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黑锦鲤

黑锦鲤

盛夏的太阳总是不急着回家,像一个顽皮的小孩,依依不舍地挂在山头。这时候,是人们心情愉悦的时候:厌热的人终于从热汗中脱离,怕晒的人也不必担心病怏怏的太阳,而最高兴的,应该是那些日光下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因为,他们终于要下班了。
  刚进红岗村红星机械厂厂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小假山,在一个小泳池里,奇形怪状,崎岖不平,被太阳照得甚是夺目:紫的,暗红的,黑青的,杂糅在一起,叫你辨不出颜色。在假山每处小窟窿里,杂插着一些绿油油的假草,细看,还能看见闪闪发光的硬币。最上头,是一只黑色的锦鲤雕像,嘴里“嘟嘟”地往外吐着水,水刚觉得自己自由了,要飞上天,随即又重重得落下去,砸到假山中间,顺着假山的轮廓流到山脚,又从山脚里钻进去,被机器“呜呜呜”地又送到鱼嘴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台永动机,就像机械厂里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人们一样。
  厂北面,是工人们搬钢筋、焊接的地方。仅仅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方”:一片空地上杂草丛生,没有遮阳板,四面八方的钢筋围出一块地,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人进进出出。不过人道的是,厂南面是一排小平房,左数第二个到末二个,是澡房,第一个是焊工大师傅画图纸,坐办公桌的地方,最后一个,当然是解决人生理需求的房间。
  云还在忙着赶明天交的工程量,只有最近刚来的徒弟赵强和他一起加班。赵强左手叉着腰,右手耷拉着,两条腿干支在地,汗渍涂在晒得黑黢的脸上,“师傅,搬完这个就算了吧!”
  “好。”云蹲下,两手反扳着钢筋,青筋在小臂上突突得跳,“一,二,起!”两人同时暗哼一声,憋着气,腿小步而快速地挪着,用肚子死顶着钢筋,不敢泄气。
  “咚!”
  “收工,收工!”赵强气喘吁吁得说,用手背揩了揩额头,把背心往肚皮上一搂,两大臂一夹,腆着肚子朝着“门口”走,“快走吧师傅,洗澡。”
  “嗯,来了。”
  云掏了支烟,点上,刚坐在搬来的钢筋上,屁股觉得烫,两只手撑着钢筋,屁股调了调位置。嘴巴微张着喘着粗气,吸着的那一口烟也同那粗气几进几出。临下山的太阳似乎通了点儿人性,也不那么狠毒了,而是橙红橙红的,迷迷糊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远处一只大雁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白翅膀扑棱扑棱的和黑肚子相互映衬着,一闪一闪。云的肩膀也渐渐放松下来,两只手撑着钢筋,倚在上面,看着那只大雁渐渐飞远。
  哼!这个赵强,活生生二流子一个!干活不行,不一阵就开始投机倒把,要不是个甚,早把他撂到一边边。唉,没办法,谁叫他哥赵富亲自把他交给我呢?整个红岗村谁不知道赵富?单单听别人说,就知道人家惹不起呀!关键是我还真就看见过:赵富带着百八十号人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干什么去,肯定不是甚好事!嘿,不过也好,赵富还知道有个我,认我哩!
  “啾——”,那只大雁好嗓门儿!云聚了聚眼神,世界也重新变得真了起来,两只手用力一推,大腿一抬,总算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向澡房走去。
  澡房里,只有一盏微黄的灯挂在房顶。刚进澡房门口,就是黑进砖的污渍,随着污渍越来越浅,也就到了水冲头周遭。一间澡房只有两个冲头,墙上,是黄得结成疤的一条条墙皮。小赵在东边的冲头下,淋着热水,烟雾缭绕。两只手一遍又一遍得插进头发里,向后梳着,头使劲地抬起来,让脸正对着冲头,烫着那晒得要过敏的深粉色皮肤,“噗啊”,赵强用力揩了把脸,划得脸生疼,只得再抬起头,让水烫着来舒缓舒缓皮肤。
  滋滋的流水声传到了云耳朵里,“这小子还没洗完”,云喃喃着。和往常一样,转身去看看西边的一排澡房有没有没锁门的,一个一个地拧着门把手。拧到最后一个澡房,还是没拧动,云皱了皱眉,回到了第一个澡房门口,在台阶上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红塔山”牌烟蒂,这个我记得,是昨天刚扔的,那个没踩扁的是前天打电话扔的,还有那个,剩半截子没抽完的是大前天的。一支,两支,三支……云默默地数着,数到十几支的时候,云咬了咬牙,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着烟蒂转了两遭,“唉——”,烟雾也随着这声叹息从嘴巴出跑到了鼻子里出。
  云双臂环膝,把额头埋进了臂弯里,闭着眼小憩着。烦人的知了一直“呜嗡呜嗡”地叫着,另一只像打鼓一样“吱、吱吱”地叫着,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厂门口那只发情的野黑猫一直“喵呜”地叫着,招来了一只棕猫,在它屁股前闻来闻去,用脸蹭着,时不时还舔一下。澡房里赵强正捧着他的二老五,让细水淋着。云闻着那略微刺鼻的味道,稍微睁开了点儿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裆部。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连条猪狗都不如,别人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记得云和芳结婚也有段时日,一直不见芳的肚子变大,云也有点狐疑,这婆姨不是以前干过甚吧?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疑心,就能通过自己合理又荒谬的想象变成一个世界谜团。云开始对芳整天拳打脚踢,芳有一次受不了了,说,成天打我,你的二老五就没问题?云真动了火,拽着芳的头朝着墙来回磕,磕完也冷静了下来。芳说,咱去医院查吧,查查究竟谁的问题。云说查就查。晚上回了家,芳说,我诚心跟你好,不管你能不能养,你也是我的男人,要不,咱到福利院抱个娃,我诚心养他!云扑到芳的怀里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晃十几来年也过来了,夫妻二人对石头是打不得骂不得,好吃好喝供养着,比他们亲娘老子都亲。
  “叮、叮叮”云的手机响了,在口袋里闪着闪光,云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芳的电话。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云左手把着手机,右手只露出一只中指去划那个绿色键,手指上的老茧实在是太厚了,划不动,把中指一弯,用指关节终于划通了电话,刚想问咋啦,就听见电话那头抢先一步:“石头不见啦!”
  “甚?”云腾得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可眼前黑影越来越深,直到剩下一个小黑窟窿勉强可以看到那个“嘟嘟”吐水的黑锦鲤
  “谁不见啦!?”
  “石头!”
  “石头怎啦!?”
  “不见啦!”
  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刚刚坐过的台阶上。手机也被摔落一旁,可仍然坚强地传达着那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云只晓得一句:石头不见啦!
  赵强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响,把那支刚准备点着却被水蒸气蒸的湿漉漉的烟别在耳朵上,走出门就看到云瘫在地上。
  “师傅,咋啦?”
  见云没有动,依然在那微张着嘴巴,呆看着前方。赵强攘了攘云,“师傅?”
  云这才站起来,不,准确的说是快要跳了起来,跑得趔趄到厂门口车棚处,脚和拖鞋就像一个月没有吃饭的嘴巴,一张一合,极快。云跳上摩托车,咬紧牙关,死命地踩那根不争气的启动杆,摩托车“呵楞楞”得响了,云的小腿肚子也划了一道深红深红的口子,可云没有察觉,转紧油门,这是云第一次发现摩托车居然还要匀加速运动。摩托车带着云一路敲锣打鼓去找他婆姨了。扬起的黄沙散尽,只剩下那空敞着的大门和正准备打电话的赵强……
  
  “咚——”一声巨大的砸卷闸声夹带着它的孩子们——小回声,在地下车库里肆虐,钻进了车库里最深处的那个闭着门的小房间里。
  石头刚准备把坐得已经发麻的屁股稍微抬一下,可突然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倒不是说它劲大,而是在石头听来,它犹如死神的丧钟,一旦它推开门,那门外射进来的光明却是无尽的黑暗呀!石头的嗓子顿时哽住,眼球憋的老大,停住了呼吸,右腿本能地弹了出去,踢倒了在黑暗中没有看到的一个小罐子,“呵楞楞”,石头的两只小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他一下午竟没有喝一口水,不然,谁知道他坐的地上会是怎样的!
  石头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声简直比睡觉时还要低,可那两只早已痉挛的小腿还在抖,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石头已经把太阳比了下去,太阳动得缓慢,可石头一动不动得就把太阳比下了山腰。直到那声魔鬼似的“咚”降临,石头才有了一点人的迹象。石头等待着门外的动静,不,石头不希望门外有任何动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最好不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就在昨天,隔壁村中学的刺猬带着他的小弟来找石头喝酒,先是向他小弟吹捧了一阵石头的光辉事迹,石头也没有说话,笑着代表应承下来了吹捧。刺猬和石头说,村里比他小一届的刺头子公鸡太张扬,看他不爽,可公鸡的兄弟是赵杰,赵杰的二伯是赵富。公鸡原先和石头的前女朋友小阿娇相好过,小阿娇一直也对公鸡藕断丝连,石头也就听说过是有这么一个人。石头抽着支烟,手指在地上的土块块里划着道道,俨然一个深思熟虑的棋手,说,怎,打他公鸡和他赵杰有屁关系!再说,又不是一个村,他来了我村,怎?我兄弟们都是死人?我班里的算上十个人,隔壁班的一伙人再加上二楼好几个班的一伙子人,都是死人?刺猬二人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更让石头开始嚣张跋扈。你们学校几点下学?再有一个小时?走,这一阵咱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个甚货色!
  呵!什么狗屁的排兵布阵,今天中午赵杰带着公鸡,总共十个人,你心里自己排的兵哪一个理你?自己把自己排进小黑屋里躲着。姑且不说你棋下的哪一步出了差错,你哪是棋手?就连围在棋盘上看棋的一堆老汉踩熄的那个烟头头都不如!异想天开的东西!
  石头想着、想着,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笑话,烟灰灰都不如!石头闭上眼,眼前的黑暗和睁开眼没有什么区别,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石头想着自己一下午的提心吊胆,鼻子一酸,一股子哽住了喉咙。石头哭了,尽管是哭,可依旧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啊啊!黑暗啊、黑暗啊,无边无际的黑暗啊!石头看到,他在眼前的黑暗里越走越深,可前方有了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并且这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到它充斥满石头的眼前。
  “石头,好吃不好吃?”芳往石头的碗里不住地夹菜。
  “石头,爹给你买的玩具手枪。”云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礼物盒。
  “唔——唔”云抱着石头在空中转圈儿……
  啊啊!我们的人生无论有多么的黑暗,始终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风雨里等待着你,家啊!石头这才意识到,他的爹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揪心?一下午没去学校,班主任先给爹妈打电话,然后爹妈来了找他,找不到,然后满大街找……
  石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终于要翻转身子,一个简单的动作,石头把它拆分成了无数个连贯的小动作,放慢了数倍,可他做的无比紧张而又认真。他双膝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地上,不露一丝儿空隙。“唔唔唔”只有那门外不知名的机器运作声。石头的小腿像两个无限发胀的生气的河豚,还生疼。等到河豚发完了脾气,石头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地舒展身子,任何骨头快要响动一点的声音,石头都精准地躲避掉了。石头半弯着腰,用手臂轻轻地拂来拂去,为双脚排除着障碍。他后脚根先探路,慢慢地把全脚掌放在地上。一步、两步,石头终于走到了门子面前,双手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一边吐气一边转动门把手,转到最吃劲处,石头一点一点地把那锁芯的劲头卸掉,轻微的一声“嘎巴”,门开了。
  石头今晚比任何一个专业的小偷都要干得出色!
  石头把门抬起,悬在半空,好让门子和地不产生摩擦。刚打开一点儿空隙,石头的心总算是安然了些,嘴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门外和门里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代表着石头是安全的,在这个黑暗的地下车库里。石头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可怜的他竟然不用老师管教,自己戒了一下午烟,甚至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还有“烟”这个东西!“吧嗒”,声控灯亮了起来,仿佛在对石头表示不满:“你好放肆呀!”
  石头在车库里仍是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哪一个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哪怕冒出一个鬼来也好呀。他走到卷闸面前,再一次跪下,把脸死贴住地,从门缝里看外面。他们还没走?!石头嗓子再一次哽住,他分明看到外面还有人的脚!看来阳光大道是走不成了。石头爬起来,看到就在左手边处有一架梯子,可以架着梯子爬窗户!生活中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巧合,若不是这些巧合的存在,不知石头要陷入到多大的困境里去。
  石头抬起梯子,搬到了离卷闸最远的那扇窗户下,他从没有爬过高处,可人往往要做很多的第一次。一个台阶、两个台阶,石头左腿挂在外面,右腿踩梯子,骑在窗檐上又把右腿抽过来。脚下,就是通往家的小道,石头把屁股慢慢地朝下顺溜,直到脚砸在了地面上。
  一路上,石头紧耸着肩膀,双腿频率极快,可迈的步子极小。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回家解释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同时,他还兼顾四面八方,任何一个人影都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任何一个响声都会让他的心脏大跳好一会儿。石头第一次理解到了课本上的知识——草木皆兵,尽管代价是如此的大!盛夏的太阳总是不急着回家,像一个顽皮的小孩,依依不舍地挂在山头。这时候,是人们心情愉悦的时候:厌热的人终于从热汗中脱离,怕晒的人也不必担心病怏怏的太阳,而最高兴的,应该是那些日光下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因为,他们终于要下班了。
  刚进红岗村红星机械厂厂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小假山,在一个小泳池里,奇形怪状,崎岖不平,被太阳照得甚是夺目:紫的,暗红的,黑青的,杂糅在一起,叫你辨不出颜色。在假山每处小窟窿里,杂插着一些绿油油的假草,细看,还能看见闪闪发光的硬币。最上头,是一只黑色的锦鲤雕像,嘴里“嘟嘟”地往外吐着水,水刚觉得自己自由了,要飞上天,随即又重重得落下去,砸到假山中间,顺着假山的轮廓流到山脚,又从山脚里钻进去,被机器“呜呜呜”地又送到鱼嘴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台永动机,就像机械厂里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人们一样。
  厂北面,是工人们搬钢筋、焊接的地方。仅仅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方”:一片空地上杂草丛生,没有遮阳板,四面八方的钢筋围出一块地,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人进进出出。不过人道的是,厂南面是一排小平房,左数第二个到末二个,是澡房,第一个是焊工大师傅画图纸,坐办公桌的地方,最后一个,当然是解决人生理需求的房间。
  云还在忙着赶明天交的工程量,只有最近刚来的徒弟赵强和他一起加班。赵强左手叉着腰,右手耷拉着,两条腿干支在地,汗渍涂在晒得黑黢的脸上,“师傅,搬完这个就算了吧!”
  “好。”云蹲下,两手反扳着钢筋,青筋在小臂上突突得跳,“一,二,起!”两人同时暗哼一声,憋着气,腿小步而快速地挪着,用肚子死顶着钢筋,不敢泄气。
  “咚!”
  “收工,收工!”赵强气喘吁吁得说,用手背揩了揩额头,把背心往肚皮上一搂,两大臂一夹,腆着肚子朝着“门口”走,“快走吧师傅,洗澡。”
  “嗯,来了。”
  云掏了支烟,点上,刚坐在搬来的钢筋上,屁股觉得烫,两只手撑着钢筋,屁股调了调位置。嘴巴微张着喘着粗气,吸着的那一口烟也同那粗气几进几出。临下山的太阳似乎通了点儿人性,也不那么狠毒了,而是橙红橙红的,迷迷糊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远处一只大雁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白翅膀扑棱扑棱的和黑肚子相互映衬着,一闪一闪。云的肩膀也渐渐放松下来,两只手撑着钢筋,倚在上面,看着那只大雁渐渐飞远。
  哼!这个赵强,活生生二流子一个!干活不行,不一阵就开始投机倒把,要不是个甚,早把他撂到一边边。唉,没办法,谁叫他哥赵富亲自把他交给我呢?整个红岗村谁不知道赵富?单单听别人说,就知道人家惹不起呀!关键是我还真就看见过:赵富带着百八十号人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干什么去,肯定不是甚好事!嘿,不过也好,赵富还知道有个我,认我哩!
  “啾——”,那只大雁好嗓门儿!云聚了聚眼神,世界也重新变得真了起来,两只手用力一推,大腿一抬,总算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向澡房走去。
  澡房里,只有一盏微黄的灯挂在房顶。刚进澡房门口,就是黑进砖的污渍,随着污渍越来越浅,也就到了水冲头周遭。一间澡房只有两个冲头,墙上,是黄得结成疤的一条条墙皮。小赵在东边的冲头下,淋着热水,烟雾缭绕。两只手一遍又一遍得插进头发里,向后梳着,头使劲地抬起来,让脸正对着冲头,烫着那晒得要过敏的深粉色皮肤,“噗啊”,赵强用力揩了把脸,划得脸生疼,只得再抬起头,让水烫着来舒缓舒缓皮肤。
  滋滋的流水声传到了云耳朵里,“这小子还没洗完”,云喃喃着。和往常一样,转身去看看西边的一排澡房有没有没锁门的,一个一个地拧着门把手。拧到最后一个澡房,还是没拧动,云皱了皱眉,回到了第一个澡房门口,在台阶上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红塔山”牌烟蒂,这个我记得,是昨天刚扔的,那个没踩扁的是前天打电话扔的,还有那个,剩半截子没抽完的是大前天的。一支,两支,三支……云默默地数着,数到十几支的时候,云咬了咬牙,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着烟蒂转了两遭,“唉——”,烟雾也随着这声叹息从嘴巴出跑到了鼻子里出。
  云双臂环膝,把额头埋进了臂弯里,闭着眼小憩着。烦人的知了一直“呜嗡呜嗡”地叫着,另一只像打鼓一样“吱、吱吱”地叫着,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厂门口那只发情的野黑猫一直“喵呜”地叫着,招来了一只棕猫,在它屁股前闻来闻去,用脸蹭着,时不时还舔一下。澡房里赵强正捧着他的二老五,让细水淋着。云闻着那略微刺鼻的味道,稍微睁开了点儿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裆部。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连条猪狗都不如,别人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记得云和芳结婚也有段时日,一直不见芳的肚子变大,云也有点狐疑,这婆姨不是以前干过甚吧?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疑心,就能通过自己合理又荒谬的想象变成一个世界谜团。云开始对芳整天拳打脚踢,芳有一次受不了了,说,成天打我,你的二老五就没问题?云真动了火,拽着芳的头朝着墙来回磕,磕完也冷静了下来。芳说,咱去医院查吧,查查究竟谁的问题。云说查就查。晚上回了家,芳说,我诚心跟你好,不管你能不能养,你也是我的男人,要不,咱到福利院抱个娃,我诚心养他!云扑到芳的怀里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晃十几来年也过来了,夫妻二人对石头是打不得骂不得,好吃好喝供养着,比他们亲娘老子都亲。
  “叮、叮叮”云的手机响了,在口袋里闪着闪光,云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芳的电话。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云左手把着手机,右手只露出一只中指去划那个绿色键,手指上的老茧实在是太厚了,划不动,把中指一弯,用指关节终于划通了电话,刚想问咋啦,就听见电话那头抢先一步:“石头不见啦!”
  “甚?”云腾得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可眼前黑影越来越深,直到剩下一个小黑窟窿勉强可以看到那个“嘟嘟”吐水的黑锦鲤。
  “谁不见啦!?”
  “石头!”
  “石头怎啦!?”
  “不见啦!”
  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刚刚坐过的台阶上。手机也被摔落一旁,可仍然坚强地传达着那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云只晓得一句:石头不见啦!
  赵强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响,把那支刚准备点着却被水蒸气蒸的湿漉漉的烟别在耳朵上,走出门就看到云瘫在地上。
  “师傅,咋啦?”
  见云没有动,依然在那微张着嘴巴,呆看着前方。赵强攘了攘云,“师傅?”
  云这才站起来,不,准确的说是快要跳了起来,跑得趔趄到厂门口车棚处,脚和拖鞋就像一个月没有吃饭的嘴巴,一张一合,极快。云跳上摩托车,咬紧牙关,死命地踩那根不争气的启动杆,摩托车“呵楞楞”得响了,云的小腿肚子也划了一道深红深红的口子,可云没有察觉,转紧油门,这是云第一次发现摩托车居然还要匀加速运动。摩托车带着云一路敲锣打鼓去找他婆姨了。扬起的黄沙散尽,只剩下那空敞着的大门和正准备打电话的赵强……
  
  “咚——”一声巨大的砸卷闸声夹带着它的孩子们——小回声,在地下车库里肆虐,钻进了车库里最深处的那个闭着门的小房间里。
  石头刚准备把坐得已经发麻的屁股稍微抬一下,可突然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倒不是说它劲大,而是在石头听来,它犹如死神的丧钟,一旦它推开门,那门外射进来的光明却是无尽的黑暗呀!石头的嗓子顿时哽住,眼球憋的老大,停住了呼吸,右腿本能地弹了出去,踢倒了在黑暗中没有看到的一个小罐子,“呵楞楞”,石头的两只小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他一下午竟没有喝一口水,不然,谁知道他坐的地上会是怎样的!
  石头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声简直比睡觉时还要低,可那两只早已痉挛的小腿还在抖,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石头已经把太阳比了下去,太阳动得缓慢,可石头一动不动得就把太阳比下了山腰。直到那声魔鬼似的“咚”降临,石头才有了一点人的迹象。石头等待着门外的动静,不,石头不希望门外有任何动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最好不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就在昨天,隔壁村中学的刺猬带着他的小弟来找石头喝酒,先是向他小弟吹捧了一阵石头的光辉事迹,石头也没有说话,笑着代表应承下来了吹捧。刺猬和石头说,村里比他小一届的刺头子公鸡太张扬,看他不爽,可公鸡的兄弟是赵杰,赵杰的二伯是赵富。公鸡原先和石头的前女朋友小阿娇相好过,小阿娇一直也对公鸡藕断丝连,石头也就听说过是有这么一个人。石头抽着支烟,手指在地上的土块块里划着道道,俨然一个深思熟虑的棋手,说,怎,打他公鸡和他赵杰有屁关系!再说,又不是一个村,他来了我村,怎?我兄弟们都是死人?我班里的算上十个人,隔壁班的一伙人再加上二楼好几个班的一伙子人,都是死人?刺猬二人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更让石头开始嚣张跋扈。你们学校几点下学?再有一个小时?走,这一阵咱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个甚货色!
  呵!什么狗屁的排兵布阵,今天中午赵杰带着公鸡,总共十个人,你心里自己排的兵哪一个理你?自己把自己排进小黑屋里躲着。姑且不说你棋下的哪一步出了差错,你哪是棋手?就连围在棋盘上看棋的一堆老汉踩熄的那个烟头头都不如!异想天开的东西!
  石头想着、想着,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笑话,烟灰灰都不如!石头闭上眼,眼前的黑暗和睁开眼没有什么区别,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石头想着自己一下午的提心吊胆,鼻子一酸,一股子哽住了喉咙。石头哭了,尽管是哭,可依旧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啊啊!黑暗啊、黑暗啊,无边无际的黑暗啊!石头看到,他在眼前的黑暗里越走越深,可前方有了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并且这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到它充斥满石头的眼前。
  “石头,好吃不好吃?”芳往石头的碗里不住地夹菜。
  “石头,爹给你买的玩具手枪。”云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礼物盒。
  “唔——唔”云抱着石头在空中转圈儿……
  啊啊!我们的人生无论有多么的黑暗,始终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风雨里等待着你,家啊!石头这才意识到,他的爹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揪心?一下午没去学校,班主任先给爹妈打电话,然后爹妈来了找他,找不到,然后满大街找……
  石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终于要翻转身子,一个简单的动作,石头把它拆分成了无数个连贯的小动作,放慢了数倍,可他做的无比紧张而又认真。他双膝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地上,不露一丝儿空隙。“唔唔唔”只有那门外不知名的机器运作声。石头的小腿像两个无限发胀的生气的河豚,还生疼。等到河豚发完了脾气,石头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地舒展身子,任何骨头快要响动一点的声音,石头都精准地躲避掉了。石头半弯着腰,用手臂轻轻地拂来拂去,为双脚排除着障碍。他后脚根先探路,慢慢地把全脚掌放在地上。一步、两步,石头终于走到了门子面前,双手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一边吐气一边转动门把手,转到最吃劲处,石头一点一点地把那锁芯的劲头卸掉,轻微的一声“嘎巴”,门开了。
  石头今晚比任何一个专业的小偷都要干得出色!
  石头把门抬起,悬在半空,好让门子和地不产生摩擦。刚打开一点儿空隙,石头的心总算是安然了些,嘴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门外和门里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代表着石头是安全的,在这个黑暗的地下车库里。石头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可怜的他竟然不用老师管教,自己戒了一下午烟,甚至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还有“烟”这个东西!“吧嗒”,声控灯亮了起来,仿佛在对石头表示不满:“你好放肆呀!”
  石头在车库里仍是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哪一个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哪怕冒出一个鬼来也好呀。他走到卷闸面前,再一次跪下,把脸死贴住地,从门缝里看外面。他们还没走?!石头嗓子再一次哽住,他分明看到外面还有人的脚!看来阳光大道是走不成了。石头爬起来,看到就在左手边处有一架梯子,可以架着梯子爬窗户!生活中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巧合,若不是这些巧合的存在,不知石头要陷入到多大的困境里去。
  石头抬起梯子,搬到了离卷闸最远的那扇窗户下,他从没有爬过高处,可人往往要做很多的第一次。一个台阶、两个台阶,石头左腿挂在外面,右腿踩梯子,骑在窗檐上又把右腿抽过来。脚下,就是通往家的小道,石头把屁股慢慢地朝下顺溜,直到脚砸在了地面上。
  一路上,石头紧耸着肩膀,双腿频率极快,可迈的步子极小。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回家解释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同时,他还兼顾四面八方,任何一个人影都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任何一个响声都会让他的心脏大跳好一会儿。石头第一次理解到了课本上的知识——草木皆兵,尽管代价是如此的大!
  一支烟的功夫,石头已经走到了那熟悉的家门口,他推开门,“吱吱——”还没等“呀”的声音出来,在圆桌相对而坐的云和芳同时转过头来看石头,石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动,就站在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
  “你还知道有个家!”芳哭了。
  “干甚去啦?”云问。
  石头没有回答。
  “干甚去啦!”云再问。
  石头把一路上编造好的理由已经送到了喉咙里,可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抽泣,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盘托出。别夸石头诚实,也别怪石头脆弱,我们面对家人的时候,有多少次不是这样的呢?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云也沉默了,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紧锁着眉头,不住地抽着烟。
  芳在一旁仍是不住地抽泣,她想说话,可又有什么好说的?直到芳的眼睑要磨出血来,她不再哭了,她要做力所能及的事。芳抄起电话,按了三下,“嘟、嘟、嘟”,就要按“拨打”键时,云夺过了手机,“干甚!”
  “没人的活路啦!老天爷呀!欺负人到家里啦!”芳又大哭起来。
  “明天,我解决吧!”云说,这声沉默而又坚定的话语给了石头和芳莫大的安慰。是呀,一个家庭里,总归要有这么一个顶梁柱在,才能在风雨里撑起一顶帐篷。
  这是石头第一次看到这个家庭为他而流泪,他只能站在那,等待云来解决这个难题,可石头怎么会知道,这个家庭背后为他偷偷流了多少泪呢?
  
  老天爷总是善解人意的:天灰蒙蒙的,云块异常厚重,好像历经了沧桑,要掉下点儿雨水,正如骑着摩托车赶着上班的云一样。风儿是一个天然的木梳,为云梳了一个狮子一样的大背头,同时也刮得云忍不住挤下几滴泪水。姑且认为老天爷通晓人性吧,总会在人处于困境时,为其搭配一个合适的背景板。可那厚重的黑云开始翻腾,成了一个又一个密集的蘑菇似的云块,还夹带着肉眼可见的闪电链。这是咋啦,老天爷?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重卡满载着黑煤炭,每过一个减速带,黑扑扑的煤灰伴随着“呵楞”的声音在空气里飘洒。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煤雾,在刻着“欢迎来到红岗”的铜色“马踏飞燕”像处右拐,驶向了一条大道,这条大道上满是各式各样的厂子,红岗村机械厂就是其中一员。
  云在路旁停下摩托,等待着一辆又一辆的重卡驶过,重新发动油门,穿过大道,驶向他的厂子。当云右拐就要驶进厂门口时,他猛地一刹刹车,差点儿把自己飞出去。只见那大门就像只穿着一件皮夹克的俄罗斯女郎在跳脱衣舞,里面叫你一览无余。云的心“咯噔”一下,整个胸脯似乎塞了一块石头,压得沉重。云转紧油门,像绝大多数男人一样恨不得立马投进女郎的怀抱,但他投进去的怀抱里不是两个大奶子,而是一马平川。
  老天爷终于要憋不住了,淅淅沥沥地下开了小雨。云独自坐在台阶上,看着眼前空旷的野地:横七竖八的钢筋全不见了踪影。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手颤抖着送进嘴里,而嘴也在抖,烟掉在了地上,云又把它重新送到嘴里,按打火机哆哆嗦嗦地按了好几次才按着,好不容易才将火苗点燃上下抖动的烟。云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何有种莫名的不详感,包括看到大门敞开为何害怕一样。昨天,云骑着摩托车火急火燎的走了之后,还有赵强在,理应是他最后一个走,谁最后一个走谁就关大门,天经地义的道理嘛!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怪罪不到云身上。可厂子里的工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像云一样先是一惊,又三五成群的各自聚集,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看云一样。每看云一下,云就“忒”的一声朝地上狠狠地唾一口痰,即使没痰,也要唾。呀!谁叫云每天最后一个洗澡,关大门不是云理所应当的事?一个人在一件事做了无数次之后,别人就会认为那是他理所应当做的事情。想到这,云才弹了弹那早已摇摇欲坠的烟灰,剩下一个暗红的火块在烟蒂里藏着。云把烟蒂塞到鞋后跟下,脚使劲朝前一划。
  “刺啦——”
  “刺啦、刺啦……”
  只见赵强拖着疲疲沓沓的身子走进了厂门口,不用看,光听那“刺啦、刺啦”的响声,就知道是他。把那原本板板正正的“老北京”牌布鞋的后跟踩进去,露出个大脚脖子,走一步,就告诉人们:我来啦!只见赵强脑袋低垂,把那几层厚的下巴也挤了出来,如果不是用后脖子使劲吊住他的,那颗脑袋呀,早就像脱钩的鱼儿一样跑掉了。那两条腿走一步就往里绞一下,真怕他绞成个疙瘩,摔他一个大根头!这后生昨天偷人们家婆姨去啦?偷婆姨也用不着这么虚吧!
  还没等赵强绞上几步,云看到赵强,反而恶人先告状似得朝赵强跑去,讽刺的是,云自己把自己绞了一个趔趄。云这才反应过来:你着急甚?可倒好,把你自己弄得像偷了钢筋的贼。可云已经跑到了赵强面前,只好硬着头皮,说,“你昨天咋没关门?”
  “关甚门?”赵强说。
  云看着眼前这个满眼眼屎、油光满面的赵强,眉毛绞成一团,用吃奶的劲往上拖眼皮,才翻开了一点儿眼,看着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像是给云翻了一个白眼。云真想把巴掌转上三圈,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换作是一头牛,大概也得“哞哞”得叫上它小半天!
  “你说甚门!”云说,他差点儿把下一句也说出来,可又活生生地连同唾沫一起咽了下去:你妈大腿根子上的门!
  可一个人想要骂人的那句话尽管没有说出口,就像那咽唾沫的声音一样,也被对方听得一清二楚,并且比骂出来的威力还要巨大。赵强顿时起了精神,那颗脑袋像鱼被渔人收入了囊中,也立挺挺得安在脖子上。
  眼看赵强已经昂起头,眉毛上挑成一个“八”字,把两个鼻毛横溢的鼻孔朝着云,那露出的两颗大门牙里就要喷出不干净的话。云不怕和赵强对骂,甚至打一架也好哇!好让云把那积攒多年的苦水像洪水决堤一般倾泻出来。可往往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堵堤坝,来预防决堤,有的叫理智,有的叫宽容,有的叫懦弱……离云心中的洪水决堤就差那么一毫米的水位,而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一毫米,却是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填满的,哪怕暴雨来袭,云也会一瓢一瓢地把水给舀出去!因为,他的娃,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他的娃,但比亲娃还亲的那个娃,是云生命的根。
  “你往左看!”云指着那片空地,想让赵强把话喷在别处,或是转移赵强的注意力。云就像犯了错误的官员试图用事态的严重性来掩盖自己一样,“钢筋、钢筋全丢啦!”
  “呀!那咱今儿歇一天?”说完,赵强嘴唇向右一咧,冷笑了一声。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脑回路,只有一切利益都在于自己的纯粹的利己主义者才会在这刹那间不加思索地说出这样的回答。任何事都不会使他们的心弦动弹一丝,反而还会把任何事以一个婉转迂回的思维方式来使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若是偷听这样一帮人聚在一起在谈些什么,将会听到世界上最幽默的冷笑话。
  人永远是幸灾乐祸的。若在平常,云也会被这句玩笑逗笑。可事情砸落在自己身上时,玩笑便变得异常刻薄。无论这个玩笑是令人忍俊的,或是尖酸刻薄的,它还是离不开那引起这句玩笑背后的隐藏的意义——钢材钱。很多东西一沾上金钱就要变味:它让耻于开口的人滔滔不绝,它让忸怩不决的人雷厉风行,它让衣冠楚楚的人恶如禽兽……它让云不顾一切,只想着它。这是一种比爱情还要强大的魔力,比朝思暮想的那个他或她更具有魅力,比古老希腊神话里那个诱惑海上航行者的塞壬的歌声更令人神往。云拍打着大腿,腰也随着拍打的节奏而弯了下去,“赔钱——”,那个“钱”字颤抖得合乎云拍大腿的拍子,拖得老长而又按规律地断续,彷佛这个字说了很多次。
  “我赔?”赵强脸部的能量从那咧着的嘴转到了眉心处,嘴因没有能量发力而慢慢放下,眉却越抬越高,拖着眼皮往上挑,上部眼皮和眼睑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那个三角形里有疑惑、有愤怒,更多的是怎样自卫的思考。对于赵强这样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这场大火就要蔓延到自家院子里,唯一明智的做法当然是在院子四面八方挖一条隔离带。它爱咋烧就咋烧去,哪怕烧得全世界满目疮痍,他也毫不在乎。但是!一丁点儿火苗苗也休想蹿到自家院子里。即使是那出墙的红杏,赵强也要把它拽回来,用塑料绳绳捆住,烧完你再出墙!更何况,这不是要毁坏财物,这是要活生生地要钱哩!赵强把手从云脸前一挥,彷佛要挥去与他自己的干系,又好像是叫云不要再找自己,更多的是让院子里的他自己思谋思谋怎样应对这场来势汹汹的大火。赵强一边从兜里掏着烟,一边“刺啦”着鞋向这排小平房的最后一间走去,“吧嗒”一声点燃了烟,“咚”的一声让门发出了惨叫。
  在一个令人愁断肠的环境下,只要有一个人开始抽烟,这种情绪就会像二手烟一样不自觉也会跟着吸进去,云也点了支烟。一个老烟枪平均抽一支烟的间隔在一个小时左右,但云现在也不知抽了几支烟,那尼古丁对充满它同胞的大脑已经不再起刺激作用,也不是尼古丁对云发出的迫切需求,仅仅是一种习惯,一种思谋时的身体需要,一种看着别人抽烟自己也想要来一支的心理。云在那充满烟雾的脑海里不停地翻找一点,“赵强是最后一个走的”,好不容易在浩瀚无垠的烟海里找到这一点,不一会烟海又将它浸没,云只好再一次去翻找它。因为其它一切的思考,都以这一句话作为根基,其衍生出来的一切枝繁叶茂的思想体系,像一副盔甲一般保护着云,使云由于有了安全的保护而变得心安理得、跃跃欲试起来。云坐在了台阶上,之前的一切疑虑都随之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同眼前那些三五成群的工人们同样的心态:看看究竟是哪个倒霉蛋要出洋相!而云还多出了一点对赵家霸主地位名正言顺的挑衅而带来的快感。而这场小小的却带有标志性意味的战役又无疑会以云的胜利而告终。此时,云就像一位刚从南征北战中凯旋归来的君主,他站在城墙正门带有城主意味的门楼上朝下俯视着他九九八十一队的整齐划一的大军,包围着大军的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锦绣河山。君临天下的意态!云已经想象到:某个巷子里的某个人家院里,几个婆姨嘻嘻哈哈地谈论着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潜移默化的对赵家霸主地位的贬低以及自己地位无形地抬高带来的自豪感、骄傲感、荣誉感;某天夜晚某个饭局上云有事实依据来佐证的光辉事迹以及满桌人投来的羡慕、赞许、认可、佩服的目光以及云最后装腔作势、轻描淡写地把手一挥,“不用怕他”。云这一辈子从没有这样大胆地想象过这样地画面。但,现在他敢!因为事实已经明摆在了眼前,任何一个带着点儿脑子的正常人都会把赌注压到这匹毫无疑问取胜、雄赳赳气昂昂的黑马身上。云还有什么不敢想的,咹?唯有那不敢想的是自己能有个由自己的精子结合出来的娃,就像这场战役中赵强的惨败一样,都是确凿的、铁定的事实!云想到了自己一辈子无法弥补的短板,那意气英发的意态也打了一个折扣,英气逼人、亮着剑光的目光变得悠远、深邃起来,不再是凯旋归来的君主,而变成了一位饱受战火的沧桑而变得体恤民生的帝王。云又想起了昨天夜里站在圆桌前抽泣着诉说着悲惨遭遇的石头,以及云作为一个受苦人而特有的简单的思维方式:赵富是他二伯,他二伯的弟弟在自己手头上干活,无论是赔钱送礼还是说好话总能把这件事情办好的。于是云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主角光环,在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庭中的男人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办到的。云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明天,我处理吧!”。可现在云与赵强这样尴尬、暗自较劲甚至对立的微妙博弈中,身为对手的赵强又怎会替自己办事?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呀!云又掏出一支烟来含在嘴里,将嘴里那支刚抽完的烟对在上面,“噗嗒、噗嗒”点燃了。烟雾在云的胡茬上不愿走,挂在上面,一丝一缕随风飘着。
  门子又发出了一声惨叫,赵强从鼻子里“呼哧、呼哧”个不停,仿佛要把吸进体内的臭气随着烟排出去,在大脑里腾出点儿空隙来呼吸新鲜空气。赵强嘴上也叼着一支刚抽不久的烟,可能是蹲在茅坑准备擦屁股时从裤兜里掏纸把烟盒一齐掏了出来,接上的。从厕所里出来,赵强好像经历了一番摧残,进厕所前的戾气、锋芒也似乎随着粪便排泄到了茅坑里。体内的粪便也是一种能量,现在赵强体内只剩下尼古丁和厕所独有的臭气相互搅和,使得他昏昏沉沉。赵强又开始“绞”了,像只剩一口气似的绞到云背后,那两只大腿或许是蹲麻了又或许是昨天夜里使了不少气力,一屁股坐在云左面,长舒了一口气。他没有看云,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那个水池,“师傅,昨天下班你干甚去啦?火急火燎的。”
  云感觉到赵强朝着自己走来,肩膀已经往上提了提,摆出了一幅迎战前的姿势,而又不敢太过明显,心里开始思谋对策,等到赵强坐到云身边时,云强装着冷静,一动也没有动,试图在沉默中来一场较量。云用余光瞟到赵强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支棱起了耳朵,不敢放过一个字。可云听到了一句在这个环境下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赵强居然还有心思操心自己哩?哼!自己小命都不保,还瞎操心!可云暗自庆幸这份瞎操心竟然瞎到正中云的下怀。“哦,没事。”,云第一反应就是说了一句每个人都会用的敷衍的话,随即又说:“还是有个事。”
  “你家石头的事?”赵强还是盯着前方,用几乎是肯定句的语气说。
  云仔细地品味这句话最后一个字的声调,“事”是四声,可赵强几乎是以一声的声调来念的,在声调将要结束时,这条直线才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好像是往上走的,就是二声,代表这是一个疑问句;好像是往下走的,就是四声,代表这是一个陈述句、肯定句。可不论它是什么句,问题的关键在于赵强怎么知道云的娃叫“石头”哩!?云紧缩眉头,嘴巴微张着,两只黑眼珠子向右斜看着地上的那个烟屁股,云像一个诗人一样,在心里、为了一个字的平仄而推敲老半天。当云放弃了推敲这个字钻进去的牛角尖而退出来看这句话时,他才恍然大悟:这个字是四声!
  云努红了脸,想把两件事抓清,可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他没有想到赵强已经把石头的事情解决掉,可老天爷呀,为什么你要一波接着一波呢?
  一辆吉普车横冲了进来,厂老板跳下了车,显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见他阴沉着脸,往一排小平房里第一间走,“云!滚过来!”
  云站在那个从没有进去过的“办公室”,“老板,这事情……”云也不知说什么好。
  “怎办?”老板直入主题。
  “我、我赔。”云不知为何要说出这句话,好像在一个岔路口上,背后的一双大手推着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呵!石头的世界是不得不说真话,可我们成年人的世界不就是掩盖事实说谎言吗?
  黑道道在纸上划了几个阿拉伯数字,老板又打电话快马加鞭的运了一批新钢材,横七竖八地摆在老位置,工人们又进去“叮叮当当”地开始干活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那只黑锦鲤自始自终地在那里吐水,好像一切和它没有任何关系。云也走出了“办公室”,好像那几个黑道道也和他没有关系,他没掉一层皮,也没掉一层肉,可云身上又套上了一层枷锁,只不过,云也看不到它!这样想来,我们的身上又有多少层这样的枷锁呢?
  这场淅沥的小雨延绵了整整一天,云就像那生起的雾一样云里雾里,这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不觉又要下班了,他已经叫赵强先去马路对面饭店点菜,去招呼他哥赵富。云像往常一样,等着工人们洗完澡,自己再去,像往常一样,锁上大门。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云锁的极其认真,回过头来检查了好多次,才惴惴不安地走了,甚至把他的摩托车也锁在厂里。
  红星厂正对面就是一家饭店——淑芬饭店。和厂里的工作台一样,也仅仅可以说是一家饭店。一间长不过两个小轿车的小平房,米白色的墙上满是黑灰的烟雾渍,没有招牌,只是在四块被小木横条分割开来的玻璃上,分别用红色塑料纸贴着“淑芬饭店”四个大字。绿漆喷的木板门大开着,可以看到老板娘忙碌的身影。院子里停着两辆重卡,在重卡中间缝隙处横摆着两张桌子,围满了黑脸蓬头的“煤老汉”。饭店门子上方挂着一个白色小灯泡,勉强照着他们,屋里飘出来的油烟往天上飘着,路过灯泡,灯泡更加白茫茫的模糊不清了。来自各地的煤老汉们操着各自的相差不大方言,混在一起,什么也听不清,同那油烟机的“呜呜呜”声混杂在一起,还有那旷达开怀的大笑,冰啤瓶一次次碰撞的“咣咣”声,都是“煤老汉”们最喜爱的音乐。空旷的街道上格外凉爽,再加上几瓶冰啤,足以让一个人忘却当天的劳累。这,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
  云穿过那两张桌子,走进饭店里,搜寻着赵家两兄弟的身影,屋里的人大多都三三两两地散坐着,隔着一个桌子坐一伙人,说话声也没有在屋外的人那样放肆,只是他们自己喝着自己的酒,说着让外人听得入耳的话,只是互相等待着,其他人走后,才会畅所欲言。其实每个人都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一小片世界,容不得他人进来,即使这个世界很小很小,对于一个人来说,也就满足了。
  云走向包间,刚准备抬手掀起门帘,却听到了包间里放肆的声音。
  “怎?他不赔,叫鬼赔那钱!他不赔,就让他娃鬼哭去吧,可倒是像手机里说的,哭破了喉咙也没人救他!”赵强说。
  “还是你鬼大!”赵富笑了笑。
  “卖了多少?”赵强说。
  云掀开了门帘,“赵富哥!”云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包间里好像突然闯进了鬼一样的沉默,赵强赶紧拿了一个杯子,好像这场饭和云没关系一样。赵强往刚给云拿的杯子里倒满一杯白酒,“坐,师傅。”
  “万把块钱。”赵富继续回答赵强刚才问题,好像云就像鬼一样肉眼不可见。
  有些时候,一个人要的就是脸面,至于为它而牺牲多少,倒在其次。可赵富的话在云听来,就像一个带着假发的秃头怕刮风天一样,要的不是命,可比要命还难受!
  云拿起了杯子,一口全咽下去,“你们吃!”,转头就走。
  “记得结账!”赵富说。
  云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什么波澜,径直走到柜台。
  “包间一桌,结账。”云说。
  “五百一十,凑个整数吧。”老板娘说。
  云打开了手机,弯着中指,用指关节一步一步地付了款。云走出门外,穿过大道,打开大门,去找他的摩托车。他看见,那只在夜里闪着寒光的黑锦鲤仍然“嘟嘟”地吐着水,昼夜不休,不知那水源来自何处,就像他的泪水,不知来自何处,或许是心里吧。云看着那只黑锦鲤,喉咙里早已噎住,嘴微张开,想吐出一句什么话,可他又咽回去,只说出了三个字。
  “日他妈!”
  呜呜!原谅笔者吧!姑且让笔者替云说出那句云说不出的话:“人为什么不能像这只黑锦鲤一样,没有感情,嘟嘟吐水。”盛夏的太阳总是不急着回家,像一个顽皮的小孩,依依不舍地挂在山头。这时候,是人们心情愉悦的时候:厌热的人终于从热汗中脱离,怕晒的人也不必担心病怏怏的太阳,而最高兴的,应该是那些日光下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因为,他们终于要下班了。
  刚进红岗村红星机械厂厂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小假山,在一个小泳池里,奇形怪状,崎岖不平,被太阳照得甚是夺目:紫的,暗红的,黑青的,杂糅在一起,叫你辨不出颜色。在假山每处小窟窿里,杂插着一些绿油油的假草,细看,还能看见闪闪发光的硬币。最上头,是一只黑色的锦鲤雕像,嘴里“嘟嘟”地往外吐着水,水刚觉得自己自由了,要飞上天,随即又重重得落下去,砸到假山中间,顺着假山的轮廓流到山脚,又从山脚里钻进去,被机器“呜呜呜”地又送到鱼嘴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台永动机,就像机械厂里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人们一样。
  厂北面,是工人们搬钢筋、焊接的地方。仅仅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方”:一片空地上杂草丛生,没有遮阳板,四面八方的钢筋围出一块地,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人进进出出。不过人道的是,厂南面是一排小平房,左数第二个到末二个,是澡房,第一个是焊工大师傅画图纸,坐办公桌的地方,最后一个,当然是解决人生理需求的房间。
  云还在忙着赶明天交的工程量,只有最近刚来的徒弟赵强和他一起加班。赵强左手叉着腰,右手耷拉着,两条腿干支在地,汗渍涂在晒得黑黢的脸上,“师傅,搬完这个就算了吧!”
  “好。”云蹲下,两手反扳着钢筋,青筋在小臂上突突得跳,“一,二,起!”两人同时暗哼一声,憋着气,腿小步而快速地挪着,用肚子死顶着钢筋,不敢泄气。
  “咚!”
  “收工,收工!”赵强气喘吁吁得说,用手背揩了揩额头,把背心往肚皮上一搂,两大臂一夹,腆着肚子朝着“门口”走,“快走吧师傅,洗澡。”
  “嗯,来了。”
  云掏了支烟,点上,刚坐在搬来的钢筋上,屁股觉得烫,两只手撑着钢筋,屁股调了调位置。嘴巴微张着喘着粗气,吸着的那一口烟也同那粗气几进几出。临下山的太阳似乎通了点儿人性,也不那么狠毒了,而是橙红橙红的,迷迷糊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远处一只大雁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白翅膀扑棱扑棱的和黑肚子相互映衬着,一闪一闪。云的肩膀也渐渐放松下来,两只手撑着钢筋,倚在上面,看着那只大雁渐渐飞远。
  哼!这个赵强,活生生二流子一个!干活不行,不一阵就开始投机倒把,要不是个甚,早把他撂到一边边。唉,没办法,谁叫他哥赵富亲自把他交给我呢?整个红岗村谁不知道赵富?单单听别人说,就知道人家惹不起呀!关键是我还真就看见过:赵富带着百八十号人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干什么去,肯定不是甚好事!嘿,不过也好,赵富还知道有个我,认我哩!
  “啾——”,那只大雁好嗓门儿!云聚了聚眼神,世界也重新变得真了起来,两只手用力一推,大腿一抬,总算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向澡房走去。
  澡房里,只有一盏微黄的灯挂在房顶。刚进澡房门口,就是黑进砖的污渍,随着污渍越来越浅,也就到了水冲头周遭。一间澡房只有两个冲头,墙上,是黄得结成疤的一条条墙皮。小赵在东边的冲头下,淋着热水,烟雾缭绕。两只手一遍又一遍得插进头发里,向后梳着,头使劲地抬起来,让脸正对着冲头,烫着那晒得要过敏的深粉色皮肤,“噗啊”,赵强用力揩了把脸,划得脸生疼,只得再抬起头,让水烫着来舒缓舒缓皮肤。
  滋滋的流水声传到了云耳朵里,“这小子还没洗完”,云喃喃着。和往常一样,转身去看看西边的一排澡房有没有没锁门的,一个一个地拧着门把手。拧到最后一个澡房,还是没拧动,云皱了皱眉,回到了第一个澡房门口,在台阶上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红塔山”牌烟蒂,这个我记得,是昨天刚扔的,那个没踩扁的是前天打电话扔的,还有那个,剩半截子没抽完的是大前天的。一支,两支,三支……云默默地数着,数到十几支的时候,云咬了咬牙,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着烟蒂转了两遭,“唉——”,烟雾也随着这声叹息从嘴巴出跑到了鼻子里出。
  云双臂环膝,把额头埋进了臂弯里,闭着眼小憩着。烦人的知了一直“呜嗡呜嗡”地叫着,另一只像打鼓一样“吱、吱吱”地叫着,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厂门口那只发情的野黑猫一直“喵呜”地叫着,招来了一只棕猫,在它屁股前闻来闻去,用脸蹭着,时不时还舔一下。澡房里赵强正捧着他的二老五,让细水淋着。云闻着那略微刺鼻的味道,稍微睁开了点儿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裆部。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连条猪狗都不如,别人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记得云和芳结婚也有段时日,一直不见芳的肚子变大,云也有点狐疑,这婆姨不是以前干过甚吧?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疑心,就能通过自己合理又荒谬的想象变成一个世界谜团。云开始对芳整天拳打脚踢,芳有一次受不了了,说,成天打我,你的二老五就没问题?云真动了火,拽着芳的头朝着墙来回磕,磕完也冷静了下来。芳说,咱去医院查吧,查查究竟谁的问题。云说查就查。晚上回了家,芳说,我诚心跟你好,不管你能不能养,你也是我的男人,要不,咱到福利院抱个娃,我诚心养他!云扑到芳的怀里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晃十几来年也过来了,夫妻二人对石头是打不得骂不得,好吃好喝供养着,比他们亲娘老子都亲。
  “叮、叮叮”云的手机响了,在口袋里闪着闪光,云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芳的电话。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云左手把着手机,右手只露出一只中指去划那个绿色键,手指上的老茧实在是太厚了,划不动,把中指一弯,用指关节终于划通了电话,刚想问咋啦,就听见电话那头抢先一步:“石头不见啦!”
  “甚?”云腾得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可眼前黑影越来越深,直到剩下一个小黑窟窿勉强可以看到那个“嘟嘟”吐水的黑锦鲤。
  “谁不见啦!?”
  “石头!”
  “石头怎啦!?”
  “不见啦!”
  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刚刚坐过的台阶上。手机也被摔落一旁,可仍然坚强地传达着那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云只晓得一句:石头不见啦!
  赵强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响,把那支刚准备点着却被水蒸气蒸的湿漉漉的烟别在耳朵上,走出门就看到云瘫在地上。
  “师傅,咋啦?”
  见云没有动,依然在那微张着嘴巴,呆看着前方。赵强攘了攘云,“师傅?”
  云这才站起来,不,准确的说是快要跳了起来,跑得趔趄到厂门口车棚处,脚和拖鞋就像一个月没有吃饭的嘴巴,一张一合,极快。云跳上摩托车,咬紧牙关,死命地踩那根不争气的启动杆,摩托车“呵楞楞”得响了,云的小腿肚子也划了一道深红深红的口子,可云没有察觉,转紧油门,这是云第一次发现摩托车居然还要匀加速运动。摩托车带着云一路敲锣打鼓去找他婆姨了。扬起的黄沙散尽,只剩下那空敞着的大门和正准备打电话的赵强……
  
  “咚——”一声巨大的砸卷闸声夹带着它的孩子们——小回声,在地下车库里肆虐,钻进了车库里最深处的那个闭着门的小房间里。
  石头刚准备把坐得已经发麻的屁股稍微抬一下,可突然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倒不是说它劲大,而是在石头听来,它犹如死神的丧钟,一旦它推开门,那门外射进来的光明却是无尽的黑暗呀!石头的嗓子顿时哽住,眼球憋的老大,停住了呼吸,右腿本能地弹了出去,踢倒了在黑暗中没有看到的一个小罐子,“呵楞楞”,石头的两只小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他一下午竟没有喝一口水,不然,谁知道他坐的地上会是怎样的!
  石头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声简直比睡觉时还要低,可那两只早已痉挛的小腿还在抖,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石头已经把太阳比了下去,太阳动得缓慢,可石头一动不动得就把太阳比下了山腰。直到那声魔鬼似的“咚”降临,石头才有了一点人的迹象。石头等待着门外的动静,不,石头不希望门外有任何动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最好不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就在昨天,隔壁村中学的刺猬带着他的小弟来找石头喝酒,先是向他小弟吹捧了一阵石头的光辉事迹,石头也没有说话,笑着代表应承下来了吹捧。刺猬和石头说,村里比他小一届的刺头子公鸡太张扬,看他不爽,可公鸡的兄弟是赵杰,赵杰的二伯是赵富。公鸡原先和石头的前女朋友小阿娇相好过,小阿娇一直也对公鸡藕断丝连,石头也就听说过是有这么一个人。石头抽着支烟,手指在地上的土块块里划着道道,俨然一个深思熟虑的棋手,说,怎,打他公鸡和他赵杰有屁关系!再说,又不是一个村,他来了我村,怎?我兄弟们都是死人?我班里的算上十个人,隔壁班的一伙人再加上二楼好几个班的一伙子人,都是死人?刺猬二人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更让石头开始嚣张跋扈。你们学校几点下学?再有一个小时?走,这一阵咱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个甚货色!
  呵!什么狗屁的排兵布阵,今天中午赵杰带着公鸡,总共十个人,你心里自己排的兵哪一个理你?自己把自己排进小黑屋里躲着。姑且不说你棋下的哪一步出了差错,你哪是棋手?就连围在棋盘上看棋的一堆老汉踩熄的那个烟头头都不如!异想天开的东西!
  石头想着、想着,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笑话,烟灰灰都不如!石头闭上眼,眼前的黑暗和睁开眼没有什么区别,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石头想着自己一下午的提心吊胆,鼻子一酸,一股子哽住了喉咙。石头哭了,尽管是哭,可依旧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啊啊!黑暗啊、黑暗啊,无边无际的黑暗啊!石头看到,他在眼前的黑暗里越走越深,可前方有了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并且这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到它充斥满石头的眼前。
  “石头,好吃不好吃?”芳往石头的碗里不住地夹菜。
  “石头,爹给你买的玩具手枪。”云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礼物盒。
  “唔——唔”云抱着石头在空中转圈儿……
  啊啊!我们的人生无论有多么的黑暗,始终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风雨里等待着你,家啊!石头这才意识到,他的爹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揪心?一下午没去学校,班主任先给爹妈打电话,然后爹妈来了找他,找不到,然后满大街找……
  石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终于要翻转身子,一个简单的动作,石头把它拆分成了无数个连贯的小动作,放慢了数倍,可他做的无比紧张而又认真。他双膝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地上,不露一丝儿空隙。“唔唔唔”只有那门外不知名的机器运作声。石头的小腿像两个无限发胀的生气的河豚,还生疼。等到河豚发完了脾气,石头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地舒展身子,任何骨头快要响动一点的声音,石头都精准地躲避掉了。石头半弯着腰,用手臂轻轻地拂来拂去,为双脚排除着障碍。他后脚根先探路,慢慢地把全脚掌放在地上。一步、两步,石头终于走到了门子面前,双手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一边吐气一边转动门把手,转到最吃劲处,石头一点一点地把那锁芯的劲头卸掉,轻微的一声“嘎巴”,门开了。
  石头今晚比任何一个专业的小偷都要干得出色!
  石头把门抬起,悬在半空,好让门子和地不产生摩擦。刚打开一点儿空隙,石头的心总算是安然了些,嘴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门外和门里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代表着石头是安全的,在这个黑暗的地下车库里。石头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可怜的他竟然不用老师管教,自己戒了一下午烟,甚至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还有“烟”这个东西!“吧嗒”,声控灯亮了起来,仿佛在对石头表示不满:“你好放肆呀!”
  石头在车库里仍是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哪一个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哪怕冒出一个鬼来也好呀。他走到卷闸面前,再一次跪下,把脸死贴住地,从门缝里看外面。他们还没走?!石头嗓子再一次哽住,他分明看到外面还有人的脚!看来阳光大道是走不成了。石头爬起来,看到就在左手边处有一架梯子,可以架着梯子爬窗户!生活中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巧合,若不是这些巧合的存在,不知石头要陷入到多大的困境里去。
  石头抬起梯子,搬到了离卷闸最远的那扇窗户下,他从没有爬过高处,可人往往要做很多的第一次。一个台阶、两个台阶,石头左腿挂在外面,右腿踩梯子,骑在窗檐上又把右腿抽过来。脚下,就是通往家的小道,石头把屁股慢慢地朝下顺溜,直到脚砸在了地面上。
  一路上,石头紧耸着肩膀,双腿频率极快,可迈的步子极小。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回家解释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同时,他还兼顾四面八方,任何一个人影都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任何一个响声都会让他的心脏大跳好一会儿。石头第一次理解到了课本上的知识——草木皆兵,尽管代价是如此的大!
  一支烟的功夫,石头已经走到了那熟悉的家门口,他推开门,“吱吱——”还没等“呀”的声音出来,在圆桌相对而坐的云和芳同时转过头来看石头,石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动,就站在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
  “你还知道有个家!”芳哭了。
  “干甚去啦?”云问。
  石头没有回答。
  “干甚去啦!”云再问。
  石头把一路上编造好的理由已经送到了喉咙里,可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抽泣,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盘托出。别夸石头诚实,也别怪石头脆弱,我们面对家人的时候,有多少次不是这样的呢?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云也沉默了,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紧锁着眉头,不住地抽着烟。
  芳在一旁仍是不住地抽泣,她想说话,可又有什么好说的?直到芳的眼睑要磨出血来,她不再哭了,她要做力所能及的事。芳抄起电话,按了三下,“嘟、嘟、嘟”,就要按“拨打”键时,云夺过了手机,“干甚!”
  “没人的活路啦!老天爷呀!欺负人到家里啦!”芳又大哭起来。
  “明天,我解决吧!”云说,这声沉默而又坚定的话语给了石头和芳莫大的安慰。是呀,一个家庭里,总归要有这么一个顶梁柱在,才能在风雨里撑起一顶帐篷。
  这是石头第一次看到这个家庭为他而流泪,他只能站在那,等待云来解决这个难题,可石头怎么会知道,这个家庭背后为他偷偷流了多少泪呢?
  
  老天爷总是善解人意的:天灰蒙蒙的,云块异常厚重,好像历经了沧桑,要掉下点儿雨水,正如骑着摩托车赶着上班的云一样。风儿是一个天然的木梳,为云梳了一个狮子一样的大背头,同时也刮得云忍不住挤下几滴泪水。姑且认为老天爷通晓人性吧,总会在人处于困境时,为其搭配一个合适的背景板。可那厚重的黑云开始翻腾,成了一个又一个密集的蘑菇似的云块,还夹带着肉眼可见的闪电链。这是咋啦,老天爷?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重卡满载着黑煤炭,每过一个减速带,黑扑扑的煤灰伴随着“呵楞”的声音在空气里飘洒。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煤雾,在刻着“欢迎来到红岗”的铜色“马踏飞燕”像处右拐,驶向了一条大道,这条大道上满是各式各样的厂子,红岗村机械厂就是其中一员。
  云在路旁停下摩托,等待着一辆又一辆的重卡驶过,重新发动油门,穿过大道,驶向他的厂子。当云右拐就要驶进厂门口时,他猛地一刹刹车,差点儿把自己飞出去。只见那大门就像只穿着一件皮夹克的俄罗斯女郎在跳脱衣舞,里面叫你一览无余。云的心“咯噔”一下,整个胸脯似乎塞了一块石头,压得沉重。云转紧油门,像绝大多数男人一样恨不得立马投进女郎的怀抱,但他投进去的怀抱里不是两个大奶子,而是一马平川。
  老天爷终于要憋不住了,淅淅沥沥地下开了小雨。云独自坐在台阶上,看着眼前空旷的野地:横七竖八的钢筋全不见了踪影。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手颤抖着送进嘴里,而嘴也在抖,烟掉在了地上,云又把它重新送到嘴里,按打火机哆哆嗦嗦地按了好几次才按着,好不容易才将火苗点燃上下抖动的烟。云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何有种莫名的不详感,包括看到大门敞开为何害怕一样。昨天,云骑着摩托车火急火燎的走了之后,还有赵强在,理应是他最后一个走,谁最后一个走谁就关大门,天经地义的道理嘛!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怪罪不到云身上。可厂子里的工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像云一样先是一惊,又三五成群的各自聚集,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看云一样。每看云一下,云就“忒”的一声朝地上狠狠地唾一口痰,即使没痰,也要唾。呀!谁叫云每天最后一个洗澡,关大门不是云理所应当的事?一个人在一件事做了无数次之后,别人就会认为那是他理所应当做的事情。想到这,云才弹了弹那早已摇摇欲坠的烟灰,剩下一个暗红的火块在烟蒂里藏着。云把烟蒂塞到鞋后跟下,脚使劲朝前一划。
  “刺啦——”
  “刺啦、刺啦……”
  只见赵强拖着疲疲沓沓的身子走进了厂门口,不用看,光听那“刺啦、刺啦”的响声,就知道是他。把那原本板板正正的“老北京”牌布鞋的后跟踩进去,露出个大脚脖子,走一步,就告诉人们:我来啦!只见赵强脑袋低垂,把那几层厚的下巴也挤了出来,如果不是用后脖子使劲吊住他的,那颗脑袋呀,早就像脱钩的鱼儿一样跑掉了。那两条腿走一步就往里绞一下,真怕他绞成个疙瘩,摔他一个大根头!这后生昨天偷人们家婆姨去啦?偷婆姨也用不着这么虚吧!
  还没等赵强绞上几步,云看到赵强,反而恶人先告状似得朝赵强跑去,讽刺的是,云自己把自己绞了一个趔趄。云这才反应过来:你着急甚?可倒好,把你自己弄得像偷了钢筋的贼。可云已经跑到了赵强面前,只好硬着头皮,说,“你昨天咋没关门?”
  “关甚门?”赵强说。
  云看着眼前这个满眼眼屎、油光满面的赵强,眉毛绞成一团,用吃奶的劲往上拖眼皮,才翻开了一点儿眼,看着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像是给云翻了一个白眼。云真想把巴掌转上三圈,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换作是一头牛,大概也得“哞哞”得叫上它小半天!
  “你说甚门!”云说,他差点儿把下一句也说出来,可又活生生地连同唾沫一起咽了下去:你妈大腿根子上的门!
  可一个人想要骂人的那句话尽管没有说出口,就像那咽唾沫的声音一样,也被对方听得一清二楚,并且比骂出来的威力还要巨大。赵强顿时起了精神,那颗脑袋像鱼被渔人收入了囊中,也立挺挺得安在脖子上。
  眼看赵强已经昂起头,眉毛上挑成一个“八”字,把两个鼻毛横溢的鼻孔朝着云,那露出的两颗大门牙里就要喷出不干净的话。云不怕和赵强对骂,甚至打一架也好哇!好让云把那积攒多年的苦水像洪水决堤一般倾泻出来。可往往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堵堤坝,来预防决堤,有的叫理智,有的叫宽容,有的叫懦弱……离云心中的洪水决堤就差那么一毫米的水位,而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一毫米,却是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填满的,哪怕暴雨来袭,云也会一瓢一瓢地把水给舀出去!因为,他的娃,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他的娃,但比亲娃还亲的那个娃,是云生命的根。
  “你往左看!”云指着那片空地,想让赵强把话喷在别处,或是转移赵强的注意力。云就像犯了错误的官员试图用事态的严重性来掩盖自己一样,“钢筋、钢筋全丢啦!”
  “呀!那咱今儿歇一天?”说完,赵强嘴唇向右一咧,冷笑了一声。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脑回路,只有一切利益都在于自己的纯粹的利己主义者才会在这刹那间不加思索地说出这样的回答。任何事都不会使他们的心弦动弹一丝,反而还会把任何事以一个婉转迂回的思维方式来使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若是偷听这样一帮人聚在一起在谈些什么,将会听到世界上最幽默的冷笑话。
  人永远是幸灾乐祸的。若在平常,云也会被这句玩笑逗笑。可事情砸落在自己身上时,玩笑便变得异常刻薄。无论这个玩笑是令人忍俊的,或是尖酸刻薄的,它还是离不开那引起这句玩笑背后的隐藏的意义——钢材钱。很多东西一沾上金钱就要变味:它让耻于开口的人滔滔不绝,它让忸怩不决的人雷厉风行,它让衣冠楚楚的人恶如禽兽……它让云不顾一切,只想着它。这是一种比爱情还要强大的魔力,比朝思暮想的那个他或她更具有魅力,比古老希腊神话里那个诱惑海上航行者的塞壬的歌声更令人神往。云拍打着大腿,腰也随着拍打的节奏而弯了下去,“赔钱——”,那个“钱”字颤抖得合乎云拍大腿的拍子,拖得老长而又按规律地断续,彷佛这个字说了很多次。
  “我赔?”赵强脸部的能量从那咧着的嘴转到了眉心处,嘴因没有能量发力而慢慢放下,眉却越抬越高,拖着眼皮往上挑,上部眼皮和眼睑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那个三角形里有疑惑、有愤怒,更多的是怎样自卫的思考。对于赵强这样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这场大火就要蔓延到自家院子里,唯一明智的做法当然是在院子四面八方挖一条隔离带。它爱咋烧就咋烧去,哪怕烧得全世界满目疮痍,他也毫不在乎。但是!一丁点儿火苗苗也休想蹿到自家院子里。即使是那出墙的红杏,赵强也要把它拽回来,用塑料绳绳捆住,烧完你再出墙!更何况,这不是要毁坏财物,这是要活生生地要钱哩!赵强把手从云脸前一挥,彷佛要挥去与他自己的干系,又好像是叫云不要再找自己,更多的是让院子里的他自己思谋思谋怎样应对这场来势汹汹的大火。赵强一边从兜里掏着烟,一边“刺啦”着鞋向这排小平房的最后一间走去,“吧嗒”一声点燃了烟,“咚”的一声让门发出了惨叫。
  在一个令人愁断肠的环境下,只要有一个人开始抽烟,这种情绪就会像二手烟一样不自觉也会跟着吸进去,云也点了支烟。一个老烟枪平均抽一支烟的间隔在一个小时左右,但云现在也不知抽了几支烟,那尼古丁对充满它同胞的大脑已经不再起刺激作用,也不是尼古丁对云发出的迫切需求,仅仅是一种习惯,一种思谋时的身体需要,一种看着别人抽烟自己也想要来一支的心理。云在那充满烟雾的脑海里不停地翻找一点,“赵强是最后一个走的”,好不容易在浩瀚无垠的烟海里找到这一点,不一会烟海又将它浸没,云只好再一次去翻找它。因为其它一切的思考,都以这一句话作为根基,其衍生出来的一切枝繁叶茂的思想体系,像一副盔甲一般保护着云,使云由于有了安全的保护而变得心安理得、跃跃欲试起来。云坐在了台阶上,之前的一切疑虑都随之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同眼前那些三五成群的工人们同样的心态:看看究竟是哪个倒霉蛋要出洋相!而云还多出了一点对赵家霸主地位名正言顺的挑衅而带来的快感。而这场小小的却带有标志性意味的战役又无疑会以云的胜利而告终。此时,云就像一位刚从南征北战中凯旋归来的君主,他站在城墙正门带有城主意味的门楼上朝下俯视着他九九八十一队的整齐划一的大军,包围着大军的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锦绣河山。君临天下的意态!云已经想象到:某个巷子里的某个人家院里,几个婆姨嘻嘻哈哈地谈论着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潜移默化的对赵家霸主地位的贬低以及自己地位无形地抬高带来的自豪感、骄傲感、荣誉感;某天夜晚某个饭局上云有事实依据来佐证的光辉事迹以及满桌人投来的羡慕、赞许、认可、佩服的目光以及云最后装腔作势、轻描淡写地把手一挥,“不用怕他”。云这一辈子从没有这样大胆地想象过这样地画面。但,现在他敢!因为事实已经明摆在了眼前,任何一个带着点儿脑子的正常人都会把赌注压到这匹毫无疑问取胜、雄赳赳气昂昂的黑马身上。云还有什么不敢想的,咹?唯有那不敢想的是自己能有个由自己的精子结合出来的娃,就像这场战役中赵强的惨败一样,都是确凿的、铁定的事实!云想到了自己一辈子无法弥补的短板,那意气英发的意态也打了一个折扣,英气逼人、亮着剑光的目光变得悠远、深邃起来,不再是凯旋归来的君主,而变成了一位饱受战火的沧桑而变得体恤民生的帝王。云又想起了昨天夜里站在圆桌前抽泣着诉说着悲惨遭遇的石头,以及云作为一个受苦人而特有的简单的思维方式:赵富是他二伯,他二伯的弟弟在自己手头上干活,无论是赔钱送礼还是说好话总能把这件事情办好的。于是云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主角光环,在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庭中的男人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办到的。云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明天,我处理吧!”。可现在云与赵强这样尴尬、暗自较劲甚至对立的微妙博弈中,身为对手的赵强又怎会替自己办事?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呀!云又掏出一支烟来含在嘴里,将嘴里那支刚抽完的烟对在上面,“噗嗒、噗嗒”点燃了。烟雾在云的胡茬上不愿走,挂在上面,一丝一缕随风飘着。
  门子又发出了一声惨叫,赵强从鼻子里“呼哧、呼哧”个不停,仿佛要把吸进体内的臭气随着烟排出去,在大脑里腾出点儿空隙来呼吸新鲜空气。赵强嘴上也叼着一支刚抽不久的烟,可能是蹲在茅坑准备擦屁股时从裤兜里掏纸把烟盒一齐掏了出来,接上的。从厕所里出来,赵强好像经历了一番摧残,进厕所前的戾气、锋芒也似乎随着粪便排泄到了茅坑里。体内的粪便也是一种能量,现在赵强体内只剩下尼古丁和厕所独有的臭气相互搅和,使得他昏昏沉沉。赵强又开始“绞”了,像只剩一口气似的绞到云背后,那两只大腿或许是蹲麻了又或许是昨天夜里使了不少气力,一屁股坐在云左面,长舒了一口气。他没有看云,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那个水池,“师傅,昨天下班你干甚去啦?火急火燎的。”
  云感觉到赵强朝着自己走来,肩膀已经往上提了提,摆出了一幅迎战前的姿势,而又不敢太过明显,心里开始思谋对策,等到赵强坐到云身边时,云强装着冷静,一动也没有动,试图在沉默中来一场较量。云用余光瞟到赵强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支棱起了耳朵,不敢放过一个字。可云听到了一句在这个环境下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赵强居然还有心思操心自己哩?哼!自己小命都不保,还瞎操心!可云暗自庆幸这份瞎操心竟然瞎到正中云的下怀。“哦,没事。”,云第一反应就是说了一句每个人都会用的敷衍的话,随即又说:“还是有个事。”
  “你家石头的事?”赵强还是盯着前方,用几乎是肯定句的语气说。
  云仔细地品味这句话最后一个字的声调,“事”是四声,可赵强几乎是以一声的声调来念的,在声调将要结束时,这条直线才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好像是往上走的,就是二声,代表这是一个疑问句;好像是往下走的,就是四声,代表这是一个陈述句、肯定句。可不论它是什么句,问题的关键在于赵强怎么知道云的娃叫“石头”哩!?云紧缩眉头,嘴巴微张着,两只黑眼珠子向右斜看着地上的那个烟屁股,云像一个诗人一样,在心里、为了一个字的平仄而推敲老半天。当云放弃了推敲这个字钻进去的牛角尖而退出来看这句话时,他才恍然大悟:这个字是四声!
  云努红了脸,想把两件事抓清,可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他没有想到赵强已经把石头的事情解决掉,可老天爷呀,为什么你要一波接着一波呢?
  一辆吉普车横冲了进来,厂老板跳下了车,显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见他阴沉着脸,往一排小平房里第一间走,“云!滚过来!”
  云站在那个从没有进去过的“办公室”,“老板,这事情……”云也不知说什么好。
  “怎办?”老板直入主题。
  “我、我赔。”云不知为何要说出这句话,好像在一个岔路口上,背后的一双大手推着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呵!石头的世界是不得不说真话,可我们成年人的世界不就是掩盖事实说谎言吗?
  黑道道在纸上划了几个阿拉伯数字,老板又打电话快马加鞭的运了一批新钢材,横七竖八地摆在老位置,工人们又进去“叮叮当当”地开始干活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那只黑锦鲤自始自终地在那里吐水,好像一切和它没有任何关系。云也走出了“办公室”,好像那几个黑道道也和他没有关系,他没掉一层皮,也没掉一层肉,可云身上又套上了一层枷锁,只不过,云也看不到它!这样想来,我们的身上又有多少层这样的枷锁呢?
  这场淅沥的小雨延绵了整整一天,云就像那生起的雾一样云里雾里,这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不觉又要下班了,他已经叫赵强先去马路对面饭店点菜,去招呼他哥赵富。云像往常一样,等着工人们洗完澡,自己再去,像往常一样,锁上大门。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云锁的极其认真,回过头来检查了好多次,才惴惴不安地走了,甚至把他的摩托车也锁在厂里。
  红星厂正对面就是一家饭店——淑芬饭店。和厂里的工作台一样,也仅仅可以说是一家饭店。一间长不过两个小轿车的小平房,米白色的墙上满是黑灰的烟雾渍,没有招牌,只是在四块被小木横条分割开来的玻璃上,分别用红色塑料纸贴着“淑芬饭店”四个大字。绿漆喷的木板门大开着,可以看到老板娘忙碌的身影。院子里停着两辆重卡,在重卡中间缝隙处横摆着两张桌子,围满了黑脸蓬头的“煤老汉”。饭店门子上方挂着一个白色小灯泡,勉强照着他们,屋里飘出来的油烟往天上飘着,路过灯泡,灯泡更加白茫茫的模糊不清了。来自各地的煤老汉们操着各自的相差不大方言,混在一起,什么也听不清,同那油烟机的“呜呜呜”声混杂在一起,还有那旷达开怀的大笑,冰啤瓶一次次碰撞的“咣咣”声,都是“煤老汉”们最喜爱的音乐。空旷的街道上格外凉爽,再加上几瓶冰啤,足以让一个人忘却当天的劳累。这,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
  云穿过那两张桌子,走进饭店里,搜寻着赵家两兄弟的身影,屋里的人大多都三三两两地散坐着,隔着一个桌子坐一伙人,说话声也没有在屋外的人那样放肆,只是他们自己喝着自己的酒,说着让外人听得入耳的话,只是互相等待着,其他人走后,才会畅所欲言。其实每个人都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一小片世界,容不得他人进来,即使这个世界很小很小,对于一个人来说,也就满足了。
  云走向包间,刚准备抬手掀起门帘,却听到了包间里放肆的声音。
  “怎?他不赔,叫鬼赔那钱!他不赔,就让他娃鬼哭去吧,可倒是像手机里说的,哭破了喉咙也没人救他!”赵强说。
  “还是你鬼大!”赵富笑了笑。
  “卖了多少?”赵强说。
  云掀开了门帘,“赵富哥!”云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包间里好像突然闯进了鬼一样的沉默,赵强赶紧拿了一个杯子,好像这场饭和云没关系一样。赵强往刚给云拿的杯子里倒满一杯白酒,“坐,师傅。”
  “万把块钱。”赵富继续回答赵强刚才问题,好像云就像鬼一样肉眼不可见。
  有些时候,一个人要的就是脸面,至于为它而牺牲多少,倒在其次。可赵富的话在云听来,就像一个带着假发的秃头怕刮风天一样,要的不是命,可比要命还难受!
  云拿起了杯子,一口全咽下去,“你们吃!”,转头就走。
  “记得结账!”赵富说。
  云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什么波澜,径直走到柜台。
  “包间一桌,结账。”云说。
  “五百一十,凑个整数吧。”老板娘说。
  云打开了手机,弯着中指,用指关节一步一步地付了款。云走出门外,穿过大道,打开大门,去找他的摩托车。他看见,那只在夜里闪着寒光的黑锦鲤仍然“嘟嘟”地吐着水,昼夜不休,不知那水源来自何处,就像他的泪水,不知来自何处,或许是心里吧。云看着那只黑锦鲤,喉咙里早已噎住,嘴微张开,想吐出一句什么话,可他又咽回去,只说出了三个字。
  “日他妈!”
  呜呜!原谅笔者吧!姑且让笔者替云说出那句云说不出的话:“人为什么不能像这只黑锦鲤一样,没有感情,嘟嘟吐水。”盛夏的太阳总是不急着回家,像一个顽皮的小孩,依依不舍地挂在山头。这时候,是人们心情愉悦的时候:厌热的人终于从热汗中脱离,怕晒的人也不必担心病怏怏的太阳,而最高兴的,应该是那些日光下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因为,他们终于要下班了。
  刚进红岗村红星机械厂厂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小假山,在一个小泳池里,奇形怪状,崎岖不平,被太阳照得甚是夺目:紫的,暗红的,黑青的,杂糅在一起,叫你辨不出颜色。在假山每处小窟窿里,杂插着一些绿油油的假草,细看,还能看见闪闪发光的硬币。最上头,是一只黑色的锦鲤雕像,嘴里“嘟嘟”地往外吐着水,水刚觉得自己自由了,要飞上天,随即又重重得落下去,砸到假山中间,顺着假山的轮廓流到山脚,又从山脚里钻进去,被机器“呜呜呜”地又送到鱼嘴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台永动机,就像机械厂里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人们一样。
  厂北面,是工人们搬钢筋、焊接的地方。仅仅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方”:一片空地上杂草丛生,没有遮阳板,四面八方的钢筋围出一块地,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人进进出出。不过人道的是,厂南面是一排小平房,左数第二个到末二个,是澡房,第一个是焊工大师傅画图纸,坐办公桌的地方,最后一个,当然是解决人生理需求的房间。
  云还在忙着赶明天交的工程量,只有最近刚来的徒弟赵强和他一起加班。赵强左手叉着腰,右手耷拉着,两条腿干支在地,汗渍涂在晒得黑黢的脸上,“师傅,搬完这个就算了吧!”
  “好。”云蹲下,两手反扳着钢筋,青筋在小臂上突突得跳,“一,二,起!”两人同时暗哼一声,憋着气,腿小步而快速地挪着,用肚子死顶着钢筋,不敢泄气。
  “咚!”
  “收工,收工!”赵强气喘吁吁得说,用手背揩了揩额头,把背心往肚皮上一搂,两大臂一夹,腆着肚子朝着“门口”走,“快走吧师傅,洗澡。”
  “嗯,来了。”
  云掏了支烟,点上,刚坐在搬来的钢筋上,屁股觉得烫,两只手撑着钢筋,屁股调了调位置。嘴巴微张着喘着粗气,吸着的那一口烟也同那粗气几进几出。临下山的太阳似乎通了点儿人性,也不那么狠毒了,而是橙红橙红的,迷迷糊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远处一只大雁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白翅膀扑棱扑棱的和黑肚子相互映衬着,一闪一闪。云的肩膀也渐渐放松下来,两只手撑着钢筋,倚在上面,看着那只大雁渐渐飞远。
  哼!这个赵强,活生生二流子一个!干活不行,不一阵就开始投机倒把,要不是个甚,早把他撂到一边边。唉,没办法,谁叫他哥赵富亲自把他交给我呢?整个红岗村谁不知道赵富?单单听别人说,就知道人家惹不起呀!关键是我还真就看见过:赵富带着百八十号人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干什么去,肯定不是甚好事!嘿,不过也好,赵富还知道有个我,认我哩!
  “啾——”,那只大雁好嗓门儿!云聚了聚眼神,世界也重新变得真了起来,两只手用力一推,大腿一抬,总算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向澡房走去。
  澡房里,只有一盏微黄的灯挂在房顶。刚进澡房门口,就是黑进砖的污渍,随着污渍越来越浅,也就到了水冲头周遭。一间澡房只有两个冲头,墙上,是黄得结成疤的一条条墙皮。小赵在东边的冲头下,淋着热水,烟雾缭绕。两只手一遍又一遍得插进头发里,向后梳着,头使劲地抬起来,让脸正对着冲头,烫着那晒得要过敏的深粉色皮肤,“噗啊”,赵强用力揩了把脸,划得脸生疼,只得再抬起头,让水烫着来舒缓舒缓皮肤。
  滋滋的流水声传到了云耳朵里,“这小子还没洗完”,云喃喃着。和往常一样,转身去看看西边的一排澡房有没有没锁门的,一个一个地拧着门把手。拧到最后一个澡房,还是没拧动,云皱了皱眉,回到了第一个澡房门口,在台阶上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红塔山”牌烟蒂,这个我记得,是昨天刚扔的,那个没踩扁的是前天打电话扔的,还有那个,剩半截子没抽完的是大前天的。一支,两支,三支……云默默地数着,数到十几支的时候,云咬了咬牙,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着烟蒂转了两遭,“唉——”,烟雾也随着这声叹息从嘴巴出跑到了鼻子里出。
  云双臂环膝,把额头埋进了臂弯里,闭着眼小憩着。烦人的知了一直“呜嗡呜嗡”地叫着,另一只像打鼓一样“吱、吱吱”地叫着,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厂门口那只发情的野黑猫一直“喵呜”地叫着,招来了一只棕猫,在它屁股前闻来闻去,用脸蹭着,时不时还舔一下。澡房里赵强正捧着他的二老五,让细水淋着。云闻着那略微刺鼻的味道,稍微睁开了点儿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裆部。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连条猪狗都不如,别人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记得云和芳结婚也有段时日,一直不见芳的肚子变大,云也有点狐疑,这婆姨不是以前干过甚吧?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疑心,就能通过自己合理又荒谬的想象变成一个世界谜团。云开始对芳整天拳打脚踢,芳有一次受不了了,说,成天打我,你的二老五就没问题?云真动了火,拽着芳的头朝着墙来回磕,磕完也冷静了下来。芳说,咱去医院查吧,查查究竟谁的问题。云说查就查。晚上回了家,芳说,我诚心跟你好,不管你能不能养,你也是我的男人,要不,咱到福利院抱个娃,我诚心养他!云扑到芳的怀里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晃十几来年也过来了,夫妻二人对石头是打不得骂不得,好吃好喝供养着,比他们亲娘老子都亲。
  “叮、叮叮”云的手机响了,在口袋里闪着闪光,云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芳的电话。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云左手把着手机,右手只露出一只中指去划那个绿色键,手指上的老茧实在是太厚了,划不动,把中指一弯,用指关节终于划通了电话,刚想问咋啦,就听见电话那头抢先一步:“石头不见啦!”
  “甚?”云腾得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可眼前黑影越来越深,直到剩下一个小黑窟窿勉强可以看到那个“嘟嘟”吐水的黑锦鲤。
  “谁不见啦!?”
  “石头!”
  “石头怎啦!?”
  “不见啦!”
  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刚刚坐过的台阶上。手机也被摔落一旁,可仍然坚强地传达着那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云只晓得一句:石头不见啦!
  赵强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响,把那支刚准备点着却被水蒸气蒸的湿漉漉的烟别在耳朵上,走出门就看到云瘫在地上。
  “师傅,咋啦?”
  见云没有动,依然在那微张着嘴巴,呆看着前方。赵强攘了攘云,“师傅?”
  云这才站起来,不,准确的说是快要跳了起来,跑得趔趄到厂门口车棚处,脚和拖鞋就像一个月没有吃饭的嘴巴,一张一合,极快。云跳上摩托车,咬紧牙关,死命地踩那根不争气的启动杆,摩托车“呵楞楞”得响了,云的小腿肚子也划了一道深红深红的口子,可云没有察觉,转紧油门,这是云第一次发现摩托车居然还要匀加速运动。摩托车带着云一路敲锣打鼓去找他婆姨了。扬起的黄沙散尽,只剩下那空敞着的大门和正准备打电话的赵强……
  
  “咚——”一声巨大的砸卷闸声夹带着它的孩子们——小回声,在地下车库里肆虐,钻进了车库里最深处的那个闭着门的小房间里。
  石头刚准备把坐得已经发麻的屁股稍微抬一下,可突然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倒不是说它劲大,而是在石头听来,它犹如死神的丧钟,一旦它推开门,那门外射进来的光明却是无尽的黑暗呀!石头的嗓子顿时哽住,眼球憋的老大,停住了呼吸,右腿本能地弹了出去,踢倒了在黑暗中没有看到的一个小罐子,“呵楞楞”,石头的两只小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他一下午竟没有喝一口水,不然,谁知道他坐的地上会是怎样的!
  石头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声简直比睡觉时还要低,可那两只早已痉挛的小腿还在抖,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石头已经把太阳比了下去,太阳动得缓慢,可石头一动不动得就把太阳比下了山腰。直到那声魔鬼似的“咚”降临,石头才有了一点人的迹象。石头等待着门外的动静,不,石头不希望门外有任何动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最好不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就在昨天,隔壁村中学的刺猬带着他的小弟来找石头喝酒,先是向他小弟吹捧了一阵石头的光辉事迹,石头也没有说话,笑着代表应承下来了吹捧。刺猬和石头说,村里比他小一届的刺头子公鸡太张扬,看他不爽,可公鸡的兄弟是赵杰,赵杰的二伯是赵富。公鸡原先和石头的前女朋友小阿娇相好过,小阿娇一直也对公鸡藕断丝连,石头也就听说过是有这么一个人。石头抽着支烟,手指在地上的土块块里划着道道,俨然一个深思熟虑的棋手,说,怎,打他公鸡和他赵杰有屁关系!再说,又不是一个村,他来了我村,怎?我兄弟们都是死人?我班里的算上十个人,隔壁班的一伙人再加上二楼好几个班的一伙子人,都是死人?刺猬二人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更让石头开始嚣张跋扈。你们学校几点下学?再有一个小时?走,这一阵咱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个甚货色!
  呵!什么狗屁的排兵布阵,今天中午赵杰带着公鸡,总共十个人,你心里自己排的兵哪一个理你?自己把自己排进小黑屋里躲着。姑且不说你棋下的哪一步出了差错,你哪是棋手?就连围在棋盘上看棋的一堆老汉踩熄的那个烟头头都不如!异想天开的东西!
  石头想着、想着,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笑话,烟灰灰都不如!石头闭上眼,眼前的黑暗和睁开眼没有什么区别,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石头想着自己一下午的提心吊胆,鼻子一酸,一股子哽住了喉咙。石头哭了,尽管是哭,可依旧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啊啊!黑暗啊、黑暗啊,无边无际的黑暗啊!石头看到,他在眼前的黑暗里越走越深,可前方有了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并且这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到它充斥满石头的眼前。
  “石头,好吃不好吃?”芳往石头的碗里不住地夹菜。
  “石头,爹给你买的玩具手枪。”云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礼物盒。
  “唔——唔”云抱着石头在空中转圈儿……
  啊啊!我们的人生无论有多么的黑暗,始终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风雨里等待着你,家啊!石头这才意识到,他的爹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揪心?一下午没去学校,班主任先给爹妈打电话,然后爹妈来了找他,找不到,然后满大街找……
  石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终于要翻转身子,一个简单的动作,石头把它拆分成了无数个连贯的小动作,放慢了数倍,可他做的无比紧张而又认真。他双膝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地上,不露一丝儿空隙。“唔唔唔”只有那门外不知名的机器运作声。石头的小腿像两个无限发胀的生气的河豚,还生疼。等到河豚发完了脾气,石头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地舒展身子,任何骨头快要响动一点的声音,石头都精准地躲避掉了。石头半弯着腰,用手臂轻轻地拂来拂去,为双脚排除着障碍。他后脚根先探路,慢慢地把全脚掌放在地上。一步、两步,石头终于走到了门子面前,双手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一边吐气一边转动门把手,转到最吃劲处,石头一点一点地把那锁芯的劲头卸掉,轻微的一声“嘎巴”,门开了。
  石头今晚比任何一个专业的小偷都要干得出色!
  石头把门抬起,悬在半空,好让门子和地不产生摩擦。刚打开一点儿空隙,石头的心总算是安然了些,嘴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门外和门里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代表着石头是安全的,在这个黑暗的地下车库里。石头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可怜的他竟然不用老师管教,自己戒了一下午烟,甚至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还有“烟”这个东西!“吧嗒”,声控灯亮了起来,仿佛在对石头表示不满:“你好放肆呀!”
  石头在车库里仍是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哪一个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哪怕冒出一个鬼来也好呀。他走到卷闸面前,再一次跪下,把脸死贴住地,从门缝里看外面。他们还没走?!石头嗓子再一次哽住,他分明看到外面还有人的脚!看来阳光大道是走不成了。石头爬起来,看到就在左手边处有一架梯子,可以架着梯子爬窗户!生活中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巧合,若不是这些巧合的存在,不知石头要陷入到多大的困境里去。
  石头抬起梯子,搬到了离卷闸最远的那扇窗户下,他从没有爬过高处,可人往往要做很多的第一次。一个台阶、两个台阶,石头左腿挂在外面,右腿踩梯子,骑在窗檐上又把右腿抽过来。脚下,就是通往家的小道,石头把屁股慢慢地朝下顺溜,直到脚砸在了地面上。
  一路上,石头紧耸着肩膀,双腿频率极快,可迈的步子极小。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回家解释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同时,他还兼顾四面八方,任何一个人影都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任何一个响声都会让他的心脏大跳好一会儿。石头第一次理解到了课本上的知识——草木皆兵,尽管代价是如此的大!
  一支烟的功夫,石头已经走到了那熟悉的家门口,他推开门,“吱吱——”还没等“呀”的声音出来,在圆桌相对而坐的云和芳同时转过头来看石头,石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动,就站在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
  “你还知道有个家!”芳哭了。
  “干甚去啦?”云问。
  石头没有回答。
  “干甚去啦!”云再问。
  石头把一路上编造好的理由已经送到了喉咙里,可嘴里发出的声音却是抽泣,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盘托出。别夸石头诚实,也别怪石头脆弱,我们面对家人的时候,有多少次不是这样的呢?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怕什么!”
  “他二伯是赵富!”
  云也沉默了,在房间里踱来踱去,紧锁着眉头,不住地抽着烟。
  芳在一旁仍是不住地抽泣,她想说话,可又有什么好说的?直到芳的眼睑要磨出血来,她不再哭了,她要做力所能及的事。芳抄起电话,按了三下,“嘟、嘟、嘟”,就要按“拨打”键时,云夺过了手机,“干甚!”
  “没人的活路啦!老天爷呀!欺负人到家里啦!”芳又大哭起来。
  “明天,我解决吧!”云说,这声沉默而又坚定的话语给了石头和芳莫大的安慰。是呀,一个家庭里,总归要有这么一个顶梁柱在,才能在风雨里撑起一顶帐篷。
  这是石头第一次看到这个家庭为他而流泪,他只能站在那,等待云来解决这个难题,可石头怎么会知道,这个家庭背后为他偷偷流了多少泪呢?
  
  老天爷总是善解人意的:天灰蒙蒙的,云块异常厚重,好像历经了沧桑,要掉下点儿雨水,正如骑着摩托车赶着上班的云一样。风儿是一个天然的木梳,为云梳了一个狮子一样的大背头,同时也刮得云忍不住挤下几滴泪水。姑且认为老天爷通晓人性吧,总会在人处于困境时,为其搭配一个合适的背景板。可那厚重的黑云开始翻腾,成了一个又一个密集的蘑菇似的云块,还夹带着肉眼可见的闪电链。这是咋啦,老天爷?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重卡满载着黑煤炭,每过一个减速带,黑扑扑的煤灰伴随着“呵楞”的声音在空气里飘洒。云穿过一层又一层的煤雾,在刻着“欢迎来到红岗”的铜色“马踏飞燕”像处右拐,驶向了一条大道,这条大道上满是各式各样的厂子,红岗村机械厂就是其中一员。
  云在路旁停下摩托,等待着一辆又一辆的重卡驶过,重新发动油门,穿过大道,驶向他的厂子。当云右拐就要驶进厂门口时,他猛地一刹刹车,差点儿把自己飞出去。只见那大门就像只穿着一件皮夹克的俄罗斯女郎在跳脱衣舞,里面叫你一览无余。云的心“咯噔”一下,整个胸脯似乎塞了一块石头,压得沉重。云转紧油门,像绝大多数男人一样恨不得立马投进女郎的怀抱,但他投进去的怀抱里不是两个大奶子,而是一马平川。
  老天爷终于要憋不住了,淅淅沥沥地下开了小雨。云独自坐在台阶上,看着眼前空旷的野地:横七竖八的钢筋全不见了踪影。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手颤抖着送进嘴里,而嘴也在抖,烟掉在了地上,云又把它重新送到嘴里,按打火机哆哆嗦嗦地按了好几次才按着,好不容易才将火苗点燃上下抖动的烟。云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何有种莫名的不详感,包括看到大门敞开为何害怕一样。昨天,云骑着摩托车火急火燎的走了之后,还有赵强在,理应是他最后一个走,谁最后一个走谁就关大门,天经地义的道理嘛!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怪罪不到云身上。可厂子里的工人陆陆续续的来了,像云一样先是一惊,又三五成群的各自聚集,时不时还转过头来看云一样。每看云一下,云就“忒”的一声朝地上狠狠地唾一口痰,即使没痰,也要唾。呀!谁叫云每天最后一个洗澡,关大门不是云理所应当的事?一个人在一件事做了无数次之后,别人就会认为那是他理所应当做的事情。想到这,云才弹了弹那早已摇摇欲坠的烟灰,剩下一个暗红的火块在烟蒂里藏着。云把烟蒂塞到鞋后跟下,脚使劲朝前一划。
  “刺啦——”
  “刺啦、刺啦……”
  只见赵强拖着疲疲沓沓的身子走进了厂门口,不用看,光听那“刺啦、刺啦”的响声,就知道是他。把那原本板板正正的“老北京”牌布鞋的后跟踩进去,露出个大脚脖子,走一步,就告诉人们:我来啦!只见赵强脑袋低垂,把那几层厚的下巴也挤了出来,如果不是用后脖子使劲吊住他的,那颗脑袋呀,早就像脱钩的鱼儿一样跑掉了。那两条腿走一步就往里绞一下,真怕他绞成个疙瘩,摔他一个大根头!这后生昨天偷人们家婆姨去啦?偷婆姨也用不着这么虚吧!
  还没等赵强绞上几步,云看到赵强,反而恶人先告状似得朝赵强跑去,讽刺的是,云自己把自己绞了一个趔趄。云这才反应过来:你着急甚?可倒好,把你自己弄得像偷了钢筋的贼。可云已经跑到了赵强面前,只好硬着头皮,说,“你昨天咋没关门?”
  “关甚门?”赵强说。
  云看着眼前这个满眼眼屎、油光满面的赵强,眉毛绞成一团,用吃奶的劲往上拖眼皮,才翻开了一点儿眼,看着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像是给云翻了一个白眼。云真想把巴掌转上三圈,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换作是一头牛,大概也得“哞哞”得叫上它小半天!
  “你说甚门!”云说,他差点儿把下一句也说出来,可又活生生地连同唾沫一起咽了下去:你妈大腿根子上的门!
  可一个人想要骂人的那句话尽管没有说出口,就像那咽唾沫的声音一样,也被对方听得一清二楚,并且比骂出来的威力还要巨大。赵强顿时起了精神,那颗脑袋像鱼被渔人收入了囊中,也立挺挺得安在脖子上。
  眼看赵强已经昂起头,眉毛上挑成一个“八”字,把两个鼻毛横溢的鼻孔朝着云,那露出的两颗大门牙里就要喷出不干净的话。云不怕和赵强对骂,甚至打一架也好哇!好让云把那积攒多年的苦水像洪水决堤一般倾泻出来。可往往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堵堤坝,来预防决堤,有的叫理智,有的叫宽容,有的叫懦弱……离云心中的洪水决堤就差那么一毫米的水位,而就是那微不足道的一毫米,却是云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填满的,哪怕暴雨来袭,云也会一瓢一瓢地把水给舀出去!因为,他的娃,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他的娃,但比亲娃还亲的那个娃,是云生命的根。
  “你往左看!”云指着那片空地,想让赵强把话喷在别处,或是转移赵强的注意力。云就像犯了错误的官员试图用事态的严重性来掩盖自己一样,“钢筋、钢筋全丢啦!”
  “呀!那咱今儿歇一天?”说完,赵强嘴唇向右一咧,冷笑了一声。这是一个多么奇特的脑回路,只有一切利益都在于自己的纯粹的利己主义者才会在这刹那间不加思索地说出这样的回答。任何事都不会使他们的心弦动弹一丝,反而还会把任何事以一个婉转迂回的思维方式来使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若是偷听这样一帮人聚在一起在谈些什么,将会听到世界上最幽默的冷笑话。
  人永远是幸灾乐祸的。若在平常,云也会被这句玩笑逗笑。可事情砸落在自己身上时,玩笑便变得异常刻薄。无论这个玩笑是令人忍俊的,或是尖酸刻薄的,它还是离不开那引起这句玩笑背后的隐藏的意义——钢材钱。很多东西一沾上金钱就要变味:它让耻于开口的人滔滔不绝,它让忸怩不决的人雷厉风行,它让衣冠楚楚的人恶如禽兽……它让云不顾一切,只想着它。这是一种比爱情还要强大的魔力,比朝思暮想的那个他或她更具有魅力,比古老希腊神话里那个诱惑海上航行者的塞壬的歌声更令人神往。云拍打着大腿,腰也随着拍打的节奏而弯了下去,“赔钱——”,那个“钱”字颤抖得合乎云拍大腿的拍子,拖得老长而又按规律地断续,彷佛这个字说了很多次。
  “我赔?”赵强脸部的能量从那咧着的嘴转到了眉心处,嘴因没有能量发力而慢慢放下,眉却越抬越高,拖着眼皮往上挑,上部眼皮和眼睑形成了一个“等腰三角形”,那个三角形里有疑惑、有愤怒,更多的是怎样自卫的思考。对于赵强这样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说,这场大火就要蔓延到自家院子里,唯一明智的做法当然是在院子四面八方挖一条隔离带。它爱咋烧就咋烧去,哪怕烧得全世界满目疮痍,他也毫不在乎。但是!一丁点儿火苗苗也休想蹿到自家院子里。即使是那出墙的红杏,赵强也要把它拽回来,用塑料绳绳捆住,烧完你再出墙!更何况,这不是要毁坏财物,这是要活生生地要钱哩!赵强把手从云脸前一挥,彷佛要挥去与他自己的干系,又好像是叫云不要再找自己,更多的是让院子里的他自己思谋思谋怎样应对这场来势汹汹的大火。赵强一边从兜里掏着烟,一边“刺啦”着鞋向这排小平房的最后一间走去,“吧嗒”一声点燃了烟,“咚”的一声让门发出了惨叫。
  在一个令人愁断肠的环境下,只要有一个人开始抽烟,这种情绪就会像二手烟一样不自觉也会跟着吸进去,云也点了支烟。一个老烟枪平均抽一支烟的间隔在一个小时左右,但云现在也不知抽了几支烟,那尼古丁对充满它同胞的大脑已经不再起刺激作用,也不是尼古丁对云发出的迫切需求,仅仅是一种习惯,一种思谋时的身体需要,一种看着别人抽烟自己也想要来一支的心理。云在那充满烟雾的脑海里不停地翻找一点,“赵强是最后一个走的”,好不容易在浩瀚无垠的烟海里找到这一点,不一会烟海又将它浸没,云只好再一次去翻找它。因为其它一切的思考,都以这一句话作为根基,其衍生出来的一切枝繁叶茂的思想体系,像一副盔甲一般保护着云,使云由于有了安全的保护而变得心安理得、跃跃欲试起来。云坐在了台阶上,之前的一切疑虑都随之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同眼前那些三五成群的工人们同样的心态:看看究竟是哪个倒霉蛋要出洋相!而云还多出了一点对赵家霸主地位名正言顺的挑衅而带来的快感。而这场小小的却带有标志性意味的战役又无疑会以云的胜利而告终。此时,云就像一位刚从南征北战中凯旋归来的君主,他站在城墙正门带有城主意味的门楼上朝下俯视着他九九八十一队的整齐划一的大军,包围着大军的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锦绣河山。君临天下的意态!云已经想象到:某个巷子里的某个人家院里,几个婆姨嘻嘻哈哈地谈论着这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潜移默化的对赵家霸主地位的贬低以及自己地位无形地抬高带来的自豪感、骄傲感、荣誉感;某天夜晚某个饭局上云有事实依据来佐证的光辉事迹以及满桌人投来的羡慕、赞许、认可、佩服的目光以及云最后装腔作势、轻描淡写地把手一挥,“不用怕他”。云这一辈子从没有这样大胆地想象过这样地画面。但,现在他敢!因为事实已经明摆在了眼前,任何一个带着点儿脑子的正常人都会把赌注压到这匹毫无疑问取胜、雄赳赳气昂昂的黑马身上。云还有什么不敢想的,咹?唯有那不敢想的是自己能有个由自己的精子结合出来的娃,就像这场战役中赵强的惨败一样,都是确凿的、铁定的事实!云想到了自己一辈子无法弥补的短板,那意气英发的意态也打了一个折扣,英气逼人、亮着剑光的目光变得悠远、深邃起来,不再是凯旋归来的君主,而变成了一位饱受战火的沧桑而变得体恤民生的帝王。云又想起了昨天夜里站在圆桌前抽泣着诉说着悲惨遭遇的石头,以及云作为一个受苦人而特有的简单的思维方式:赵富是他二伯,他二伯的弟弟在自己手头上干活,无论是赔钱送礼还是说好话总能把这件事情办好的。于是云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层主角光环,在属于自己的一个家庭中的男人来说,还是比较容易办到的。云信誓旦旦地说了一句,“明天,我处理吧!”。可现在云与赵强这样尴尬、暗自较劲甚至对立的微妙博弈中,身为对手的赵强又怎会替自己办事?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呀!云又掏出一支烟来含在嘴里,将嘴里那支刚抽完的烟对在上面,“噗嗒、噗嗒”点燃了。烟雾在云的胡茬上不愿走,挂在上面,一丝一缕随风飘着。
  门子又发出了一声惨叫,赵强从鼻子里“呼哧、呼哧”个不停,仿佛要把吸进体内的臭气随着烟排出去,在大脑里腾出点儿空隙来呼吸新鲜空气。赵强嘴上也叼着一支刚抽不久的烟,可能是蹲在茅坑准备擦屁股时从裤兜里掏纸把烟盒一齐掏了出来,接上的。从厕所里出来,赵强好像经历了一番摧残,进厕所前的戾气、锋芒也似乎随着粪便排泄到了茅坑里。体内的粪便也是一种能量,现在赵强体内只剩下尼古丁和厕所独有的臭气相互搅和,使得他昏昏沉沉。赵强又开始“绞”了,像只剩一口气似的绞到云背后,那两只大腿或许是蹲麻了又或许是昨天夜里使了不少气力,一屁股坐在云左面,长舒了一口气。他没有看云,只是呆呆地看着前方的那个水池,“师傅,昨天下班你干甚去啦?火急火燎的。”
  云感觉到赵强朝着自己走来,肩膀已经往上提了提,摆出了一幅迎战前的姿势,而又不敢太过明显,心里开始思谋对策,等到赵强坐到云身边时,云强装着冷静,一动也没有动,试图在沉默中来一场较量。云用余光瞟到赵强就要开口说些什么,支棱起了耳朵,不敢放过一个字。可云听到了一句在这个环境下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赵强居然还有心思操心自己哩?哼!自己小命都不保,还瞎操心!可云暗自庆幸这份瞎操心竟然瞎到正中云的下怀。“哦,没事。”,云第一反应就是说了一句每个人都会用的敷衍的话,随即又说:“还是有个事。”
  “你家石头的事?”赵强还是盯着前方,用几乎是肯定句的语气说。
  云仔细地品味这句话最后一个字的声调,“事”是四声,可赵强几乎是以一声的声调来念的,在声调将要结束时,这条直线才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好像是往上走的,就是二声,代表这是一个疑问句;好像是往下走的,就是四声,代表这是一个陈述句、肯定句。可不论它是什么句,问题的关键在于赵强怎么知道云的娃叫“石头”哩!?云紧缩眉头,嘴巴微张着,两只黑眼珠子向右斜看着地上的那个烟屁股,云像一个诗人一样,在心里、为了一个字的平仄而推敲老半天。当云放弃了推敲这个字钻进去的牛角尖而退出来看这句话时,他才恍然大悟:这个字是四声!
  云努红了脸,想把两件事抓清,可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他没有想到赵强已经把石头的事情解决掉,可老天爷呀,为什么你要一波接着一波呢?
  一辆吉普车横冲了进来,厂老板跳下了车,显然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见他阴沉着脸,往一排小平房里第一间走,“云!滚过来!”
  云站在那个从没有进去过的“办公室”,“老板,这事情……”云也不知说什么好。
  “怎办?”老板直入主题。
  “我、我赔。”云不知为何要说出这句话,好像在一个岔路口上,背后的一双大手推着你选择了这条道路。呵!石头的世界是不得不说真话,可我们成年人的世界不就是掩盖事实说谎言吗?
  黑道道在纸上划了几个阿拉伯数字,老板又打电话快马加鞭的运了一批新钢材,横七竖八地摆在老位置,工人们又进去“叮叮当当”地开始干活了。一切都恢复了原样,那只黑锦鲤自始自终地在那里吐水,好像一切和它没有任何关系。云也走出了“办公室”,好像那几个黑道道也和他没有关系,他没掉一层皮,也没掉一层肉,可云身上又套上了一层枷锁,只不过,云也看不到它!这样想来,我们的身上又有多少层这样的枷锁呢?
  这场淅沥的小雨延绵了整整一天,云就像那生起的雾一样云里雾里,这一切,好像是一场梦。不觉又要下班了,他已经叫赵强先去马路对面饭店点菜,去招呼他哥赵富。云像往常一样,等着工人们洗完澡,自己再去,像往常一样,锁上大门。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云锁的极其认真,回过头来检查了好多次,才惴惴不安地走了,甚至把他的摩托车也锁在厂里。
  红星厂正对面就是一家饭店——淑芬饭店。和厂里的工作台一样,也仅仅可以说是一家饭店。一间长不过两个小轿车的小平房,米白色的墙上满是黑灰的烟雾渍,没有招牌,只是在四块被小木横条分割开来的玻璃上,分别用红色塑料纸贴着“淑芬饭店”四个大字。绿漆喷的木板门大开着,可以看到老板娘忙碌的身影。院子里停着两辆重卡,在重卡中间缝隙处横摆着两张桌子,围满了黑脸蓬头的“煤老汉”。饭店门子上方挂着一个白色小灯泡,勉强照着他们,屋里飘出来的油烟往天上飘着,路过灯泡,灯泡更加白茫茫的模糊不清了。来自各地的煤老汉们操着各自的相差不大方言,混在一起,什么也听不清,同那油烟机的“呜呜呜”声混杂在一起,还有那旷达开怀的大笑,冰啤瓶一次次碰撞的“咣咣”声,都是“煤老汉”们最喜爱的音乐。空旷的街道上格外凉爽,再加上几瓶冰啤,足以让一个人忘却当天的劳累。这,就是底层人民的生活。
  云穿过那两张桌子,走进饭店里,搜寻着赵家两兄弟的身影,屋里的人大多都三三两两地散坐着,隔着一个桌子坐一伙人,说话声也没有在屋外的人那样放肆,只是他们自己喝着自己的酒,说着让外人听得入耳的话,只是互相等待着,其他人走后,才会畅所欲言。其实每个人都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一小片世界,容不得他人进来,即使这个世界很小很小,对于一个人来说,也就满足了。
  云走向包间,刚准备抬手掀起门帘,却听到了包间里放肆的声音。
  “怎?他不赔,叫鬼赔那钱!他不赔,就让他娃鬼哭去吧,可倒是像手机里说的,哭破了喉咙也没人救他!”赵强说。
  “还是你鬼大!”赵富笑了笑。
  “卖了多少?”赵强说。
  云掀开了门帘,“赵富哥!”云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包间里好像突然闯进了鬼一样的沉默,赵强赶紧拿了一个杯子,好像这场饭和云没关系一样。赵强往刚给云拿的杯子里倒满一杯白酒,“坐,师傅。”
  “万把块钱。”赵富继续回答赵强刚才问题,好像云就像鬼一样肉眼不可见。
  有些时候,一个人要的就是脸面,至于为它而牺牲多少,倒在其次。可赵富的话在云听来,就像一个带着假发的秃头怕刮风天一样,要的不是命,可比要命还难受!
  云拿起了杯子,一口全咽下去,“你们吃!”,转头就走。
  “记得结账!”赵富说。
  云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什么波澜,径直走到柜台。
  “包间一桌,结账。”云说。
  “五百一十,凑个整数吧。”老板娘说。
  云打开了手机,弯着中指,用指关节一步一步地付了款。云走出门外,穿过大道,打开大门,去找他的摩托车。他看见,那只在夜里闪着寒光的黑锦鲤仍然“嘟嘟”地吐着水,昼夜不休,不知那水源来自何处,就像他的泪水,不知来自何处,或许是心里吧。云看着那只黑锦鲤,喉咙里早已噎住,嘴微张开,想吐出一句什么话,可他又咽回去,只说出了三个字。
  “日他妈!”
  呜呜!原谅笔者吧!姑且让笔者替云说出那句云说不出的话:“人为什么不能像这只黑锦鲤一样,没有感情,嘟嘟吐水。”盛夏的太阳总是不急着回家,像一个顽皮的小孩,依依不舍地挂在山头。这时候,是人们心情愉悦的时候:厌热的人终于从热汗中脱离,怕晒的人也不必担心病怏怏的太阳,而最高兴的,应该是那些日光下辛勤工作一天的人们,因为,他们终于要下班了。
  刚进红岗村红星机械厂厂门口,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小假山,在一个小泳池里,奇形怪状,崎岖不平,被太阳照得甚是夺目:紫的,暗红的,黑青的,杂糅在一起,叫你辨不出颜色。在假山每处小窟窿里,杂插着一些绿油油的假草,细看,还能看见闪闪发光的硬币。最上头,是一只黑色的锦鲤雕像,嘴里“嘟嘟”地往外吐着水,水刚觉得自己自由了,要飞上天,随即又重重得落下去,砸到假山中间,顺着假山的轮廓流到山脚,又从山脚里钻进去,被机器“呜呜呜”地又送到鱼嘴里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台永动机,就像机械厂里日日夜夜辛勤工作的人们一样。
  厂北面,是工人们搬钢筋、焊接的地方。仅仅可以说它是一个“地方”:一片空地上杂草丛生,没有遮阳板,四面八方的钢筋围出一块地,只留下一个小口子让人进进出出。不过人道的是,厂南面是一排小平房,左数第二个到末二个,是澡房,第一个是焊工大师傅画图纸,坐办公桌的地方,最后一个,当然是解决人生理需求的房间。
  云还在忙着赶明天交的工程量,只有最近刚来的徒弟赵强和他一起加班。赵强左手叉着腰,右手耷拉着,两条腿干支在地,汗渍涂在晒得黑黢的脸上,“师傅,搬完这个就算了吧!”
  “好。”云蹲下,两手反扳着钢筋,青筋在小臂上突突得跳,“一,二,起!”两人同时暗哼一声,憋着气,腿小步而快速地挪着,用肚子死顶着钢筋,不敢泄气。
  “咚!”
  “收工,收工!”赵强气喘吁吁得说,用手背揩了揩额头,把背心往肚皮上一搂,两大臂一夹,腆着肚子朝着“门口”走,“快走吧师傅,洗澡。”
  “嗯,来了。”
  云掏了支烟,点上,刚坐在搬来的钢筋上,屁股觉得烫,两只手撑着钢筋,屁股调了调位置。嘴巴微张着喘着粗气,吸着的那一口烟也同那粗气几进几出。临下山的太阳似乎通了点儿人性,也不那么狠毒了,而是橙红橙红的,迷迷糊糊,眯着眼才能看清。远处一只大雁朝着太阳的方向飞去,白翅膀扑棱扑棱的和黑肚子相互映衬着,一闪一闪。云的肩膀也渐渐放松下来,两只手撑着钢筋,倚在上面,看着那只大雁渐渐飞远。
  哼!这个赵强,活生生二流子一个!干活不行,不一阵就开始投机倒把,要不是个甚,早把他撂到一边边。唉,没办法,谁叫他哥赵富亲自把他交给我呢?整个红岗村谁不知道赵富?单单听别人说,就知道人家惹不起呀!关键是我还真就看见过:赵富带着百八十号人黑压压一片,不知道干什么去,肯定不是甚好事!嘿,不过也好,赵富还知道有个我,认我哩!
  “啾——”,那只大雁好嗓门儿!云聚了聚眼神,世界也重新变得真了起来,两只手用力一推,大腿一抬,总算站了起来,慢悠悠地向澡房走去。
  澡房里,只有一盏微黄的灯挂在房顶。刚进澡房门口,就是黑进砖的污渍,随着污渍越来越浅,也就到了水冲头周遭。一间澡房只有两个冲头,墙上,是黄得结成疤的一条条墙皮。小赵在东边的冲头下,淋着热水,烟雾缭绕。两只手一遍又一遍得插进头发里,向后梳着,头使劲地抬起来,让脸正对着冲头,烫着那晒得要过敏的深粉色皮肤,“噗啊”,赵强用力揩了把脸,划得脸生疼,只得再抬起头,让水烫着来舒缓舒缓皮肤。
  滋滋的流水声传到了云耳朵里,“这小子还没洗完”,云喃喃着。和往常一样,转身去看看西边的一排澡房有没有没锁门的,一个一个地拧着门把手。拧到最后一个澡房,还是没拧动,云皱了皱眉,回到了第一个澡房门口,在台阶上坐下,又点了一支烟。看着地上随处可见的“红塔山”牌烟蒂,这个我记得,是昨天刚扔的,那个没踩扁的是前天打电话扔的,还有那个,剩半截子没抽完的是大前天的。一支,两支,三支……云默默地数着,数到十几支的时候,云咬了咬牙,狠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着烟蒂转了两遭,“唉——”,烟雾也随着这声叹息从嘴巴出跑到了鼻子里出。
  云双臂环膝,把额头埋进了臂弯里,闭着眼小憩着。烦人的知了一直“呜嗡呜嗡”地叫着,另一只像打鼓一样“吱、吱吱”地叫着,夫妻二人一唱一和,演奏了一曲交响乐。厂门口那只发情的野黑猫一直“喵呜”地叫着,招来了一只棕猫,在它屁股前闻来闻去,用脸蹭着,时不时还舔一下。澡房里赵强正捧着他的二老五,让细水淋着。云闻着那略微刺鼻的味道,稍微睁开了点儿眼睛,看到了自己的裆部。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连条猪狗都不如,别人有的已经习以为常,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
  记得云和芳结婚也有段时日,一直不见芳的肚子变大,云也有点狐疑,这婆姨不是以前干过甚吧?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芝麻大小的疑心,就能通过自己合理又荒谬的想象变成一个世界谜团。云开始对芳整天拳打脚踢,芳有一次受不了了,说,成天打我,你的二老五就没问题?云真动了火,拽着芳的头朝着墙来回磕,磕完也冷静了下来。芳说,咱去医院查吧,查查究竟谁的问题。云说查就查。晚上回了家,芳说,我诚心跟你好,不管你能不能养,你也是我的男人,要不,咱到福利院抱个娃,我诚心养他!云扑到芳的怀里抽泣着说,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一晃十几来年也过来了,夫妻二人对石头是打不得骂不得,好吃好喝供养着,比他们亲娘老子都亲。
  “叮、叮叮”云的手机响了,在口袋里闪着闪光,云掏出手机来,一看是芳的电话。哼,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云左手把着手机,右手只露出一只中指去划那个绿色键,手指上的老茧实在是太厚了,划不动,把中指一弯,用指关节终于划通了电话,刚想问咋啦,就听见电话那头抢先一步:“石头不见啦!”
  “甚?”云腾得一下从地上跳起来,可眼前黑影越来越深,直到剩下一个小黑窟窿勉强可以看到那个“嘟嘟”吐水的黑锦鲤。
  “谁不见啦!?”
  “石头!”
  “石头怎啦!?”
  “不见啦!”
  云双腿一软,跌倒在他刚刚坐过的台阶上。手机也被摔落一旁,可仍然坚强地传达着那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云只晓得一句:石头不见啦!
  赵强听到外面“咚”的一声响,把那支刚准备点着却被水蒸气蒸的湿漉漉的烟别在耳朵上,走出门就看到云瘫在地上。
  “师傅,咋啦?”
  见云没有动,依然在那微张着嘴巴,呆看着前方。赵强攘了攘云,“师傅?”
  云这才站起来,不,准确的说是快要跳了起来,跑得趔趄到厂门口车棚处,脚和拖鞋就像一个月没有吃饭的嘴巴,一张一合,极快。云跳上摩托车,咬紧牙关,死命地踩那根不争气的启动杆,摩托车“呵楞楞”得响了,云的小腿肚子也划了一道深红深红的口子,可云没有察觉,转紧油门,这是云第一次发现摩托车居然还要匀加速运动。摩托车带着云一路敲锣打鼓去找他婆姨了。扬起的黄沙散尽,只剩下那空敞着的大门和正准备打电话的赵强……
  
  “咚——”一声巨大的砸卷闸声夹带着它的孩子们——小回声,在地下车库里肆虐,钻进了车库里最深处的那个闭着门的小房间里。
  石头刚准备把坐得已经发麻的屁股稍微抬一下,可突然间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倒不是说它劲大,而是在石头听来,它犹如死神的丧钟,一旦它推开门,那门外射进来的光明却是无尽的黑暗呀!石头的嗓子顿时哽住,眼球憋的老大,停住了呼吸,右腿本能地弹了出去,踢倒了在黑暗中没有看到的一个小罐子,“呵楞楞”,石头的两只小腿已经止不住的抽搐起来,所幸他一下午竟没有喝一口水,不然,谁知道他坐的地上会是怎样的!
  石头就这样在地上坐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呼吸声简直比睡觉时还要低,可那两只早已痉挛的小腿还在抖,过了许久,也许是一分钟、两分钟,时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石头已经把太阳比了下去,太阳动得缓慢,可石头一动不动得就把太阳比下了山腰。直到那声魔鬼似的“咚”降临,石头才有了一点人的迹象。石头等待着门外的动静,不,石头不希望门外有任何动静,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最好不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
  就在昨天,隔壁村中学的刺猬带着他的小弟来找石头喝酒,先是向他小弟吹捧了一阵石头的光辉事迹,石头也没有说话,笑着代表应承下来了吹捧。刺猬和石头说,村里比他小一届的刺头子公鸡太张扬,看他不爽,可公鸡的兄弟是赵杰,赵杰的二伯是赵富。公鸡原先和石头的前女朋友小阿娇相好过,小阿娇一直也对公鸡藕断丝连,石头也就听说过是有这么一个人。石头抽着支烟,手指在地上的土块块里划着道道,俨然一个深思熟虑的棋手,说,怎,打他公鸡和他赵杰有屁关系!再说,又不是一个村,他来了我村,怎?我兄弟们都是死人?我班里的算上十个人,隔壁班的一伙人再加上二楼好几个班的一伙子人,都是死人?刺猬二人投来了羡慕的眼神,更让石头开始嚣张跋扈。你们学校几点下学?再有一个小时?走,这一阵咱就去看看他究竟是个甚货色!
  呵!什么狗屁的排兵布阵,今天中午赵杰带着公鸡,总共十个人,你心里自己排的兵哪一个理你?自己把自己排进小黑屋里躲着。姑且不说你棋下的哪一步出了差错,你哪是棋手?就连围在棋盘上看棋的一堆老汉踩熄的那个烟头头都不如!异想天开的东西!
  石头想着、想着,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笑话,烟灰灰都不如!石头闭上眼,眼前的黑暗和睁开眼没有什么区别,却是另外一个世界。石头想着自己一下午的提心吊胆,鼻子一酸,一股子哽住了喉咙。石头哭了,尽管是哭,可依旧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响!啊啊!黑暗啊、黑暗啊,无边无际的黑暗啊!石头看到,他在眼前的黑暗里越走越深,可前方有了个芝麻大小的光点,并且这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直到它充斥满石头的眼前。
  “石头,好吃不好吃?”芳往石头的碗里不住地夹菜。
  “石头,爹给你买的玩具手枪。”云从身后变出一个小礼物盒。
  “唔——唔”云抱着石头在空中转圈儿……
  啊啊!我们的人生无论有多么的黑暗,始终有那么一个地方在风雨里等待着你,家啊!石头这才意识到,他的爹妈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揪心?一下午没去学校,班主任先给爹妈打电话,然后爹妈来了找他,找不到,然后满大街找……
  石头睁开了眼,屏住呼吸,终于要翻转身子,一个简单的动作,石头把它拆分成了无数个连贯的小动作,放慢了数倍,可他做的无比紧张而又认真。他双膝跪在地上,把耳朵贴到地上,不露一丝儿空隙。“唔唔唔”只有那门外不知名的机器运作声。石头的小腿像两个无限发胀的生气的河豚,还生疼。等到河豚发完了脾气,石头双手撑地,一点、一点地舒展身子,任何骨头快要响动一点的声音,石头都精准地躲避掉了。石头半弯着腰,用手臂轻轻地拂来拂去,为双脚排除着障碍。他后脚根先探路,慢慢地把全脚掌放在地上。一步、两步,石头终于走到了门子面前,双手握住门把手,深吸一口气,一边吐气一边转动门把手,转到最吃劲处,石头一点一点地把那锁芯的劲头卸掉,轻微的一声“嘎巴”,门开了。
  石头今晚比任何一个专业的小偷都要干得出色!
  石头把门抬起,悬在半空,好让门子和地不产生摩擦。刚打开一点儿空隙,石头的心总算是安然了些,嘴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门外和门里一样,伸手不见五指。代表着石头是安全的,在这个黑暗的地下车库里。石头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可怜的他竟然不用老师管教,自己戒了一下午烟,甚至没有发觉这个世界上还有“烟”这个东西!“吧嗒”,声控灯亮了起来,仿佛在对石头表示不满:“你好放肆呀!”
  石头在车库里仍是蹑手蹑脚地走着,生怕哪一个拐角处冒出一个人来,哪怕冒出一个鬼来也好呀。他走到卷闸面前,再一次跪下,把脸死贴住地,从门缝里看外面。他们还没走?!石头嗓子再一次哽住,他分明看到外面还有人的脚!看来阳光大道是走不成了。石头爬起来,看到就在左手边处有一架梯子,可以架着梯子爬窗户!生活中就是有这样那样的巧合,若不是这些巧合的存在,不知石头要陷入到多大的困境里去。
  石头抬起梯子,搬到了离卷闸最远的那扇窗户下,他从没有爬过高处,可人往往要做很多的第一次。一个台阶、两个台阶,石头左腿挂在外面,右腿踩梯子,骑在窗檐上又把右腿抽过来。脚下,就是通往家的小道,石头把屁股慢慢地朝下顺溜,直到脚砸在了地面上。
  一路上,石头紧耸着肩膀,双腿频率极快,可迈的步子极小。他已经想了不下十种回家解释的自认为完美的理由,同时,他还兼顾四面八方,任何一个人影都可能是自己的梦魇,任何一个响声都会让他的心脏大跳好一会儿。石头第一次理解到了课本上的知识——草木皆兵,尽管代价是如此的大!
黑锦鲤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