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断秋水哭断肠


  一
  “又是一个新年到,举家团圆放鞭炮,吾儿今在何处飘,请归故里把我瞧。”这样的一首诗是我为村里王奶奶述说的心声,一年一度的春节又来临,当看到天空中花一样怒放的烟花,听着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时,王奶奶总会依在院门口中喃喃自语:“儿呀,你在远方还好吗?工作忙,不要担心娘,照顾好自己,娘也照顾好自己。”村里不管谁听到她这样的自语,都会转身,悄悄拭去眼角悄悄溜出的泪滴,这是一种怎样心痛的情结?
  王奶奶四十来岁失去丈夫,独自一人给镇上的服装店打工挣钱养抚养儿子王立军。王立军自幼聪明,好学,每年都会给王奶奶捧回几个奖状,所以认识他的人,无不对他竖起大拇指:“王家村的一个人才。”
  就在王立军读高一的时候,王立军的警察爸爸在一次执行公务时,与一名歹徒搏斗不幸遭遇对方暗算,中弹不治身亡,这个噩耗对王立军和王奶奶是怎样的一种打击,王奶奶哭着说:“以后可要苦了军儿了。”就这么一句话,让王立军有了放弃学业的念头,他要像爸爸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要好好保护母亲。于是,他决定放弃学业去参军,他要做一名威风凛凛的正义的军人。他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是镇上新兵报名,体检的日子,他知道村里有个规定,独子不参军。他偷偷找到村干部,央求着要了张报名表,并请村干部刘叔叔帮忙保密,说,只是去试试,谁能说得准,他一定能合格了呢!报名了,体检过不了也不行,刘叔叔听了他这话,无奈地摇头。
  王立军顺利通过面试和体检,被远方的一支武警部队录取,当他收到通知书的时候,王奶奶已经颤抖着双手在哭泣,她已经失去了丈夫,唯一的这么优秀的儿子,竟然要弃文从军走他爸爸的路,让她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王立军心疼地看着妈妈,她很了解妈妈心底里的痛,但是他不能再继续念下去了,高昂的学费会让妈妈压得喘不过气,虽然自己平时还在打工,而且每年还有部分奖学金,但是,王奶奶总是给王立军最好的物质生活,那些费用根本不够支撑一切。王奶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每年都需要很多钱买药,王立军想着假如自己考取大学后,还是有一笔费用必须支出,对于目前的状况,当兵是最好的选择。他跪在王奶奶面前,哭着说不出一句话,他希望妈妈能理解儿子的苦衷,王奶奶颤巍巍地扶起儿子,算作默许吧!
  王立军去了学校找领导,校长先是一愣,然后又拉着王立军的手,语重心长地劝说了一番,请他考虑清楚了,这是关乎自己一辈子的事,王立军谢过校长,红着眼睛离开了,校长对着王立军的背影大喊:“等你当完兵回来,继续来这里读书,我们依然欢迎你。”王立军将校长的话深深记下,他感谢校长的关爱。
  
  二
  没多久,他告别了王奶奶,告别了乡亲,去了部队,开始的一两年,每年春节他都会回来陪着王奶奶。
  也就是第三年的夏天,一天傍晚,他和几个战友在部队附近巡逻。“救命……救命……”突然一阵断断续续的呼救声随风传入大家耳中,“不好,有人落水了。”他们根据声音传来的方向辨别这声音来自不远处的小河处,他们立刻往出事地点跑去,他们呼哧呼哧的跑到小河边,河中央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女孩在水里扑腾着,岸边站了几个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她们一边哭着一边喊着救命。
  王立军和战友们纷纷甩掉鞋子,跳下水。战友小刘身子比王立军快,他抢先划到女孩身边,将女孩往王立军手上送。
  在王立军接住女孩时,小刘冷不防身子一歪,整个人往下沉。
  “小刘。”王立军惊呼,将女孩送到身后的战友手中,自己去拉小刘,可是这时候的小刘因为体力过支,再加上不善水性,已经沉下水找不到了。王立军疯了似的在水里拼命地划,拼命地喊。战友们将女孩送上岸,也都在水里排成人墙。
  “小刘。”王立军终于在河中央找到了小刘,他用尽全身力气,想将小刘拖出水面,但是,在水里这是种高难度,且透支体力的活。他试了几次,终于将小刘托出水面。
  远处的战友们,见了,都纷纷游了过来。为了不让小刘再泡在水里,王立军坚持着,坚持着,慢慢地,他觉得自己快要飘起来了,手一滑,连同小刘一起往下沉。
  “小王。”战友们恨不得此刻是在岸上,可是水里的动作毕竟比较缓慢。当他们游到王立军下沉的地点时,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踪影。
  “小王,小刘。”战友们哭喊着,惊醒了水面的涟漪,一圈圈的荡漾开来。然后,又归于平静。女孩得救了。而王立军和战友却永远没有回来……
  第二天,整个部队全来了,整条河开始搜寻。终于在一陀烂水草边找到了他们。
  在他们出殡的日子里,全市的人民都来了,他们不舍两位英雄,女孩的父母让女孩给他们戴孝。部队给他们授予“英雄”称号。他们还很年轻啊,都是青春大好年华,学校还等着王立军回去考大学呢!家里的老妈妈,还在翘首期盼儿子的归期。部队了解了王立军的家庭情况,他们不忍心将这么残酷的事情告诉王奶奶,他们商量决定,每月以王立军的名义给王奶奶写信,给她汇款。
  
  三
  王奶奶已经很久没收到儿子的信和汇款了,而且最近总是能梦到儿子和他爸爸,她也总觉得心里慌慌的。这天早上,她早早地起床了,因为昨天整宿都没闭眼,她一闭眼,就看到儿子的笑脸,手捧大学录取通知书朝她招手。
  她找到邻居周师傅,请他带自己去趟镇上的邮局,看看有没有儿子的信,或许是邮递员给忙忘了送。周师傅听了王奶奶的话,眼里含着泪光,他心疼,但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点点头,去了车库。其实,几乎全村人都已经从昨晚的新闻中了解到王立军为救孩子牺牲的事,大家也都在为这个苦命的老人哭泣,为可怜的立军祈祷。周师傅骑着摩托,带王妈妈去了邮局。
  正巧,送信的刘鑫看到王奶奶,将手里的信和汇款单交给了王奶奶:“大妈,您儿子的信和汇款。”刘鑫说着偷偷瞄了一下王妈妈,他和王立军是同学,王立军参军后,寄回家的信都是他送给王奶奶的,对于王立军的字迹,他是太熟悉不过了,王立军的钢笔字是学校出了名的一级棒。记得学校曾举办过一次书法比赛,本以为自己可以拿个冠军,谁知道最后却败给了王立军。他失望了一阵子,因为从会写字起,老妈就让他练习钢笔和毛笔字,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努力还是败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同学手里。他也曾一度没有理睬王立军。昨天的新闻,彻底让他对王立军的观念有了醒悟,他为自己的小心眼向王立军道歉。以后会为王立军照顾好他妈妈,请天堂的他放心。
  看到王奶奶接到信的欣喜,刘鑫在心里舒了一口气,堆满笑容地说:“王奶奶,立军还给您汇钱了呢,这是汇款单,您拿好。”
  “这小子,算他还有点良心,知道老妈在家里等他的信。”王奶奶喜滋滋的接过汇款单,坐上了周师傅的车。脸上的笑容就像抹了蜜。
  回到家后,当王奶奶打开信的一瞬间,蒙住了,虽然字迹和王立军的没什么区别,但是,这几年来,她每天都会将儿子的信件看上几遍。王立军写字有个别人不容易查觉的毛病,就是写撇的时候,会在末尾稍微带点向上的弯钩,向他裂开嘴对着人笑呢。每次,王奶奶看到这熟悉的弯钩也会情不自禁地笑笑。此刻,她明白了,王立军这么久没来信,肯定是生病了。不行,明天我得去部队看看。
  她来到村支书家里,请支书带她去买张票,她要去看儿子。当村支书听了王奶奶的话,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村支书的媳妇兰芳脑子灵活,她将王奶奶请到屋里住下,告诉她,自己刚从部队回来,看到王立军了,王立军还让她捎东西回来给王奶奶了,兰芳从房里拿出一个相框,相框里的立军笑盈盈地看着王奶奶,她说,立军因为立功了。过几天要被部队派出去开会,所以,这会估计王奶奶到了部队也遇不到立军了。
  王奶奶看着儿子照片,半信半疑。她心里想着怎么立军在信里没提到这事呢?那信又不像真的?但是,兰芳是个好闺女,是个实在人,她应该不会骗自己,王奶奶带着立军的相片回家了。
  当她刚出了门,村支书赶紧问兰芳,她怎么有立军部队的照片。
  兰芳拍了下他脑门说:“你是忘了还是傻了,前几天,部队不是来人,将立军的遗物送来了,希望我们转交给他妈妈。而村里人都不忍将这个消息告诉王奶奶,所以消息被封锁了。自然这些东西就留在我们家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它们?”村支书皱着眉头,
  “等三七的时候,村里乡亲们一起去立军墓地,把这些给他烧了去。千万不能让王奶奶知道这事。你忘了部队首长怎么交代你的?”兰芳说着,将立军的一包遗物收了起来,说实话,看着这么些东西,她的心生疼。记得原来。立军读书那会,每天上学都从家门口经过,每次看到她都招呼着,小伙子脸上总是洋溢着热情地微笑。她也想不通。这么个孩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四
  王奶奶在回家额路口,经过老杨家的麻将馆的时候,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嬉笑声,准备进去凑个热闹。
  谁知,她刚准备靠近,屋里的笑声停住了,有个声音传来:
  “我刚看到王奶奶去村支书家了。看她焦急地样子,不会是知道立军的事吧?”
  “怎么可能?村里可是封死消息了。”
  “唉,多好的孩子,怎么就走了呢?老天真不公平啊!”
  “……”
  王奶奶听着屋里断断续续地聊天。想跨进屋去问个究竟,谁知,她的腿却不听使唤。整个身子瘫在了地上,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王奶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屋里坐满了人。
  “您醒了啊?真吓死我们了.”兰芳扶起王奶奶:“我给您做了银耳粥,我给您盛去。”兰芳说着,起身。
  “我不饿,我没事,只是最近太累了。”王奶奶拉住兰芳的手。缓缓闭上眼睛。她看到立军看着她笑呢。她强压心中的痛,她不能让大家知道,她已经知道真相了,虽然不知道立军是怎么走的,但是她相信立军为自己的信念离开。
  兰芳看着王奶奶的表情,仿佛明白了一切。她决定过段时间,将整件事情告诉王奶奶吧,隐瞒是最大的伤害。
  连着几天,大伙轮流守在王奶奶身边,直到王奶奶开始吃东西,下地走路。每次来的人,都背着王奶奶偷偷地哭,其实,王奶奶何尝不是背着他们偷偷地哭呢。
  后来,王奶奶找出立军的纸和笔,开始每天给王立军写信,每写完一封信,王奶奶都贴上信的邮票。然后放在王立军的书橱里,上锁。
  兰芳也好像忘了跟王妈妈解释的事情,看着王奶奶一天天健康起来,她觉得还是不要跟戳她伤疤。
  王奶奶开始讲自己锁了起来,早晨对着儿子照片看半天,傍晚依着门框流眼泪。夜里开始写信。
  日复一日。大伙只是很少见到王奶奶出现在村中,但每次见到她,都能看到她貌似开心的笑容。所以也没人再想到王奶奶和她儿子的事情,都以为遗忘是疗伤的最好良药。
  半年后,某天,村里有消息传开了。王奶奶病倒了,她的门却依然锁着,任谁也敲不开。
  大伙喊来村支书,撬开王奶奶的门,眼前的一切让大伙惊呆了:
  王奶奶手屋钢笔,应该是写着写着倒下的,就再也没有起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