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是定数

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
  “少楠,我......我......”
  “啥都不用说,我明白,你们是怕我承受不住,放心,我能承受,和清儿不是我亲生女儿相比,这能算事吗?刚才我已经说了,在我程少楠心里,你孟小麦才是我的大事,能致我性命的大事,其他都不是事。”
  小麦窝在他怀里抽咽着:“少楠,这叫什么事,好好来清风舍,怎么就遇上这种破事?没天理啊。”
  “不,或许,这才是天理,一个清风舍,让二十四年沉冤浮出水面,还是让我亲手给自己洗清冤屈。”
  “总算是天意,也太残忍了,我不喜欢,太不喜欢。”
  程少楠却轻松地说:“我喜欢,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尘埃落定,不然我得多冤。”
  小麦深叹,是啊,不然她的少楠多冤。
  “是时候去会会清儿的生父了。”
  小麦听了身子一哆嗦:“你去?”
  程少楠看着她,轻笑:“你去?”
  小麦摇着头:“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心疼我?怕我再次受辱?”
  小麦就是心疼他,让她心爱的男人,去面对让他受尽屈辱的另一个男人,她会心疼死的。
  小麦的眼眶里再次蓄满泪水,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程少楠低下头,去吻她的泪,心里更是一阵阵搅痛,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宝,这些日子为他的事却食不甘味一次次流泪,娇好的面容像朵换季的花,绿肥红瘦。
  “宝贝,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受辱,相信你丈夫,他很强大,他很爱你,你才是他的唯一,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看到你睡在我怀里更幸福的事了。”
  “少楠,少楠,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相信李丽,不然就不会有玉莲,干嘛离家出走,不然就没清风舍,又干嘛去找陈雨想办法,不然就没清儿生父出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相信李丽不相信我是你的错,离家出走有了清风舍,是你的功德,找陈雨想办法救了清儿你是她恩人,我唯一对你不满的是,凡事不需瞒我,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能量。”
  小麦窝在程少楠怀里抽泣:“再不瞒你了,也瞒不了你。”
  “是吗?”程少楠吗得意犹未尽。
  小麦一扬脸,豁出去了:“禾风和知暖也知道了,清儿说的。”
  “所以禾风才改姓?傻小子,他改与不改都是我程少楠亲儿子啊。”
  “他才不傻,姓程,他感到幸福和骄傲。禾风说,你爱得最深,伤得最深,他心疼你,他说余生要和我一起来爱你。”
  程少楠异常满足:“是我好儿子。”
  “还有,清儿不知道陈雨是她同父的亲弟弟,禾风和知暖也不知道。”
  “哦。”
  “没有了,在你面前再无秘密了。”小麦坦白彻底后,反而一身轻松,“只是,你不许去找这个男人,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不好?虽然陈雨品性纯良,但不保证他父亲也品性好,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还是个陌生女人。所以,就当没有这个人。”
  “人就在清风舍,怎么当他不存在?清儿以后会在那里长期生活的。”
  “陈雨会有办法。”
  “总不是长久之计,小麦,你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清儿可以了吧?毕竟,太过荒唐。”
  “那就顺其自然,交给上帝安排吧。”
  除了顺其自然,小麦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但愿上帝对清儿仁慈些,再仁慈些。”
  “记住,有所失必有所得。”
  “少楠,我想不通一事。”
  “啥事?”
  “你怎么忍到今天才问我?”
  “想等你开口,没等到。”
  “人家心疼你嘛。”
  “知道你心疼我,所以不问。”
  “好能忍。”
  “只要不是你的事,我都无所谓,只有你的事,我才会惊慌,才会发疯。”
  小麦紧紧依在程少楠怀里,歉然道:“我也是,所以我才惊慌,不知如何跟你说,我忍的都要疯掉了。”
  “对不起宝贝,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小麦听了心好痛:“少楠,你才是最苦的那个。”
  “傻瓜,身边有你苦从何来?你早已将我的心浇灌填满,再也塞不进任何。”程少楠抱起小麦,坐到藤椅里,动情道:“虽有所失,但我得更多,得到儿子加倍的爱,得到一个孙子,得到清水港清风舍,还有不久以后的清眉居,程少楠这辈子足矣。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成功,孟小麦、程禾风、程念清、清乔清眉,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财富。你说,我苦不苦?”
  小麦心疼地抱住他,眼泪翻滚:“不苦,不苦。”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确实伤痛过,纠结过,迷茫过,可每每想到你们,心门就打开,心结便解开,我没周总理伟大,他没孩子,全国的儿童都是他孩子,我有禾风念清,有清乔清眉,有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的孩子,也是有些小伟大的,对吧?所以,我的宝贝,不要再为这个有些小伟大的男人担心,他能面对一切定数及不定数,他全部都能处理完美。”
  “嗯。”小麦闪着泪花向他笑。
  程少楠温柔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乖,你只要享受他的爱就好。”
  “嗯。”
  “享受幸福就好。”
  “嗯。”
  “这是十年前的承诺,只是,这些年有些欠缺了,我保证,一定加倍补上。”
  小麦心痛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颊,难过地说:“应该是我弥补你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又说傻话,她本就不是我良配。”
  “可你是为了我,才冷落她,所以她才会......”
  程少楠忽然呵呵一笑,“本来以为碰了她,原来......”程少楠突然停顿,怕小麦别扭,立即转移话题,“你信吗?她做啥我都无所谓,我难受,是因为怕清儿知道自己荒唐的出生受刺激。”
  “这个你放心,陈雨说过,交给他处理,我们别打乱他步骤,他跟我保证过不让清儿再受刺激。”
  程少楠见小麦那么坚定相信这个男孩,也同意了,“好吧,暂且相信他。”
  小麦安静地窝在怀里,凌乱的神经终于能舒缓一阵子了。可心里却很难受,
  刚才程少楠突然停止想说的话,小麦怎会不知,他没碰那个女人,他是干净的,完整的,他把自己完完整整给了她,可她却不是完整的,心里对他涌起万般疼惜千般歉意。
  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了。
  亲爱的少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会早早站在原点等你,把自己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交给你,哪怕等成千年古树万年荒原。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
  “少楠,我......我......”
  “啥都不用说,我明白,你们是怕我承受不住,放心,我能承受,和清儿不是我亲生女儿相比,这能算事吗?刚才我已经说了,在我程少楠心里,你孟小麦才是我的大事,能致我性命的大事,其他都不是事。”
  小麦窝在他怀里抽咽着:“少楠,这叫什么事,好好来清风舍,怎么就遇上这种破事?没天理啊。”
  “不,或许,这才是天理,一个清风舍,让二十四年沉冤浮出水面,还是让我亲手给自己洗清冤屈。”
  “总算是天意,也太残忍了,我不喜欢,太不喜欢。”
  程少楠却轻松地说:“我喜欢,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尘埃落定,不然我得多冤。”
  小麦深叹,是啊,不然她的少楠多冤。
  “是时候去会会清儿的生父了。”
  小麦听了身子一哆嗦:“你去?”
  程少楠看着她,轻笑:“你去?”
  小麦摇着头:“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心疼我?怕我再次受辱?”
  小麦就是心疼他,让她心爱的男人,去面对让他受尽屈辱的另一个男人,她会心疼死的。
  小麦的眼眶里再次蓄满泪水,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程少楠低下头,去吻她的泪,心里更是一阵阵搅痛,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宝,这些日子为他的事却食不甘味一次次流泪,娇好的面容像朵换季的花,绿肥红瘦。
  “宝贝,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受辱,相信你丈夫,他很强大,他很爱你,你才是他的唯一,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看到你睡在我怀里更幸福的事了。”
  “少楠,少楠,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相信李丽,不然就不会有玉莲,干嘛离家出走,不然就没清风舍,又干嘛去找陈雨想办法,不然就没清儿生父出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相信李丽不相信我是你的错,离家出走有了清风舍,是你的功德,找陈雨想办法救了清儿你是她恩人,我唯一对你不满的是,凡事不需瞒我,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能量。”
  小麦窝在程少楠怀里抽泣:“再不瞒你了,也瞒不了你。”
  “是吗?”程少楠吗得意犹未尽。
  小麦一扬脸,豁出去了:“禾风和知暖也知道了,清儿说的。”
  “所以禾风才改姓?傻小子,他改与不改都是我程少楠亲儿子啊。”
  “他才不傻,姓程,他感到幸福和骄傲。禾风说,你爱得最深,伤得最深,他心疼你,他说余生要和我一起来爱你。”
  程少楠异常满足:“是我好儿子。”
  “还有,清儿不知道陈雨是她同父的亲弟弟,禾风和知暖也不知道。”
  “哦。”
  “没有了,在你面前再无秘密了。”小麦坦白彻底后,反而一身轻松,“只是,你不许去找这个男人,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不好?虽然陈雨品性纯良,但不保证他父亲也品性好,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还是个陌生女人。所以,就当没有这个人。”
  “人就在清风舍,怎么当他不存在?清儿以后会在那里长期生活的。”
  “陈雨会有办法。”
  “总不是长久之计,小麦,你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清儿可以了吧?毕竟,太过荒唐。”
  “那就顺其自然,交给上帝安排吧。”
  除了顺其自然,小麦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但愿上帝对清儿仁慈些,再仁慈些。”
  “记住,有所失必有所得。”
  “少楠,我想不通一事。”
  “啥事?”
  “你怎么忍到今天才问我?”
  “想等你开口,没等到。”
  “人家心疼你嘛。”
  “知道你心疼我,所以不问。”
  “好能忍。”
  “只要不是你的事,我都无所谓,只有你的事,我才会惊慌,才会发疯。”
  小麦紧紧依在程少楠怀里,歉然道:“我也是,所以我才惊慌,不知如何跟你说,我忍的都要疯掉了。”
  “对不起宝贝,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小麦听了心好痛:“少楠,你才是最苦的那个。”
  “傻瓜,身边有你苦从何来?你早已将我的心浇灌填满,再也塞不进任何。”程少楠抱起小麦,坐到藤椅里,动情道:“虽有所失,但我得更多,得到儿子加倍的爱,得到一个孙子,得到清水港清风舍,还有不久以后的清眉居,程少楠这辈子足矣。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成功,孟小麦、程禾风、程念清、清乔清眉,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财富。你说,我苦不苦?”
  小麦心疼地抱住他,眼泪翻滚:“不苦,不苦。”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确实伤痛过,纠结过,迷茫过,可每每想到你们,心门就打开,心结便解开,我没周总理伟大,他没孩子,全国的儿童都是他孩子,我有禾风念清,有清乔清眉,有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的孩子,也是有些小伟大的,对吧?所以,我的宝贝,不要再为这个有些小伟大的男人担心,他能面对一切定数及不定数,他全部都能处理完美。”
  “嗯。”小麦闪着泪花向他笑。
  程少楠温柔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乖,你只要享受他的爱就好。”
  “嗯。”
  “享受幸福就好。”
  “嗯。”
  “这是十年前的承诺,只是,这些年有些欠缺了,我保证,一定加倍补上。”
  小麦心痛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颊,难过地说:“应该是我弥补你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又说傻话,她本就不是我良配。”
  “可你是为了我,才冷落她,所以她才会......”
  程少楠忽然呵呵一笑,“本来以为碰了她,原来......”程少楠突然停顿,怕小麦别扭,立即转移话题,“你信吗?她做啥我都无所谓,我难受,是因为怕清儿知道自己荒唐的出生受刺激。”
  “这个你放心,陈雨说过,交给他处理,我们别打乱他步骤,他跟我保证过不让清儿再受刺激。”
  程少楠见小麦那么坚定相信这个男孩,也同意了,“好吧,暂且相信他。”
  小麦安静地窝在怀里,凌乱的神经终于能舒缓一阵子了。可心里却很难受,
  刚才程少楠突然停止想说的话,小麦怎会不知,他没碰那个女人,他是干净的,完整的,他把自己完完整整给了她,可她却不是完整的,心里对他涌起万般疼惜千般歉意。
  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了。
  亲爱的少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会早早站在原点等你,把自己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交给你,哪怕等成千年古树万年荒原。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
  “少楠,我......我......”
  “啥都不用说,我明白,你们是怕我承受不住,放心,我能承受,和清儿不是我亲生女儿相比,这能算事吗?刚才我已经说了,在我程少楠心里,你孟小麦才是我的大事,能致我性命的大事,其他都不是事。”
  小麦窝在他怀里抽咽着:“少楠,这叫什么事,好好来清风舍,怎么就遇上这种破事?没天理啊。”
  “不,或许,这才是天理,一个清风舍,让二十四年沉冤浮出水面,还是让我亲手给自己洗清冤屈。”
  “总算是天意,也太残忍了,我不喜欢,太不喜欢。”
  程少楠却轻松地说:“我喜欢,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尘埃落定,不然我得多冤。”
  小麦深叹,是啊,不然她的少楠多冤。
  “是时候去会会清儿的生父了。”
  小麦听了身子一哆嗦:“你去?”
  程少楠看着她,轻笑:“你去?”
  小麦摇着头:“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心疼我?怕我再次受辱?”
  小麦就是心疼他,让她心爱的男人,去面对让他受尽屈辱的另一个男人,她会心疼死的。
  小麦的眼眶里再次蓄满泪水,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程少楠低下头,去吻她的泪,心里更是一阵阵搅痛,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宝,这些日子为他的事却食不甘味一次次流泪,娇好的面容像朵换季的花,绿肥红瘦。
  “宝贝,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受辱,相信你丈夫,他很强大,他很爱你,你才是他的唯一,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看到你睡在我怀里更幸福的事了。”
  “少楠,少楠,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相信李丽,不然就不会有玉莲,干嘛离家出走,不然就没清风舍,又干嘛去找陈雨想办法,不然就没清儿生父出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相信李丽不相信我是你的错,离家出走有了清风舍,是你的功德,找陈雨想办法救了清儿你是她恩人,我唯一对你不满的是,凡事不需瞒我,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能量。”
  小麦窝在程少楠怀里抽泣:“再不瞒你了,也瞒不了你。”
  “是吗?”程少楠吗得意犹未尽。
  小麦一扬脸,豁出去了:“禾风和知暖也知道了,清儿说的。”
  “所以禾风才改姓?傻小子,他改与不改都是我程少楠亲儿子啊。”
  “他才不傻,姓程,他感到幸福和骄傲。禾风说,你爱得最深,伤得最深,他心疼你,他说余生要和我一起来爱你。”
  程少楠异常满足:“是我好儿子。”
  “还有,清儿不知道陈雨是她同父的亲弟弟,禾风和知暖也不知道。”
  “哦。”
  “没有了,在你面前再无秘密了。”小麦坦白彻底后,反而一身轻松,“只是,你不许去找这个男人,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不好?虽然陈雨品性纯良,但不保证他父亲也品性好,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还是个陌生女人。所以,就当没有这个人。”
  “人就在清风舍,怎么当他不存在?清儿以后会在那里长期生活的。”
  “陈雨会有办法。”
  “总不是长久之计,小麦,你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清儿可以了吧?毕竟,太过荒唐。”
  “那就顺其自然,交给上帝安排吧。”
  除了顺其自然,小麦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但愿上帝对清儿仁慈些,再仁慈些。”
  “记住,有所失必有所得。”
  “少楠,我想不通一事。”
  “啥事?”
  “你怎么忍到今天才问我?”
  “想等你开口,没等到。”
  “人家心疼你嘛。”
  “知道你心疼我,所以不问。”
  “好能忍。”
  “只要不是你的事,我都无所谓,只有你的事,我才会惊慌,才会发疯。”
  小麦紧紧依在程少楠怀里,歉然道:“我也是,所以我才惊慌,不知如何跟你说,我忍的都要疯掉了。”
  “对不起宝贝,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小麦听了心好痛:“少楠,你才是最苦的那个。”
  “傻瓜,身边有你苦从何来?你早已将我的心浇灌填满,再也塞不进任何。”程少楠抱起小麦,坐到藤椅里,动情道:“虽有所失,但我得更多,得到儿子加倍的爱,得到一个孙子,得到清水港清风舍,还有不久以后的清眉居,程少楠这辈子足矣。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成功,孟小麦、程禾风、程念清、清乔清眉,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财富。你说,我苦不苦?”
  小麦心疼地抱住他,眼泪翻滚:“不苦,不苦。”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确实伤痛过,纠结过,迷茫过,可每每想到你们,心门就打开,心结便解开,我没周总理伟大,他没孩子,全国的儿童都是他孩子,我有禾风念清,有清乔清眉,有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的孩子,也是有些小伟大的,对吧?所以,我的宝贝,不要再为这个有些小伟大的男人担心,他能面对一切定数及不定数,他全部都能处理完美。”
  “嗯。”小麦闪着泪花向他笑。
  程少楠温柔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乖,你只要享受他的爱就好。”
  “嗯。”
  “享受幸福就好。”
  “嗯。”
  “这是十年前的承诺,只是,这些年有些欠缺了,我保证,一定加倍补上。”
  小麦心痛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颊,难过地说:“应该是我弥补你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又说傻话,她本就不是我良配。”
  “可你是为了我,才冷落她,所以她才会......”
  程少楠忽然呵呵一笑,“本来以为碰了她,原来......”程少楠突然停顿,怕小麦别扭,立即转移话题,“你信吗?她做啥我都无所谓,我难受,是因为怕清儿知道自己荒唐的出生受刺激。”
  “这个你放心,陈雨说过,交给他处理,我们别打乱他步骤,他跟我保证过不让清儿再受刺激。”
  程少楠见小麦那么坚定相信这个男孩,也同意了,“好吧,暂且相信他。”
  小麦安静地窝在怀里,凌乱的神经终于能舒缓一阵子了。可心里却很难受,
  刚才程少楠突然停止想说的话,小麦怎会不知,他没碰那个女人,他是干净的,完整的,他把自己完完整整给了她,可她却不是完整的,心里对他涌起万般疼惜千般歉意。
  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了。
  亲爱的少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会早早站在原点等你,把自己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交给你,哪怕等成千年古树万年荒原。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
  “少楠,我......我......”
  “啥都不用说,我明白,你们是怕我承受不住,放心,我能承受,和清儿不是我亲生女儿相比,这能算事吗?刚才我已经说了,在我程少楠心里,你孟小麦才是我的大事,能致我性命的大事,其他都不是事。”
  小麦窝在他怀里抽咽着:“少楠,这叫什么事,好好来清风舍,怎么就遇上这种破事?没天理啊。”
  “不,或许,这才是天理,一个清风舍,让二十四年沉冤浮出水面,还是让我亲手给自己洗清冤屈。”
  “总算是天意,也太残忍了,我不喜欢,太不喜欢。”
  程少楠却轻松地说:“我喜欢,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尘埃落定,不然我得多冤。”
  小麦深叹,是啊,不然她的少楠多冤。
  “是时候去会会清儿的生父了。”
  小麦听了身子一哆嗦:“你去?”
  程少楠看着她,轻笑:“你去?”
  小麦摇着头:“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心疼我?怕我再次受辱?”
  小麦就是心疼他,让她心爱的男人,去面对让他受尽屈辱的另一个男人,她会心疼死的。
  小麦的眼眶里再次蓄满泪水,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程少楠低下头,去吻她的泪,心里更是一阵阵搅痛,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宝,这些日子为他的事却食不甘味一次次流泪,娇好的面容像朵换季的花,绿肥红瘦。
  “宝贝,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受辱,相信你丈夫,他很强大,他很爱你,你才是他的唯一,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看到你睡在我怀里更幸福的事了。”
  “少楠,少楠,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相信李丽,不然就不会有玉莲,干嘛离家出走,不然就没清风舍,又干嘛去找陈雨想办法,不然就没清儿生父出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相信李丽不相信我是你的错,离家出走有了清风舍,是你的功德,找陈雨想办法救了清儿你是她恩人,我唯一对你不满的是,凡事不需瞒我,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能量。”
  小麦窝在程少楠怀里抽泣:“再不瞒你了,也瞒不了你。”
  “是吗?”程少楠吗得意犹未尽。
  小麦一扬脸,豁出去了:“禾风和知暖也知道了,清儿说的。”
  “所以禾风才改姓?傻小子,他改与不改都是我程少楠亲儿子啊。”
  “他才不傻,姓程,他感到幸福和骄傲。禾风说,你爱得最深,伤得最深,他心疼你,他说余生要和我一起来爱你。”
  程少楠异常满足:“是我好儿子。”
  “还有,清儿不知道陈雨是她同父的亲弟弟,禾风和知暖也不知道。”
  “哦。”
  “没有了,在你面前再无秘密了。”小麦坦白彻底后,反而一身轻松,“只是,你不许去找这个男人,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不好?虽然陈雨品性纯良,但不保证他父亲也品性好,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还是个陌生女人。所以,就当没有这个人。”
  “人就在清风舍,怎么当他不存在?清儿以后会在那里长期生活的。”
  “陈雨会有办法。”
  “总不是长久之计,小麦,你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清儿可以了吧?毕竟,太过荒唐。”
  “那就顺其自然,交给上帝安排吧。”
  除了顺其自然,小麦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但愿上帝对清儿仁慈些,再仁慈些。”
  “记住,有所失必有所得。”
  “少楠,我想不通一事。”
  “啥事?”
  “你怎么忍到今天才问我?”
  “想等你开口,没等到。”
  “人家心疼你嘛。”
  “知道你心疼我,所以不问。”
  “好能忍。”
  “只要不是你的事,我都无所谓,只有你的事,我才会惊慌,才会发疯。”
  小麦紧紧依在程少楠怀里,歉然道:“我也是,所以我才惊慌,不知如何跟你说,我忍的都要疯掉了。”
  “对不起宝贝,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小麦听了心好痛:“少楠,你才是最苦的那个。”
  “傻瓜,身边有你苦从何来?你早已将我的心浇灌填满,再也塞不进任何。”程少楠抱起小麦,坐到藤椅里,动情道:“虽有所失,但我得更多,得到儿子加倍的爱,得到一个孙子,得到清水港清风舍,还有不久以后的清眉居,程少楠这辈子足矣。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成功,孟小麦、程禾风、程念清、清乔清眉,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财富。你说,我苦不苦?”
  小麦心疼地抱住他,眼泪翻滚:“不苦,不苦。”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确实伤痛过,纠结过,迷茫过,可每每想到你们,心门就打开,心结便解开,我没周总理伟大,他没孩子,全国的儿童都是他孩子,我有禾风念清,有清乔清眉,有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的孩子,也是有些小伟大的,对吧?所以,我的宝贝,不要再为这个有些小伟大的男人担心,他能面对一切定数及不定数,他全部都能处理完美。”
  “嗯。”小麦闪着泪花向他笑。
  程少楠温柔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乖,你只要享受他的爱就好。”
  “嗯。”
  “享受幸福就好。”
  “嗯。”
  “这是十年前的承诺,只是,这些年有些欠缺了,我保证,一定加倍补上。”
  小麦心痛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颊,难过地说:“应该是我弥补你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又说傻话,她本就不是我良配。”
  “可你是为了我,才冷落她,所以她才会......”
  程少楠忽然呵呵一笑,“本来以为碰了她,原来......”程少楠突然停顿,怕小麦别扭,立即转移话题,“你信吗?她做啥我都无所谓,我难受,是因为怕清儿知道自己荒唐的出生受刺激。”
  “这个你放心,陈雨说过,交给他处理,我们别打乱他步骤,他跟我保证过不让清儿再受刺激。”
  程少楠见小麦那么坚定相信这个男孩,也同意了,“好吧,暂且相信他。”
  小麦安静地窝在怀里,凌乱的神经终于能舒缓一阵子了。可心里却很难受,
  刚才程少楠突然停止想说的话,小麦怎会不知,他没碰那个女人,他是干净的,完整的,他把自己完完整整给了她,可她却不是完整的,心里对他涌起万般疼惜千般歉意。
  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了。
  亲爱的少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会早早站在原点等你,把自己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交给你,哪怕等成千年古树万年荒原。第二天一大早,禾风就开心地把念清下下星期要来清风舍医舍一事电话告知母亲。
  “下下星期?儿子,当真?”小麦又确定一遍。
  “妈,真真的。”
  “下下星期是几号?”小麦又迫切地问。
  “妈,是12号。”
  “今天到12号还有几天?”小麦再问。
  电话那头的禾风都无语了,不过还是耐心地告诉母亲,“还有半个月吧。”
  此刻,小麦头脑却一下子清明了,“不对,是14天。”
  “妈你知道啊?”禾风这下当真无语之极。
  “我当然知道。”小麦不再理会儿子,匆匆挂机,奔向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程少楠,也不管他一嘴牙膏沫,直接亲了上去。
  程少楠用牙齿咬住牙刷,忙扯下毛巾替她擦去嘴唇上的泡沫,无奈地说:“又怎么啦?没看到我正刷牙?”
  小麦窝在他怀里开心地说:“禾风说清儿要来清风舍了,还是来医舍上班,住下不走了呢。清儿终究是你女儿,终究是我们的孩子。”
  程少楠“嗯”了一声,一手抱着她,一手继续刷牙。
  小麦抬起头:“你不开心?”
  程少楠摇摇头。
  “摇头是什么意思?”
  程少楠含糊不清地说:“刷牙呢宝贝。”
  “快点刷啊,刷个牙这么久。”小麦还埋怨上了,完全不知自己这么抱着他,他只好一直慢悠悠刷下去。
  程少楠怕说话把泡沫溅到小麦脸上,便把她的脸按到胸前,才说道:“乖,去外面等着,我马上好。”
  小麦反应过来满脸妖娆的羞色,走到门口又回头嗔怪:“快点,磨叽。”
  程少楠无奈而笑,加快了洗漱速度。
  等他走出卫生间,等在门口的小麦又窝入他怀里,开心地说:“少楠,还有14天清儿就来了清风舍了,还有14天我们就能看到清儿了,就能和清儿永远在一起了。”
  程少楠又“嗯”了一声,眸底氤氲着一丝沉重。
  小麦顿时反应过来,“你在担心爸妈?”
  程少楠点点头:“他们好久没来清水港了,每次都被我们以忙搪塞过去,怕是已经生疑,但显然不会往清儿身上想,而是往我们身体上想。那天妈问起你我的健康问题,还一定要和我视频,还要和你视频。”
  “你那天拍我就是给妈看?”
  “嗯。”
  小麦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万分的紧张。
  这女人真是个千年祸害,埋下这么多地雷,杀伤力又这般致命,每一次踩响它,都能炸得你血肉横飞。
  二老就是程少楠和孟小麦的软肋,他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避开这个雷区。
  程少楠见小麦紧张得脸色微变,心疼地抱紧她,低下头亲了亲她的嘴唇,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呢,我和清儿不是都挺过来了?我相信我父母的忍受力,我是他们生的呀。”
  “你的意思,告诉他们真相?”
  “想瞒也瞒不住啊,这个雷与其那个女人去引爆,还不如我引爆,至少我在他们身边,也好及时采取措施不是?”
  “可清儿说,她会制服她的。”
  “失去了原本拥有的一切,她会乖乖听话?此时不知憋着啥坏呢。”
  “你的意思,只要清儿来清风舍,她就脱离了掌控?就会.....就会为所欲为?”
  “能让她不乱说乱动,唯有股权。”
  “那你准备怎么办?还给她?”
  “做梦。”
  “所以,你想引爆?”
  “对。”程少楠神情坚定。
  小麦显得十分的无力,明明是那个女人的错,竟然还要拿她的错来惩罚无辜的人,还有天理吗?
  小麦牙齿咬得咯崩响,恨不得抱着雷和她同归于尽。
  程少楠看出小麦的愤怒,伸手轻抚着她的背,宽慰道:“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她若识趣,我会看在清儿份上放她一码,她若再兴风作浪,没她好日子过。”
  小麦无力地歪在他的身上,说道:“就是担心爸妈啊。”
  程少楠让小麦舒适地靠在自己怀里,“别怕,清乔清眉是个好契机,或许成哑雷也不一定。”
  “能再过几天吗?给我个准备过程。”小麦可怜巴巴央求他。
  “好,依你。”程少楠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他舍不得,那就再延缓几天,有念清在身边,量这个女人不敢有动作。
  俩人说了会话,才下楼吃早饭,但小麦明显失去了食欲,望着桌子上的早餐发呆。
  程少楠看看她,轻笑道:“不吃?乖,等着,我吃完喂你。”
  “才不要。”小麦兴致缺缺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饭,小麦忽然对准备出门的程少楠道:“老公,我今天想休息。”
  程少楠回身看向她,“吓着了?不是说好依你吗?你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你想就此隐瞒下去,也依你。”
  “就是心里有点乱,想在家静静。”
  “好,我陪你。”
  小麦望着他:“你心里也有点乱?”
  “你乱,我便乱,你不乱我便不乱。”
  “那我不能乱,走吧,上班去。”
  程少楠把小麦拉到怀里,“今天也没啥事,有事会打我电话,我们都歇歇?”
  小麦心疼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好,都歇歇。”
  “想喝咖啡吗?”程少楠低下头问她。
  小麦想了想,点点头,但愿咖啡的美好能驱除此刻的烦躁。
  “好,我去泡,你去回廊等我。”程少楠宠溺地说。
  小麦回到三楼回廊的滕椅坐下,并带了一份程少楠喜欢看的财经报刊。
  等程少楠端着两杯咖啡上来,夫妻俩喝着咖啡,一个看书,一个看报纸,外表看似岁月静好,其实俩人内心皆一片凄色。
  一声“叮咚”短信提示音,打破了静默。
  是知暖发来的一段视频,小麦点开一看,眼泪夺眶而出。
  “怎么啦?好好的怎么流泪了?”程少楠来拉小麦的手,小麦走向他,激动地说:“孩子们,孩子们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说着,重新点开视频,坐到他椅子扶手上。
  “你坐坐好,别摔了。”说着,把她拉到他腿上。
  是的,小麦收到的,正是孩子们在程家拍的视频,除了禾风知暖,还有念清,还有大姐二姐,一家人其乐融融,老太太正抚摸着知暖显怀的肚子,在一遍遍呼喊清乔清眉呢。
  再看清儿,依在奶奶怀里撒娇,说奶奶有了曾孙不疼孙女了,逗得老太太搂着孙女笑得沟壑纵横。
  老爷子则在一旁责骂儿子,说儿子没孙子孙女贴心,骂着骂着,被禾风拉着下棋去了,老爷子心花怒放,一口一个程禾风程禾风程禾风,喊得那叫个遛,听着根本就是从小喊到大的。
  老爷子对这个孙子的欢喜,溢于言表,现在姓了程,更是稀罕得紧,儿子见不见无所谓,孙子重孙才最大,孙子姓了程,重孙自然也姓程,老爷子心情不是大好,只有更好、最好。
  而知暖身边,换了大姐二姐,一边一个,一个喊清乔一个喊清眉。
  “少楠你看,二老笑的多开心多满足,这就够了啊。少楠,我们不说了吧,我不忍心惊扰这份快乐。”
  “你的意思,继续瞒下去?”
  小麦弱弱地点点头:“可以吗?我不知道妈如果知道了,还会不会笑得这么开心。或许会笑,但肯定不是今天这个笑容。”
  程少楠沉默不语。
  小麦想起知暖和她说的话,安抚少楠道:“我觉得孩子们约好一起去爸妈家,必然自己的考量,我们不如听听清儿意思再作决定好不好?反正清儿即将来清风舍,到时候,把爸妈也接来清风舍,该如何,再如何,好不好?”
  程少楠感动地把小麦圈进怀里,终于下了决定:“我媳妇想得这般周到,依你,就让事态顺其自然去发展吧,清儿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说明她是有办法的,一是她怕二老受刺激,还有就是不想失去你所说的这份岁月静好,我们就尊重清儿决定,她已经伤痕累累,或许,不知情的爷爷奶奶能治愈她。”
  小麦想了想说:“也许,是相互治愈。”
  “对,相互治愈。”
  程少楠在小麦唇上啄了一口,“真正治愈好我的是你,没有比我更了解爱才是治百病之良药。”
  小麦回啄他一口,轻笑:“是吗?”
  程少楠接下来不是啄了,辗转地亲吻着,眼里全是深爱:“还吗,怎么,不自信?”
  “很自信啊,哪怕在你最伤心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和现在一样,满满都是爱。”
  程少楠深情地低声轻叹:“小麦,你是我的宝贝我的命,失去谁,都不能失去你,失去你我才真正活不下去。”
  “我也一样。”
  小麦双眸闪烁着盈润的光,可一会,便敛下了眸子,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份惊慌。
  虽然暂且能忽略掉了眼前这颗地雷,可少楠身边还埋着一颗地雷啊,这颗地雷就是清风舍陈雨父亲——念清的生父!她不知道这颗雷哪天会爆炸,她的少楠又将受到怎样重创。
  小麦觉得心好累,好恨,这个臭女人,留下的还是连环雷。
  程少楠自然感知到了小麦的不安,问她道:“又在紧张什么?看看,脸色又不好了。”说着伸出手,轻轻的想拂去小麦脸上的忧色。
  小麦冲他展露了一个笑意,“没,没紧张。”
  “没有就好。不过就算有,也不必紧张,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能经历什么?除非清儿生父出现。”
  小麦一听不由打了战栗,“生......生父?”
  程少楠看一眼小麦,说得云淡风轻:“既然清儿不是我亲生的,她的亲生父亲总有出现那一天,这世上所有发生的事都是定数,李丽设了个局,生生拆开你我,二十年后不照样真相大白?我们不照样在一起?那个女人瞒天过海二十四年,清儿一根手指头不照样捅破天?或许啊,清儿的生父,正在来的路上。”
  小麦一慌,“怎么可能。”
  程少楠眯了下眼睛,反问道:“怎么不可能?”
  “那个女人,不是都不知道是谁吗?”
  “我到是希望这个男人尽快出现。”程少楠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卷着小麦的长发。
  少麦惊愕地看着他:“为什么?”
  “让他们相认啊。”
  “相.......相认?你让他们相认?”
  程少楠的面部表情太镇定了,镇定到似乎在说别人的故事,这让小麦很不安。
  “不然呢?”程少楠深邃的眼眸将少麦瞬间的慌张尽收眼底,他等着小麦开口和自己说。
  “没有不然。”
  “总不能让清儿一辈子糊里糊涂,不知是谁把她带到这世界上不是?当然,这是后话,至少得找到这个男人才是,我只希望,这个男人不要像她母亲一样不堪,不然,我的清儿就太可怜了。”
  “不会,清儿心地这般善良,身上说不定承袭了她父亲的品性。”
  程少楠不由好笑:“一个品性好的人,怎么可能和那种女人勾搭上。”
  是啊,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这个女人还是个陌生女人。小麦说不出话来,陈雨的品性是极好的,但她没见过他父亲,真不知这是个怎样的男人。
  小麦真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可一想到这个生父就在他开发的清风舍,换句话说,是他一手开发出来的,日后必定时时相见,他还能泰然面对?难道这,就是少楠的定数?
  小麦从程少楠腿上站起来,倚着回廊,眺望美丽的度假村,心情一点都不美丽,那叫个忐忑不安。
  程少楠自然感觉到了小麦的忐忑,他悄悄走近小麦,从身后环抱住她,在耳边诱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你也想和那个女人一样瞒我个二十四年?”
  小麦浑身一震,她不敢转身,惊慌说道:“乱讲,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
  程少楠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我乱讲?”
  小麦从来都不屑说谎,以至于被程少楠盯着看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心虚,眼睛不自禁地乱飘。
  程少楠身体微微向后仰,看着小麦的眼中有审视也有打量,这眼神让人有点心里发毛,少楠他,不会真的发现什么端倪了吧?
  “刚才我已经说了,这么耻辱的伤痛都经历了,还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说吧,我能承受。”
  “你......让我说什么?”
  “清儿生父的事。”程少楠微微歪着头看向小麦,很是漫不经心地说。
  “我......我不知道啊。”小麦不敢和他对视,话落,就移开视线转开了脸。
  但她的双手被程少楠擒在手里,被迫与他面对面,“你心里藏不住事,这些日子难为你了。”顿了一顿,程少楠眸子沉了沉,“清儿和陈雨是不是亲姐弟?”
  小麦脑子“轰”的一下就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在医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所以陈雨会叫清儿姐姐,本来他看清儿的眼神是爱情,从第二天开始,他看清儿的眼神是亲情。这个血型的概率稀之又稀,你担心,所以,你找他谈了是不是?陈雨第三天就回去了,你开始忐忑不安等他电话,他电话来了,核实清楚了,你就开始担心我了,怕我难以面对清风舍,你说你再不去清风舍,让我也不要去,你能把芙蓉台芙蓉舍弃之一边,更肯定了我的猜测。小麦,我一直在等你亲口告诉我,一直在等,你却始终不说。”
  小麦想说些什么,可嘴唇哆嗦着,一个字都想不起来。
  “好了,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答案了。”程少楠看着怀里已经慌了神的人儿,用力搂了搂,说道:“没想到这么娇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这么大一个秘密,这些日子压得很苦是不是?没人和你分担很辛苦是不是?说错了,有人和你分担,沈晓光知道对不对?是他提醒的你对不对?你呀,除了对文字敏感,对啥都不敏感。”
  “少楠,我......我......”
  “啥都不用说,我明白,你们是怕我承受不住,放心,我能承受,和清儿不是我亲生女儿相比,这能算事吗?刚才我已经说了,在我程少楠心里,你孟小麦才是我的大事,能致我性命的大事,其他都不是事。”
  小麦窝在他怀里抽咽着:“少楠,这叫什么事,好好来清风舍,怎么就遇上这种破事?没天理啊。”
  “不,或许,这才是天理,一个清风舍,让二十四年沉冤浮出水面,还是让我亲手给自己洗清冤屈。”
  “总算是天意,也太残忍了,我不喜欢,太不喜欢。”
  程少楠却轻松地说:“我喜欢,一切终于真相大白尘埃落定,不然我得多冤。”
  小麦深叹,是啊,不然她的少楠多冤。
  “是时候去会会清儿的生父了。”
  小麦听了身子一哆嗦:“你去?”
  程少楠看着她,轻笑:“你去?”
  小麦摇着头:“我不去,你也不许去。”
  “心疼我?怕我再次受辱?”
  小麦就是心疼他,让她心爱的男人,去面对让他受尽屈辱的另一个男人,她会心疼死的。
  小麦的眼眶里再次蓄满泪水,脸上都是对未来的担忧。
  程少楠低下头,去吻她的泪,心里更是一阵阵搅痛,这个女人是他的至宝,这些日子为他的事却食不甘味一次次流泪,娇好的面容像朵换季的花,绿肥红瘦。
  “宝贝,除了你,没有人能让我受辱,相信你丈夫,他很强大,他很爱你,你才是他的唯一,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看到你睡在我怀里更幸福的事了。”
  “少楠,少楠,都怪我,当初我为什么相信李丽,不然就不会有玉莲,干嘛离家出走,不然就没清风舍,又干嘛去找陈雨想办法,不然就没清儿生父出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相信李丽不相信我是你的错,离家出走有了清风舍,是你的功德,找陈雨想办法救了清儿你是她恩人,我唯一对你不满的是,凡事不需瞒我,你应该相信你丈夫的能量。”
  小麦窝在程少楠怀里抽泣:“再不瞒你了,也瞒不了你。”
  “是吗?”程少楠吗得意犹未尽。
  小麦一扬脸,豁出去了:“禾风和知暖也知道了,清儿说的。”
  “所以禾风才改姓?傻小子,他改与不改都是我程少楠亲儿子啊。”
  “他才不傻,姓程,他感到幸福和骄傲。禾风说,你爱得最深,伤得最深,他心疼你,他说余生要和我一起来爱你。”
  程少楠异常满足:“是我好儿子。”
  “还有,清儿不知道陈雨是她同父的亲弟弟,禾风和知暖也不知道。”
  “哦。”
  “没有了,在你面前再无秘密了。”小麦坦白彻底后,反而一身轻松,“只是,你不许去找这个男人,我们就当他不存在,好不好?虽然陈雨品性纯良,但不保证他父亲也品性好,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一个品性好的男人,怎么可能随便和一个女人发生一夜情,还是个陌生女人。所以,就当没有这个人。”
  “人就在清风舍,怎么当他不存在?清儿以后会在那里长期生活的。”
  “陈雨会有办法。”
  “总不是长久之计,小麦,你真不用担心我。”
  “我担心清儿可以了吧?毕竟,太过荒唐。”
  “那就顺其自然,交给上帝安排吧。”
  除了顺其自然,小麦也想不出好办法来,“但愿上帝对清儿仁慈些,再仁慈些。”
  “记住,有所失必有所得。”
  “少楠,我想不通一事。”
  “啥事?”
  “你怎么忍到今天才问我?”
  “想等你开口,没等到。”
  “人家心疼你嘛。”
  “知道你心疼我,所以不问。”
  “好能忍。”
  “只要不是你的事,我都无所谓,只有你的事,我才会惊慌,才会发疯。”
  小麦紧紧依在程少楠怀里,歉然道:“我也是,所以我才惊慌,不知如何跟你说,我忍的都要疯掉了。”
  “对不起宝贝,这段日子苦了你了。”
  小麦听了心好痛:“少楠,你才是最苦的那个。”
  “傻瓜,身边有你苦从何来?你早已将我的心浇灌填满,再也塞不进任何。”程少楠抱起小麦,坐到藤椅里,动情道:“虽有所失,但我得更多,得到儿子加倍的爱,得到一个孙子,得到清水港清风舍,还有不久以后的清眉居,程少楠这辈子足矣。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成功,孟小麦、程禾风、程念清、清乔清眉,是我程少楠今生最大的财富。你说,我苦不苦?”
  小麦心疼地抱住他,眼泪翻滚:“不苦,不苦。”
  “说实话,这些日子我确实伤痛过,纠结过,迷茫过,可每每想到你们,心门就打开,心结便解开,我没周总理伟大,他没孩子,全国的儿童都是他孩子,我有禾风念清,有清乔清眉,有清水港清风舍清眉居的孩子,也是有些小伟大的,对吧?所以,我的宝贝,不要再为这个有些小伟大的男人担心,他能面对一切定数及不定数,他全部都能处理完美。”
  “嗯。”小麦闪着泪花向他笑。
  程少楠温柔地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乖,你只要享受他的爱就好。”
  “嗯。”
  “享受幸福就好。”
  “嗯。”
  “这是十年前的承诺,只是,这些年有些欠缺了,我保证,一定加倍补上。”
  小麦心痛地抚摸着丈夫清瘦的脸颊,难过地说:“应该是我弥补你才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又说傻话,她本就不是我良配。”
  “可你是为了我,才冷落她,所以她才会......”
  程少楠忽然呵呵一笑,“本来以为碰了她,原来......”程少楠突然停顿,怕小麦别扭,立即转移话题,“你信吗?她做啥我都无所谓,我难受,是因为怕清儿知道自己荒唐的出生受刺激。”
  “这个你放心,陈雨说过,交给他处理,我们别打乱他步骤,他跟我保证过不让清儿再受刺激。”
  程少楠见小麦那么坚定相信这个男孩,也同意了,“好吧,暂且相信他。”
  小麦安静地窝在怀里,凌乱的神经终于能舒缓一阵子了。可心里却很难受,
  刚才程少楠突然停止想说的话,小麦怎会不知,他没碰那个女人,他是干净的,完整的,他把自己完完整整给了她,可她却不是完整的,心里对他涌起万般疼惜千般歉意。
  这是她一辈子的遗憾了。
  亲爱的少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会早早站在原点等你,把自己完完整整干干净净交给你,哪怕等成千年古树万年荒原。
一切皆是定数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秋风、落叶、菊香
下一篇:一双球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