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姐妹

姐妹


  一
  桌上摆了三个菜,一个青椒炒牛肉,青椒多,牛肉少,星星点点,要带上放大镜,才能夹到一点碎末。白菜是当季的,白的梗,绿的叶,满满当当一大碗。西红柿蛋汤不出彩,西红柿没有去皮,那酸酸甜甜的味道,没有熬出来。
  坐在饭桌边的是桂婆婆和她老公。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喝着同一碗汤。桂婆婆因为才从厨房里出来,满脸油汗,拉长着脸,一声不吭地喝汤。老公也在喝汤,眼睛有意无事地瞟着她。两人做了四十年夫妻,老公知道这个时刻不能多话,才做完饭的桂婆婆,受了烟薰火燎,脾气暴躁。
  “老婆,对面那一家,似乎已经几天没得动静了。”老公喝完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小心翼翼地说。
  “要你管,跟你有什么关系?吃你的饭。”桂婆婆活像一根炮仗,老公的话,就是打火机,一下子把她点燃了。
  老公缩了缩脖子,忙把碗筷收到厨房,又卫生搞好来,悄无声息地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出门散步了。
  桂婆婆坐在椅子上,面对着西边的窗户。从那里望过去,天边的晚霞正是回光返照时刻,照得天空绚丽多彩,那色彩到底不能持久,一刻钟不到就退得干干净净,只剩几块铅灰色的云。
  桂婆婆怔怔地看着那些云,良久,她叹了口气,拿出一根烟点燃,在袅袅的烟雾中,她想起了从前。
  桂婆婆和姐姐是双胞胎。姐姐比她早出生三分钟,理所当然成了姐姐,什么好的都是姐姐的。妈妈也偏心姐姐,无论做什么事情,总是让姐姐带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叮嘱:“你是姐姐,一定要带好妹妹。”姐姐总是满口答应,可一到玩的地方,撒开腿就跑,也不管她能不能跟上,她就可怜了,迈着两条小短腿,使劲往前挪,口里不停地喊:“姐姐,姐姐,等等我。”姐姐已经跑得没影了。
  虽然是双胞胎,可两个长相,性格完全不一样。姐姐像爸爸,身材颀长,面目白净,五官清秀,人见人爱。她就不行,她像妈妈,脸色黧黑,似乎长年呆在太阳下一般,身材微胖,腿又短。这些年,她一直为自己的长相耿耿于怀。现在好了,老了,已经没人会对一个老太婆的长相指手画脚。
  更可气的是,姐姐能歌善舞,天生嗓子好,一曲《青藏高原》演绎得行云流水,原唱一样。桂婆婆觉得,自己一生都活在姐姐的阴影下。亲戚朋友提到她们,只会说:“那个姐姐真是厉害,长得好,读书好,唱歌也好。”
  桂婆婆想着心事。烟已经烧着手,她才惊觉过来,她忙将烟头扔到烟灰缸里,用嘴吮了一下被烟头灼痛的地方。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空上什么都没剩下,铅灰色的云也不知跑哪里去了。
  桂婆婆站起身来,走到卧室,她在抽屉里找出一把钥匙,那钥匙黄铜色,造型古朴。她用钥匙将蔵在衣柜夹层中的一只樟树盒子打开,一股淡淡的香樟味扑面而来。盒子里是一张照片,一个男孩站在黄花树下,向着桂婆婆微笑。桂婆婆用手指摩挲着照片上那个人的脸。蓦地,她闭上眼,喉咙里发出一阵如野兽受伤时的嘶鸣。
  那时,桂婆婆才二十岁,还没升级为婆婆,大家都叫她阿桂。独自一个人背着行李去武汉上大学。虽然是踽踽独行,却觉得无限快意。终于离开了那个家,躲开了姐姐的阴影,她将在离家300公里的另一个城市,自由生活。
  大二那年,同乡会上,阿桂认识了孔东,两个人一见钟情。那年寒假,孔东忍不住来找她。她将孔东安排在离家只有50米远的招待所。
  那天早上,天空中飘着毛毛雨,时不时砸下一阵雪粒。空气中寒意扑面而来,呼出来的热气变成白霜。阿桂早早出门,跑到永和豆浆,排了一个小时的队,买到了孔东最喜欢的珍珠水晶小笼包,她一路小跑着去招待所找孔东。房间门是锁的,怎么也敲不开。敲了半个多小时,她垂头丧气往外走,刚走出招待所大门,就看见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孔东满面笑容,拥着一个女孩子走了过来,那个女孩子正是她的姐姐,双胞胎姐姐。
  孔东抬头看见了阿桂,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他一步一步走过来,那飞洒的雪花,扑在他脸上:“阿桂,我……”
  那时候的阿桂,还没学会“打落牙齿往肚里咽”,她将手上的包子全甩在孔东脸上,扑上去捶打他,声嘶力竭地问:“你爱我,还是爱她?”
  姐姐就站在一旁,笑意吟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过了一阵,姐姐说:“你们玩吧,我回去了。”姐姐回过头去,用手甩着提包的带子,一晃一晃地走了。
  阿桂回到家里时,母亲正在客厅包饺子,看见她披头散发的样子,眉头一皱:“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一个寒假,天天跑外面,你学学姐姐吧,天天在家看书。”
  阿桂的火“噌噌噌”往上冒,她将手上的包往沙发里一砸,直接扑向在房间床上看书的姐姐。两姐妹打成一团,扯头发,抓脸。母亲冲进来,好不容易抱住发狂的阿桂,对着姐姐喊:“阿英,阿桂发狂了,你快躲躲。”
  姐姐不慌不忙站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没用的东西,连男人都不会看。”
  姐姐转身往房间走,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这个孔东不行,我勾勾手指头,他就像条狗一样跑过来。”说着,她摇摇头,进了房间,“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
  阿桂在母亲怀里挣扎:“放开我,我要杀了她!”吓得母亲更紧地抱住她。
  姐姐撩拨了孔东,却又不去赴他的约会,日日坐在房间里看书。孔东天天站在院子外面,痴痴地望着阿桂家。可姐姐并不下楼,只拿着张爱玲的《第一炉香》翻来覆去地看,边看边摇头,不时说上一句:“傻瓜。”
  阿桂站在窗前。快过年了,妈妈把窗户擦得干干净净,透过玻璃,看到外面雪花飘飘,漫天飞舞的雪花,淹没了街道,也将楼下的孔东包裏成一个雪人。看着站在冰天雪地里孔东,阿桂的泪往下流,她觉得站在楼下的那个人,不是孔东,而是她自己,可怜地哀求着爱情。
  手背上一凉,桂婆婆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原来是眼泪滴到了手背上,她慌忙擦了擦眼睛。
  老头子刚才说对面几天没动静了,说的就是姐姐。
  母亲单位福利分房,对门对户,分了两套,为了显示公平,母亲让姐妹俩各捡了一套。原以为长大后会各奔西东,结果又一辈子纠缠。
  姐姐终究是没落到好,一辈子在婚姻里打转,三结三离。虽然攒下了上千万的财产,唯一的女儿却去了美国。姐姐一个人住在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孤孤单单。桂婆婆生了一儿一女,儿女们没什么大出息,时常还要过来捞她一点钱。对比隔壁的侄女,她时常生孩子们的气,只是一到逢年过节,自己家热热闹闹,隔壁冷冷清清,她又生出无限的得意。
  桂婆婆从不去姐姐家,倒是自己的小孙子,悄悄往外边跑,口口声声叫:”姨奶奶。”回来就抱着一大堆吃的,都是外国货,弯弯曲曲的蝌蚪文,她一个也不认识。她看着孙子吃得津津有味,扬起手就要打孩子。女儿一把拉住她:“妈,算了,你们到底是姐妹,老都老了,还争什么闲气。”
  桂婆婆带孙子去院子里散步,迎面遇到姐姐。姐姐老了,原来乌黑浓密的头发,也被岁月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孙子赶紧跑过去,狗腿地叫:“姨奶奶。”姐姐对着孩子笑,摸孩子的头,孩子扑在姐姐的怀里,不停地蹭着,就像一条小乖狗。
  桂婆婆心里有了气,大喊道:“冬冬,回家。”孙子不情不愿地回来,口里还喊:“姨奶奶,我下次去你家玩。”
  二
  对面的老太婆几天没动静了?不会是死了吧?桂婆婆有些着慌,她想叫老头子去看一下,可老头散步还没有回来。她在客厅里来来回回地走,不停地搓着手,怎么办?不会出什么事吧?
  桂婆婆终究还是狠一狠心,去对面的敲门,敲了半天,也没声响。她的心不由自主地提到嗓子眼,更大力地拍门。过了半晌,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个老太婆披头散发打开门,正是姐姐。
  “你还没死呀,害我白高兴一场。”桂婆婆靠在墙壁上,冷冷地说。
  话还没落声,姐姐“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喂,喂,喂,你怎么了?”桂婆婆吓得大喊大叫,可姐姐毫无反应。
  桂婆婆慌慌张张地打开手机,该死的,一下子居然忘了手机的开锁密码,是多少啊?头脑中一片空白。汗水顺着头发流下来,滴进了眼睛里,痛得她不停地擦。对了,是8个8,真是老胡涂了。
  医院的救护车很快就到了,桂婆婆没得法,只能跟着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桂婆婆被护士指挥着到处跑,交费啊,买纸巾啊,买便盆啊,跑得她气喘吁吁。医生将她叫过去:“病人是心梗,现在非常危险,得马上放支架。你是家属吗?”
  桂婆婆无可奈何地点头。医生拿出一大叠文件让好签字,不时指点她:“你们是什么关系,你得写上。”她只得在关系一栏写上“姐妹”,写得歪歪斜斜,自己看着都别扭。
  医生来催钱,桂婆婆微信里的5000块已经全部交了住院费,她只得打儿子的电话。十来分钟后,儿子跑过来,帮着交了五万。儿子对桂婆婆说:“老妈,你还是很善良的。”桂婆婆横了儿子一眼:“我难道恶毒吗?”
  早上八点,做完手术的姐姐躺在ICU。桂婆婆站在ICU的窗口,踮起脚尖往里瞧,姐姐的麻醉还没醒,一动不动地躺着,披头散发,脸色白得吓人。桂婆婆看着眼前这个人,突然想起三十多年前,姐姐站在花鼓戏的舞台上,右手向上一挥:“刘海哥,你是我的夫……”声音婉转清脆,如同一只白灵鸟在剧场飞过。
  桂婆婆的眼泪流下来,过往的种种,都不再重要,你高我低争它作甚。她转身出了医院,走去菜市场。湘潭人认为,手术后吃财鱼熬汤恢复快。那就去买条财鱼吧,她想。
  三
  葩金小区是湘潭最有钱的小区。小区里的老年活动中心,设有乒乓球室,棋牌室,还有一个健身房。小区的老年人没事的时候,总要到这里来转转。
  桂婆婆平时下午总要去打半天麻将,这几天却看不到她的人影,害得几个玩伴总是“三缺一”。这天,一起玩麻将的刘老师,总算逮到了她:“桂婆婆,来打麻将。”
  桂婆婆抬了抬手,一条财鱼正在手间跳跃。
  “怎么了?”
  “我姐才做了手术,我要给她做饭。”
  姐姐坐在院子里的香樟树下,腿上披着一件衣服,看着桂婆婆走近来:“阿桂,今天又吃财鱼吗?我都吃腻了。我要吃烤肉。”
  桂婆婆蹲下来,轻声细语地哄着姐姐。秋日的斜阳,映照着她满头白发,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小龙虾,想家
下一篇:利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