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阻击

阻击

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
  “另外,现在市场上还有没有物资供应?特别是肉、蛋、鲜菜这些产品?”
  “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北桥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的。只有少数摊位上有些零星商品。”
  “这不行哦。让商务局马上组织主要副食品,投放市场。通知疏菜种埴合作社,尽快组织一批生鲜疏菜,补充市场。只有让老百姓亲眼看到了物资,才能克服住恐慌心理,安心生活。”
  
  2022年5月11日上午10时00分
  刘冰冰站在绿岛大酒店门前,望着门囗树立着自己与董波的巨幅结婚彩艺画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天的婚宴是一个月前就确定好的。请柬早就发了出去,婚礼现场也在昨晚提前布置完毕。可是,这场突来的疫情,一下子把事情弄了个乱七八糟。
  酒店方称按防疫指挥部指示,婚宴不能办了。但菜品原料已全部购置,有些原料已在昨天就进行了初加工,制成了半成品,只待今上午烹饪使用。既然婚宴办不了了,考虑到疫情因素,认为订宴方应该支付80%的费用。
  刘冰冰和董波则认为,疫情是不可抗拒因素,自己也不想违约。部分原材料完全可以作冷冻处理,余下的生鲜蔬菜不是整个费用的主体。所以,只同意支付20%的费用。
  双方争执不下,酒店方作了报警处理。不一会,民警赶到现场,对双方进行调解。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导,订宴方支付了40%的费用。酒店方虽承担了60%的费用,但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是可以进行冷藏储备的;不能储存的部分,可以加工成防疫值班人员和志愿者的工作餐。如此下来,酒店方损失并不大。
  
  2022年5月11日上午11时20分
  由县防疫指挥部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市场巡视组,在县城内各个市场、超市、食品店,进行巡视检查。
  在新南门市场,一刚摆上猪肉摊前。巡视组人员,询问摊主:“这肉,多少钱一斤?”
  “20。”摊主回应道。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早上都卖到30、35一斤。还被抢得一点不剩。”
  “你昨天卖多少钱一斤?”
  “昨天啊,12块。”
  “那今天为啥涨了8块?”
  “这不买肉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可你今天和昨天的进货价格是相同的。你卖12块,就已经获取利润了。为啥还要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
  摊主扫了一眼巡视组人员,不耐烦地道:“不买走远点,别在这里嗐扯蛋。”
  市场监管局陈局长,掏出工作证,向摊主进行展示后,说:“我们是县防疫指挥部巡视检查组。刚才与你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了全珵录像。现在对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行为,进行正式处理,罚款5000元。”
  摊主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头。
  巡视检查组通过抖音视频拍摄者,获取证据证词后,寻找到早上几名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当事摊主,决定给予每位摊主罚款5万元的处理。并通过媒体社交平台,向全社会进行了公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10分
  云岳县城内,各大超市、农贸市场陆续上新鸡、鸭、魚、肉、蛋等主要副食品及生鲜蔬菜,价格平稳。引来市民一片惊叹声。纷纷称赞政府平抑物价,保障供给的能力和决心。
  一场短暂的恐慌危机,被政府轻易而快捷地化解了。
  市民们安心下来,主动自觉地配合政府防疫要求。在近二十个核酸采样点前,戴着囗罩,保持一米线距离,排起长龙,等待着核酸采样。
  面对积极配合的市民,县防疫指挥部又紧急抽调出能够调剂的医护力量,将新增加的百多个核酸采样点,遍布在县城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方便和鼓舞了市民自愿做核酸捡测的热情和信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30分
  云岳县抗疫阻击,仍在进行中……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
  “另外,现在市场上还有没有物资供应?特别是肉、蛋、鲜菜这些产品?”
  “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北桥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的。只有少数摊位上有些零星商品。”
  “这不行哦。让商务局马上组织主要副食品,投放市场。通知疏菜种埴合作社,尽快组织一批生鲜疏菜,补充市场。只有让老百姓亲眼看到了物资,才能克服住恐慌心理,安心生活。”
  
  2022年5月11日上午10时00分
  刘冰冰站在绿岛大酒店门前,望着门囗树立着自己与董波的巨幅结婚彩艺画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天的婚宴是一个月前就确定好的。请柬早就发了出去,婚礼现场也在昨晚提前布置完毕。可是,这场突来的疫情,一下子把事情弄了个乱七八糟。
  酒店方称按防疫指挥部指示,婚宴不能办了。但菜品原料已全部购置,有些原料已在昨天就进行了初加工,制成了半成品,只待今上午烹饪使用。既然婚宴办不了了,考虑到疫情因素,认为订宴方应该支付80%的费用。
  刘冰冰和董波则认为,疫情是不可抗拒因素,自己也不想违约。部分原材料完全可以作冷冻处理,余下的生鲜蔬菜不是整个费用的主体。所以,只同意支付20%的费用。
  双方争执不下,酒店方作了报警处理。不一会,民警赶到现场,对双方进行调解。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导,订宴方支付了40%的费用。酒店方虽承担了60%的费用,但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是可以进行冷藏储备的;不能储存的部分,可以加工成防疫值班人员和志愿者的工作餐。如此下来,酒店方损失并不大。
  
  2022年5月11日上午11时20分
  由县防疫指挥部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市场巡视组,在县城内各个市场、超市、食品店,进行巡视检查。
  在新南门市场,一刚摆上猪肉摊前。巡视组人员,询问摊主:“这肉,多少钱一斤?”
  “20。”摊主回应道。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早上都卖到30、35一斤。还被抢得一点不剩。”
  “你昨天卖多少钱一斤?”
  “昨天啊,12块。”
  “那今天为啥涨了8块?”
  “这不买肉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可你今天和昨天的进货价格是相同的。你卖12块,就已经获取利润了。为啥还要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
  摊主扫了一眼巡视组人员,不耐烦地道:“不买走远点,别在这里嗐扯蛋。”
  市场监管局陈局长,掏出工作证,向摊主进行展示后,说:“我们是县防疫指挥部巡视检查组。刚才与你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了全珵录像。现在对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行为,进行正式处理,罚款5000元。”
  摊主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头。
  巡视检查组通过抖音视频拍摄者,获取证据证词后,寻找到早上几名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当事摊主,决定给予每位摊主罚款5万元的处理。并通过媒体社交平台,向全社会进行了公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10分
  云岳县城内,各大超市、农贸市场陆续上新鸡、鸭、魚、肉、蛋等主要副食品及生鲜蔬菜,价格平稳。引来市民一片惊叹声。纷纷称赞政府平抑物价,保障供给的能力和决心。
  一场短暂的恐慌危机,被政府轻易而快捷地化解了。
  市民们安心下来,主动自觉地配合政府防疫要求。在近二十个核酸采样点前,戴着囗罩,保持一米线距离,排起长龙,等待着核酸采样。
  面对积极配合的市民,县防疫指挥部又紧急抽调出能够调剂的医护力量,将新增加的百多个核酸采样点,遍布在县城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方便和鼓舞了市民自愿做核酸捡测的热情和信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30分
  云岳县抗疫阻击,仍在进行中……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
  “另外,现在市场上还有没有物资供应?特别是肉、蛋、鲜菜这些产品?”
  “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北桥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的。只有少数摊位上有些零星商品。”
  “这不行哦。让商务局马上组织主要副食品,投放市场。通知疏菜种埴合作社,尽快组织一批生鲜疏菜,补充市场。只有让老百姓亲眼看到了物资,才能克服住恐慌心理,安心生活。”
  
  2022年5月11日上午10时00分
  刘冰冰站在绿岛大酒店门前,望着门囗树立着自己与董波的巨幅结婚彩艺画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天的婚宴是一个月前就确定好的。请柬早就发了出去,婚礼现场也在昨晚提前布置完毕。可是,这场突来的疫情,一下子把事情弄了个乱七八糟。
  酒店方称按防疫指挥部指示,婚宴不能办了。但菜品原料已全部购置,有些原料已在昨天就进行了初加工,制成了半成品,只待今上午烹饪使用。既然婚宴办不了了,考虑到疫情因素,认为订宴方应该支付80%的费用。
  刘冰冰和董波则认为,疫情是不可抗拒因素,自己也不想违约。部分原材料完全可以作冷冻处理,余下的生鲜蔬菜不是整个费用的主体。所以,只同意支付20%的费用。
  双方争执不下,酒店方作了报警处理。不一会,民警赶到现场,对双方进行调解。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导,订宴方支付了40%的费用。酒店方虽承担了60%的费用,但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是可以进行冷藏储备的;不能储存的部分,可以加工成防疫值班人员和志愿者的工作餐。如此下来,酒店方损失并不大。
  
  2022年5月11日上午11时20分
  由县防疫指挥部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市场巡视组,在县城内各个市场、超市、食品店,进行巡视检查。
  在新南门市场,一刚摆上猪肉摊前。巡视组人员,询问摊主:“这肉,多少钱一斤?”
  “20。”摊主回应道。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早上都卖到30、35一斤。还被抢得一点不剩。”
  “你昨天卖多少钱一斤?”
  “昨天啊,12块。”
  “那今天为啥涨了8块?”
  “这不买肉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可你今天和昨天的进货价格是相同的。你卖12块,就已经获取利润了。为啥还要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
  摊主扫了一眼巡视组人员,不耐烦地道:“不买走远点,别在这里嗐扯蛋。”
  市场监管局陈局长,掏出工作证,向摊主进行展示后,说:“我们是县防疫指挥部巡视检查组。刚才与你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了全珵录像。现在对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行为,进行正式处理,罚款5000元。”
  摊主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头。
  巡视检查组通过抖音视频拍摄者,获取证据证词后,寻找到早上几名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当事摊主,决定给予每位摊主罚款5万元的处理。并通过媒体社交平台,向全社会进行了公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10分
  云岳县城内,各大超市、农贸市场陆续上新鸡、鸭、魚、肉、蛋等主要副食品及生鲜蔬菜,价格平稳。引来市民一片惊叹声。纷纷称赞政府平抑物价,保障供给的能力和决心。
  一场短暂的恐慌危机,被政府轻易而快捷地化解了。
  市民们安心下来,主动自觉地配合政府防疫要求。在近二十个核酸采样点前,戴着囗罩,保持一米线距离,排起长龙,等待着核酸采样。
  面对积极配合的市民,县防疫指挥部又紧急抽调出能够调剂的医护力量,将新增加的百多个核酸采样点,遍布在县城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方便和鼓舞了市民自愿做核酸捡测的热情和信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30分
  云岳县抗疫阻击,仍在进行中……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
  “另外,现在市场上还有没有物资供应?特别是肉、蛋、鲜菜这些产品?”
  “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北桥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的。只有少数摊位上有些零星商品。”
  “这不行哦。让商务局马上组织主要副食品,投放市场。通知疏菜种埴合作社,尽快组织一批生鲜疏菜,补充市场。只有让老百姓亲眼看到了物资,才能克服住恐慌心理,安心生活。”
  
  2022年5月11日上午10时00分
  刘冰冰站在绿岛大酒店门前,望着门囗树立着自己与董波的巨幅结婚彩艺画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天的婚宴是一个月前就确定好的。请柬早就发了出去,婚礼现场也在昨晚提前布置完毕。可是,这场突来的疫情,一下子把事情弄了个乱七八糟。
  酒店方称按防疫指挥部指示,婚宴不能办了。但菜品原料已全部购置,有些原料已在昨天就进行了初加工,制成了半成品,只待今上午烹饪使用。既然婚宴办不了了,考虑到疫情因素,认为订宴方应该支付80%的费用。
  刘冰冰和董波则认为,疫情是不可抗拒因素,自己也不想违约。部分原材料完全可以作冷冻处理,余下的生鲜蔬菜不是整个费用的主体。所以,只同意支付20%的费用。
  双方争执不下,酒店方作了报警处理。不一会,民警赶到现场,对双方进行调解。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导,订宴方支付了40%的费用。酒店方虽承担了60%的费用,但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是可以进行冷藏储备的;不能储存的部分,可以加工成防疫值班人员和志愿者的工作餐。如此下来,酒店方损失并不大。
  
  2022年5月11日上午11时20分
  由县防疫指挥部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市场巡视组,在县城内各个市场、超市、食品店,进行巡视检查。
  在新南门市场,一刚摆上猪肉摊前。巡视组人员,询问摊主:“这肉,多少钱一斤?”
  “20。”摊主回应道。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早上都卖到30、35一斤。还被抢得一点不剩。”
  “你昨天卖多少钱一斤?”
  “昨天啊,12块。”
  “那今天为啥涨了8块?”
  “这不买肉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可你今天和昨天的进货价格是相同的。你卖12块,就已经获取利润了。为啥还要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
  摊主扫了一眼巡视组人员,不耐烦地道:“不买走远点,别在这里嗐扯蛋。”
  市场监管局陈局长,掏出工作证,向摊主进行展示后,说:“我们是县防疫指挥部巡视检查组。刚才与你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了全珵录像。现在对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行为,进行正式处理,罚款5000元。”
  摊主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头。
  巡视检查组通过抖音视频拍摄者,获取证据证词后,寻找到早上几名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当事摊主,决定给予每位摊主罚款5万元的处理。并通过媒体社交平台,向全社会进行了公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10分
  云岳县城内,各大超市、农贸市场陆续上新鸡、鸭、魚、肉、蛋等主要副食品及生鲜蔬菜,价格平稳。引来市民一片惊叹声。纷纷称赞政府平抑物价,保障供给的能力和决心。
  一场短暂的恐慌危机,被政府轻易而快捷地化解了。
  市民们安心下来,主动自觉地配合政府防疫要求。在近二十个核酸采样点前,戴着囗罩,保持一米线距离,排起长龙,等待着核酸采样。
  面对积极配合的市民,县防疫指挥部又紧急抽调出能够调剂的医护力量,将新增加的百多个核酸采样点,遍布在县城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方便和鼓舞了市民自愿做核酸捡测的热情和信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30分
  云岳县抗疫阻击,仍在进行中……2022年5月10日11时03分
  “嘀——嘀——”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总指挥、云岳县委书记夏长征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夏书记拿起手机滑开,见来电显示是青竹县委书记甘清泉。忙问道:“老甘啊,啥事?”
  “老夏,我们这昨天确诊的那个核酸阳性患者,在排査密接人员时,发现有一个你们超市也是,昨天中午与患者一同喝过酒。朱涛已在今早8时左右驾车离开青竹回云岳。朱涛的电话号码13490949404。你们赶快找到这人,及时处理。时间紧迫,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夏书记放下电话,急忙叫来秘书,吩咐道:“你赶快按这个电话,找到叫朱涛的人。并立即安排防疫部门马上给这个人做核酸检测。动作要快,一刻也不许耽误。”
  秘书老刘立马拿着手机,拨打朱涛电话。
  “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在拨。”
  老刘不敢怠慢,继续拨打手机。两遍之后,手机终于有了回应:“你谁啊?”
  “你是朱涛吗?”
  “嗯。”
  “我是县委办公室。请问你昨天是在青竹吗?”
  “对头。有啥事吗?”
  “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告诉我现在具体位置?”
  “旧县镇。”
  “几村几社?”
  “平川村4组。”
  “朱涛,请你听好,从现在起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我们马上会去找你。”
  老刘打完电话,长出了口气。接着便给防疫部门打电话。让他们立即组织核酸采样人员,十分钟后出发去旧县镇。并将基本情况通报给了旧县镇委和镇卫生院。
  
  2022年5月10日17时35分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会议室,老刘正做着汇报:“刚刚县防疫站报告,朱涛及父亲朱正财核酸检测为阳性。基本可以确定为新冠感染者。其母亲为阴性。朱涛回家后,去镇上一小卖部购买了香烟,与小卖部老板有接触;返回家途中又与三名村民打过招呼。小卖部老板与三名村民检测结果为阴性。另外,与朱涛同车的一名乘客叫陈东,在到达云岳后先下了车。我们是在2点10分左右,才找到陈东。所以,陈东的核酸检测还没出结果。不过,我们已提前安排了与陈东有接触者的排查,很快也会有结果。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夏书记环视了会场一周,说:“二例确诊,还有一例尚不明晰。情况很严重啊!在座各位都是指挥部成员,都说说你们的意见。”
  云岳县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副总指挥、云岳县县长张国雄,首先发言道:“立即通知县医院,按应急方案,启动预置的方舱专区,马上将二例确诊患者收治。另外四名与确诊患者有过接触的,虽然检测是阴性,但要考虑新冠肺炎有一定的潜伏期,也应该立即隔离。这是现在必须首先做的工作。”
  夏书记点点头,说;“按张县长的建议,”夏书记一边说一边转向县医院院长杨卫洪:“扬院长,你们县医院立即去安排。”
  杨院长一边答应着:“好的。”一边起身离开会议室。
  张县长继续说道:“这事来得太突然,防疫工作怎么开展?是个大问题。而且必须立即做出部署。否则,会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稍有应付不当,我们就无法向省市委、向人民群众交待。”
  夏书记;“张县长说的很对。接下来,我们封不封城?封与不封的利弊在哪里?怎么封?封了后的民生如何保障?学校停不停课?交通能不能停?做不做全民核酸检测?全民核酸的影响大不大?毕竟我们云岳是有着120万人口的大县,仅县城人口就近30万。牵一发而动全身啊。这些都必须有科学地判断和决策。而且,时间不等人。还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分管文卫方面工作的云岳县委副书记田有亮,说;“这次上海的防疫,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经验教训。做得不好,是要遭老百姓骂娘的。”
  夏书记若有所思地说:“是啊。党将我们放在这个岗位上,就是要我们对人民健康负责的。所以,请各位认真思考一下,要拿出具体的决策方案。”
  一时之间,大家都顿感到肩头上的责任重大。埋头认真思索起来。会议室显得格外窒息。
  夏书记见状,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心想在这关键时刻,不能让思维这根弦崩了。便说:“大家先放松一下,半个小时吃完晩饭后,继续开会。”
  
  2022年5月10日21时13分
  老刘再次向指挥部会议报告:“防疫部门报告,陈东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与陈东有接触的16人,已采取隔离措施。”
  张县长道:“这16人又与多少人有过接触?照此发展下去,可不敢想象。必须尽快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掌握疫情防埪的主动权。否则,一旦被动,我们就会犯严重的错误。”
  夏书记沉思片刻后,下定决心道:“做!人民健康权是第一位的。实施全民核酸检测。”接着向县卫健局局长周垒,问道:“全县有多少医护人员可以投入到核酸检测中去?检测设备够不够?医护人员装备够不够?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周局长回答,说:“全县包括县医院、中医院、妇幼保健院、社区卫生院和乡镇卫生院,共有医护人员5200余人。按照应急处理方案,除了保障正常医疗工作外,可调剂出800余人进行核酸检测。现有检测设备储量,可以满足50万人次使用;设备还可以边用边补给。但医护人员的隔离护理服,只有三百余套,有较大的缺口,需要及时补充。按照应急方案,及时组织,到明天早上8点,可以设置20个左右的采样点。”
  夏书记点头,道:“那你从现在开始,立即去安排组织核酸检测工作。务必在明上午10点以前开始。毕竟只县城就有近30万人口,在让社区通知市民、协助医务人员外,要告诉所有医护人员做好长时间坚持辛苦操劳的思想准备。”
  周局长点头离开了会议室,连夜安排组织准备工作。
  张县长说:“核酸检测落实了。大家再看看,需不需要封城?是封城还是封小区?以及学校需不需要停课?市场怎么管理?交通运输怎么办?”
  田书记说道:“这次上海疫情,开始没有封城,只封了小区。结果疫情没控制住,小区的后勤保障又没跟上,基层的组织工作也十分混乱,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这个教训是深刻的。也佷有借鉴意义。”
  教育局长陆斌说:“学校停课,也必须谨慎。特别是高三年级,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一旦停课,会给他们带来极大影响。”
  会议上大家反反复复,对每一项建议都进行仔细推敲。对其每项建议实施的后果进行评估。
  决策者们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思考,探寻着稳妥而又积极应变策略。
  而时间就象流水,在消无声息中潺潺渐逝。
  
  2022年5月11日凌晨1时40分
  夏书记在深思熟虑后,断然做出决定:
  第一,封城不封区。从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起,云岳县只许进不许出。将疫情牢牢控制在云岳县內。
  第二,全县初高中学(高三年级除外)、小学、幼儿园,从2022年5月11日起,全面停课。高三年级学生从2022年5月12日起,实行住校封闭管理。教育局务必于本日6时前,将该决定通知到学校、老师、学生及家长。
  第三,全县的士、公交车、客运班车从2022年5月11日,开始停运。火车站封闭。
  第四,所有KTV、歌舞厅、棋牌室、茶楼、坝坝茶等娱乐场所一律关闭。餐饮行业禁止堂食。禁止承办各种宴席、坝坝席等。
  第五,对全县居民及所有流动人口,从2022年5月11日起,实行免费核酸检测。
  第六,组织民兵预备役人员,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设置封控区域。
  第七,所有党政机关、街道、社区,居民小组,无条件地执行县防疫指挥部一切决定。社区干部要及时组织志愿者,协助医护人员维护好全民核酸采样工作的顺利进行。
  第八,所有居民非必要不出门,自觉居家隔离。必须出门者,要自觉佩戴好口罩,做到不聚集、不串门、不逗留,并在小区门卫处做好备案。
  第九,由宣传部门牵头,及时准确地向全县市民,按县防疫指挥部制定方案,做好宣传、动员、解释工作。
  
  2022年5月11日凌晨2时10分
  “老婆子,老婆子,封城了!县防疫指挥部刚刚发的公告。”市民杜老头一手摇晃着手机,一边推着身边已熟睡的老伴嚷嚷道。
  “封就封吧。前年不是也封了几个月?不也没事吗?!”老婆子依旧睡意蒙笼地嘟嘟道;突然,翻坐起身:“封城了?那羽娃子还上学吗?”
  “停课了!从今天起,不上学了。”
  “那娟娟家,一个老人、两个娃娃,一家几大口人,预备得有吃的没有?老头子,给娟娟打个电话问问吧。”
  “深更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吵着娃儿睡不着吗!”
  老俩口正吵着,杜老头电话就响了。
  杜老头看来电显示是娟娟,忙问;“娟娟什么事?”
  “我刚接到医院通知,要立即回医院,准备今上午开始为市民做核酸采样。估计这一去,又得连轴转好几天。志彬也接到紧急任务,回局里去了。羽娃姐弟俩,也从今天停课放在家里。婆婆要照顾俩娃娃,分不开身。爸,你早上去买点肉菜类的,给送过来。还有,家里米也不多了,也买点。行不行?”
  “要得要得,我记到了。一会儿,早点去买。买好就送过去。”
  
  2022年5月11日凌晨5时02分
  杜老头手推着购物车,向南门市场走去。转过万兴街路口,就见市场门口早已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他赶紧加快脚步,进入市场。举目一看,吓了一跳,怎么会这么多人?他再紧趋几步,挤到一肉摊前,见佷多顾客都将摊主刚分割好的肉攒在手中。
  杜老头也急忙抢过一块攒着。这时才问价:“老板,这肉好多钱一斤哟?”
  摊主头也不抬地说:“十八块。”
  “刚刚不是才说十三块吗?”有顾客反问道。
  “爱买不买。你不看今天这是啥阵仗?再过一会,只怕是二十块,也买不到了。”
  前面两个顾客无奈地交钱购买了。
  就在杜老头犹豫着,要不要购买时,摊主突然说:“后面的,每斤二十五块了。”
  “你这是黑心发国难财啊?”
  “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顾客象炸了锅一般,纷纷怒怼摊主。
  这时,一个顾客经过杜老头身旁时,小声说道:“那边涨到三十,还没货了。”
  杜老头一听,将心一横,把手上攒着的肉,递给摊主:“二十五就二十五,给我称吧。”
  离开肉摊,杜老头寻思着再买点小菜。到小菜摊区一看,竟然所有的小菜摊上,所剩菜品都不多了。
  杜老头心想着,今天这是撞什么邪了?平常里,这个时间点上,基本上不会有几个人,今天却人山人海不说,菜类品种数量都消耗很快捷。无睱多想,迅速将各种菜品装满整个购物车。此时,才静下心来盘算今天的支出,感觉应该多付了平常一倍的费用。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20分
  天岳超市,离开门还有10分钟。电巻门前,顾客已自动排出长达数百米的四列纵队。随着电卷门的开启,原有的队列,倾刻间土崩瓦解。市民们疯了式的冲向超市里,几分钟内,数以百计的购物方便车,被人们抢攒在手。然后,疏菜、肉食、鸡鸭禽蛋、米、油食品区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川流不息。货架上陈列的商品,佷快地搬移到购物车里。超市员工们还在惊异的眼光中没回过神来,收获丰富的顾客们,又已开始向收银台奔去。而落拉在后面挤过来的顾客,看着空空如也的货柜货架,带着茫然又沮丧的目光,不知所措。
  云岳县城內,如天岳规模的大型超市,不下十家;加上一些中小型超市,数量超过了四五十家。在同一时刻,都遭遇了相同的现象。
  
  2022年5月11日上午8时40分
  云岳县防疫指挥部会议室里。
  夏书记正在对着县商务局黄局长大发雷霆:“两个小时内,超市里补不满老百姓需要的油盐米醋,我撤了你这个商务局长!”
  站在夏书记对面的黄局长,满头冷汗,懦懦地应道:“我这就去办,这就去办。”
  黄局长刚出门,市场监管局陈局长就进来。向夏书记汇报道:“刚接到几个投诉电话,说有摊贩将猪肉价格,由最初的十二三元一斤,随意暴涨到了三十、三十五元一斤。抖音上也有许多类似的视频。引起群众严重不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我们准备抓几个典型,处以重罚,以消除民众的怨气和不满。”
  夏书记一边思考,一边说道:“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惩罚是必须的。但惩罚要有证据。不能凭意志乱罚一通。否则,会制造茅盾,影响社会安定,加深疫情防控困难。不是有视频吗?找公安的网警协助,固定证据。该罚的罚,该批评教育的批评教育,没收非法所得。稳定物价,恢复市场秩序。要让市民知道,政府有决心有能力,做好当前的防疫工作,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生活稳定。”
  “要得。我们这次就与警方联手,调查取证,争取从快解决问题。”陈局长回道。
  “另外,现在市场上还有没有物资供应?特别是肉、蛋、鲜菜这些产品?”
  “刚才,我来的时候,路过北桥市场,很多摊位都是空的。只有少数摊位上有些零星商品。”
  “这不行哦。让商务局马上组织主要副食品,投放市场。通知疏菜种埴合作社,尽快组织一批生鲜疏菜,补充市场。只有让老百姓亲眼看到了物资,才能克服住恐慌心理,安心生活。”
  
  2022年5月11日上午10时00分
  刘冰冰站在绿岛大酒店门前,望着门囗树立着自己与董波的巨幅结婚彩艺画报,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今天的婚宴是一个月前就确定好的。请柬早就发了出去,婚礼现场也在昨晚提前布置完毕。可是,这场突来的疫情,一下子把事情弄了个乱七八糟。
  酒店方称按防疫指挥部指示,婚宴不能办了。但菜品原料已全部购置,有些原料已在昨天就进行了初加工,制成了半成品,只待今上午烹饪使用。既然婚宴办不了了,考虑到疫情因素,认为订宴方应该支付80%的费用。
  刘冰冰和董波则认为,疫情是不可抗拒因素,自己也不想违约。部分原材料完全可以作冷冻处理,余下的生鲜蔬菜不是整个费用的主体。所以,只同意支付20%的费用。
  双方争执不下,酒店方作了报警处理。不一会,民警赶到现场,对双方进行调解。经过民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导,订宴方支付了40%的费用。酒店方虽承担了60%的费用,但相当部分的原材料是可以进行冷藏储备的;不能储存的部分,可以加工成防疫值班人员和志愿者的工作餐。如此下来,酒店方损失并不大。
  
  2022年5月11日上午11时20分
  由县防疫指挥部牵头,多部门参与的市场巡视组,在县城内各个市场、超市、食品店,进行巡视检查。
  在新南门市场,一刚摆上猪肉摊前。巡视组人员,询问摊主:“这肉,多少钱一斤?”
  “20。”摊主回应道。
  “怎么这么贵?”
  “这还贵啊?早上都卖到30、35一斤。还被抢得一点不剩。”
  “你昨天卖多少钱一斤?”
  “昨天啊,12块。”
  “那今天为啥涨了8块?”
  “这不买肉的人多了,价格自然就贵了。”
  “可你今天和昨天的进货价格是相同的。你卖12块,就已经获取利润了。为啥还要哄抬物价扰乱市场?发国难财?”
  摊主扫了一眼巡视组人员,不耐烦地道:“不买走远点,别在这里嗐扯蛋。”
  市场监管局陈局长,掏出工作证,向摊主进行展示后,说:“我们是县防疫指挥部巡视检查组。刚才与你的对话,我们已经进行了全珵录像。现在对你哄抬物价、扰乱市场行为,进行正式处理,罚款5000元。”
  摊主一听,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垂下了头。
  巡视检查组通过抖音视频拍摄者,获取证据证词后,寻找到早上几名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的当事摊主,决定给予每位摊主罚款5万元的处理。并通过媒体社交平台,向全社会进行了公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10分
  云岳县城内,各大超市、农贸市场陆续上新鸡、鸭、魚、肉、蛋等主要副食品及生鲜蔬菜,价格平稳。引来市民一片惊叹声。纷纷称赞政府平抑物价,保障供给的能力和决心。
  一场短暂的恐慌危机,被政府轻易而快捷地化解了。
  市民们安心下来,主动自觉地配合政府防疫要求。在近二十个核酸采样点前,戴着囗罩,保持一米线距离,排起长龙,等待着核酸采样。
  面对积极配合的市民,县防疫指挥部又紧急抽调出能够调剂的医护力量,将新增加的百多个核酸采样点,遍布在县城的各个角落,极大地方便和鼓舞了市民自愿做核酸捡测的热情和信心。
  
  2022年5月11日下午2时30分
  云岳县抗疫阻击,仍在进行中……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有情人一切安好
下一篇: 换种方式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