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都好起来

都好起来

上午准备印点卷子。

可是,机器扯皮,进纸端卡纸比较厉害。

于是乎,就发了几条信息出去。

一则发给管理的领导:一体机印卷子不得行了,进纸端卡纸得厉害,加废纸图片和进纸端卡纸视频。

二则发给复印的老师:复印机出故障了,暂时印不出来了,加废纸图片和进纸端卡纸视频。

三则发到集体教研群:老师们,辛苦你们了!由于学校复印机出了点故障,暂时无法复印卷子了,请你们备课辛苦点!

既然印不出来东西了,就只好干点其它的事情。

上街去买包洗衣粉,把衣服洗了。

我问:“有洗衣粉没有?”

店主说:“没有洗衣粉了。”

我再问:“真的没有洗衣粉了?”

店主说:“我们这里没有洗衣粉了,你到以边去问一下。”

我走到以边问第二家:“大奶,还没开始煮午饭,您这里有洗衣粉没有?”

大奶说:“有啊!”

我问:“是哪样的?”

大奶说:“有15块的,有25块的,你要哪样的?”

我说:“要25块的。”

15块的牌子我没有认真看,25块的牌子是“白猫”。但“白猫”两个字又是红色的。这牌子的洗衣粉外包装还比较耐看。

我出去的时候,看见保安叔叔坐在门市外的梯子上晒太阳,我没有给他打招呼。

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保安叔叔还是坐在那里晒太阳,我问了句:“表叔晒太阳”。

保安叔叔回了句:“嗯,晒太阳。”

我把洗衣粉提回屋,不用任何器具,决定直接用徒手撕开,倒了少许到洗衣机里面,开启洗衣机清洗按钮,洗衣机开始工作起来。

然后把多样菜混合体弄些到昨晚煮好的米饭上面,旋紧锅盖,按了下电饭煲开关按钮,再按一下煮饭按钮,待热了一会儿,旋开锅盖,掺些热水在米饭周围,若是这道工序用得好,相当于新煮的米饭。

我打电话给妻子:“你们中午吃什么?”

妻子说:“有些什么?”

我说:“昨晚煮的剩饭。”

妻子问:“有莫子菜?”

我说:“没有菜。”

妻子说:“那就弄一坨米饭过来就是。”

我说:“找一次性碗弄一碗过来。”

妻子说:“不要弄那么多,多了,是倒了的。”

到午饭时间了,小女放学了。

小女回来说:“我一身有点软,是不是染上了哦?”

我说:“应该不会吧!”

小女无论站起坐起都发抖。吃饭的时候,手里的碗和筷都跟着抖。

本来我准备给妻子送饭过去的,于是就叫小女给她妈妈和姐姐送饭过去,看她的妈妈如何给她支招,其实就是去了解一下,是否是一样的感觉,应该不会是同病相怜吧。

网上吵得很厉害,有太阳的阳,有山羊的羊,到底是那个“yang”,最好是绵羊的“羊”,而不是绵阳的“阳”,虽说太阳是大公无私的,但是阳性病毒,不太惹人喜欢。

学校给我们每位教职工发三个N95口罩,我给妻子和大女和小女她们各两个,我就带医用口罩就是。

随后,在一位男老师的邀请下,在篮球场转悠了几圈。

妻子坐在篮球场边上晒太阳,大女输液去了。

一女老师从那里经过,我问:“老师,没有事吗?”

女老师说:“目前没有事。”

我说:“应该一直都没有事。”

男老师说:“有个班都沦陷了。”

另一女老师经过操场。

他们寒暄了几句,好像我插不上什么话,于是就少说话。

太阳晒过去了,妻子要回屋了。

我朝那边一看,有两只小鸟在地上游走。

妻子走过去,小鸟还是不飞,继续小步移动。

体育课上,几个同学都在打球,小女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几次准备喊小女到二楼晒太阳,但都忍了回去,就让她和同学们站在一起,活动在一起。

体育课后,小女和另一女同学手挽手,往教室走,我很想说一句,但又不好意思说,应该她们都是健康的。

总之,希望大家都尽快好起来。

后面,我问候那位女老师,她拿一本书来询问:“我之前那本书还在这里没有?”

我说:“还没有印完,机器出了点故障,后面再印哈。”

女老师说:“我以为书不见了。”

我说:“书还在这里。”

昨晚,我和小女个各抽取一个字母,小女抽取的是“Y”,我抽取的是“L”,到底何意,只有天晓得。

凡是我们不能解决的问题,一切都交给天意。

再后面,还收取了三遍论文,两篇有关道德与法治的,一篇有关历史的。

有些问题,需要争论,百家争鸣。

有些问题,需要澄清,越辩越明。

有些问题,只需等待,无需多言。

都好起来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结婚进行曲
下一篇:洗净衣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