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洗净衣服

洗净衣服

从昨晚开始,我睡沙发。

晚上有点睡不着。

今晨起得晚,起床时间已是9:30。

起来晚了,做白日梦了。

梦见父亲在上方,表叔在下方,表姑娘在一旁,另外还有一个不认识。

梦中父亲说着什么,反正也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

梦中表叔也在说什么,反正也没听懂他说的什么。

梦中表姑娘对父亲说:“你读的那么多书,挣到钱没有?”

父亲回答表姑娘说:“我挣到了钱的。”

我在梦中都知道,父亲和表叔都已去,表姑娘还在,另一个也还在。

我被白日梦惊醒了,不得不起床了。

起床之前,叫小女烧一壶开水。

小女说:“没水。”

我说:“去我办公室,有水。”

小女说:“水壶里有点水,烧起了。”

我说:“把稀饭热起。”

小女把稀饭热起了。

昨天早上,是我催起的小女。今早,小女比我起得早,只是我们都把时间往后推移了一点点。

昨晚我起夜一次,再次睡梦中,左脚的袜子被蹬落了。右脚的袜子还是穿得好好的。

当我起床后,发现窗玻璃上湿漉漉的,屋内屋外温差太大造成的。

昨晚泡在洗衣机里的衣服,今早也开始洗了。

公路上,铺满了落叶,昨晚一夜,隔壁麻柳树上的叶子掉得差不多了。

准备洗脸,没水,用桶里的一点冷水洗了脸,那个温度啊!真是有点刺激啊!

接着准备到街上超市里边去买一点咸菜。

由于没有现金,只能通过手机刷款,可是手机在办公室充电,去办公室拿手机,看到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打开一看,是表姑娘打来的。

我给表姑娘打过去,电话接通了。我说:“表姑娘,我手机在办公室充电。”

表姑娘问我:“你几点睡觉的?”

我说:“我是十点多睡觉的。”

表姑娘说:“那个心不好的,把我关在门外了,我打你电话未接,打你媳妇电话也未接。”

我说:“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表姑娘说:“以前你的那个复印室卷扬门没锁。”

顿时回想点什么。

不正是白日梦中的表姑娘吗?学校那个对外开放的复印室不是没挣着好多钱吗?作为印务员的我还倒贴几千给学校,所以,后来我把复印室搬到楼上来了。一是避免双方过多亏损,二是避免底楼潮湿。

打完电话,又回复了几条QQ消息。有关心我家人的,有约复印的。

然后,上街买咸菜,买了十包榨菜和两包泡椒鸡爪,一共刷了34元。

我把咸菜拿回屋,分成两份,一份四包榨菜和一包鸡爪,共16元。一份六包榨菜和一包鸡爪,共18元。我与妻子见面时,她刚好18岁,所以这份给她送去。妻子和大女“阳”了,她们母女俩主动隔离在一边。

我再用一次性碗,给她们母女俩舀了两碗稀饭,不要看碗小,还挺能装的。

我端稀饭过去时,一位老师在楼上散步,老师说:“晒太阳哦!”

我说:“老师,晒太阳。”

当我把稀饭端到妻子卧室时,她们还没有起床,我把稀饭和咸菜放在门外。

妻子起来开门了,我说:“不要看一次性碗小,差点儿把稀饭舀完了。”

妻子说:“舀那么多,做莫子?”

我说:“反正就是那么一两小碗。快点端进去。”

妻子说:“大女她不吃。她还是烧得很。”

我走进门,大女还是睡着的。我说:“要吃点,有鸡爪,有榨菜,多吃点,增强抵抗力。”

接着,我就回这边来了。

在楼上散步的老师,再次说:“来,晒太阳。”

我问:“老师,您吃早饭了吗?”

老师说:“这么晚了,你们还没有吃早饭。”

我说:“没有水。”

老师说:“我们那边有水。”

我回到屋里,用小碗盛稀饭,端进屋,心想,让小女多吃点,自己吃不吃都无所谓。

可是我把稀饭端进来,准备递给小女时,小女正在吃稀饭和榨菜。

准备再倒些稀饭给她,她不要。

再用一个碗,盛装泡椒鸡爪。这鸡爪微辣,下稀饭还比较可以。

早饭过后,过了许久,表叔来电:“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寝室。”

表叔说:“你来帮我印点资料。”

我说:“要得。”

我走去复印室。

表叔和一个年轻人站在复印室门前。

年轻人喊了声:“老师!”

我回了句:“你好!”

表叔说:“帮他印点资料。”

我开了复印室门,年轻人进屋了。

我示意表叔进屋,表叔说:“我就不进去了,我底下要照看。”

年轻人说:“有一个表需要打印。”

我说:“你坐。”

我插了电脑和打印机的电线插头。

我问:“在你手机上,怎么打印呢?那你加我QQ或是微信。”

年轻人说:“在QQ上,就加QQ嘛!”

年轻人加了我的QQ。

我用手机在电脑上登了QQ。

电脑开机和手机登QQ都是比较缓慢的,估计这与冬天的温度还是有关。据说,温度过低,电脑是无法正常运行的。

年轻人打印了两张表格,另外还要了四张A4纸,网考用,我给他拿了几张,他数了四张,多了几张,他拿出来了,他说:“多了没有用,浪费了。”

好干脆,一点也不贪心,说四张就四张,多的一张也不要。

年轻人问:“好多钱?”

我说:“不要钱。”

年轻人说:“谢谢!那谢谢啦!”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人说:“我叫自平。”

我再问:“你大学毕业了。”

年轻人说:“我专科。”

顿时,我若有所思,两张表格,必须手写,四张白纸,一二三四,自平专科,自平自评,专科专业。

随及想起昨梦,兄弟转过身,背对着我大声说:“后面那群猪。”

清洁工人把公路上的落叶扫成几堆,然后撮到外边的地里,供老人肥地用。

尔后,又掉了一些落叶在公路上,过路人说:“满地都是麦子。”

这个形容非常不错。

我继续洗我的衣服。

洗净衣服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都好起来
下一篇:来桶泡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