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妈妈的春天

妈妈的春天

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和母亲去旅行,春暖花开的时节,青山绿水间,母亲还是年轻漂亮的模样,笑得像个开心的孩子。

妈妈的春天

电影开头说道:“打从我记事起,妈妈就是一副中年妇女的模样,渐渐的,我都忘了她也曾是个花季少女。”看到这里我窃喜了,窃喜自己懂事早记忆力好,我的记忆里储存了妈妈年轻靓丽的模样。那时妈妈应该是三十岁的年龄,特别爱美,总带着我去美发店烫头发,难闻的冷烫水的味道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当然也包括妈妈满脑袋卷的新发型。还有妈妈带着我逛商店买下的一条宝石蓝丝绒旗袍,在我眼里,穿上旗袍的妈妈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那时爸爸经常去上海出差,会给妈妈带回来最时尚的衣服,妈妈的衣着总能吸引单位女同事羡慕的目光。

我相信,那是属于妈妈的春天时光,灿烂又美好。然而,妈妈的春天被我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扼杀了,戛然而止。心脏病,还是最凶险的那种,需要尽快到省会大医院手术。只有六岁的我并不为钱而发愁,还没有钱的价值概念,只看到爸爸妈妈家里、医院的来回奔波。那是1982年的冬天,在医院排了很久床位的爸爸,打来电话通知妈妈,尽快带我到医院办理住院。刚刚下了一夜的大雪,妈妈一大清早就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的,背上我,踩着厚厚的积雪,赶往电车站,我们需要先坐电车再搭乘火车,到医院去。在我所有的记忆里没有比那年冬天再冷的冬天了,我趴在妈妈的背上,看见哈气染白了妈妈两鬓的头发和大红围巾,随着妈妈沉重的喘息声,一团白气蒸腾而后漶漫。妈妈的脊背越来越弯,我的手脚越来越冷。长大后的我估算了一下步行时间,不通公车,没有出租车的年代,我们在冰天雪地里走了足足40分钟。后来,妈妈背着我走在雪地里的情景,经常出现在我的梦境里。

我的手术很成功,病治好了,可我再也没见过妈妈穿新衣服。为了凑足千元的“天价”手术费,家里欠了很多钱。一边还债,一边抚养三个孩子,爱美的妈妈,再也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穿得最多的就是工作服。但是,她那颗爱美的心始终未变。我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妈妈会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纺织厂工作的妈妈,会捡回一些边角余料、碎布头,给我做缝着小鹿的黑马甲、碎布拼接的花短裙、白色布条拼凑的百褶裙,她把那颗爱美的心完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直到我上了初中,我们家还清了所有的债务,那一年刚好时兴起皮衣来,爸爸背着妈妈在同事手里买下了一件二手皮衣给妈妈。妈妈一边埋怨爸爸乱花钱一边在镜子面前左照右看,欢喜得像个小姑娘。可我却心酸难过,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我长大挣钱了,一定给妈妈买一件新皮衣。

参加工作后,我攒了两个月的工资实现了我的心愿,给妈妈买了一件当时款式最新潮的皮衣,再配一双短皮靴。妈妈不再兴奋得像个孩子,而是站在镜子面前久久地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摩挲着衣服若有所思。

在爸爸妈妈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那天,我拉着他们走进了婚纱影楼,让妈妈第一次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已经发福的妈妈害羞地对摄影师说:“我说不照,女儿偏拉着来,这身材多难看。”摄影师耐心地安慰道:“阿姨,您的身材好着呢,回头我再帮您修修片,保准您年轻20岁。”看着妈妈一手提婚纱,一手挽着爸爸拍照的幸福模样,我对摄影师说:“多给我妈试几套衣服,多拍几张啊!”

如今,我成了妈妈穿衣打扮的“御用造型师”。妈妈经常自豪又炫耀地对我说:“你王姨今天夸我这件裙子好看,问我在哪买的,我说我回家问问我女儿吧。”爸爸向我努努嘴说道:“70多岁的老太婆啦,还整天的臭美。”此时,我仿佛又看到了妈妈年轻时穿着那件宝石蓝丝绒旗袍时的样子,神采奕奕,浑身散发着光芒。

日落时分,我经常带着女儿去看跳广场舞的妈妈,作为领舞者的妈妈,舞蹈服比别人的更艳丽,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标准到位、优美婀娜。我调皮的女儿总会跑到她身边,跟着一起跳啊蹦啊,伴着欢快的歌曲:春天春天蝴蝶飞,蝴蝶蝴蝶双双飞。春天春天蝴蝶飞,蝴蝶蝴蝶最最美……

看见妈妈甜蜜的笑容,我知道,属于妈妈的春天又回来了……

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和母亲去旅行,春暖花开的时节,青山绿水间,母亲还是年轻漂亮的模样,笑得像个开心的孩子。

当初总想带她出去走走看看,但未能成行。母亲离开已三年了,每每想到这无法弥补的遗憾,还是很心痛。如今,这美好的一幕出现在梦境里,我不禁会想,是不是母亲在天有灵托梦给我,只为了让我释怀,让我解开心结?就像春节那部电影中的故事一样,本以为是女儿在让妈妈开心、弥补遗憾,却发现,原来是妈妈李焕英在陪女儿弥补遗憾、哄女儿开心,成全女儿的孝心。

妈妈的春天来源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35625244@qq.com),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