把这事告诉了你师妹,她说我多管闲事。”土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吗?你师妹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气你和不失面子罢了,还有,上次溜冰场举办的比赛,我没空也是假的,她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比赛。”
  听了土少的话,得知原来师妹短信中的“他”指的是我,自己体内的愤怒一下子泄掉了。
  “每次看到你和林沫在一起,你师妹都会板起脸,其实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傻傻的站在身后,可她却看不见……”土少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个为爱付出的年轻人触碰了师妹这朵花儿,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是带刺的玫瑰。
  我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接通后,那头说:
  “喂。”
  我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
  那头说:“朋友。”
  听完,我挂掉了电话。
  街灯下,我和土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高一矮,像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只是,在爱情路上再也没有输与赢,只有快乐与悲伤,只有安心与痛心,只有结合与分离……
  
  7
  
  林沫回家的第十一天,我的QQ邮箱收到她发来的一封邮件。
  亲爱的:
  愿我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的QQ已进入注销中。春节过后我会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之前你问为什么,因为原来的那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和可以放下感情的人了。
  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那么的偶然,我想,或许是缘。喜欢上你,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知道是过客还是至爱,只知道曾经被你一刹那的温柔牵动我的心,由喜欢变成爱,让我爱得一往情深。
  初识时,总比你早到溜冰场,但我没有急着进去,直至看见你出现在门口,我才匆匆忙忙现身,假装刚到,在身后向你打招呼——hi,我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你的距离,但你总是用我讨厌的礼貌性微笑作回应。
  看到你固定的单排溜冰鞋是25号,我也开通了会员,让店长给我留出25号双排溜冰鞋,每当你和我穿着4个25号的鞋子溜过众人面前,我仿佛看见他们在祝福我们,愿我们像这对情侣鞋的号码总数一样,一百分幸福。是啊,我多想就这样“幸福”下去,可是命运往往不如人意,你师妹出现了。她说,你是她的前男朋友。我很迷茫,为什么你们分开了还要在一起溜冰?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为何又向我靠近?
  对于你给我的情与爱,我一直很压抑,很辛苦,总想你能对我说:亲爱的,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可你没有说过,就连我说要回家那晚你也没有讲。我和你之间好像隔着什么,有时很近,有时却很远。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每天和你开开心心在一起,享受相伴中的快乐。可是你没有给我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师妹的存在?
  你没有来溜冰场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很心慌,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常常有人故意挨近我,甚至撞倒我!我不敢告诉你幕后主脑是你的师妹,怕说出来会影响你们之间那让我恶心的纯真友谊!我不知道她在你那颗心上面占着的位置有多大,我只想问一问,当中的N分之一里有没有我?如果有,为何我感觉不到,你又为何让我感觉不到?结果便是没有。以致我决定,要离开你。
  最后,谢谢你那晚给我的拥抱,我若不忘你,我会永远记住它。
  亲爱的,再见。
  看完这封邮件,我慌乱了。为了寻找林沫的足迹,我去问25号白色双排溜冰鞋:“她来过吗?”鞋子没有回答我。我走到雨中问老天,老天也没有回答我。我又跑进酒吧里面问,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一起对我起哄,直至我醉倒才发现,她没有来过。
  酒醒后,我回到时代溜冰场,不知为什么,站在那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一个熟悉的地方少了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看着,眼晴便红了,原以为自己对林沫不会有感觉,殊不知在这段日子里,情意却慢慢的、渐渐的、悄悄的越过了底线……
  某天,土少问我:“如果让你再一次见到林沫,你会说什么?”
  我回土少说:“在一起。”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
  土少迟到了一个小时,师妹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挂起笑容迎接他,有时我在想,迟到是不是一种让人更期待对方的方法。
  但无论如何,迟到就要罚喝酒。在我的起哄下,土少喝了三小瓶啤酒,自己以为,只要把他灌醉,对方才无法对师妹有机可乘。不料土少扮醉干坏事,趁机亲了一口师妹,然而师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
  随后,师妹和土少合唱情歌,我与其余几个友人玩起摇骰子,由于心不在焉,导致总是输。过了几首歌的时间之后,我以上厕所为由,不再跟他们玩摇骰子,上完厕所回来,直接走向点歌机。
  “哥们,别切我们的歌。”土少提醒我。
  听着土少话里的我们,我真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将拳头变成了点头。
  “谢谢哥们。”土少看到我点头,不忘道谢。
  “谁和你是哥们。”我小声嘀咕。
  我坐在点歌机前,望向师妹,她的目光在土少与屏幕之间游走,自己看不过眼,看了看时间,随手按了一下“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很快便推门进来,我想早点结束派对,让服务员去拿蛋糕。我的举动引起了师妹的注意,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目光终于短暂性转移到我的身上。
  取来蛋糕,打开,插上蜡烛,点燃,切换生日音乐,师妹许愿。
  许愿完毕,切蛋糕。土少挨在师妹旁边,其中一位友人给二人拍照。我看着土少那张脸庞,愤怒又来了,自己拿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脸。土少以为到了玩“扔蛋糕”的环节,连忙用纸巾抹掉脸上的蛋糕,他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快速拿起一块蛋糕向我进行反击。其余人见状,亦加入扔蛋糕之战……
  在扔蛋糕之战中,我的目标锁定土少,以快狠准出击,而土少更多是为了帮师妹挡蛋糕。师妹被土少的行为感动,两人一起向我攻击。当被师妹扔中的那一刻,结果已经出来,今晚我输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已输了。
  派对结束后,土少主动支付清洁包厢的费用,并负责送师妹回去,我目送两人一同上车,脑子旋即闪过一些关于两人的后事,霎时,自己又莫名地摇一摇头。
  夜里的风有点凉,我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
  打开一看,内容是叮嘱我别喝醉了,自己想起她的脸,没有回复消息,选择收起手机。
  走到公交车站,夜班车还没有来。
  等车期间,我看见地上有一支记号笔,不假思索伸手捡起,然后在手掌上试写,发现还能写,于是趁着身旁无人,蹲下来,在马路牙子写字。
  写道:师妹,我恨你——“你”字只写了一个单人旁时,停下,小思片刻又提起笔,在单人旁的右边添了一点,上面再加了一横,成了一个“不”字,接着继续补充完整——师妹,我恨不了你,我爱你!
  刚写完,那行字竟然动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一跃跳到我的身上,继而露出一副嘲笑的嘴脸,它们轮流嘲讽,笑我是爱情的傻瓜。我晃晃脑袋,它们恢复了正常,看到字依然是字,但无可否认的是,事实依然是事实。
  夜班车来了,该回家了。
  我用记号笔涂掉“师妹,我恨不了你”,留下“我爱你”,上车前,决定把笔也一起带走,留着日后在“我爱你”前面添加一个人的名字。
  至于,这个人的名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我暂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过客。
  次日,我问起昨晚离开KTV后的事情,师妹告知,土少将她送回到楼下便走了。这样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当中缺少了细节,待自己献上奶茶之后,师妹才愿意说出实情,原来土少是被打发走的。听完,我陷入沉思,不知是师妹打发了土少,还是师妹的父母打发了土少,个人猜测是后者。
  
  5
  
  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纷纷加强练习,特别是林沫,她把这场比赛看得很重要,总担心比赛当天我没空,其实自己已经提前请好假了。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那场比赛我最终没有参加。
  比赛前夕,我收到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
  “师兄,明天溜冰比赛开始了,土少刚告诉我,他明天没空,你能来做我的搭档吗?”
  看完信息,我既惊喜又烦恼,惊喜是师妹找我做她的搭档,烦恼是我已经答应了林沫,三思之后,自己再次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
  “我明天也没空,公司要加班。”
  拒绝了师妹,我知道自己不能出现在溜冰场,相当于同时拒绝了林沫。
  我即时将决定告诉林沫,她得知我没空参赛,起先回我,“没关系。”后来又追问,“你真的来不了吗?”接着便是,“哦,好的。”收尾。
  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仿佛看见一张失落的脸,我知道这样做对林沫不好,但考虑到师妹,这是不失双方的唯一做法。
  比赛当天,我关闭了手机,待隔日0点才重新开机,本以为会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怎料一条也没有,确实挺意外的。
  我打开与林沫的QQ聊天框,编辑了一句“对不起”,发送键与手指仅距一厘米,自己却犹豫了,“面子”成为按不下去的理由,发送最后变成删除。
  比赛过后,林沫消失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心里感到有些不适,每当看到师妹和土少在一起玩,我会不禁想起她,想起那张平凡的脸。
  我不知道林沫在自己心里占着什么位置,感觉时而在心的边上,时而在心的中央,或许准确一点来说,时常在心的边上,偶尔在心的中央。
  临近冬至的一个晚上,我给林沫发送QQ消息:“最近忙什么,怎么没见你来溜冰呢?”
  林沫回我说——她没有回复我。
  那个晚上,我的心觉得很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的缘故。
  我以为林沫不作告别就这样消失时,她又现身了。那天刚过完腊八节,林沫打扮漂亮来到溜冰场,短裙搭配丝袜,嘴唇和指甲均添色,她悄悄溜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看见林沫再次出现,我并没有因为之前没有回复消息而憎恨她,反而很是高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林沫一来便向我索要拥抱,对于这个请求我没有拒绝,但在拥抱之前,自己心虚地四处张望。林沫没有问我为何四处张望,她张开双手等待着,我张望完毕,抱了过去。
  拥抱过后,林沫对我说:“我明天要回家啦,这边的工作已经辞掉了,过完年去其他城市工作。”
  “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我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穿25号的鞋子吗?”林沫反问。
  “不知道。”我的脖子突发急疾,导致无法低头去看自己鞋子的号码。
  “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一起溜几圈吧。”听林沫说这句话的语气,我猜到她有点不高兴了,但让自己没有猜到的是她竟然把这句话最重要的两个字留在嘴里——“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最后’一起溜几圈吧。”
  这几圈,我们溜得格外的惬意……
  林沫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相识那晚的样子。
  
  6
  
  有些道别,总是悄无声息地进行。
  自从林沫回家后,师妹也很少来溜冰了,我给她发短信问原因。
  我:“这段时间在忙啥,怎么不来溜冰了?”
  师妹:“啥也没忙,主要有人看到他和别人搂搂抱抱导致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去溜冰。”
  看完师妹回复的短信,愤怒当即就上来了,我约土少到溜冰场外见面,当他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
  土少闪避及时,他看着我,满脸不解地问:“你打我干嘛?”
  “有人看到你和别人搂搂抱抱!”我指着土少,怒道,“我师妹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乱搞!”
  “我没有!”土少理直气壮地说,“和别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你别再动手,我告诉你真相。”
  我将指着土少的手放下,继续怒视他。
  “你懂得爱情吗?”土少问我。
  我失去了耐性,自己只想知道土少口中的真相:“我不想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快点告诉我那狗屁真相!”
  “那天,我看到你和林沫抱在一起,我把这事告诉了你师妹,她说我多管闲事。”土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吗?你师妹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气你和不失面子罢了,还有,上次溜冰场举办的比赛,我没空也是假的,她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比赛。”
  听了土少的话,得知原来师妹短信中的“他”指的是我,自己体内的愤怒一下子泄掉了。
  “每次看到你和林沫在一起,你师妹都会板起脸,其实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傻傻的站在身后,可她却看不见……”土少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个为爱付出的年轻人触碰了师妹这朵花儿,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是带刺的玫瑰。
  我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接通后,那头说:
  “喂。”
  我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
  那头说:“朋友。”
  听完,我挂掉了电话。
  街灯下,我和土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高一矮,像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只是,在爱情路上再也没有输与赢,只有快乐与悲伤,只有安心与痛心,只有结合与分离……
  
  7
  
  林沫回家的第十一天,我的QQ邮箱收到她发来的一封邮件。
  亲爱的:
  愿我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的QQ已进入注销中。春节过后我会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之前你问为什么,因为原来的那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和可以放下感情的人了。
  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那么的偶然,我想,或许是缘。喜欢上你,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知道是过客还是至爱,只知道曾经被你一刹那的温柔牵动我的心,由喜欢变成爱,让我爱得一往情深。
  初识时,总比你早到溜冰场,但我没有急着进去,直至看见你出现在门口,我才匆匆忙忙现身,假装刚到,在身后向你打招呼——hi,我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你的距离,但你总是用我讨厌的礼貌性微笑作回应。
  看到你固定的单排溜冰鞋是25号,我也开通了会员,让店长给我留出25号双排溜冰鞋,每当你和我穿着4个25号的鞋子溜过众人面前,我仿佛看见他们在祝福我们,愿我们像这对情侣鞋的号码总数一样,一百分幸福。是啊,我多想就这样“幸福”下去,可是命运往往不如人意,你师妹出现了。她说,你是她的前男朋友。我很迷茫,为什么你们分开了还要在一起溜冰?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为何又向我靠近?
  对于你给我的情与爱,我一直很压抑,很辛苦,总想你能对我说:亲爱的,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可你没有说过,就连我说要回家那晚你也没有讲。我和你之间好像隔着什么,有时很近,有时却很远。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每天和你开开心心在一起,享受相伴中的快乐。可是你没有给我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师妹的存在?
  你没有来溜冰场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很心慌,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常常有人故意挨近我,甚至撞倒我!我不敢告诉你幕后主脑是你的师妹,怕说出来会影响你们之间那让我恶心的纯真友谊!我不知道她在你那颗心上面占着的位置有多大,我只想问一问,当中的N分之一里有没有我?如果有,为何我感觉不到,你又为何让我感觉不到?结果便是没有。以致我决定,要离开你。
  最后,谢谢你那晚给我的拥抱,我若不忘你,我会永远记住它。
  亲爱的,再见。
  看完这封邮件,我慌乱了。为了寻找林沫的足迹,我去问25号白色双排溜冰鞋:“她来过吗?”鞋子没有回答我。我走到雨中问老天,老天也没有回答我。我又跑进酒吧里面问,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一起对我起哄,直至我醉倒才发现,她没有来过。
  酒醒后,我回到时代溜冰场,不知为什么,站在那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一个熟悉的地方少了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看着,眼晴便红了,原以为自己对林沫不会有感觉,殊不知在这段日子里,情意却慢慢的、渐渐的、悄悄的越过了底线……
  某天,土少问我:“如果让你再一次见到林沫,你会说什么?”
  我回土少说:“在一起。”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
  土少迟到了一个小时,师妹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挂起笑容迎接他,有时我在想,迟到是不是一种让人更期待对方的方法。
  但无论如何,迟到就要罚喝酒。在我的起哄下,土少喝了三小瓶啤酒,自己以为,只要把他灌醉,对方才无法对师妹有机可乘。不料土少扮醉干坏事,趁机亲了一口师妹,然而师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
  随后,师妹和土少合唱情歌,我与其余几个友人玩起摇骰子,由于心不在焉,导致总是输。过了几首歌的时间之后,我以上厕所为由,不再跟他们玩摇骰子,上完厕所回来,直接走向点歌机。
  “哥们,别切我们的歌。”土少提醒我。
  听着土少话里的我们,我真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将拳头变成了点头。
  “谢谢哥们。”土少看到我点头,不忘道谢。
  “谁和你是哥们。”我小声嘀咕。
  我坐在点歌机前,望向师妹,她的目光在土少与屏幕之间游走,自己看不过眼,看了看时间,随手按了一下“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很快便推门进来,我想早点结束派对,让服务员去拿蛋糕。我的举动引起了师妹的注意,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目光终于短暂性转移到我的身上。
  取来蛋糕,打开,插上蜡烛,点燃,切换生日音乐,师妹许愿。
  许愿完毕,切蛋糕。土少挨在师妹旁边,其中一位友人给二人拍照。我看着土少那张脸庞,愤怒又来了,自己拿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脸。土少以为到了玩“扔蛋糕”的环节,连忙用纸巾抹掉脸上的蛋糕,他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快速拿起一块蛋糕向我进行反击。其余人见状,亦加入扔蛋糕之战……
  在扔蛋糕之战中,我的目标锁定土少,以快狠准出击,而土少更多是为了帮师妹挡蛋糕。师妹被土少的行为感动,两人一起向我攻击。当被师妹扔中的那一刻,结果已经出来,今晚我输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已输了。
  派对结束后,土少主动支付清洁包厢的费用,并负责送师妹回去,我目送两人一同上车,脑子旋即闪过一些关于两人的后事,霎时,自己又莫名地摇一摇头。
  夜里的风有点凉,我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
  打开一看,内容是叮嘱我别喝醉了,自己想起她的脸,没有回复消息,选择收起手机。
  走到公交车站,夜班车还没有来。
  等车期间,我看见地上有一支记号笔,不假思索伸手捡起,然后在手掌上试写,发现还能写,于是趁着身旁无人,蹲下来,在马路牙子写字。
  写道:师妹,我恨你——“你”字只写了一个单人旁时,停下,小思片刻又提起笔,在单人旁的右边添了一点,上面再加了一横,成了一个“不”字,接着继续补充完整——师妹,我恨不了你,我爱你!
  刚写完,那行字竟然动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一跃跳到我的身上,继而露出一副嘲笑的嘴脸,它们轮流嘲讽,笑我是爱情的傻瓜。我晃晃脑袋,它们恢复了正常,看到字依然是字,但无可否认的是,事实依然是事实。
  夜班车来了,该回家了。
  我用记号笔涂掉“师妹,我恨不了你”,留下“我爱你”,上车前,决定把笔也一起带走,留着日后在“我爱你”前面添加一个人的名字。
  至于,这个人的名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我暂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过客。
  次日,我问起昨晚离开KTV后的事情,师妹告知,土少将她送回到楼下便走了。这样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当中缺少了细节,待自己献上奶茶之后,师妹才愿意说出实情,原来土少是被打发走的。听完,我陷入沉思,不知是师妹打发了土少,还是师妹的父母打发了土少,个人猜测是后者。
  
  5
  
  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纷纷加强练习,特别是林沫,她把这场比赛看得很重要,总担心比赛当天我没空,其实自己已经提前请好假了。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那场比赛我最终没有参加。
  比赛前夕,我收到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
  “师兄,明天溜冰比赛开始了,土少刚告诉我,他明天没空,你能来做我的搭档吗?”
  看完信息,我既惊喜又烦恼,惊喜是师妹找我做她的搭档,烦恼是我已经答应了林沫,三思之后,自己再次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
  “我明天也没空,公司要加班。”
  拒绝了师妹,我知道自己不能出现在溜冰场,相当于同时拒绝了林沫。
  我即时将决定告诉林沫,她得知我没空参赛,起先回我,“没关系。”后来又追问,“你真的来不了吗?”接着便是,“哦,好的。”收尾。
  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仿佛看见一张失落的脸,我知道这样做对林沫不好,但考虑到师妹,这是不失双方的唯一做法。
  比赛当天,我关闭了手机,待隔日0点才重新开机,本以为会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怎料一条也没有,确实挺意外的。
  我打开与林沫的QQ聊天框,编辑了一句“对不起”,发送键与手指仅距一厘米,自己却犹豫了,“面子”成为按不下去的理由,发送最后变成删除。
  比赛过后,林沫消失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心里感到有些不适,每当看到师妹和土少在一起玩,我会不禁想起她,想起那张平凡的脸。
  我不知道林沫在自己心里占着什么位置,感觉时而在心的边上,时而在心的中央,或许准确一点来说,时常在心的边上,偶尔在心的中央。
  临近冬至的一个晚上,我给林沫发送QQ消息:“最近忙什么,怎么没见你来溜冰呢?”
  林沫回我说——她没有回复我。
  那个晚上,我的心觉得很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的缘故。
  我以为林沫不作告别就这样消失时,她又现身了。那天刚过完腊八节,林沫打扮漂亮来到溜冰场,短裙搭配丝袜,嘴唇和指甲均添色,她悄悄溜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看见林沫再次出现,我并没有因为之前没有回复消息而憎恨她,反而很是高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林沫一来便向我索要拥抱,对于这个请求我没有拒绝,但在拥抱之前,自己心虚地四处张望。林沫没有问我为何四处张望,她张开双手等待着,我张望完毕,抱了过去。
  拥抱过后,林沫对我说:“我明天要回家啦,这边的工作已经辞掉了,过完年去其他城市工作。”
  “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我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穿25号的鞋子吗?”林沫反问。
  “不知道。”我的脖子突发急疾,导致无法低头去看自己鞋子的号码。
  “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一起溜几圈吧。”听林沫说这句话的语气,我猜到她有点不高兴了,但让自己没有猜到的是她竟然把这句话最重要的两个字留在嘴里——“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最后’一起溜几圈吧。”
  这几圈,我们溜得格外的惬意……
  林沫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相识那晚的样子。
  
  6
  
  有些道别,总是悄无声息地进行。
  自从林沫回家后,师妹也很少来溜冰了,我给她发短信问原因。
  我:“这段时间在忙啥,怎么不来溜冰了?”
  师妹:“啥也没忙,主要有人看到他和别人搂搂抱抱导致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去溜冰。”
  看完师妹回复的短信,愤怒当即就上来了,我约土少到溜冰场外见面,当他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
  土少闪避及时,他看着我,满脸不解地问:“你打我干嘛?”
  “有人看到你和别人搂搂抱抱!”我指着土少,怒道,“我师妹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乱搞!”
  “我没有!”土少理直气壮地说,“和别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你别再动手,我告诉你真相。”
  我将指着土少的手放下,继续怒视他。
  “你懂得爱情吗?”土少问我。
  我失去了耐性,自己只想知道土少口中的真相:“我不想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快点告诉我那狗屁真相!”
  “那天,我看到你和林沫抱在一起,我把这事告诉了你师妹,她说我多管闲事。”土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吗?你师妹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气你和不失面子罢了,还有,上次溜冰场举办的比赛,我没空也是假的,她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比赛。”
  听了土少的话,得知原来师妹短信中的“他”指的是我,自己体内的愤怒一下子泄掉了。
  “每次看到你和林沫在一起,你师妹都会板起脸,其实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傻傻的站在身后,可她却看不见……”土少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个为爱付出的年轻人触碰了师妹这朵花儿,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是带刺的玫瑰。
  我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接通后,那头说:
  “喂。”
  我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
  那头说:“朋友。”
  听完,我挂掉了电话。
  街灯下,我和土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高一矮,像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只是,在爱情路上再也没有输与赢,只有快乐与悲伤,只有安心与痛心,只有结合与分离……
  
  7
  
  林沫回家的第十一天,我的QQ邮箱收到她发来的一封邮件。
  亲爱的:
  愿我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的QQ已进入注销中。春节过后我会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之前你问为什么,因为原来的那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和可以放下感情的人了。
  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那么的偶然,我想,或许是缘。喜欢上你,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知道是过客还是至爱,只知道曾经被你一刹那的温柔牵动我的心,由喜欢变成爱,让我爱得一往情深。
  初识时,总比你早到溜冰场,但我没有急着进去,直至看见你出现在门口,我才匆匆忙忙现身,假装刚到,在身后向你打招呼——hi,我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你的距离,但你总是用我讨厌的礼貌性微笑作回应。
  看到你固定的单排溜冰鞋是25号,我也开通了会员,让店长给我留出25号双排溜冰鞋,每当你和我穿着4个25号的鞋子溜过众人面前,我仿佛看见他们在祝福我们,愿我们像这对情侣鞋的号码总数一样,一百分幸福。是啊,我多想就这样“幸福”下去,可是命运往往不如人意,你师妹出现了。她说,你是她的前男朋友。我很迷茫,为什么你们分开了还要在一起溜冰?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为何又向我靠近?
  对于你给我的情与爱,我一直很压抑,很辛苦,总想你能对我说:亲爱的,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可你没有说过,就连我说要回家那晚你也没有讲。我和你之间好像隔着什么,有时很近,有时却很远。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每天和你开开心心在一起,享受相伴中的快乐。可是你没有给我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师妹的存在?
  你没有来溜冰场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很心慌,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常常有人故意挨近我,甚至撞倒我!我不敢告诉你幕后主脑是你的师妹,怕说出来会影响你们之间那让我恶心的纯真友谊!我不知道她在你那颗心上面占着的位置有多大,我只想问一问,当中的N分之一里有没有我?如果有,为何我感觉不到,你又为何让我感觉不到?结果便是没有。以致我决定,要离开你。
  最后,谢谢你那晚给我的拥抱,我若不忘你,我会永远记住它。
  亲爱的,再见。
  看完这封邮件,我慌乱了。为了寻找林沫的足迹,我去问25号白色双排溜冰鞋:“她来过吗?”鞋子没有回答我。我走到雨中问老天,老天也没有回答我。我又跑进酒吧里面问,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一起对我起哄,直至我醉倒才发现,她没有来过。
  酒醒后,我回到时代溜冰场,不知为什么,站在那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一个熟悉的地方少了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看着,眼晴便红了,原以为自己对林沫不会有感觉,殊不知在这段日子里,情意却慢慢的、渐渐的、悄悄的越过了底线……
  某天,土少问我:“如果让你再一次见到林沫,你会说什么?”
  我回土少说:“在一起。”1
  
  师妹的住处附近有一家“时代溜冰场”,她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我的住处附近有一家“白河湾溜冰场”,自己也很喜欢溜冰,所以经常光顾“时代溜冰场”。
  作为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平日只有到晚上才腾出时间去溜冰,然而师妹家境富裕不用工作,她一有空便光顾溜冰场。相比之下,师妹待在溜冰场的时间比我多,她在里面交到许多朋友,且全是异性,而我在那里只交到一位异性朋友,她叫林沫。
  我初见林沫那晚,她乘夏风而来,身穿灰色连衣裙,脚踏高跟鞋,鞋面上粘着一层水晶珠子,在灯光的映衬下,一时间,自己竟将她看成了童话里的灰姑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如若心动,那便是一见钟情。
  林沫孑身一人来到溜冰场,她站在栏杆外面,看着场内一双双溜冰鞋从眼前滑过,观望一阵子后,终究还是忍不住走向售票处。场内的我被这个“灰姑娘”深深吸引了,自己滑动溜冰鞋,溜到一侧停下,背靠栏杆,眼睛盯着入口。不一会儿,林沫换上溜冰鞋出现了,她扶着入口的栏杆小心翼翼地滑动,经验告诉我,此女子不会溜冰,注视久了,心里有一种想教人的冲动。
  此时,同样在场内玩耍的师妹溜了过来,她注意到我的目光,不禁问道:“师兄,你老是盯着她看,难不成喜欢上了?”
  我正想摇头回应师妹,忽然看到林沫尝试不扶栏杆滑动,可惜一松手便失去平衡,眼看将要跌倒,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自己立马溜过去接住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双手,林沫在惊慌中红了脸,互相对视数秒,我亦感到些许尴尬,扶起便放开手。
  与林沫相距很近,我看清她的样子后,心境发生了变化,自己默默地把准备说的“没事吧”咽了回去。
  生活中,有些人远看貌美近看却平庸,常常让搭讪的人在平坦的路上猝不及防地摔倒。
  “谢谢。”林沫抓住栏杆站稳后礼貌地向我道谢,她的脸上露出害羞的笑容。
  “不客气。”我低头看了一眼林沫的溜冰鞋,自己随即给她提建议,“如果你之前不怎么玩过,你可以换双排轮子的鞋先试一下,溜起来身体会稳很多。”
  林沫不作犹豫,她接受我的建议,当即回去更换溜冰鞋。
  “果然,哼!”师妹在林沫换鞋期间,她溜到我身旁,留下像吃醋的话语之后又溜走了。
  我转过身想解释,看到人已溜远,望着师妹的背影,自己想起了——她曾经喜欢过我,但同时也想起了——她的父母不喜欢我。
  有时候总幻想着,要是哪天买彩票中了头奖,我便可以和师妹在一起了。
  “我换好了。”
  林沫已换好鞋子出来,她换了一双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鞋子上的号码是25号,不巧,我脚上穿的黑色单排溜冰鞋也是25号。
  “你扶着栏杆慢慢来回溜一下。”我开始教林沫溜冰。
  林沫右手抓住栏杆,左手用小指撩一下额前的头发到耳后,她低声道:“我可以扶着你吗?”
  “哦?!”我的反应慢了半拍,“可以。”
  我和林沫就是这样认识的。
  那晚我们互相加了QQ,走的时候她不忘向我道谢,脸上带着笑容。
  此后的晚上,我总能在溜冰场看见林沫的身影,自己不厌其烦地教她溜冰,还告诉她,如若成为该溜冰场的会员,店长会单独留出固定号码的鞋子,穿固定的鞋子可以减少脚和鞋的异味。林沫很认真地把我的话全部听了进去,随后开通了会员,她没有怀疑我会从店长那里得到好处,还笑着让店长单独留出那双25号白色双排轮子的溜冰鞋。
  林沫与师妹年龄相仿,前者也是上班族,光顾溜冰场的时间和我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很多时候,我刚到溜冰场,身后便会响起林沫打招呼的声音——hi,但我均以微笑回应她。
  对于我和林沫的关系,师妹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师妹问我:“师兄,你喜欢上姓林那个女孩了吗?”
  我摇摇头,回师妹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
  “我想也是,你没理由会喜欢那么丑的女孩。”
  从师妹的话里我听出恨来,其实林沫并不丑,只是长得过于平凡而已。
  
  2
  
  夏去秋来。
  一个初秋的晚上,我像往常那样来到溜冰场,换鞋前习惯性地先扫视场内,寻找熟悉的身影,却看见师妹正在和一位年轻的异性热聊,自己被这一幕“刺激”到了,三步并作两步赶去换鞋。
  醋这种东西,它在生活这盆大餐里,以情一类人最喜欢吃,越在意越容易吞咽。
  换好鞋子,我刚进入场内,师妹便溜了过来,那位年轻的异性紧随其后。经师妹互相介绍后,我上下打量对方一番,对方虽然衣着时尚,但名字十分土气,叫土少。
  土少初次见我,送给我一份“见面礼”。
  他说:“哥们,我们溜一场吧。”
  出于礼貌,自己接过对方的“见面礼”。
  我问土少:“怎么溜?”
  “简单一点,我们溜一圈比速度,看谁先回到这里。”土少说出比拼的方式。
  “好!”我爽快答应了。
  双方准备就绪,师妹做裁判。
  “预备,开始!”
  师妹发话,我和土少同时起步。互相拼速途中,我注意到土少的溜冰鞋,轮子与地面接触产生的磨擦声较为响亮,看来对方用劲十足。想要超越对方,转弯处是关键,我本打算以技术取胜,怎料被土少先一步下手。滑到转弯处,土少故意挨近我,把我逼到有人的地方,为了躲避他人,自己险些倒下,待稳定身体时,互相已拉开距离。
  溜冰比速度就是这样,一旦拉开距离后,只要对方没有失误,即使你奋力追赶,也无法改变赛果。
  最终,我输了。
  土少赢了,他抱起师妹在原地转了一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急忙转过头去,却看见了林沫。
  “你好厉害啊!”林沫称赞我。
  我看了看林沫,她露出一脸崇拜的样子,像极了追星的小迷妹,奈何自己当时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
  “厉害什么,我都输了。”我如实承认比赛结果。
  “你让他而已。”
  “我没有让。”
  “看得出你没有尽全力哦。”
  “我真的尽全力了。”
  “别和我杠好吗?”
  林沫最后那句话多么的温柔啊,只是当时我已茫然。
  我感觉到林沫的情意,她有点喜欢我了,但我喜欢的人是师妹,在感情中,像自己这种情况太多了,所以说,当喜欢你的人和你喜欢的人并不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就让时间去纠正吧,无论刚开始属于爱与被爱,或是凑合在一起,只要两个人相处久了,经历过“柴米油盐”这场风雨后,身边的人终将是互相喜欢的枕边人。
  从那天开始,师妹和土少玩得越来越亲近了,我经常看到两人一起溜冰,有时还手牵着手……
  对于师妹和土少的关系,我刚开始没说什么,然而时间一长,自己从中看出一些东西来。
  某晚闲聊之时,我问师妹:“师妹,你喜欢上那个土少了吗?”
  师妹摇摇头,回我说:“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
  听到熟悉的对话,我笑了。
  “你不相信我和土少是普通朋友?”师妹下一秒反过来质疑起我,“我才不相信你和那个姓林的是普通朋友!”
  听到师妹提及我与林沫的关系时,脑海想起上周末去五金店买工具的事儿:
  那天下午在家玩弄溜冰鞋,发现有一颗内六角螺栓松了,翻箱倒柜没找到内六角扳手,于是打算去五金店买工具,出门前,我上网查过内六角扳手的价格,但大部分网店标示整套的售价,也就是说按整套出售,若五金店里亦是以整套出售,自己肯定不会购买。盘算好之后,我来到附近一家五金店,刚走进去,看见店主合着眼睛躺在一张躺椅上,自己见状,没有喊醒正在午睡的店主,而是选择离开。因为我不确定五金店里是否有单个出售,如果喊醒店主后得知整套出售,而自己又不买,岂不是打扰别人午睡?
  所以说,既然有些东西不确定,为什么要打扰别人?
  
  3
  
  时代溜冰场为了吸引人气,决定在年底举办一场男女混合双人赛,自贴出公告之后,来溜冰的人顿时大增,许多业余高手也来试场。
  林沫得知比赛信息后,给我发来多条QQ消息,告知比赛规则以及她的想法。其实在林沫发来消息之前,我已从店长那里提前知晓比赛信息,自己略过关于比赛规则的消息,着重看她的想法:
  “我们一起组合参赛吧。”
  得知林沫想和我组合参赛,脑海闪过师妹的身影,自己迟疑了,拿着手机,久久没有回话。
  “可以吗?”
  林沫发来消息追问,我应付式回了一句:
  “年底可能很忙,到时候再说。”
  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复,林沫好一会儿才回复“好吧”,我看完消息,随手关闭了聊天框,自己没有在意她此刻的心情。
  试问,谁会在意一个普通朋友的心情呢?
  有一段日子,我忙于加班,没有时间去溜冰,而林沫照旧光顾溜冰场,每天上传一些溜冰时拍的照片到QQ空间,并配文说“加强练习溜冰的技巧”,她显然是在赛前练习,这一切的努力只为了那个不确定的答复。
  我曾问林沫为何如此努力练习,她说她不想拖我的后腿。林沫的回话令我倍感压力,她潜意识将我参赛的几率从50%提升至100%。
  如果我没有去参赛,林沫会感到失落。如果我去参赛了,我和林沫需要面对师妹和土少,抛开输赢不说,当中繁杂的关系让我讨厌这样的对手,一场比赛下来,可能最后失落的人会是自己。
  犹豫再三,决定不参加比赛。
  当我准备把不参赛的决定告诉林沫时,时代溜冰场的店长给我发来短信,告知林沫在练习的时候被人撞倒了。
  “听说你今天被人撞倒了,没事吧?”
  我给林沫发去QQ消息,她对我的关心很快作出回复:
  “伤得不算严重,不过……”
  “不过什么?”
  “还是不说了,没事。”
  林沫话里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可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大概是因为彼此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个地步吧,一切皆因她长得太过平凡了。
  长相对非动心的人来说是直观性的,而对动心的人来说,体内的某种物质会给眼睛增添一层滤镜,纵然是长相平庸之人,但在动心的人眼里也是长得好看之人。
  林沫简单休息两天,又回到溜冰场练习,她在QQ空间晒出数张带伤练习的自拍照,我看到照片后,被对方的意志与毅力所感动,自己不参赛的决定渐渐出现动摇。
  我在林沫所发的照片下留言“加油”,她看到留言知道我在线,立即给我发来消息:
  “你什么时候忙完哦?”
  我编辑“快了”,想一想,改回她“还要忙两天”。
  忙,并不是我的借口,自己确实在加班,然而现实中,有些人许久没有联系,是各有各忙,还是各有各忘。
  忙完工作上的事,我继续光顾溜冰场,那晚去得比往常早些,不见师妹和土少,只见林沫早早在等待,如今再见,她一见我便挂起笑容。
  在换鞋区里,林沫坐到我身边换鞋,我注意到她脸上的浓妆,目光迅速从脸上转移到受伤的部位,关心问道:“还疼么?”
  “已经好得差不多啦。”林沫熟练地换好鞋子,她起身,向我伸出手。
  组合比赛需要手牵手练习,我没有拒绝林沫牵手的行为,亦间接代表了自己同意参赛,只是彼此的手触碰到一起,却没有触电的感觉。
  我和林沫溜了几圈之后,师妹和土少来了,看到我们手牵手练习,他们也手牵手练习,双方练出了敌意……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与师妹手牵手练习的人是我,而与林沫手牵手练习的人是土少,好奇怪的一个梦。
  数天后,我再次回想起这个梦时,还是觉得太奇怪了。
  
  4
  
  下班在路边等公交车的时候,一旁的树上,一片叶子带着悲凉落下,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接住落叶,奈何悲凉从指缝中悄无声息地流走,看着这片落叶,自知深秋已经到来,也预示着,师妹的生日快到了。
  师妹以往都是去KTV过生日,今年也不例外,她除了邀请我和土少之外,还让我通知林沫。在我的观察中,师妹不喜欢林沫,林沫也不喜欢师妹。师妹此举,不止让我摸不着头脑,还让林沫感到惊讶。
  林沫得知消息后,露出一脸吃惊的样子。
  过后,她淡淡地回了一句:“哦,我知道了。”
  听林沫语气,我看得出她不太想去。
  我仔细想一想,师妹的邀请可能想与林沫和解,但自己没有去劝说林沫,内心不太希望她出现。
  本人并非反对她们和解,而是不要选择这么一个日子,若林沫出现在师妹的生日派对上,我整晚要顾着她,这样下来,会让土少对师妹有机可乘。
  师妹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林沫的QQ消息,她问我挑选了什么礼物送给师妹,我如实告知送毛绒玩具后,她不再回复消息。我翻看之前与林沫的QQ聊天记录,对比发现这一次的聊天很特别,一问一答,特别的简短。
  然而,这个翻看聊天记录的举动,是一个潜意识的行为,可我却浑然不知。
  师妹生日当天,林沫告知有事忙,不能前去,托我给师妹捎去一句“生日快乐”。师妹听了我传达的信息后,对着我随口说了一句“那个丑女,给脸不要脸”。我想纠正师妹对林沫长相的评价,但始终说不出口。
  晚上,我们相约KTV,我和师妹以及几个友人准时到来,唯独土少姗姗来迟。
  起初以为土少不会来了,但等待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出现了,这让我很失望。等待期间,自己曾在心里祈祷土少不要出现,后来觉得“祈祷”过于文雅,改成“诅咒”更合适,如果他不出现,对师妹有机可乘的人会是我。
  土少推门走进包厢,手里拿着一束蓝玫瑰,他来到师妹身旁,边喘着气边送上鲜花。我注意到土少额头上的汗珠,看得出他匆匆赶过来,至于为什么迟到,他解释因为买花耽误了时间,还说“这是今晚全城最后一束蓝玫瑰”,自己对此在心里面用了一个字回应——屁!
  土少迟到了一个小时,师妹不但没有不高兴,还挂起笑容迎接他,有时我在想,迟到是不是一种让人更期待对方的方法。
  但无论如何,迟到就要罚喝酒。在我的起哄下,土少喝了三小瓶啤酒,自己以为,只要把他灌醉,对方才无法对师妹有机可乘。不料土少扮醉干坏事,趁机亲了一口师妹,然而师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说什么,这一切我全都看在眼里。
  随后,师妹和土少合唱情歌,我与其余几个友人玩起摇骰子,由于心不在焉,导致总是输。过了几首歌的时间之后,我以上厕所为由,不再跟他们玩摇骰子,上完厕所回来,直接走向点歌机。
  “哥们,别切我们的歌。”土少提醒我。
  听着土少话里的我们,我真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压制住心中的愤怒,将拳头变成了点头。
  “谢谢哥们。”土少看到我点头,不忘道谢。
  “谁和你是哥们。”我小声嘀咕。
  我坐在点歌机前,望向师妹,她的目光在土少与屏幕之间游走,自己看不过眼,看了看时间,随手按了一下“呼叫服务员”。服务员很快便推门进来,我想早点结束派对,让服务员去拿蛋糕。我的举动引起了师妹的注意,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她的目光终于短暂性转移到我的身上。
  取来蛋糕,打开,插上蜡烛,点燃,切换生日音乐,师妹许愿。
  许愿完毕,切蛋糕。土少挨在师妹旁边,其中一位友人给二人拍照。我看着土少那张脸庞,愤怒又来了,自己拿起一块蛋糕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脸。土少以为到了玩“扔蛋糕”的环节,连忙用纸巾抹掉脸上的蛋糕,他尴尬地笑了笑,随即快速拿起一块蛋糕向我进行反击。其余人见状,亦加入扔蛋糕之战……
  在扔蛋糕之战中,我的目标锁定土少,以快狠准出击,而土少更多是为了帮师妹挡蛋糕。师妹被土少的行为感动,两人一起向我攻击。当被师妹扔中的那一刻,结果已经出来,今晚我输了。
  或许,在更早之前,我已输了。
  派对结束后,土少主动支付清洁包厢的费用,并负责送师妹回去,我目送两人一同上车,脑子旋即闪过一些关于两人的后事,霎时,自己又莫名地摇一摇头。
  夜里的风有点凉,我独自朝着公交车站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手机叮的一声响起,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
  打开一看,内容是叮嘱我别喝醉了,自己想起她的脸,没有回复消息,选择收起手机。
  走到公交车站,夜班车还没有来。
  等车期间,我看见地上有一支记号笔,不假思索伸手捡起,然后在手掌上试写,发现还能写,于是趁着身旁无人,蹲下来,在马路牙子写字。
  写道:师妹,我恨你——“你”字只写了一个单人旁时,停下,小思片刻又提起笔,在单人旁的右边添了一点,上面再加了一横,成了一个“不”字,接着继续补充完整——师妹,我恨不了你,我爱你!
  刚写完,那行字竟然动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一跃跳到我的身上,继而露出一副嘲笑的嘴脸,它们轮流嘲讽,笑我是爱情的傻瓜。我晃晃脑袋,它们恢复了正常,看到字依然是字,但无可否认的是,事实依然是事实。
  夜班车来了,该回家了。
  我用记号笔涂掉“师妹,我恨不了你”,留下“我爱你”,上车前,决定把笔也一起带走,留着日后在“我爱你”前面添加一个人的名字。
  至于,这个人的名字是两个字还是三个字,我暂时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一定不是过客。
  次日,我问起昨晚离开KTV后的事情,师妹告知,土少将她送回到楼下便走了。这样的回答我并不满意,当中缺少了细节,待自己献上奶茶之后,师妹才愿意说出实情,原来土少是被打发走的。听完,我陷入沉思,不知是师妹打发了土少,还是师妹的父母打发了土少,个人猜测是后者。
  
  5
  
  比赛的时间越来越近,大家纷纷加强练习,特别是林沫,她把这场比赛看得很重要,总担心比赛当天我没空,其实自己已经提前请好假了。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那场比赛我最终没有参加。
  比赛前夕,我收到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
  “师兄,明天溜冰比赛开始了,土少刚告诉我,他明天没空,你能来做我的搭档吗?”
  看完信息,我既惊喜又烦恼,惊喜是师妹找我做她的搭档,烦恼是我已经答应了林沫,三思之后,自己再次做出了不参加比赛的决定:
  “我明天也没空,公司要加班。”
  拒绝了师妹,我知道自己不能出现在溜冰场,相当于同时拒绝了林沫。
  我即时将决定告诉林沫,她得知我没空参赛,起先回我,“没关系。”后来又追问,“你真的来不了吗?”接着便是,“哦,好的。”收尾。
  看着屏幕中的消息,仿佛看见一张失落的脸,我知道这样做对林沫不好,但考虑到师妹,这是不失双方的唯一做法。
  比赛当天,我关闭了手机,待隔日0点才重新开机,本以为会收到林沫发来的消息,怎料一条也没有,确实挺意外的。
  我打开与林沫的QQ聊天框,编辑了一句“对不起”,发送键与手指仅距一厘米,自己却犹豫了,“面子”成为按不下去的理由,发送最后变成删除。
  比赛过后,林沫消失了大半个月,也没有主动联系我,这让我心里感到有些不适,每当看到师妹和土少在一起玩,我会不禁想起她,想起那张平凡的脸。
  我不知道林沫在自己心里占着什么位置,感觉时而在心的边上,时而在心的中央,或许准确一点来说,时常在心的边上,偶尔在心的中央。
  临近冬至的一个晚上,我给林沫发送QQ消息:“最近忙什么,怎么没见你来溜冰呢?”
  林沫回我说——她没有回复我。
  那个晚上,我的心觉得很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的缘故。
  我以为林沫不作告别就这样消失时,她又现身了。那天刚过完腊八节,林沫打扮漂亮来到溜冰场,短裙搭配丝袜,嘴唇和指甲均添色,她悄悄溜过来,把我吓了一跳。看见林沫再次出现,我并没有因为之前没有回复消息而憎恨她,反而很是高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一样。
  林沫一来便向我索要拥抱,对于这个请求我没有拒绝,但在拥抱之前,自己心虚地四处张望。林沫没有问我为何四处张望,她张开双手等待着,我张望完毕,抱了过去。
  拥抱过后,林沫对我说:“我明天要回家啦,这边的工作已经辞掉了,过完年去其他城市工作。”
  “为什么要去其他城市工作?”我问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穿25号的鞋子吗?”林沫反问。
  “不知道。”我的脖子突发急疾,导致无法低头去看自己鞋子的号码。
  “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一起溜几圈吧。”听林沫说这句话的语气,我猜到她有点不高兴了,但让自己没有猜到的是她竟然把这句话最重要的两个字留在嘴里——“好吧,我不想谈这个了,我们‘最后’一起溜几圈吧。”
  这几圈,我们溜得格外的惬意……
  林沫走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像极了相识那晚的样子。
  
  6
  
  有些道别,总是悄无声息地进行。
  自从林沫回家后,师妹也很少来溜冰了,我给她发短信问原因。
  我:“这段时间在忙啥,怎么不来溜冰了?”
  师妹:“啥也没忙,主要有人看到他和别人搂搂抱抱导致心情不好,所以不想去溜冰。”
  看完师妹回复的短信,愤怒当即就上来了,我约土少到溜冰场外见面,当他出现的时候,二话不说一拳挥过去。
  土少闪避及时,他看着我,满脸不解地问:“你打我干嘛?”
  “有人看到你和别人搂搂抱抱!”我指着土少,怒道,“我师妹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背着她乱搞!”
  “我没有!”土少理直气壮地说,“和别人搂搂抱抱的人是你!你别再动手,我告诉你真相。”
  我将指着土少的手放下,继续怒视他。
  “你懂得爱情吗?”土少问我。
  我失去了耐性,自己只想知道土少口中的真相:“我不想听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你快点告诉我那狗屁真相!”
  “那天,我看到你和林沫抱在一起,我把这事告诉了你师妹,她说我多管闲事。”土少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你知道吗?你师妹一直喜欢的人……是你,她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气你和不失面子罢了,还有,上次溜冰场举办的比赛,我没空也是假的,她希望能和你一起参加比赛。”
  听了土少的话,得知原来师妹短信中的“他”指的是我,自己体内的愤怒一下子泄掉了。
  “每次看到你和林沫在一起,你师妹都会板起脸,其实当她不开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傻傻的站在身后,可她却看不见……”土少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哭了。
  一个为爱付出的年轻人触碰了师妹这朵花儿,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那是带刺的玫瑰。
  我掏出手机,拨打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接通后,那头说:
  “喂。”
  我说:“我们之间现在是什么关系?”
  那头说:“朋友。”
  听完,我挂掉了电话。
  街灯下,我和土少的影子投射在地上,一高一矮,像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只是,在爱情路上再也没有输与赢,只有快乐与悲伤,只有安心与痛心,只有结合与分离……
  
  7
  
  林沫回家的第十一天,我的QQ邮箱收到她发来的一封邮件。
  亲爱的:
  愿我能这样称呼你。
  当你看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的QQ已进入注销中。春节过后我会去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之前你问为什么,因为原来的那个城市已经没有值得我留恋和可以放下感情的人了。
  人海茫茫,与你相遇是那么的偶然,我想,或许是缘。喜欢上你,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知道是过客还是至爱,只知道曾经被你一刹那的温柔牵动我的心,由喜欢变成爱,让我爱得一往情深。
  初识时,总比你早到溜冰场,但我没有急着进去,直至看见你出现在门口,我才匆匆忙忙现身,假装刚到,在身后向你打招呼——hi,我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你的距离,但你总是用我讨厌的礼貌性微笑作回应。
  看到你固定的单排溜冰鞋是25号,我也开通了会员,让店长给我留出25号双排溜冰鞋,每当你和我穿着4个25号的鞋子溜过众人面前,我仿佛看见他们在祝福我们,愿我们像这对情侣鞋的号码总数一样,一百分幸福。是啊,我多想就这样“幸福”下去,可是命运往往不如人意,你师妹出现了。她说,你是她的前男朋友。我很迷茫,为什么你们分开了还要在一起溜冰?如果你还没有放下她,为何又向我靠近?
  对于你给我的情与爱,我一直很压抑,很辛苦,总想你能对我说:亲爱的,我只属于你一个人。可你没有说过,就连我说要回家那晚你也没有讲。我和你之间好像隔着什么,有时很近,有时却很远。其实我要的很简单,就是每天和你开开心心在一起,享受相伴中的快乐。可是你没有给我心里想要的那种感觉,这一切是不是因为你师妹的存在?
  你没有来溜冰场的那段时间,我总会很心慌,因为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常常有人故意挨近我,甚至撞倒我!我不敢告诉你幕后主脑是你的师妹,怕说出来会影响你们之间那让我恶心的纯真友谊!我不知道她在你那颗心上面占着的位置有多大,我只想问一问,当中的N分之一里有没有我?如果有,为何我感觉不到,你又为何让我感觉不到?结果便是没有。以致我决定,要离开你。
  最后,谢谢你那晚给我的拥抱,我若不忘你,我会永远记住它。
  亲爱的,再见。
  看完这封邮件,我慌乱了。为了寻找林沫的足迹,我去问25号白色双排溜冰鞋:“她来过吗?”鞋子没有回答我。我走到雨中问老天,老天也没有回答我。我又跑进酒吧里面问,酒吧的人不但没有回答我,反而还一起对我起哄,直至我醉倒才发现,她没有来过。
  酒醒后,我回到时代溜冰场,不知为什么,站在那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一个熟悉的地方少了一个熟悉的人,看着看着,眼晴便红了,原以为自己对林沫不会有感觉,殊不知在这段日子里,情意却慢慢的、渐渐的、悄悄的越过了底线……
  某天,土少问我:“如果让你再一次见到林沫,你会说什么?”
  我回土少说:“在一起。”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南柯一梦
下一篇:干活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