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忽梦幼年

忽梦幼年

暮色中,我拼命的想看清他的脸,却怎么也看不清,隐约的轮廓使我确信是他,他一动不动,融入暮色里,天空、大地、河流、山峦、树木、野草和他融为了一体。我想呼唤他,却怎么也开不了口,就这样沉默,直到麻木,再也看不见他的轮廓,但我仍然清楚他就站在那儿,他的一呼一吸,我听得真切。风声打破了平静,他缓缓转身,欲言又止,终于起身,步伐声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灯光是一种昏暗的橙,像日落的黄昏,岁月烟尘使我忘记了它最初的模样,也许更加透亮些, 玻璃窗也呈现灯壁一样的颜色,火炕上的火幽幽的闪烁,拿火钳戳了戳,往里面添了柴,在暗淡一段时间之后,屋角的轮廓变得分明起来。注视火苗的眼睛微微发酸,起身又蹲下往火炕加了柴,火苗欢快的跳跃着,包裹着水壶,水壶冒着白气,吱吱的响着,伸手去提,又被蛇咬似的缩回来,手掌一阵刺痛。手掌似乎是红了,在火光和灯光下却怎么也分不清。狗叫声使我抬头,然后起身,拉开门,好一会儿才看清门前的柚子树,月色皎洁,一个人影渐渐清晰起来,我仍然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身形和脚步我不会认错,我试着叫了了声:“爸——”那身影依旧匆匆的朝前走来,我又叫了声,惊飞了树梢一只鸟,他停下身影,顿了顿,哎了一声。他放下肩上的柴,领着我进了门。火坑的火闪着微弱的光,好像一口气就能吹灭,水壶不再吱吱的响了,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我看着他浑身都冒着白气,他摸摸我的头,转身洗澡去了。

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旁边是一阵阵鼾声,我不知道现在几点钟,对手表也没有具体的认知,总听他们说有手表就知道时间,我就想如果我有一块表就好了,它会像太阳一样圆,花儿一样好看,星星一样闪亮,仿佛我已经戴上了它,怎么也看不腻。迷迷糊糊我梦见满天星辉,茅草在夜色下摇曳。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