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所托非人

所托非人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战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颜值。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战友,性命交换的战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战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高地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战死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性,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战死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战死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没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战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战死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战死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战死的人,应是我——先战死,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战死,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战死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战死,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战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战友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战友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高地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战死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心安,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战死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战死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年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年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家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一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队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颜值。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队友,性命交换的队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队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高地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战死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性,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战死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战死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没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队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战死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战死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战死的人,应是我——先战死,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战死,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战死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战死,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队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弟兄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弟兄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堡垒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阵亡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坦然,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阵亡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阵亡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
公墓设在半山坡下。曾经的欢迎来到片种植菠萝的山地,临时动议改成埋先烈。公墓还没有建石牌坊。当年的高新科技落后,碑上没有照片,并没有人生经历,唯有显眼的名字:×××英烈。坟四周长出许些绿草,也许是因时长太仓促,墓碑使用的石料太俗。当场有一位瘦身高石工老人,还有一个打杂的小男孩,头戴草帽,已经上好的大理石材上,手工雕刻摹仿文本。石工老人见亚兰通红的面容,也有肿胀的双眼,喉节动了一下,便不知所措了。亚兰经过手工雕刻当场时,老人与孩子均倒退了一步,老人对亚兰鞠躬礼,小孩子也忙于学老人的模样对亚兰鞠躬礼。亚兰瞧见,眼圈潮了,眼泪在房间里翻滚。
一人敢来,还是一个女人,胆大心细。小孩子疑惑,见亚兰远去,对石工老人说。老人了解小孩子想说点什么,便认真地对孩子一字一句端庄的说,葬在这儿的人,全不是英雄,并不是鬼……实际上,鬼是最可爱的,不要听她们乱说。小孩子点点头。将信将疑。
离去公墓,亚兰来到黑玉生前部队。在梳理黑玉的的遗物时,她看到了一封还没邮出的信件,收件人就是她。说成信件,实则遗嘱。
遗嘱未阅完,亚兰不禁潸然泪下。喧宾夺主,太荒唐了,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成啥了?她竟然没想到黑玉有这样念头。
从一而终,始终如一,难道说忘记了?她想起了曾经的相忘。两个人曾说出过承诺。她记得那个晚上的场景,天上有明亮的星星,皎洁的明光。用句时兴歌词描述,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赖坤是何许人也?看不到。她在潜意识中觉得。随后将观念升高并认定为果断,坚决,誓不两立。
亚兰走动军队的信息,洗劫一空。在炮兵团治伤的赖坤听闻后,思想矛盾了,犹豫了。眼神呆滞,没法对焦。很久,才缓过神来,眼光落到手里,左手摩裟左膀,无所事从。在占领A堡垒时,赖坤受伤,右手被高位截肢。冥冥中,一种无法承受之重,袭脑子里。就在那无法选择之际,一条震撼人心大家消息,从部队传来,说亚兰不满意黑玉的信件,吞安定片过多了,已经抢救中。在军线电话里,赖坤说,相忘就这么重要?绰号姑姑的班长说,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赖坤再问:自尽,值吗?电话里,已经被升职绰号姑姑的组长并没有回应。赖坤想: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谁都清楚。这时,从组长的口中道出,体现了亚兰的万丈光芒。要是自己谈过恋爱,就能知道了……男人对女人表态,亦或女人对一个男人表态,这种在小说里,才可以读到的觉得,近在咫尺出现了,大戏发展成高潮迭起了。
黑玉生前遗嘱具体内容,已经被组长猜中了,赖坤欲娶遗霜的事,擦出硝烟味。
烈,这类女人,罕见!排长电话中发感慨。那声音好像是在告诉他。
罕见,是一个中性词。特别是在作为前缀的烈字,让赖坤捉摸不透。
孤注一掷,兑现承诺,或是停手?他纠结了。问。
谈恋爱,完婚,有别于战斗,这个东西,我当不上谋士。排长说。
婚姻生活真讲缘份?该如何走,虽无法预料,可我不可以依靠自己行为改变吗?赖坤想。
那一年月,没有微信,并没有QQ,没有手机。信件是唯一的通讯方式。并没有谈恋爱,就需要娶队友的遗属,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不可靠,是生饭。但既然答应了队友,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试怎么成?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想要。信件发一封又一封。但均泥牛入海。以前闪出的一点心存侥幸念头,竟然被实际不容置疑地摧毁了。鲜花插在羊粪上,我通过什么获得她欢心?知人者智,知人者智,更何况又不是一个完善的人?自已的情况,实际上是她的累赘,死心吧,他哂笑。心灰意冷,进行了彻底放下决心。
多次说舍弃,多次也被挂念摧残,或许这就是爱的魔力。除此之外,他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驱赶这魔法,他把精力花在了,写作上,尽可能占满你的时间,游水,登山,念书,使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所有释放出来,彻底做到了极致合理安排时间,这一招,灵,但亦狠毒。他没有不良嗜好,不赌钱,不嫖妓,完全就是个良民。电脑打字虽慢,只用左手敲键盘,但苦中有乐,终于有考试成绩感恩回馈。这个人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不编写庸俗媚俗肤浅佳作,不虚构诋毁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败撒到进攻执政党的商业集团圈。它的经典著作,虽少,但皆精典。书号费,印制费等成本,不化斋,反而是寅吃卯粮。它的腼腆,自尊心很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无愧时期,无愧老百姓。
四十年后,其实就是前段时间,一篇赖坤的获奖小说造成互联网神评论的文字,撞进了亚兰的视野。她一气读完之后,一夜躁动不安,也就有了修复与赖坤不温不火的关联想法。一个晚上,他接到她电话。她接受它的邀约,敲定了本次相见的时长,确定再度走动藤蔓镇上公墓。
挂掉电话,它的血压值不断,时高时低。
想要此次碰面,赖坤五味杂陈。一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队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颜值。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队友,性命交换的队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队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堡垒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阵亡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人,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阵亡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阵亡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却没有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队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阵亡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阵亡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阵亡的人,应是我——先阵亡,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阵亡,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阵亡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阵亡,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队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弟兄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弟兄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高地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阵亡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坦然,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阵亡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阵亡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
公墓设在半山坡下。曾经的欢迎来到片种植菠萝的山地,临时动议改成埋先烈。公墓还没有建石牌坊。当年的高新科技落后,碑上没有照片,并没有人生经历,唯有显眼的名字:×××英烈。坟四周长出许些绿草,也许是因时长太仓促,墓碑使用的石料太俗。当场有一位瘦身高石工老人,还有一个打杂的小男孩,头戴草帽,已经上好的大理石材上,手工雕刻摹仿文本。石工老人见亚兰通红的面容,也有肿胀的双眼,喉节动了一下,便不知所措了。亚兰经过手工雕刻当场时,老人与孩子均倒退了一步,老人对亚兰鞠躬礼,小孩子也忙于学老人的模样对亚兰鞠躬礼。亚兰瞧见,眼圈潮了,眼泪在房间里翻滚。
一人敢来,还是一个女性,胆大心细。小孩子疑惑,见亚兰远去,对石工老人说。老人了解小孩子想说点什么,便认真地对孩子一字一句端庄的说,葬在这儿的人,全不是英雄,并不是鬼……实际上,鬼是最可爱的,不要听她们乱说。小孩子点点头。将信将疑。
离去公墓,亚兰来到黑玉生前部队。在梳理黑玉的的遗物时,她看到了一封还没邮出的信件,收件人就是她。说成信件,实则遗嘱。
遗嘱未阅完,亚兰不禁潸然泪下。喧宾夺主,太荒唐了,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成啥了?她竟然没想到黑玉有这样念头。
从一而终,始终如一,难道说忘记了?她想起了曾经的相忘。两个人曾说出过承诺。她记得那个晚上的场景,天上有明亮的星星,皎洁的明光。用句时兴歌词描述,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赖坤是何许人也?看不到。她在潜意识中觉得。随后将观念升高并认定为果断,坚决,誓不两立。
亚兰走动军队的信息,洗劫一空。在炮兵团治伤的赖坤听闻后,思想矛盾了,犹豫了。眼神呆滞,没法对焦。很久,才缓过神来,眼光落到手里,左手摩裟左膀,无所事从。在占领A高地时,赖坤受伤,右手被高位截肢。冥冥中,一种无法承受之重,袭脑子里。就在那无法选择之际,一条震撼人心大家消息,从部队传来,说亚兰不满意黑玉的信件,吞安定片过多了,已经抢救中。在军线电话里,赖坤说,相忘就这么重要?绰号姑姑的班长说,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赖坤再问:自尽,值吗?电话里,已经被升职绰号姑姑的组长并没有回应。赖坤想: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谁都清楚。这时,从组长的口中道出,体现了亚兰的万丈光芒。要是自己谈过恋爱,就能知道了……男人对女人表态,亦或女生对男生表态,这种在小说里,才可以读到的觉得,近在咫尺出现了,大戏发展成高潮迭起了。
黑玉生前遗嘱具体内容,已经被组长猜中了,赖坤欲娶遗霜的事,擦出硝烟味。
烈,这样的女人,罕见!排长电话中发感慨。那声音好像是在告诉他。
罕见,是一个中性词。特别是在作为前缀的烈字,让赖坤捉摸不透。
孤注一掷,兑现承诺,或是停手?他纠结了。问。
谈恋爱,完婚,有别于战斗,这个东西,我当不上谋士。排长说。
婚姻生活真讲缘份?该如何走,虽无法预料,可我不可以依靠自己行为改变吗?赖坤想。
那一年月,没有微信,并没有QQ,没有手机。信件是唯一的通讯方式。并没有谈恋爱,就需要娶队友的遗属,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不可靠,是生饭。但既然答应了队友,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试怎么成?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想要。信件发一封又一封。但均泥牛入海。以前闪出的一点心存侥幸念头,竟然被实际不容置疑地摧毁了。鲜花插在羊粪上,我通过什么获得她欢心?知人者智,知人者智,更何况又不是一个完善的人?自已的情况,实际上是她的累赘,死心吧,他哂笑。心灰意冷,进行了彻底放下决心。
多次说舍弃,多次也被挂念摧残,或许这就是爱的魔力。除此之外,他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驱赶这魔法,他把精力花在了,写作上,尽可能占满你的时间,游水,登山,念书,使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所有释放出来,彻底做到了极致合理安排时间,这一招,灵,但亦狠毒。他没有不良嗜好,不赌钱,不嫖妓,完全就是个良民。电脑打字虽慢,只用左手敲键盘,但苦中有乐,终于有考试成绩感恩回馈。这个人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不编写庸俗媚俗肤浅佳作,不虚构诋毁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败撒到进攻执政党的商业集团圈。它的经典著作,虽少,但皆精典。书号费,印制费等成本,不化斋,反而是寅吃卯粮。它的腼腆,自尊心很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无愧时期,无愧老百姓。
四十年后,其实就是前段时间,一篇赖坤的获奖小说造成互联网神评论的文字,撞进了亚兰的视野。她一气读完之后,一夜躁动不安,也就有了修复与赖坤不温不火的关联想法。一个晚上,他接到她电话。她接受它的邀约,敲定了本次相见的时长,确定再度走动藤蔓镇上公墓。
挂掉电话,它的血压值不断,时高时低。
想要此次碰面,赖坤五味杂陈。一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战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颜值。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战友,性命交换的战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战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高地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战死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性,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战死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战死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没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战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战死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战死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战死的人,应是我——先战死,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战死,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战死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战死,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战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战友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战友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高地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阵亡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坦然,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阵亡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阵亡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
公墓设在半山坡下。曾经的欢迎来到片种植菠萝的山地,临时动议改成埋先烈。公墓还没有建石牌坊。当年的高新科技落后,碑上没有照片,并没有人生经历,唯有显眼的名字:×××英烈。坟四周长出许些绿草,也许是因时长太仓促,墓碑使用的石料太俗。当场有一位瘦身高石工老人,还有一个打杂的小男孩,头戴草帽,已经上好的大理石材上,手工雕刻摹仿文本。石工老人见亚兰通红的面容,也有肿胀的双眼,喉节动了一下,便不知所措了。亚兰经过手工雕刻当场时,老人与孩子均倒退了一步,老人对亚兰鞠躬礼,小孩子也忙于学老人的模样对亚兰鞠躬礼。亚兰瞧见,眼圈潮了,眼泪在房间里翻滚。
一人敢来,还是一个女性,胆大心细。小孩子疑惑,见亚兰远去,对石工老人说。老人了解小孩子想说点什么,便认真地对孩子一字一句端庄的说,葬在这儿的人,全不是英雄,并不是鬼……实际上,鬼是最可爱的,不要听她们乱说。小孩子点点头。将信将疑。
离去公墓,亚兰来到黑玉生前部队。在梳理黑玉的的遗物时,她看到了一封还没邮出的信件,收件人就是她。说成信件,实则遗嘱。
遗嘱未阅完,亚兰不禁潸然泪下。喧宾夺主,太荒唐了,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成啥了?她竟然没想到黑玉有这样念头。
从一而终,始终如一,难道说忘记了?她想起了曾经的相忘。两个人曾说出过承诺。她记得那个晚上的场景,天上有明亮的星星,皎洁的明光。用句时兴歌词描述,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赖坤是何许人也?看不到。她在潜意识中觉得。随后将观念升高并认定为果断,坚决,誓不两立。
亚兰走动军队的信息,洗劫一空。在炮兵团治伤的赖坤听闻后,思想矛盾了,犹豫了。眼神呆滞,没法对焦。很久,才缓过神来,眼光落到手里,左手摩裟左膀,无所事从。在占领A堡垒时,赖坤受伤,右手被高位截肢。冥冥中,一种无法承受之重,袭脑子里。就在那无法选择之际,一条震撼人心大家消息,从部队传来,说亚兰不满意黑玉的信件,吞安定片过多了,已经抢救中。在军线电话里,赖坤说,相忘就这么重要?绰号姑姑的班长说,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赖坤再问:自尽,值吗?电话里,已经被升职绰号姑姑的组长并没有回应。赖坤想: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谁都清楚。这时,从组长的口中道出,体现了亚兰的万丈光芒。要是自己谈过恋爱,就能知道了……男人对女人表态,亦或女生对男生表态,这种在小说里,才可以读到的觉得,近在咫尺出现了,大戏发展成高潮迭起了。
黑玉生前遗嘱具体内容,已经被组长猜中了,赖坤欲娶遗霜的事,擦出硝烟味。
烈,这样的女人,罕见!排长电话中发感慨。那声音好像是在告诉他。
罕见,是一个中性词。特别是在作为前缀的烈字,让赖坤捉摸不透。
孤注一掷,兑现承诺,或是停手?他纠结了。问。
谈恋爱,完婚,有别于战斗,这个东西,我当不上谋士。排长说。
婚姻生活真讲缘份?该如何走,虽无法预料,可我不可以依靠自己行为改变吗?赖坤想。
那一年月,没有微信,并没有QQ,没有手机。信件是唯一的通讯方式。并没有谈恋爱,就需要娶战友的遗属,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不可靠,是生饭。但既然答应了战友,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试怎么成?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想要。信件发一封又一封。但均泥牛入海。以前闪出的一点心存侥幸念头,竟然被实际不容置疑地摧毁了。鲜花插在羊粪上,我通过什么获得她欢心?知人者智,知人者智,更何况又不是一个完善的人?自已的情况,实际上是她的累赘,死心吧,他哂笑。心灰意冷,进行了彻底放下决心。
多次说舍弃,多次也被挂念摧残,或许这就是爱的魔力。除此之外,他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驱赶这魔法,他把精力花在了,写作上,尽可能占满你的时间,游水,登山,念书,使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所有释放出来,彻底做到了极致合理安排时间,这一招,灵,但亦狠毒。他没有不良嗜好,不赌钱,不嫖妓,完全就是个良民。电脑打字虽慢,只用左手敲键盘,但苦中有乐,终于有考试成绩感恩回馈。这个人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不编写庸俗媚俗肤浅佳作,不虚构诋毁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败撒到进攻执政党的商业集团圈。它的经典著作,虽少,但皆精典。书号费,印制费等成本,不化斋,反而是寅吃卯粮。它的腼腆,自尊心很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无愧时期,无愧老百姓。
四十年后,其实就是前段时间,一篇赖坤的获奖小说造成互联网神评论的文字,撞进了亚兰的视野。她一气读完之后,一夜躁动不安,也就有了修复与赖坤不温不火的关联想法。一个晚上,他接到她电话。她接受它的邀约,敲定了本次相见的时长,确定再度走动藤蔓镇上公墓。
挂掉电话,它的血压值不断,时高时低。
想要此次碰面,赖坤五味杂陈。一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战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颜值。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战友,性命交换的战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战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堡垒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阵亡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性,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阵亡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阵亡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没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战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阵亡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阵亡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阵亡的人,应是我——先阵亡,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阵亡,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阵亡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阵亡,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队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弟兄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弟兄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高地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阵亡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坦然,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阵亡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阵亡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
公墓设在半山坡下。曾经的欢迎来到片种植菠萝的山地,临时动议改成埋先烈。公墓还没有建石牌坊。当年的高新科技落后,碑上没有照片,并没有人生经历,唯有显眼的名字:×××英烈。坟四周长出许些绿草,也许是因时长太仓促,墓碑使用的石料太俗。当场有一位瘦身高石工老人,还有一个打杂的小男孩,头戴草帽,已经上好的大理石材上,手工雕刻摹仿文本。石工老人见亚兰通红的面容,也有肿胀的双眼,喉节动了一下,便不知所措了。亚兰经过手工雕刻当场时,老人与孩子均倒退了一步,老人对亚兰鞠躬礼,小孩子也忙于学老人的模样对亚兰鞠躬礼。亚兰瞧见,眼圈潮了,眼泪在房间里翻滚。
一人敢来,还是一个女性,胆大心细。小孩子疑惑,见亚兰远去,对石工老人说。老人了解小孩子想说点什么,便认真地对孩子一字一句端庄的说,葬在这儿的人,全不是英雄,并不是鬼……实际上,鬼是最可爱的,不要听她们乱说。小孩子点点头。将信将疑。
离去公墓,亚兰来到黑玉生前部队。在梳理黑玉的的遗物时,她看到了一封还没邮出的信件,收件人就是她。说成信件,实则遗嘱。
遗嘱未阅完,亚兰不禁潸然泪下。喧宾夺主,太荒唐了,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成啥了?她竟然没想到黑玉有这样念头。
从一而终,始终如一,难道说忘记了?她想起了曾经的相忘。两个人曾说出过承诺。她记得那个晚上的场景,天上有明亮的星星,皎洁的明光。用句时兴歌词描述,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赖坤是何许人也?看不到。她在潜意识中觉得。随后将观念升高并认定为果断,坚决,誓不两立。
亚兰走动军队的信息,洗劫一空。在炮兵团治伤的赖坤听闻后,思想矛盾了,犹豫了。眼神呆滞,没法对焦。很久,才缓过神来,眼光落到手里,左手摩裟左膀,无所事从。在占领A高地时,赖坤受伤,右手被高位截肢。冥冥中,一种无法承受之重,袭脑子里。就在那无法选择之际,一条震撼人心大家消息,从部队传来,说亚兰不满意黑玉的信件,吞安定片过多了,已经抢救中。在军线电话里,赖坤说,相忘就这么重要?绰号姑姑的班长说,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赖坤再问:自尽,值吗?电话里,已经被升职绰号姑姑的组长并没有回应。赖坤想: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谁都清楚。这时,从组长的口中道出,体现了亚兰的万丈光芒。要是自己谈过恋爱,就能知道了……男人对女人表态,亦或女生对男生表态,这种在小说里,才可以读到的觉得,近在咫尺出现了,大戏发展成高潮迭起了。
黑玉生前遗嘱具体内容,已经被组长猜中了,赖坤欲娶遗霜的事,擦出硝烟味。
烈,这样的女人,罕见!排长电话中发感慨。那声音好像是在告诉他。
罕见,是一个中性词。特别是在作为前缀的烈字,让赖坤捉摸不透。
孤注一掷,兑现承诺,或是停手?他纠结了。问。
谈恋爱,完婚,有别于战斗,这个东西,我当不上谋士。排长说。
婚姻生活真讲缘份?该如何走,虽无法预料,可我不可以依靠自己行为改变吗?赖坤想。
那一年月,没有微信,并没有QQ,没有手机。信件是唯一的通讯方式。并没有谈恋爱,就需要娶队友的遗属,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不可靠,是生饭。但既然答应了队友,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试怎么成?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想要。信件发一封又一封。但均泥牛入海。以前闪出的一点心存侥幸念头,竟然被实际不容置疑地摧毁了。鲜花插在羊粪上,我通过什么获得她欢心?知人者智,知人者智,更何况又不是一个完善的人?自已的情况,实际上是她的累赘,死心吧,他哂笑。心灰意冷,进行了彻底放下决心。
多次说舍弃,多次也被挂念摧残,或许这就是爱的魔力。除此之外,他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驱赶这魔法,他把精力花在了,写作上,尽可能占满你的时间,游水,登山,念书,使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所有释放出来,彻底做到了极致合理安排时间,这一招,灵,但亦狠毒。他没有不良嗜好,不赌钱,不嫖妓,完全就是个良民。电脑打字虽慢,只用左手敲键盘,但苦中有乐,终于有考试成绩感恩回馈。这个人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不编写庸俗媚俗肤浅佳作,不虚构诋毁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败撒到进攻执政党的商业集团圈。它的经典著作,虽少,但皆精典。书号费,印制费等成本,不化斋,反而是寅吃卯粮。它的腼腆,自尊心很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无愧时期,无愧老百姓。
四十年后,其实就是前段时间,一篇赖坤的获奖小说造成互联网神评论的文字,撞进了亚兰的视野。她一气读完之后,一夜躁动不安,也就有了修复与赖坤不温不火的关联想法。一个晚上,他接到她电话。她接受它的邀约,敲定了本次相见的时长,确定再度走动藤蔓镇上公墓。
挂掉电话,它的血压值不断,时高时低。
想要此次碰面,赖坤五味杂陈。一
季冬的一个晌午,海拔高度仅400米的藤蔓镇上,酷热难当。
小镇半山坡,有座山革命烈士陵园,埋的人要在那一场攻防战中献身的先烈,有一人,就是他的队友,姓黑名玉。公墓附近,是漫山遍野正乐在其中,用劲猛长的菠萝蜜、香蕉苹果、肉桂树……山底气愤的河流消停了,熄了吼叫声。一块硕大异石,出类拔萃,露了长时间躲藏在水里的细而长头部,突起了“尊容”。瞧见,赖坤回想起两字:怪异。与其说是怪异,毋宁说是无形中无状奇丑的异石。
赖坤座在哪异石上,眼光郁滞着山间的公墓,遐思。是啥相貌?很久后,他轻轻地问一下自己。脑中并没有贮存过她的相貌。下意识的晃动了疲惫不堪的身体,发觉牛仔裤子已粘到了异石上,发出拉扯的声响。这时候,才知道攥在手中的伞,嘲笑自己后,便按下伞的电源开关。伞弹出了,虽遮了太阳。但却没有阻拦住热流,汗液从皮肤毛孔外溢的趋势依然不降。它用弯曲手指头将头顶的汗液刮在手心里,砸到了石板上,眨眼之间,汗液被蒸发掉。
刚刚的想法,又冒了出来。这时候,才后悔以前没有根据视频通话。她此番的效果,被猜了一个大概:祭扫。除此之外,洞察他。四十而不惑,应当是对情感旧事拥有新认识。六十而耳顺,都六十岁了,能辨别真假,判明是非了。她回绝全部男人的追求,一直守身,依然单身男女,并没有感觉出现意外。联系到她,是他在战友团来公墓祭扫时获知数据的,从而联系了。接着,在不温不火中,拥有40年以来的初次碰面。恍然,和她紧密联系相关信息——停在了记忆深处的界面又一次出现——哒,哒哒哒,哒哒……死的人,应该是我,黑——玉——那就是那个声音,已然在脑海中反复几十年了,嘶哑,声嘶力竭,始终如一,不变味儿,不走样。
黑——玉——呀,黑——玉——他尚沉浸于对往事的回忆里。
黑玉就是他的队友,性命交换的队友。
她在这儿等,这一完全不适宜碰面地点等,这个人,是黑玉的老婆亚兰。四十多年前,赖坤与黑玉都在一个连队一个排一个班参军,在同一个屋檐下,共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
那是一个在上个世纪打攻防战的时代,他们都在一个班,合用一支枪,同为机枪手,一个是正射手座,另一个是副射手座。他迄今为止还记得这只枪的后6位序号:196306。那序号刚好是他们的出生年月。枪龄和他的年纪一致。
谦谦君子争见解。序号一定是军工厂按顺序排列的,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序号的枪,部队军械员刚好配发了他们,赖坤感觉诡异。他约好了黑玉,刻意问完青少年秃顶的军械员。军械员一摊手说,如有雷同。
是偶然,敢肯定。黑玉说。
错误,是宿命。冥冥中,我预料到了……赖坤说。感觉到了什么,是凶是吉,或是兼面有之,他没说,所有省去了。
别敏感多疑了,我是一个唯物论者,相信科学。黑玉辩驳。一边讲话一边握住右手四指,伸出拇指,放到了胸口,朝自身关注点赞。
无识了。古老的东方文化艺术,无法只用科学解释很清楚的,好似要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赖坤说。
枪击射击。黑玉闭右眼,用左眼描准。赖坤刚好相反,闭左眼,用右眼描准。
自已的右眼管用,慧眼。赖坤说。
是我三只眼,总数占优势。黑玉说。他不甘落后。
赖坤心照不宣,感觉黑玉内心豁达,太阳,初壹,便反复说,对队友,还要收拢那只眼,用不可,用不得的。一会儿后,赖坤却说,君子喻于义,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是,小人长戚戚,你我都不是这种奸险小人。
两个人初次挥手,初次相拥。谁是大歌神,重复了源于《论语·述而》经典名言:君子喻于义,小人长戚戚。
天真,朴素,有顽强,充斥着担任的两大铁血男儿,在部队营房结交,发展,斗志昂扬。但是,这一年的新春佳节过完,她们所属的军队肩负使命,赶赴到自卫还击的攻防战第一线。在占领A高地的头一天,她们写遗嘱,也互阅了遗嘱具体内容,值得一提的是,那晚,他们睡不着觉,借夜里小便的好机会,在洗手间倾诉衷肠,将分别的秘密和个人隐私,和盘托出。
假定战死了,我非常愧疚的人,就是生我妈妈,我并不是女性,可我可以想象,剖腹产的味道,妈妈破腹生下我。赖坤说。
有遗憾的事吗?黑玉问。
缺憾还是一个道童……但是,也正因为是一个道童,战死了,才不觉得缺憾。算命师傅算我命时曾说,以后会成为作家,肯求上天保佑,把活得机遇赐给我,我要把我脑子里的观念,写出书,流芳百世……赖坤说。是国,才有家。战死了,算为国捐躯。无担任,我便不合理这兵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躯体,赶上为国牺牲的年代,值。大缺憾确实没。是一个道童的遗憾就不值得一提了……战场上的,你都得瞪大那第三只眼。
还没忘以前的小心机,一言为定。黑玉说。一会儿后,黑玉浑厚着响声说,忘不了这位好女孩,怪我太鲁莽了……他说道,依照大家民族的风俗习惯性,弄破了女子贞节,是自己的人了,再婚人,会被人轻视,小看,说三道四,乃至从此嫁不出去了。他将自己的个人隐私,一股脑儿全讲了。像用竹桶倒扁豆,一粒没剩。
和你对比,我无依无靠,一身轻松。赖坤说。
上竞技场,生死难料,可是我早就魂牵梦萦了,突然之间,我认为,上前线战斗的铁血男儿,不应该有老婆。黑玉说。
你们结婚了?办结婚证了?赖坤问。
这婚了。但是没有领结婚证。黑玉答。
大家中华民族,还没有领结婚证的好习惯。睡啦花室,相当于领证了。黑玉说。
长的漂亮吗?赖坤想。但没问。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青年的找对象的标准跟时下没法比。那时候,乡村干重活力气活体力活,高些胖牢固。如今,则截然相反,时尚的观点,要性感迷人:身型要丰胸翘臀,腿要细更长要直,鼻梁骨高些挺,五官要精美,若在一些位置出类拔萃,例如颈部清洁、润透如骨瓷等,就是绝品。
既然这样,我们俩交换一下。赖坤说。
我都未死,你也就打起馊主意,这小伙真不是个东西,黑玉想,说,你会?黑夜中,黑玉脸色发生变化,响声也变味,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哥们……你还是算得上队友吗?黑玉不高兴了。拔脚离开了。赖坤迎上去,说,你不要误会,我指的是重机枪一式两份射手座交换,把风险留给我。
他们了解,重机枪正射手座风险较大,首先会丢了自己的性命。
那一夜,她们未入睡,亦没法进眼。


下边,我来传递指令,黑玉任重机枪副射手座,赖坤严肃认真中携带了些得意洋洋的神情瞥了黑玉一眼说,我——赖坤,任重机枪正射手座。话毕,咧嘴一笑。
这臭小子,很狠,黑玉想。眨眼之间,黑玉伸出手一把抓住赖坤胸前衣服裤子,并没有拉扯,并没有争执,咬紧牙说,你正在假传“谕旨”,我想告你。
先运行命令,仗打完了,你可以及时去告我。赖坤说。
黑玉没想到,赖坤把服务承诺得话,成了实际。心里的爱恨之间,重合在了一起。那么多心眼儿,太恐怖了,他想要。忽地,他松手,刚才那暴乱的肝火,宛如泻气的足球,一下子瘪了,感觉全身只剩下骨架子了,鼓足了勇气,用肯求的眼界和浑厚且忧伤的响声说:若你要,就娶了她,好好地待她……假定我战死了。
赖坤听完黑玉得话,甚是惊讶,史无前例。可是却那个声音与脸色看,那话就当真的,绝对没有说着玩的,经历了慎重考虑,明确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是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更别说是竞技场,命是活是死,不都是自己主宰。即然把我当成了可信赖的人,表明黑玉是相信我的,我能吗?终究刚迈入成年人的门坎,刚成年人,担当不起这重担,能推则推。这般以理服人,以情动人,是原因吗?他问一下自己。突然,他感觉不妥,战场的炮弹不久双眼,不容易差别年纪,分辩美与丑、大慈大悲,可是又该怎么办?不能犹豫不决,要临危不惧,时不我待。老天啊,祷告眷顾我吧?赖坤说,如果我也战死了,岂不弃若敝屣?
你那么多心眼儿,毫无疑问能斗过对手,你说过的,命大,有9条命,黑玉想。说,你定能躲避炮弹,我相信。
不仅有今日,爱错了人,这个成熟的情痴,赖坤想,说,振作起来,牛高马大的铁血男儿,别为情疑惑,战死的人,应是我——先战死,由于正射手座就是我。他抬起,攥拳,胸前连敲几下,那意思非常明确:有哥哥我还在,敌人炮弹会拐弯,不容易先弄死你,我替你把风险性挡下,做你的掩护……泻气得话,不用说……我俩都不容易战死,彼此之间加油打气吧。两个人挥手,随后相拥。为你加油,对着爱你的人而走上前线,老天有眼,不容易战死的。他们互相交换双眼,提到枪,都做好了最后提前准备。赖坤想,虽下了决心,但是也要好几个心眼儿。彼此也不能战死,都当英雄人物。赖坤欲表达自己的念头时,话多的人絮叨绰号姑姑的组长又插嘴了,好像没有了再说什么的好机会,又反复嘱咐,要他们沉着,理智,临危不乱,不分心。最后,说:为国增光,当英雄人物。
打攻防战的那时候,通信比较落后。信件是唯一的联系电话。战场的队友,和外界阻隔。即便有信件,亦并没有报信的邮差。
战场上的,枪炮声不仅。在占领A高地头一天,黑玉的老婆亚兰,勇于摆脱中华民族顽症——完婚须举行典礼的风俗,作出了异于常人的行为,收拾一下自身生活用品,走入了黑玉的家里。
亚兰下给自己行为表现不良影响掏钱的信心。仅有两个人了解那一点点隐秘——秘密谈恋爱,一下子被他们捅破了,占上社会道德高地。
亚兰面色正宗,口齿清晰地向疑惑的公公婆婆说,无论黑玉驰骋疆场是活是死。我生就是他的人,死做他的鬼。再讲一千句一万句,也撵不动我。她吃完称砣,下决心。
这一切,黑玉不在乎的说说,蒙在鼓里。
在亚兰踏入他家产起儿媳妇的头一天,黑玉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举办了婚礼仪式,正准备和妻子云雨之欢时,反被战场的炮响震醒过来。友谊真棒,战事可恶,黑玉不由自主想。黑玉把梦里场景讲给了赖坤。占领了高地,把大嫂收到营区,弟兄们给你补领一个婚礼仪式,美女配英雄人物,双喜临门。赖坤美滋滋的说。它的话刚说完,不远的地方传来了炮响,随后,枪响也传来了。
两人的眼光碰在了一起,快速拉紧了神经系统。一会儿后,远方的炮响停。这时,一条汗蚂蝗爬上了赖坤身上,看来,要吸人血。黑玉调侃说,显而易见,你的血比我的血更有异味。一句话还没讲完,黑玉察觉自己的身上也爬了两条汗蚂蝗。用它的中华民族话对汗蚂蝗说,不要再添麻烦了,快滚。汗蚂蝗果真就快滚了。赖坤伸出大拇指,为黑玉关注点赞。
汗蚂蝗分公母的,你知不知道?黑玉说。
这个其实了解,别逗了,爱美……当心,别使它叮了你小兄弟。赖坤说。
占领A高地的大战指令下发了。
作战前那个晚上,组长把班级仅够吃三餐的午餐肉罐头、压缩干粮满分了,要弟兄们节省点吃。送粮进山的唯一一条小路被敌人战火死死的盯住,班级粮食危机了。粮没有了,只有深谋远虑,背水一战。正是这些原因,上级领导长官确定占领A高地的大战时长,提早。
剩余的时间只有几小时了。组长一声令下,哪些也别想,好好休息一下,时间过了,会喊醒大伙儿醒来。睡觉之前,黑玉拿出藏到衣服里的二块压缩干粮,放进了赖坤的手中,说,这曲奇饼干我没舍得吃,你把它吃完,定能打胜仗。他们的床靠床,床是折叠床,因地制宜,用毛竹加工而成。人动,床跟随动,还会继续传出吱吱作响的响声。黑玉闭了眼,不一会儿,床没有了声响。是累了,或是真睡啦?你踏实了,但我呢?赖坤想。他手握着曲奇饼干,放到手心里,估量着,也哂笑着,这何止是粮食,明明就是命,一条平凡而不平庸生命。这般厚重的性命,我岂可承担?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男生,既戍守边疆为国为民,又为家,绝不允许畏缩不前……大嫂,为你,我想有功,要活着。虽然没有见面,可我已默认了哥们请求……想着想着,就缱绻香了。在梦里,他没梦见打仗,并没有梦见打耙,并没有梦见唱歌,并没有梦到拔河赛,并没有梦到打篮球,并没有梦见父母,并没有梦见老师,都没有梦到兄妹。


竞技场传来一好一坏两根信息,一条激励人心的喜讯:A高地取得成功占领了;另一条是吃惊人心不好的消息:黑玉放弃到了那一场战争中,敌人炮弹,夺了重机枪副射手的命。那并不是他人,恰好是黑玉。
要不是假传“谕旨”,互换角色,黑玉一般不会战死的,赖坤这般相信。它的这一观念一直在持续,万古不变。
为惩罚自身所导致的不可原谅错误,求取坦然,赖坤要求长官为自己处罚。长官并没有理会。可是这更是让赖坤迷惑不解,内疚,认为自己是千古罪人,相当于过错杀人,承受起社会道德十字架,没法原谅自身。
黑玉战死后,娶它的遗属亚兰,变成他设定的每日任务。亚兰不知道黑玉与赖坤的那一段情绪旧事。为不愿意亚兰守活寡,赖坤一直在努力,行走在路上。
亚兰了解黑玉战死消息要在战役结束以后。
黑玉是独生子,三代单传。黑玉去世了,黑家此后断掉香烛,老年人了解事态严重,三天三夜不进餐,看不到亲朋好友,看不到好朋友,都不见后裔。岂曰无衣?与子同袍。黑玉为国牺牲,值。老年人知理,从这当中年丧子之痛里走出来的老人坚信了。
那一年月,交通出行受阻。村子通向外边的路是坡路,县里与县城中间,县里与大城市间的国道,也有省道,最高级别是二级路,也没有高速公路,甚至高铁。也有,那一年月,经济发展比较落后,饥火烧肠,钱包不鼓。为节省车费,又为没给部队首长找麻烦,亚兰与公公婆婆商量后,统一了念头,由亚兰意味着全家人到边境的革命烈士陵园,祭扫。
公墓设在半山坡下。曾经的欢迎来到片种植菠萝的山地,临时动议改成埋先烈。公墓还没有建石牌坊。当年的高新科技落后,碑上没有照片,并没有人生经历,唯有显眼的名字:×××英烈。坟四周长出许些绿草,也许是因时长太仓促,墓碑使用的石料太俗。当场有一位瘦身高石工老人,还有一个打杂的小男孩,头戴草帽,已经上好的大理石材上,手工雕刻摹仿文本。石工老人见亚兰通红的面容,也有肿胀的双眼,喉节动了一下,便不知所措了。亚兰经过手工雕刻当场时,老人与孩子均倒退了一步,老人对亚兰鞠躬礼,小孩子也忙于学老人的模样对亚兰鞠躬礼。亚兰瞧见,眼圈潮了,眼泪在房间里翻滚。
一人敢来,还是一个女人,胆大心细。小孩子疑惑,见亚兰远去,对石工老人说。老人了解小孩子想说点什么,便认真地对孩子一字一句端庄的说,葬在这儿的人,全不是英雄,并不是鬼……实际上,鬼是最可爱的,不要听她们乱说。小孩子点点头。将信将疑。
离去公墓,亚兰来到黑玉生前部队。在梳理黑玉的的遗物时,她看到了一封还没邮出的信件,收件人就是她。说成信件,实则遗嘱。
遗嘱未阅完,亚兰不禁潸然泪下。喧宾夺主,太荒唐了,也不是闹着玩的?我成啥了?她竟然没想到黑玉有这样念头。
从一而终,始终如一,难道说忘记了?她想起了曾经的相忘。两个人曾说出过承诺。她记得那个晚上的场景,天上有明亮的星星,皎洁的明光。用句时兴歌词描述,叫月亮代表我的心。
赖坤是何许人也?看不到。她在潜意识中觉得。随后将观念升高并认定为果断,坚决,誓不两立。
亚兰走动军队的信息,洗劫一空。在炮兵团治伤的赖坤听闻后,思想矛盾了,犹豫了。眼神呆滞,没法对焦。很久,才缓过神来,眼光落到手里,左手摩裟左膀,无所事从。在占领A堡垒时,赖坤受伤,右手被高位截肢。冥冥中,一种无法承受之重,袭脑子里。就在那无法选择之际,一条震撼人心大家消息,从部队传来,说亚兰不满意黑玉的信件,吞安定片过多了,已经抢救中。在军线电话里,赖坤说,相忘就这么重要?绰号姑姑的班长说,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赖坤再问:自尽,值吗?电话里,已经被升职绰号姑姑的组长并没有回应。赖坤想:君子一言,言必信行必果,谁都清楚。这时,从组长的口中道出,体现了亚兰的万丈光芒。要是自己谈过恋爱,就能知道了……男人对女人表态,亦或女人对一个男人表态,这种在小说里,才可以读到的觉得,近在咫尺出现了,大戏发展成高潮迭起了。
黑玉生前遗嘱具体内容,已经被组长猜中了,赖坤欲娶遗霜的事,擦出硝烟味。
烈,这类女人,罕见!排长电话中发感慨。那声音好像是在告诉他。
罕见,是一个中性词。特别是在作为前缀的烈字,让赖坤捉摸不透。
孤注一掷,兑现承诺,或是停手?他纠结了。问。
谈恋爱,完婚,有别于战斗,这个东西,我当不上谋士。排长说。
婚姻生活真讲缘份?该如何走,虽无法预料,可我不可以依靠自己行为改变吗?赖坤想。
那一年月,没有微信,并没有QQ,没有手机。信件是唯一的通讯方式。并没有谈恋爱,就需要娶队友的遗属,老觉得这件事情有点儿不可靠,是生饭。但既然答应了队友,总要有一个交代,不试怎么成?死马当做活马医吧,他想要。信件发一封又一封。但均泥牛入海。以前闪出的一点心存侥幸念头,竟然被实际不容置疑地摧毁了。鲜花插在羊粪上,我通过什么获得她欢心?知人者智,知人者智,更何况又不是一个完善的人?自已的情况,实际上是她的累赘,死心吧,他哂笑。心灰意冷,进行了彻底放下决心。
多次说舍弃,多次也被挂念摧残,或许这就是爱的魔力。除此之外,他不能一概而论。为了能驱赶这魔法,他把精力花在了,写作上,尽可能占满你的时间,游水,登山,念书,使自己的兴趣与爱好,所有释放出来,彻底做到了极致合理安排时间,这一招,灵,但亦狠毒。他没有不良嗜好,不赌钱,不嫖妓,完全就是个良民。电脑打字虽慢,只用左手敲键盘,但苦中有乐,终于有考试成绩感恩回馈。这个人是一个正能量的传递者,不编写庸俗媚俗肤浅佳作,不虚构诋毁社会的阴暗面,并没有败撒到进攻执政党的商业集团圈。它的经典著作,虽少,但皆精典。书号费,印制费等成本,不化斋,反而是寅吃卯粮。它的腼腆,自尊心很强,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无愧时期,无愧老百姓。
四十年后,其实就是前段时间,一篇赖坤的获奖小说造成互联网神评论的文字,撞进了亚兰的视野。她一气读完之后,一夜躁动不安,也就有了修复与赖坤不温不火的关联想法。一个晚上,他接到她电话。她接受它的邀约,敲定了本次相见的时长,确定再度走动藤蔓镇上公墓。
挂掉电话,它的血压值不断,时高时低。
想要此次碰面,赖坤五味杂陈。
所托非人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白露为霜
下一篇:结婚进行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