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寻找

寻找

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雷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妹妹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雷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雷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少,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雷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雷子妈妈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雷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们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的妹妹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亲妈妈,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人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天气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人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做饭啰。春妮,回家了!”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人身旁。男人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人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永不仅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涛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涛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妹妹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妹妹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妈妈,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涛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健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雷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姐姐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雷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雷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少,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雷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雷子妈妈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雷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们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妹妹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亲妈妈,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人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天气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人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做饭啰。春妮,回家了!”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人身旁。男人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人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永不仅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亲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健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健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姐姐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亲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姐姐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亲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亲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母亲,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亲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健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健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
“你想过嘛,这么小的孩子,亲人该有多心急!”
“是我不好。周燕,但是大婶知道我是大青沟的。大青沟就我们家有三轮摩托车,很比较好找。如果他今晚不来,我明天把春妮送过去就行了。周燕,我太自私了,太不是个东西了,险些就犯了事!实际上,女儿的事也不完整怨你,假如我坚持不懈……”
“不要说了!怨我怨我怨怪我!呜呜呜……”周燕一头扑进张健锋怀中,高声痛哭流涕!
“大姐,别哭了,春妮让你擦眼泪。大姐,春妮让你背奶奶教知识童谣怎么样?”
周燕擦了把泪,哽咽着点点头。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银车轱辘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大姐,我背的好嘛?如果好,就把我送回家,大姐,我想奶奶,想爸爸妈妈姑妈了。你看看天空下着雨,姥姥他们找不着春妮,毫无疑问很急很着急。”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明日咱就回来,放心,啊。”
春妮的童声脆响稚气,轻轻地,柔柔轻拂着周燕这颗脆弱的心。周燕牢牢地抱着春妮,在她这粉嫩的小脸蛋儿上亲啊亲,亲啊亲,怎么都亲不够……
第二天早晨,周燕状态好了很多,她到小卖铺买了点礼品,多加五百rmb,提前准备赠给合家亲。看大春妮仍在酣睡,就要张健锋先到朱家,让她们安心。假如合家亲原谅了他,她想留春妮呆几天;假如不原谅,她与张健锋一起送春妮回家。
张健锋骑上三轮摩托,咬着牙赶到小西沟。但是,远远地望到春妮家车水马龙,哭泣声一阵阵,一打听,居然是春妮让人口贩子拐跑了,老婆婆一着急就吞了气。
张健锋吓的两腿发抖,转头就往回去。一路上,回忆和母慈祥的面容,心地善良的言语……好好地一个人就是这样去世了,也是让自身谋害的,后悔不已又害怕面对。回家以后他害怕面对春妮,每天晚上噩梦不断,生病在土炕。
那两天,春妮吵着回去的哭泣声,老公的法律依据,弄得周燕进退两难,进退两难。良知倾斜她,也害怕面对与家人。
回家没多久,张健锋周燕就利用关系,调职了原先的大都市与用人单位,再次正式开始日常生活。为了解决良知债,她们视春妮如已出,也没拿到自己的儿子,把全部精力引入春妮的身上。因雅靖户籍没销户,和春妮此后更名为张雅靖。
春妮勤奋好学,学习很好,考上大学读研谈对象,课业事业爱情家中游刃有余,顺心如意。她怎么都没想到,自身也有历史真相,并且,婆婆家与亲生父亲还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5
春妮遗失的2个月后,无法得到真相数据的和永夫妇,找来村支书:“干等不是一个方法,我想出去找春妮。”
“唉,这寒风凛冽的,我觉得或是明年再说。”
“冬来了,春就很近。村支书,假如说明年春季大家还不回来,就不便将我的地承揽出来。”
“这一倒不用操心。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咱春妮就在那城内,一去就找到!和永,放心,乡里人家的,不管多长时间,土地资源庭院房屋我都帮你看着。来,你做张白纸,再给你写一个儿子家的手机号,有急事联系他。”
“感谢村支书。”
第二天,和永将家门口一锁,带上亲妹妹英子离去家乡,进到城。
在村支书女儿的指引下,和永找了一个社区居委会,公安局。听完他的诉苦,到场所有人落下眼泪,十分怜悯。她们爱心捐助,帮和永两口子找个工作租房,亲妹妹英子也没花借读费,在就近原则成功入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英子听话而独立,听闻哪有人口贩子被捕,无论多远,必须多长时间,都一个人在家,让哥哥嫂子亲自到相见。
十年后,英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理工学院,出峻工一位婀娜多姿的大闺女。工作之后,她谈婚论嫁,为大哥大嫂有车有房,和永的日子也趋于稳定。
三十年的坎坎坷坷,和永夫妇通过一次次奔忙,一次次领取,一次次心寒,一次次痛楚,终没残害信念。由于,她们相信邪不胜正,天杀的人口贩子终会被捕,闺女春妮一定会寻得!
上年,和妻觉得身体不舒服,查出来乳癌时,已经是末期。数番手术治疗没恢复,遗憾终生的他,临终前拽着和永的小手:“一定要,要寻,寻得,咱春,春妮……”

6
自打看到雷子母亲,和永就如痴如醉,茶饭不思。人常说血肉相连,养小侄女像家姑,更何况春妮小时候就和英子十分相似。原以为第二天测量点还可以见到雷子和母亲,可群内传来信息,我市清零,撤销核苷酸。
和永与英子寻找快递小哥小赵,想不到小赵指向英子问:“和叔,他是谁?”
“我妹妹啊。”
“一直以为张老师来了呢。”
“你也觉得她们相似?”
“对啊,太像了!和叔,有什么事吗?”
自小李那边获知,雷子母亲位初中语文老师,优秀老师,还要照顾公公婆婆,随夫调过来当地没多久。
公安局里,和永姐弟将信息内容和盘托出,还指出根据dna鉴定开展相见:“和叔,十分了解您的情绪,可长相并不是直接证据,可不能评定。这个样子,小杨闺女正巧分别在李老师的班,美女们好沟通,让其私下里打听打听。”
和永助人为乐,常常参加公益活动,疫情防控期间,每次全是青年志愿者。三十年来,公安局,社区居委会对我从怜悯到信赖,尽量帮他。
盾构公安民警小杨找了一个适宜的原因,约好了李老师,迅速,就要回两根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后天性,其实就是清风那一天,李老师家长一定要赶来给她生日日,李老师爸爸张健锋是大青沟人。
清风生日,年龄符合,容颜类似,春妮,春妮,一定是春妮……
五天后,派出所从多种渠道对张健锋展开了秘密调查。在确凿证据下,她们隐瞒李老师,口头传唤了张健锋:“从今天起,问啥你解答哪些,行吗?”
张健锋踏踏实实回应:“能够。”
“家乡大青沟的?”
“没错。”
“张雅靖就是你闺女吗?”
“没错。”
“哪,三十年前,被车撞的是谁?”
“是,是女……闺女。”
“张健锋,你有几个闺女?好多个张雅靖?三十年前,你来过小西沟,看到过春妮姥姥对吗?说!”
张健锋懂了,自己曾经制造的孽,就该着结算了。立刻来个竹筒倒豆子——一字没留。

7
受理后,管区公安民警分配俩家见面。
“和哥哥,英子,不仅张健锋犯法,我就犯法!我明白目前,说些什么全是苍白,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你家损害。”在英子的怒目下,周燕说。
“就是你们谋害我的妈妈!抢去春妮!逼得大家妻离子散!这三十年来,寻找春妮,大家过得什么日子?对你说周燕,我要请我市最好的律师,惩处他。我要让他们在狱中为他们的行为悔恨终生!”英子怒气满怀。
“姑,请别太过兴奋,对身体不好。”
与此前对比,春妮变瘦了一圈儿,毛茸茸双眼又红又肿。她抚姑妈坐下,揽住她肩膀拍拍。英子翻身站起来,与春妮牢牢地拥抱在一起:“春妮,姑的好春妮。”英子哽咽着道。
“和哥哥,英子,我是不给张健锋找律师的。大家想一想,周燕我有罪啊,有什么面部找律师?!但无奈岁月不可以重新来过,一切悔之晚矣。”
“妈,该吃药了。”春妮接起杯开水,拿给周燕,提示道。
“感谢雅靖,不,并不是,感谢春妮,是母亲,啊错误,错误,是我对不起你。和哥哥,英子,”说到这儿,周燕取下背包,从里面取下一个红塑料袋,“这也是雅靖,啊,并不是,是春妮从你们家越过的小衣服,我还给她留下几张图片呢,为的是有朝一日……唉,说这个没有用,没有用啊!”
春妮接到包装袋,一层层开启,取下小棉袄棉裤来来回回仔细地着,又抽出来相片,凝望穿着绿底玫瑰花衣服裤子,扎牛角辫曾经的自己,胸脯猛烈波动,泪水一串串成串,滔滔而落。英子一把拿过相片衣服裤子,牢牢地粘在胸口上,泣不成声。
到场每一个人的抽泣声,此起彼落。
“春妮,好宝宝,临近父亲面前去。”
“父亲!”
和永怀里闺女,心中五味杂陈,情绪宛如那潮涨的大海“哗哗哗”涌上胸脯。他想到妈妈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眸;想到老婆临终前的嘱咐;想到三十年来一次次的领取,一次次的失望……
“父亲,呜呜呜……”
和永伸出不光滑大手,接到周燕、英子同时递过的纸巾,轻轻地试去春妮的泪水。唉,过往烟云,他不想自已的春妮为祖辈的恩仇,那么担心,那么难过……
“英子,放了她们吧。”和永哀叹一声,摆摆手。

(原创设计先发)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雷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妹妹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雷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雷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少,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雷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雷子妈妈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雷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的妹妹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亲妈妈,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生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天气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生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做饭啰。春妮,回家了!”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生身旁。男生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生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永不仅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涛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涛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妹妹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妹妹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妈妈,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涛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涛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
“你想过嘛,这么小的孩子,亲人该有多心急!”
“是我不好。周燕,但是大婶知道我是大青沟的。大青沟就我们家有三轮摩托车,很比较好找。如果他今晚不来,我明天把春妮送过去就行了。周燕,我太自私了,太不是个东西了,险些就犯了事!实际上,女儿的事也不完整怨你,假如我坚持不懈……”
“不要说了!怨我怨我怨怪我!呜呜呜……”周燕一头扑进张健锋怀中,高声痛哭流涕!
“大姐,别哭了,春妮让你擦眼泪。大姐,春妮让你背奶奶教知识童谣怎么样?”
周燕擦了把泪,哽咽着点点头。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银车轱辘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大姐,我背的好嘛?如果好,就把我送回家,大姐,我想奶奶,想爸爸妈妈姑妈了。你看看天空下着雨,姥姥他们找不着春妮,毫无疑问很急很着急。”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明日咱就回来,放心,啊。”
春妮的童声脆响稚气,轻轻地,柔柔轻拂着周燕这颗脆弱的心。周燕牢牢地抱着春妮,在她这粉嫩的小脸蛋儿上亲啊亲,亲啊亲,怎么都亲不够……
第二天早晨,周燕状态好了很多,她到小卖铺买了点礼品,多加五百rmb,提前准备赠给合家亲。看大春妮仍在酣睡,就要张健锋先到朱家,让她们安心。假如合家亲原谅了他,她想留春妮呆几天;假如不原谅,她与张健锋一起送春妮回家。
张健锋骑上三轮摩托,咬着牙赶到小西沟。但是,远远地望到春妮家车水马龙,哭泣声一阵阵,一打听,居然是春妮让人口贩子拐跑了,老婆婆一着急就吞了气。
张健锋吓的两腿发抖,转头就往回去。一路上,回忆和母慈祥的面容,心地善良的言语……好好地一个人就是这样去世了,也是让自身谋害的,后悔不已又害怕面对。回家以后他害怕面对春妮,每天晚上噩梦不断,生病在土炕。
那两天,春妮吵着回去的哭泣声,老公的法律依据,弄得周燕进退两难,进退两难。良知倾斜她,也害怕面对与家人。
回家没多久,张健锋周燕就利用关系,调职了原先的大都市与用人单位,再次正式开始日常生活。为了解决良知债,她们视春妮如已出,也没拿到自己的儿子,把全部精力引入春妮的身上。因雅靖户籍没销户,和春妮此后更名为张雅靖。
春妮勤奋好学,学习很好,考上大学读研谈对象,课业事业爱情家中游刃有余,顺心如意。她怎么都没想到,自身也有历史真相,并且,婆婆家与亲生父亲还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5
春妮遗失的2个月后,无法得到真相数据的和永夫妇,找来村支书:“干等不是一个方法,我想出去找春妮。”
“唉,这寒风凛冽的,我觉得或是明年再说。”
“冬来了,春就很近。村支书,假如说明年春季大家还不回来,就不便将我的地承揽出来。”
“这一倒不用操心。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咱春妮就在那城内,一去就找到!和永,放心,乡里人家的,不管多长时间,土地资源庭院房屋我都帮你看着。来,你做张白纸,再给你写一个儿子家的手机号,有急事联系他。”
“感谢村支书。”
第二天,和永将家门口一锁,带上亲妹妹英子离去家乡,进到城。
在村支书女儿的指引下,和永找了一个社区居委会,公安局。听完他的诉苦,到场所有人落下眼泪,十分怜悯。她们爱心捐助,帮和永两口子找个工作租房,亲妹妹英子也没花借读费,在就近原则成功入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英子听话而独立,听闻哪有人口贩子被捕,无论多远,必须多长时间,都一个人在家,让哥哥嫂子亲自到相见。
十年后,英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理工学院,出峻工一位婀娜多姿的大闺女。工作之后,她谈婚论嫁,为大哥大嫂有车有房,和永的日子也趋于稳定。
三十年的坎坎坷坷,和永夫妇通过一次次奔忙,一次次领取,一次次心寒,一次次痛楚,终没残害信念。由于,她们相信邪不胜正,天杀的人口贩子终会被捕,闺女春妮一定会寻得!
上年,和妻觉得身体不舒服,查出来乳癌时,已经是末期。数番手术治疗没恢复,遗憾终生的他,临终前拽着和永的小手:“一定要,要寻,寻得,咱春,春妮……”

6
自打看到雷子妈妈,和永就如痴如醉,茶饭不思。人常说血肉相连,养小侄女像家姑,更何况春妮小时候就和英子十分相似。原以为第二天测量点还可以见到雷子和妈妈,可群内传来信息,我市清零,撤销核苷酸。
和永与英子寻找快递小哥小赵,想不到小赵指向英子问:“和叔,他是谁?”
“我妹妹啊。”
“一直以为张老师来了呢。”
“你也觉得她们相似?”
“对啊,太像了!和叔,有什么事吗?”
自小李那边获知,雷子妈妈是一位初中语文老师,优秀老师,还要照顾公公婆婆,随夫调过来当地没多久。
公安局里,和永姐弟将信息内容和盘托出,还指出根据dna鉴定开展相见:“和叔,十分了解您的情绪,可长相并不是直接证据,可不能评定。这个样子,小杨闺女正巧分别在李老师的班,美女们好沟通,让其私下里打听打听。”
和永助人为乐,常常参加公益活动,疫情防控期间,每次全是青年志愿者。三十年来,公安局,社区居委会对我从怜悯到信赖,尽量帮他。
盾构公安民警小杨找了一个适宜的原因,约好了李老师,迅速,就要回两根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后天性,其实就是清风那一天,李老师家长一定要赶来给她生日日,李老师爸爸张健锋是大青沟人。
清风生日,年龄符合,容颜类似,春妮,春妮,一定是春妮……
五天后,派出所从多种渠道对张健锋展开了秘密调查。在确凿证据下,她们隐瞒李老师,口头传唤了张健锋:“从今天起,问啥你解答哪些,行吗?”
张健锋踏踏实实回应:“能够。”
“家乡大青沟的?”
“没错。”
“张雅靖就是你闺女吗?”
“没错。”
“哪,三十年前,被车撞的是谁?”
“是,是女……闺女。”
“张健锋,你有几个闺女?好多个张雅靖?三十年前,你来过小西沟,看到过春妮姥姥对吗?说!”
张健锋懂了,自己曾经制造的孽,就该着结算了。立刻来个竹筒倒豆子——一字没留。

7
受理后,管区公安民警分配俩家见面。
“和哥哥,英子,不仅张健锋犯法,我就犯法!我明白目前,说些什么全是苍白,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你家损害。”在英子的怒目下,周燕说。
“就是你们谋害我的妈妈!抢去春妮!逼得大家妻离子散!这三十年来,寻找春妮,大家过得什么日子?对你说周燕,我要请我市最好的律师,惩处他。我要让他们在狱中为他们的行为悔恨终生!”英子怒气满怀。
“姑,请别太过兴奋,对身体不好。”
与此前对比,春妮变瘦了一圈儿,毛茸茸双眼又红又肿。她抚姑妈坐下,揽住她肩膀拍拍。英子翻身站起来,与春妮牢牢地拥抱在一起:“春妮,姑的好春妮。”英子哽咽着道。
“和哥哥,英子,我是不给张健锋找律师的。大家想一想,周燕我有罪啊,有什么面部找律师?!但无奈岁月不可以重新来过,一切悔之晚矣。”
“妈,该吃药了。”春妮接起杯开水,拿给周燕,提示道。
“感谢雅靖,不,并不是,感谢春妮,是妈妈,啊错误,错误,是我对不起你。和哥哥,英子,”说到这儿,周燕取下背包,从里面取下一个红塑料袋,“这也是雅靖,啊,并不是,是春妮从你们家越过的小衣服,我还给她留下几张图片呢,为的是有朝一日……唉,说这个没有用,没有用啊!”
春妮接到包装袋,一层层开启,取下小棉袄棉裤来来回回仔细地着,又抽出来相片,凝望穿着绿底玫瑰花衣服裤子,扎牛角辫曾经的自己,胸脯猛烈波动,泪水一串串成串,滔滔而落。英子一把拿过相片衣服裤子,牢牢地粘在胸口上,泣不成声。
到场每一个人的抽泣声,此起彼落。
“春妮,好宝宝,临近父亲面前去。”
“父亲!”
和永怀里闺女,心中五味杂陈,情绪宛如那潮涨的大海“哗哗哗”涌上胸脯。他想到妈妈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眸;想到老婆临终前的嘱咐;想到三十年来一次次的领取,一次次的失望……
“父亲,呜呜呜……”
和永伸出不光滑大手,接到周燕、英子同时递过的纸巾,轻轻地试去春妮的泪水。唉,过往烟云,他不想自已的春妮为祖辈的恩仇,那么担心,那么难过……
“英子,放了她们吧。”和永哀叹一声,摆摆手。

(原创设计先发)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雷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姐姐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雷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雷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不多,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雷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雷子母亲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雷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的妹妹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母,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生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天气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生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做饭啰。春妮,回家了!”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生身旁。男生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生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永不仅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健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健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妹妹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妹妹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母亲,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健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健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
“你想过嘛,这么小的孩子,亲人该有多心急!”
“是我不好。周燕,但是大婶知道我是大青沟的。大青沟就我们家有三轮摩托车,很比较好找。如果他今晚不来,我明天把春妮送过去就行了。周燕,我太自私了,太不是个东西了,险些就犯了事!实际上,女儿的事也不完整怨你,假如我坚持不懈……”
“不要说了!怨我怨我怨怪我!呜呜呜……”周燕一头扑进张健锋怀中,高声痛哭流涕!
“大姐,别哭了,春妮让你擦眼泪。大姐,春妮让你背奶奶教知识童谣怎么样?”
周燕擦了把泪,哽咽着点点头。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银车轱辘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大姐,我背的好嘛?如果好,就把我送回家,大姐,我想奶奶,想爸爸妈妈姑妈了。你看看天空下着雨,姥姥他们找不着春妮,毫无疑问很急很着急。”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明日咱就回来,放心,啊。”
春妮的童声脆响稚气,轻轻地,柔柔轻拂着周燕这颗脆弱的心。周燕牢牢地抱着春妮,在她这粉嫩的小脸蛋儿上亲啊亲,亲啊亲,怎么都亲不够……
第二天早晨,周燕状态好了很多,她到小卖铺买了点礼品,多加五百rmb,提前准备赠给合家亲。看大春妮仍在酣睡,就要张健锋先到朱家,让她们安心。假如合家亲原谅了他,她想留春妮呆几天;假如不原谅,她与张健锋一起送春妮回家。
张健锋骑上三轮摩托,咬着牙赶到小西沟。但是,远远地望到春妮家车水马龙,哭泣声一阵阵,一打听,居然是春妮让人口贩子拐跑了,老婆婆一着急就吞了气。
张健锋吓的两腿发抖,转头就往回去。一路上,回忆和母慈祥的面容,心地善良的言语……好好地一个人就是这样去世了,也是让自身谋害的,后悔不已又害怕面对。回家以后他害怕面对春妮,每天晚上噩梦不断,生病在土炕。
那两天,春妮吵着回去的哭泣声,老公的法律依据,弄得周燕进退两难,进退两难。良知倾斜她,也害怕面对与家人。
回家没多久,张健锋周燕就利用关系,调职了原先的大都市与用人单位,再次正式开始日常生活。为了解决良知债,她们视春妮如已出,也没拿到自己的儿子,把全部精力引入春妮的身上。因雅靖户籍没销户,和春妮此后更名为张雅靖。
春妮勤奋好学,学习很好,考上大学读研谈对象,课业事业爱情家中游刃有余,顺心如意。她怎么都没想到,自身也有历史真相,并且,婆婆家与亲生父亲还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5
春妮遗失的2个月后,无法得到真相数据的和永夫妇,找来村支书:“干等不是一个方法,我想出去找春妮。”
“唉,这寒风凛冽的,我觉得或是明年再说。”
“冬来了,春就很近。村支书,假如说明年春季大家还不回来,就不便将我的地承揽出来。”
“这一倒不用操心。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咱春妮就在那城内,一去就找到!和永,放心,乡里人家的,不管多长时间,土地资源庭院房屋我都帮你看着。来,你做张白纸,再给你写一个儿子家的手机号,有急事联系他。”
“感谢村支书。”
第二天,和永将家门口一锁,带上亲妹妹英子离去家乡,进到城。
在村支书女儿的指引下,和永找了一个社区居委会,公安局。听完他的诉苦,到场所有人落下眼泪,十分怜悯。她们爱心捐助,帮和永两口子找个工作租房,亲妹妹英子也没花借读费,在就近原则成功入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英子听话而独立,听闻哪有人口贩子被捕,无论多远,必须多长时间,都一个人在家,让哥哥嫂子亲自到相见。
十年后,英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理工学院,出峻工一位婀娜多姿的大闺女。工作之后,她谈婚论嫁,为大哥大嫂有车有房,和永的日子也趋于稳定。
三十年的坎坎坷坷,和永夫妇通过一次次奔忙,一次次领取,一次次心寒,一次次痛楚,终没残害信念。由于,她们相信邪不胜正,天杀的人口贩子终会被捕,闺女春妮一定会寻得!
上年,和妻觉得身体不舒服,查出来乳癌时,已经是末期。数番手术治疗没恢复,遗憾终生的他,临终前拽着和永的小手:“一定要,要寻,寻得,咱春,春妮……”

6
自打看到雷子妈妈,和永就如痴如醉,茶饭不思。人常说血肉相连,养小侄女像家姑,更何况春妮小时候就和英子十分相似。原以为第二天测量点还可以见到雷子和妈妈,可群内传来信息,我市清零,撤销核苷酸。
和永与英子寻找快递小哥小赵,想不到小赵指向英子问:“和叔,他是谁?”
“我妹妹啊。”
“一直以为张老师来了呢。”
“你也觉得她们相似?”
“对啊,太像了!和叔,有什么事吗?”
自小李那边获知,雷子妈妈是一位初中语文老师,优秀老师,还要照顾公公婆婆,随夫调过来当地没多久。
公安局里,和永姐弟将信息内容和盘托出,还指出根据dna鉴定开展相见:“和叔,十分了解您的情绪,可长相并不是直接证据,可不能评定。这个样子,小杨闺女正巧分别在李老师的班,美女们好沟通,让其私下里打听打听。”
和永助人为乐,常常参加公益活动,疫情防控期间,每次全是青年志愿者。三十年来,公安局,社区居委会对我从怜悯到信赖,尽量帮他。
盾构公安民警小杨找了一个适宜的原因,约好了李老师,迅速,就要回两根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后天性,其实就是清风那一天,李老师家长一定要赶来给她生日日,李老师爸爸张健锋是大青沟人。
清风生日,年龄符合,容颜类似,春妮,春妮,一定是春妮……
五天后,派出所从多种渠道对张健锋展开了秘密调查。在确凿证据下,她们隐瞒李老师,口头传唤了张健锋:“从今天起,问啥你解答哪些,行吗?”
张健锋踏踏实实回应:“能够。”
“家乡大青沟的?”
“没错。”
“张雅靖就是你闺女吗?”
“没错。”
“哪,三十年前,被车撞的是谁?”
“是,是女……闺女。”
“张健锋,你有几个闺女?好多个张雅靖?三十年前,你来过小西沟,看到过春妮姥姥对吗?说!”
张健锋懂了,自己曾经制造的孽,就该着结算了。立刻来个竹筒倒豆子——一字没留。

7
受理后,管区公安民警分配俩家见面。
“和哥哥,英子,不仅张健锋犯法,我就犯法!我明白目前,说些什么全是苍白,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你家损害。”在英子的怒目下,周燕说。
“就是你们谋害我的妈妈!抢去春妮!逼得大家妻离子散!这三十年来,寻找春妮,大家过得什么日子?对你说周燕,我要请我市最好的律师,惩处他。我要让他们在狱中为他们的行为悔恨终生!”英子怒气满怀。
“姑,请别太过兴奋,对身体不好。”
与此前对比,春妮变瘦了一圈儿,毛茸茸双眼又红又肿。她抚姑妈坐下,揽住她肩膀拍拍。英子翻身站起来,与春妮牢牢地拥抱在一起:“春妮,姑的好春妮。”英子哽咽着道。
“和哥哥,英子,我是不给张健锋找律师的。大家想一想,周燕我有罪啊,有什么面部找律师?!但无奈岁月不可以重新来过,一切悔之晚矣。”
“妈,该吃药了。”春妮接起杯开水,拿给周燕,提示道。
“感谢雅靖,不,并不是,感谢春妮,是妈妈,啊错误,错误,是我对不起你。和哥哥,英子,”说到这儿,周燕取下背包,从里面取下一个红塑料袋,“这也是雅靖,啊,并不是,是春妮从你们家越过的小衣服,我还给她留下几张图片呢,为的是有朝一日……唉,说这个没有用,没有用啊!”
春妮接到包装袋,一层层开启,取下小棉袄棉裤来来回回仔细地着,又抽出来相片,凝望穿着绿底玫瑰花衣服裤子,扎牛角辫曾经的自己,胸脯猛烈波动,泪水一串串成串,滔滔而落。英子一把拿过相片衣服裤子,牢牢地粘在胸口上,泣不成声。
到场每一个人的抽泣声,此起彼落。
“春妮,好宝宝,临近父亲面前去。”
“父亲!”
和永怀里闺女,心中五味杂陈,情绪宛如那潮涨的大海“哗哗哗”涌上胸脯。他想到妈妈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眸;想到老婆临终前的嘱咐;想到三十年来一次次的领取,一次次的失望……
“父亲,呜呜呜……”
和永伸出不光滑大手,接到周燕、英子同时递过的纸巾,轻轻地试去春妮的泪水。唉,过往烟云,他不想自已的春妮为祖辈的恩仇,那么担心,那么难过……
“英子,放了她们吧。”和永哀叹一声,摆摆手。

(原创设计先发)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雷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姐姐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雷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雷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少,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雷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雷子妈妈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雷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妹妹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母,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生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天气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生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煮饭啰。春妮,回家!”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生身旁。男生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生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绝不止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健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健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妹妹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妹妹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母亲,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健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健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
“你想过嘛,这么小的孩子,亲人该有多心急!”
“是我不好。周燕,但是大婶知道我是大青沟的。大青沟就我们家有三轮摩托车,很比较好找。如果他今晚不来,我明天把春妮送过去就行了。周燕,我太自私了,太不是个东西了,险些就犯了事!实际上,女儿的事也不完整怨你,假如我坚持不懈……”
“不要说了!怨我怨我怨怪我!呜呜呜……”周燕一头扑进张健锋怀中,高声痛哭流涕!
“大姐,别哭了,春妮让你擦眼泪。大姐,春妮让你背奶奶教知识童谣怎么样?”
周燕擦了把泪,哽咽着点点头。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银车轱辘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大姐,我背的好嘛?如果好,就把我送回家,大姐,我想奶奶,想爸爸妈妈姑妈了。你看看天空下着雨,姥姥他们找不着春妮,毫无疑问很急很着急。”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明日那你就回家,放心,啊。”
春妮的童声脆响稚气,轻轻地,柔柔轻拂着周燕这颗脆弱的心。周燕牢牢地抱着春妮,在她这粉嫩的小脸蛋儿上亲啊亲,亲啊亲,怎么都亲不够……
第二天早晨,周燕状态好了很多,她到小卖铺买了点礼品,多加五百rmb,提前准备赠给合家亲。看大春妮仍在酣睡,就要张健锋先到朱家,让她们安心。假如合家亲原谅了他,她想留春妮呆几天;假如不原谅,她与张健锋一起送春妮回家。
张健锋骑上三轮摩托,咬着牙赶到小西沟。但是,远远地望到春妮家车水马龙,哭泣声一阵阵,一打听,居然是春妮让人口贩子拐跑了,老婆婆一着急就吞了气。
张健锋吓的两腿发抖,转头就往回去。一路上,回忆和母慈祥的面容,心地善良的言语……好好地一个人就是这样去世了,也是让自身谋害的,后悔不已又害怕面对。回家后他害怕面对春妮,每天晚上噩梦不断,生病在土炕。
那两天,春妮吵着回家的哭泣声,老公的法律依据,弄得周燕进退两难,进退两难。良知倾斜她,也害怕面对与家人。
回家没多久,张健锋周燕就利用关系,调职了原先的大都市与用人单位,再次正式开始日常生活。为了解决良知债,她们视春妮如已出,也没拿到自己的儿子,把全部精力引入春妮的身上。因雅靖户籍没销户,和春妮此后更名为张雅靖。
春妮勤奋好学,学习很好,考上大学读研谈对象,课业事业爱情家中游刃有余,顺心如意。她怎么都没想到,自身也有历史真相,并且,婆婆家与亲生父亲还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5
春妮遗失的2个月后,无法得到真相数据的和永夫妇,找来村支书:“干等不是一个方法,我想出去找春妮。”
“唉,这寒风凛冽的,我觉得或是明年再说。”
“冬来了,春就很近。村支书,假如说明年春季大家还不回来,就不便将我的地承揽出来。”
“这一倒不用操心。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咱春妮就在那城内,一去就找到!和永,放心,乡里人家的,不管多长时间,土地资源庭院房屋我都帮你看着。来,你做张白纸,再给你写一个儿子家的手机号,有急事联系他。”
“感谢村支书。”
第二天,和永将家门口一锁,带上亲妹妹英子离去家乡,进到城。
在村支书女儿的指引下,和永找了一个社区居委会,公安局。听完他的诉苦,到场所有人落下眼泪,十分怜悯。她们爱心捐助,帮和永两口子找个工作租房,亲妹妹英子也没花借读费,在就近原则成功入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英子听话而独立,听闻哪有人口贩子被捕,无论多远,必须多长时间,都一个人在家,让哥哥嫂子亲自到相见。
十年后,英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理工学院,出峻工一位婀娜多姿的大闺女。工作之后,她谈婚论嫁,为大哥大嫂有车有房,和永的日子也趋于稳定。
三十年的坎坎坷坷,和永夫妇通过一次次奔忙,一次次领取,一次次心寒,一次次痛楚,终没残害信念。由于,她们相信邪不胜正,天杀的人口贩子终会被捕,闺女春妮一定会寻得!
上年,和妻觉得身体不舒服,查出来乳癌时,已经是末期。数番手术治疗没恢复,遗憾终生的他,临终前拽着和永的小手:“一定要,要寻,寻得,咱春,春妮……”

6
自打看到虎子妈妈,和永就如痴如醉,茶饭不思。人常说血肉相连,养小侄女像家姑,更何况春妮小时候就和英子十分相似。原以为第二天测量点还可以见到虎子和妈妈,可群内传来信息,我市清零,撤销核苷酸。
和永与英子寻找快递小哥小赵,想不到小赵指向英子问:“和叔,他是谁?”
“我妹妹啊。”
“一直以为张老师来了呢。”
“你也觉得她们相似?”
“对啊,太像了!和叔,有什么事吗?”
自小李那边获知,虎子妈妈是一位初中语文老师,优秀老师,还要照顾公公婆婆,随夫调过来当地没多久。
公安局里,和永姐弟将信息内容和盘托出,还指出根据dna鉴定开展相见:“和叔,十分了解您的情绪,可长相并不是直接证据,可不能评定。这个样子,小杨闺女正巧分别在李老师的班,美女们好沟通,让其私下里打听打听。”
和永助人为乐,常常参加公益活动,疫情防控期间,每次全是青年志愿者。三十年来,公安局,社区居委会对我从怜悯到信赖,尽量帮他。
盾构公安民警小杨找了一个适宜的原因,约好了李老师,迅速,就要回两根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后天性,其实就是清风那一天,李老师家长一定要赶来给她生日日,李老师爸爸张健锋是大青沟人。
清风生日,年龄符合,容颜类似,春妮,春妮,一定是春妮……
五天后,派出所从多种渠道对张健锋展开了秘密调查。在确凿证据下,她们隐瞒李老师,口头传唤了张健锋:“从今天起,问啥你解答哪些,行吗?”
张健锋踏踏实实回应:“能够。”
“家乡大青沟的?”
“没错。”
“张雅靖就是你闺女吗?”
“没错。”
“哪,三十年前,被车撞的是谁?”
“是,是女……闺女。”
“张健锋,你有几个闺女?好多个张雅靖?三十年前,你来过小西沟,看到过春妮姥姥对吗?说!”
张健锋懂了,自己曾经制造的孽,就该着结算了。立刻来个竹筒倒豆子——一字没留。

7
受理后,管区公安民警分配俩家见面。
“和哥哥,英子,不仅张健锋犯法,我就犯法!我明白目前,说些什么全是苍白,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你家损害。”在英子的怒目下,周燕说。
“就是你们谋害我的妈妈!抢去春妮!逼得大家妻离子散!这三十年来,寻找春妮,大家过得什么日子?对你说周燕,我要请我市最好的律师,惩处他。我要让他们在狱中为他们的行为悔恨终生!”英子怒气满怀。
“姑,请别太过兴奋,对身体不好。”
与此前对比,春妮变瘦了一圈儿,毛茸茸双眼又红又肿。她抚姑妈坐下,揽住她肩膀拍拍。英子翻身站起来,与春妮牢牢地拥抱在一起:“春妮,姑的好春妮。”英子哽咽着道。
“和哥哥,英子,我是不给张健锋找律师的。大家想一想,周燕我有罪啊,有什么面部找律师?!但无奈岁月不可以重新来过,一切悔之晚矣。”
“妈,该吃药了。”春妮接起杯开水,拿给周燕,提示道。
“感谢雅靖,不,并不是,感谢春妮,是妈妈,啊错误,错误,是我对不起你。和哥哥,英子,”说到这儿,周燕取下背包,从里面取下一个红塑料袋,“这也是雅靖,啊,并不是,是春妮从你们家越过的小衣服,我还给她留下几张图片呢,为的是有朝一日……唉,说这个没有用,没有用啊!”
春妮接到包装袋,一层层开启,取下小棉袄棉裤来来回回仔细地着,又抽出来相片,凝望穿着绿底玫瑰花衣服裤子,扎牛角辫曾经的自己,胸脯猛烈波动,泪水一串串成串,滔滔而落。英子一把拿过相片衣服裤子,牢牢地粘在胸口上,泣不成声。
到场每一个人的抽泣声,此起彼落。
“春妮,好宝宝,临近父亲面前去。”
“父亲!”
和永怀里闺女,心中五味杂陈,情绪宛如那潮涨的大海“哗哗哗”涌上胸脯。他想到妈妈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眸;想到老婆临终前的嘱咐;想到三十年来一次次的领取,一次次的失望……
“父亲,呜呜呜……”
和永伸出不光滑大手,接到周燕、英子同时递过的纸巾,轻轻地试去春妮的泪水。唉,过往烟云,他不想自已的春妮为祖辈的恩仇,那么担心,那么难过……
“英子,放了她们吧。”和永哀叹一声,摆摆手。

(原创设计先发)1
黎明,带上春的气息,慢慢打开晨的序幕。星辰与月牙儿,影影绰绰,蒙蒙胧胧,闪烁不定着微弱的光。
六十岁的青年志愿者和永,早早的就到场,值岗时,发觉队伍里有一位七、八岁的男孩一直在玩游戏,每次向前都要提示:“小孩子,轮你!”
“知道!”回味无穷的小孩闻声退游戏调绿码。检验做完之后再度点开游戏,边陷泥里边去玩,一脚踩空,“嗵”的一声摔了个狗啃泥。
“没事儿吧小孩子!”和永急忙来把孩子抚起。
“哇哇哇哇……”
“哪家小孩?喂,哪家小孩?”和永看小孩前额磕起一个小疙瘩,有一些心急。
“小孩子,家远不远啊?祖父送你回去怎么样?”和永有一些放心不下,跟着哭泣的孩子赶到出入口。此刻,一位个子高挑,气质高雅的年轻女人奔了回来。
“妈妈,呜呜呜……”小孩一头扑进女性怀中。
“这大疙瘩!天呀,疼吧?不要哭别哭,妈妈让你轻揉。虎子,谁叫你不一妈妈自个冒出来的?你了解妈妈多么心急吗,啊?你这孩子,这也太不听话了!快告知妈妈,从哪儿碰的?你呢你,心痛死妈妈了……”
“从台……”和永刚想张口,反被女性震惊了,忍不住心恨恨一颤!他屏息凝神,怔怔盯住面前的这女人……
尽管戴上口罩,可一个女人的眉、眼,身型、姿势、神情,以及他那着急上火的模样,怎么能和姐姐英子这般相似!即便是恰巧酷似或撞脸,也不会有什么这多相似之处吧。
“男孩都是这样,整天价惹祸,并不是磕这里了便是碰那了,我孩子更淘。李老师,虎子爸爸呢?”从测量点出的快递小哥小赵,看来与女人挺熟。
“别提了。前几日,公婆建议,让他把我父母接回家,一来聚一聚,二来帮我生日日。这并不,让新冠疫情困我们家了,一大清早,隔壁的邻居剖腹产出院,老公也受困在外省,我过来看看用帮助不,想不到这个家伙为了能打游戏,自身冒出来。”
“李老师,有那么多人惦念,你真幸福。虎子,和妈妈说下一次不敢了。快点儿!”
“妈妈,真的对不起。”
“丫头片子,还没谢谢阿姨。小赵,帮我看住他,这时候人少,我做核苷酸。”
“我可没有时长。噢,这不有青年志愿者和叔嘛,有他你也就放心。李老师,快去吧。”
“感谢和叔,辛苦。”虎子妈叮嘱完,大步走离开。
“小赵,她,她,你认识她?”和永指向虎子妈妈的背影,声音颤抖着。
“对啊。和叔忙,我先回了哈,再会。”
“春妮,我春妮。”和永细声轻喃。
“祖父,你在说什么?”
和永蹲下来,动心地将虎子搂在怀里,轻轻抚摸着他圆滚滚脑袋,眼泪在春光的折射下,一闪一闪的。

2
和永打小家贫,大家庭时,家乡小西沟十年九不受,每家每户勒紧裤带过日子。因掏出不来彩礼,外村女不嫁,村内女远嫁,男人有一大半娶不到老婆。爸爸妈妈害怕和永一错再错,早出晚归锄草拔菜养殖养鸡,一分一角一块,为以后的儿媳妇积累彩礼。定下婚事后,她们大白天下床挣工分,夜里披星戴月拖土砖、建房子。直到儿媳妇过房门,爸爸只因疲劳过度,缺乏营养,患上肺痨。没多久,便一命呜呼。
父亲走了,应对五岁妹妹英子,妈妈愁肠百结,终日默默流泪。
明年清风那一天,和妻产下个女儿。和母怀抱着孙女儿,好像怀里了大丰收,怀里了期待,怀里了元宝,开心的微笑唇,脸部渐渐有了微笑。
“大家都说我们家英子俊,他这小孙女啊比小姑子还俊!呵呵呵,大眼睛双眼皮小嘴巴儿,看起来就聪慧福分出息!人常说,一年之计在于春,清风出世,吉祥如意五福临门,一顺百顺,以后孩子的生日咱但是农历,也仅有公历,就能过清风这一天,如何?”
“听妈的。”
“哪,喊她春妮如何?”
“好,好,就叫做春妮。”
“真好听。想不到咱妈那么会讲话,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这一高兴啊,顺口就来了。春妮,奶奶的心尖儿,奶奶的宝贝……”
小春妮的来临,为了这个家增添了久违欢快,久违欢歌笑语。每每小两口下床回归,和母总怀着春妮,带上英子来正门口迎来。
“父亲妈妈,饭饭希了(熟透),姥姥做出来的娇娇(饺饺)可窝火(吃)了。”春妮不仅乖巧可爱,嘴巧得像八哥,刚过周岁啥都会说。
每每两口子你需要抱我也要抱,从姥姥怀中作壁上观时,春妮总是会“咯咯咯……”传出银铃般的笑声。那声音宛如柔柔的清风,甜甜的细雨,扫去小夫妻一天的乏力,温暖着小夫妻的心灵。

3
责任地到户后,每家每户对土地资源深耕细作,人常说人勤地生宝,投入已有收益。小西沟的村里人,总算克服了吃饱穿暖。
春妮三岁那年冬天,每家每户粮食作物进了仓。借着土地资源没封冻,和永夫妇每日繁忙农用地,为明年大丰收夯实基础。上午十点上下,妈妈合好攸面,切好马铃薯,拉着春妮这个小手里了门前的小山包玩乐。
太阳光通红通红的,蓝天白云下,凋谢的草像戴上顶红色的遮阳帽,在风中摇来摆去。穿着姥姥缝纫的绿底玫瑰花棉袄棉裤,扎牛角辫儿的春妮,轻快地蹦来跳去,唱起了姥姥教她的童谣: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棒哒,银车轱辘棒棒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姥姥,我背的对嘛?”
“对,对,商品进行真棒!”妈妈拍下手。
此刻,乡间小路上驶来一辆三轮摩托车,开车的男生瞥了眼山上的婆孙慢下来,向他们离开了以往:“大婶,多好的气温啊,一点儿也不冷。”
“对啊。小伙儿,从城内来的吧?”
“嗯。大婶,或是咱家乡好,风清云淡,空气清新。”男生蹲下来,摘下来根麦草盘玩着,眉头紧皱,神色端庄,凝望远处。
“家乡都是这个地方的?”
“家长在大青沟。离小西沟三十多里呢。”
“噢。小伙儿,喏,那就是我家,一会儿来串门子啊。这一下地,读书的,我也得回家煮饭啰。春妮,回家!”
“好好!嘿嘿嘿嘿。”春妮伸开胖嘟嘟的两手,笑眯眯的跑了回来。
“好漂亮的小姑娘!民间年画里奸险小人一样。大婶,您小孙女吧?”
“对啊。”
“好运气!几岁了?”
“清风那与生俱来日,三岁多了。”
“小孩子,大叔抱抱你可以嘛?大婶,咱一起走。”
春妮素来不认生,落落大方赶到男生身旁。男生低头抱住她,三人携手并肩下坡路,上道,来到三轮摩托车前。
“快下来,和大叔说一声再见。”
“大婶,去你们家讨唾液喝,便捷嘛?小孩子叫春妮是否?春妮,来,吃糖葫芦。”
“方便方便。小伙儿,多少钱了?”
“也不是做生意,不要钱的。”
“那么就谢谢。”
说话间,三人来到了合家亲。男人没进家,站在门外接到和母的温水碗,“咕噜咕噜”,一饮而尽:“感谢大婶,您忙吧,我院子里跟小春妮玩会儿。”
“好一点的。喏,大门口有椅子,累了就坐着晒太阳,松口气。一块儿咱一起吃饭。”
男生仰慕地轻抚春妮的秀发,眼中噙着泪,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搭话。
和母也没多想。低下头擀餐餐(家乡话:攸面的一种进食)皮,边擦马铃薯、胡萝卜丝边从庭院里望玩老鹰捉小鸡的张宁与春妮:“咕,咕,哇!小鸡小鸡快缴械投降,我还看见你的糖葫芦了!”
“哈哈,大叔,这次,我想扮雄鹰!”
“好呀。呵呵呵,小老鹰,看着你怎样找到我!雄鹰老鹰闭好眼,雏鸡要隐藏,鸡,鸡……”
“大叔,我看见你的腿了!嘎嘎嘎……”
和母微微一笑,将箩卜炒土豆丝拌好,均衡地面铺装在餐餐皮上,卷好割开,一个一个摆在蒸屉里,望了望庭院没有发现春妮他们,就喊:“春妮!春妮!”
没回音。
“咦,刚刚还在呢,跑外边玩儿去了?春妮!春妮!小伙儿,你们俩在哪儿啊?”
和母从院子寻得院内外,从屋前寻得房后,哪还有春妮跟那人的影子?她愈来愈心急,由于,三轮摩托车不见了!
“春妮!给奶奶回家!”
忽然,和母联想起人口贩子,天呀,不容易,不容易,绝对不会!不容易去哪儿了?春妮回家,春妮回家……和母吼着,嚷着,喊着,从院内外到放置三轮车的路口,再从街口折返到院内外,她人的大脑一会儿想起东,一会儿又想到西,心里有些兴奋,越想越害怕,心里有些害怕!
忽然,和母觉得眼前一黑,直直地地昏倒在院大门口!
直到樱子放学后回家,和母早已奄奄一息,听见樱子的通话,凑合睁开眼说:“快,别管我,快,快,快寻春,寻春妮。三,三,三轮摩托车,糖,糖,冰糖葫芦……”说到这儿,就离开人世。
“妈!呜呜呜……妈!你醒醒啊!天呀,呜呜呜……妈,你不可以扔下我们啊!”
“咱妈这也是怎了?”
“哥,呜呜呜……大嫂,呜呜呜,妈让赶紧寻春妮,呜呜呜,可大家说她那么小,这大半天都不见回家,跑哪了呀?呜呜呜……哥!大嫂!咱妈她,她,天呀,妈!妈!你,你醒醒啊!呜呜呜……”注视着死不瞑目的妈妈,和永震惊了!妻抽完筋一样倒下去,樱子义愤填膺,失声痛哭。
这真的是天崩地裂!
村里人看合家亲出这么大的事儿,都赶来帮忙。有些人跋山涉水去工社报警,有些人帮忙买白布条缝寿服做棺木,合家亲乱成一团。冬日天短,等警员赶来,天空下着雨。她们依照妈妈临终讲的只字片语,真相,称之为用卖糖葫芦产品作保护,拐骗小孩的人口贩子,代步工具便是三轮摩托车。由于。小西沟山路弯弯,大货车压根就进不去,与和母讲的也符合。锁住案件后,电话拨打到县上,地铁站街口,悬赏任务缉拿可疑人。但是,直至安葬了和母,也没找到分毫案件线索。
一天之内,和绝不止丢了闺女,还失去妈妈!那一段日子,去掉妹妹樱子又哭又闹,和永夫妇并没有观念并没有观查并没有记忆力并没有眼泪,浑浑噩噩的……

4
张健锋本打算运用年假,与我厂员工妻子周燕,带上三岁女儿雅靖到外地去玩,回家绕路回家大青沟看望爸爸妈妈。但是,企业临时起意说新项目必须张健锋,将他的休假安排的下一个月。因此,妻周燕很不开心。
“和妹妹夫妻俩都约了,言而无信的,真没趣!”
“那也没有办法。”
“但是健锋,都做好准备,真的不想扫妹妹的兴。你觉得能不能那样,明日你与领导干部沟通勾通,把我的假期一分为二,我玩两天就回家工作,剩下来的待会个月和你一起回大青沟。健锋,那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好方法!好健锋,你也就同意吧。”周燕激动下去。
“一个人带孩子可以?”
“有妹妹夫妻俩呼应着,你也就放心。”
“好。假期的事情,明天我就跟老板说。”
就是这样,周燕带女儿雅靖,与妹妹一起旅游去了。没想到几天后,从景区出去的途中,雅靖就出了事。
也是这个着有急事,周燕前晚就情绪焦躁,一种想哭的感觉,整整的摧残她一夜。第二天,同行业的妹妹妹婿看看她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就轮着抱雅靖背雅靖,就是这样走一走歇一歇,出旅游景点都中午了。大伙儿又累又饿:“姐,你与雅靖慢一点走,我们俩赶快去对面饭店网上订餐,喏,你看看,人越来越多。”
“行吧。”
妹妹走了之后,全身瘫倒的周燕,感觉腿像腿抽筋一样,连雅靖都抱不动:“母亲,雅靖能够自己走。”
“好。”
周燕记忆里,这辆肇事车和自己随身经过,雅靖也一直拉着他的手没松掉过。可雅靖遭遇车祸为什么和自己间距三十多米?她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于交警队怎样来,怎样处理,妹妹妹婿怎样配合调查解决,人的大脑也是一片空白。
张健锋获得消息时,当晚赶了回来。看周燕双眼滞销品,没有血色的面容一张白纸一般,问什么也没反映。大白天她没哭也不吵不闹,聋哑一样无反应,平和的恐怖;夜里便一惊一乍,隔三差五“雅靖!雅靖!”安定片也不管用。
为了能修复周燕的观念,张健锋溜了好几家医院门诊。最终,在心理医生的意见下,陪她回到家乡大青沟休养。可二十多天过去,周燕还没醒来。
春妮出事那一天零晨,周燕忽然开了口,说她看见雅靖了,却说小孩要吃冰糖葫芦,天蒙蒙亮就要张健锋出去买。张健锋怕惊扰爸爸妈妈,就骑上爸爸的三轮摩托车出村。等到天亮之后,遇了个卖脏物的,就买了几串糖葫芦。随后,孤孤单单,不知怎么地来到小西沟。
春妮的突然冒出,张健锋眼前一亮,脑海中不断地闪过刚离世的闺女雅靖。最初,他与春妮玩乐是无心的,可是春妮跑进三轮车下藏匿时,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赶不及仔细想,就带春妮离开。
周燕看张健锋带到一个小姑娘,忽然醒过来,抱住春妮问长问短:“小宝宝,真可爱。告知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我是春妮,三岁了。大姐,我和叔叔玩老鹰捉小鸡,可好玩了!哈哈,大叔还让我坐摩托车,我便来啦。”
了解小孩由来后,周燕立刻发生变化脸:“健锋,什么意思?”
“看你要雅靖,就,就……”
“你这不是违法犯罪,赶紧将孩子送回去!”
“周燕,你终于醒过来!”
“让你把小孩送回去,听到没?”
“好,好,可你看看天空下着雨。”
“你想过嘛,这么小的孩子,亲人该有多心急!”
“是我不好。周燕,但是大婶知道我是大青沟的。大青沟就我们家有三轮摩托车,很比较好找。如果他今晚不来,我明天把春妮送过去就行了。周燕,我太自私了,太不是个东西了,险些就犯了事!实际上,女儿的事也不完整怨你,假如我坚持不懈……”
“不要说了!怨我怨我怨怪我!呜呜呜……”周燕一头扑进张健锋怀中,高声痛哭流涕!
“大姐,别哭了,春妮让你擦眼泪。大姐,春妮让你背奶奶教知识童谣怎么样?”
周燕擦了把泪,哽咽着点点头。
“家鹅,家鹅,
不脱光衣服就下湖。
泛起浪花一片片,
仿佛白莲花一朵朵……

金车轱辘棒,银车轱辘棒,
祖父儿打板儿姥姥儿唱唱,
一唱唱到大天明亮……
大姐,我背的好嘛?如果好,就把我送回家,大姐,我想奶奶,想爸爸妈妈姑妈了。你看看天空下着雨,姥姥他们找不着春妮,毫无疑问很急很着急。”
“真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明日那你就回家,放心,啊。”
春妮的童声脆响稚气,轻轻地,柔柔轻拂着周燕这颗脆弱的心。周燕牢牢地抱着春妮,在她这粉嫩的小脸蛋儿上亲啊亲,亲啊亲,怎么都亲不够……
第二天早晨,周燕状态好了很多,她到小卖铺买了点礼品,多加五百rmb,提前准备赠给合家亲。看大春妮仍在酣睡,就要张健锋先到朱家,让她们安心。假如合家亲原谅了他,她想留春妮呆几天;假如不原谅,她与张健锋一起送春妮回家。
张健锋骑上三轮摩托,咬着牙赶到小西沟。但是,远远地望到春妮家车水马龙,哭泣声一阵阵,一打听,居然是春妮让人口贩子拐跑了,老婆婆一着急就吞了气。
张健锋吓的两腿发抖,转头就往回去。一路上,回忆和母慈祥的面容,心地善良的言语……好好地一个人就是这样去世了,也是让自身谋害的,后悔不已又害怕面对。回家后他害怕面对春妮,每天晚上噩梦不断,生病在土炕。
那两天,春妮吵着回家的哭泣声,老公的法律依据,弄得周燕进退两难,进退两难。良知倾斜她,也害怕面对与家人。
回家没多久,张健锋周燕就利用关系,调职了原先的大都市与用人单位,再次正式开始日常生活。为了解决良知债,她们视春妮如已出,也没拿到自己的儿子,把全部精力引入春妮的身上。因雅靖户籍没销户,和春妮此后更名为张雅靖。
春妮勤奋好学,学习很好,考上大学读研谈对象,课业事业爱情家中游刃有余,顺心如意。她怎么都没想到,自身也有历史真相,并且,婆婆家与亲生父亲还生活在一座城市里。

5
春妮遗失的2个月后,无法得到真相数据的和永夫妇,找来村支书:“干等不是一个方法,我想出去找春妮。”
“唉,这寒风凛冽的,我觉得或是明年再说。”
“冬来了,春就很近。村支书,假如说明年春季大家还不回来,就不便将我的地承揽出来。”
“这一倒不用操心。人挪活,树挪死,指不定咱春妮就在那城内,一去就找到!和永,放心,乡里人家的,不管多长时间,土地资源庭院房屋我都帮你看着。来,你做张白纸,再给你写一个儿子家的手机号,有急事联系他。”
“感谢村支书。”
第二天,和永将家门口一锁,带上妹妹樱子离去家乡,进到城。
在村支书女儿的指引下,和永找了一个社区居委会,公安局。听完他的诉苦,到场所有人落下眼泪,十分怜悯。她们爱心捐助,帮和永两口子找个工作租房,妹妹樱子也没花借读费,在就近原则成功入校。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樱子听话而独立,听闻哪有人口贩子被捕,无论多远,必须多长时间,都一个人在家,让哥哥嫂子亲自到相见。
十年后,樱子凭借自己的努力考进理工学院,出峻工一位婀娜多姿的大闺女。工作之后,她谈婚论嫁,为大哥大嫂有车有房,和永的日子也趋于稳定。
三十年的坎坎坷坷,和永夫妇通过一次次奔忙,一次次领取,一次次心寒,一次次痛楚,终没残害信念。由于,她们相信邪不胜正,天杀的人口贩子终会被捕,闺女春妮一定会寻得!
上年,和妻觉得身体不舒服,查出来乳癌时,已经是末期。数番手术治疗没恢复,遗憾终生的他,临终前拽着和永的手:“一定要,要寻,寻得,咱春,春妮……”

6
自打看到雷子母亲,和永就如痴如醉,茶饭不思。人常说血肉相连,养小侄女像家姑,更何况春妮小时候就和英子十分相似。原以为第二天测量点还可以见到雷子和母亲,可群内传来信息,我市清零,撤销核苷酸。
和永与英子寻找快递小哥小赵,想不到小赵指向英子问:“和叔,他是谁?”
“我妹妹啊。”
“一直以为张老师来了呢。”
“你也觉得她们相似?”
“对啊,太像了!和叔,有什么事吗?”
自小李那边获知,雷子母亲位初中语文老师,优秀老师,还要照顾公公婆婆,随夫调过来当地没多久。
公安局里,和永姐弟将信息内容和盘托出,还指出根据dna鉴定开展相见:“和叔,十分了解您的情绪,可长相并不是直接证据,可不能评定。这个样子,小杨闺女正巧分别在李老师的班,美女们好沟通,让其私下里打听打听。”
和永助人为乐,常常参加公益活动,疫情防控期间,每次全是青年志愿者。三十年来,公安局,社区居委会对我从怜悯到信赖,尽量帮他。
盾构公安民警小杨找了一个适宜的原因,约好了李老师,迅速,就要回两根非常重要的信息内容。后天性,其实就是清风那一天,李老师家长一定要赶来给她生日日,李老师爸爸张健锋是大青沟人。
清风生日,年龄符合,容颜类似,春妮,春妮,一定是春妮……
五天后,派出所从多种渠道对张健锋展开了秘密调查。在确凿证据下,她们隐瞒李老师,口头传唤了张健锋:“从今天起,问啥你解答哪些,行吗?”
张健锋踏踏实实回应:“能够。”
“家乡大青沟的?”
“没错。”
“张雅靖就是你闺女吗?”
“没错。”
“哪,三十年前,被车撞的是谁?”
“是,是女……闺女。”
“张健锋,你有几个闺女?好多个张雅靖?三十年前,你来过小西沟,看到过春妮姥姥对吗?说!”
张健锋懂了,自己曾经制造的孽,就该着结算了。立刻来个竹筒倒豆子——一字没留。

7
受理后,管区公安民警分配俩家见面。
“和大哥,英子,不仅张健锋犯法,我就犯法!我明白目前,说些什么全是苍白,说些什么也改变不了对你家损害。”在英子的怒目下,周燕说。
“就是你们谋害我的妈妈!抢去春妮!逼得大家妻离子散!这三十年来,寻找春妮,大家过得什么日子?对你说周燕,我要请我市最好的律师,惩处他。我要让他们在狱中为他们的行为悔恨终生!”英子怒气满怀。
“姑,请别太过兴奋,对身体不好。”
与此前对比,春妮变瘦了一圈儿,毛茸茸双眼又红又肿。她抚姑妈坐下,揽住她肩膀拍拍。英子翻身站起来,与春妮牢牢地拥抱在一起:“春妮,姑的好春妮。”英子哽咽着道。
“和大哥,英子,我是不给张健锋找律师的。大家想一想,周燕我有罪啊,有什么面部找律师?!但无奈岁月不可以重新来过,一切悔之晚矣。”
“妈,该吃药了。”春妮接起杯开水,拿给周燕,提示道。
“感谢雅靖,不,并不是,感谢春妮,是母亲,啊错误,错误,是我对不起你。和大哥,英子,”说到这儿,周燕取下背包,从里面取下一个红塑料袋,“这也是雅靖,啊,并不是,是春妮从你们家越过的小衣服,我还给她留下几张图片呢,为的是有朝一日……唉,说这个没有用,没有用啊!”
春妮接到包装袋,一层层开启,取下小棉袄棉裤来来回回仔细地着,又抽出来相片,凝望穿着绿底玫瑰花衣服裤子,扎牛角辫曾经的自己,胸脯猛烈波动,泪水一串串成串,滔滔而落。英子一把拿过相片衣服裤子,牢牢地粘在胸口上,泣不成声。
到场每一个人的抽泣声,此起彼落。
“春妮,好宝宝,临近父亲面前去。”
“父亲!”
和永怀里闺女,心中五味杂陈,情绪宛如那潮涨的大海“哗哗哗”涌上胸脯。他想到妈妈那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眸;想到老婆临终前的嘱咐;想到三十年来一次次的领取,一次次的失望……
“父亲,呜呜呜……”
和永伸出不光滑大手,接到周燕、英子同时递过的纸巾,轻轻地试去春妮的泪水。唉,过往烟云,他不想自已的春妮为祖辈的恩仇,那么担心,那么难过……
“英子,放了她们吧。”和永哀叹一声,摆摆手。

(原创设计先发)
寻找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皮衣
下一篇:远飞的大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