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立秋

立秋


  一
  农历七月,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仿佛一切正在经历着浴火重生。新的生命需要脱胎换骨,狂风暴雨就会如约而来,这是一场早已准备好的洗礼,让天地间的万物完成了生命的彻底蜕变。
  立秋了,一切都打上了“熟”的烙印!
  “立秋十天满沟黄。”吴老汉默念着这句农谚,手里一直忙个不停。
  箩篼、绳子、竹扒、扁担、樘扒……一应农具必须提前准备,几千斤水稻,必须化整为零仔细地处理,才能真正变成人们的口粮。以前粮食完全靠人力收割,其忙碌劳累自不用说了,几十年的农耕经历,老吴闭着眼睛都能讲个三五日,要说是一把汗水一把累,这话一点都不过分,即使到了现在半机械化时代同样如此,搬运、曝晒、去渣、储藏,一个环节都不能少。
  老吴年幼时念过几年书,知道一些诗人对耕种的描绘和浪漫,那时他把那些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而自己亲身经历了耕作以后,才知道具有那些浪漫情怀的人绝不是真真正正的农民!对于农民的描述,老吴觉得还是只有这十四个字才是最贴切的:面朝黄土背朝天,腰杆疼来脚杆软。
  农民最最重要的是身体,没有了体力,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粮食掉在地里。老吴年近七旬,人过七十古来稀,这年龄要是摆在以往,也该到了歇息的时候,体力劳动的衣钵早已传给了下一代,但现在,六十岁到七十岁倒成了乡下的主要劳动力,原因就是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有的远在数千公里之外,哪里还能顾得上家乡的农忙?孩子有出息的老人还能时不时收到孩子们的汇款,但孩子若自身难保或有燃眉之急,老人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勤劳是农民终身离不开的基本要求,否则,要是他日子过得不好,不仅没有人同情他,还会遭到一片谴责。
  好在老吴还有体力,这也算是老天对他最大的厚爱。记得前几年,老吴还求人在城里谋了一份差事——在建筑工地打工。老吴拿出全身的干劲干了整整一个月,谁知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他竟然没法以自己的名义领到工资,原因仅仅是因为自己已年过六十,成了与童工相对应的老工,都是不合规的。老吴想,也不知道这规定是谁制定的?他了解当前的劳动力市场的真实情况吗?六十岁,对于城里人来讲,确实是到了退休享福的日子,可是对于农民,不管是他身在城里还是乡下,哪个不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老吴不服这口气,但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最终只得另外找了一个身份证,让“他”替自己代领了这份工资。要说是个纯粹的文盲也就罢了,偏偏老吴肚里还有一点墨水,想到这件事,他就有种被歧视、被羞辱的感觉——堂堂老吴,连打个工养活自己的资格都没了,还能说什么呢?
  到了第二个月,老吴又得重新找人代领工资。这事说小确实算小,但也足够麻烦的。你想想,没超龄的人,谁不在亲自上阵劳动呢?除非是身患残疾的人。身患残疾的人,又有谁能干得了重体力活呢?打工就要说工资,谁又愿意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给别人使用呢?领工资就得交什么个税,不交的话,就算违了法,老吴你挣钱,让别人违法,天下会有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傻子?所以老吴为领工资的事犯了难,最后只得不干了,他只得苦笑着认了命:农民工,这个介于农民和工人之间有些怪异的身份,自己却没福分完成这样的转变,算了,还是回乡下,当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二
  老吴的体力在乡下还是大有用武之地的,女儿女婿的一亩三分地,还有左邻右舍的互帮互助,老吴都能出上力。他这才真正意识到农村属于他,他属于农村。
  老吴原本不住在蔡家沟。大女儿嫁到了这里,二女儿外出打工直接在外省安了家,老伴去世后,老吴何去何从一时成了难题,二女儿的意见是让他进乡上养老院,考虑到他孤身一人的诸多难处,大女儿大女婿才将他接到了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着日子。
  老吴以为自己苦尽甘来,还在为老伴没有享到福而歉然的时候,外孙女外孙子就相继长大成人了。外孙女学了她小姨,在外打工就地落户,从此再难回到蔡家沟。外孙子则没那么顺利了,早已过了乡下娶亲年龄,虽说一表人才,而今连个对象都没有。最近女儿倒是托人做了媒,女孩对外孙子倒是有意,但女孩家长却给女儿女婿出了一道难题——没有一套城市里的全款房,婚事提都别提。
  大女婿原本有五兄弟两姐妹,老大外出打工因意外事故死在了工地上,大嫂多年前就改了嫁,而今与他们鲜有来往;老二夫妻在外打工倒是挣了一些钱,但老二现在落下了病根子,无法自食其力,只有依赖孩子们的孝敬了;大女婿排行老三,下面两个弟弟也成了家,一年四季都在外打工;至于两个妹妹,情况与两个弟弟也差不了多少。
  老吴刚搬到大女儿家的时候,女婿的父母还健在。没几年亲家翁患上了喉癌,上面吃不进去,下面饿得咕咕叫,喉咙疼得要命,每日里呻吟不止,这日子怎么能长久呢?有一天老吴上街赶场,亲家翁托他买点鼠药回来。老吴一路走,一路与几个同行的人议论,大家都担心老吴的亲家翁会不会自寻短见?老吴便改变了帮买鼠药的想法。亲家翁没了法,趁全家人不在的时候,将脖子伸进了挂在房梁上的绳子里,眼看就要断气的时候,老吴将他救了下来,一家人忙碌了好一阵,亲家翁一口气才重新回转过来。但是没过多久,亲家翁还是用这法子结束了一生的痛苦,一家人悲戚了好长一段时间情绪才缓过来。
  亲家嫂的身体也差强人意。为防母亲再出意外,女儿女婿将娘搬到了自己家里。原本以为大家可以患难与共和睦相处,但事与愿违,磕磕碰碰的事时有发生,两亲家积怨日久,一场误会在所难免。
  亲家翁在世的时候,家里的积蓄都是亲家翁亲自掌管,亲家翁一去世,亲家嫂却不会打理自己的财物了。有一天亲家嫂身上的三百元钱不见了,左寻右找都没有踪迹,所谓智子疑邻,老吴自然成了被怀疑的对象。老吴是个细心的人,当发现气氛不对时,就变得像一个闷葫芦似的,特别是听到亲家嫂的指桑骂槐,心里更加郁闷了。
  一天,一只花猫钻进厨房里将一块腊肉叼起就逃了,亲家嫂正好遇见,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个发瘟的畜生,成天把你喂得肥肥的,还是要偷。”也是气没出处,老吴当即顶了嘴,反问亲家嫂骂谁?亲家嫂口无遮拦地把话全部抖了出来,老吴当场气得捶胸顿足,对天发誓,老泪一把接一把。
  邻居老蔡听见吵闹,劝慰亲家嫂说,老吴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儿女亲家的,大家没必要相互猜疑,还是再好好找找吧。亲家嫂听见这话,气呼呼地将几件衣服找出来,当众翻开荷包要大家做个见证,谁知翻到后来,一沓残币出现在眼前,原来那三百元钱早已被洗衣机洗得面目全非了。
  亲家嫂自觉无理,赶紧将衣物收起来进了屋,嘴里再也没了言语。老吴还在气头上,收拾自己的东西就要搬回老家去,好在有女儿女婿和邻居们在场,在大家的劝慰下,老吴这才改变了想法。终究是儿女亲家,随着时日的增加,老吴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抬了头——堂堂七尺男人,怎能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有了前车之鉴,女儿女婿多了一个心眼。弟弟的房子就在不远处,女婿与弟弟电话中商量后让母亲搬到了那里。分居不分食,两口子轮流相互照应老人,家里重归平静。
  老吴最大的欣慰是女儿女婿虽然家境不够好,但对双方父母一视同仁地孝顺,为了避免他劳累过度,女儿女婿时常劝他多休息,一些重体力活都尽量不让他干。老吴当惯了一辈子农民,怎么闲得下来,他不仅帮助孩子们干活,还坚持养了一些鸡鸭。为防止鸡鸭损坏邻居的庄稼,老吴在屋前屋后编织了一道篱笆,将鸡鸭圈养了起来。
  邻居老蔡家的鸡鸭时常光顾亲家嫂的屋子,屙出的粪便邋遢不堪。老吴编织的篱笆让亲家嫂隐隐觉得老吴还有另外的意思在内,上次的误会又隐隐在心潮中出没,她就请老蔡帮她在屋子周围也编织了一道篱笆。这道篱笆比起老吴的篱笆来还要高出几公分。
  但一切看在儿女们的面上,相安无事最重要。老吴找了好几个理由,尽量稀释掉家务事的不快。
  
  三
  事情来得有些突然。
  初夏的夜晚,一轮弯月给夜空增加了一份清凉,四周一片模糊,几只夏虫开始饥渴地鸣叫起来。想起儿子的婚事,老吴的女儿女婿怎能安心入睡?几经商量,夫妻二人决定携儿子一起北上大连,到一个建筑工地上挖土刨金。
  男:这次去大连,还是我和儿子去,你就留在家里,大家辛苦几年,我不信就挣不来一套房子钱。
  女:那怎么行呢?一套城市房子价值百万,说挣就挣来了吗?
  男: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明年不行,还有后年。
  女:女方能等到明年、后年?她又不是专为你儿子降生的!
  男:你要是一起出去,干爷(当地人对岳父的称呼)和娘怎么办呢?
  女:他们各自身体还行,能自己照料自己,倒是你和儿子去了大连,生活没人打理,身体恐怕吃不消啊!
  男:两个大男人,哪里那么娇气?
  女:二哥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
  男人沉默不语,似乎认可了女人的说法。想到遥远的城市和期望的收入,两人内心的希望有些像天上那轮弯月,模糊且不完整。透过窗户,男人看着那轮弯月,莫名其妙地想到了那个有“饼”字的成语,心里感到了一份不自信,继续着沉默。
  女人也沉默了一阵才打破了僵局。
  女人:今年的庄稼已种上了一些,这一外出,庄稼还得全靠爸爸打理了。临走前你还是给他老人家交待一下。
  男人:你是他的亲生女儿,还是你去说要好些。
  女人:你娘的那些庄稼我们也帮她种下了,这个怎么办呢?
  男人:还有什么办法?只有一并拜托干爷一起照管一下。
  女人:平日里照管一下还行,只怕收割的时候爸爸忙不过来。
  男人:收割的时候,咱们争取回来一趟。
  女人:这样也行。还有你娘身体要差些,怎么办呢?
  男人: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人更合适,还是只有麻烦干爷他老人家多费一番心,以后我们慢慢报答他。
  女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过我们还是应该给爸爸把话讲清楚,让他辛苦了有点想头。
  男人有些感激地抱了抱女人,身体里的荷尔蒙冲动了一下就止住了,生活的压力将他的欲望降到了冰点。女人只在男人的怀里偎依了几秒钟,陡然坐起身来,穿好外衣,拉起男人来到了父亲的房间里。她知道父亲也没有入睡,因为父亲的房间里没有鼾声传来。
  老吴确实没有入睡,女儿女婿的小声对话他尽管没有完全听清,但凭着自己的直觉和几十年的生活经历,他对女儿女婿的意思也猜到了八九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都挺过来了,老吴有这个自信,有这把劲头,他的“邮箱”里还有油!女儿女婿还没说上几个字,他就打断了他们的话,用坚定的语气说:“爸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孙子的事要紧,你们放心去吧!”
  听见父亲的回答,这对年轻的夫妻心里都涌上一份歉疚之情,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有几滴感激的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
  天亮以后,老吴送走了女儿女婿和孙子,想起以后的日子,沿着篱笆补种了几粒蔬菜种子。
  
  四
  阳光和雨水的饱和让粮食蔬菜迅速拔节长高,稻谷恣肆地霸占了属于自己的全部舞台,并将那一层层绿意与山上山下的树木青草连接起来,进而漫漶到乡村的每个旮旮旯旯。与此同时,丝瓜、苦瓜、豇豆、四季豆的藤蔓也缠上了篱笆,并开出一朵朵艳丽的花来,把偏僻的山村打扮得焕然一新。乡村在这五颜六色的氛围中酝酿出一种别样的滋味来。
  老吴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以前女儿女婿怕他过分劳累,时而阻拦他的劳动,但现在家里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还不卯足了劲?再说了,女儿女婿的压力陡增,他怎能让自己也成为他们的负担?
  大清早,老吴就到田边地头去转了一大圈。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施肥追肥都必须把握好火候。在老吴心里,庄稼和人完全一样,营养必须合适,细水长流,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对于他来说,这方面的经验教训要是写成书,那也是一本厚厚的农事教材。
  再就是秧苗的虫害问题。凡事只看表面就容易出错,别看那一层层绿浪翻得好看,那里面说不清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的土地不仅有了化肥依赖症,还有了农药依赖症,没有农药,虫害会让庄稼一夜之间变得一塌糊涂。但老吴不提倡过多地使用农药,出于对环境的爱护,他给秧田里挂满“灯笼”,让那些笼子来锁住虫子。
  稻田里的情况让他放下心来,他又来到旱地里。现在的乡下常驻人口锐减,野草、树木就变得疯狂无比,很多旱地都被树木遮住,或被野草占领了,老吴对几块旱地的开发着实不易。他买了一套机器,先给土地除草,然后才仔细翻耕,将土地中的草根全部除掉。蔬菜、经济作物不怕多,自己吃不完还可以变卖。老吴扳起指头算了好多次,打算为孙子的婚事添一份彩。
  除了自己,老吴的心里还有一个惦记——女婿的亲娘,也是女儿的婆婆。这老太婆身子骨不咋的,经济来源就得依靠着女婿;自己的庄稼地里能多产出,顺便送给她一些,女儿女婿的担子不就能减轻了?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每次到了采摘蔬菜的时候,他都不忘给亲家嫂送一份过去,悄没声息地放在她的屋檐下就离开了。老太婆不是铁石心肠,她看在眼里,心里的那份别扭早就变成了感激!
  一
  农历七月,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仿佛一切正在经历着浴火重生。新的生命需要脱胎换骨,狂风暴雨就会如约而来,这是一场早已准备好的洗礼,让天地间的万物完成了生命的彻底蜕变。
  立秋了,一切都打上了“熟”的烙印!
  “立秋十天满沟黄。”吴老汉默念着这句农谚,手里一直忙个不停。
  箩篼、绳子、竹扒、扁担、樘扒……一应农具必须提前准备,几千斤水稻,必须化整为零仔细地处理,才能真正变成人们的口粮。以前粮食完全靠人力收割,其忙碌劳累自不用说了,几十年的农耕经历,老吴闭着眼睛都能讲个三五日,要说是一把汗水一把累,这话一点都不过分,即使到了现在半机械化时代同样如此,搬运、曝晒、去渣、储藏,一个环节都不能少。
  老吴年幼时念过几年书,知道一些诗人对耕种的描绘和浪漫,那时他把那些诗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而自己亲身经历了耕作以后,才知道具有那些浪漫情怀的人绝不是真真正正的农民!对于农民的描述,老吴觉得还是只有这十四个字才是最贴切的:面朝黄土背朝天,腰杆疼来脚杆软。
  农民最最重要的是身体,没有了体力,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粮食掉在地里。老吴年近七旬,人过七十古来稀,这年龄要是摆在以往,也该到了歇息的时候,体力劳动的衣钵早已传给了下一代,但现在,六十岁到七十岁倒成了乡下的主要劳动力,原因就是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有的远在数千公里之外,哪里还能顾得上家乡的农忙?孩子有出息的老人还能时不时收到孩子们的汇款,但孩子若自身难保或有燃眉之急,老人就得自己养活自己。勤劳是农民终身离不开的基本要求,否则,要是他日子过得不好,不仅没有人同情他,还会遭到一片谴责。
  好在老吴还有体力,这也算是老天对他最大的厚爱。记得前几年,老吴还求人在城里谋了一份差事——在建筑工地打工。老吴拿出全身的干劲干了整整一个月,谁知到了发工资的时候,他竟然没法以自己的名义领到工资,原因仅仅是因为自己已年过六十,成了与童工相对应的老工,都是不合规的。老吴想,也不知道这规定是谁制定的?他了解当前的劳动力市场的真实情况吗?六十岁,对于城里人来讲,确实是到了退休享福的日子,可是对于农民,不管是他身在城里还是乡下,哪个不是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老吴不服这口气,但胳膊拧不过大腿,他最终只得另外找了一个身份证,让“他”替自己代领了这份工资。要说是个纯粹的文盲也就罢了,偏偏老吴肚里还有一点墨水,想到这件事,他就有种被歧视、被羞辱的感觉——堂堂老吴,连打个工养活自己的资格都没了,还能说什么呢?
  到了第二个月,老吴又得重新找人代领工资。这事说小确实算小,但也足够麻烦的。你想想,没超龄的人,谁不在亲自上阵劳动呢?除非是身患残疾的人。身患残疾的人,又有谁能干得了重体力活呢?打工就要说工资,谁又愿意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给别人使用呢?领工资就得交什么个税,不交的话,就算违了法,老吴你挣钱,让别人违法,天下会有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傻子?所以老吴为领工资的事犯了难,最后只得不干了,他只得苦笑着认了命:农民工,这个介于农民和工人之间有些怪异的身份,自己却没福分完成这样的转变,算了,还是回乡下,当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二
  老吴的体力在乡下还是大有用武之地的,女儿女婿的一亩三分地,还有左邻右舍的互帮互助,老吴都能出上力。他这才真正意识到农村属于他,他属于农村。
  老吴原本不住在蔡家沟。大女儿嫁到了这里,二女儿外出打工直接在外省安了家,老伴去世后,老吴何去何从一时成了难题,二女儿的意见是让他进乡上养老院,考虑到他孤身一人的诸多难处,大女儿大女婿才将他接到了身边,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着日子。
  老吴以为自己苦尽甘来,还在为老伴没有享到福而歉然的时候,外孙女外孙子就相继长大成人了。外孙女学了她小姨,在外打工就地落户,从此再难回到蔡家沟。外孙子则没那么顺利了,早已过了乡下娶亲年龄,虽说一表人才,而今连个对象都没有。最近女儿倒是托人做了媒,女孩对外孙子倒是有意,但女孩家长却给女儿女婿出了一道难题——没有一套城市里的全款房,婚事提都别提。
  大女婿原本有五兄弟两姐妹,老大外出打工因意外事故死在了工地上,大嫂多年前就改了嫁,而今与他们鲜有来往;老二夫妻在外打工倒是挣了一些钱,但老二现在落下了病根子,无法自食其力,只有依赖孩子们的孝敬了;大女婿排行老三,下面两个弟弟也成了家,一年四季都在外打工;至于两个妹妹,情况与两个弟弟也差不了多少。
  老吴刚搬到大女儿家的时候,女婿的父母还健在。没几年亲家翁患上了喉癌,上面吃不进去,下面饿得咕咕叫,喉咙疼得要命,每日里呻吟不止,这日子怎么能长久呢?有一天老吴上街赶场,亲家翁托他买点鼠药回来。老吴一路走,一路与几个同行的人议论,大家都担心老吴的亲家翁会不会自寻短见?老吴便改变了帮买鼠药的想法。亲家翁没了法,趁全家人不在的时候,将脖子伸进了挂在房梁上的绳子里,眼看就要断气的时候,老吴将他救了下来,一家人忙碌了好一阵,亲家翁一口气才重新回转过来。但是没过多久,亲家翁还是用这法子结束了一生的痛苦,一家人悲戚了好长一段时间情绪才缓过来。
  亲家嫂的身体也差强人意。为防母亲再出意外,女儿女婿将娘搬到了自己家里。原本以为大家可以患难与共和睦相处,但事与愿违,磕磕碰碰的事时有发生,两亲家积怨日久,一场误会在所难免。
  亲家翁在世的时候,家里的积蓄都是亲家翁亲自掌管,亲家翁一去世,亲家嫂却不会打理自己的财物了。有一天亲家嫂身上的三百元钱不见了,左寻右找都没有踪迹,所谓智子疑邻,老吴自然成了被怀疑的对象。老吴是个细心的人,当发现气氛不对时,就变得像一个闷葫芦似的,特别是听到亲家嫂的指桑骂槐,心里更加郁闷了。
  一天,一只花猫钻进厨房里将一块腊肉叼起就逃了,亲家嫂正好遇见,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个发瘟的畜生,成天把你喂得肥肥的,还是要偷。”也是气没出处,老吴当即顶了嘴,反问亲家嫂骂谁?亲家嫂口无遮拦地把话全部抖了出来,老吴当场气得捶胸顿足,对天发誓,老泪一把接一把。
  邻居老蔡听见吵闹,劝慰亲家嫂说,老吴不是那种贪小便宜的人,儿女亲家的,大家没必要相互猜疑,还是再好好找找吧。亲家嫂听见这话,气呼呼地将几件衣服找出来,当众翻开荷包要大家做个见证,谁知翻到后来,一沓残币出现在眼前,原来那三百元钱早已被洗衣机洗得面目全非了。
  亲家嫂自觉无理,赶紧将衣物收起来进了屋,嘴里再也没了言语。老吴还在气头上,收拾自己的东西就要搬回老家去,好在有女儿女婿和邻居们在场,在大家的劝慰下,老吴这才改变了想法。终究是儿女亲家,随着时日的增加,老吴的大男子主义思想抬了头——堂堂七尺男人,怎能跟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有了前车之鉴,女儿女婿多了一个心眼。弟弟的房子就在不远处,女婿与弟弟电话中商量后让母亲搬到了那里。分居不分食,两口子轮流相互照应老人,家里重归平静。
  老吴最大的欣慰是女儿女婿虽然家境不够好,但对双方父母一视同仁地孝顺,为了避免他劳累过度,女儿女婿时常劝他多休息,一些重体力活都尽量不让他干。老吴当惯了一辈子农民,怎么闲得下来,他不仅帮助孩子们干活,还坚持养了一些鸡鸭。为防止鸡鸭损坏邻居的庄稼,老吴在屋前屋后编织了一道篱笆,将鸡鸭圈养了起来。
  邻居老蔡家的鸡鸭时常光顾亲家嫂的屋子,屙出的粪便邋遢不堪。老吴编织的篱笆让亲家嫂隐隐觉得老吴还有另外的意思在内,上次的误会又隐隐在心潮中出没,她就请老蔡帮她在屋子周围也编织了一道篱笆。这道篱笆比起老吴的篱笆来还要高出几公分。
  但一切看在儿女们的面上,相安无事最重要。老吴找了好几个理由,尽量稀释掉家务事的不快。
  
  三
  事情来得有些突然。
  初夏的夜晚,一轮弯月给夜空增加了一份清凉,四周一片模糊,几只夏虫开始饥渴地鸣叫起来。想起儿子的婚事,老吴的女儿女婿怎能安心入睡?几经商量,夫妻二人决定携儿子一起北上大连,到一个建筑工地上挖土刨金。
  男:这次去大连,还是我和儿子去,你就留在家里,大家辛苦几年,我不信就挣不来一套房子钱。
  女:那怎么行呢?一套城市房子价值百万,说挣就挣来了吗?
  男:今年不行,还有明年,明年不行,还有后年。
  女:女方能等到明年、后年?她又不是专为你儿子降生的!
  男:你要是一起出去,干爷(当地人对岳父的称呼)和娘怎么办呢?
  女:他们各自身体还行,能自己照料自己,倒是你和儿子去了大连,生活没人打理,身体恐怕吃不消啊!
  男:两个大男人,哪里那么娇气?
  女:二哥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吗?
  男人沉默不语,似乎认可了女人的说法。想到遥远的城市和期望的收入,两人内心的希望有些像天上那轮弯月,模糊且不完整。透过窗户,男人看着那轮弯月,莫名其妙地想到了那个有“饼”字的成语,心里感到了一份不自信,继续着沉默。
  女人也沉默了一阵才打破了僵局。
  女人:今年的庄稼已种上了一些,这一外出,庄稼还得全靠爸爸打理了。临走前你还是给他老人家交待一下。
  男人:你是他的亲生女儿,还是你去说要好些。
  女人:你娘的那些庄稼我们也帮她种下了,这个怎么办呢?
  男人:还有什么办法?只有一并拜托干爷一起照管一下。
  女人:平日里照管一下还行,只怕收割的时候爸爸忙不过来。
  男人:收割的时候,咱们争取回来一趟。
  女人:这样也行。还有你娘身体要差些,怎么办呢?
  男人: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人更合适,还是只有麻烦干爷他老人家多费一番心,以后我们慢慢报答他。
  女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不过我们还是应该给爸爸把话讲清楚,让他辛苦了有点想头。
  男人有些感激地抱了抱女人,身体里的荷尔蒙冲动了一下就止住了,生活的压力将他的欲望降到了冰点。女人只在男人的怀里偎依了几秒钟,陡然坐起身来,穿好外衣,拉起男人来到了父亲的房间里。她知道父亲也没有入睡,因为父亲的房间里没有鼾声传来。
  老吴确实没有入睡,女儿女婿的小声对话他尽管没有完全听清,但凭着自己的直觉和几十年的生活经历,他对女儿女婿的意思也猜到了八九分。多少年的风风雨雨都挺过来了,老吴有这个自信,有这把劲头,他的“邮箱”里还有油!女儿女婿还没说上几个字,他就打断了他们的话,用坚定的语气说:“爸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孙子的事要紧,你们放心去吧!”
  听见父亲的回答,这对年轻的夫妻心里都涌上一份歉疚之情,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有几滴感激的眼泪在眼眶里来回打转……
  天亮以后,老吴送走了女儿女婿和孙子,想起以后的日子,沿着篱笆补种了几粒蔬菜种子。
  
  四
  阳光和雨水的饱和让粮食蔬菜迅速拔节长高,稻谷恣肆地霸占了属于自己的全部舞台,并将那一层层绿意与山上山下的树木青草连接起来,进而漫漶到乡村的每个旮旮旯旯。与此同时,丝瓜、苦瓜、豇豆、四季豆的藤蔓也缠上了篱笆,并开出一朵朵艳丽的花来,把偏僻的山村打扮得焕然一新。乡村在这五颜六色的氛围中酝酿出一种别样的滋味来。
  老吴并不是一个懒惰的人,以前女儿女婿怕他过分劳累,时而阻拦他的劳动,但现在家里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还不卯足了劲?再说了,女儿女婿的压力陡增,他怎能让自己也成为他们的负担?
  大清早,老吴就到田边地头去转了一大圈。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施肥追肥都必须把握好火候。在老吴心里,庄稼和人完全一样,营养必须合适,细水长流,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对于他来说,这方面的经验教训要是写成书,那也是一本厚厚的农事教材。
  再就是秧苗的虫害问题。凡事只看表面就容易出错,别看那一层层绿浪翻得好看,那里面说不清会出什么幺蛾子。现在的土地不仅有了化肥依赖症,还有了农药依赖症,没有农药,虫害会让庄稼一夜之间变得一塌糊涂。但老吴不提倡过多地使用农药,出于对环境的爱护,他给秧田里挂满“灯笼”,让那些笼子来锁住虫子。
  稻田里的情况让他放下心来,他又来到旱地里。现在的乡下常驻人口锐减,野草、树木就变得疯狂无比,很多旱地都被树木遮住,或被野草占领了,老吴对几块旱地的开发着实不易。他买了一套机器,先给土地除草,然后才仔细翻耕,将土地中的草根全部除掉。蔬菜、经济作物不怕多,自己吃不完还可以变卖。老吴扳起指头算了好多次,打算为孙子的婚事添一份彩。
  除了自己,老吴的心里还有一个惦记——女婿的亲娘,也是女儿的婆婆。这老太婆身子骨不咋的,经济来源就得依靠着女婿;自己的庄稼地里能多产出,顺便送给她一些,女儿女婿的担子不就能减轻了?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每次到了采摘蔬菜的时候,他都不忘给亲家嫂送一份过去,悄没声息地放在她的屋檐下就离开了。老太婆不是铁石心肠,她看在眼里,心里的那份别扭早就变成了感激!
  老吴一边摘菜一边观察着老太婆那里的动静。说来也怪,以往老太婆早就起来做家务了,今天那里却没有半点声响。刚开始老吴还没放在心里,但时间一长,他就有些紧张了起来——亲家翁去世的阴影还残留在脑海里,那对他本来就是个打击,到了夕阳西下的年龄,谁没有个脑热身痛的?同病相怜,亲家翁的去世让他也抹了几天泪。老太婆不见动静,会不会走她男人的老路?果真这样,他将来怎么向女婿交待?
  老吴立即放下手里的活儿,快步奔向老太婆的住所。篱笆有些阻隔了道路,他将篱笆揭开了一段。老太婆那里的篱笆也是如此,他又将那段篱笆也揭开了;刚走到屋檐下,他就听见了里面微弱的呻吟声。还好,人是活着的,这就好办了。他隔着窗户喊了几声老太婆,老太婆身边本无可以依傍之人,此时老吴无疑成为了她唯一的救星。她虚弱地回答说自己的心疼病犯了,快要活不过来了。
  老吴的第一个念头是老太婆是不是犯了“羊毛疔”?这个病他最熟悉,老伴就曾得过这毛病,乡下缺医少药,每次他都是在老伴的胸口上用温酒来搓,疼痛就能缓解。但老太婆不是他老伴,这方法怎能照搬?但他此时顾不得别的,叫老太婆立即将胸口的衣服扯开。这老太婆除了在自己死去的男人面前敞开过衣服,哪里让另外一个男人看过自己的身体?何况这个男人还要直接在自己的胸部动手动脚?
  她难为情地看了老吴一眼,没有配合老吴发出的指令。老吴这才知道自己的要求欠妥,改口说自己去温酒,一会儿让老太婆自己搓胸口。老太婆这才听从了。老吴将温酒倒在她的手心,背过身子,她就按照老吴的指点搓起胸口来。但她毕竟是个外行,搓了半天也不见效,慌乱中把酒洒在了床上不少,只得叫老吴来搓。老吴闭着眼睛熟练地揉搓了一阵,老太婆的痛果真缓解了下来。
  一阵忙碌后,两人都意识到了腹中空空。老太婆瞌睡胜过了饥饿,很快沉沉地睡去了,老吴的肚子里却咕咕叫个不停,他赶紧生起火来为两人做饭。
  太阳早已升得老高,一股青烟如一缕游动的孤魂在房顶上逡巡了一阵,很快隐没得无影无踪。
  
  五
  早饭毕,老吴对老太婆终究有些放心不下,他找来老蔡帮忙,想请他用摩托把老太婆送到乡上的卫生院诊治。但老太婆乘不了摩托,他只得和老蔡绑了一个滑竿,抬着她去往乡卫生院。好在乡卫生院并不很远,两人紧走慢赶,用了两个时辰才走完了这一段山路。老蔡放下他们就离开了,老吴不忘叮嘱他帮助自己喂一下鸡鸭,然后才配合医生给老太婆打针吃药,一直忙到天黑才相伴回到了老家。
  这一日的相伴让老吴想起自己的老伴来。他万万没有想到,年轻夫妻老来伴,眼前这做伴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结发妻子,而是变成了自己的儿女亲家,这事要是被外人说起,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亲家嫂的就医只算得上秋收前的一个插曲。老吴忙完这茬,一门心思又回到了秋收上来。
  川东北山区算得上大巴山的余脉,说是山区嘛,山又算不得很高,说是丘陵呢,平地却又不见多少。这一带最高的山峰叫青山,周围青光山、铁马山、魏家山遥遥相对,锅顶寨、四方寨、牛背脊、乳头山名副其实,别具一格。响水河流经千年,在不同的地段呈现出显著的特色——“长趟河”河水细长平缓,像一个正在积蓄力量的巨人缓步前行,到了“溜溜凼”这里顺巨石急冲而下,在下面的低洼处激烈回旋,卷起巨大的浪花,然后又潜入石罅之中,钻进“黑暗凼”里终日嘶吼不已,再现身时则变成了一条巨龙,穿过一段峡谷,一个猛子扎进了“尺八凼”里,在悬崖上形成一条白练,落下去激起千层浪花。尺八凼里河水清澈,碧波荡漾,让人爱恋,给人遐想。
  所谓的巴山蜀水,这里也算得上是它的代表作了!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响水河这四段奇特的名字。长趟河、溜溜凼和黑暗凼不必过多形容,读者只要稍微打开脑洞,就能想象出那里的样子,但“尺八凼”的得名则不仅是因为它像一口大铁锅(当地人使用的最大铁锅叫尺八锅),而且里面还“汤沸”剧烈。对于“尺八凼”,当地人还有另外一个称呼叫“吃八凼”,意思是那里要“吃掉”八个人。这传说自古及今在逐步得到验证,村里隔几年就有人在这里寻短见。
  老吴从一来到这里就爱上了这一片土地。他的老家处在一个相对平缓的地带,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奇山异貌。春夏秋冬,他时常站在山巅欣赏美景,红日喷薄而出,郎朗世界一片干净清澈,若是大雾的天气,万壑“波涛”起伏,群山如一座座小岛时隐时现,若是薄雾的时节,群山如披上了婚纱的新娘婀娜多姿。一天的风景中,他最喜欢看朝阳初生,那里面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活力、热情,他不自觉地会受到感染,觉得自己还年轻着呢。
  还有秋天的季节也是他的最爱。一过立秋,山上山下就开始了色彩的变换,那一波波黄和间杂的红从山上“淌”到山下,整个山村就进入了童话世界。山沟里最多的庄稼是稻谷,金黄的谷穗压弯了稻草,如一幅巨型的图画气势恢宏地铺展开来。老吴一站在田边,那些谷穗就争相向他点头,像万民朝圣似的。是啊,这遍地金黄的谷穗是他的汗水和心血凝聚,也是大地对他最厚重的回报啊!老吴心安理得地接受着它们的“朝拜”,因为他也从心底里膜拜着这一片美丽的土地!
  在这样一片土地上劳动,老吴感到踏实,感到值得,感到愉快!
  “突突突……”老吴请来的收割机进场了,滚动的轮子将谷穗和稻草卷进它的“嘴里”,经过快速“消化”后,稻草变成了渣滓被遗弃在了稻田里,稻谷则通过收割机高高扬起的“脖子”吐进了老吴准备的箩筐和口袋里。老吴请来了几个邻居做帮手,挑的挑,背的背,稻谷被一趟趟搬运到了晒坝里,在日光里曝晒开来,田野边家园里处处荡漾着稻谷的清香。
  
  六
  乡下人有云,栽秧打谷,婆娘享福。这话并不符合实际,这个节骨眼上女人虽然不用遭受日晒雨淋,但洗衣做饭又怎能离得开她们?
  农忙时节,老吴往往顾不得做饭,饱一顿来饿一顿,铁打的身体迟早也会垮了呀!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妇,亲家嫂也充分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摘菜、洗衣、做饭,乃至帮着晒稻谷,她一样一样地帮衬着老吴。眼前这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早已成了她不能没有的支撑。她的脑子里始终流动着传统女人的意识——豆藤要插站站(藤蔓缠绕的树枝)儿,女人要嫁汉汉儿;弯刀当不得斧头,沙牛(母牛)当不得牯牛!不仅仅因为身体里的病,她是从精神的最深处需要男人、服从男人、体贴男人!
  但是,那个不争气的“短命鬼”自己要寻短见,神仙都拉不回来呀!男人咽气的那一段时间里,她不知流了多少泪,到最后,泪水没了,只剩一颗干枯的心了。等到悲伤结束,她自觉自己也成了孤魂野鬼孤苦无依,是儿子儿媳的孝顺才让她重拾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可是儿子儿媳并不能代替自己需要的男人,她的生活里不能没有男人,她的情感里不能缺少男人!
  从内心来讲,儿子儿媳举家离开她是极不情愿的,但从另外一种意义上来说,她又愿意这样的情景出现——儿子儿媳的举家离开给了她生活的空间,情感的空间,她和吴老汉才相互意识到对方的存在;尽管各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和名副其实的老伴也有天壤之别,但有总胜过无,何况这个男人的肩膀还很结实,对她还很用心?她用什么来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呢?最好的方式是尽到女人的本份,洗衣做饭、开水热茶……这些看似最平淡的小事中却蕴藏着人世间那一个最伟大的字眼——“爱”!
  感情的涟漪会不自觉地荡漾到脸上来,有时是一份淡淡的微笑,有时是意味深长的一个眼神,有时是欲言又止,有时是莫名其妙的急促气息,有时是看不见的羞涩。她像一个少女一样陶醉在爱与被爱的河流里无法自拔,白天不离不弃,夜间思念万分。有一天夜里,她竟然梦见了老吴将她抱在了怀里,这一份幸福似乎在自己男人身上都没有体会过。醒来后她又开始责骂过自己,但那种感觉实在叫人着迷,她怎能置之不理?第二天她不禁多看了那个勤劳有力的男人一眼,心里的欢喜再次越过了院门外的篱笆,直达他生活的空间里。她希望自己也能进入他的梦里,甚至可以真切地投入到他的怀抱里。
  可是,两人的亲家关系却硬生生地摆在面前,冷冷地阻隔着二人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在封建意识还很浓烈的乡村,两个亲家要是搞到了一起,那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吗?这要是传出去,她和老吴的老脸该往何处放?儿女们的脸面该往何处放?想到这些她就心灰意冷,觉得他与老吴之间不止隔着一道“篱笆”,还隔着大山一样的障碍,而这个障碍他们永远都无法翻越。有一次,她与吴老汉一起路过“吃八凼”,看着那清澈得有些迷人的河水,她半开玩笑地说,自己有一个愿望如果不能实现,她就学别人跳进“吃八凼”里。老吴问她什么愿望,她却没有吱声。老吴没有追问,只是叫她以后不要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切顺其自然最好。
  说不清是失望还是认同,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不太明白了……
  
  七
  转眼中秋节来临,女人将几斤新产的糯米用水泡涨,等到节日那天,她一大早就向老吴发出了邀请——晚上过来吃糍粑。乡下人说起糍粑没有人不明白的,糯糯的糍粑是乡下最著名的食品,制作的过程比较繁复,需要付出一定的体力劳动。所以老吴一听到她的邀请,就立即放下了所有的农活,与她一起制作糍粑。
  泡涨的糯米需要淘洗,蒸煮,然后再用芦竹舂细舂糯,捏成团,拌上花生芝麻粉和白糖等佐料,吃起来就无比香甜可口。老吴先抱出来几根木棒,将它锯成几段,再用斧头劈开,抱进厨房里,生起火来。女人则将糯米一瓢一瓢地放进蒸笼里,吩咐老吴去砍芦竹,自己独自照料着灶上的一切,熊熊的火苗在灶膛里燃烧着,蒸笼上的水汽一缕一缕地冒上来,屋子里氤氲起糯米的香气,把女人的满腹心事都融化在了里面。
  老吴去掉芦竹上的枝丫,将对窝(石臼)洗净,女人将蒸熟的糯米舀了一瓢出来倒进对窝里,老吴就手持芦竹一上一下地舂了起来,随着糯米的变细便粘,老吴一个人舂起来就有些吃力了。女人也拿起一根芦竹来帮助老吴舂糍粑,才干了几下就没力气了。老吴劝她休息,女人却没有听从,天气还有些炎热,女人呼哧呼哧直喘息。老吴抢过女人手里的芦竹,叫她去捏糍粑,否则他就走人,糍粑都不吃了,女人这才依从了老吴。二人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糍粑做完,他们的打算是自己品尝一些,等糍粑干冷后给儿孙们寄去一些,让他们也品尝到自己的劳动果实。
  秋夜清凉,月光洒满了乡村的旮旮旯旯,星星远远近近地散落在天穹,如天各一方相互企盼挂念的亲人;秋虫低鸣,一声又一声地呼唤着自己的伴侣。
  老吴搬出两把凉椅,分别搭在小桌的两边。女人倒了一杯酒,端出糍粑和几样食品,两人就着月光一边品尝,一边时断时续地聊起家常,从以前的经历聊到了各自的儿女,又从儿女聊到了死去的伴侣,二人不时唏嘘叹息;说到未来,两人突然都停住了,默默地对望了一眼,穿过月光的眼神里似有说不出的话语,最终变成了各自的一声叹息。
  睡觉的时间到了,他们却都没有起身,心里都埋藏着同样的愿望——这一个难得的中秋月夜不要那么快就过去!
  
  八
  出乎意料,中秋没过几天,一场瓢泼大雨突然降临。大雨哗哗啦啦,从午后一直下到了夜里,给僻静的山村平添了一份恐惧。
  “轰隆隆,轰隆隆……”一声巨雷炸裂大地,把女人房子上的瓦片都震开了几片,暴雨从缝隙中倾注下来,女人的床铺被全部打湿,屋子里都积起厚厚的一层水来。这一夜该怎么过呢?女人的泪水与屋外的大雨一起顺流不止。哭泣中她再次想到了老吴,她冒雨冲进漆黑的夜里,隔着篱笆呼喊老吴的名字。老吴透过雨声听出了异样,赶紧跑到屋外仔细分辨,待到弄清情况后,他一头钻进了雨里,来到女人的屋子里,摸黑找到一把楼梯,爬上房梁,将那几片移动的瓦片重新盖上,这才阻止了雨水的侵袭。
  屋子里暂时没法住了。老吴只得劝她到女儿的房间里暂住一宿。无可奈何之下,女人只得答应。为防滑倒,两人手牵手地来到老吴的住处。老吴把女儿的衣服找出来叮嘱女人换上,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老吴的睡意还没上来,女儿的房间里却传来了女人的胡言乱语,一会儿是她的儿子受伤了,一会儿是她的丈夫回来了,一会儿又是邻居闲话她了。毛骨悚然中,老吴这才意识到她可能是生病了;畏手畏脚地走近她的床边,一摸额头,有些烫手;正要抽回手来,没想到女人竟哆嗦着抓住了它。老吴一愣神,身上的力道竟然消失了,被她一把拉住扑在了她的身上。许是顺势而为,又许是本能冲动,老吴紧紧地抱住了眼前这个有些可怜的女人。
  这样地相依相偎了一阵,老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赶紧起来找出开水和退烧药品,又炒热盐巴替她熨烫了手心脚心背心,忙碌了一个多时辰,女人才渐渐安静地睡着了。
  身在这样一个鲜活的女人床前,老吴心里不禁翻江倒海——可怜的女人需要一个男人的温存,而可怜的男人何尝不需要一个女人的温情?
  但是两人的既定关系再次提醒他必须保持冷静,犹豫片刻,他慢慢转身回到了自己房间里。雨声渐渐地变得小了,但寂寞和恐怖并没有消减,老吴还睁着眼皮,女儿房间里却传来了一丝动静。是她,正恍恍惚惚地走来,默默无语地爬到了他的床上。老吴压抑已久的情感彻底爆发,他紧紧地搂住这个充满磁性的柔软的身体,嘴唇触到了她的面部,只感到那双干枯的双眼里重新充满了活力,两股热烈的泪水顺流而出!
  尽管已是老来之躯,尽管已不再是半老徐娘,但情感并不受年龄的约束,在这立秋后的季节里,他们重新体会到了时光的美好!
  
  九
  孙子的婚事传来了可喜的消息:女方不再纠结于婚前房产的购置,两个年轻人既然真心相爱,一切由他们自己。
  接到这个消息,女儿女婿暂时中断了他们的打工生活,回乡筹办儿子的定亲事宜。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老吴和亲家嫂也喜出望外,帮着儿孙们忙前忙后。
  孙子的喜事让老吴羡慕之余联想到了自己:自身的事该不该向女儿女婿提起?正在踌躇之际,女婿的一番话语兜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岳父你还是进养老院去生活为宜!
  原来女婿回乡后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干爷和娘的“伤风败俗”几乎路人皆知,眼看儿媳一家就要上门定亲,这要是让对方得知,儿子的婚事还从何说起?为了儿子的未来,也为了一家人的名声,女儿女婿这才拿定了主意。
  吴老汉被送进了乡养老院里,每天与那些老弱病残打交道,他的心也在很快老去,偶尔他就会想起那些曾经互帮互助的邻居,还有死去的老伴、爹娘和外出打工的儿孙。最不放心的是亲家嫂——那个有些可怜的女人,不知道她心里的愿望到底实现了没有?如果没有,那句不吉利的话可不能一语成谶啊!想到这里,他不禁悲从中来:季节过了立秋,还有那么多果实值得品味,而人生过了立秋,怎么就只剩下了苦涩?
  满山的黄叶开始簌簌而落,寒冷的冬天转眼将至,巍巍的青山经历了春,经历了夏,又经历了秋,美丽的童话世界正在发生着蜕变。
  吴老汉不敢想象青山的冬天会是什么样子,他只感到阵阵寒意袭上身来……
  
  (原创首发)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岁月如歌
下一篇:彩云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