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鸽子的夏天(小说)


  因为天空中没有一丝风,小丸子感到了闷热与不安。或许是与他的焦虑担心有关,或许纯脆是闷热造成的。小丸子是来野地里寻找母亲的。小丸子在田野里跑着,巳经满头大汗了,他口渴难捺。那些锋利的苞米叶片在炙热毒烈的阳光照射下,有的巳经打蔫。上午它们还非常青綠,闪着亮光,到了午后就支撑不住了,陆续将舒展的叶片收缩起来,现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小丸子在苞米地里穿梭时,有种穿越迷宫的感觉,甚至有穿越到未来的感觉。他找了半天母亲,也没有找到。
  苞米叶片上生长着许多密密的尖细小剌,它们毫不客气地将小丸子的胳膊大腿和肚皮划出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小口子,这些小裂口被汗水浸过,有种火辣辣的疼感。但小丸子巳顾及不到这些小裂口,他跑的时候是用胳膊挡住脸的,这样就不止于划伤面部了。
  他一边跑,一边寻找什么。他恨不得将眼睛变成雷达,这样,苞米地里的一切皆能尽收眼底。期间,他因大汗淋漓和极度疲惫而躺倒在地,口里喃喃自语,但听不清他说些什么。有时候,在跑的过程中还对着天空喊叫几声,好像在抒发内心的苦闷情绪。对于小丸子来说,田野似乎有一种妖媚和神秘的蛊惑力量,侵入到他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使他一刻都不能忘记田野。
  期间,他碰见过蛇和一种叫做鼬的动物。当然,他最不能忘记的是,他还碰见过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像是在野地里撒尿,恰好被小丸子碰见了。不过,这个女人看见小丸子后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朝小丸子吃吃地傻笑。小丸子发现,在女人朝他吃吃傻笑的时候,还没有忘记提裤子,系裤腰带。
  小丸子的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脖子,他看见女人的裤腰带是红色的,而且不是皮带,是一条挺结实的红布带。这个女人小丸子见过,有一个冬天是睡在场院上的麦秸垛里。夏天,她经常出现在河边的果园里,偷摘树上没熟的果子,或者拔地里的花生。秋天,遍地的青玉米为她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至于春天和冬天以什么果腹,小丸子不知道,也不去考虑。但他发现,一个冬天过去了,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不仅没有被冻死,也没有被饿死。
  小丸子知道,这个女人神经不正常,是个精神病患者。小丸子听人说过,她过去好像是地主家的小老婆,因为没有生育能力,被地主卖到城里窑子房里。后来不知怎么精神失常,流落到这来。没有一个男人同情她,只有少数心善的女人施舍点吃的穿的给她,村里人经常指指点点说,看,这个精神病又来了。那年冬天天寒地冻,冷的邪乎。村里人说,她活不到头。
  小丸子无精打采回到了村里。是在昨天晚上又一次从梦中醒来后,耳边的响声却戛然而止。他躺在床上不动,竖起耳朵静静倾听,房间里只有父亲均匀的呼吸。再仔细听,真的听到一些"噼噼、唰唰"的细小声响。小丸子起床,点了屋内的灯,查看房间里多余的响声,他四处查看,连墙角旮旯都仔细看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小丸子用手摸了一把汗,确信刚才的声音是他梦中的情景。他到院子里洗脸,一把一把的水淋到脸上,满身的汗终于消退。小丸子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的面孔,仿佛橡皮泥捏成的玩具,木呆呆的没有任何表情。
  天空中出现了一群鸽子,小丸子抬头望去,只见这群鸽子自东向西疾速地飞翔。小丸子撮起嘴巴,咕咕地朝这群鸽子喊叫,但鸽群不理会他,依然约定好了似地朝村庄飞去。小丸子相信,这群鸽子里面一定有他的两只鸽子。他失望地尾随着鸽子,直到它们消失成为一群盲点为止。这时,一只灰猫从他身边蹿过去,把他吓了一跳。妈呀,他一屁股坐下,大口喘着气,小心脏承受不住般跳动。前面就是大路口了,宽阔的大路白亮如织,那些砂粒被晒得滚烫,在太阳光线下闪闪烁烁,发出耀眼的光泽。路上行人稀少,路两旁的杨树上传来蝉嗄嘎的鸣叫。
  小丸子想起了母亲。自己的鸽子时自然而然想起了夏小巧。小丸子喜欢夏小巧,尤其喜欢夏小巧吃饭的姿势。在小丸子看来,夏小巧生的就很小巧,脸蛋圆圆的,嘴巴像个刚刚绽开的花骨朵,而那张樱桃般的小嘴简直就是事先设计好了一样安装在上面,湿润润,饱鼓鼓的。眼睛呢,不是特别大,但很亮很有光泽,胳膊和小腿都嫩葱葱的,仿佛一夜之间生长出来的竹笋,充满了水份。
  小丸子几次看见夏小巧坐在小饭桌旁边,细心地咀嚼食物,牙齿跟食物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窸窣的声响。小丸子看着看着,口水快要流出来了。小丸子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给他起了这么个古怪的名字。他非常羡慕夏小巧的名字,他对夏小巧说,你看你的名字多好。
  夏小巧只是抿嘴笑,眼睛看着他说,反正是个名字呗,俺不觉得好。
  小丸子说,你不觉得好听?
  夏小巧说,俺不觉得好听。
  小丸子说,这已经够好听了,还有比这个更好听的吗?
  小丸子说他要是有这么个好名字,早就知足了。你看我这个破名字,小丸子,难听死了。难道我就是个小丸子吗?夏小巧说,你不是个小丸子,难道是个大丸子不成?小丸子不吱声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丸子。
  小丸子几乎每年的夏秋之交都要去野地里寻找母亲。父亲对小丸子说,没用啦,白费了功夫。你妈恐怕是精神病发作出走的,回不来了。小丸子不相信母案会精神病发作,因为他从来没发现母亲的精神有什么问题。这天,一个与小丸子同龄的名叫大眼猴的孩子,给小丸子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说村西那片苞米地里,有一个蓬头垢面的极像小丸子母亲的女人在里面游荡。
  小丸子抬腿刚想走,被父亲喝住了,父亲说,不可能的事,你妈不可能在苞米地里。并且警告小丸子说,这几天最好別出门,呆在家里。小丸子听父亲说村里最近要有事,小丸子自然不会理会父亲说的什么大事,再大的事,也没有寻找母亲的事重要。趁父亲不注意,小丸子偷偷溜了出来。刚出门,就碰见夏小巧倚在自家门框上吃炒豆。
  夏小巧问小丸子,急火火的,打谱去哪?小丸子说找母亲,夏小巧问,你妈有音讯了?小丸子说,听大眼猴说,西泊苞米地里有一个女的,挺像我妈的,我去看看。夏小巧将手里的炒豆递给小丸子,说你尝尝,我妈弄的炒豆。
  小丸子说不尝了,不尝了,我得赶紧去。小丸子说着开始跑起来,他听见了夏小巧好听的声音,但愿能找到你妈。
  小丸子在村西泊苞米地里穿行了一个上午,也没有找到大眼猴说的那个女人。最初他是按苞米垄穿越,后来就胡乱或凭威觉穿行,最后才在靠近地头的地方找到了那个精神病女人。遗憾的是,她不是自己的母亲。小丸子精神立时萎缩下来。母亲出走那年,他还小,并没有威觉母亲在他生命里的位置有多么重要,只是觉得孤单,失落,慢慢就莫名其妙地害怕什么。随着年岁的增长,小丸子愈来愈想念母亲了,愈来愈觉得离不开母亲了。
  小丸子是在五岁那年失去母亲的。母亲的突然离家出走,让这个家尤其是小丸子遭遇到致命打击。先是父亲外出寻找了十多天,亦不见母亲踪迹,接着把全村所有水井都打捞一遍,只捞上来一个水斗。父亲一边拉扯小丸子过日子,一边安慰他说,你妈会回来的。
  在急切地返回家的路上,小丸子脑子里都在回放苞米地里那个蓬头垢面女人的傻笑模样,还有她看着小丸子的呆滞眼神。走到供销社大门口时,大眼猴冷不丁从一个角落里出来,一把拽住他问,你妈找到啦,那个是不是你妈?
  小丸子使劲甩开大眼猴的手,恼怒地说,找你娘个腚,你什么眼神呵,那是我妈吗?
  夜里,小丸子躺在炕上睡不着了,他大睁着眼晴死死盯住浸了雨水的天棚,一遍遍地描绘母亲的形象。他不知道母亲是否还活着,假如母亲活着境况又如何,她身在何方?他最不愿意将母亲与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联系起来。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是美丽的,但具体是什么模样,又是模糊不清的。这个时侯小丸子眼里蓄满了泪,他习惯性抱住了一只枕头,头埋进枕头里使劲闻着上面的气味。
  据父亲讲,这只枕头是母亲没出走前枕过的,小丸子想从枕头上嗅出母亲的气味。遗憾的是,母亲遺留在枕头上的气味巳消失殆尽,但小丸子仍固执地认为,他嗅出了母亲的气味,虽然只残留那么一点点,但对小丸子而言,这一点点也弥足珍贵。
  小丸子抱着枕头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抱住了母亲。他抱住了母亲,死死地抱住,再也不想松开了。他将脑袋埋进母亲的怀里,哭着用面部去蹭母亲柔软的身体,他追问母亲这些年去了哪里流浪,为什么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母亲只是流泪,这些泪滴落在小丸子脸上,晶莹剔透。小丸子又一次抱住了母亲,他摇晃着母亲,说你说话呀,你为什么不说话。小丸子大声喊着,结果把自己喊醒了。
  醒来的小丸子这才发现,自己抱住的不是母亲,而是那只枕头。小丸子坐起来,仔细察看上面留有的斑驳痕迹,那是泪水浸泡过的痕迹,小丸子想那一定是母亲遗留下的,小丸子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在枕头上留下那么多的泪痕。
  小丸子还没走到家就看见夏小巧在等他。靠近后,夏小巧问他,你妈找到了吗?小丸子摇摇头。夏小巧劝他,说这回找不到,可能下回就找到了。小丸子凄凉地笑笑说,那样更好,但愿老天保佑吧。说完,眉宇间呈现一种苍凉的忧伤。夏小巧无声地将握着的一把炒豆塞进小丸子手中,然后目送小丸子回到家里。父亲不在,但大门没有上锁,小丸子在院子里东张西望,他不是寻找父亲,而是习惯性使然。
  他知道父亲很忙,据父亲自己讲是在忙一件大事,与当前斗争形势息息相关的大事。小丸子觉得很可笑,父亲其实是小人物,却在忙大人物的事,他参加了一个革命组织,还参与到夺取上层建筑最高权力的斗争中去。可是,父亲却乐此不疲,全然不觉得危险正在降临。
  在屋顶上,一对鸽子正在翩翩起舞,小丸子眯起眼望着它们,心里却在盘算另外一件事。小丸子心里盘算的是一件听上去匪夷所思的事。这件事不能对父亲讲,他肯定不会同意。他的设想可谓大胆而离奇,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荒谬。但他暂时还不想实施这个设想,等什么时候考虑成熟了,再实施不迟。眼下小丸子觉得肚子饿了,先将手里的炒豆吃净,又去碗柜里拿了一块饼子,边胡思乱想边往嘴巴里填。
  那两只鸽子还在屋脊上咕咕直叫,小丸子喝了一碗凉的稀饭,嘴一抹,就去院子里看鸽子了。
  这两只鸽子,是他打发无聊和寂寞的开心果。其中一只鸽子,是他从小喂大的。他模仿它的叫声,轻轻向它呼唤招手,它就能从屋脊上飞落下来,或站在猪圈台上,或落在他胳膊上。他的手里,最好握着一些麦粒,这样鸽子就会啄食这些麦粒。而另一只鸽子,则对小丸子的呼唤视而不见,与小丸子始终保持一种疏离感,任凭小丸子呼唤一个时辰,也不会飞落下来。无奈,小丸子只能放弃让另一只鸽子顺从他的想法。此刻,他将飞落下来的鸽子握在手里,轻轻梳理它的羽毛。很快,小丸子就沉浸在其中了。他用母性般的爱心和溫柔,像呵护孩子一样呵护着鸽子,他的抚摸是细致的,从鸽子的头部,到鸽子的两只翅膀,直至鸽子的尾巴。
  当他这样抚摸鸽子的全身时,自然而言想到了母亲。他想在他很小的时侯,母亲也是这样抚摸他的。母亲的手一定是柔软的,大概是世界上最柔软的吧。小丸子当前迫切需要的,就是有一双柔软的手,来轻轻抚摸他,梳理他的粗糙和坚硬,让他感受到女性的滋润,母爱的伟大。
  他渴望有一双女性的手,来抚摸他的全身。父亲是替代不了的,连大眼猴也替代不了。小丸子为此苦恼过,他经常以各种理由去夏小巧家,仔细端详过夏小巧母亲的双手,那是一双虽有些粗糙但不乏柔性的手,无名指很纤细,右手中指还带着顶针,整个手是修长的,小丸子真想捧起这双手,亲吻一下。
  一看见夏小巧母亲的手,小丸子就觉得后背发痒,而且痒的厉害。他很想让夏小巧母亲为他挠痒,可是他说不出口,他想你一个小屁孩,母亲离家出走了,后背痒了还想让夏小巧母亲替你挠挠,把你美的不轻。这样想着,小丸子就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这样的非份之想,也太奢侈了吧。
  唉,母亲若是在就好了,小丸子说声,母亲一刻也不会耽误,立马就能给他挠痒。可是,母亲毕竟是不在了呀,小丸子只能用目光感受手的存在,他愈想端详夏小巧母亲的手,后背就愈痒的厉害。
  夏小巧家前后门是打开的,小丸子一眼就看见她家后院的的梧桐树,大概有碗口粗,毕直毕直。小丸子真想倚在树上,让坚硬的树干使劲摩擦自己的后脊梁。可是小丸子是倚在夏小巧家门框上,他只能让后背跟门框摩擦。
  他的这个举止被夏小巧母亲发现了,询问他是不是后脊梁生了疹子,他摇摇头,但他的目光一直牢牢盯住夏小巧母亲那一双手上。夏小巧母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招呼小丸子坐下,说你是不是后背痒了?来,婶给你挠挠。小丸子迟疑着,目光变得闪闪烁烁。可是不由分说,夏小巧母亲一把拉过他坐下,当掀起他的汗衫时,并没有发现生疹子的迹象,也没有半点红肿的意思。夏小巧母亲还是耐心地在小丸子脊梁上摸索,问是这儿还是这儿?小丸子只是点头,或者嗯嗯地算是回答。夏小巧母亲在一个大概位置上给他挠痒,让小丸子真真切切感受了一次母爱的温暖。
  因为天空中没有一丝风,小丸子感到了闷热与不安。或许是与他的焦虑担心有关,或许纯脆是闷热造成的。小丸子是来野地里寻找母亲的。小丸子在田野里跑着,巳经满头大汗了,他口渴难捺。那些锋利的苞米叶片在炙热毒烈的阳光照射下,有的巳经打蔫。上午它们还非常青綠,闪着亮光,到了午后就支撑不住了,陆续将舒展的叶片收缩起来,现出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小丸子在苞米地里穿梭时,有种穿越迷宫的感觉,甚至有穿越到未来的感觉。他找了半天母亲,也没有找到。
  苞米叶片上生长着许多密密的尖细小剌,它们毫不客气地将小丸子的胳膊大腿和肚皮划出一道道清晰可见的小口子,这些小裂口被汗水浸过,有种火辣辣的疼感。但小丸子巳顾及不到这些小裂口,他跑的时候是用胳膊挡住脸的,这样就不止于划伤面部了。
  他一边跑,一边寻找什么。他恨不得将眼睛变成雷达,这样,苞米地里的一切皆能尽收眼底。期间,他因大汗淋漓和极度疲惫而躺倒在地,口里喃喃自语,但听不清他说些什么。有时候,在跑的过程中还对着天空喊叫几声,好像在抒发内心的苦闷情绪。对于小丸子来说,田野似乎有一种妖媚和神秘的蛊惑力量,侵入到他的每一个毛细血管,使他一刻都不能忘记田野。
  期间,他碰见过蛇和一种叫做鼬的动物。当然,他最不能忘记的是,他还碰见过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像是在野地里撒尿,恰好被小丸子碰见了。不过,这个女人看见小丸子后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朝小丸子吃吃地傻笑。小丸子发现,在女人朝他吃吃傻笑的时候,还没有忘记提裤子,系裤腰带。
  小丸子的脸刷地一下红到了脖子,他看见女人的裤腰带是红色的,而且不是皮带,是一条挺结实的红布带。这个女人小丸子见过,有一个冬天是睡在场院上的麦秸垛里。夏天,她经常出现在河边的果园里,偷摘树上没熟的果子,或者拔地里的花生。秋天,遍地的青玉米为她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至于春天和冬天以什么果腹,小丸子不知道,也不去考虑。但他发现,一个冬天过去了,这个蓬头垢面的女人不仅没有被冻死,也没有被饿死。
  小丸子知道,这个女人神经不正常,是个精神病患者。小丸子听人说过,她过去好像是地主家的小老婆,因为没有生育能力,被地主卖到城里窑子房里。后来不知怎么精神失常,流落到这来。没有一个男人同情她,只有少数心善的女人施舍点吃的穿的给她,村里人经常指指点点说,看,这个精神病又来了。那年冬天天寒地冻,冷的邪乎。村里人说,她活不到头。
  小丸子无精打采回到了村里。是在昨天晚上又一次从梦中醒来后,耳边的响声却戛然而止。他躺在床上不动,竖起耳朵静静倾听,房间里只有父亲均匀的呼吸。再仔细听,真的听到一些"噼噼、唰唰"的细小声响。小丸子起床,点了屋内的灯,查看房间里多余的响声,他四处查看,连墙角旮旯都仔细看了,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小丸子用手摸了一把汗,确信刚才的声音是他梦中的情景。他到院子里洗脸,一把一把的水淋到脸上,满身的汗终于消退。小丸子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苍白的面孔,仿佛橡皮泥捏成的玩具,木呆呆的没有任何表情。
  天空中出现了一群鸽子,小丸子抬头望去,只见这群鸽子自东向西疾速地飞翔。小丸子撮起嘴巴,咕咕地朝这群鸽子喊叫,但鸽群不理会他,依然约定好了似地朝村庄飞去。小丸子相信,这群鸽子里面一定有他的两只鸽子。他失望地尾随着鸽子,直到它们消失成为一群盲点为止。这时,一只灰猫从他身边蹿过去,把他吓了一跳。妈呀,他一屁股坐下,大口喘着气,小心脏承受不住般跳动。前面就是大路口了,宽阔的大路白亮如织,那些砂粒被晒得滚烫,在太阳光线下闪闪烁烁,发出耀眼的光泽。路上行人稀少,路两旁的杨树上传来蝉嗄嘎的鸣叫。
  小丸子想起了母亲。自己的鸽子时自然而然想起了夏小巧。小丸子喜欢夏小巧,尤其喜欢夏小巧吃饭的姿势。在小丸子看来,夏小巧生的就很小巧,脸蛋圆圆的,嘴巴像个刚刚绽开的花骨朵,而那张樱桃般的小嘴简直就是事先设计好了一样安装在上面,湿润润,饱鼓鼓的。眼睛呢,不是特别大,但很亮很有光泽,胳膊和小腿都嫩葱葱的,仿佛一夜之间生长出来的竹笋,充满了水份。
  小丸子几次看见夏小巧坐在小饭桌旁边,细心地咀嚼食物,牙齿跟食物之间相互摩擦,发出窸窣的声响。小丸子看着看着,口水快要流出来了。小丸子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给他起了这么个古怪的名字。他非常羡慕夏小巧的名字,他对夏小巧说,你看你的名字多好。
  夏小巧只是抿嘴笑,眼睛看着他说,反正是个名字呗,俺不觉得好。
  小丸子说,你不觉得好听?
  夏小巧说,俺不觉得好听。
  小丸子说,这已经够好听了,还有比这个更好听的吗?
  小丸子说他要是有这么个好名字,早就知足了。你看我这个破名字,小丸子,难听死了。难道我就是个小丸子吗?夏小巧说,你不是个小丸子,难道是个大丸子不成?小丸子不吱声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丸子。
  小丸子几乎每年的夏秋之交都要去野地里寻找母亲。父亲对小丸子说,没用啦,白费了功夫。你妈恐怕是精神病发作出走的,回不来了。小丸子不相信母案会精神病发作,因为他从来没发现母亲的精神有什么问题。这天,一个与小丸子同龄的名叫大眼猴的孩子,给小丸子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说村西那片苞米地里,有一个蓬头垢面的极像小丸子母亲的女人在里面游荡。
  小丸子抬腿刚想走,被父亲喝住了,父亲说,不可能的事,你妈不可能在苞米地里。并且警告小丸子说,这几天最好別出门,呆在家里。小丸子听父亲说村里最近要有事,小丸子自然不会理会父亲说的什么大事,再大的事,也没有寻找母亲的事重要。趁父亲不注意,小丸子偷偷溜了出来。刚出门,就碰见夏小巧倚在自家门框上吃炒豆。
  夏小巧问小丸子,急火火的,打谱去哪?小丸子说找母亲,夏小巧问,你妈有音讯了?小丸子说,听大眼猴说,西泊苞米地里有一个女的,挺像我妈的,我去看看。夏小巧将手里的炒豆递给小丸子,说你尝尝,我妈弄的炒豆。
  小丸子说不尝了,不尝了,我得赶紧去。小丸子说着开始跑起来,他听见了夏小巧好听的声音,但愿能找到你妈。
  小丸子在村西泊苞米地里穿行了一个上午,也没有找到大眼猴说的那个女人。最初他是按苞米垄穿越,后来就胡乱或凭威觉穿行,最后才在靠近地头的地方找到了那个精神病女人。遗憾的是,她不是自己的母亲。小丸子精神立时萎缩下来。母亲出走那年,他还小,并没有威觉母亲在他生命里的位置有多么重要,只是觉得孤单,失落,慢慢就莫名其妙地害怕什么。随着年岁的增长,小丸子愈来愈想念母亲了,愈来愈觉得离不开母亲了。
  小丸子是在五岁那年失去母亲的。母亲的突然离家出走,让这个家尤其是小丸子遭遇到致命打击。先是父亲外出寻找了十多天,亦不见母亲踪迹,接着把全村所有水井都打捞一遍,只捞上来一个水斗。父亲一边拉扯小丸子过日子,一边安慰他说,你妈会回来的。
  在急切地返回家的路上,小丸子脑子里都在回放苞米地里那个蓬头垢面女人的傻笑模样,还有她看着小丸子的呆滞眼神。走到供销社大门口时,大眼猴冷不丁从一个角落里出来,一把拽住他问,你妈找到啦,那个是不是你妈?
  小丸子使劲甩开大眼猴的手,恼怒地说,找你娘个腚,你什么眼神呵,那是我妈吗?
  夜里,小丸子躺在炕上睡不着了,他大睁着眼晴死死盯住浸了雨水的天棚,一遍遍地描绘母亲的形象。他不知道母亲是否还活着,假如母亲活着境况又如何,她身在何方?他最不愿意将母亲与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联系起来。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是美丽的,但具体是什么模样,又是模糊不清的。这个时侯小丸子眼里蓄满了泪,他习惯性抱住了一只枕头,头埋进枕头里使劲闻着上面的气味。
  据父亲讲,这只枕头是母亲没出走前枕过的,小丸子想从枕头上嗅出母亲的气味。遗憾的是,母亲遺留在枕头上的气味巳消失殆尽,但小丸子仍固执地认为,他嗅出了母亲的气味,虽然只残留那么一点点,但对小丸子而言,这一点点也弥足珍贵。
  小丸子抱着枕头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抱住了母亲。他抱住了母亲,死死地抱住,再也不想松开了。他将脑袋埋进母亲的怀里,哭着用面部去蹭母亲柔软的身体,他追问母亲这些年去了哪里流浪,为什么抛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母亲只是流泪,这些泪滴落在小丸子脸上,晶莹剔透。小丸子又一次抱住了母亲,他摇晃着母亲,说你说话呀,你为什么不说话。小丸子大声喊着,结果把自己喊醒了。
  醒来的小丸子这才发现,自己抱住的不是母亲,而是那只枕头。小丸子坐起来,仔细察看上面留有的斑驳痕迹,那是泪水浸泡过的痕迹,小丸子想那一定是母亲遗留下的,小丸子不明白母亲为什么在枕头上留下那么多的泪痕。
  小丸子还没走到家就看见夏小巧在等他。靠近后,夏小巧问他,你妈找到了吗?小丸子摇摇头。夏小巧劝他,说这回找不到,可能下回就找到了。小丸子凄凉地笑笑说,那样更好,但愿老天保佑吧。说完,眉宇间呈现一种苍凉的忧伤。夏小巧无声地将握着的一把炒豆塞进小丸子手中,然后目送小丸子回到家里。父亲不在,但大门没有上锁,小丸子在院子里东张西望,他不是寻找父亲,而是习惯性使然。
  他知道父亲很忙,据父亲自己讲是在忙一件大事,与当前斗争形势息息相关的大事。小丸子觉得很可笑,父亲其实是小人物,却在忙大人物的事,他参加了一个革命组织,还参与到夺取上层建筑最高权力的斗争中去。可是,父亲却乐此不疲,全然不觉得危险正在降临。
  在屋顶上,一对鸽子正在翩翩起舞,小丸子眯起眼望着它们,心里却在盘算另外一件事。小丸子心里盘算的是一件听上去匪夷所思的事。这件事不能对父亲讲,他肯定不会同意。他的设想可谓大胆而离奇,连他自己都觉得非常荒谬。但他暂时还不想实施这个设想,等什么时候考虑成熟了,再实施不迟。眼下小丸子觉得肚子饿了,先将手里的炒豆吃净,又去碗柜里拿了一块饼子,边胡思乱想边往嘴巴里填。
  那两只鸽子还在屋脊上咕咕直叫,小丸子喝了一碗凉的稀饭,嘴一抹,就去院子里看鸽子了。
  这两只鸽子,是他打发无聊和寂寞的开心果。其中一只鸽子,是他从小喂大的。他模仿它的叫声,轻轻向它呼唤招手,它就能从屋脊上飞落下来,或站在猪圈台上,或落在他胳膊上。他的手里,最好握着一些麦粒,这样鸽子就会啄食这些麦粒。而另一只鸽子,则对小丸子的呼唤视而不见,与小丸子始终保持一种疏离感,任凭小丸子呼唤一个时辰,也不会飞落下来。无奈,小丸子只能放弃让另一只鸽子顺从他的想法。此刻,他将飞落下来的鸽子握在手里,轻轻梳理它的羽毛。很快,小丸子就沉浸在其中了。他用母性般的爱心和溫柔,像呵护孩子一样呵护着鸽子,他的抚摸是细致的,从鸽子的头部,到鸽子的两只翅膀,直至鸽子的尾巴。
  当他这样抚摸鸽子的全身时,自然而言想到了母亲。他想在他很小的时侯,母亲也是这样抚摸他的。母亲的手一定是柔软的,大概是世界上最柔软的吧。小丸子当前迫切需要的,就是有一双柔软的手,来轻轻抚摸他,梳理他的粗糙和坚硬,让他感受到女性的滋润,母爱的伟大。
  他渴望有一双女性的手,来抚摸他的全身。父亲是替代不了的,连大眼猴也替代不了。小丸子为此苦恼过,他经常以各种理由去夏小巧家,仔细端详过夏小巧母亲的双手,那是一双虽有些粗糙但不乏柔性的手,无名指很纤细,右手中指还带着顶针,整个手是修长的,小丸子真想捧起这双手,亲吻一下。
  一看见夏小巧母亲的手,小丸子就觉得后背发痒,而且痒的厉害。他很想让夏小巧母亲为他挠痒,可是他说不出口,他想你一个小屁孩,母亲离家出走了,后背痒了还想让夏小巧母亲替你挠挠,把你美的不轻。这样想着,小丸子就打消了自己的念头,这样的非份之想,也太奢侈了吧。
  唉,母亲若是在就好了,小丸子说声,母亲一刻也不会耽误,立马就能给他挠痒。可是,母亲毕竟是不在了呀,小丸子只能用目光感受手的存在,他愈想端详夏小巧母亲的手,后背就愈痒的厉害。
  夏小巧家前后门是打开的,小丸子一眼就看见她家后院的的梧桐树,大概有碗口粗,毕直毕直。小丸子真想倚在树上,让坚硬的树干使劲摩擦自己的后脊梁。可是小丸子是倚在夏小巧家门框上,他只能让后背跟门框摩擦。
  他的这个举止被夏小巧母亲发现了,询问他是不是后脊梁生了疹子,他摇摇头,但他的目光一直牢牢盯住夏小巧母亲那一双手上。夏小巧母亲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招呼小丸子坐下,说你是不是后背痒了?来,婶给你挠挠。小丸子迟疑着,目光变得闪闪烁烁。可是不由分说,夏小巧母亲一把拉过他坐下,当掀起他的汗衫时,并没有发现生疹子的迹象,也没有半点红肿的意思。夏小巧母亲还是耐心地在小丸子脊梁上摸索,问是这儿还是这儿?小丸子只是点头,或者嗯嗯地算是回答。夏小巧母亲在一个大概位置上给他挠痒,让小丸子真真切切感受了一次母爱的温暖。
  小丸子很羡慕夏小巧有一个母亲陪伴。小丸子经常目不转睛看看夏小巧依伏在母亲身旁,两手撮起嘴巴,听母亲给她讲故事。有几次他还看见夏小巧挽着母亲的手臂,朝供销社的方向走去。
  小丸子看着这一幕,眼角都湿润了。他既羡慕又好奇,他不知道夏小巧和母亲去供销社到底要购买啥物品,于是就悄悄跟随在身后。即便这样,他也觉得幸福,就好像他跟随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的母亲。小丸子知道,一般情况下,都是夏小巧一人去供销社,或买一斤盐巴,或打一瓶酱油。而一旦夏小巧和母亲同时外出,就一定是去购买重要的物品了。比如给夏小巧割一块夏天穿的地确凉布料,或买一双漂亮的塑料凉鞋。
  小丸子无所事事时,一定会喂养他的雏鸽。他爬上梯子,从屋檐下掏出那对雏鸽,小心翼翼下了梯子。然后抓一把苞米粒,掰开一只雏鸽的嘴,将苞米粒一粒一粒塞进雏鸽的嘴里。在成年鸽和小丸子的双重喂养下,雏鸽生长的很快,拿在手里,圆滚滚的,跟一个肉蛋差不多。
  这天父亲回来后脑袋上多了顶柳条帽,这让父亲增添了一种自豪感和荣誉感。
  小丸子觉得,父亲立时高大了许多,他对父亲有了一份复杂的带有崇高和隐隐敌意的情感,因为父亲巳经放弃了对母亲的寻找而热衷于与家庭无关的事情,而这种高大只是暂时的,有无实际意义值得探讨。小丸子曾经留意父亲的行为举止,他痛苦地发现,父亲巳经对他所热衷的事走火入魔了,而且愈陷愈深。对母亲,他几乎淡忘得一干二净,外出成为他的家常便饭,有时侯甚至一夜不归。父亲和小丸子,仿佛在两个世界里生活,这让小丸子痛若不堪。
  小丸子近来发现,有一群鸽子经常光顾他家的屋顶。这群鸽子为小丸子带来勃勃生机,为此一扫父亲笼罩在他头上的阴影,变得兴奋异常。他看见,那些鸽子落在屋脊和瓦上,好像参加歌咏比赛似的,一个个放开喉咙,一边快活地展现身体的魅力,一边大声歌唱。
  而他家的那只鸽子也不示弱,在屋脊上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回走动,仿佛一名发表演讲的将军。小丸子由衷地赞赏它的精神和勇气,面对如此众多的同类,它敢于亮相,大胆发表演说,精神实属可嘉。小丸子正欣赏着,夏小巧也来他家看鸽子了。夏小巧是从她家院子里看见小丸子屋顶上飞落下这群鸽子的。
  这么多呀,夏小巧说。小丸子对夏小巧的到来显的很意外,同时也很兴奋。他赶紧给夏小巧递过一个马扎,说你坐吧。夏小巧说,站着看多好。看戏坐着看,看鸽子呢就不能坐着看了。小丸子说,那你就站着看好了。
  小丸子指着那只站在屋脊上来回走动的鸽子对夏小巧说,刚才它发表了演讲,现在要跨过鸭绿江呢。夏小巧被他的幽默逗笑了,说你怎么会说它要跨过鸭绿江呢?小丸子说,课文上不是有鸭绿江吗?你看它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不是想跨过鸭绿江吗?
  夏小巧听了,笑得前仰后合。笑够了,对小丸子说,想不到,你还这么有意思。小丸子说,算了吧,我觉得自己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时的小丸子,脸上覆盖上一层阴影,他叹口气,问夏小巧,我怎么觉得活着一点意思都没有,还不如一些小动物。他反问夏小巧,你觉得有意思吗?
  夏小巧说,有时候觉得有意思,有时候又觉得没意思。小丸子不吱声了,半天才对夏小巧说,你说的对。不过,我尽量让自己有意思。说着,小丸子就两手撮起嘴巴,咕咕叫几声。他对夏小巧说,我能让我的鸽子从鸭绿江回来。
  刚说完,就见那只鸽子循着叫声飞落下来。小丸子抱住鸽子,还郑重地吻了吻鸽子的翅膀。他的吻充满了深情,类似母亲吻婴儿般的吻。夏小巧从他的吻里,看到了自己童年的幸福。不过,夏小巧还是忍不住吃吃笑起来。
  小丸子不理解夏小巧为什么会笑,夏小巧说,你刚才亲它的样子,就像俺妈亲俺一样。夏小巧的话,引起了小丸子极大兴趣,他问夏小巧,你妈现在还亲你吗?夏小巧点点头说,亲,每天晚上都亲。
  小丸子羡慕极了,他近乎嫉妒地说,你好幸福哟,有妈每晚亲着。我妈要是在就好了,也会每晚亲我的。
  小丸子很快沉浸在鸽子的世界里了。学校停课后他不但不埋怨,相反还非常高兴,他可以利用大把的时间用在厮守鸽子上了。
  每次小丸子端详那只幼鸽,看见成年鸽不辞苦地喂养它,就联想起母亲。他觉得自己就是那只幼鸽,喂养它的成年鸽就是母亲,是母亲一点点把他喂养大的,可当他需要母亲的进一步喂养,尤其是需要母亲的情感喂养时,母亲却离开了他。
  小丸子脑袋里那个荒谬想法似乎越来越成熟了。从最初的突发奇想,到下决心实施,小丸子经历了一个痛苦的演变过程。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小丸子趁成年鸽外出觅食之机,很快爬上梯子,从鸽舍里取出幼鸽,放到一个成年鸽看不到的地方。很快,成年鸽飞回来了,发现丢失了幼鸽后,显得烦躁不安了。他想让成年鸽体验一下丟失孩子的滋味,让幼鸽体验一下失去母爱的滋味。果然,成年鸽彰显了母性的伟大,表现出了与小丸子想像中一模一样的情感变化。而幼鸽却没有小丸子想像中那样痛苦,它似乎对失去母亲一点也不悲伤,小丸子只要喂它,吃起来毫不含糊。而且食量大增,这让小丸子非常失望。难道母子的情感就这样终结了吗?
  小丸子看见,丢失幼鸽后的母鸽精神一下子萎靡不振了。一旁的雄鸽陪伴着它,不时用喙去啄啄它的羽毛,仿佛在安慰它。但母鸽似乎不领雄鸽的情,脑袋歪在一边,身子卷曲着,还把自己的喙伸进羽毛里,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小丸子有点可怜母鸽了,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想象母亲是否和母鸽一样,在离开这个家以后,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母亲到底去了哪里,她为什么会离家出走?这些,始终是一个巨大的谜,笼罩在小丸子心头
  父亲告诉小丸子,他明天要去执行一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几天后才能回来。小丸子想,一个屁用不顶的小人物,能执行什么艰巨的任务?小丸子说,你去执行吧,顺便找找我妈。待父亲走后,小丸子将幼鸽拿进家,放在炕上。幼鸽见了他,并不认生,小丸子守着它,一天没有出门,倒也不觉得孤独。
  第二天中午,一只鸽子在院子里咕咕地直叫,好像在寻找什么。小丸子知道,它在寻找自己的孩子,也就是那只幼鸽。而幼鸽似乎也听到了母亲的召唤,在屋里扯着嗓子叫唤。小丸子两眼直瞪瞪看着幼鸽,他想幼鸽要是继续迎合母亲的叫声,他就可怜它,把它放回鸽舍。小丸子的鸽舍其实很简单,是一个木头箱子固定在屋檐下面。幼鸽叫唤了几声后,不再叫唤了,小丸子也就放弃了将它放回鸽舍的想法。
  晚上,小丸子还要跟幼鸽作伴。小丸子想,父亲不在的日子,自己一定是孤独的。有了幼鸽跟自己作伴,他就不孤独了。
  这样,小丸子一直跟幼鸽作伴,他不嫌弃幼鸽的气味,倒觉得幼鸽的气味很好闻。夏小巧已经有好几天没来看他的鸽子了,到了第三天,小丸子听说,一些戴柳条帽的人和另一些戴柳条帽的人在官庄村的大坝上展开了械斗,伤了好多人,还死了一个……
  两天后,父亲被抬了回来。小丸子看见,父亲的脸上,蒙着一块白布。有人喊他,小丸子,小丸子,快来看看你父亲……小丸子跑过去,掀开父亲脸上的白布,他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一年后,母亲依然没有回来,有人说不会回来了,后来有人偷偷告诉小丸子说,你母亲是南方人,是你父亲的二叔,当大队干部时介绍给你父亲的,当时你母亲不同意哩。小丸子惊呆了,原来,自己的家庭是这样的。
  仍然幻想有一天母亲能够回来的小丸子,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