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救赎

救赎

过道的过道里区,灯光效果有点儿灰暗,洛回到家,已是夜里了,他看了一下表,三点十二分,他在家门口彷徨了半刻,最终没能叩门。里边生活着他神经衰弱症老婆——妍,此时她可能已经睡过去了。
洛找一个地方坐下,取出一包烟草,抽出来一根点燃。望着眼前的的浓烟在昏黄的灯光下缭绕,洛的心绪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当时的洛才18岁,是一个年青俊美年轻男子,在一个偏远比较落后村子里读高三,而妍是他的初恋情人。俗话说得好,帅男配美女,但现实生活中却并不一定,妍的长相算不上出色,普普通通的明星脸,身型也一般。而洛,是轮廓清晰的美男子。对于学生关联的高速发展,得归咎于妍坚持不懈的努力,每一次洛打完球,或做可以,妍都是会在身后管理得整齐有序,妥妥当当,长此以往,在班里别人的劝说下,她们正式开始浪漫地下恋情。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毕业,洛要离开,到遥远的地方去闯荡。在刚刚走的时候,他面前的兄弟有意唆使他,把事办以后再出来。而妍,也真的稀里糊涂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洛。
洛对妍说:等着我三年,等着我事业有成了,就回来了娶你。青春年少得话,又是那么骄狂,那样的不负责任。
也许是深山里出来的小孩,拥有与众不同的聪明和干净利索,不用三年,洛仅用了二年的时间也,就在那城市里立准了脚后跟,并拥有了很大的造就,但是他把千里迢迢家乡的妍忘了。
伴随着洛事业持续拓展,在二十出头,已经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子倒追,而碧就是其中一个,对任何一个男人而言,碧确实是令人仰慕对象。她有着姣好的面容容颜,如意纤细的身材,开朗直爽的性格。在诸多兄弟兄弟的商谈下,加上她们本就两情相悦,一年时间,她们就结婚,而且有了一个小孩。
而妍,在等待了三年之后,想方设法找到洛,当他见到洛有了一个好看、贤淑、带上大肚子的老婆,她便静静地回家了。
时长好像略写好多东西,许多情绪都已经被一笔带过,看起来无意间,但身后也许波澜壮阔
洛事业并没有伴随着它的经验丰富而一帆风顺,她在不断地追求完美权益的与此同时,也慢慢地迷失了天性,甚至有时候甘愿为了能高权益,挺而走险。最后,洛被送进了牢房五年。被身旁的兄弟出售了,实际上,说成出售,倒不如说是自己真的犯了错,在坐牢的五年里,他认清好多东西,碧带着自己孩子移民去了海外,而身旁的兄弟,在刚开始的时候还帮帮他,之后,就一个一个都漠不关心了,洛这时才感觉人生中的孤独和痛楚,他有时觉得在这样一个现实社会里,好多东西其实非常假。
经过努力更新改造,洛提前一年释放出来,当她刑满释放时,一切都早已影响了,许多之前的兄弟不会再与他联络,乃至他们也避着他,而碧,完全不知道移民投资去哪儿了,更别说找到她了。
洛这时才想起来了妍,那个曾经等待自已的女子,他觉得应该回去看看了,回到高山,回到村内。
当她回到村子时,发现这儿其实大部分也没变,还是那样陈旧,那样落伍,可他却闻到一种耳熟能详的、久违味儿。
他找到妍的家里,没有一个人,熏臭的房子餐厅厨房,物品乱成一团。他还记得妍是一个很爱整洁的人,之前上学的时候,它的棉袜,衣服裤子,妍都是会洗得干干净净,因为每次自修回家,他课桌上杂乱的书,就会被妍梳理的很工整。他不晓得,在出来的最近几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村里一个老人遇到了洛,跟洛聊起了妍。
他说道:“搞不懂妍这一傻丫头到底想干什么,从你离开以后,前三年还好好的,但就是不肯出嫁,每一次家人让其相亲约会,她常常抵触,就连见都不见,三年后,她去了一趟城内,回家就一天到晚将自己关在厨房里不愿出门,慢慢地,不知怎的就会变得神经兮兮下去。他的家人陪她看过不少医师都没有办法,后面就无论她了,将她留到村内,自身出去培养了。她一般都是靠在外捡些东西回来吃,或是村内有一些可伶她的人给他一些吃的才熬出来的,常常澡也没洗,整个人都很邋遢,可能目前还在外边四处流荡,但是晚一点她就会回家这儿的。”
说到这儿,洛的双眼愈来愈湿透了,他将头有意别开,说需到村子周边看一下。他围住村子绕了一周,找不到妍,就在那妍的厨房里面,等她回家。他看着厨房里面杂乱的宿舍床,和有异味的厨房用品,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样夺眶而出。
妍终于回家了,全头的滥发,浑身的泥渍,望着眼前的的洛,原本神经兮兮的她,忽然就瞬间静了出来,她认为面前的人很了解,但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洛在村子的那几天里,村内的人都觉得奇怪,原本常常出门,神经兮兮的妍,忽然就安分守己了许多,更令人费解的是,妍从不听村内任何一个人的宣传,但是只要是洛讲的,她都听话很听话。而洛,近几天帮妍把家里收拾工整,给她抹身,冲澡,晚上睡觉时,给她讲小故事,虽然这般,身边也有好意的人一直劝洛,妍终归是有心理问题,尽量不要靠她太近了,以防招来闲言碎语,对自己以后不太好。
洛并没有表述,也不想说太多,仍然对妍非常好,照料很周全,它的脑里,一直萦绕着一句话:这,是我欠她。
因为需要维持生计与发展,洛在村上停留了一个月以后,确定带上妍,回到原先的城市的发展,而妍也老老实实地跟随刚刚那个人,她好像要告知众人,不管到哪,他都是我要跟随的人。只不过是在走的时候,妍有点不舍地望着村子,啊呀呀地说了几句没有人能听懂得话。
回到原先的大都市,洛又再次正式开始它的闯荡之路,仅仅这时候并没有此前随意,他一方面要兼具事业发展交际,一方面又来照顾神经衰弱症妍。她们租住在一个比较老旧的寝室里,每一次洛可以回绝的交际他就尽可能回绝,尽早回家陪妍,因为一旦迟了,妍便会发狂。即便如此,洛或是免不了偶尔会交际到深夜,有一次超出十二点回到寝室,见到妍在乱丢物品,又哭又闹,指向窗户上的摆钟,呀呀学语地不知说什么。洛搞清楚,洛也明白,直至抚慰完她以后,自身才最终歇息。
凭借自已的干净利索和可耐,洛很快就在原来的地方重头再来了,慢慢地,它的工作有了很大有起色。
洛要为妍买一套大户型,雇保姆照顾妍,但不知道为什么,妍便是离不了这一套老旧的小寝室,也不愿洛以外的其他人照顾好自己,洛找来好多个家庭保姆,共处不够一天,就全被妍连打带踢地弄走了,也就只有洛回家了,妍才可以安静得像个孩童。无可奈何,洛不会再搬新家,便不再请保姆,较多有时候企业事务管理多时,就去找身旁的小助手帮助管理。
俗话说得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清楚妍在他疯掉的那几年出了什么事,洛一直想和妍生个孩子,但一直怀不上,找了很多名中医,开了不少的药方,终究还是没有下文。
洛这时已经是一个大老板了,他需要人来传承它的工作,他面前总会有一些媒婆找上门来帮助他介绍男朋友。洛和妍并没有备案,妍有精神病,更无法生育,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她甩开,但是他一直没有。
即使如此,他也是迫不得已继后压力,确定了一件事。他和媒婆说,我只想要别人给我生一个孩子,并给她五十万,大家就不会再联络,小孩我来和妍养育。
这世界,有了钱,真的没办不到的事情,人找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望着眼前的的女子,洛突然想起一个人,碧,那一个早已销声匿迹的女性。当她一丝不挂地面对刚刚那个女子提前准备做事时,妍的面庞又在你脑海中一闪而过,最后,他也是通不过那一关,把一叠纸币扔到那一个女子前边:“小孩,我还是无法拿了,这笔钱,当赔付你此次的损害吧。”女子拿了钱,用古怪目光扫视了一下洛,转身离去。
洛带着浑身的内疚疲倦,回到了家,妍好像预料了刚刚要发生什么,躲到宿舍的角落直发抖,看见了洛,立刻冲上去,铁锤大擂。洛还是忍不住爆发,一个巴掌打过去:“你疯够并没有?”妍一瞬间瞬间静了出来,这个世界也好像平静下来,洛不知道自身怎么会这样,他感觉,这么多年自身奔波劳碌,该偿还的也了,但他忽然又想到妍,想起妍的那些日子,突然之间,他抱着妍嚎啕大哭下去。
在企业事业越来越红火的情况下,洛做了一个令人惊讶的行为,离职,带上妍回到从前的家乡日常生活。他把企业事务交由一个信赖的人,就带妍离开,尽管大家都不搞清楚这一老板的措施,但他们依然重视了她的挑选。
再度回到家乡,洛五味杂陈,他忽然觉得,自身的人生来像亲身经历了一个大切大悟的一个过程,也许,这就是命,有一些债要用尽一生去还款。他看一下从前的村庄,看一下以前和妍一路走来,再望着眼前的的妍和满天翱翔的纸鸢,虽然没有知道自己收获了什么,可他却突然如愿以偿地笑了……

续篇:这篇文章虚构小说集,来源于在一个百度贴吧见到的一个贴子,一个老公用20几年的时间,照顾一个神经衰弱症老婆。当时觉得非常感动,随后就是一次在Q群内和一堆在外漂泊的男人聊天,搞清楚真情,家中,义务,爱跟担任,突然就要编造那么一个人物——洛。尽管文章里他,有点儿理想主义者,但终归能从他身上见到人性的光芒,原本准备随意写一写,写着写着,就要剧情带着我离开了。
救赎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命运
下一篇:写给天堂母亲的一封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