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雪莲

雪莲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在雪莲的心里早已经将这首歌词中“妈妈”换成了爸爸,妈妈这个词语对她来说是那样的遥远和陌生。
  二十八年了,雪莲的母亲离开了她,离开这个家已经二十八个年头,在这么多年里,父亲就是母亲,母亲也是父亲。她和妹妹们陪着父亲一起经历着风雨,父亲就是她们的天。雪莲将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改成《世上只有爸爸好》教妹妹们唱给父亲听,每每此时,父亲的嘴角总是露出难堪的微笑。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牵着母亲的手上学,上街的时候,莲儿三姐妹只能拉扯着父亲的衣角,依偎在父亲的腿边。雪莲清楚的记得,十岁那年,雪莲没了母亲。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母亲带回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雪莲透过眼镜边缘看到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看着母亲的眼神是那样的让人反胃,她恨得牙咬地“咯吱,咯吱”的。她知道,就是这个男人,让曾经爱着父亲的母亲,多少个夜晚和父亲吵架,多少次收拾行李要离去,多少次父亲一个人偷偷的流眼泪,多少次……雪莲心中的恨从此刻开始升华。
  那晚母亲拿了几件衣服跟着那个墨镜男人走了,看也没看三个女儿,这可是她平时喊“宝贝”的女儿们呀.她怎么能转脸就不认识她们了,怎么可以这么无情的抛下三姐妹,抛下勤劳诚恳的父亲,走了。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莲花三姐妹和父亲的视线,雪莲哭着,喊着:“妈妈,请您不要走。”比莲花小两岁的妹妹雪丽拼命的拉着母亲的手不愿放开,母亲狠狠的甩开雪丽的手,6岁的小妹妹雪花呆呆的靠在父亲身边使劲地哭。从那以后,雪莲比以前勤快了很多,仿佛一下子长大了。
  
  二
  父亲是个菜农,种着几十亩的蔬菜养活着全家。母亲刚离开的那几个月里,本就言语不多的父亲说话更少了。开始猛抽烟,从开始的一周一包烟,到现在的一天一包烟,甚至更多。然后就是一头埋在菜地里,起早摸黑的干活,上街卖菜。收摊后给三个孩子买吃的,穿的,用的,孩子们看到父亲的样子,也总是变花样的让父亲开心。雪莲眼勤手快,小小年纪,就能顶起母亲曾做过的许多事情。父亲从地里回来,给他端上一杯水,递上热毛巾,装满饭,摆好筷。雪丽考试成绩总是班里名列前茅,捧回一张张奖状。雪花也乖巧的帮着姐姐们做事,父亲看着三个懂事的女儿,对妻子的怨恨也渐渐不表现在脸上,为了孩子们,父亲开始笑了,那笑容只是给孩子们的。
  很快,雪莲初中毕业了,因为时间都用在了照顾爸爸和妹妹们身上,雪莲只考了个职业高中。但是,是个很好的专业,她热爱的护理专业。当雪莲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亲从街上卖菜刚回来,父亲用布满老茧的手,给她们三姐妹递上买的新连衣裙,雪莲原本想将自己考取职高的事情告诉父亲。
  但是,她接过裙子,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她不能再给父亲增加负担了,她得为父亲分担些。父亲为了三个孩子能过得像有母亲的孩子那样快乐,他将所有的劳动成果,换成孩子们想要的,别人家孩子有的物质财富,雪莲三姐妹觉得父亲的爱胜过母亲的爱,从来就不曾觉得自己没有母亲是多么的不幸,笑容也总是挂在三姐妹的嘴角。
  雪莲最终还是没有去继续上学,一次,城里的一家工厂招工,她和大妈家大她两岁的女儿燕子去了那家厂打工,不久,燕子因为工资低,工作累,辞职去了别处。燕子也让雪莲离开,说可以找个工作轻松的,工资高的工作,但是雪莲没走。她觉得家里正需要用钱,妹妹们还在读书。特别是大妹妹,她学习那么好,一定要让她考个好学校,将来找个好工作。如果跳槽的话,自己文凭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怎么办?每月的收入就会受到影响,就不能为父亲减轻负担。
  于是她一干就是四五年,厂里领导看出雪莲是个踏实,勤快的女孩,而且工作经验丰富,将她升职为了生产线组长,工资也高了一倍。雪莲拿着比以前多很多的工资工作更努力了。她相信老天是公平的“付出总是有回报的”。这一年,大妹妹雪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里的幼儿师范。
  雪莲将一个月工资全部送回了家,父亲看着清瘦的雪莲眼角溢出了泪,开心夹着心疼。雪莲本该是可以继续读书的,她却为了这个家,放弃了自己的学业,父亲是后来从雪丽口中得知雪莲将录取通知书扔进了火里,本可以将自己辛苦所得的工资,去买几件漂亮的衣服的,她却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舍不得添置新衣,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自己以前给她买的,他觉得对不起孩子们,没有给她们最好的生活。每当他心里愧疚时,雪莲总是能看穿父亲的心思,她安慰着父亲:“最苦,最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是微笑着面对,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等我们三个人都工作了,您就可以不用卖菜了,不用辛苦地忙菜地了。
  父亲拍拍雪莲的手,笑了。女儿们今后的日子过得开心是他最大的心愿。雪莲工作后,父亲卖菜的生意也渐渐红火起来,加上雪莲经常拿钱回家,父亲开始琢磨着送小女儿去县城读书,他觉得大女儿,二女儿没有这个机会,那就将这个机会留给小女儿,希望她能比姐姐们走地远。父亲将全部积蓄拿出来找人送礼,雪花真的去了县城读书了。
  家里就剩下父亲,每天天黑下地摘菜,天亮去县城卖菜,卖完菜,买些吃的给三个女儿送去,这么来回折腾一天就过去了,父亲拖着疲倦的脚步回家,但是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姐妹三个跟父亲说了很多次,让他卖完菜就回去,不要总是来看她们,她们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只是没了时间好好陪父亲,父亲总是呵呵一笑说:“想你们了。”
  雪丽常常跟雪莲和雪花说:“等以后我们工作了,一定让爸爸好好享福。”
  
  三
  雪莲恋爱了,雪丽工作了,雪花即将毕业了。父亲还是继续着每天的摘菜,卖菜生活。日复一日,黑发里夹杂着丝丝银发,额头悄悄爬上了皱纹。依然还是隔三岔五的去看她们,给她们送钱,送吃的,他总是担心孩子们没钱花,舍不得花。雪莲结婚了,雪丽恋爱了,雪花工作了,但是她们也总是越来越忙碌,只是节假日的时候回去看看父亲。
  父亲老了,腰驼了,瘦了。三姐妹劝了多少次让他放弃菜地,可是父亲拍拍胸脯说:“我身体棒棒的,种点菜,你们要吃回来拿,或者一个电话,我给你们送去,我在家可以养鸡鸭,你们回来了,杀了给你们吃,比县城里卖的放心多了。”每次看着父亲这么说着,三姐妹都要转过身摸泪,她们总是说要好好照顾父亲,而长大的她们还是一直要父亲惦记着。她们何时才能息下来好好陪陪父亲?不得而知,只能是等以后不忙了,等以后吧!
  有一天,大伯打电话告诉雪莲:“她爸爸身体不舒服,让她抽时间回来一趟。”雪莲放下电话,匆匆赶回家。看到躺在床上的父亲,脸色苍白,但是却冲着雪莲一个坚强的微笑:“你回来干嘛?我只是稍微不舒服。很快就会好,你那么忙,还是回去吧。”
  “爸爸,您怎么可以这样,生病这么久了也不给我们打电话,也不让大伯打电话,您这是干嘛?您还有我们三个女儿呢!”雪莲说着拉起父亲的手。“我们去医院。”
  “我没事。”父亲执意不去。雪莲不容爸爸争辩,给父亲披了衣服就背他上了车。经过医院检查,父亲得了肺炎,“我说没事吧,肺炎休息休息就会好的,还让你请假回来带我来医院,浪费了你的时间了哦。”父亲边抱怨边偷着乐,是啊!只要父亲没事就好了,现在三姐妹最大的心愿就是父亲健健康康的,就是老天赐给她们最优厚的礼物。
  医生让父亲在医院住了一周,住院期间三姐妹轮流来照顾父亲,细心呵护着父亲,父亲的一举一动都看在她们眼里,只有父亲稍微有一点不舒服,会立刻飞奔着去喊医生,惹得医院的病友们都说有女儿真好。父亲的病好了,雪莲三姐妹送父亲回家了,还给父亲买了一堆补品,雪莲还瞒着父亲请了一周的假,在家里服侍父亲,这么多年了,父亲真的很不容易,她买房,父亲拿出2万,雪丽结婚爸爸拿出2万,他说还剩下点积蓄给雪花留着。
  等病好了,继续种种菜,卖卖菜,再余点钱,以后谁需要就给谁用,其实雪莲她们都不愿意收下父亲给的钱。但是如果不收,父亲会骑车送到单位或是家里,两人实在拗不过父亲,也就随了他的心意。想着先给父亲存着,以后父亲需要用钱的时候,再拿出来给他。一个月后,父亲又拿了铁锹去了菜地,虽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父亲就是这么一个闲不住的人,不管雪莲姐妹怎么劝,父亲终究放不下菜地,在他心里,菜地给了孩子们想要的东西,菜地和孩子们一样珍贵。
  
  四
  两个月过去了,父亲再一次病倒了,这次是父亲主动打电话给雪莲的,他感觉这次的疼痛比上次严重。估计可能是炎症复发,如果是那样的话,必须及时治疗。雪莲没接到父亲电话,她正好在开会,后来父亲就打电话给了雪花,她知道刚刚工作的雪花应该不是很忙,再说他也是很久没看到这个丫头了。在他心里,他最担心的也就是小女儿,雪花接到父亲的电话,听着父亲虚弱的声音,吓住了,她急忙给两个姐姐打电话。
  这次雪莲刚巧散了会,雪丽出差去了上海,雪莲接到妹妹的电话,急忙叫了辆车往家赶,她赶到家的时候,雪花已经到家了,两个人正围着父亲问长问短“快,扶着爸爸上车!”雪莲看着父亲痛苦的皱着眉,眼泪都心疼出来了,父亲的痛就是她的痛啊!带着父亲再次来到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这次父亲的病真的严重了,医生给父亲的诊断是“肺癌晚期”雪莲和雪花傻眼了,“上次检查说是肺炎,怎么这么快就转成肺癌晚期了?”雪花冲进医生值班室:“你们上次是不是给我爸爸误诊了?你说呀?”
  “请你冷静点”雪莲将雪花从医生值班室拉出,对雪花说。这时候,雪莲的电话响起,她看也没看的接通了电话:“喂,姐,你在哪里?”雪莲一听是雪丽的声音,一时间没了说话的勇气,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雪丽的问题,是告诉她父亲的病情,还是保密?正在犹豫着。
  “谁的电话?”正在气头上的雪花瞄了一眼发呆的雪莲,顺手拿过手机“喂,姐,你说话啊?”她听到电话那短雪丽的声音传来说:“二姐,我是雪花,我们在医院,父亲的肺炎复发了。”
  “现在怎么样?还得住院吗?爸爸人呢?”雪丽一下子问了多个问题。
  “大姐不告诉你,但是我觉得还是必须告诉你。”雪花将父亲检查的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雪丽。
  “不会吧?”雪丽在电话里放声痛哭,这个消息对三姐妹是多大的打击啊!父亲是她们的至亲至爱,是她们的唯一。
  第二天雪丽请了假从上海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父亲,三姐妹在医院的走廊上抱头痛哭,在父亲的面前她们总是笑着,安慰着父亲:“没事的,您很快就能康复出院了。”父亲也总是笑着点头。她们谁也不知道,父亲已经偷偷的去找过医生,医生将他的病情很详细的告诉了他,他叮嘱医生不要将自己来问病情的事情告诉女儿们。所以每次女儿们安慰他的时候,他就这么快乐的,满足的笑,他要给孩子们减少压力,至少不要让她们有心里负担。雪莲姐妹各自找着秘方,不管什么药,不管需要多少钱,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救父亲,她们全部豁出去了。
  雪丽拼命在网上搜索可以治疗此病的医院,雪莲和雪花四处筹钱。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一位好心的医生看着三姐妹焦急忙碌的身影,于心不忍悄悄的将她们叫到办公室,对她们说:“你们的爸爸在刚入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你们也不要再折腾了。有些病,往往到了晚期才会查出来的,你们已经很尽力了。你们都是孝顺的女儿,看到你们这样,你们的爸爸已经很满足了。”听完医生的话,三姐妹惊讶的张大嘴巴。尤其是雪丽,她急忙转过身,朝病房跑去,“爸爸,爸爸。”
  此刻的她们的父亲正眯缝着眼睛斜靠在床上,听到雪丽的声音,微微张口眼睛,不解的看着她:“爸爸,您知道了啊?您为什么还瞒着我们,还是那么从容的对着我们笑。”雪丽心里特别难受。这时候,雪莲和雪花也来了,她们站在父亲床前,“生死由命,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们姐妹三个要好好团结,团结就是力量。以后也要将你们的孩子教育好了,让他们也团结起来,亲如一家人。”父亲拉起雪丽,雪莲和雪花的手,将她们的手放在了一起说:“一定要快乐的生活,但是不要去找你们的妈妈,如果她来找你们,请你们不要和她来往,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恩,我们知道,您放心吧,为了躲避她,我已经将自己嫁到外地了,爸爸这是给您最好的解释。”雪莲轻轻擦去父亲眼角的泪。
  “这么多年,真的委屈你了,雪莲,爸爸对不起你。”父亲对雪莲说。
  “爸爸,您看我现在不是很幸福,只是少了很多时间陪您,我总以为您身体好好的,等以后孩子大学毕业了,我就回来和您一起住,好好的伺候您……”雪莲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该打针了。”护士走了进来,打断了父女四人的谈话,雪莲拉着妹妹们到了病房外。一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在雪莲的心里早已经将这首歌词中“妈妈”换成了爸爸,妈妈这个词语对她来说是那样的遥远和陌生。
  二十八年了,雪莲的母亲离开了她,离开这个家已经二十八个年头,在这么多年里,父亲就是母亲,母亲也是父亲。她和妹妹们陪着父亲一起经历着风雨,父亲就是她们的天。雪莲将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改成《世上只有爸爸好》教妹妹们唱给父亲听,每每此时,父亲的嘴角总是露出难堪的微笑。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牵着母亲的手上学,上街的时候,莲儿三姐妹只能拉扯着父亲的衣角,依偎在父亲的腿边。雪莲清楚的记得,十岁那年,雪莲没了母亲。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母亲带回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雪莲透过眼镜边缘看到一双眯缝着的眼睛,看着母亲的眼神是那样的让人反胃,她恨得牙咬地“咯吱,咯吱”的。她知道,就是这个男人,让曾经爱着父亲的母亲,多少个夜晚和父亲吵架,多少次收拾行李要离去,多少次父亲一个人偷偷的流眼泪,多少次……雪莲心中的恨从此刻开始升华。
  那晚母亲拿了几件衣服跟着那个墨镜男人走了,看也没看三个女儿,这可是她平时喊“宝贝”的女儿们呀.她怎么能转脸就不认识她们了,怎么可以这么无情的抛下三姐妹,抛下勤劳诚恳的父亲,走了。头也没回的离开了莲花三姐妹和父亲的视线,雪莲哭着,喊着:“妈妈,请您不要走。”比莲花小两岁的妹妹雪丽拼命的拉着母亲的手不愿放开,母亲狠狠的甩开雪丽的手,6岁的小妹妹雪花呆呆的靠在父亲身边使劲地哭。从那以后,雪莲比以前勤快了很多,仿佛一下子长大了。
  
  二
  父亲是个菜农,种着几十亩的蔬菜养活着全家。母亲刚离开的那几个月里,本就言语不多的父亲说话更少了。开始猛抽烟,从开始的一周一包烟,到现在的一天一包烟,甚至更多。然后就是一头埋在菜地里,起早摸黑的干活,上街卖菜。收摊后给三个孩子买吃的,穿的,用的,孩子们看到父亲的样子,也总是变花样的让父亲开心。雪莲眼勤手快,小小年纪,就能顶起母亲曾做过的许多事情。父亲从地里回来,给他端上一杯水,递上热毛巾,装满饭,摆好筷。雪丽考试成绩总是班里名列前茅,捧回一张张奖状。雪花也乖巧的帮着姐姐们做事,父亲看着三个懂事的女儿,对妻子的怨恨也渐渐不表现在脸上,为了孩子们,父亲开始笑了,那笑容只是给孩子们的。
  很快,雪莲初中毕业了,因为时间都用在了照顾爸爸和妹妹们身上,雪莲只考了个职业高中。但是,是个很好的专业,她热爱的护理专业。当雪莲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亲从街上卖菜刚回来,父亲用布满老茧的手,给她们三姐妹递上买的新连衣裙,雪莲原本想将自己考取职高的事情告诉父亲。
  但是,她接过裙子,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她不能再给父亲增加负担了,她得为父亲分担些。父亲为了三个孩子能过得像有母亲的孩子那样快乐,他将所有的劳动成果,换成孩子们想要的,别人家孩子有的物质财富,雪莲三姐妹觉得父亲的爱胜过母亲的爱,从来就不曾觉得自己没有母亲是多么的不幸,笑容也总是挂在三姐妹的嘴角。
  雪莲最终还是没有去继续上学,一次,城里的一家工厂招工,她和大妈家大她两岁的女儿燕子去了那家厂打工,不久,燕子因为工资低,工作累,辞职去了别处。燕子也让雪莲离开,说可以找个工作轻松的,工资高的工作,但是雪莲没走。她觉得家里正需要用钱,妹妹们还在读书。特别是大妹妹,她学习那么好,一定要让她考个好学校,将来找个好工作。如果跳槽的话,自己文凭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怎么办?每月的收入就会受到影响,就不能为父亲减轻负担。
  于是她一干就是四五年,厂里领导看出雪莲是个踏实,勤快的女孩,而且工作经验丰富,将她升职为了生产线组长,工资也高了一倍。雪莲拿着比以前多很多的工资工作更努力了。她相信老天是公平的“付出总是有回报的”。这一年,大妹妹雪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县城里的幼儿师范。
  雪莲将一个月工资全部送回了家,父亲看着清瘦的雪莲眼角溢出了泪,开心夹着心疼。雪莲本该是可以继续读书的,她却为了这个家,放弃了自己的学业,父亲是后来从雪丽口中得知雪莲将录取通知书扔进了火里,本可以将自己辛苦所得的工资,去买几件漂亮的衣服的,她却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舍不得添置新衣,身上穿的衣服都是自己以前给她买的,他觉得对不起孩子们,没有给她们最好的生活。每当他心里愧疚时,雪莲总是能看穿父亲的心思,她安慰着父亲:“最苦,最难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是微笑着面对,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等我们三个人都工作了,您就可以不用卖菜了,不用辛苦地忙菜地了。
  父亲拍拍雪莲的手,笑了。女儿们今后的日子过得开心是他最大的心愿。雪莲工作后,父亲卖菜的生意也渐渐红火起来,加上雪莲经常拿钱回家,父亲开始琢磨着送小女儿去县城读书,他觉得大女儿,二女儿没有这个机会,那就将这个机会留给小女儿,希望她能比姐姐们走地远。父亲将全部积蓄拿出来找人送礼,雪花真的去了县城读书了。
  家里就剩下父亲,每天天黑下地摘菜,天亮去县城卖菜,卖完菜,买些吃的给三个女儿送去,这么来回折腾一天就过去了,父亲拖着疲倦的脚步回家,但是心里装着满满的幸福,姐妹三个跟父亲说了很多次,让他卖完菜就回去,不要总是来看她们,她们长大了,会自己照顾自己,只是没了时间好好陪父亲,父亲总是呵呵一笑说:“想你们了。”
  雪丽常常跟雪莲和雪花说:“等以后我们工作了,一定让爸爸好好享福。”
  
  三
  雪莲恋爱了,雪丽工作了,雪花即将毕业了。父亲还是继续着每天的摘菜,卖菜生活。日复一日,黑发里夹杂着丝丝银发,额头悄悄爬上了皱纹。依然还是隔三岔五的去看她们,给她们送钱,送吃的,他总是担心孩子们没钱花,舍不得花。雪莲结婚了,雪丽恋爱了,雪花工作了,但是她们也总是越来越忙碌,只是节假日的时候回去看看父亲。
  父亲老了,腰驼了,瘦了。三姐妹劝了多少次让他放弃菜地,可是父亲拍拍胸脯说:“我身体棒棒的,种点菜,你们要吃回来拿,或者一个电话,我给你们送去,我在家可以养鸡鸭,你们回来了,杀了给你们吃,比县城里卖的放心多了。”每次看着父亲这么说着,三姐妹都要转过身摸泪,她们总是说要好好照顾父亲,而长大的她们还是一直要父亲惦记着。她们何时才能息下来好好陪陪父亲?不得而知,只能是等以后不忙了,等以后吧!
  有一天,大伯打电话告诉雪莲:“她爸爸身体不舒服,让她抽时间回来一趟。”雪莲放下电话,匆匆赶回家。看到躺在床上的父亲,脸色苍白,但是却冲着雪莲一个坚强的微笑:“你回来干嘛?我只是稍微不舒服。很快就会好,你那么忙,还是回去吧。”
  “爸爸,您怎么可以这样,生病这么久了也不给我们打电话,也不让大伯打电话,您这是干嘛?您还有我们三个女儿呢!”雪莲说着拉起父亲的手。“我们去医院。”
  “我没事。”父亲执意不去。雪莲不容爸爸争辩,给父亲披了衣服就背他上了车。经过医院检查,父亲得了肺炎,“我说没事吧,肺炎休息休息就会好的,还让你请假回来带我来医院,浪费了你的时间了哦。”父亲边抱怨边偷着乐,是啊!只要父亲没事就好了,现在三姐妹最大的心愿就是父亲健健康康的,就是老天赐给她们最优厚的礼物。
  医生让父亲在医院住了一周,住院期间三姐妹轮流来照顾父亲,细心呵护着父亲,父亲的一举一动都看在她们眼里,只有父亲稍微有一点不舒服,会立刻飞奔着去喊医生,惹得医院的病友们都说有女儿真好。父亲的病好了,雪莲三姐妹送父亲回家了,还给父亲买了一堆补品,雪莲还瞒着父亲请了一周的假,在家里服侍父亲,这么多年了,父亲真的很不容易,她买房,父亲拿出2万,雪丽结婚爸爸拿出2万,他说还剩下点积蓄给雪花留着。
  等病好了,继续种种菜,卖卖菜,再余点钱,以后谁需要就给谁用,其实雪莲她们都不愿意收下父亲给的钱。但是如果不收,父亲会骑车送到单位或是家里,两人实在拗不过父亲,也就随了他的心意。想着先给父亲存着,以后父亲需要用钱的时候,再拿出来给他。一个月后,父亲又拿了铁锹去了菜地,虽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父亲就是这么一个闲不住的人,不管雪莲姐妹怎么劝,父亲终究放不下菜地,在他心里,菜地给了孩子们想要的东西,菜地和孩子们一样珍贵。
  
  四
  两个月过去了,父亲再一次病倒了,这次是父亲主动打电话给雪莲的,他感觉这次的疼痛比上次严重。估计可能是炎症复发,如果是那样的话,必须及时治疗。雪莲没接到父亲电话,她正好在开会,后来父亲就打电话给了雪花,她知道刚刚工作的雪花应该不是很忙,再说他也是很久没看到这个丫头了。在他心里,他最担心的也就是小女儿,雪花接到父亲的电话,听着父亲虚弱的声音,吓住了,她急忙给两个姐姐打电话。
  这次雪莲刚巧散了会,雪丽出差去了上海,雪莲接到妹妹的电话,急忙叫了辆车往家赶,她赶到家的时候,雪花已经到家了,两个人正围着父亲问长问短“快,扶着爸爸上车!”雪莲看着父亲痛苦的皱着眉,眼泪都心疼出来了,父亲的痛就是她的痛啊!带着父亲再次来到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这次父亲的病真的严重了,医生给父亲的诊断是“肺癌晚期”雪莲和雪花傻眼了,“上次检查说是肺炎,怎么这么快就转成肺癌晚期了?”雪花冲进医生值班室:“你们上次是不是给我爸爸误诊了?你说呀?”
  “请你冷静点”雪莲将雪花从医生值班室拉出,对雪花说。这时候,雪莲的电话响起,她看也没看的接通了电话:“喂,姐,你在哪里?”雪莲一听是雪丽的声音,一时间没了说话的勇气,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雪丽的问题,是告诉她父亲的病情,还是保密?正在犹豫着。
  “谁的电话?”正在气头上的雪花瞄了一眼发呆的雪莲,顺手拿过手机“喂,姐,你说话啊?”她听到电话那短雪丽的声音传来说:“二姐,我是雪花,我们在医院,父亲的肺炎复发了。”
  “现在怎么样?还得住院吗?爸爸人呢?”雪丽一下子问了多个问题。
  “大姐不告诉你,但是我觉得还是必须告诉你。”雪花将父亲检查的结果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雪丽。
  “不会吧?”雪丽在电话里放声痛哭,这个消息对三姐妹是多大的打击啊!父亲是她们的至亲至爱,是她们的唯一。
  第二天雪丽请了假从上海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父亲,三姐妹在医院的走廊上抱头痛哭,在父亲的面前她们总是笑着,安慰着父亲:“没事的,您很快就能康复出院了。”父亲也总是笑着点头。她们谁也不知道,父亲已经偷偷的去找过医生,医生将他的病情很详细的告诉了他,他叮嘱医生不要将自己来问病情的事情告诉女儿们。所以每次女儿们安慰他的时候,他就这么快乐的,满足的笑,他要给孩子们减少压力,至少不要让她们有心里负担。雪莲姐妹各自找着秘方,不管什么药,不管需要多少钱,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救父亲,她们全部豁出去了。
  雪丽拼命在网上搜索可以治疗此病的医院,雪莲和雪花四处筹钱。又是一个月过去了,父亲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一位好心的医生看着三姐妹焦急忙碌的身影,于心不忍悄悄的将她们叫到办公室,对她们说:“你们的爸爸在刚入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情了,你们也不要再折腾了。有些病,往往到了晚期才会查出来的,你们已经很尽力了。你们都是孝顺的女儿,看到你们这样,你们的爸爸已经很满足了。”听完医生的话,三姐妹惊讶的张大嘴巴。尤其是雪丽,她急忙转过身,朝病房跑去,“爸爸,爸爸。”
  此刻的她们的父亲正眯缝着眼睛斜靠在床上,听到雪丽的声音,微微张口眼睛,不解的看着她:“爸爸,您知道了啊?您为什么还瞒着我们,还是那么从容的对着我们笑。”雪丽心里特别难受。这时候,雪莲和雪花也来了,她们站在父亲床前,“生死由命,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们姐妹三个要好好团结,团结就是力量。以后也要将你们的孩子教育好了,让他们也团结起来,亲如一家人。”父亲拉起雪丽,雪莲和雪花的手,将她们的手放在了一起说:“一定要快乐的生活,但是不要去找你们的妈妈,如果她来找你们,请你们不要和她来往,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恩,我们知道,您放心吧,为了躲避她,我已经将自己嫁到外地了,爸爸这是给您最好的解释。”雪莲轻轻擦去父亲眼角的泪。
  “这么多年,真的委屈你了,雪莲,爸爸对不起你。”父亲对雪莲说。
  “爸爸,您看我现在不是很幸福,只是少了很多时间陪您,我总以为您身体好好的,等以后孩子大学毕业了,我就回来和您一起住,好好的伺候您……”雪莲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该打针了。”护士走了进来,打断了父女四人的谈话,雪莲拉着妹妹们到了病房外。
  雪丽说:“是啊,我也一直以为爸爸身体健康着呢,等我工作调动了,离家近了,我就搬回来住。”
  雪花也呜咽着:“我也是想着等结婚后,就搬回来和爸爸一起住的。上次爸爸住院的时候,我还跟他说了这事情的,他说家里正好空着几个房间,等他回去就收拾了,我们谁回去住都可以。”为了照顾父亲,三姐妹商量着怎样谁来照顾?怎样照顾?
  雪莲说自己工作只是合同制,可以辞职,雪丽说:“不行,姐姐年龄大了,辞职了以后工作不好找,自己文凭高,辞职了以后可以找到工作。”
  雪花说:“不行,二姐的工作是国有体制,不能辞职,毕业后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自己还年轻,以后找工作的机会很多。”雪莲又不答应了。就这么争执了很久,最后还是雪莲决定了。自己和小妹辞职,因为自己的工作不重要,小妹还年轻,工作机会很多。雪丽辞职以后会很难再找到这个她喜欢的工作的,她们两个没有给雪丽再次发言的机会。雪莲和雪花全职在医院照顾着父亲。
  直到有一天,医生告诉三姐妹,让她们带父亲回家,好好的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的旅程,她们还想再最后拼一拼的时候,医生拒绝了她们。医院已经尽力了,一直在用着最好的药物给父亲治疗着,可是父亲的病情还是一天一天的恶化,只有带着他回家,好好的陪陪他,才是她们最好的旋转,也是父亲自己的选择。
  
  五
  无奈之下,她们不得不带着父亲悲伤的离开医院回到家中。这时候,雪莲和雪花的老公也放下自己的工作,日夜守护着父亲。雪丽和老公上班,每月准时将所得的工资送到家中。她知道,姐姐们还得吃饭,父亲还得药物治疗。哪怕父亲活着一天,她们都不能放弃希望。他们搬了一张单人床到父亲房间,要好好的全心全意的陪着父亲。她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我以为,等以后。现在却面临着来不及,世上的万物时刻在变化,谁都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是很多人明明心里知道,还会总是错过的。父亲的身体开始疼痛,雪莲的老公开始给父亲按摩,他是个装修工,常年的装修工作,让他的手劲很足,给父亲按摩的手法很有力道,父亲很是满意。
  一直依赖着他,一刻看不到他,就会叫他的名字。雪莲老公是个憨厚的老实人,对雪莲很好,对雪莲的父亲比对他自己的父亲还亲。在给父亲按摩的同时,还会讲讲笑话逗父亲开心。他总是跟雪莲说:“爸爸已经经受了病痛的折磨,得和他说说话,让他分散注意力,看着老公每天给爸爸按摩一整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常常揉胳膊,心里真的很感动,她就默默地含着泪给老公按摩。
  起初的夜里,他们还会眯一会,但是只要听到父亲一点点动静就会醒。后来,她们开始换班的休息,整夜都有人给父亲按摩,帮他翻身,喂他喝水。每逢周日,雪丽和老公就会回家换姐姐妹妹们休息,她们两个陪着父亲。
  她们这样一天天的陪着父亲,她们知道父亲离开她们的日子一天天逼近了,她们每天都是眼泪旺旺,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病痛折磨,自己却束手无策。或许这就是世界上让人最无可奈何,最撕心裂肺的痛了。这样无数个白天黑夜,她们是这样的和父亲与病痛一起生活着,心里满满的无奈。抚摸着父亲皮包骨头的胳膊,骨瘦突兀的后背,充满血丝的凸凹的双眼。
  雪莲无法想象这是她们身强体壮,精力充沛的父亲。疼痛难忍的时候,父亲蜷缩在一起的身体瘦小得如同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医生关照过,她们可以在父亲疼痛时给他吃止疼药。
  开始,止疼药还是很有效果的。时间不长,止疼药对父亲已经失去了效果,他的病是一天比一天严重了,已经开始不能吃饭,只能喝点水。虽然她们心里都很明白,父亲已经时日不多了,但是她们还是那么自欺欺人的希望爸爸能够好起来,她们每天给父亲将笑话,逗他开心,父亲也总是给他们疼痛中的一丝丝微笑,父亲就是这么善良的一个老人。
  父亲开始连水也喝不下了。在父亲喝不下水的半个月后,在六个孩子都在他房间里的时候,在雪莲连声喊了他数声“爸爸”以后,他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带着微笑永远的离开了她们。雪丽嗷嗷大哭,她还没来得及喊声“爸爸”雪花趴在父亲身上不愿起来。父亲就这么安详地走了,扔下了三姐妹,再也不担心她们了。
  或许父亲已经知道,她们经历了很多,已经能够承担生活中的所以,已经能够抗战风雨,好好的将自己的人生之路走下去,记得有一句话说得很好。“人在的时候总觉得来日方长,殊不知人生就是减法,过一天,少一天,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上一篇:践踏 (小说)
下一篇:明目张胆的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