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邪门

邪门

说一件二十多年前的糗事,很小,却很窝心。
  老史家的两个女儿,大的叫史一朵,小的叫史两朵,长得都很秀气。她俩遗传了老史的大眼睛,老史媳妇的白皮肤,中和了父母双亲的智商,学习成绩在班里都属于中上等。史一朵考入二本院校刚一年,史两朵就参加了中考,等待升入高中。
  我和老史差不多天天见面。他是司机,我是秘书,一起服务书记。也许是因为书记年轻,他特意选了我们两个年龄比他大的做身边工作人员。许多年后我发现,后任的领导者们,使用最频繁的还是秘书和司机这两个角色。如果说有差异,那就是事业心重的跟秘书近,办私事多的和司机亲。即使是乡镇的书记,局委的一把手,也大体如此。
  但老史一直就仅仅是个单纯的司机,书记从不和他谈工作,也不托他办事情。老史见副书记的司机总是带个热水壶放车上,就问人家作何用途。那位年轻司机很惊讶,你不会连个热水壶都没给领导备着吧。你看我车上,茶叶,口香糖,拖鞋,小毛巾,梳子,防晒霜,要啥有啥。老史心里好一阵子反省,觉得自己一副老脑筋,太不善于替领导操心了。甚至暗自嘀咕,给女领导开车是不是还得备着卫生巾,给男领导备着安全套。
  我和书记的关系也不算近,靠后服务的程度跟老史差不多。如此一来,除了开会、写报告、下乡调研,其它方面都不够紧贴,处于半游离状态。自己有什么想法压根不敢跟领导说,更不敢打领导的旗号办私事。
  
  正像古人说的,没有远虑必有近忧。老史一脸愁容地对我说,两朵的分数下来了,比一中公费线低了20多分,离自费线还差0.5分。
  那咋办?我家妞妞比他家的小,我对处理这方面的问题缺少先见。
  这孩子非要想着上一中。钱校长是你的老同事,你不是说原来你们一个数学组的吗。
  我说是啊,钱老师比我大,但我们当时关系特别好,冬天一块打煤球,夏天一起骑车去游泳。
  你能不能替我跟校长疏通疏通,就差了半分,多交点钱把她收了吧。这个两朵可不像她姐姐一朵好对付,黏缠死我了。
  我答应老史去见见钱校长。了解到钱校长刚有了手机,也打听到了他的号码,我想先通个电话,再约个时间跟他见面谈。可我打过去几次不是关机,就是没人接听。一想也是,一到招生季,别说一中这样的重点高中,就连小学校长也是焦点人物,一般人联系到校长比西方人联系到上帝还要难。
  背负老史的重托,我连着几个傍晚去敲钱校长的门。他早已从一中家属院搬出,在一个新建小区买了房。我尝试过几次,轻柔地敲,用力地拍,按门铃或者直接喊话报姓名,其效果都一样,房门纹丝不动,屋里没有声响。我不会弄错吧,于是去敲对门一家,想问问情况。刚敲了两下,门里就传出不耐烦的喊声:“别敲了,看看门上写的。”我定睛一看,果然有张纸片,上面写着:别敲这个门,这不是校长家。
  我当时正在攒钱买房,心中默念几遍:买房切记打听一下对门住户何人,是不是校长、局长,或类似的炙手可热人物。
  我受到启发:我也可以留纸条。写明姓名、电话、事由,我从门下把纸条塞了进去。第二天,钱校长打来电话,说下班后咱们在某某某见面说吧。某某某是个饭馆,在城内数一数二。我赶紧把消息通报给老史。老史想了想说,那家饭馆可能是校长儿子开的,据说上学的事都是在哪儿谈。校长约饭说明有戏,你替我请客,我报销饭钱。
  为了加重说情的分量,我特地叫上广电局的栗局长。栗局长是我原来的上司,和我属于无话不谈的至交。他和钱校长是同班同学,给我聊过他们班里的许多趣事。我相信我们俩同时出马,老同事加老同学,双保险,不怕事情不成。
  钱校长说就咱们仨人吧,酒菜我都点过了,你们别管了。知道这是客套话,饭后我和栗局长主动去结账。一看账单两千多,我尴尬地看着栗局长,说我就带了两千,你兜里有钱没。
  走出饭馆,我说栗局今晚那个酒的名字你见过没,那酒你喝过没?栗局说听都没听过。三个人吃饭咋就吃了两千多?我以为几百块钱足够了。
  我咋回去给老史报账啊。我仰脸看了看夜空,叹了口气。问题是这老钱一晚上串了好几个房,对史两朵上学的事也没个明确态度。别人果然说的没错,钱校长不是过去的钱老师了啊。
  应该可以吧这事。栗局长说,人都念旧情,凭你们过去的关系,我跟他的关系,刚刚咱又请了他,我觉得等他消息就行了。
  
  钱校长那边一直没动静。他手机上存着我的手机号,我还给他发过短信,他也有过回复。
  这天老史说一中今天开学了,两朵上学的事恐怕没戏了。别的学校咱也没报名,这可咋整啊。
  我说是不是分数不够的学生都会推迟几天入学?要不再等等?一个老同事一个老同学请他,钱校长不至于这么不讲情义吧?
  你没有给他提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吧?
  当然没有。人家就没问,咱也忌讳提领导。我不是给你说过我前任刘秘书的事情,就因为多了一句话,硬是被咱的领导退货了,回了原单位。
  刘秘书一表人才,年轻有为,说话办事的能力都很强。他妻子在建委的二级机构上班,想通过有亲戚关系的建委办公室主任调进委室工作。委办主任给建委一把手管主任说过多次,未果。于是刘秘书给委办主任支招,你可以跟管主任提提我,他和我经常打交道。于是委办主任对委主任说,这位想调整工作的女士,她丈夫就是书记身边的刘秘书。管主任说,你看你这办公室主任当的,为啥不早点说,咱系统几百号人我哪能都认得。
  芝麻小事竟被传到了书记耳朵里。书记举轻若重,说一个秘书的影响力居然这么大,这可不得了。他选我接任刘秘书,也许是看中了我的文笔,更可能是相中了我的一脸憨相。召我第一天上任他就给我约法几章,其中一条就是不能给各级领导谈工作以外的任何私事,以避瓜田李下之嫌。他似乎很真诚地看着我说,你自己有啥事直接跟我说,我比他们任何人权力都大。
  现在我给老史重提这件旧事,意思是说两朵上学的事与我和老史的工作角色无关,也不能相关,办成办不成只看私交情分。
  老史试探着说,假如,我说的是假如,给钱校长说说我是书记司机,你觉得能不能起到一点点作用?
  不能,肯定不能。你没听到钱校长在饭桌上的话。他说一两年他就退休了,他这个校长没有别的想法了。你以为他是建委管主任啊,一天到晚想着进县级班子。
  
  几天后,老史悄悄告诉我,两朵明天就能入校了。我说你看,钱校长不能不讲一点同事情同学情吧。
  老史沉默了一下,说不是那情况。我找了我邻居老茂,人家去跑了一趟就成了。
  哪个老茂?他是?
  你不认识,就一个农民暴发户,跟钱校长同村。他家闺女去年上学也是找的钱校长,轻车熟路,知道咱原来的办法行不通。
  你是说,你们给老钱……
  对,无非多破费了点,以后不落两朵埋怨。老茂的口头禅是,钱能办成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也是最简单最省心的事儿。
  我该为史两朵终于如愿进入一中高兴呢,还是该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呢。至少,我不该给老史说我跟校长的故交有多深,现在被吹出去的大话啪啪打脸,脸不疼心口疼。
  老史递给我一支烟,并拿起打火机为我点上,他说,你甭叹气了,比这个还邪门的事多了。就我老家那个村,起小是好小孩,长大是好人的,后来没有一个出人头地的。今天站在人前说头门话的,混得人五人六的,你再看看原来都是啥德行。厂长打了隔墙种地的农民没有事,我堂哥晚上打麻将被关了一星期。俺村水库治漏靠出义务工,邻村修个水池省里拨下一百万,因为人家村里有人在水利厅。你看我就俩闺女,可俺村的大工头人家不光仨儿子,还有七八个干儿子,过年喝酒一屋子孝子贤孙。
  我说这些我知道,咱领导也不是不知道,开会气得拍桌子。可人心如此,谁能左右呢。
  老史说我爷爷有一本旧书《万事不求人》,恐怕早就失传了,也不灵了。
  
  还有后话。
  二十多年过去,老史早已退休赋闲,住在城边的独家小院。几年前他家门口开始热闹起来,不断有人把小轿车停在附近,去按响他的门铃。有次他邀我去喝茶,说他当了一辈子司机,即使服务过一任威望最高的书记,也从未显山露水,被人看成个人物。现在图个清净吧,又天天有人找上门来,不习惯,也不喜欢。
  我笑着说,你也学当年钱校长家对门那一招,在大门上贴个告示:史两朵的老爹不住这儿。
  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前来拜访的人都不是冲着老史,而是因为小史,史两朵。这闺女邪性,考一中不过线,结果三年后考大学进了重点名校。毕业后参加工作也没有声响,谁料到突然就考进了中某委,专门负责查办市县大要案。她偶尔回来看爹娘,高速口就站着本地最高首长在迎接。后来她干脆偷着回,甚至事先都不给老史说一声。她的姐姐史一朵,师院毕业后回县里做教师,一直想跳槽改行,久未遂愿,去年突然被廉政学院点名要走。
  史两朵很忙,却不忘三天两头给老史打电话尽孝心。有次我在,老史对着手机说,你那位老秘叔叔在咱家,你们说两句。
  我接过手机说,史两朵同志,你可给你老爸老妈长脸了。史两朵说,我听出了叔叔您的话外音,我没飘,也不会飘。有次我在某地讲课,专门举出您和我老爸当年给我跑学校的事。其实你们不是笨,是本。您俩和那位曾经的A书记之间,才是最安全也最舒服的关系。
  我插言:但是本和笨离得太近了。你现在做的这份工作,是不是越来越了解权和钱的威力了?
  她说是的,威力和危害离得也很近。权不想被关在笼子里,钱也不想被锁在柜子中,都想跑出来施展作用,甚至弄出点邪门的事。您家妞妞现在做什么工作?自主创业?您从前找校长不如我那位邻居大爷,现在的分量也未必比得过一些半大老板。有一技之长的人才找不到好工作,暴发户的子女进的都是一流的权威机关。土豪剃的光头正流行,比你智慧的额头要抢眼得多。
  我很激动,史两朵你能这样说,证明你还没有当局者迷。
  向你们学习。你们也都没有迷过。
  我把手机递还老史,说,当年你为两朵上学不惜重金,值。
邪门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