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一切安好

寂寥雨巷,残留余香
  雨潺潺,声声慢
  悲歌一腔道凄凉,倚楼独了望,老泪纵千行。
  
  今夜守在细雨走过的街角,房屋已拆,天井内枯叶残留,余香残有,恍惚的看到雨欣身影好像还在这小巷天井跳耀,灿烂的笑容的脸上分外的妖娆。而今这深邃的巷子,显得格外的寂寞,无聊,地上已长满了青苔,雨欣她轻盈的脚步此刻也不知道去哪里去了,沉闷的心被千刀深绞,细雨蒙蒙,夜静悄悄……
  屋顶上轻烟袅袅没了,看见雨巷的烦恼。看着,雨巷的街角,久违的淡然苦笑,想起了曾经的美好,那时我同雨欣童年度过的美好时光,朋友劝我说而今老了,对过去不要太计较,总是唠叨,把悲苦说个没完没了。
  指尖触及的苍老,在一夜之间所有房屋变的虚无缥缈,记得那句话叫天荒地老,而今才发现一切都不可靠。
  小城的荒芜,凝固在满是忧愁的树梢,时间的烦恼,沉睡在今天无人走过的街角,这一刻,时间来的不巧,让我这龟裂的瘐手顿时间握的很牢,细细的雨在风中奔跑,所有的悲伤为小城祈祷,终于在今夜雨天看到,尘世间原来幸福是那样的短暂和美妙,小时候同雨欣牵手常走过雨巷的寂寥,记得到了咱俩上了中学时,我仍然牵着雨欣折煞了世俗目光的冷笑,哼着那甜美的小调,就这样不顾一切的潜逃,原以为这双手能牵手到终老,可是到最后是为什么老天留我,扼杀了她。难道曾经相遇的美好,不离不弃的依靠,都敌不过时间让我同她苍老吗?我靠着老城窄巷墙壁笑问苍天!
  上中学那年,曾经的这雨巷,在一天上完自习放学的路上.她再不愿与我牵手了,她心中的留恋我也不知道,不是对道理不明了,只是无法忘怀那小学时她对我百依百顺的好,今夜取出她佩戴红领巾泛黄的相片不断地瞧,没想到几十年后,泪水在阔别已久后依然还会流淌,残楼,破屋,天井里伤心萦绕,雨欣她可记否这牵手的雨巷。
  后来我俩同时考上大学,又同时考到一个学校任教,那时我总是在想,这一定是老天在帮我.要我同雨欣两个生命紧紧的驶向终老,那一刻我傻的无可救药。每次下班,我怕单位上人说闲话,总是一个儿蹲在这雨巷久久等待着她.
  不久,她搬走了这小城,离开了这小巷,寂寥的雨巷,惆怅的街角,终究抵不住人心的飘渺。
  第二年她从成都回老家过年,又走进这小巷,说来真巧,咱俩又相遇了,两年没见,她长得更加漂亮了.十多年未与她相牵的手又被她紧紧抓住,我满含泪水叫了她时乳名"丁香."她笑了,同小时候一样笑得那么甜.而且……
  "怎么?我给你写了两封信,为啥不回?"她严肃地责问!
  我向她解释说:"雨欣.我真的没收到".
  "现我在省委党校.红星路二段88号,该记住了吧?"雨欣从包内拿出那张小时候照的那张照片,在背面写上地址双手递给我说:"别丢了."
  国庆节她约我一块去了龙苍沟,一路上她又讲起了我俩同院内与小伙伴一块"藏猫猫"捉迷藏的故事来,
  第二年元旦节,我俩在我家老屋院内与她举行婚礼时,她高举那张上小学时的照片对在场的亲人们讲,"她在那时就爱上了我仲飞."
  在一阵欢笑声中声,她向各位亲友说:"她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这小巷内住的所有的乡亲对我们的好".
  为了我,她不愿两地分居,从省城调回荥经县委组织部,
  我在三合乡,除工作忙外,几乎每个月赶车进城陪她,.
  不久雨欣怀上孩子,我从乡下买来土鸡蛋和母鸡滋补她身子.她说下月要生了,问我改什么名字.?"
  我说:\'男孩叫仲兵,如女孩与你姓叫江巷,因你喜欢这小巷,再说,咱俩在这小巷恋上的."她点了点头把头倾在我肩上望着这小巷深深叹了口气……
  医院里,妇产科杨医生问我:"只能保一人,要你妻还是要孩子."
  我跪在杨医生面前:"求她说大人孩子都保."
  在,一阵"哇哇"惨叫声中,孩子生下了,可雨欣她……
  今夜我一个儿握着这张雨欣给我42年的照片,久久蹲在这儿,小巷它埋葬了我一切的美好。泞的雨巷,残留的美好,只剩下雨欣她丁香一样淡淡的香深深的爱,始终挥不掉,我希望天下人,不要像我,有情人一切安好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往事如歌
下一篇:阻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