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远飞的大雁

远飞的大雁

一只或多个一只大雁展翅飞过脑海中空中,工整脆亮又十分动听的鸣叫一线进行,若隐若现中飘过来《远飞的大雁》那一首红歌曲旋律,并留有多少绚丽多彩彩绸。随着一只大雁鸣叫声缥缈旋律,也有一张逐渐清楚的脸孔。睁大双眼一看,居然是我老同学兼同学们马瑞霞,乳名毛霞。她似乎发生变化个样,一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不露声色地静静地看着我,翕动着嘴巴,但是却依然没有露出牙齿都没旋转眼球,真诚要将讲的话紧紧裹藏在了眼眸里。这一马瑞霞,你又要玩什么游戏低沉?哈哈哈哈哈……这一想一笑,忽然就睁开双眼,才发现是躺在床上。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转为窗子,通过窗帘布间隙,见到长空已经是鱼皮乳白色,十几只灰色的鸟儿整队摆动期间,传出很好听唧唧喳喳音韵。仅仅和印象中向南飞一只大雁所留声色犬马不在一个层次和价格。我潜意识里一直钟爱远飞一只大雁动听的歌声,由于很久以前便与那天籁之声拥有同理心共鸣点。
情不由衷的从床柜上拿着手机上,键入“远飞的大雁”,检索点一下,那一首曾火遍全网革命歌曲随后传遍耳边——远飞的大雁,麻烦你赶快飞,捎个信儿去北京,逆袭的农奴思念……
歌的原唱者是才旦卓玛,绝对性顶级水准,后代再怎么翻唱都变得极具特色。也难怪,凡经典原唱者,其音色、声色犬马、节奏、诗意早已融进观众的血液里脊髓里,成为一种永恒不变记忆力,不可复制更枉论更换。然经典的歌声及其翱翔于脑海中里的一只大雁,坚持要将我送到一个叫花街二十七号的大院里,把我妥妥地放进那一个特殊的典型环境里,任凭思绪葳蕤纵横驰骋。

我与毛霞同在一个大院里成长,之后又一同走入第五中学学校大门和班级里的门,尽管我们各奔东西一一下放乡村,入城工作中,出嫁产子,但期内经常真心实意行走打开心扉、述说愁肠。
毛霞是五四年新年那先天的,要大一些我一岁。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们以前互相不理会另一方,但是时间很短,好像只有2~3天的模样。那时候我们俩最多才上2班级,我名字玉兰花各自仅有5字的笔画一共才10画并且好写,而她的姓名瑞霞各是13画17画一共30画很难写。好几回她都写不出自己的姓名,气得哇哇哇地哭下去。可是我就在那一旁嘿嘿嘿嘿地笑的时候,说:“你看你看,我名字写完了,你为什么还没写出来啊。”这一说,她就更加急,越急就会越写不出,有时写错,就赶忙用橡皮擦,一不小心擦开了,就开始哭得更强大。一边擦一边写一边说:“我不理你,我不理你。”我就嘟噜嘟噜的说:“你不理我,出什么奇呀,我才慢慢不理你嘞!”

毛霞不像我看起来痩长,他是大圆脸因此稍显胖,但脸模板很美,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梁子直挺挺的,嘴巴边角十分清楚,喜爱扎二只齐肩部的粗短辫子,额头的莲蓬须剪很工整,弯弯曲曲密密的直直地一字排开在柳眉上前额前,煞是好看,特别是和大眼的搭配,就好像是许多年后最流行的卡通画人物,给人一种活泼可爱又静谧聪明的第一印象。她春秋季天常穿福晋子袄子,在大院里一班好姐妹里老是看起来要精美一些。毛霞在家里是老三,一个亲姐姐一个哥哥二个小弟。老大姐解放以前出生于皖北农村家乡,要大一些毛霞许多,在市医院学习中医,吃居住在企业,大院里非常少见到;她哥大她五六岁,爱看无线通信一类的书,并不大讲话,印象里都不怎么带弟媳玩乐;大弟小她三岁,喜爱黏着她,她还喜欢带着肉乎乎小弟。那时大院里的不少别人儿童在妈妈领导下在屋子里庭院里做糊汽水瓶、编制涤纶网兜(别名打小包包)和渔金属丝网等第二职业。我与毛霞就在那这种第二职业中消耗了很多岁月。那时,院校不上课或者节假日日,大白天里我和毛霞似乎是不谋而合和宅院小伙伴们一道,围坐在庭院走廊过道的某一个立杆四周,或一字排开在某一个墙面木工板前,分别插上去带有的木钉子,正坐在木椅或藤椅上,系住事前取好的一串包头市(一串一般为十副二十副不一),每串包头市的塑料管(即是涤纶网兜成形后提包门把)一种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也是有黄的,立杆或者木工板上往往是色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的很;一双双稚气双手飞梭走丝,比着谁打的快打的持续线丝不了针鱼。这也是大白天,一到晚上,并不是你来我家便是我上她们家,在餐桌一角的木缝中插上木钉子打小包包。我们一般尺寸年轻男女通过各种与众不同方法为家人一直做一份纯真的奉献,焕发出稚嫩花瓣一样的气场和味儿。
毛霞常常带上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添加装包团队。录音机就是她大哥从商场里买回来二极管三极管等零件,依照课本上的线图,用烙铁焊接拼装的,这一点在大院里那真的是为数不多的。毛霞好像很得意洋洋的打开收音机,里边马上传来包含《远飞的大雁》等在内的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法,例如: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麦浪滚滚闪光茫、仰头望到北斗七星,我家堂叔数不尽、提篮小卖拾炉渣,晚霞映在淀山湖上,这些。我们一众装包人还以一己方法,哼曲效仿与其互动交流,聚堆打小包包的场所因而看起来栩栩如生而轻快。这其中,《远飞的大雁》动听的歌声就常常从毛霞的嘴中飞出去,歌曲歌词如同一粒粒金豆子从她口中吐出落到金属盘里,传出十分脆响嘹亮的声音。她好像在飙喉咙,用劲张大吼大叫,高姿态发音,用劲拖音,将“一只大雁”的“雁”唱得悠远绵长。唱顺了口,毛霞也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桑木担子轻又轻哎,我担着茶出乡村——”
她的歌声一直拥有一股穿透性。在不经意间,大院里人家就隔三差五能听到一些好听的歌曲。有一些大娘伯伯也向毛霞的爸爸妈妈提议叫毛霞去考歌舞团,说成这样好的喉咙,没考演出团就太可惜了。之后凑了一个机会,毛霞确实到安徽大戏院参与地域歌舞团测试,她讲演出团的人都要她一共唱起了几首歌,一段是“远飞的大雁——”,一段是“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我们红军到陕北高原——”看见她考之后兴高采烈地模样,我真是为她开心,便对她讲,你如果考进了演出团,要经常请我不用花钱听戏啊。她笑眯眯的说,如果考上了,我一定会请你看不要钱的戏。
毛霞最终没有考入演出团,我想要不掏钱听戏的想法成了一个好梦。但是,毛霞似乎也不当一回事,不论是装包的时候也是踢毽跳绳子玩游戏的时候,也偶尔打开嗓子唱出《远飞的大雁》那时候,我俩也仅有才十三四岁。

一晃4年也就过去了,接着大家高中学历就跟随时尚潮流上山下乡运动来到。毛霞游玩的地方是当涂县的新桥镇工社新桥镇大队,就是打接纳证从前的,这也是学生们下发的一种形式,城市一级知识青年办是许可的。自然,按后来观点这也许就是找关系潜规则,归属于不良风气。我去南陵县的一个村庄。2个地区背井离乡都那么近。

毛霞下放的地方去过。她讲那属于自己新房子。这里有座叫和谐山的铁矿石,市区通近途客运车辆车,终点便是铁矿石。下车走20几分钟就到了毛霞的新房子。
毛霞一开始是居住在生产大队的下乡知青上,半年多后大队广播站主播被县上调离来到,毛霞就顶了部位当上大队广播站的主播,无需夏季栽秧割稻栽菜犁地了,甚是喊人艳羡。那时候就想,毛霞会到大队广播站,有两方面缘故,一是她爸爸在地域民劳局(之后民政部门和工作分离设计)工作中,常常到县上农村做事,当涂县是地区管辖的八个县之一,新桥镇大队都是毛霞父亲走访工作中走过的地方,和大队干部处得非常好,否则就算不上让大队打接纳证了。二是与毛霞喉咙相关,一定是他在广阔天地隔三差五高声《远飞的大雁》,因而赢得了生产制造小组生产制造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的喜爱。这第二点才是关键,毕竟在这一邻城市乡村,打接纳证来的知识青年不仅毛霞一个人。毛霞嗓子好演唱的也罢,又为大队让其当播音员给予冠冕堂皇的原因,别人就就没什么有异议的了。
那一次,我就是受邀到她那里去的,毛霞到和谐山地铁站接的站。广播站红砖头小青瓦小平房一间,正中间分隔,外间放好几张陈旧桌椅板凳和铁锹梨耙竹筐铁锨等杂具;里屋是操作间兼卧房,迎头墙壁贴紧毛主席去安源的肖像,别的墙壁上贴紧毛泽东主席标示的宣传海报,例如“乡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到那里是能够大有可为的”,“知青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的继续再教育,非常重要。”毛霞问完我在农村的一些问题后,说是要向我汇报状况,我觉得我们关联那么好,还报什么告。然后咱们就哈哈哈哈哈高兴地捧腹大笑下去。就在那哈哈大笑时,毛霞她忽然中断欢笑声,脱扣道,我想广播节目了。一边说着先从床边上站起来来到办公台前庄重坐着,右手按住播音器电源开关,左手轻轻地按住麦克风,顿了顿:“众多部员各位同志——”
为了保障她工作中,我走出房间立在开阔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一天毛霞广播节目是指大队上一个通告,说成叫各生产制造小组派一名部员在下午到大队部备案生产设备。女播音员响声清澈清亮的,根据广播站户外,及其田地和村口灯泡杆里的喇叭,传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毛霞的音质确实超好听,好像从吹干的豌豆上抖掉中的绿豆豆,又通过丝网过虑,整体清洁没有一点点的残渣,一粒粒清亮纯真;亦如珠落玉盘,传出一串串迷人动听的声音。我眺望广播站四周的原野地面,像铺了一张极大无边的翠绿色绒毯,风轻轻吹好去处,那广阔无垠翠绿色如同长江中一条硕大绿绸带,随江之波浪纹不断波动不断向前,又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彩绸随大地之手翩翩飞舞;近点远方明晰参差着一些排序不过长的农家院平屋,或者零星农家小院,时长还不足10点,已经有农家院点燃了袅袅炊烟,从这探身房顶的烟筒一股脑儿地冒出的浓烟,由浓渐淡、由黑变灰,随风飘荡飘呀飘呀一直吹进云朵色,融进蓝天白云,给无际长空增添一缕尘世间柴禾烟火味。这个声音、这画面所以也就烙到了记忆里,迄今也难以释怀。
返回广播站,毛霞正写在纸上书写,我凑上一看起来是在备案广播节目内容。等她备案好啦,我便跟她说,刚刚在外听了你广播节目声,非常动听,你如果在麦克风上喝歌根据音响喇叭传出,那么就更好听了。毛霞嘿咻嘿咻地咧着嘴笑下去,露白白的齐齐哈尔牙齿。“唱一个试一试,如何?没啥关系吧?”见她开心,我一个劲地要求他根据广播节目露一手。毛霞又淡淡笑道,想想一会儿说,广播站除开广播节目大队布局或赞同的具体内容,播放视频红色歌曲都是行,可我自身唱肯定不行。要不下工后,在外边唱一下,但是你也会来一段,可不可以?
晚餐要在大队镇长家吃的。我推说我有问题,但毛霞执意要一道去,她讲刘书记一家人都不错,刘妈妈也没架子,她女儿绿蓉和我相差不多,我们俩处得来,他知道我同学来新桥镇看着我,说些什么又叫我带你以往吃一碗饭。
我还在大队供销合作社商场里购买了三块合肥市老冰糖罂粟花饼上镇长的家里。镇长没在家,家中有刘妈妈跟她闺女绿蓉。母女都瘦挑选的,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对我一个别人,刘妈妈也时常问长问短,她女儿绿蓉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皮肤颜色毛毛的,仿佛缺乏营养,可她非常nice,几回往我盘子里盛菜。那一次吃了什么菜我一点想不起来了,但晚餐的情谊和气氛一直难以忘怀。
依照事前讲好的,返回大队广播站,我与播音员就坐在广播站门口旁边的田坎旁边说了一些话,再用抽签的办法,每个人即兴表演来啦一段。我抽签抓了一个1,先唱,唱的是李铁梅《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唱完毛霞就会使凸起欢呼声,说没想到你京剧唱那么好,那我就不唱起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毛霞没法,肠蠕动了一下嘴巴,润好啦喉咙,又唱起那一首耳熟能详的《远飞的大雁》,或许是数年的时间不断积累观念沉积,声色犬马悦耳广阔,声韵词句寄情,仿佛她就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逆袭的农奴”。毛霞未能“叫我们不用花钱听戏”,看起来确实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地域歌舞团得人看走了眼。
第二天早上,毛霞送我去和谐山地铁站时,广播站来啦几位镇村干部。毛霞悄悄的告诉我说,大队刘书记他们来了,不送你了,你离开行吧,有时间信件。我注意啦一下这位刘书记,都是痩跳一跳的,皮肤颜色毛毛的,有点像补报刊登的焦裕禄的样子。
在客车上,忽然想起今日我应该是第二次看到这名刘书记。第一次是在三月份前我在乡村回家了讨动物油白砂糖等东西的时候。哦,忘记了交待,在大院里,我们家和毛霞家正中间就相隔一家,是紧隔壁的邻居。那一天,我妈妈见到毛霞妈妈抓住了已经露台餐厅厨房墙角寻食的白色洋老母鸡,想杀,就询问道,“马师母(毛霞父亲是国家干部,马妈妈就一直被尊为马师母),来顾客啦,你们家小东东(毛霞大弟)自小炕鸡养大的老母鸡已经下蛋,愿意杀啊?”“自己家养,免得购买了。”马妈妈是东北人,似乎也是搁不住说话的,就凑够我妈妈耳朵里面前说:“毛霞他们大队的人到市区有急事,顺带到我家一起来看看。”“那是要接待一下的。”我妈激情附合着。
我用心留意隔壁邻居这一客人。大队镇长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角色了,是非常受下发学生及她们父母尊重的。大队镇长来时我错过了窥探的好机会,也难怪,谁曾料想到他什么时候到,但离开的时候一定是能够直到的。那天下午,毛霞家飞出浓郁的炖老母鸡鸡香,也有炒花生米的香气,甚是诱惑食欲。等到晚上6点钟后,天已经黑了,我听见毛霞大门口马大伯和一个操乡村话音的男生发言,就暗暗地赶忙站在家门口,面对着毛霞家。这时候毛霞父亲送客出门到花大街上的反大酒店酒店住宿,我看见这一大队镇长但是40来岁,瘦小,衣着深灰色衣服,脸部有一些发红——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看不出来原本肤色,反正是一个正宗的乡村人的样子,不用说没人坚信这个人是大队镇长。之后我就假装没事的模样到毛霞家,马妈妈已经收拾碗筷,她问我,吃过饭了吗,我讲吃过了,回家讨物品,明日提前准备回农村。“的恰好,夜里包了猫耳朵,盛几个你尝一尝。”我还不等他回绝,马妈妈就递过一个小盘子说:“别人吃好多个,尝尝味道。”盘子里实笃笃地挤满北方地区人爱包的猫耳朵。“马妈妈,这猫耳朵真好吃。”满满的一碗猫耳朵,我三下五除二再吃完,完后似乎还身背马妈妈外伸舌头舔了几次嘴,将唇上残余的飘香掠夺整洁所有吞到肚子里。猫耳朵味儿真香啊。马妈妈在自己家石臼里捣烂了新炒的花生仁拌在瘦猪肉馅里,加上葱姜等调料,吃在嘴里,吞咽肚子里,一线出来,肉味花生仁香裹在一起,回肠荡气,把肠道和胃都呛得醉乎乎的。坦白说,这味蕾享有迄今为止不曾有过第二次。一只或多个一只大雁展翅飞过脑海中空中,工整脆亮又十分动听的鸣叫一线进行,若隐若现中飘过来《远飞的大雁》那一首红歌曲旋律,并留有多少绚丽多彩彩绸。随着一只大雁鸣叫声缥缈旋律,也有一张逐渐清楚的脸孔。睁大双眼一看,居然是我老同学兼同学们马瑞霞,乳名毛霞。她似乎发生变化个样,一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不露声色地静静地看着我,翕动着嘴巴,但是却依然没有露出牙齿都没旋转眼球,真诚要将讲的话紧紧裹藏在了眼眸里。这一马瑞霞,你又要玩什么游戏低沉?哈哈哈哈哈……这一想一笑,忽然就睁开双眼,才发现是躺在床上。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转为窗子,通过窗帘布间隙,见到长空已经是鱼皮乳白色,十几只灰色的鸟儿整队摆动期间,传出很好听唧唧喳喳音韵。仅仅和印象中向南飞一只大雁所留声色犬马不在一个层次和价格。我潜意识里一直钟爱远飞一只大雁动听的歌声,由于很久以前便与那天籁之声拥有同理心共鸣点。
情不由衷的从床柜上拿着手机上,键入“远飞的大雁”,检索点一下,那一首曾火遍全网革命歌曲随后传遍耳边——远飞的大雁,麻烦你赶快飞,捎个信儿去北京,逆袭的农奴思念……
歌的原唱者是才旦卓玛,绝对性顶级水准,后代再怎么翻唱都变得极具特色。也难怪,凡经典原唱者,其音色、声色犬马、节奏、诗意早已融进观众的血液里脊髓里,成为一种永恒不变记忆力,不可复制更枉论更换。然经典的歌声及其翱翔于脑海中里的一只大雁,坚持要将我送到一个叫花街二十七号的大院里,把我妥妥地放进那一个特殊的典型环境里,任凭思绪葳蕤纵横驰骋。

我与毛霞同在一个大院里成长,之后又一同走入第五中学学校大门和班级里的门,尽管我们各奔东西一一下放乡村,入城工作中,出嫁产子,但期内经常真心实意行走打开心扉、述说愁肠。
毛霞是五四年新年那先天的,要大一些我一岁。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们以前互相不理会另一方,但是时间很短,好像只有2~3天的模样。那时候我们俩最多才上2班级,我名字玉兰花各自仅有5字的笔画一共才10画并且好写,而她的姓名瑞霞各是13画17画一共30画很难写。好几回她都写不出自己的姓名,气得哇哇哇地哭下去。可是我就在那一旁嘿嘿嘿嘿地笑的时候,说:“你看你看,我名字写完了,你为什么还没写出来啊。”这一说,她就更加急,越急就会越写不出,有时写错,就赶忙用橡皮擦,一不小心擦开了,就开始哭得更强大。一边擦一边写一边说:“我不理你,我不理你。”我就嘟噜嘟噜的说:“你不理我,出什么奇呀,我才慢慢不理你嘞!”

毛霞不像我看起来痩长,他是大圆脸因此稍显胖,但脸模板很美,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梁子直挺挺的,嘴巴边角十分清楚,喜爱扎二只齐肩部的粗短辫子,额头的莲蓬须剪很工整,弯弯曲曲密密的直直地一字排开在柳眉上前额前,煞是好看,特别是和大眼的搭配,就好像是许多年后最流行的卡通画人物,给人一种活泼可爱又静谧聪明的第一印象。她春秋季天常穿福晋子袄子,在大院里一班好姐妹里老是看起来要精美一些。毛霞在家里是老三,一个亲姐姐一个哥哥二个小弟。老大姐解放以前出生于皖北农村家乡,要大一些毛霞许多,在市医院学习中医,吃居住在企业,大院里非常少见到;她哥大她五六岁,爱看无线通信一类的书,并不大讲话,印象里都不怎么带弟媳玩乐;大弟小她三岁,喜爱黏着她,她还喜欢带着肉乎乎小弟。那时大院里的不少别人儿童在妈妈领导下在屋子里庭院里做糊汽水瓶、编制涤纶网兜(别名打小包包)和渔金属丝网等第二职业。我与毛霞就在那这种第二职业中消耗了很多岁月。那时,院校不上课或者节假日日,大白天里我和毛霞似乎是不谋而合和宅院小伙伴们一道,围坐在庭院走廊过道的某一个立杆四周,或一字排开在某一个墙面木工板前,分别插上去带有的木钉子,正坐在木椅或藤椅上,系住事前取好的一串包头市(一串一般为十副二十副不一),每串包头市的塑料管(即是涤纶网兜成形后提包门把)一种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也是有黄的,立杆或者木工板上往往是色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的很;一双双稚气双手飞梭走丝,比着谁打的快打的持续线丝不了针鱼。这也是大白天,一到晚上,并不是你来我家便是我上她们家,在餐桌一角的木缝中插上木钉子打小包包。我们一般尺寸年轻男女通过各种与众不同方法为家人一直做一份纯真的奉献,焕发出稚嫩花瓣一样的气场和味儿。
毛霞常常带上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添加装包团队。录音机就是她大哥从商场里买回来二极管三极管等零件,依照课本上的线图,用烙铁焊接拼装的,这一点在大院里那真的是为数不多的。毛霞好像很得意洋洋的打开收音机,里边马上传来包含《远飞的大雁》等在内的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法,例如: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麦浪滚滚闪光茫、仰头望到北斗七星,我家堂叔数不尽、提篮小卖拾炉渣,晚霞映在淀山湖上,这些。我们一众装包人还以一己方法,哼曲效仿与其互动交流,聚堆打小包包的场所因而看起来栩栩如生而轻快。这其中,《远飞的大雁》动听的歌声就常常从毛霞的嘴中飞出去,歌曲歌词如同一粒粒金豆子从她口中吐出落到金属盘里,传出十分脆响嘹亮的声音。她好像在飙喉咙,用劲张大吼大叫,高姿态发音,用劲拖音,将“一只大雁”的“雁”唱得悠远绵长。唱顺了口,毛霞也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桑木担子轻又轻哎,我担着茶出乡村——”
她的歌声一直拥有一股穿透性。在不经意间,大院里人家就隔三差五能听到一些好听的歌曲。有一些大娘伯伯也向毛霞的爸爸妈妈提议叫毛霞去考歌舞团,说成这样好的喉咙,没考演出团就太可惜了。之后凑了一个机会,毛霞确实到安徽大戏院参与地域歌舞团测试,她讲演出团的人都要她一共唱起了几首歌,一段是“远飞的大雁——”,一段是“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我们红军到陕北高原——”看见她考之后兴高采烈地模样,我真是为她开心,便对她讲,你如果考进了演出团,要经常请我不用花钱听戏啊。她笑眯眯的说,如果考上了,我一定会请你看不要钱的戏。
毛霞最终没有考入演出团,我想要不掏钱听戏的想法成了一个好梦。但是,毛霞似乎也不当一回事,不论是装包的时候也是踢毽跳绳子玩游戏的时候,也偶尔打开嗓子唱出《远飞的大雁》那时候,我俩也仅有才十三四岁。

一晃4年也就过去了,接着大家高中学历就跟随时尚潮流上山下乡运动来到。毛霞游玩的地方是当涂县的新桥镇工社新桥镇大队,就是打接纳证从前的,这也是学生们下发的一种形式,城市一级知识青年办是许可的。自然,按后来观点这也许就是找关系潜规则,归属于不良风气。我去南陵县的一个村庄。2个地区背井离乡都那么近。

毛霞下放的地方去过。她讲那属于自己新房子。这里有座叫和谐山的铁矿石,市区通近途客运车辆车,终点便是铁矿石。下车走20几分钟就到了毛霞的新房子。
毛霞一开始是居住在生产大队的下乡知青上,半年多后大队广播站主播被县上调离来到,毛霞就顶了部位当上大队广播站的主播,无需夏季栽秧割稻栽菜犁地了,甚是喊人艳羡。那时候就想,毛霞会到大队广播站,有两方面缘故,一是她爸爸在地域民劳局(之后民政部门和工作分离设计)工作中,常常到县上农村做事,当涂县是地区管辖的八个县之一,新桥镇大队都是毛霞父亲走访工作中走过的地方,和大队干部处得非常好,否则就算不上让大队打接纳证了。二是与毛霞喉咙相关,一定是他在广阔天地隔三差五高声《远飞的大雁》,因而赢得了生产制造小组生产制造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的喜爱。这第二点才是关键,毕竟在这一邻城市乡村,打接纳证来的知识青年不仅毛霞一个人。毛霞嗓子好演唱的也罢,又为大队让其当播音员给予冠冕堂皇的原因,别人就就没什么有异议的了。
那一次,我就是受邀到她那里去的,毛霞到和谐山地铁站接的站。广播站红砖头小青瓦小平房一间,正中间分隔,外间放好几张陈旧桌椅板凳和铁锹梨耙竹筐铁锨等杂具;里屋是操作间兼卧房,迎头墙壁贴紧毛主席去安源的肖像,别的墙壁上贴紧毛泽东主席标示的宣传海报,例如“乡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到那里是能够大有可为的”,“知青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的继续再教育,非常重要。”毛霞问完我在农村的一些问题后,说是要向我汇报状况,我觉得我们关联那么好,还报什么告。然后咱们就哈哈哈哈哈高兴地捧腹大笑下去。就在那哈哈大笑时,毛霞她忽然中断欢笑声,脱扣道,我想广播节目了。一边说着先从床边上站起来来到办公台前庄重坐着,右手按住播音器电源开关,左手轻轻地按住麦克风,顿了顿:“众多部员各位同志——”
为了保障她工作中,我走出房间立在开阔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一天毛霞广播节目是指大队上一个通告,说成叫各生产制造小组派一名部员在下午到大队部备案生产设备。女播音员响声清澈清亮的,根据广播站户外,及其田地和村口灯泡杆里的喇叭,传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毛霞的音质确实超好听,好像从吹干的豌豆上抖掉中的绿豆豆,又通过丝网过虑,整体清洁没有一点点的残渣,一粒粒清亮纯真;亦如珠落玉盘,传出一串串迷人动听的声音。我眺望广播站四周的原野地面,像铺了一张极大无边的翠绿色绒毯,风轻轻吹好去处,那广阔无垠翠绿色如同长江中一条硕大绿绸带,随江之波浪纹不断波动不断向前,又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彩绸随大地之手翩翩飞舞;近点远方明晰参差着一些排序不过长的农家院平屋,或者零星农家小院,时长还不足10点,已经有农家院点燃了袅袅炊烟,从这探身房顶的烟筒一股脑儿地冒出的浓烟,由浓渐淡、由黑变灰,随风飘荡飘呀飘呀一直吹进云朵色,融进蓝天白云,给无际长空增添一缕尘世间柴禾烟火味。这个声音、这画面所以也就烙到了记忆里,迄今也难以释怀。
返回广播站,毛霞正写在纸上书写,我凑上一看起来是在备案广播节目内容。等她备案好啦,我便跟她说,刚刚在外听了你广播节目声,非常动听,你如果在麦克风上喝歌根据音响喇叭传出,那么就更好听了。毛霞嘿咻嘿咻地咧着嘴笑下去,露白白的齐齐哈尔牙齿。“唱一个试一试,如何?没啥关系吧?”见她开心,我一个劲地要求他根据广播节目露一手。毛霞又淡淡笑道,想想一会儿说,广播站除开广播节目大队布局或赞同的具体内容,播放视频红色歌曲都是行,可我自身唱肯定不行。要不下工后,在外边唱一下,但是你也会来一段,可不可以?
晚餐要在大队镇长家吃的。我推说我有问题,但毛霞执意要一道去,她讲刘书记一家人都不错,刘妈妈也没架子,她女儿绿蓉和我相差不多,我们俩处得来,他知道我同学来新桥镇看着我,说些什么又叫我带你以往吃一碗饭。
我还在大队供销合作社商场里购买了三块合肥市老冰糖罂粟花饼上镇长的家里。镇长没在家,家中有刘妈妈跟她闺女绿蓉。母女都瘦挑选的,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对我一个别人,刘妈妈也时常问长问短,她女儿绿蓉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皮肤颜色毛毛的,仿佛缺乏营养,可她非常nice,几回往我盘子里盛菜。那一次吃了什么菜我一点想不起来了,但晚餐的情谊和气氛一直难以忘怀。
依照事前讲好的,返回大队广播站,我与播音员就坐在广播站门口旁边的田坎旁边说了一些话,再用抽签的办法,每个人即兴表演来啦一段。我抽签抓了一个1,先唱,唱的是李铁梅《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唱完毛霞就会使凸起欢呼声,说没想到你京剧唱那么好,那我就不唱起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毛霞没法,肠蠕动了一下嘴巴,润好啦喉咙,又唱起那一首耳熟能详的《远飞的大雁》,或许是数年的时间不断积累观念沉积,声色犬马悦耳广阔,声韵词句寄情,仿佛她就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逆袭的农奴”。毛霞未能“叫我们不用花钱听戏”,看起来确实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地域文工团得人看走了眼。
第二天早上,毛霞送我去和谐山地铁站时,广播站来啦几位镇村干部。毛霞悄悄的告诉我说,中队刘书记他们来了,不送你了,你离开行吧,有时间信件。我注意啦一下这位刘书记,都是痩跳一跳的,皮肤颜色毛毛的,有点像补报刊登的焦裕禄的样子。
在客车上,忽然想起今日我应该是第二次看到这名刘书记。第一次是在三月份前我在乡村回家了讨动物油白砂糖等东西的时候。哦,忘记了交待,在大院,我们家和毛霞家正中间就相隔一家,是紧隔壁的邻居。那一天,我妈妈见到毛霞妈妈抓住了已经露台餐厅厨房墙角寻食的白色洋老母鸡,想杀,就询问道,“马师母(毛霞父亲是国家干部,马妈妈就一直被尊为马师母),来顾客啦,你们家小东东(毛霞大弟)自小炕鸡养大的老母鸡已经下蛋,愿意杀啊?”“自己家养,免得购买了。”马妈妈是东北人,似乎也是搁不住说话的,就凑够我妈妈耳朵里面前说:“毛霞他们中队的人到市区有急事,顺带到我家一起来看看。”“那是要接待一下的。”我妈激情附合着。
我用心留意隔壁邻居这一客人。大队书记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角色了,是非常受下发学生及她们父母尊重的。大队书记来时我错过了窥探的好机会,也难怪,谁曾料想到他什么时候到,但离开的时候一定是能够直到的。那天下午,毛霞家飞出浓郁的炖老母鸡鸡香,也有炒花生米的香气,甚是诱惑食欲。等到晚上6点钟后,天已经黑了,我听见毛霞大门口马大伯和一个操乡村话音的男生发言,就暗暗地赶忙站在家门口,面对着毛霞家。这时候毛霞父亲送客出门到花大街上的反大酒店酒店住宿,我看见这一大队书记但是40来岁,瘦小,衣着深灰色衣服,脸部有一些发红——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看不出来原本肤色,反正是一个正宗的乡村人的样子,不用说没人坚信这个人是大队书记。之后我就假装没事的模样到毛霞家,马妈妈已经收拾碗筷,她问我,吃过饭了吗,我讲吃过了,回家讨物品,明日提前准备回农村。“的恰好,夜里包了猫耳朵,盛几个你尝一尝。”我还不等他回绝,马妈妈就递过一个小盘子说:“别人吃好多个,尝尝味道。”盘子里实笃笃地挤满北方地区人爱包的猫耳朵。“马妈妈,这猫耳朵真好吃。”满满的一碗猫耳朵,我三下五除二再吃完,完后似乎还身背马妈妈外伸舌头舔了几次嘴,将唇上残余的飘香掠夺整洁所有吞到肚子里。猫耳朵味儿真香啊。马妈妈在自己家石臼里捣烂了新炒的花生仁拌在瘦猪肉馅里,加上葱姜等调料,吃在嘴里,吞咽肚子里,一线出来,肉味花生仁香裹在一起,回肠荡气,把肠道和胃都呛得醉乎乎的。坦白说,这味蕾享有迄今为止不曾有过第二次。

我与毛霞最后在同一年上涨回家,似乎是同歩各自进了工厂,我进了市侨民制鞋厂,她去了市第一塑料制品厂之后又激发到市江南地区钢化玻璃厂,都是国有的,都是属于轻工行业系统软件。到单位报到的那一天,大家凑了一个时长兴高采烈的在和平大戏院看过一场电影,完了又在周围的镜湖公园逸步交心,我曾经有意无意地问道过她,你下发不久之后只当上中队播音员,这不是一般人想要去就可以去的,也看的出你父亲和大队书记关联也是非常好的,之后咋没被强烈推荐当工农兵大学生呀。本来我还小心毛霞不开心,他却一笑了之地对我出了一个题型:“请你告诉我,中队强烈推荐配额只有一个,可是这个中队也有一名高中毕业生,而中学生的父亲便是大队书记,你看这个配额给谁呢?”这么一说那就只有说毛霞运气差。倘若镇长闺女年纪还小或者早已上班了,毛霞那就绝对会朝另一个方向培养了。我还记得前些年毛霞和我想起,大队书记闺女绿蓉大学毕业之后嫁给当涂附近机场的一个军人,他们双方也有过联络。如此看来,毛霞也许并没把从农村强烈推荐读大学当一回事。

毛霞虽然没有成为工农兵大学生,可她亲姐姐让在中国交通报当记者的老公给这个妹妹找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给嫁。可以说是但是了亲妹妹心灵深处一份想法。老公姓张,贵州人,父母早亡,家世欠佳,但书读的好,之后被推荐到武汉市某所高校去读书,毕业之后安排到某大型航务工程设计公司,熬了好些年月以后就当了技术工程师。我搜了材料,这家公司强大,国内外单设了很多家子公司,在东莞、深圳市、哈尔滨市、大连市等地区,及其海外葡萄牙修建港口和公路桥梁。

大家入城工作中不久之后,毛霞一家就搬至张家山了,那就是地域行署所在城市。毛霞谈恋爱的时候是与父母及小兄弟住在一起,那时候她大哥住进了地域某单位的寝室,大弟基本上在他上涨回家的前提下,步姐覆辙也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继续再教育来到。

热恋中的毛霞曾邀我到过张家山,我遇见了这位工农兵大学生,长得瘦长,双眼并不大,和女友差距非常大,但是非常切合所谓“男才女貌”。
毛霞的挑选分辨确定正确的。是因为她曾以书面语正儿八经地那么表达过真正观念:老公单位为大企业;他尽职尽责,积极补足了曾经被抨击工农兵大学生学识上的“薄弱点”,最后靠上工程师这一挡位,并且为人正直忠厚心地善良,妻子爱子爱家庭,并没有五迷三道。

置身一般般的公司,和成千上万人一样,我与毛霞未能避开被砸饭碗的处境,而且还是第一批被砸的工作。大家只能处于被动转型发展找饭吃。多少彷徨后,开了个了一间品牌鞋店,但是不知毛霞如何要考虑的,竟然出乎意料地搞了一个流动性小摊,下小馄饨卖水饺,地址多流动性在老公单位宿舍附近杨家门和石城湖道闸,那里有市大中型龙头企业锅炉制造厂,也有厂子弟校、地铁站、农贸市场等。作为一种友情代表,我曾经如期坐1路车到杨家门站下了车,见到她时,她正利索地对一对恋人模样的中年男女装好小馄饨,左手倒捏住小瓶子在冒着热气的盘子里均匀的撒着白胡椒粉,端到这会对恋人眼前,甚是殷情。随风飘扬来一阵轻度醒鼻的麻辣味道中,我看见同学脸部通红通红的,那就是叫开水烫水给熏的,两手手臂里的护袖和胸口围兜非常干净,许是早晨摆摊儿时新换掉的,围兜中间偏下一点处袋子有一些圆鼓鼓,看起来这一上午生意不错。以前仰看蓝天白云草地、一对漂亮明亮的眼睛跟随行走云朵、高声《远飞的大雁》妙龄女子,好像是在一瞬间也就成了手推车小售卖的徐老半娘,我的心里一阵苦楚酸楚的。但忍不住激情,我也是很兴高采烈坐到摊前的条形木椅上,饱受商贩生产制造的小吃,之所以叫是饱受,是因为她各自帮我下一碗馄饨一碗饺子,不要吃还是不行!她笑眯眯的说这也是马瑞霞独立产权、手工制造。她受邀到了我的店内,迫不得已带去一双时兴样式的真皮皮鞋,没有也没用!我效仿她的言语,绝对性真牛皮,虽然不是我做的,但借花献佛,情在不言中。

毛霞不像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坚守阵营以鞋为业,他在小面食生意场上没走很远,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从新捡起书籍,之后竟然考入会计师职称。当他向我“道喜”并且要“设宴”时,我还真一时没缓过神来。印象里,她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是对数学课并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她瞄准了财务会计行业的行业实用价值吧。那样要来,也就不再有意思了。我将同学考得会计证书的事告诉过我老先生,他想了一下后便说,这个同学文化艺术还是不错的,她字就写得好,虽并不像硬笔字帖棱角分明,但是自身的香味,精巧圆滑,横看竖看整篇说就护眼舒适。我爱人这么说,是感慨万千的。30多年以前,我先生夜大学汉语本科论文描写的是李存葆《山中那十九座坟茔》人物形象分析,飘飘洒洒数万言,就是我请同学抄录在原稿纸里的。毕业论文鉴定优质也做了论文答辩,就真与抄录者画龙点睛有一定关系。

那一次,毛霞发语音聊天帮我,说要到深圳老公的施工工地过一段时间,甚至动心的说,丈夫在工地日常生活没规律性,我想过来看看,也可以有一个照料。我早知,她已不亲自操刀会计工作,孩子有薪读研究生毕业后超越进了当地规格型号较大的一家医院门诊,儿媳妇也进了城区一家大型的公立三甲医院做护理人员;只是她张家山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不知现况好不好。在回复信息情况下,就会多问完一两句,马妈马大伯人体还好?闺女终究暖心一些,你来深圳市,两个老人不容易有什么意见吧?不一会毛霞立即打电话来说,我老妈人体还行——她们老人有三个儿子呼应mamak档吧,闺女嘛,本身就是泼出去的水呀。我弟弟也说过我,但他有病也可伶,只要他一家日常生活好好地,我就不跟他斤斤计较。我就是泼出去的水,之后靠谁啊,孩子有自己的生活,不指望的。我如今不把老公好好照顾,或许之后就真的没依赖的了,老夫妻实际上都是各自椅背。说罢嘿咻嘿咻笑的时候。话说的没错,但感觉她话里有一些坑坑洼洼事儿不肯进行。我询问了一句,有哪些不称心的事啊?她安静了一下,回答说,哪个人哪里会都凡事都顺心如意呢,是不是?见她这么说,我就不方便了解到底了。

毛霞夫妻从深圳回家是送葬的。她88岁的妈妈在家里忽然摔倒过世。年老父亲向膝前现唯一的闺女(毛霞的大姐在46岁那刚随夫调至大城市没多久,在公司临时性安置旅社屋子突发性出现意外去世)转述着妻子去世的情况,毛霞眼泪停不住秋风瑟瑟而至。家中办好妈妈丧礼,安顿好了88岁爸爸生活起居后,毛霞夫妻回到深圳前,我约她有过一次碰面。考虑毛霞本次回来特殊理由以及情绪,我专门考虑在城区一家著名茶馆的包间,想要促膝谈心共诉衷肠。毛霞身姿样子没变化,仅仅方脸有一些发泡材料,其实也不是水肿的那般;她神情有一些直愣,自然就是归属于郁郁寡欢的那一种,是因为她眼中仍然见亮光亮;她喉咙很多嘶哑,我觉得应该属于和人过多猛烈争论之后才可能出现声线转变,自然在其中一定有她痛哭流涕妈妈谢世、悲伤父亲风烛残年后的过多用嗓。她呆呆地地告诉我,她爸爸双眼基本上双目失明,日常生活已生活无法自理,办好妈妈丧礼,她哥组织家庭都会,经爸爸允许,确定由老二、老四、老五三个儿子轮着把爸爸收到家中日常生活一个月,也不分配闺女照顾了。她不露声色的说,三个儿子依次分享父母比较有限房产收益,那就得敬业竭尽全力孝顺风烛残年的孤独的爸爸;再讲,嫁出去的女儿便是泼出去的水。显而易见,这时毛霞的心态是担心压抑,这类压抑担心并不难为男同其他多数人所了解。我或许就是其中之一。由于隔壁邻居,我对于毛霞相关的情况就是有一定的感受的,再加上有时候通过张家山就顺路看一下马妈妈,马妈妈见到我看她特别开心,话家常中比较多了解到一些与毛霞相关的事——
早从我和老同学下发乡村时,马妈妈一家就搬到张家山,她大哥“传承”了大院那个近20平的房子,连同独立的餐厅厨房,并在那儿结婚生子,没几年后搬至企业分房子住。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却把老宅排掉,让社区居委会给收下。尽管那个时候的住宅是租赁属性的,但若是再次保存在毛霞妈妈户下,那之后房改办后因为古城改造拆迁,那房地产经济效益就丰厚的。我们家就因为一直传承着定居最后分享一块很大的生日蛋糕。如此看来,她哥哥间接性独自一人分享家中一份资产也不过分。毛霞因此有一些难以释怀,曾在过后多年各自到房产管理局和社区居委会反映问题,要求补缴这么多年欠的租金,赎出老宅的居留权,但是没有能如愿以偿。毛霞这位工农兵大学生离开故乡工作之后,老家老宅让好多个大叔住,后家乡旧城改造规划要拆老宅,毛霞手执合理合法公文前去相公家乡解决相关的事宜,结论无功而返。以致于曾经的曾经由于孩子购房装修完婚,毛霞迫不得已向其大哥贷款10万元。再曾经的曾经,处在市区很好地区的张家山动迁,毛霞有一些寄希望于从这当中分到一杯残羹剩饭,补上那借上10万多元的窟窿眼,结论也不了。由于张家山房子房改办时,老四老五兄弟俩结婚后便已和父母住在一起,标准都不是很好,二个小弟掏钱由爸爸办好房改办办理手续,哥姐二人也没意见。之后,父母写出借款条,说明之后房子拆迁,产权年限老四老五每个人一半。张家山动迁前,毛霞大哥在自家组织家庭都会,建议让二个小弟在动迁总面积上有交给亲姐姐一定市场份额,核心内容是每个人所让总面积折款不得超过5万,小于此数则按实际金额才行,未作往上拉。毛霞当然非常高兴,笑眯眯地向她嫂子说:“这恰好还清借哥哥的钱,那时候就马上转帐好啦,省份的晃来晃去的。”大嫂也笑着说道:“立即转那不行,要桥归桥、路归路,俩码事。”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一建议最后在第二次家中大会上没产生文本。以致于再之后,毛霞的大嫂其实就是那10万块的债务人,通电话要哥嫂老四到张家山老宅,替大姑子催要5万元“拆迁房屋总面积折合同款”,毛霞大哥那一天也一起去了老宅。想不到哥嫂强词夺理,也没给大哥脸面,场景搞得很槽糕——为构建同学相遇应该有的愉快气氛,我有意识的选了班群里未曾得知的名人趣事,比如说某某某同学们的男生(也是同学)在副科级位上离休4年之后被揪出贪污罪坐5年班房、他妻子不堪入目孤独数次分散情感上的事儿;某同学不小心卷进贩卖人口案,整得家破人亡;某某某同学们撩拨洗头发屋按摩女,还拿出下边的光葫芦头兜腮胡须独眼,哪晓得那按摩女还很刚正不阿,佳人一怒就报警求助,最后被关掉7天这些。毛霞听完有时候“哦——”的一声,或者淡淡一笑,不询问都不表述观点,彻底是一种与己无关听之任之状态。那一次幽会,除开觉得老同学后边这么多年完的有点儿是一地鸡毛的日子,我早已想不起来有没有什么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特别是我们俩每个人究竟还说了啥,整体印象是平平淡淡,基本上如同并没有发生了。

毛霞去深圳后,先是还电联过,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再加上岁数奔向七十,之后仅仅春节期间互致问候,平时基本没联系上了。我们俩以往友好往来因而显得有一些一般般的。自然这并不完全就是受新冠疫情产生的影响。有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在同学微信群中看到毛霞漏脸或者出文或者发音,但却没有,她几乎处在深潜情况。我关注过她微信头像图片,那就是蓝天白云草地间小鸟翱翔的影象,不知道是否大雁。就记得她讲过,照片是很多年前与工农兵大学生走娘家探亲访友,老公在张家山地委宅院用手机抓拍的。蓝天白云草地小鸟在微信群里诸头像图片中显得既鲜活又静谧,有一种阔远惬意的况味。

那一天,我去城东区政务新区做事,完了也顺带在周围一个健康小屋排长队做病毒检测,突然有些人叫我乳名,循声望去,走过来一个很大的男生,有一些松驰的脸颊亲戚朋友似微微一笑,并自报家门。我同样也认出这个人是毛霞的大弟。还记得毛霞家搬离时,他正市第十五中学读高中,模样早已定型了,但现在头盖秃顶、头发斑白、两条鼻沟立即嘴巴,宛然老头儿一个,变成吃社会保险基金的大户。她在距我一米的地方站定,说刚排长队做了核检。我当然问及他姐姐状况。获知老同学在北京生活很好,我也很高兴。
注视着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那一个回绝给付“动迁总面积折合同款5万余元”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只因为这一情况,老同学在媳妇儿生产制造尚在医院,就决然退回了一个大弟包的红包。一来一往,产生困局。千里迢迢南方老同学,你们不是和我说过,还在这样一个弟弟上高中时期,你也就带他去新桥镇你的那个新房子那一个广播站也有旁边的道班里玩,尽可能做好吃的给她吃;你与工农兵大学生谈恋爱扎大马路的时候也没忘记携带这一小弟;小弟下发时,你与妈妈一起搭车送他去了乡村,甚是恋恋不舍。大家兄妹之心不会转变成那么槽糕的局势呀。

我先生本市一家大报文学类选刊里发了一篇文章。他取出散发出印刷油墨清香的报刊已经让我看。忽听到有个人喊着他老爷子的别名,其实就是那篇稿子里的落款,响声脆脆的有一些熟耳。待我和先生闻声出去,才见到那人是一位高于我一个头的女性,手里就拿着那张登我老先生稿子的报刊,要递给看,我说我这儿拥有,她讲你这张其实不是的,而是自己这一张。说完就硬将报刊塞进我手上,我看得清日周期是2021年6月29日。塞完报刊,她便转为我先生询问道,那你就是谁谁谁(老爷子的别名,文章中的落款)?我先生表示没错。她似乎一定要与他探讨文章中的什么信息,但却没有表明身份。
是新闻记者或是小编?我和先生也没问,想着肯定都是吧。我在一旁逐渐扫视她,竟感觉容貌好熟,脸形方里见圆,眼眉浓浓,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部摆正稳的,嘴巴红彤彤边角又非常清晰,仿佛我老同学毛霞,说话的说话速度音质真的很像。若不是比老同学身高高于很多,我心里想,那么她一定便是的。
见我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她并没有逃避,那一双一双大眼睛望着我,翕动着漂亮嘴巴,相互配合着眼睛,就像在提问:你这是怎么啦?我没法躲避,只能直言相告,我好像我老同学马瑞霞。话刚说完,她便微微一笑说:“我是啊,我是啊。”
我深信不疑了,忽视了身高难题,评定她便是我老同学。我讲:“你如今哪里啊,有事吗?”她甩了扇手里的报刊,并没有正脸跟我说,反而是转为我先生,接着说:“你本文剧情交待不是很清楚,故事情节也不是很真正。文中的她向自己亲哥哥借钱,也没有说不还钱,她大哥怎能在家庭会议上当妹婿的面说亲妹妹‘你向我借钱的时候像狗颠的一样跑的不休’?这不合逻辑。非得这么写,那么就要交待大哥因此这么说的缘故;亲妹妹听完立刻伤心地哭了,但是却没有语言表达里的一点回复,这姑且不谈;那么作为妹婿,在听到老婆的大哥这般尖酸刻薄狠毒损害恋人居然没动声色犬马,那样委屈求全,这个是不是违背情与理?如果拉上来老婆恼羞成怒离去,文章内容剧情可能就一气呵成了。你看看是不是这样啊?”我先生摸起脑壳,分不清这是什么情况,跟我说:“他在说什么啊。”我就懵圈了,只能转为老同学提问:“你什么时候到报刊社了,还没有离休啊?今日是怎么来的?是开机或是骑电单车?”老同学很留面子扭头向我,不会再询问我先生文章内容剧情的事,张开嘴巴淡淡笑道讲到:“我骑自行车上下班时间。”我讲:“那么要骑六七十min吧。”她讲;“差不多吧。”正准备问你为什么不开小汽车上下班时间?她突然消失了。我和先生张口结舌,她到哪去了?老先生想了一下说:“或许是找一个地方通电话了啊?还记得她刚刚仿佛说还找个什么样的人明白什么状况。”

这一段时间一直接二连三作梦,睡眠质量差。老先生爱怜的说,早上去看医生专家出诊吧。
到医院道路上,我再一次想到这个梦,梦镜竟如清楚详细,非常容易复述,这一点在往日熟睡中非常少有些。老公近期没本市报刊文学类版上发表文章,自然也就没有这个剧情了。我忽然还记得老同学曾向其大哥借完钱,难不成是老同学报梦帮我想要表达什么吧。
我的心下决定,等看了医院门诊回家了便给千里迢迢深圳老同学打一个电话。



交稿于2022年12月18日。天气晴朗,暧阳福照。一只或多个大雁展翅飞过脑海中空中,工整脆亮又十分动听的鸣叫一线进行,若隐若现中飘过来《远飞的大雁》那一首红歌曲旋律,并留有多少绚丽多彩彩绸。随着大雁鸣叫声缥缈旋律,也有一张逐渐清楚的脸孔。睁大双眼一看,居然是我老同学兼同学们马瑞霞,乳名毛霞。她似乎发生变化个样,一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不露声色地静静地看着我,翕动着嘴巴,但是却依然没有露出牙齿都没旋转眼球,真诚要将讲的话紧紧裹藏在了眼眸里。这一马瑞霞,你又要玩什么游戏低沉?哈哈哈哈哈……这一想一笑,忽然就睁开双眼,才发现是躺在床上。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转为窗子,通过窗帘布间隙,见到长空已经是鱼皮乳白色,十几只灰色的鸟儿整队摆动期间,传出很好听唧唧喳喳音韵。仅仅和印象中向南飞大雁所留声色犬马不在一个层次和价格。我潜意识里一直钟爱远飞大雁动听的歌声,由于很久以前便与那天籁之声拥有同理心共鸣点。
情不由衷的从床柜上拿着手机上,键入“远飞的大雁”,检索点一下,那一首曾火遍全网革命歌曲随后传遍耳边——远飞的大雁,麻烦你赶快飞,捎个信儿去北京,逆袭的农奴思念……
歌的原唱者是才旦卓玛,绝对性顶级水准,后代再怎么翻唱都显得极具特色。也难怪,凡经典原唱者,其音色、声色犬马、节奏、诗意早已融进观众的血液里脊髓里,成为一种永恒不变记忆力,不可复制更枉论更换。然经典的歌声及其翱翔于脑海中里的大雁,坚持要将我送到一个叫花街二十七号的大院里,把我妥妥地放进那一个特殊的典型环境里,任凭思绪葳蕤纵横驰骋。

我与毛霞同在一个大院里成长,之后又一同走入第五中学学校大门和班级里的门,尽管我们各奔东西一一下放乡村,入城工作中,出嫁产子,但期内经常真心实意行走打开心扉、述说愁肠。
毛霞是五四年新年那先天的,要大一些我一岁。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们以前互相不理会另一方,但是时间很短,好像只有2~3天的模样。那时候我们俩最多才上2班级,我名字玉兰花各自仅有5字的笔画一共才10画并且好写,而她的姓名瑞霞各是13画17画一共30画很难写。好几回她都写不出自己的姓名,气得哇哇哇地哭下去。可是我就在那一旁嘿嘿嘿嘿地笑的时候,说:“你看你看,我名字写完了,你为什么还没写出来啊。”这一说,她就更加急,越急就会越写不出,有时写错,就赶忙用橡皮擦,一不小心擦开了,就开始哭得更强大。一边擦一边写一边说:“我不理你,我不理你。”我就嘟噜嘟噜的说:“你不理我,出什么奇呀,我才慢慢不理你嘞!”

毛霞不像我看起来痩长,他是大圆脸因此显得有点儿胖,但脸模板很美,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梁子直挺挺的,嘴巴边角十分清楚,喜爱扎二只齐肩部的粗短辫子,额头的莲蓬须剪很工整,弯弯曲曲密密的直直地一字排开在柳眉上前额前,煞是好看,特别是和大眼的搭配,就好像是许多年后最流行的卡通画人物,给人一种活泼可爱又静谧聪明的第一印象。她春秋季天常穿福晋子袄子,在大院里一班好姐妹里一直显得要精美一些。毛霞在家里是老三,一个亲姐姐一个哥哥二个小弟。老大姐解放以前出生于皖北农村家乡,要大一些毛霞许多,在市医院学习中医,吃居住在企业,大院里非常少见到;她哥大她五六岁,爱看无线通信一类的书,并不大讲话,印象里都不怎么带弟媳玩乐;大弟小她三岁,喜爱黏着她,她还喜欢带着肉乎乎小弟。那时大院里的不少别人小孩在妈妈领导下在屋子里庭院里做糊汽水瓶、编制涤纶网兜(别名打小包包)和渔金属丝网等第二职业。我与毛霞就在那这种第二职业中消耗了很多岁月。那时,院校不上课或者节假日日,大白天里我和毛霞似乎是不谋而合和宅院小伙伴们一道,围坐在庭院走廊过道的某一个立杆四周,或一字排开在某一个墙面木工板前,分别插上去带有的木钉子,正坐在木椅或藤椅上,系住事前取好的一串包头市(一串一般为十副二十副不一),每串包头市的塑料管(即是涤纶网兜成形后提包门把)一种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也是有黄的,立杆或者木工板上往往是色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的很;一双双稚气双手飞梭走丝,比着谁打的快打的持续线丝不了针鱼。这也是大白天,一到晚上,并不是你来我家便是我上她们家,在餐桌一角的木缝中插上木钉子打小包包。我们一般尺寸年轻男女通过各种与众不同方法为家人一直做一份纯真的奉献,焕发出稚嫩花瓣一样的气场和味儿。
毛霞常常带上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添加装包团队。录音机就是她大哥从商场里买回来二极管三极管等零件,依照课本上的线图,用烙铁焊接拼装的,这一点在大院里那真的是为数不多的。毛霞好像很得意洋洋的打开收音机,里边马上传来包含《远飞的大雁》等在内的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法,例如: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麦浪滚滚闪光茫、仰头望到北斗七星,我家堂叔数不尽、提篮小卖拾炉渣,晚霞映在淀山湖上,这些。我们一众装包人还以一己方法,哼曲效仿与其互动交流,聚堆打小包包的场所因而显得栩栩如生而轻快。这其中,《远飞的大雁》动听的歌声就常常从毛霞的嘴中飞出去,歌曲歌词如同一粒粒金豆子从她口中吐出落到金属盘里,传出十分脆响嘹亮的声音。她好像在飙喉咙,用劲张大吼大叫,高姿态发音,用劲拖音,将“大雁”的“雁”唱得悠远绵长。唱顺了口,毛霞也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桑木担子轻又轻哎,我担着茶出乡村——”
她的歌声一直拥有一股穿透性。在不经意间,大院里人家就隔三差五能听到一些好听的歌曲。有一些大娘伯伯也向毛霞的爸爸妈妈提议叫毛霞去考歌舞团,说成这样好的喉咙,没考演出团就太可惜了。之后凑了一个机会,毛霞确实到安徽大戏院参与地域歌舞团测试,她讲演出团的人都要她一共唱起了几首歌,一段是“远飞的大雁——”,一段是“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我们红军到陕北高原——”看见她考之后兴高采烈地模样,我真是为她开心,便对她讲,你如果考进了演出团,要经常请我不用花钱听戏啊。她笑眯眯的说,如果考上了,我一定会请你看不要钱的戏。
毛霞最终没有考入演出团,我想要不掏钱听戏的想法成了一个好梦。但是,毛霞似乎也不当一回事,不论是装包的时候也是踢毽跳绳子玩游戏的时候,也偶尔打开嗓子唱出《远飞的大雁》那时候,我俩也仅有才十三四岁。

一晃4年也就过去了,接着大家高中学历就跟随时尚潮流上山下乡运动来到。毛霞游玩的地方是当涂县的新桥镇工社新桥镇中队,就是打接纳证从前的,这也是学生们下发的一种形式,城市一级知识青年办是许可的。自然,按后来观点这也许就是找关系潜规则,归属于不良风气。我去南陵县的一个村庄。2个地区背井离乡都那么近。

毛霞下放的地方去过。她讲那属于自己新房子。这里有座叫和谐山的铁矿石,市区通近途客运车辆车,终点便是铁矿石。下车走20几分钟就到了毛霞的新房子。
毛霞一开始是居住在生产大队的下乡知青上,半年多后中队广播站主播被县上调离来到,毛霞就顶了部位当上中队广播站的主播,无需夏季栽秧割稻栽菜犁地了,甚是喊人艳羡。那时候就想,毛霞会到中队广播站,有两方面缘故,一是她爸爸在地域民劳局(后来民政部门和工作分离设计)工作中,常常到县上农村做事,当涂县是地区管辖的八个县之一,新桥镇大队都是毛霞父亲走访工作中走过的地方,和大队干部处得非常好,否则就算不上让大队打接纳证了。二是与毛霞喉咙相关,一定是他在广阔天地隔三差五高声《远飞的大雁》,因而赢得了生产制造小组生产制造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的喜爱。这第二点才是关键,毕竟在这一邻城市乡村,打接纳证来的知识青年不仅毛霞一个人。毛霞嗓子好演唱的也罢,又为大队让其当播音员给予冠冕堂皇的原因,别人就就没什么有异议的了。
那一次,我就是受邀到她那里去的,毛霞到和谐山地铁站接的站。广播站红砖头小青瓦小平房一间,正中间分隔,外间放好几张陈旧桌椅板凳和铁锹梨耙竹筐铁锨等杂具;里屋是操作间兼卧房,迎头墙壁贴紧毛主席去安源的肖像,别的墙壁上贴紧毛泽东主席标示的宣传海报,例如“乡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到那里是能够大有可为的”,“知青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的继续再教育,非常重要。”毛霞问完我在农村的一些问题后,说是要向我汇报状况,我觉得我们关联那么好,还报什么告。然后咱们就哈哈哈哈哈高兴地捧腹大笑下去。就在那哈哈大笑时,毛霞她忽然中断欢笑声,脱扣道,我想广播节目了。一边说着先从床边上站起来来到办公台前庄重坐着,右手按住播音器电源开关,左手轻轻地按住麦克风,顿了顿:“众多部员各位同志——”
为了保障她工作中,我走出房间立在开阔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一天毛霞广播节目是指大队上一个通告,说成叫各生产制造小组派一名部员在下午到大队部备案生产设备。女播音员响声清澈清亮的,根据广播站户外,及其田地和村口灯泡杆里的喇叭,传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毛霞的音质确实超好听,好像从吹干的豌豆上抖掉中的绿豆豆,又通过丝网过虑,整体清洁没有一点点的残渣,一粒粒清亮纯真;亦如珠落玉盘,传出一串串迷人动听的声音。我眺望广播站四周的原野地面,像铺了一张极大无边的翠绿色绒毯,风轻轻吹好去处,那广阔无垠翠绿色如同长江中一条硕大绿绸带,随江之波浪纹不断波动不断向前,又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彩绸随大地之手翩翩飞舞;近点远方明晰参差着一些排序不过长的农家院平屋,或者零星农家小院,时长还不足10点,已经有农家院点燃了袅袅炊烟,从这探身房顶的烟筒一股脑儿地冒出的浓烟,由浓渐淡、由黑变灰,随风飘荡飘呀飘呀一直吹进云朵色,融进蓝天白云,给无际长空增添一缕尘世间柴禾烟火味。这个声音、这画面所以也就烙到了记忆里,迄今也难以释怀。
返回广播站,毛霞正写在纸上书写,我凑上一看起来是在备案广播节目内容。等她备案好啦,我便跟她说,刚刚在外听了你广播节目声,非常动听,你如果在麦克风上喝歌根据音响喇叭传出,那么就更好听了。毛霞嘿咻嘿咻地咧着嘴笑下去,露白白的齐齐哈尔牙齿。“唱一个试一试,如何?没啥关系吧?”见她开心,我一个劲地要求他根据广播节目露一手。毛霞又淡淡笑道,想想一会儿说,广播站除开广播节目大队布局或赞同的具体内容,播放视频红色歌曲都是行,可我自身唱肯定不行。要不下工后,在外边唱一下,但是你也会来一段,可不可以?
晚餐要在大队镇长家吃的。我推说我有问题,但毛霞执意要一道去,她讲刘书记一家人都不错,刘妈妈也没架子,她女儿绿蓉和我相差不多,我们俩处得来,他知道我同学来新桥镇看着我,说些什么又叫我带你以往吃一碗饭。
我还在大队供销合作社商场里购买了三块合肥市老冰糖罂粟花饼上镇长的家里。镇长没在家,家中有刘妈妈跟她闺女绿蓉。母女都瘦挑选的,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对我一个别人,刘妈妈也时常问长问短,她女儿绿蓉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皮肤颜色毛毛的,仿佛缺乏营养,可她非常nice,几回往我盘子里盛菜。那一次吃了什么菜我一点想不起来了,但晚餐的情谊和气氛一直难以忘怀。
依照事前讲好的,返回大队广播站,我与播音员就坐在广播站门口旁边的田坎旁边说了一些话,再用抽签的办法,每个人即兴表演来啦一段。我抽签抓了一个1,先唱,唱的是李铁梅《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唱完毛霞就会使凸起欢呼声,说没想到你京剧唱那么好,那我就不唱起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毛霞没法,肠蠕动了一下嘴巴,润好啦喉咙,又唱起那一首耳熟能详的《远飞的大雁》,或许是数年的时间不断积累观念沉积,声色犬马悦耳广阔,声韵词句寄情,仿佛她就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逆袭的农奴”。毛霞未能“叫我们不用花钱听戏”,看起来确实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地域歌舞团得人看走了眼。
第二天早上,毛霞送我去和谐山地铁站时,广播站来啦几位镇村干部。毛霞悄悄的告诉我说,大队刘书记他们来了,不送你了,你离开行吧,有时间信件。我注意啦一下这位刘书记,都是痩跳一跳的,皮肤颜色毛毛的,有点像补报刊登的焦裕禄的样子。
在客车上,忽然想起今日我应该是第二次看到这名刘书记。第一次是在三月份前我在乡村回家了讨动物油白砂糖等东西的时候。哦,忘记了交待,在大院,我们家和毛霞家正中间就相隔一家,是紧隔壁的邻居。那一天,我妈妈见到毛霞妈妈抓住了已经露台餐厅厨房墙角寻食的白色洋老母鸡,想杀,就询问道,“马师母(毛霞父亲是国家干部,马妈妈就一直被尊为马师母),来顾客啦,你们家小东东(毛霞大弟)自小炕鸡养大的老母鸡已经下蛋,愿意杀啊?”“自己家养,免得购买了。”马妈妈是东北人,似乎也是搁不住说话的,就凑够我妈妈耳朵里面前说:“毛霞他们大队的人到市区有急事,顺带到我家一起来看看。”“那是要接待一下的。”我妈激情附合着。
我用心留意隔壁邻居这一客人。大队镇长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角色了,是非常受下发学生及她们父母尊重的。大队镇长来时我错过了窥探的好机会,也难怪,谁曾料想到他什么时候到,但离开的时候一定是能够直到的。那天下午,毛霞家飞出浓郁的炖老母鸡鸡香,也有炒花生米的香气,甚是诱惑食欲。等到晚上6点钟后,天已经黑了,我听见毛霞大门口马大伯和一个操乡村话音的男生发言,就暗暗地赶忙站在家门口,面对着毛霞家。这时候毛霞父亲送客出门到花大街上的反大酒店酒店住宿,我看见这一大队镇长但是40来岁,瘦小,衣着深灰色衣服,脸部有一些发红——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看不出来原本肤色,反正是一个正宗的乡村人的样子,不用说没人坚信这个人是大队镇长。之后我就假装没事的模样到毛霞家,马妈妈已经收拾碗筷,她问我,吃过饭了吗,我讲吃过了,回家讨物品,明日提前准备回农村。“的恰好,夜里包了猫耳朵,盛几个你尝一尝。”我还不等他回绝,马妈妈就递过一个小盘子说:“别人吃好多个,尝尝味道。”盘子里实笃笃地挤满北方地区人爱包的猫耳朵。“马妈妈,这猫耳朵真好吃。”满满的一碗猫耳朵,我三下五除二再吃完,完后似乎还身背马妈妈外伸舌头舔了几次嘴,将唇上残余的飘香掠夺整洁所有吞到肚子里。猫耳朵味儿真香啊。马妈妈在自己家石臼里捣烂了新炒的花生仁拌在瘦猪肉馅里,加上葱姜等调料,吃在嘴里,吞咽肚子里,一线出来,肉味花生仁香裹在一起,回肠荡气,把肠道和胃都呛得醉乎乎的。坦白说,这味蕾享有迄今为止不曾有过第二次。

我与毛霞最后在同一年上涨回家,似乎是同歩各自进了工厂,我进了市侨民制鞋厂,她去了市第一塑料制品厂之后又激发到市江南地区钢化玻璃厂,都是国有的,都是属于轻工行业系统软件。到单位报到的那一天,大家凑了一个时长兴高采烈的在和平大戏院看过一场电影,完了又在周围的镜湖公园逸步交心,我曾经有意无意地问道过她,你下发不久之后只当上大队播音员,这不是一般人想要去就可以去的,也看的出你父亲和大队镇长关联也是非常好的,之后咋没被强烈推荐当工农兵大学生呀。本来我还小心毛霞不开心,他却一笑了之地对我出了一个题型:“请你告诉我,大队强烈推荐配额只有一个,可是这个大队也有一名高中毕业生,而中学生的父亲便是大队镇长,你看这个配额给谁呢?”这么一说那就只有说毛霞运气差。倘若镇长闺女年纪还小或者早已上班了,毛霞那就绝对会朝另一个方向培养了。我还记得前些年毛霞和我想起,大队镇长闺女绿蓉大学毕业之后嫁给当涂附近机场的一个军人,他们双方也有过联络。如此看来,毛霞也许并没把从农村强烈推荐读大学当一回事。

毛霞虽然没有成为工农兵大学生,可她亲姐姐让在中国交通报当记者的老公给这个妹妹找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给嫁。可以说是但是了亲妹妹心灵深处一份想法。老公姓张,贵州人,爸爸妈妈早亡,家世欠佳,但书读的好,之后被推荐到武汉市某所高校去读书,毕业之后安排到某大型航务工程设计公司,熬了好些年月以后就当了技术工程师。我搜了材料,这家公司强大,国内外单设了很多家子公司,在东莞、深圳市、哈尔滨市、大连市等地区,及其海外葡萄牙修建港口和公路桥梁。

大家入城工作中不久之后,毛霞一家就搬至张家山了,那就是地域行署所在城市。毛霞谈恋爱的时候是与父母及小兄弟住在一起,那时候她大哥住进了地域某单位的寝室,大弟基本上在他上涨回家的前提下,步姐覆辙也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继续再教育来到。

热恋中的毛霞曾邀我到过张家山,我遇见了这位工农兵大学生,长得瘦长,双眼并不大,和女友差距非常大,但是非常切合所谓“男才女貌”。
毛霞的挑选分辨确定正确的。是因为她曾以书面语正儿八经地那么表达过真正观念:老公单位为大企业;他尽职尽责,积极补足了曾经被抨击工农兵大学生学识上的“薄弱点”,最后靠上工程师这一挡位,并且为人正直忠厚心地善良,妻子爱子爱家庭,并没有五迷三道。

置身一般般的公司,和成千上万人一样,我与毛霞未能避开被砸饭碗的处境,而且还是第一批被砸的工作。大家只能处于被动转型发展找饭吃。多少彷徨后,开了个了一间品牌鞋店,但是不知道毛霞如何要考虑的,竟然出乎意料地搞了一个流动性小摊,下小馄饨卖水饺,地址多流动性在老公单位宿舍附近杨家门和石城湖道闸,那里有市大中型龙头企业锅炉制造厂,也有厂子弟校、地铁站、农贸市场等。作为一种友情代表,我曾经如期坐1路车到杨家门站下了车,见到她时,她正利索地对一对恋人模样的中年男女装好小馄饨,左手倒捏住小瓶子在冒着热气的盘子里均匀的撒着白胡椒粉,端到这会对恋人眼前,甚是殷情。随风飘扬来一阵轻度醒鼻的麻辣味道中,我看见同学脸部通红通红的,那就是叫开水烫水给熏的,两手手臂里的护袖和胸口围兜非常干净,许是早晨摆摊儿时新换掉的,围兜中间偏下一点处袋子有一些圆鼓鼓,看起来这一上午生意不错。以前仰看蓝天白云草地、一对漂亮明亮的眼睛跟随行走云朵、高声《远飞的大雁》妙龄女子,好像是在一瞬间也就成了手推车小售卖的徐老半娘,我的心里一阵苦楚酸楚的。但忍不住激情,我也是很兴高采烈坐到摊前的条形木椅上,饱受商贩生产制造的小吃,之所以叫是饱受,是因为她各自帮我下一碗馄饨一碗饺子,不要吃还是不行!她笑眯眯的说这也是马瑞霞独立产权、手工制造。她受邀到了我的店内,迫不得已带去一双时兴样式的真皮皮鞋,没有也没用!我效仿她的言语,绝对性真牛皮,虽然不是我做的,但借花献佛,情在不言中。

毛霞不像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坚守阵营以鞋为业,他在小面食生意场上没走很远,不知何时起她从新捡起书籍,之后竟然考入会计师职称。当他向我“道喜”并且要“设宴”时,我还真一时没缓过神来。印象里,她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是对数学课并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她瞄准了财务会计行业的行业实用价值吧。那样要来,也就不再有意思了。我将同学考得会计证书的事告诉过我老先生,他想了一下后便说,这个同学文化艺术还是不错的,她字就写得好,虽并不像硬笔字帖棱角分明,但是自身的香味,精巧圆滑,横看竖看整篇说就护眼舒适。我爱人这么说,是感慨万千的。30多年以前,我先生夜大学汉语本科论文描写的是李存葆《山中那十九座坟茔》人物形象分析,飘飘洒洒数万言,就是我请同学抄录在原稿纸里的。毕业论文鉴定优质也做了论文答辩,就真与抄录者画龙点睛有一定关系。

那一次,毛霞发语音聊天帮我,说要到深圳老公的施工工地过一段时间,甚至动心的说,丈夫在工地日常生活没规律性,我想过来看看,也可以有一个照料。我早知,她已不亲自操刀会计工作,孩子有薪读研究生毕业后超越进了当地规格型号较大的一家医院门诊,儿媳妇也进了城区一家大型的公立三甲医院做护理人员;只是她张家山的爸妈都已八十多岁,不知道现况好不好。在回复信息情况下,就会多问完一两句,马妈马大伯人体还好?闺女终究暖心一些,你来深圳市,两个老人不容易有什么意见吧?不一会毛霞立即打电话来说,我老妈人体还行——她们老人有三个儿子呼应mamak档吧,闺女嘛,本身就是泼出去的水呀。我弟弟也说过我,但他有病也可伶,只要他一家日常生活好好地,我就不跟他斤斤计较。我就是泼出去的水,之后靠谁啊,孩子有自己的生活,不指望的。我如今不把老公好好照顾,说不确定之后就真的没依赖的了,老夫妻实际上都是各自椅背。说罢嘿咻嘿咻笑的时候。话说的没错,但感觉她话里有一些坑坑洼洼事儿不肯进行。我询问了一句,有哪些不称心的事啊?她安静了一下,回答说,哪个人哪里会都凡事都顺心如意呢,是不是?见她这么说,我就不方便了解到底了。

毛霞夫妻从深圳回家是送葬的。她88岁的妈妈在家里忽然摔倒过世。年老父亲向膝前现唯一的闺女(毛霞的大姐在46岁那刚随夫调至大城市没多久,在公司临时性安置旅社屋子突发性出现意外去世)转述着妻子去世的情况,毛霞眼泪停不住秋风瑟瑟而至。家中办好妈妈丧礼,安顿好了88岁爸爸生活起居后,毛霞夫妻回到深圳前,我约她有过一次碰面。考虑毛霞本次回来特殊理由以及情绪,我专门考虑在城区一家著名茶馆的包间,想要促膝谈心共诉衷肠。毛霞身姿样子没变化,仅仅方脸有一些发泡材料,其实也不是水肿的那般;她神情有一些直愣,自然就是归属于郁郁寡欢的那一种,是因为她眼中仍然见亮光亮;她喉咙很多嘶哑,我觉得应该属于和人过多猛烈争论之后才可能出现声线转变,自然在其中一定有她痛哭流涕妈妈谢世、悲伤父亲风烛残年后的过多用嗓。她呆呆地地告诉我,她爸爸双眼基本上双目失明,日常生活已生活无法自理,办好妈妈丧礼,她哥组织家庭都会,经爸爸允许,确定由老二、老四、老五三个儿子轮着把爸爸收到家中日常生活一个月,也不分配闺女照顾了。她不露声色的说,三个儿子依次分享爸爸妈妈比较有限房产收益,那就得敬业竭尽全力孝顺风烛残年的孤独的爸爸;再讲,嫁出去的女儿便是泼出去的水。显而易见,这时毛霞的心态是担心压抑,这类压抑担心并不难为男同其他多数人所了解。我或许就是其中之一。由于隔壁邻居,我对于毛霞相关的情况就是有一定的感受的,再加上有时候通过张家山就顺路看一下马妈妈,马妈妈见到我看她特别开心,话家常中比较多了解到一些与毛霞相关的事——
早从我和老同学下发乡村时,马妈妈一家就搬到张家山,她哥哥“传承”了大院那个近20平方米的房子,连同独立的餐厅厨房,并在那儿结婚生子,没几年后搬至企业分房子住。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却把老宅排掉,让社区居委会给收下。尽管那个时候的住宅是租赁属性的,但若是再次保存在毛霞母亲户下,那之后房改办后因为古城改造拆迁,那房地产经济效益就丰厚的。我们家就因为一直传承着定居最后分享一块很大的生日蛋糕。如此看来,她哥哥间接性独自一人分享家中一份资产也不过分。毛霞因此有一些难以释怀,曾在过后多年各自到房产管理局和社区居委会反映问题,要求补缴这么多年欠的租金,赎出老宅的居留权,但是没有能如愿以偿。毛霞这位工农兵大学生离开故乡工作之后,老家老宅让好多个大叔住,后家乡旧城改造规划要拆老宅,毛霞手执合理合法公文前去相公家乡解决相关的事宜,结论无功而返。以致于曾经的曾经由于孩子购房装修完婚,毛霞迫不得已向其哥哥贷款10万元。再曾经的曾经,处在市区很好地区的张家山动迁,毛霞有一些寄希望于从这当中分到一杯残羹剩饭,补上那借上10万多元的窟窿眼,结论也不了。由于张家山的房子房改办时,老四老五兄弟俩结婚后便已与父母住在一起,标准都不是很好,二个小弟掏钱由爸爸办好房改办办理手续,哥姐二人也没建议。之后,爸爸妈妈写出借款条,说明之后房子动迁,产权年限老四老五每个人一半。张家山动迁前,毛霞哥哥在自家组织家庭都会,建议让二个小弟在动迁总面积上有交给亲姐姐一定市场份额,核心内容是每个人所让总面积折款不得超过5万,小于此数则按实际金额才行,未作往上拉。毛霞当然非常高兴,笑眯眯地向她嫂子说:“这恰好还清借哥哥的钱,那时候就马上转帐好啦,省份的晃来晃去的。”大嫂也笑着说道:“立即转那不行,要桥归桥、路归路,俩码事。”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建议最后在第二次家中大会上没产生文本。以致于再之后,毛霞的大嫂其实就是那10万块的债务人,通电话要哥嫂老四到张家山老宅,替大姑子催要5万元“拆迁房屋总面积折合同款”,毛霞哥哥那一天也一起去了老宅。想不到哥嫂强词夺理,也没给哥哥脸面,场景搞得很槽糕——为构建老同学相遇应该有的愉快气氛,我有意识的选了班群里未曾得知的名人趣事,比如说某某某同学们的男生(也是同学)在副科级位上离休4年之后被揪出贪污罪坐5年班房、他妻子不堪入目孤独数次分散情感上的事儿;某同学不小心卷进贩卖人口案,整得家破人亡;某某某同学们撩拨洗头发屋按摩女,还拿出下边的光葫芦头兜腮胡须独眼,哪知道那按摩女还很刚正不阿,佳人一怒就报警求助,最后被关掉7天这些。毛霞听完有时候“哦——”的一声,或者淡淡一笑,不询问都不表述观点,彻底是一种与己无关听之任之状态。那一次幽会,除开觉得老同学后边这么多年完的有点儿是一地鸡毛的日子,我早已想不起来有没有什么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特别是我们俩每个人究竟还说了啥,整体印象是平平淡淡,基本上如同并没有发生了。

毛霞去深圳后,先是还电联过,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再加上岁数奔向七十,之后仅仅春节期间互致问候,平时基本没联系上了。我们俩以往友好往来因而看起来有一些一般般的。自然这并不完全就是受新冠疫情产生的影响。有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在同学微信群中看到毛霞漏脸或者出文或者发音,但却没有,她几乎处在深潜情况。我关注过她微信头像图片,那就是蓝天白云草地间小鸟翱翔的影象,不知道是否一只大雁。就记得她讲过,照片是很多年前与工农兵大学生走娘家探亲访友,老公在张家山地委宅院用手机抓拍的。蓝天白云草地小鸟在微信群里诸头像图片中看起来既鲜活又静谧,有一种阔远惬意的况味。

那一天,我去城东区政务新区做事,完了也顺带在周围一个健康小屋排长队做病毒检测,突然有些人叫我乳名,循声望去,走过来一个很大的男生,有一些松驰的脸颊亲戚朋友似微微一笑,并自报家门。我同样也认出这个人是毛霞的大弟。还记得毛霞家搬离时,他正市第十五中学读高中,模样早已定型了,但现在头盖秃顶、头发斑白、两条鼻沟立即嘴巴,宛然老头儿一个,变成吃社会保险基金的大户。她在距我一米的地方站定,说刚排长队做了核检。我当然问及他姐姐状况。获知老同学在北京生活很好,我也很高兴。
注视着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那一个回绝给付“动迁总面积折合同款5万余元”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只因为这一情况,老同学在媳妇儿生产制造尚在医院,就决然退回了一个大弟包的红包。一来一往,产生困局。千里迢迢南方老同学,你们不是和我说过,还在这样一个弟弟上高中时期,你也就带他去新桥镇你的那个新房子那一个广播站也有旁边的道班里玩,尽可能做好吃的给她吃;你与工农兵大学生谈恋爱扎大马路时也没忘掉携带这一小弟;小弟下发时,你与妈妈一起搭车送他去了乡村,甚是恋恋不舍。大家兄妹之心不会转变成那么槽糕的局势呀。

我先生本市一家大报文学类选刊里发了一篇文章。他取出散发出印刷油墨清香的报刊已经让我看。忽听到有个人喊着他老爷子的别名,其实就是那篇稿子里的落款,响声脆脆的有一些熟耳。待我和先生闻声出去,才见到那人是一位高于我一个头的女性,手里就拿着那张登我老先生稿子的报刊,要递给看,我说我这儿拥有,她讲你这张其实不是的,而是自己这一张。说完就硬将报刊塞进我手上,我看得清日周期是2021年6月29日。塞完报刊,她便转为我先生询问道,那你就是谁谁谁(老爷子的别名,文章中的落款)?我先生表示没错。她似乎一定要与他探讨文章中的什么信息,但却没有表明身份。
是新闻记者或是小编?我和先生也没问,想着肯定都是吧。我在一旁逐渐扫视她,竟感觉容貌好熟,脸形方里见圆,眼眉浓浓,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部摆正稳的,嘴巴红彤彤边角又非常清晰,仿佛我老同学毛霞,说话的说话速度音质真的很像。若不是比老同学身高高于很多,我心里想,那么她一定便是的。
见我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她并没有逃避,那一双一双大眼睛望着我,翕动着漂亮嘴巴,相互配合着眼睛,就像在提问:你这是怎么啦?我没法躲避,只能直言相告,我好像我老同学马瑞霞。话刚说完,她便微微一笑说:“我是啊,我是啊。”
我深信不疑了,忽视了身高难题,评定她便是我老同学。我讲:“你如今哪里啊,有事吗?”她甩了扇手里的报刊,并没有正脸跟我说,反而是转为我先生,接着说:“你本文剧情交待不是很清楚,故事情节也不是很真正。文中的她向自己亲哥哥借款,也没也有说不还钱,她哥哥怎能在家庭会议上当妹婿的面说亲妹妹‘你向我借钱的时候像狗颠的一样跑的不休’?这不合逻辑。非得这么写,那么就要交待哥哥因此这么说的缘故;亲妹妹听完立刻伤心地哭了,但是却没有语言表达里的一点回复,这姑且不谈;那么作为妹婿,在听到老婆的哥哥这般尖酸刻薄狠毒损害恋人居然没动声色犬马,那样委屈求全,这个是不是违背情与理?如果拉上来老婆恼羞成怒离去,文章内容剧情可能就一气呵成了。你看看是不是这样啊?”我先生摸起脑壳,分不清这是什么情况,跟我说:“他在说什么啊。”我就懵圈了,只能转为老同学提问:“你什么时候到报刊社了,还没有离休啊?今日是怎么来的?是开机或是骑电单车?”老同学很留面子扭头向我,不会再询问我先生文章内容剧情的事,张开嘴巴淡淡笑道讲到:“我骑自行车上下班时间。”我讲:“那么要骑六七十min吧。”她讲;“差不多吧。”正准备问你为什么不开小汽车上下班时间?她突然消失了。我和先生张口结舌,她到哪去了?老先生想了一下说:“或许是找一个地方通电话了啊?还记得她刚刚仿佛说还找个什么样的人明白什么状况。”

这一段时间一直接二连三作梦,睡眠质量差。老先生爱怜的说,早上去看医生专家出诊吧。
到医院道路上,我再一次想到这个梦,梦镜竟如清楚详细,非常容易复述,这一点在往日熟睡中非常少有些。老公近期没本市报刊文学类版上发表文章,自然也就没有这个剧情了。我忽然还记得老同学曾向其哥哥借完钱,难不成是老同学报梦帮我想要表达什么吧。
我的心下决定,等看了医院门诊回家了便给千里迢迢深圳老同学打一个电话。



交稿于2022年12月18日。天气晴朗,暧阳福照。一只或多个一只大雁展翅飞过脑海中空中,工整脆亮又十分动听的鸣叫一线进行,若隐若现中飘过来《远飞的大雁》那一首红歌曲旋律,并留有多少绚丽多彩彩绸。随着一只大雁鸣叫声缥缈旋律,也有一张逐渐清楚的脸孔。睁大双眼一看,居然是我老同学兼同学们马瑞霞,乳名毛霞。她似乎发生变化个样,一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不露声色地静静地看着我,翕动着嘴巴,但是却依然没有露出牙齿也没旋转眼球,真诚要将讲的话紧紧裹藏在了眼眸里。这一马瑞霞,你又要玩什么游戏低沉?哈哈哈哈哈……这一想一笑,忽然就睁开双眼,才发现是躺在床上。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转为窗子,通过窗帘布间隙,见到长空已经是鱼皮乳白色,十几只灰色的鸟儿整队摆动期间,传出很好听唧唧喳喳音韵。仅仅和印象中向南飞一只大雁所留声色犬马不在一个层次和价格。我潜意识里一直钟爱远飞一只大雁动听的歌声,由于很久以前便与那天籁之声拥有同理心共鸣点。
情不由衷的从床柜上拿着手机上,键入“远飞的大雁”,检索点一下,那一首曾火遍全网革命歌曲随后传遍耳边——远飞的大雁,麻烦你赶快飞,捎个信儿去北京,逆袭的农奴思念……
歌的原唱者是才旦卓玛,绝对性顶级水准,后代再怎么翻唱都变得极具特色。也难怪,凡经典原唱者,其音色、声色犬马、节奏、诗意早已融进观众的血液里脊髓里,成为一种永恒不变记忆力,不可复制更枉论更换。然经典的歌声及其翱翔于脑海中里的一只大雁,坚持要将我送到一个叫花街二十七号的大院,把我妥妥地放进那一个特殊的典型环境里,任凭思绪葳蕤纵横驰骋。

我与毛霞同在一个大院成长,之后又一同走入第五中学学校大门和班级里的门,尽管我们各奔东西一一下放乡村,入城工作中,出嫁产子,但期内经常真心实意行走打开心扉、述说愁肠。
毛霞是五四年新年那先天的,要大一些我一岁。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们以前互相不理会另一方,但是时间很短,好像只有2~3天的模样。那时候我们俩最多才上2班级,我名字玉兰花各自仅有5字的笔画一共才10画并且好写,而她的姓名瑞霞各是13画17画一共30画很难写。好几回她都写不出自己的姓名,气得哇哇哇地哭下去。可是我就在那一旁嘿嘿嘿嘿地笑的时候,说:“你看你看,我名字写完了,你为什么还没写出来啊。”这一说,她就更加急,越急就会越写不出,有时写错,就赶忙用橡皮擦,一不小心擦开了,就开始哭得更强大。一边擦一边写一边说:“我不理你,我不理你。”我就嘟噜嘟噜的说:“你不理我,出什么奇呀,我才慢慢不理你嘞!”

毛霞不像我看起来痩长,他是大圆脸因此稍显胖,但脸模板很美,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梁子直挺挺的,嘴巴棱角十分清楚,喜爱扎二只齐肩部的粗短辫子,额头的莲蓬须剪很工整,弯弯曲曲密密的直直地一字排开在柳眉上前额前,煞是好看,特别是和大眼的搭配,就好像是许多年后最流行的卡通画人物,给人一种活泼可爱又静谧聪明的第一印象。她春秋季天常穿福晋子袄子,在大院里一班好姐妹里老是看起来要精美一些。毛霞在家里是老三,一个亲姐姐一个哥哥二个小弟。老大姐解放以前出生于皖北农村家乡,要大一些毛霞许多,在市医院学习中医,吃居住在企业,大院里非常少见到;她哥大她五六岁,爱看无线通信一类的书,并不大讲话,印象里都不怎么带弟媳玩乐;大弟小她三岁,喜爱黏着她,她还喜欢带着肉乎乎小弟。那时大院里的不少别人儿童在妈妈领导下在屋子里庭院里做糊汽水瓶、编制涤纶网兜(别名打小包包)和渔金属丝网等第二职业。我与毛霞就在那这种第二职业中消耗了很多岁月。那时,院校不上课或者节假日日,大白天里我和毛霞似乎是不谋而合和宅院小伙伴们一道,围坐在庭院走廊过道的某一个立杆四周,或一字排开在某一个墙面木工板前,分别插上去带有的木钉子,正坐在木椅或藤椅上,系住事前取好的一串包头市(一串一般为十副二十副不一),每串包头市的塑料管(即是涤纶网兜成形后提包门把)一种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也是有黄的,立杆或者木工板上往往是色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的很;一双双稚气双手飞梭走丝,比着谁打的快打的持续线丝不了针鱼。这也是大白天,一到晚上,并不是你来我家便是我上她们家,在餐桌一角的木缝中插上木钉子打小包包。我们一般尺寸年轻男女通过各种与众不同方法为家人一直做一份纯真的奉献,焕发出稚嫩花瓣一样的气场和味儿。
毛霞常常带上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添加装包团队。录音机就是她大哥从商场里买回来二极管三极管等零件,依照课本上的线图,用烙铁焊接拼装的,这一点在大院里那真的是为数不多的。毛霞好像很得意洋洋的打开收音机,里边马上传来包含《远飞的大雁》等在内的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法,例如: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麦浪滚滚闪光茫、仰头望到北斗七星,我家堂叔数不尽、提篮小卖拾炉渣,晚霞映在淀山湖上,这些。我们一众装包人还以一己方法,哼曲效仿与其互动交流,聚堆打小包包的场所因而看起来栩栩如生而轻快。这其中,《远飞的大雁》动听的歌声就常常从毛霞的嘴中飞出去,歌曲歌词如同一粒粒金豆子从她口中吐出落到金属盘里,传出十分脆响嘹亮的声音。她好像在飙喉咙,用劲张大吼大叫,高姿态发音,用劲拖音,将“一只大雁”的“雁”唱得悠远绵长。唱顺了口,毛霞也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桑木担子轻又轻哎,我担着茶出乡村——”
她的歌声一直拥有一股穿透性。在不经意间,大院里人家就隔三差五能听到一些好听的歌曲。有一些大娘伯伯也向毛霞的爸爸妈妈提议叫毛霞去考歌舞团,说成这样好的喉咙,没考演出团就太可惜了。之后凑了一个机会,毛霞确实到安徽大戏院参与地域歌舞团测试,她讲演出团的人都要她一共唱起了几首歌,一段是“远飞的大雁——”,一段是“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我们红军到陕北高原——”看见她考之后兴高采烈地模样,我真是为她开心,便对她讲,你如果考进了演出团,要经常请我不用花钱听戏啊。她笑眯眯的说,如果考上了,我一定会请你看不要钱的戏。
毛霞最终没有考入演出团,我想要不掏钱听戏的想法成了一个好梦。但是,毛霞似乎也不当一回事,不论是装包的时候也是踢毽跳绳子玩游戏的时候,也偶尔打开嗓子唱出《远飞的大雁》那时候,我俩也仅有才十三四岁。

一晃4年也就过去了,接着大家高中学历就跟随时尚潮流上山下乡运动来到。毛霞游玩的地方是当涂县的新桥镇工社新桥镇大队,就是打接纳证从前的,这也是学生们下发的一种形式,城市一级知识青年办是许可的。自然,按后来观点这也许就是找关系潜规则,归属于不良风气。我去南陵县的一个村庄。2个地区背井离乡都那么近。

毛霞下放的地方去过。她讲那属于自己新房子。这里有座叫和谐山的铁矿石,市区通近途客运车辆车,终点便是铁矿石。下车走20几分钟就到了毛霞的新房子。
毛霞一开始是居住在生产大队的下乡知青上,半年多后大队广播站主播被县上调离来到,毛霞就顶了部位当上大队广播站的主播,无需夏季栽秧割稻栽菜犁地了,甚是喊人艳羡。那时候就想,毛霞会到大队广播站,有两方面缘故,一是她爸爸在地域民劳局(之后民政部门和工作分离设计)工作中,常常到县上农村做事,当涂县是地区管辖的八个县之一,新桥镇大队都是毛霞父亲走访工作中走过的地方,和大队干部处得非常好,否则就算不上让大队打接纳证了。二是与毛霞喉咙相关,一定是他在广阔天地隔三差五高声《远飞的大雁》,因而赢得了生产制造小组生产制造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的喜爱。这第二点才是关键,毕竟在这一邻城市乡村,打接纳证来的知识青年不仅毛霞一个人。毛霞嗓子好演唱的也罢,又为大队让其当播音员给予冠冕堂皇的原因,别人就就没什么有异议的了。
那一次,我就是受邀到她那里去的,毛霞到和谐山地铁站接的站。广播站红砖头小青瓦小平房一间,正中间分隔,外间放好几张陈旧桌椅板凳和铁锹梨耙竹筐铁锨等杂具;里屋是操作间兼卧房,迎头墙壁贴紧毛主席去安源的肖像,别的墙壁上贴紧毛泽东主席标示的宣传海报,例如“乡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到那里是能够大有可为的”,“知青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的继续再教育,非常重要。”毛霞问完我在农村的一些问题后,说是要向我汇报状况,我觉得我们关联那么好,还报什么告。然后咱们就哈哈哈哈哈高兴地捧腹大笑下去。就在那哈哈大笑时,毛霞她忽然中断欢笑声,脱扣道,我想广播节目了。一边说着先从床边上站起来来到办公台前庄重坐着,右手按住播音器电源开关,左手轻轻地按住麦克风,顿了顿:“众多部员各位同志——”
为了保障她工作中,我走出房间立在开阔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一天毛霞广播节目是指大队上一个通告,说成叫各生产制造小组派一名部员在下午到大队部备案生产设备。女播音员响声清澈清亮的,根据广播站户外,及其田地和村口灯泡杆里的喇叭,传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毛霞的音质确实超好听,好像从吹干的豌豆上抖掉中的绿豆豆,又通过丝网过虑,整体清洁没有一点点的残渣,一粒粒清亮纯真;亦如珠落玉盘,传出一串串迷人动听的声音。我眺望广播站四周的原野地面,像铺了一张极大无边的翠绿色绒毯,风轻轻吹好去处,那广阔无垠翠绿色如同长江中一条硕大绿绸带,随江之波浪纹不断波动不断向前,又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彩绸随大地之手翩翩飞舞;近点远方明晰参差着一些排序不过长的农家院平屋,或者零星农家小院,时长还不足10点,已经有农家院点燃了袅袅炊烟,从这探身房顶的烟筒一股脑儿地冒出的浓烟,由浓渐淡、由黑变灰,随风飘荡飘呀飘呀一直吹进云朵色,融进蓝天白云,给无际长空增添一缕尘世间柴禾烟火味。这个声音、这画面所以也就烙到了记忆里,迄今也难以释怀。
返回广播站,毛霞正写在纸上书写,我凑上一看起来是在备案广播节目内容。等她备案好啦,我便跟她说,刚刚在外听了你广播节目声,非常动听,你如果在麦克风上喝歌根据音响喇叭传出,那么就更好听了。毛霞嘿咻嘿咻地咧着嘴笑下去,露白白的齐齐哈尔牙齿。“唱一个试一试,如何?没啥关系吧?”见她开心,我一个劲地要求他根据广播节目露一手。毛霞又淡淡笑道,想想一会儿说,广播站除开广播节目大队布局或赞同的具体内容,播放视频红色歌曲都是行,可我自身唱肯定不行。要不下工后,在外边唱一下,但是你也会来一段,可不可以?
晚餐要在大队镇长家吃的。我推说我有问题,但毛霞执意要一道去,她讲刘书记一家人都不错,刘妈妈也没架子,她女儿绿蓉和我相差不多,我们俩处得来,他知道我同学来新桥镇看着我,说些什么又叫我带你以往吃一碗饭。
我还在大队供销合作社商场里购买了三块合肥市老冰糖罂粟花饼上镇长的家里。镇长没在家,家中有刘妈妈跟她闺女绿蓉。母女都瘦挑选的,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对我一个别人,刘妈妈也时常问长问短,她女儿绿蓉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皮肤颜色毛毛的,仿佛缺乏营养,可她非常nice,几回往我盘子里盛菜。那一次吃了什么菜我一点想不起来了,但晚餐的情谊和气氛一直难以忘怀。
依照事前讲好的,返回大队广播站,我与播音员就坐在广播站门口旁边的田坎旁边说了一些话,再用抽签的办法,每个人即兴表演来啦一段。我抽签抓了一个1,先唱,唱的是李铁梅《都有一颗红亮的心》。一唱完毛霞就会使凸起欢呼声,说没想到你京剧唱那么好,那我就不唱起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毛霞没法,肠蠕动了一下嘴巴,润好啦喉咙,又唱起那一首耳熟能详的《远飞的大雁》,或许是数年的时间不断积累观念沉积,声色犬马悦耳广阔,声韵词句寄情,仿佛她就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逆袭的农奴”。毛霞未能“叫我们不用花钱听戏”,看起来确实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地域歌舞团得人看走了眼。
第二天早上,毛霞送我去和谐山地铁站时,广播站来啦几位镇村干部。毛霞悄悄的告诉我说,大队刘书记他们来了,不送你了,你离开行吧,有时间信件。我注意啦一下这位刘书记,都是痩跳一跳的,皮肤颜色毛毛的,有点像补报刊登的焦裕禄的样子。
在客车上,忽然想起今日我应该是第二次看到这名刘书记。第一次是在三月份前我在乡村回家了讨动物油白砂糖等东西的时候。哦,忘记了交待,在大院里,我们家和毛霞家正中间就相隔一家,是紧隔壁的邻居。那一天,我妈妈见到毛霞妈妈抓住了已经露台餐厅厨房墙角寻食的白色洋老母鸡,想杀,就询问道,“马师母(毛霞父亲是国家干部,马妈妈就一直被尊为马师母),来顾客啦,你们家小东东(毛霞大弟)自小炕鸡养大的老母鸡已经下蛋,愿意杀啊?”“自己家养,免得购买了。”马妈妈是东北人,似乎也是搁不住说话的,就凑够我妈妈耳朵里面前说:“毛霞他们大队的人到市区有急事,顺带到我家一起来看看。”“那是要接待一下的。”我妈激情附合着。
我用心留意隔壁邻居这一客人。大队镇长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角色了,是非常受下发学生及她们父母尊重的。大队镇长来时我错过了窥探的好机会,也难怪,谁曾料想到他什么时候到,但离开的时候一定是能够直到的。那天下午,毛霞家飞出浓郁的炖老母鸡鸡香,也有炒花生米的香气,甚是诱惑食欲。等到晚上6点钟后,天已经黑了,我听见毛霞大门口马大伯和一个操乡村话音的男生发言,就暗暗地赶忙站在家门口,面对着毛霞家。这时候毛霞父亲送客出门到花大街上的反大酒店酒店住宿,我看见这一大队镇长但是40来岁,瘦小,衣着深灰色衣服,脸部有一些发红——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看不出来原本肤色,反正是一个正宗的乡村人的样子,不用说没人坚信这个人是大队镇长。之后我就假装没事的模样到毛霞家,马妈妈已经收拾碗筷,她问我,吃过饭了吗,我讲吃过了,回家讨物品,明日提前准备回农村。“的恰好,夜里包了猫耳朵,盛几个你尝一尝。”我还不等他回绝,马妈妈就递过一个小盘子说:“别人吃好多个,尝尝味道。”盘子里实笃笃地挤满北方地区人爱包的猫耳朵。“马妈妈,这猫耳朵真好吃。”满满的一碗猫耳朵,我三下五除二再吃完,完后似乎还身背马妈妈外伸舌头舔了几次嘴,将唇上残余的飘香掠夺整洁所有吞到肚子里。猫耳朵味儿真香啊。马妈妈在自己家石臼里捣烂了新炒的花生仁拌在瘦猪肉馅里,加上葱姜等调料,吃在嘴里,吞咽肚子里,一线出来,肉味花生仁香裹在一起,回肠荡气,把肠道和胃都呛得醉乎乎的。坦白说,这味蕾享有迄今为止不曾有过第二次。

我与毛霞最后在同一年上涨回家,似乎是同歩各自进到工厂,我进到市侨民制鞋厂,她去了市第一塑料制品厂之后又激发到市江南地区钢化玻璃厂,都是国有的,都是属于轻工行业系统软件。到单位报到的那一天,大家凑了一个时长兴高采烈的在和平大戏院看过一场电影,完了又在周围的镜湖公园逸步交心,我曾经有意无意地问道过她,你下发不久之后只当上大队播音员,这不是一般人想要去就可以去的,也看的出你父亲和大队镇长关联也是非常好的,之后咋没被强烈推荐当工农兵大学生呀。本来我还小心毛霞不开心,他却一笑了之地对我出了一个题型:“请你告诉我,大队强烈推荐配额只有一个,可是这个大队也有一名高中毕业生,而中学生的父亲便是大队镇长,你看这个配额给谁呢?”这么一说那就只有说毛霞运气差。倘若镇长闺女年纪还小或者早已上班了,毛霞那就绝对会朝另一个方向培养了。我还记得前些年毛霞和我想起,大队镇长闺女绿蓉大学毕业之后嫁给当涂附近机场的一个军人,他们双方也有过联络。如此看来,毛霞也许并没把从农村强烈推荐读大学当一回事。

毛霞虽然没有成为工农兵大学生,可她亲姐姐让在中国交通报当记者的老公给这个妹妹找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生给嫁。可以说是但是了亲妹妹心灵深处一份想法。老公姓张,贵州人,爸爸妈妈早亡,家世欠佳,但书读的好,之后被推荐到武汉市某所高校去读书,毕业之后安排到某大型航务工程设计公司,熬了好些年月以后就当了技术工程师。我搜了材料,这家公司强大,国内外单设了很多家子公司,在东莞、深圳市、哈尔滨市、大连市等地区,及其海外葡萄牙修建港口和公路桥梁。

大家入城工作中不久之后,毛霞一家就搬至张家山了,那就是地域行署所在城市。毛霞谈恋爱的时候是与父母及小兄弟住在一起,那时候她大哥住进地域某单位的寝室,大弟基本上在他上涨回家的前提下,步姐覆辙也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继续再教育来到。

热恋中的毛霞曾邀我到过张家山,我遇见了这位工农兵大学生,长得瘦长,双眼并不大,和女友差距非常大,但是非常切合所谓“男才女貌”。
毛霞的挑选分辨确定正确的。是因为她曾以书面语正儿八经地那么表达过真正观念:老公单位为大企业;他尽职尽责,积极补足了曾经被抨击工农兵大学生学识上的“薄弱点”,最后靠上工程师这一挡位,并且为人正直忠厚心地善良,妻子爱子爱家庭,并没有五迷三道。

置身一般般的公司,和成千上万人一样,我与毛霞未能避开被砸饭碗的处境,而且还是第一批被砸的工作。大家只能处于被动转型发展找饭吃。多少彷徨后,开了个了一间品牌鞋店,但是不知毛霞如何要考虑的,竟然出乎意料地搞了一个流动性小摊,下小馄饨卖水饺,地址多流动性在老公单位宿舍附近杨家门和石城湖道闸,那里有市大中型龙头企业锅炉制造厂,也有厂子弟校、地铁站、农贸市场等。作为一种友情代表,我曾经如期坐1路车到杨家门站下了车,见到她时,她正利索地对一对恋人模样的中年男女装好小馄饨,左手倒捏住小瓶子在冒着热气的盘子里均匀的撒着白胡椒粉,端到这会对恋人眼前,甚是殷情。随风飘扬来一阵轻度醒鼻的麻辣味道中,我看见老同学脸部通红通红的,那就是叫开水烫水给熏的,两手手臂里的护袖和胸口围兜非常干净,许是早晨摆摊儿时新换掉的,围兜中间偏下一点处袋子有一些圆鼓鼓,看起来这一上午生意不错。以前仰看蓝天白云草地、一对漂亮明亮的眼睛跟随行走云朵、高声《远飞的大雁》妙龄女子,好像是在一瞬间也就成了手推车小售卖的徐老半娘,我的心里一阵苦楚酸楚的。但忍不住激情,我也是很兴高采烈坐到摊前的条形木椅上,饱受商贩生产制造的小吃,之所以叫是饱受,是因为她各自帮我下一碗馄饨一碗饺子,不要吃还是不行!她笑眯眯的说这也是马瑞霞独立产权、手工制造。她受邀到了我的店内,迫不得已带去一双时兴样式的真皮皮鞋,没有也没用!我效仿她的言语,绝对性真牛皮,虽然不是我做的,但借花献佛,情在不言中。

毛霞不像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坚守阵营以鞋为业,他在小面食生意场上没走很远,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从新捡起书籍,之后竟然考入会计师职称。当他向我“道喜”并且要“设宴”时,我还真一时没缓过神来。印象里,她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是对数学课并没什么兴趣,或许是她瞄准了财务会计行业的行业实用价值吧。那样要来,也就不再有意思了。我将老同学考得会计证书的事告诉过我老先生,他想了一下后便说,这个老同学文化艺术还是不错的,她字就写得好,虽并不像硬笔字帖棱角分明,但是自身的香味,精巧圆滑,横看竖看整篇说就护眼舒适。我爱人这么说,是感慨万千的。30多年以前,我先生夜大学汉语本科论文描写的是李存葆《山中那十九座坟茔》人物形象分析,飘飘洒洒数万言,就是我请老同学抄录在原稿纸里的。毕业论文鉴定优质也做了论文答辩,就真与抄录者画龙点睛有一定关系。

那一次,毛霞发语音聊天帮我,说要到深圳老公的施工工地过一段时间,甚至动心的说,丈夫在工地日常生活没规律性,我想过来看看,也可以有一个照料。我早知,她已不亲自操刀会计工作,孩子有薪读研究生毕业后超越进到当地规格型号较大的一家医院门诊,儿媳妇也进到城区一家大型的公立三甲医院做护理人员;只是她张家山的父母都已八十多岁,不知现况好不好。在回复信息情况下,就会多问完一两句,马妈马大伯人体还好?闺女终究暖心一些,你来深圳市,两个老人不容易有什么意见吧?不一会毛霞立即打电话来说,我老妈人体还行——她们老人有三个儿子呼应mamak档吧,闺女嘛,本身就是泼出去的水呀。我弟弟也说过我,但他有病也可伶,只要他一家日常生活好好地,我就不跟他斤斤计较。我就是泼出去的水,之后靠谁啊,孩子有自己的生活,不指望的。我如今不把老公好好照顾,或许之后就真的没依赖的了,老夫妻实际上都是各自椅背。说罢嘿咻嘿咻笑的时候。话说的没错,但感觉她话里有一些坑坑洼洼事儿不肯进行。我询问了一句,有哪些不称心的事啊?她安静了一下,回答说,哪个人哪里会都凡事都顺心如意呢,是不是?见她这么说,我就不方便了解到底了。

毛霞夫妻从深圳回家是送葬的。她88岁的妈妈在家里忽然摔倒过世。年老父亲向膝前现唯一的闺女(毛霞的大姐在46岁那刚随夫调至大城市没多久,在公司临时性安置旅社屋子突发性出现意外去世)转述着妻子去世的情况,毛霞眼泪停不住秋风瑟瑟而至。家中办好妈妈丧礼,安顿好了88岁爸爸生活起居后,毛霞夫妻回到深圳前,我约她有过一次碰面。考虑毛霞本次回来特殊理由以及情绪,我专门考虑在城区一家著名茶馆的包间,想要促膝谈心共诉衷肠。毛霞身姿样子没变化,仅仅方脸有一些发泡材料,其实也不是水肿的那般;她神情有一些直愣,自然就是归属于郁郁寡欢的那一种,是因为她眼中仍然见亮光亮;她喉咙很多嘶哑,我觉得应该属于和人过多猛烈争论之后才可能出现声线转变,自然在其中一定有她痛哭流涕妈妈谢世、悲伤父亲风烛残年后的过多用嗓。她呆呆地地告诉我,她爸爸双眼基本上双目失明,日常生活已生活无法自理,办好妈妈丧礼,她哥组织家庭都会,经爸爸允许,确定由老二、老四、老五三个儿子轮着把爸爸收到家中日常生活一个月,也不分配闺女照顾了。她不露声色的说,三个儿子依次分享父母比较有限房产收益,那就得敬业竭尽全力孝顺风烛残年的孤独的爸爸;再讲,嫁出去的女儿便是泼出去的水。显而易见,这时毛霞的心态是担心压抑,这类压抑担心并不难为男同其他多数人所了解。我或许就是其中之一。由于隔壁邻居,我对于毛霞相关的情况就是有一定的感受的,再加上有时候通过张家山就顺路看一下马妈妈,马妈妈见到我看她特别开心,话家常中比较多了解到一些与毛霞相关的事——
早从我和老同学下发乡村时,马妈妈一家就搬到张家山,她大哥“传承”了大院那个近20平方米的房子,连同独立的餐厅厨房,并在那儿结婚生子,没几年后搬至企业分房子住。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却把老宅排掉,让社区居委会给收下。尽管那个时候的住宅是租赁属性的,但若是再次保存在毛霞母亲户下,那之后房改办后因为古城改造拆迁,那房地产经济效益就丰厚的。我们家就因为一直传承着定居最后分享一块很大的生日蛋糕。如此看来,她哥哥间接性独自一人分享家中一份资产也不过分。毛霞因此有一些难以释怀,曾在过后多年各自到房产管理局和社区居委会反映问题,要求补缴这么多年欠的租金,赎出老宅的居留权,但是没有能如愿以偿。毛霞这位工农兵大学生离开故乡工作之后,老家老宅让好多个大叔住,后家乡旧城改造规划要拆老宅,毛霞手执合理合法公文前去相公家乡解决相关的事宜,结论无功而返。以致于曾经的曾经由于孩子购房装修完婚,毛霞迫不得已向其大哥贷款10万元。再曾经的曾经,处在市区很好地区的张家山动迁,毛霞有一些寄希望于从这当中分到一杯残羹剩饭,补上那借上10万多元的窟窿眼,结论也不了。由于张家山的房子房改办时,老四老五兄弟俩结婚后便已和父母住在一起,标准都不是很好,二个小弟掏钱由爸爸办好房改办办理手续,哥姐二人也没意见。之后,父母写出借款条,说明之后房子动迁,产权年限老四老五每个人一半。张家山动迁前,毛霞大哥在自家组织家庭都会,建议让二个小弟在动迁总面积上有交给亲姐姐一定市场份额,核心内容是每个人所让总面积折款不得超过5万,小于此数则按实际金额才行,未作往上拉。毛霞当然非常高兴,笑眯眯地向她嫂子说:“这恰好还清借哥哥的钱,那时候就马上转帐好啦,省份的晃来晃去的。”大嫂也笑着说道:“立即转那不行,要桥归桥、路归路,俩码事。”可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一建议最后在第二次家中大会上没产生文本。以致于再之后,毛霞的大嫂其实就是那10万块的债务人,通电话要哥嫂老四到张家山老宅,替大姑子催要5万元“拆迁房屋总面积折合同款”,毛霞大哥那一天也一起去了老宅。想不到哥嫂强词夺理,也没给大哥脸面,场景搞得很槽糕——为构建老同学相遇应该有的愉快气氛,我有意识的选了班群里未曾得知的名人趣事,比如说某某某同学们的男生(也是同学)在副科级位上离休4年之后被揪出贪污罪坐5年班房、他妻子不堪入目孤独数次分散情感上的事儿;某同学不小心卷进贩卖人口案,整得家破人亡;某某某同学们撩拨洗头发屋按摩女,还拿出下边的光葫芦头兜腮胡须独眼,哪知道那按摩女还很刚正不阿,佳人一怒就报警求助,最后被关掉7天这些。毛霞听完有时候“哦——”的一声,或者淡淡一笑,不询问都不表述观点,彻底是一种与己无关听之任之状态。那一次幽会,除开觉得老同学后边这么多年完的有点儿是一地鸡毛的日子,我早已想不起来有没有什么别的更有意思的事情,特别是我们俩每个人究竟还说了啥,整体印象是平平淡淡,基本上如同并没有发生了。

毛霞去深圳后,先是还电联过,因为不在一个城市,再加上岁数奔向七十,之后仅仅春节期间互致问候,平时基本没联系上了。我们俩以往友好往来因而看起来有一些一般般的。自然这并不完全就是受新冠疫情产生的影响。有一段时间我希望能在同学微信群中看到毛霞漏脸或者出文或者发音,但却没有,她几乎处在深潜情况。我关注过她微信头像图片,那就是蓝天白云草地间小鸟翱翔的影象,不知是否一只大雁。就记得她讲过,照片是很多年前与工农兵大学生走娘家探亲访友,老公在张家山地委宅院用手机抓拍的。蓝天白云草地小鸟在微信群里诸头像图片中看起来既鲜活又静谧,有一种阔远惬意的况味。

那一天,我去城东区政务新区做事,完了也顺带在周围一个健康小屋排长队做病毒检测,突然有些人叫我乳名,循声望去,走过来一个很大的男生,有一些松驰的脸颊亲戚朋友似微微一笑,并自报家门。我同样也认出这个人是毛霞的大弟。还记得毛霞家搬离时,他正市第十五中学读高中,模样早已定型了,但现在头盖秃顶、头发斑白、两条鼻沟立即嘴巴,宛然老头儿一个,变成吃社会保险基金的大户。她在距我一米的地方站定,说刚排长队做了核检。我当然问及他姐姐状况。获知老同学在北京生活很好,我也很高兴。
注视着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那一个回绝给付“动迁总面积折合同款5万余元”的画面仿佛就在眼前。只因为这一情况,老同学在媳妇儿生产制造尚在医院,就决然退回了一个大弟包的红包。一来一往,产生困局。千里迢迢南方老同学,你们不是和我说过,还在这样一个弟弟上高中时期,你也就带他去新桥镇你的那个新房子那一个广播站也有旁边的道班里玩,尽可能做好吃的给她吃;你与工农兵大学生谈恋爱扎大马路的时候也没忘记携带这一小弟;小弟下发时,你与妈妈一起搭车送他去了乡村,甚是恋恋不舍。大家兄妹之心不会转变成那么槽糕的局势呀。

我先生本市一家大报文学类选刊里发了一篇文章。他取出散发出印刷油墨清香的报刊已经让我看。忽听到有个人喊着他老爷子的别名,其实就是那篇稿子里的落款,响声脆脆的有一些熟耳。待我和先生闻声出去,才见到那人是一位高于我一个头的女性,手里就拿着那张登我老先生稿子的报刊,要递给看,我说我这儿拥有,她讲你这张其实不是的,而是自己这一张。说完就硬将报刊塞进我手上,我看得清日周期是2021年6月29日。塞完报刊,她便转为我先生询问道,那你就是谁谁谁(老爷子的别名,文章中的落款)?我先生表示没错。她似乎一定要与他探讨文章中的什么信息,但却没有表明身份。
是新闻记者或是小编?我和先生也没问,想着肯定都是吧。我在一旁逐渐扫视她,竟感觉容貌好熟,脸形方里见圆,眼眉浓浓,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部摆正稳的,嘴巴红彤彤边角又非常清晰,仿佛我老同学毛霞,说话的说话速度音质真的很像。若不是比老同学身高高于很多,我心里想,那么她一定便是的。
见我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她并没有逃避,那一双一双大眼睛望着我,翕动着漂亮嘴巴,相互配合着眼睛,就像在提问:你这是怎么啦?我没法躲避,只能直言相告,我好像我老同学马瑞霞。话刚说完,她便微微一笑说:“我是啊,我是啊。”
我深信不疑了,忽视了身高难题,评定她便是我老同学。我讲:“你如今哪里啊,有事吗?”她甩了扇手里的报刊,并没有正脸跟我说,反而是转为我先生,接着说:“你本文剧情交待不是很清楚,故事情节也不是很真正。文中的她向自己亲哥哥借钱,也没有说不还钱,她大哥如何可在家庭会议上当妹婿的面说亲妹妹‘你向我借钱的时候像狗颠的一样跑的不休’?这不合逻辑。非得这么写,那么就要交待大哥因此这么说的缘故;亲妹妹听完立刻伤心地哭了,但是却没有语言表达里的一点回复,这姑且不谈;那么作为妹婿,在听到老婆的大哥这般尖酸刻薄狠毒损害恋人居然没动声色犬马,那样委屈求全,这个是不是违背情与理?如果拉上来老婆恼羞成怒离去,文章内容剧情也就一气呵成了。你看看是不是这样啊?”我先生摸起脑壳,分不清这是什么情况,跟我说:“他在说什么啊。”我就懵圈了,只能转为同学提问:“你什么时候到报刊社了,还没有离休啊?今日是怎么来的?是开机或是骑电单车?”同学很留面子扭头向我,不会再询问我先生文章内容剧情的事,张开嘴巴淡淡笑道讲到:“我骑自行车上下班时间。”我讲:“那么要骑六七十min吧。”她讲;“差不多吧。”正准备问你为什么不开小汽车上下班时间?她突然消失了。我和先生张口结舌,她到哪去了?老先生想了一下说:“或许是找一个地方通电话了啊?还记得她刚刚仿佛说还找个什么样的人明白什么状况。”

这一段时间一直接二连三作梦,睡眠质量差。老先生爱怜的说,早上去看医生专家出诊吧。
到医院道路上,我再一次想到这个梦,梦镜竟如清楚详细,非常容易复述,这一点在往日熟睡中非常少有些。老公近期没本市报刊文学类版上发表文章,自然也就没有这个剧情了。我忽然还记得同学曾向其大哥借完钱,难不成是同学报梦帮我想要表达什么吧。
我的心下决定,等看了医院门诊回家了便给千里迢迢深圳市的老同学打一个电话。



交稿于2022年12月18日。天气晴朗,暧阳福照。一只或多个一只大雁展翅飞过脑海中空中,工整脆亮又十分动听的鸣叫一线进行,若隐若现中飘过来《远飞的大雁》那一首红歌曲旋律,并留有多少绚丽多彩彩绸。随着一只大雁鸣叫声缥缈旋律,也有一张逐渐清楚的脸孔。睁大双眼一看,居然是我老同学兼同学们马瑞霞,乳名毛霞。她似乎发生变化个样,一双漂亮明亮的眼睛不露声色地静静地看着我,翕动着嘴巴,但是却依然没有露出牙齿都没旋转眼球,真诚要将讲的话紧紧裹藏在了眼眸里。这一马瑞霞,你又要玩什么游戏低沉?哈哈哈哈哈……这一想一笑,忽然就睁开双眼,才发现是躺在床上。哦,原来是这个样子。我转为窗子,通过窗帘布间隙,见到长空已经是鱼皮乳白色,十几只灰色的鸟儿整队摆动期间,传出很好听唧唧喳喳音韵。仅仅和印象中向南飞一只大雁所留声色犬马不在一个层次和价格。我潜意识里一直钟爱远飞一只大雁动听的歌声,由于很久以前便与那天籁之声拥有同理心共鸣点。
情不由衷的从床柜上拿着手机上,键入“远飞的大雁”,检索点一下,那一首曾火遍全网革命歌曲随后传遍耳边——远飞的大雁,麻烦你赶快飞,捎个信儿去北京,逆袭的农奴思念……
歌的原唱者是才旦卓玛,绝对性顶级水准,后代再怎么翻唱都变得极具特色。也难怪,凡经典原唱者,其音色、声色犬马、节奏、诗意早已融进观众的血液里脊髓里,成为一种永恒不变记忆力,不可复制更枉论更换。然经典的歌声及其翱翔于脑海中里的一只大雁,坚持要将我送到一个叫花街二十七号的大院里,把我妥妥地放进那一个特殊的典型环境里,任凭思绪葳蕤纵横驰骋。

我与毛霞同在一个大院里成长,之后又一同走入第五中学学校大门和班级里的门,尽管我们各奔东西一一下放乡村,入城工作中,出嫁产子,但期内经常真心实意行走打开心扉、述说愁肠。
毛霞是五四年新年那先天的,要大一些我一岁。最初的记忆就是我们以前互相不理会另一方,但是时间很短,好像只有2~3天的模样。那时候我们俩最多才上2班级,我名字玉兰花各自仅有5字的笔画一共才10画并且好写,而她的姓名瑞霞各是13画17画一共30画很难写。好几回她都写不出自己的姓名,气得哇哇哇地哭下去。可是我就在那一旁嘿嘿嘿嘿地笑的时候,说:“你看你看,我名字写完了,你为什么还没写出来啊。”这一说,她就更加急,越急就会越写不出,有时写错,就赶忙用橡皮擦,一不小心擦开了,就开始哭得更强大。一边擦一边写一边说:“我不理你,我不理你。”我就嘟噜嘟噜的说:“你不理我,出什么奇呀,我才慢慢不理你嘞!”

毛霞不像我看起来痩长,他是大圆脸因此稍显胖,但脸模板很美,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儿深深地,鼻梁子直挺挺的,嘴巴边角十分清楚,喜爱扎二只齐肩部的粗短辫子,额头的莲蓬须剪很工整,弯弯曲曲密密的直直地一字排开在柳眉上前额前,煞是好看,特别是和大眼的搭配,就好像是许多年后最流行的卡通画人物,给人一种活泼可爱又静谧聪明的第一印象。她春秋季天常穿福晋子袄子,在大院里一班好姐妹里老是看起来要精美一些。毛霞在家里是老三,一个亲姐姐一个哥哥二个小弟。老大姐解放以前出生于皖北农村家乡,要大一些毛霞许多,在市医院学习中医,吃居住在企业,大院里非常少见到;她哥大她五六岁,爱看无线通信一类的书,并不大讲话,印象里都不怎么带弟媳玩乐;大弟小她三岁,喜爱黏着她,她还喜欢带着肉乎乎小弟。那时大院里的不少别人小孩在妈妈领导下在屋子里庭院里做糊汽水瓶、编制涤纶网兜(别名打小包包)和渔金属丝网等第二职业。我与毛霞就在那这种第二职业中消耗了很多岁月。那时,院校不上课或者休息日,大白天里我和毛霞似乎是不谋而合和宅院小伙伴们一道,围坐在庭院走廊过道的某一个立杆四周,或一字排开在某一个墙面木工板前,分别插上去带有的木钉子,正坐在木椅或藤椅上,系住事前取好的一串包头市(一串一般为十副二十副不一),每串包头市的塑料管(即是涤纶网兜成形后提包门把)一种颜色,有红色黄色蓝色绿色也是有黄的,立杆或者木工板上往往是色彩缤纷万紫千红艳丽的很;一双双稚气双手飞梭走丝,比着谁打的快打的持续线丝不了针鱼。这也是大白天,一到晚上,并不是你来我家便是我上她们家,在餐桌一角的木缝中插上木钉子打小包包。我们一般尺寸年轻男女通过各种与众不同方法为家人一直做一份纯真的奉献,焕发出稚嫩花瓣一样的气场和味儿。
毛霞常常带上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添加装包团队。录音机就是她大哥从商场里买回来二极管三极管等零件,依照课本上的线图,用烙铁焊接拼装的,这一点在大院里那真的是为数不多的。毛霞好像很得意洋洋的打开收音机,里边马上传来包含《远飞的大雁》等在内的很多好听的歌和唱法,例如: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麦浪滚滚闪光茫、仰头望到北斗七星,我家堂叔数不尽、提篮小卖拾炉渣,晚霞映在淀山湖上,这些。我们一众装包人还以一己方法,哼曲效仿与其互动交流,聚堆打小包包的场所因而看起来栩栩如生而轻快。这其中,《远飞的大雁》动听的歌声就常常从毛霞的嘴中飞出去,歌曲歌词如同一粒粒金豆子从她口中吐出落到金属盘里,传出十分脆响嘹亮的声音。她好像在飙喉咙,用劲张大吼大叫,高姿态发音,用劲拖音,将“一只大雁”的“雁”唱得悠远绵长。唱顺了口,毛霞也唱“北京的金山上光辉照四方——”“桑木担子轻又轻哎,我担着茶出乡村——”
她的歌声一直拥有一股穿透性。在不经意间,大院里人家就隔三差五能听到一些好听的歌曲。有一些大娘伯伯也向毛霞的爸爸妈妈提议叫毛霞去考歌舞团,说成这样好的喉咙,没考演出团就太可惜了。之后凑了一个机会,毛霞确实到安徽大戏院参与地域歌舞团测试,她讲演出团的人都要她一共唱起了几首歌,一段是“远飞的大雁——”,一段是“一道道那个山来呦,一道道水,我们红军到陕北高原——”看见她考之后兴高采烈地模样,我真是为她开心,便对她讲,你如果考进了演出团,要经常请我不用花钱听戏啊。她笑眯眯的说,如果考上了,我一定会请你看不要钱的戏。
毛霞最终没有考入演出团,我想要不掏钱听戏的想法成了一个好梦。但是,毛霞似乎也不当一回事,不论是装包的时候也是踢毽跳绳子玩游戏的时候,也偶尔打开嗓子唱出《远飞的大雁》那时候,我俩也仅有才十三四岁。

一晃4年也就过去了,接着大家高中学历就跟随时尚潮流上山下乡运动来到。毛霞游玩的地方是当涂县的新桥镇工社新桥镇大队,就是打接纳证从前的,这也是学生们下发的一种形式,城市一级知识青年办是许可的。自然,按后来观点这也许就是找关系潜规则,归属于不良风气。我去南陵县的一个村庄。2个地区背井离乡都那么近。

毛霞下放的地方去过。她讲那属于自己新房子。这里有座叫和谐山的铁矿石,市区通近途客运车辆车,终点便是铁矿石。下车走20几分钟就到了毛霞的新房子。
毛霞一开始是居住在生产大队的下乡知青上,半年多后大队广播站主播被县上调离来到,毛霞就顶了部位当上大队广播站的主播,无需夏季栽秧割稻栽菜犁地了,甚是喊人艳羡。那时候就想,毛霞会到大队广播站,有两方面缘故,一是她爸爸在地域民劳局(之后民政部门和工作分离设计)工作中,常常到县上农村做事,当涂县是地区管辖的八个县之一,新桥镇大队都是毛霞父亲走访工作中走过的地方,和大队干部处得非常好,否则就算不上让大队打接纳证了。二是与毛霞喉咙相关,一定是他在广阔天地隔三差五高声《远飞的大雁》,因而赢得了生产制造小组生产制造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的喜爱。这第二点才是关键,毕竟在这一邻城市乡村,打接纳证来的知识青年不仅毛霞一个人。毛霞嗓子好演唱的也罢,又为大队让其当播音员给予冠冕堂皇的原因,他人也就没什么有异议的了。
那一次,我就是受邀到她那里去的,毛霞到和谐山地铁站接的站。广播站红砖头小青瓦小平房一间,正中间分隔,外间放好几张陈旧桌椅板凳和铁锹梨耙竹筐铁锨等杂具;里屋是操作间兼卧房,迎头墙壁贴紧毛主席去安源的肖像,别的墙壁上贴紧毛泽东主席标示的宣传海报,例如“乡村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到那里是能够大有可为的”,“知青到农村去,接纳贫下中农的继续再教育,非常重要。”毛霞问完我在农村的一些问题后,说是要向我汇报状况,我觉得我们关联那么好,还报什么告。然后咱们就哈哈哈哈哈高兴地捧腹大笑下去。就在那哈哈大笑时,毛霞她忽然中断欢笑声,脱扣道,我想广播节目了。一边说着先从床边上站起来来到办公台前庄重坐着,右手按住播音器电源开关,左手轻轻地按住麦克风,顿了顿:“众多部员各位同志——”
为了保障她工作中,我走出房间立在开阔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一天毛霞广播节目是指大队上一个通告,说成叫各生产制造小组派一名部员在下午到大队部备案生产设备。女播音员响声清澈清亮的,根据广播站户外,及其田地和村口灯泡杆里的喇叭,传向四面八方。我才发现毛霞的音质确实超好听,好像从吹干的豌豆上抖掉中的绿豆豆,又通过丝网过虑,整体清洁没有一点点的残渣,一粒粒清亮纯真;亦如珠落玉盘,传出一串串迷人动听的声音。我眺望广播站四周的原野地面,像铺了一张极大无边的翠绿色绒毯,风轻轻吹好去处,那广阔无垠翠绿色如同长江中一条硕大绿绸带,随江之波浪纹不断波动不断向前,又像一条硕大无比的彩绸随大地之手翩翩飞舞;近点远方明晰参差着一些排序不过长的农家院平屋,或者零星农家小院,时长还不足10点,已经有农家院点燃了袅袅炊烟,从这探身房顶的烟筒一股脑儿地冒出的浓烟,由浓渐淡、由黑变灰,随风飘荡飘呀飘呀一直吹进云朵色,融进蓝天白云,给无际长空增添一缕尘世间柴禾烟火味。这个声音、这画面因而也就烙到了记忆里,迄今也难以释怀。
返回广播站,毛霞正写在纸上书写,我凑上一看起来是在备案广播节目内容。等她备案好啦,我便跟她说,刚刚在外听了你广播节目声,非常动听,你如果在麦克风上喝歌根据音响喇叭传出,那么就更好听了。毛霞嘿咻嘿咻地咧着嘴笑下去,露白白的齐齐哈尔牙齿。“唱一个试一试,如何?没啥关系吧?”见她开心,我一个劲地要求他根据广播节目露一手。毛霞又淡淡笑道,想想一会儿说,广播站除开广播节目大队布局或赞同的具体内容,播放视频红色歌曲都是行,可我自身唱肯定不行。要不下工后,在外边唱一下,但是你也会来一段,可不可以?
晚餐要在大队镇长家吃的。我推说我有问题,但毛霞执意要一道去,她讲刘书记一家人都不错,刘妈妈也没架子,她女儿绿蓉和我相差不多,我们俩处得来,他知道我同学来新桥镇看着我,说些什么又叫我带你以往吃一碗饭。
我还在大队供销合作社商场里购买了三块合肥市老冰糖罂粟花饼上镇长的家里。镇长没在家,家中有刘妈妈跟她闺女绿蓉。母女都瘦挑选的,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对我一个别人,刘妈妈也时常问长问短,她女儿绿蓉脸上长了很多黄褐斑,皮肤颜色毛毛的,仿佛缺乏营养,可她非常nice,几回往我盘子里盛菜。那一次吃了什么菜我一点想不起来了,但晚餐的情谊和气氛一直难以忘怀。
依照事前讲好的,返回大队广播站,我与播音员就坐在广播站门口旁边的田坎旁边说了一些话,再用抽签的办法,每个人即兴表演来啦一段。我抽签抓了一个1,先唱,唱的是李铁梅《都是有一颗洪亮心》。一唱完毛霞就会使凸起欢呼声,说没想到你京剧唱那么好,那我就不唱起了吧。我说那怎么行。毛霞没法,肠蠕动了一下嘴巴,润好啦喉咙,又唱起那一首耳熟能详的《远飞的大雁》,或许是数年的时间不断积累观念沉积,声色犬马悦耳广阔,声韵词句寄情,仿佛她就是一个愤世嫉俗的“逆袭的农奴”。毛霞未能“叫我们不用花钱听戏”,看起来确实不是她的错,反而是地域歌舞团的人看走了眼。
第二天早上,毛霞送我去和谐山地铁站时,广播站来啦几位镇村干部。毛霞悄悄的告知我说,中队刘书记他们来了,不送你了,你离开行吧,有时间信件。我注意啦一下这位刘书记,都是痩跳一跳的,皮肤颜色毛毛的,有点像补报刊登的焦裕禄的样子。
在客车上,忽然想起今日我应该是第二次看到这名刘书记。第一次是在三月份前我在乡村回家了讨动物油白砂糖等东西的时候。哦,忘记了交待,在大院,我们家和毛霞家正中间就相隔一家,是紧隔壁的邻居。那一天,我妈妈见到毛霞妈妈抓住了已经露台餐厅厨房墙角寻食的白色洋老母鸡,想杀,就询问道,“马师母(毛霞父亲是国家干部,马妈妈就一直被尊为马师母),来顾客啦,你们家小东东(毛霞大弟)自小炕鸡养大的老母鸡已经下蛋,愿意杀啊?”“自己家养,免得购买了。”马妈妈是东北人,似乎也是搁不住说话的,就凑够我妈妈耳朵里面前说:“毛霞他们中队的人到市区有急事,顺带到我家一起来看看。”“那是要接待一下的。”我妈激情附合着。
我用心留意隔壁邻居这一客人。大队书记那个时代可是一个角色了,是非常受下发学生及她们父母尊重的。大队书记来时我错过了窥探的好机会,也难怪,谁曾料想到他什么时候到,但离开的时候一定是能够直到的。那天下午,毛霞家飞出浓郁的炖老母鸡鸡香,也有炒花生米的香气,甚是诱惑食欲。等到晚上6点钟后,天已经黑了,我听见毛霞大门口马大伯和一个操乡村话音的男生发言,就暗暗地赶忙站在家门口,面对着毛霞家。这时候毛霞父亲送客出门到花大街上的反大酒店酒店住宿,我看见这一大队书记但是40来岁,瘦小,衣着深灰色衣服,脸部有一些发红——或许是喝了一点酒——看不出来原本肤色,反正是一个正宗的乡村人的样子,不用说没人坚信这个人是大队书记。之后我就假装没事的模样到毛霞家,马妈妈已经收拾碗筷,她问我,吃过饭了吗,我说吃过了,回家讨物品,明日提前准备回农村。“的恰好,夜里包了猫耳朵,盛几个你尝一尝。”我还不等他回绝,马妈妈就递过一个小盘子说:“别人吃好多个,尝尝味道。”盘子里实笃笃地挤满北方地区人爱包的猫耳朵。“马妈妈,这猫耳朵真好吃。”满满的一碗猫耳朵,我三下五除二再吃完,完后似乎还身背马妈妈外伸舌头舔了几次嘴,将唇上残余的飘香掠夺整洁所有吞到肚子里。猫耳朵味儿真香啊。马妈妈在自己家石臼里捣烂了新炒的花生仁拌在瘦猪肉馅里,加上葱姜等调料,吃在嘴里,吞咽肚子里,一线出来,肉味花生仁香裹在一起,回肠荡气,把肠道和胃都呛得醉乎乎的。坦白说,这味蕾享有迄今为止不曾有过第二次。
远飞的大雁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寻找
下一篇:老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