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践踏 (小说)

践踏 (小说)


  人性丑态总是千奇百怪,它集合了贪婪、自私、嫉妒、冷酷、残暴、势利等劣根。当一个善良的人,在经历了一次次被欺骗过后,会不会也向邪恶中走去,变成一个恶魔一样的人?
  2019年2月14日,上官云飞像往常一样从租房里走出来,他背着一个浅蓝色的登山背包,穿着一套蓝红相间的阿迪达斯运动套装,脚踩一双白色耐克运动鞋,头戴一顶深蓝色皇冠遮阳帽。他今年35岁,单身,即是行只单影的登山者,又是一名忧郁的写作好手。长相很普通,一米七的个头,瘦瘦的,微驼着背。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隔代遗传,一头枯黄的长达发从帽子里流了出来。
  上官云飞抬头看了看天空,一朵白云臃肿地悬浮在碧绿的苍松上,贪婪地透过叶缝盯着自己。那白云温柔而又带着一丝狡诈,仿佛随时都能来一场大暴雨,摧毁一切。白云飘过,巨大的苍松,密密麻麻的枝叶遮着整片天空,将刚露出头的太阳,射出的光,切割成无数细细碎碎的光带。那光带凌乱地洒在潮湿的地面上,吸吮着凉快。上官云飞缓慢地迈着步子,扬起的尘埃在光线里漂浮着。那细细的颗粒,在光罩里呈现出淡青色的丁达尔现象,将苍松下映辉得透亮。躺在地上的影子,无处遁形,只剩上官云飞赤裸裸的身体。
  今天是情人节,城里的宾馆应该也像往年一样,早已被色魔吞噬完。那纸醉金迷的闹市区,也会有兼职的小姑娘手棒着一筒玫瑰花在街道里四处叫卖;或者手拿着一盒盒避孕套走街串巷。今天笑得最开心的莫过于酒店的老板和花店的商贩,他们开心地张开大嘴露出了细长的獠牙。尤其是宾馆的老板,最是开心。他们可不管顾客是不是情侣,只要有钱,连登记都不用,一律放进去。他们知道,今天来的顾客,是偷情出轨寻一次性刺激的。他们需要隐私,像做贼的老鼠一样待在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洞里,做着苟且之事。他们没有人心,龌龊地践踏着那伦理道德。
  越过苍松,上官云飞悄悄地走过一个小卖部。小卖部里,老板早已经将避孕套摆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上。只要顾客一经过,一伸手就能拿到。上官云飞没有心思看这些,他没有约炮的对象,也不想去约。穿过小卖部,他那辆老旧的长安车,就停在村口的过道边上。从住的地方出发到停车的位置,五分钟的步行,很快就到。
  上官云飞走向自己的车,钥匙一按,车门“咔”的一声解锁了。他左手拉开车门,右手将背包扔进了副驾驶座位上。上了车后,系上安全带,将钥匙插进启动孔里,向右一拧,车子“嗡”的一声启动了。他一脚向油门踩去,车子像箭一样窜了出去。上官云飞喜欢开快车,就像趴在女人身上一样,喜欢快。这条路直通卡尔斯山,没有一个摄像监控,也不会有警察设卡查车。他右脚往下一点,车速飚到了160码,像去阎王殿投胎一样,呼啸着在双向道上飞驰而去。路上车辆很少,偶尔一辆飘过。开车的人那么少,可能都是去过情人节了。那些人早已色意熏心,谁还有闲心到处乱跑?也只有上官云飞这样的老光棍,才会无聊到去爬山。
  很快车子便钻进了卡尔斯山脚,疲惫地停在一棵树下。发动机引擎盖里,一阵青烟一阵白烟,许是累到了极限。下了车后,上官云飞从副驾驶座位上,将背包提出挂在了肩上。他点燃了一支烟,将手中的太阳眼镜往鼻梁一跨,遮住那双仿佛能看透世间的眼睛。他顶了下眼镜,看了山顶,徒步而上。
  通往卡尔斯山顶的小路上,是一阶一阶的石梯,一共有九百九十九阶。相传三千年前,古斯帝国一位皇室公主格桑花·纳斯里,是一个喜欢玩弄男人心的残暴女子。她嫉妒、自私又势利,看不得有比她好的存在。她常以取乐他人为兴趣,连王公大臣都害怕她。在她的魔爪下,已不知有多少男人被她玩弄于股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玩腻了的她,有一天化身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在离皇宫不远的一个村寨,假装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卡尔斯·乔治。当卡尔斯·乔治爱得不可自拔的时候,格桑花·纳斯里就被接到了皇室。她利用着皇室的阻碍,大闹皇宫。宠溺她的父亲古斯帝国的国王马克·纳斯里承诺,如果那个穷小子能将通往那瓦山顶修建出一条石梯来,便同意他们之间的交往。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痴情的卡尔斯·乔治得到这个消息后,花了十年时间终于将石梯修到了山顶。当卡尔斯·乔治兴奋地跑到皇宫时,公主早已嫁给了温格蒂·纳斯里亲王。在皇宫里,格桑花·纳斯里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羞辱了他。卡尔斯·乔治被羞辱得无地自容,悲愤之下便跑到了那瓦山顶,七天不吃不喝坐死在了山顶上。后人为了祭奠卡尔斯·乔治的痴情,将那瓦山改成了卡尔斯山。
  从故事里回到现实,上官云飞看着路两旁葱葱郁郁的树木,鸟儿在林间里叽叽喳喳地叫着,在这个夏季里格外招人喜爱。他悄悄地走了过去,仔细地盯着尖尖的枝头上,那慵懒的晨露躺在树叶里,慢条斯理地吸吮着树叶里散发出的新鲜空气,一副陶醉的样子。当上官云飞收回心神时,一个漂亮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跟前,抚摸着自己的秀发。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美得就像苍松上那朵白云一样白。她在等他,就好像是计划好的一样。
  “先生,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随便。”上官云飞淡淡地回答道。
  两个人又向上爬了几十阶石梯,没有再说话,就好像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百无聊赖地攀登着。路没有了尽头,女孩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先生好像不爱说话?”
  “是吗?”
  “是的,正常男士像遇见我这样漂亮的女生,都会很热情地主动搭讪,而像先生这样冷漠的少之又少。”
  “那可能是他们吧!他们的热情无非是想上你身上那诱人的酮体。”
  “嗬!没想到先生言语如此尖锐,难道先生不想?”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生理需求,只是不想趁人之危,也不会油腔滑调讨好他人。”说完上官云飞继续向上走去。
  “先生真是让人惊奇,像先生这样正直善良的人,这个世界太少了。”她提高了语调追了上去。
  “不,我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没有露出野兽的外衣而已。”
  “先生说话真有意思,让人不由得想深入探索。”
  ……
  山顶上,如今修有一座瞭望塔,可以俯瞰整个卡尔斯山脚和远处的城市。塔身是中世纪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尖尖的塔顶直入云霄。上官云飞站在瞭望塔的围栏内,任夏季的轻风吹过不修边幅的长发,俯首看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温暖而又有一丁冷漠的城市。
  “先生在想什么呢?”女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走到了上官云飞身旁。
  “我在看人心!”
  “那先生看出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群狐狸在城市里跳舞。”
  “哦,为什么是狐狸?”
  “狐狸是仙兽,也有蛊惑人心的技能,他们都善于伪装,你永远猜不透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真有意思,先生将人比喻成狐狸,那我又是什么呢?”格丽丝·忽里咯咯笑道。
  “不知道,正如我猜不透女人一样。”
  “啊!先生说什么,为何她们是狐狸而我是女人?”
  “难道你不是?”
  这句话噎住了女生,让她不知道如何作答。为了避免尴尬,她换话题说道:
  “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呢,我叫格丽丝·忽里,你呢?”
  “上官云飞。”
  “你经常来这里吗?”
  “嗯,去哪里都一样,看的都是一样的景。”
  “先生像一个超凡脱俗之人,看的东西都不一样,说话也很深奥。”
  “经历了太多故事的人,看淡了人生,看淡了生死,你也一样,能看懂很多人心。”
  “哦!可是我看不懂先生?”
  “呵!我就是一个傻子,谁都能看得透。”
  说完上官云飞掏了一支烟点上,猛吸一口,长长的烟雾吐向前方,被风一吹,卷成一丝丝弧线消散在空气里……
  “先生,问你一个话题,你说卡尔斯·乔治,是不是也和你一样看透了尘世?”沉静了一会的格丽丝·忽里忽然又问道。
  “也许吧!只是他看了一个人,我看了很多人,他执念深,走极端。”
  “卡尔斯·乔治好可怜,修了这么长的石梯,却没得到最好的爱。”
  “卡尔斯·乔治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爱情,只是被公主格桑花·纳斯里践踏的无辜之人。”
  “先生有水吗?好渴。”格丽丝·忽里用动人的眼神看着上官云飞。
  “有,等会。”上官云飞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谢谢!”
  “客气!”
  “先生饿了么?”格丽丝·忽里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问道。
  “好吧!我们回去。”
  说完,两个人便向山下走去。格丽丝·忽里走在前边,上官云飞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看着格丽丝·忽里苗条的身材,浑圆修长的大长腿,让上官云飞不禁想到了一个熟悉的故人,一个死去多年的至爱……
  这个时候,时间早已过了响午,火辣辣的太阳似乎想要将地面烤熟,好让一口吃下去。石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只狐狸,一头羊慢慢地向下走着。
  ……
  “先生,感谢您的盛情款待,让我过了一次不寂寞的情人节,谢谢!”格丽丝·忽里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客气,一顿饭而已。你男朋友呢?”
  “我没有男朋友,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不好意思,提到您不愿提的事。”
  “没关系,习惯了。”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抱了一篓玫瑰花走了过来。
  “先生要买花吗?”小女孩用祈求的眼神看向上官云飞。
  “拿一束吧!”
  “先生,一百八十八块。”
  小女孩从篓里快速地拿出一棒,11朵装的玫瑰花递了过来。上官云飞接过玫瑰花交了钱,小女孩飞快地跑开了,她得再寻找下一个目标顾客。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了下来,街上通火通明。圆圆的月亮也爬上了顶梢,就在屋顶尖处相辉映,在哀鸣,仿佛那顶尖随时能刺破那张圆圆的脸。
  “送给你,情人节快乐!”上官云飞将手里的玫瑰花向格丽丝·忽里伸了过去。
  “谢谢!”格丽丝·忽里接过玫瑰花,低头轻轻闻了一下花香,一脸迷醉的样子。
  “喜欢吗?”
  “喜欢!”一抹晕红在格丽丝·忽里脸上亮起。
  “我们去河边走走?”
  “好。”
  ……
  河道边是一排长长的木栏,采用的是东方古典式建筑,走在上边,仿佛像走近了东方一样。它延河围绕,不远处就会有一个亭子,用于游客休息。靠岸的一边,是一根根昏暗的灯光,夹在柳树中间,一闪一闪的。柳树茂盛的枝叶,将过道映衬得更加幽暗,很适合人们在这里偷吻、激情。木道上,人影稀少,偶尔一对情侣匆匆走过,也像是急着去开房似的。
  此时,正直月上高空,想必酒店里已经是枪炮不断,金戈铁马中。而河道边上,两个人却安静得出奇,没有牵手,也没有说话,似乎都在等待谁先主动走出那一刻。
  “我们回去吧?”格丽丝·忽里打破了宁静。
  “好。”
  明亮的大道上,上官云飞车着格丽丝·忽里在一个KTV旁停下。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个人在这里分别,互加了微信。她的微信名是,“寻找一只虫子吃掉”。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在这长达一年多的交往里,格丽丝·忽里除了向上官云飞借钱就是不停地换工作。刚开始,上官云飞还曾帮她借绍过工作,可是格丽丝·忽里都嫌工作太累,不想做。渐渐地,上官云飞觉得格丽丝·忽里已经没有希望了,便不再借钱给她,不再找她聊天。
  在这不长不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上官云飞没有睡过格丽丝·忽里,连手都没碰过。他有想过去追格丽丝·忽里,甚至夜里都曾想过和她做爱,只是他慢慢觉得,他养不起她,她只适合嫁给有钱的富人。
  半个月后,上官云飞群发了一篇文章。当发在格丽丝·忽里的微信上时,显示黑名单用户。
  “被骗了!”这是上官云飞第一反应。他很生气,生气是,这直接拉黑的行为践踏了他的情感,也触碰了他的底线。上官云飞没有去找格丽丝·忽里,只通过其它方式,在她的主页里发了一条私信,“要起诉她。”
  格丽丝·忽里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方式能联系得上她。直到她的同事雪西梅·狸花找到上官云飞,才知道她借了很多人的钱。
  雪西梅·狸花长相还算个美女,一米六左右的个儿,身材苗条,和格丽丝·忽里一样,也是一头长发。很快她就加了上官云飞的微信,热聊起来。雪西梅·狸花时常会半夜里给上官云飞发来微信,有时甚至打来微信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她的时间观念很混乱,白天不是白天,黑夜不是黑夜。
  作为统一战线的两个人,话题也多了起来,雪西梅·狸花聊天很露骨,总是觉得空虚寂寞,想找个人陪。有一天,雪西梅·狸花发了一条微信过来:“约会去。”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面对诱惑,面对女人的神秘身体,也会产生了探求的渴望。
  然而这一次的约会,为后面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雪西梅·狸花说约会的事被她男朋友知道了,她男朋友开口就要十万的分手费,问上官云飞要钱。收到这个信息后,且不说诈骗不诈骗的问题,上官云飞也没钱给她。他自己都穷得叮当响,还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福利院里长大的孩子。这些年,上官云飞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也没啥余粮。以前存下的钱,买了辆二手进口的长安,剩下的,全被朋友借了个精光。好几年了,那些朋友一个子也没还给他。
  格丽丝·忽里是最后一个借上官云飞钱的人,以后也不会再借。从格丽丝·忽里拉黑上官云飞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死心,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借钱给任何人。善良不能被无底线践踏,善良也会有冷漠的一天。
  ……
  热闹而繁华的查卡雅城市,夜晚灯火通明,花花绿绿的烟火,闹腾着冲向不眠的夜空。谁也不知道,在雅贝利酒店里,多了一个花言巧语的男人。在酒店一米八宽的水晶床上,一个赤裸着身体的男人,在狐狸的身体里不停地征伐着……
  是匡扶正义,还是恶念的开始?上官云飞满意地走出了酒店,开着车向着另一只豺狼住所疾驰而去……
  人性丑态总是千奇百怪,它集合了贪婪、自私、嫉妒、冷酷、残暴、势利等劣根。当一个善良的人,在经历了一次次被欺骗过后,会不会也向邪恶中走去,变成一个恶魔一样的人?
  2019年2月14日,上官云飞像往常一样从租房里走出来,他背着一个浅蓝色的登山背包,穿着一套蓝红相间的阿迪达斯运动套装,脚踩一双白色耐克运动鞋,头戴一顶深蓝色皇冠遮阳帽。他今年35岁,单身,即是行只单影的登山者,又是一名忧郁的写作好手。长相很普通,一米七的个头,瘦瘦的,微驼着背。不知是营养不良,还是隔代遗传,一头枯黄的长达发从帽子里流了出来。
  上官云飞抬头看了看天空,一朵白云臃肿地悬浮在碧绿的苍松上,贪婪地透过叶缝盯着自己。那白云温柔而又带着一丝狡诈,仿佛随时都能来一场大暴雨,摧毁一切。白云飘过,巨大的苍松,密密麻麻的枝叶遮着整片天空,将刚露出头的太阳,射出的光,切割成无数细细碎碎的光带。那光带凌乱地洒在潮湿的地面上,吸吮着凉快。上官云飞缓慢地迈着步子,扬起的尘埃在光线里漂浮着。那细细的颗粒,在光罩里呈现出淡青色的丁达尔现象,将苍松下映辉得透亮。躺在地上的影子,无处遁形,只剩上官云飞赤裸裸的身体。
  今天是情人节,城里的宾馆应该也像往年一样,早已被色魔吞噬完。那纸醉金迷的闹市区,也会有兼职的小姑娘手棒着一筒玫瑰花在街道里四处叫卖;或者手拿着一盒盒避孕套走街串巷。今天笑得最开心的莫过于酒店的老板和花店的商贩,他们开心地张开大嘴露出了细长的獠牙。尤其是宾馆的老板,最是开心。他们可不管顾客是不是情侣,只要有钱,连登记都不用,一律放进去。他们知道,今天来的顾客,是偷情出轨寻一次性刺激的。他们需要隐私,像做贼的老鼠一样待在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洞里,做着苟且之事。他们没有人心,龌龊地践踏着那伦理道德。
  越过苍松,上官云飞悄悄地走过一个小卖部。小卖部里,老板早已经将避孕套摆放在了显眼的位置上。只要顾客一经过,一伸手就能拿到。上官云飞没有心思看这些,他没有约炮的对象,也不想去约。穿过小卖部,他那辆老旧的长安车,就停在村口的过道边上。从住的地方出发到停车的位置,五分钟的步行,很快就到。
  上官云飞走向自己的车,钥匙一按,车门“咔”的一声解锁了。他左手拉开车门,右手将背包扔进了副驾驶座位上。上了车后,系上安全带,将钥匙插进启动孔里,向右一拧,车子“嗡”的一声启动了。他一脚向油门踩去,车子像箭一样窜了出去。上官云飞喜欢开快车,就像趴在女人身上一样,喜欢快。这条路直通卡尔斯山,没有一个摄像监控,也不会有警察设卡查车。他右脚往下一点,车速飚到了160码,像去阎王殿投胎一样,呼啸着在双向道上飞驰而去。路上车辆很少,偶尔一辆飘过。开车的人那么少,可能都是去过情人节了。那些人早已色意熏心,谁还有闲心到处乱跑?也只有上官云飞这样的老光棍,才会无聊到去爬山。
  很快车子便钻进了卡尔斯山脚,疲惫地停在一棵树下。发动机引擎盖里,一阵青烟一阵白烟,许是累到了极限。下了车后,上官云飞从副驾驶座位上,将背包提出挂在了肩上。他点燃了一支烟,将手中的太阳眼镜往鼻梁一跨,遮住那双仿佛能看透世间的眼睛。他顶了下眼镜,看了山顶,徒步而上。
  通往卡尔斯山顶的小路上,是一阶一阶的石梯,一共有九百九十九阶。相传三千年前,古斯帝国一位皇室公主格桑花·纳斯里,是一个喜欢玩弄男人心的残暴女子。她嫉妒、自私又势利,看不得有比她好的存在。她常以取乐他人为兴趣,连王公大臣都害怕她。在她的魔爪下,已不知有多少男人被她玩弄于股掌,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玩腻了的她,有一天化身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孩,在离皇宫不远的一个村寨,假装喜欢上了一个穷小子卡尔斯·乔治。当卡尔斯·乔治爱得不可自拔的时候,格桑花·纳斯里就被接到了皇室。她利用着皇室的阻碍,大闹皇宫。宠溺她的父亲古斯帝国的国王马克·纳斯里承诺,如果那个穷小子能将通往那瓦山顶修建出一条石梯来,便同意他们之间的交往。这个消息不胫而走,痴情的卡尔斯·乔治得到这个消息后,花了十年时间终于将石梯修到了山顶。当卡尔斯·乔治兴奋地跑到皇宫时,公主早已嫁给了温格蒂·纳斯里亲王。在皇宫里,格桑花·纳斯里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羞辱了他。卡尔斯·乔治被羞辱得无地自容,悲愤之下便跑到了那瓦山顶,七天不吃不喝坐死在了山顶上。后人为了祭奠卡尔斯·乔治的痴情,将那瓦山改成了卡尔斯山。
  从故事里回到现实,上官云飞看着路两旁葱葱郁郁的树木,鸟儿在林间里叽叽喳喳地叫着,在这个夏季里格外招人喜爱。他悄悄地走了过去,仔细地盯着尖尖的枝头上,那慵懒的晨露躺在树叶里,慢条斯理地吸吮着树叶里散发出的新鲜空气,一副陶醉的样子。当上官云飞收回心神时,一个漂亮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跟前,抚摸着自己的秀发。她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美得就像苍松上那朵白云一样白。她在等他,就好像是计划好的一样。
  “先生,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随便。”上官云飞淡淡地回答道。
  两个人又向上爬了几十阶石梯,没有再说话,就好像两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一样,百无聊赖地攀登着。路没有了尽头,女孩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先生好像不爱说话?”
  “是吗?”
  “是的,正常男士像遇见我这样漂亮的女生,都会很热情地主动搭讪,而像先生这样冷漠的少之又少。”
  “那可能是他们吧!他们的热情无非是想上你身上那诱人的酮体。”
  “嗬!没想到先生言语如此尖锐,难道先生不想?”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生理需求,只是不想趁人之危,也不会油腔滑调讨好他人。”说完上官云飞继续向上走去。
  “先生真是让人惊奇,像先生这样正直善良的人,这个世界太少了。”她提高了语调追了上去。
  “不,我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没有露出野兽的外衣而已。”
  “先生说话真有意思,让人不由得想深入探索。”
  ……
  山顶上,如今修有一座瞭望塔,可以俯瞰整个卡尔斯山脚和远处的城市。塔身是中世纪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尖尖的塔顶直入云霄。上官云飞站在瞭望塔的围栏内,任夏季的轻风吹过不修边幅的长发,俯首看向这个熟悉而又陌生;温暖而又有一丁冷漠的城市。
  “先生在想什么呢?”女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走到了上官云飞身旁。
  “我在看人心!”
  “那先生看出了什么?”
  “我看到了一群狐狸在城市里跳舞。”
  “哦,为什么是狐狸?”
  “狐狸是仙兽,也有蛊惑人心的技能,他们都善于伪装,你永远猜不透他们心里在想些什么?”
  “真有意思,先生将人比喻成狐狸,那我又是什么呢?”格丽丝·忽里咯咯笑道。
  “不知道,正如我猜不透女人一样。”
  “啊!先生说什么,为何她们是狐狸而我是女人?”
  “难道你不是?”
  这句话噎住了女生,让她不知道如何作答。为了避免尴尬,她换话题说道:
  “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先生尊姓大名呢,我叫格丽丝·忽里,你呢?”
  “上官云飞。”
  “你经常来这里吗?”
  “嗯,去哪里都一样,看的都是一样的景。”
  “先生像一个超凡脱俗之人,看的东西都不一样,说话也很深奥。”
  “经历了太多故事的人,看淡了人生,看淡了生死,你也一样,能看懂很多人心。”
  “哦!可是我看不懂先生?”
  “呵!我就是一个傻子,谁都能看得透。”
  说完上官云飞掏了一支烟点上,猛吸一口,长长的烟雾吐向前方,被风一吹,卷成一丝丝弧线消散在空气里……
  “先生,问你一个话题,你说卡尔斯·乔治,是不是也和你一样看透了尘世?”沉静了一会的格丽丝·忽里忽然又问道。
  “也许吧!只是他看了一个人,我看了很多人,他执念深,走极端。”
  “卡尔斯·乔治好可怜,修了这么长的石梯,却没得到最好的爱。”
  “卡尔斯·乔治从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过爱情,只是被公主格桑花·纳斯里践踏的无辜之人。”
  “先生有水吗?好渴。”格丽丝·忽里用动人的眼神看着上官云飞。
  “有,等会。”上官云飞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去。
  “谢谢!”
  “客气!”
  “先生饿了么?”格丽丝·忽里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问道。
  “好吧!我们回去。”
  说完,两个人便向山下走去。格丽丝·忽里走在前边,上官云飞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看着格丽丝·忽里苗条的身材,浑圆修长的大长腿,让上官云飞不禁想到了一个熟悉的故人,一个死去多年的至爱……
  这个时候,时间早已过了响午,火辣辣的太阳似乎想要将地面烤熟,好让一口吃下去。石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只有一只狐狸,一头羊慢慢地向下走着。
  ……
  “先生,感谢您的盛情款待,让我过了一次不寂寞的情人节,谢谢!”格丽丝·忽里露出了妩媚的笑容。
  “客气,一顿饭而已。你男朋友呢?”
  “我没有男朋友,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不好意思,提到您不愿提的事。”
  “没关系,习惯了。”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抱了一篓玫瑰花走了过来。
  “先生要买花吗?”小女孩用祈求的眼神看向上官云飞。
  “拿一束吧!”
  “先生,一百八十八块。”
  小女孩从篓里快速地拿出一棒,11朵装的玫瑰花递了过来。上官云飞接过玫瑰花交了钱,小女孩飞快地跑开了,她得再寻找下一个目标顾客。
  不知不觉夜幕已经降了下来,街上通火通明。圆圆的月亮也爬上了顶梢,就在屋顶尖处相辉映,在哀鸣,仿佛那顶尖随时能刺破那张圆圆的脸。
  “送给你,情人节快乐!”上官云飞将手里的玫瑰花向格丽丝·忽里伸了过去。
  “谢谢!”格丽丝·忽里接过玫瑰花,低头轻轻闻了一下花香,一脸迷醉的样子。
  “喜欢吗?”
  “喜欢!”一抹晕红在格丽丝·忽里脸上亮起。
  “我们去河边走走?”
  “好。”
  ……
  河道边是一排长长的木栏,采用的是东方古典式建筑,走在上边,仿佛像走近了东方一样。它延河围绕,不远处就会有一个亭子,用于游客休息。靠岸的一边,是一根根昏暗的灯光,夹在柳树中间,一闪一闪的。柳树茂盛的枝叶,将过道映衬得更加幽暗,很适合人们在这里偷吻、激情。木道上,人影稀少,偶尔一对情侣匆匆走过,也像是急着去开房似的。
  此时,正直月上高空,想必酒店里已经是枪炮不断,金戈铁马中。而河道边上,两个人却安静得出奇,没有牵手,也没有说话,似乎都在等待谁先主动走出那一刻。
  “我们回去吧?”格丽丝·忽里打破了宁静。
  “好。”
  明亮的大道上,上官云飞车着格丽丝·忽里在一个KTV旁停下。没有过多的寒暄,两个人在这里分别,互加了微信。她的微信名是,“寻找一只虫子吃掉”。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在这长达一年多的交往里,格丽丝·忽里除了向上官云飞借钱就是不停地换工作。刚开始,上官云飞还曾帮她借绍过工作,可是格丽丝·忽里都嫌工作太累,不想做。渐渐地,上官云飞觉得格丽丝·忽里已经没有希望了,便不再借钱给她,不再找她聊天。
  在这不长不短的一年多时间里,上官云飞没有睡过格丽丝·忽里,连手都没碰过。他有想过去追格丽丝·忽里,甚至夜里都曾想过和她做爱,只是他慢慢觉得,他养不起她,她只适合嫁给有钱的富人。
  半个月后,上官云飞群发了一篇文章。当发在格丽丝·忽里的微信上时,显示黑名单用户。
  “被骗了!”这是上官云飞第一反应。他很生气,生气是,这直接拉黑的行为践踏了他的情感,也触碰了他的底线。上官云飞没有去找格丽丝·忽里,只通过其它方式,在她的主页里发了一条私信,“要起诉她。”
  格丽丝·忽里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方式能联系得上她。直到她的同事雪西梅·狸花找到上官云飞,才知道她借了很多人的钱。
  雪西梅·狸花长相还算个美女,一米六左右的个儿,身材苗条,和格丽丝·忽里一样,也是一头长发。很快她就加了上官云飞的微信,热聊起来。雪西梅·狸花时常会半夜里给上官云飞发来微信,有时甚至打来微信电话,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她的时间观念很混乱,白天不是白天,黑夜不是黑夜。
  作为统一战线的两个人,话题也多了起来,雪西梅·狸花聊天很露骨,总是觉得空虚寂寞,想找个人陪。有一天,雪西梅·狸花发了一条微信过来:“约会去。”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一个长时间没有碰过女人的男人,面对诱惑,面对女人的神秘身体,也会产生了探求的渴望。
  然而这一次的约会,为后面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雪西梅·狸花说约会的事被她男朋友知道了,她男朋友开口就要十万的分手费,问上官云飞要钱。收到这个信息后,且不说诈骗不诈骗的问题,上官云飞也没钱给她。他自己都穷得叮当响,还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在福利院里长大的孩子。这些年,上官云飞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也没啥余粮。以前存下的钱,买了辆二手进口的长安,剩下的,全被朋友借了个精光。好几年了,那些朋友一个子也没还给他。
  格丽丝·忽里是最后一个借上官云飞钱的人,以后也不会再借。从格丽丝·忽里拉黑上官云飞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死心,暗暗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借钱给任何人。善良不能被无底线践踏,善良也会有冷漠的一天。
  ……
  热闹而繁华的查卡雅城市,夜晚灯火通明,花花绿绿的烟火,闹腾着冲向不眠的夜空。谁也不知道,在雅贝利酒店里,多了一个花言巧语的男人。在酒店一米八宽的水晶床上,一个赤裸着身体的男人,在狐狸的身体里不停地征伐着……
  是匡扶正义,还是恶念的开始?上官云飞满意地走出了酒店,开着车向着另一只豺狼住所疾驰而去……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暗恋
下一篇:雪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