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出游

第二天早上,晓光开着车准时来到芙蓉屋,程少楠把一些洗好的水果放到车里,问晓光:“你真顺路?”
  “怎么?你想送?行,那就不顺路。”
  “还是顺路吧,昨晚多叮嘱几句已经挨骂了。”
  “你不特爱听她骂?”
  “骂着骂着会施暴,你试试。”
  “哈哈,你不也特爱?”晓光幸灾乐祸。
  “就敢损我,小麦来了,你也损一个。”
  晓光看一眼盈盈走过来的小麦,笑得更嘲谑:“她是我妹,才舍不得。”
  小麦打量着他俩:“这二人在说什么,笑容很诡异。”
  少楠把她圈进怀里:“晓光说难得做三天单身贵族,问我有什么打算。”
  小麦向他仰起脸:“你有什么打算?”
  程少楠低头不费力地在她红唇上亲了一下,说:“我没有任何打算,不过它有。”说完,故意舔舔嘴唇。
  “它想怎样就怎样,我不反对。”小麦不以为意。
  “啊?那什么也不反对?”
  “啊,什么都不反对。”
  晓光在车里嘲讥地笑,程少楠瞪他一眼:“你笑什么?”
  “笑你引不起她足够重视。”
  “你又能好到哪去,不信招李月过来问问,说不定不如我。”
  李月走过来羡慕地说:“谁都不如你,用嘴唇告别,我们沈书记连一个留恋的眼神都懒得用。”
  “我怎能随便用。”
  李月撇他:“又怕出大问题?”
  “正是。”
  四人都笑。
  也就一会,兰玉来了,她不好意思地对少楠说:“少楠,你这么忙,我不该走的,我真不该走。”
  程少楠附在她耳边道:“你身负使命,帮我照顾好小麦。”
  兰玉立即开心又释然,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和程少楠告别,一行人往高铁去。
  李月感激地对小麦说道:“小麦,你的事在少楠心里果然是天大的事,他这么忙,还同意你和兰玉陪我去。”
  “他说这是和你认亲后第一次出游,再忙也得陪着。”
  “这家伙就是会说话,既哄我开心又不忍你失望。”
  “这就是结亲的好处,我排你后了。”
  “他的亲爱的当真排我后了?”
  “不信?不信你打电话问他。”
  “没本事从他嘴里问出些你不愿意听的话来,他多精。不过这次真的要感谢程亲家,同意你俩陪我。其实,我也是硬请了假,最近在创建卫生城市,按例不准假的。”
  “那为何又准了?”
  兰玉道:“人家现在是清水镇第一夫人,谁敢不准。”
  晓光回头问李月:“你真硬来了?”
  李月忙说:“没有,很多工作还没正式开始,我也是瞅准这个空隙。”
  晓光放了心。
  小麦对李月道:“你不再是以前那个风风火火的你了,以后说话做事可要注意身份。”
  “你们放心,风风火火我也是看人的。”
  “李月,卫生城市拿清水港作示范村啊,一准通过。”兰玉插嘴说。
  “是个好办法,但市里明文规定,不能拿清水港作假。”
  “真有这条规定?”
  李月道:“是的,清水港哪哪都好得了不得,还用创?你们啊,把清水港管理得实在找不到一点瑕疵。”
  “真是奇了怪了,镇里、街道组织好几次让你们来清水港学习取经,怎么就是管不好条路管不好个小区。”
  李月道:“能怪我们?来清水港人人自觉个个守则,一出清水港就不行了,人人散漫个个乱来,这经取一百次都没用。清水港就像程少楠,霸气,大气场,由不得你不惊悚。”
  “哈哈,也是,创个卫生城市都能说到少楠身上去,我这亲家气场确实大了去。”晓光笑。
  小麦也抿嘴笑,满心欢喜,她又问晓光:“和小秋搭档顺手吗?”
  “顺,非常顺,小秋不是一般的能干,对各村情况了如指掌,有她在身边,我如释重负。”
  “是吗?我家小秋真的这般能干?看她平时就爱撒个娇。”
  “这才叫能人,既是女强人,又是小女人。”兰玉赞叹。
  晓光说:“是的,同道中,小秋的口碑不是一般的好。”
  兰玉羡慕地说:“你们孟家姐妹个个招人欢喜,哪个不是被丈夫当宝贝似的疼,不过像少楠这种疼法无人能比。这几日你不在他身边,可怜他不知怎么过。”
  “他们已有打算,才不会可怜。”小麦抿嘴笑。
  李月大声问:“已有打算?他们想干什么?”
  晓光道:“你管得着吗。”
  “小麦你管。”
  “我不管。晓光,放养三天,想干什么抓紧干。”
  大家都笑。
  三人到车站买好票,见时间尚早,小麦建议去买些零食路上吃。
  兰玉指指手里的袋子:“不是有水果吗?”
  “再买些其他的。”小麦说完往站内超市走去,兰玉李月紧跟其后。
  进了超市,小麦让她们挑最好的,说是少楠吩咐。
  “他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李月也不客气,要了很多平时舍不得的买。
  上了车,三人吃吃东西聊聊天,好不快活。
  “小麦,退休后我们经常出来旅游。”
  “好。我们做一等老人。”
  兰玉问:“什么意思?什么才算一等老人?”
  小麦道:“一等老人活质量,乐活,二等老人活数量,忙活,三等老人活变量,白活。”
  “哈哈,好,我们活一等,不过这一等少了你,就变成二等三等了。”
  “谁都不能少,我们一起惬意老去。”小麦向她俩伸出手,李月放在她手上,兰玉放在李月手上,小麦说:“看看,像不像朵花?”
  “像,一朵开在清水港的花。”三人开心地笑。
  “我们三个人也真是笨,一个都不去拿驾照,不然自驾游,都自在。”
  李月道:“要怪小麦,少楠车都给你订好,就是不肯学。如果你学好了,今天我们自驾游多好。”
  “那也不可能,少楠能放心她开这么远路?”
  “也是。”
  小麦问李月:“你有跟李丽说我们今天去?”
  “说了,她开心死了,说来车站接我们。”
  “一会,去给她买点什么呢?最好是她需要的。”
  “生活用品?衣服她有的是。”
  “让我想想,我以前最缺什么。”小麦想了想说,“给钱吧,李月,就说你给的,背着我们悄悄给,她才信,我和兰玉给她买些吃的用的,她就更不生疑。”
  兰玉看了小麦一眼,“你想给多少?”
  小麦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给李月,“没有密码。”
  “里面有多少?”兰玉迷茫地问。
  “五万。”
  “啥?五万?”兰玉和李月都吃一大惊。
  小麦忙低声道:“轻点,想招小偷?”
  李月和兰玉立即噤声,过一会,李月问小麦:
  “少楠知道吗?”
  小麦摇摇头。
  “可是,也太多了,钱多也不能这么撒。”自从女儿做了小麦媳妇,李月竟然开始心疼小麦的钱了,李丽和女儿比,自然女儿更重要。
  “李月,兰玉,我是这么想的,这钱给李丽,让她去英国把女儿找回来,这孩子如果真在国外学坏,没人能救,怎么说小时候也是叫着我们阿姨长大的,能帮不帮,我们还算阿姨吗?”
  “她有钱那会五毛都没帮过你。”兰玉低声嘀咕。
  “是啊,吃顿饭都不叫你。”李月也嘀咕。
  小麦说道:“别老提我当年的困惑好不好。李月,兰玉,帮她,我是求个心安,一想起她独自在一个陌生地方生活我心里就难受。”
  李月和兰玉都感动地看着小麦,说不出话来。
  片刻,李月说道:“小麦,我怎么跟她说?她不会相信是我的。”
  “说是你这几年瞒着晓光攒的私房钱,本来想女儿出嫁给她,如今女儿做了少楠媳妇,不在乎这点小钱。你这么说她便信。”
  兰玉在一旁直唏嘘:“小麦啊,你是观音菩萨转世吗?连谎话都编得这般完好。”
  “昨日李月跟我说起李丽女儿的事,我就不定心,李丽对你哭,可能就是因为女儿,她想去,又没钱,或许还真天天晚上独自流泪呢。把她找回来,然后在丽水找份工作,母女俩在一块也有个照应有个伴,也不会太寂寞太忧伤。如果她在这里生活得好,那最好,如果不好,我们把她娘俩都接回来,度假村、清风舍,她们愿意上哪上哪,知慧这丫头小时候和禾风相处得很好,知暖又在清风舍,她一定愿意去。”
  “小麦,你想得太周到了,我都没想到这点,只是想来看看她而已。小麦啊,你太善良了,你不幸福谁还敢幸福啊。”李月说着哭了。
  “干嘛呢,人家在看了。”小麦拉着李月的手。
  “我难受,我感动,让我哭一会。”
  “我是为了孩子,别哭了。”
  “别哭了,哭得我也想哭了。”兰玉擦着眼泪。
  “那我也哭。”小麦说。
  俩人听小麦说她也要哭忙破涕为笑,心里对小麦盛满了敬爱和感动,余生,她们一定好好疼她,爱她,护她,不讲原则。
  到了车站出口处,三人忙在接站的人群里寻找李丽。
  “在那。”李月指着前方。
  “在哪呢?我没看到。”
  “穿蓝色工作服的。”
  果然,身穿蓝色工作服的李丽在向她们招手,三人不由开心地一路小跑。
  四双手握在一起,握了很久才放开。
  “你怎么穿工作服来,害我们一阵找。”李月埋怨她。
  兰玉打量着李丽,黑了,瘦了,也不讲究了,估计商场美容院不再涉足了,她再看一眼沉情风流的小麦,心里直唏嘘,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转的就是她俩啊,做人一定要像小麦这般善良大度,才能越转越顺,越转福越多,平时不积德行善,转成李丽这境地,太悲惨了。
  “厂里都穿工作服。走吧,我开表哥车来了。”
  上了李丽车,兰玉对小麦说:“看看,有人会开车就是方便。”
  “知道了,回去就学,我们三一起学。”小麦说。
  “我才不学,我又不买车。”
  “我也不学,我也不买车。”
  “我买,我们谁有空谁开。”
  “这个办法好,兰玉,学吧。”
  “学。”
  李丽笑着回头看她们一眼:“又能听到你们嘀嘀咕咕唠唠叨叨真好。”
  “看前面。”兰玉急忙说,“车里可坐着董事长夫人和书记夫人。”
  小麦悄悄打了她一下。
  李丽没在意,说:“放心,我又不是新手上路。”
  “往往大意的都是老手。”兰玉说。
  “好,知道了。”李丽认真开车。
  小麦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她问李月:“我们先去哪?找宾馆还是先吃饭?”
  李月对李丽说:“我们先去你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看看,然后去找住的,今晚你和我们一起住宾馆,我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
  “我住的地方很简陋,房子是表哥找的,和三个同事一起住。”
  “没事,我们也是在简陋里长大的。”小麦体贴地说。
  “好吧。”李丽答应。
  兰玉道:“李丽,一会再带我们去吃好吃的。”
  “好,带你们去吃这里的风味小吃。”
  “有些啥风味?好吃吗?”兰玉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
  车站开到李丽工作的地方花了四十分左右,厂子不是很大,厂区收拾得到十分干净整洁,有花有树的。李丽带着她们去她办公室,一间也就十个平米左右的办公室,一张体积极小的办公桌,一块放放文件的书柜和两只椅子,李丽又去会议室搬了两只椅子过来。
  跟着她进来的还有她表哥,听说她的同村姐妹来,定要过来打招呼。
  小麦她们虽然都是休闲装装扮,仍然惊了她表哥的眼。
  “一直听表妹说清水港产美女,果不其然啊。”
  李月忙叫了声表哥,向他说了一通道谢话。
  李丽向表哥介绍小麦:“表哥,这位就是清水港度假村的设计师,也是女主人——孟小麦。”
  李丽表哥忙向小麦伸出手:“久闻大名,资深美女啊。”
  “欢迎来清水港。”小麦把手放到他手里,并热情邀请。
  “一定一定。晚上我作东,尽地主之宜。”
  小麦抿嘴一笑:“如果你能放李丽三天假,比请我们吃饭更谢你哦。”
  “那是自然,还配车,李丽,你就好好陪她们玩玩,丽水虽然及不上清水港,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这位表哥说话还挺灵巧。
  “谢谢表哥。”李月兰玉忙道谢。
  “好,你们聊,我就先撤退。”
  望着表哥身影,兰玉赞赏道:“你表哥很不错哎,本以为是个老头了,外表好,也会说话。”
  “他也是高中生,六十都不到。”李丽说道。
  “你不管财务?”兰玉问。
  “财务处都有人,还是签了合同的,不能为了我解聘人家啊。我就帮表哥管管总务,待遇和财务一样。”
  “哦,这就好。”
  “去你住的地方吧。”李月说。
  “好。”
  “要跟你表哥招个招呼吗?”小麦问。
  “不用。”
  三人于是坐车来到李丽住处,也就是小区里一幢商住楼,建造年数已长,墙面楼道斑驳陆离。
  李丽她们住底楼,虽显阴暗,但有个小院子,晒晒衣服什么的很方便。
  四个人站在院子里聊了会,李丽说了一趣事她们听,说有一次下班回来,发现水池里放了一块腌肉,以为是哪家亲戚送的,便洗干净放在锅子里烧,结果没等烧熟,楼上有人来叫门,说晒在外面的腌肉掉她们院里了,白天没人,现见了灯光知道她们回来,就来取。她们几个笑成一团,指指厨房说,你没闻到香味?炖着呢。楼上邻居也大笑,大度地说,炖了好,省得我炖,一家一半。
  四人也哈哈大笑。
  兰玉边笑边问:“哪,还掉没掉其他东西?值钱些的?”
  “有。”李丽说。
  “真有?什么?项链?戒子?”
  “三朵花,一朵芙蓉一朵玉兰一朵含笑,从清水港飘过来。”
  三人皆无言,最后李月打破静默:“想我们了?”
  “想。”
  “那为何退群?”
  “无颜面对。”
  “我们从小一块长大,谁身上有块胎记都知道,有啥无颜面对的。”
  兰玉道:“海棠,再进来吧。”
  李丽想了想,点头同意。其实,退了群,她反而更想她们,一直后悔那晚手指一动弹,又不好意思再进群,今天她们邀了,正好借此再入。
  “好了,四朵花又齐了,接下来去找住的和吃的。”小麦抬头望望楼上说:“楼上不可能再掉腌肉,我饿了。”
  三人都被小麦说乐了,等李丽换好和她们相当的休闲装出来,四人兴高采烈开车出去找宾馆和吃处。
第二天早上,晓光开着车准时来到芙蓉屋,程少楠把一些洗好的水果放到车里,问晓光:“你真顺路?”
  “怎么?你想送?行,那就不顺路。”
  “还是顺路吧,昨晚多叮嘱几句已经挨骂了。”
  “你不特爱听她骂?”
  “骂着骂着会施暴,你试试。”
  “哈哈,你不也特爱?”晓光幸灾乐祸。
  “就敢损我,小麦来了,你也损一个。”
  晓光看一眼盈盈走过来的小麦,笑得更嘲谑:“她是我妹,才舍不得。”
  小麦打量着他俩:“这二人在说什么,笑容很诡异。”
  少楠把她圈进怀里:“晓光说难得做三天单身贵族,问我有什么打算。”
  小麦向他仰起脸:“你有什么打算?”
  程少楠低头不费力地在她红唇上亲了一下,说:“我没有任何打算,不过它有。”说完,故意舔舔嘴唇。
  “它想怎样就怎样,我不反对。”小麦不以为意。
  “啊?那什么也不反对?”
  “啊,什么都不反对。”
  晓光在车里嘲讥地笑,程少楠瞪他一眼:“你笑什么?”
  “笑你引不起她足够重视。”
  “你又能好到哪去,不信招李月过来问问,说不定不如我。”
  李月走过来羡慕地说:“谁都不如你,用嘴唇告别,我们沈书记连一个留恋的眼神都懒得用。”
  “我怎能随便用。”
  李月撇他:“又怕出大问题?”
  “正是。”
  四人都笑。
  也就一会,兰玉来了,她不好意思地对少楠说:“少楠,你这么忙,我不该走的,我真不该走。”
  程少楠附在她耳边道:“你身负使命,帮我照顾好小麦。”
  兰玉立即开心又释然,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和程少楠告别,一行人往高铁去。
  李月感激地对小麦说道:“小麦,你的事在少楠心里果然是天大的事,他这么忙,还同意你和兰玉陪我去。”
  “他说这是和你认亲后第一次出游,再忙也得陪着。”
  “这家伙就是会说话,既哄我开心又不忍你失望。”
  “这就是结亲的好处,我排你后了。”
  “他的亲爱的当真排我后了?”
  “不信?不信你打电话问他。”
  “没本事从他嘴里问出些你不愿意听的话来,他多精。不过这次真的要感谢程亲家,同意你俩陪我。其实,我也是硬请了假,最近在创建卫生城市,按例不准假的。”
  “那为何又准了?”
  兰玉道:“人家现在是清水镇第一夫人,谁敢不准。”
  晓光回头问李月:“你真硬来了?”
  李月忙说:“没有,很多工作还没正式开始,我也是瞅准这个空隙。”
  晓光放了心。
  小麦对李月道:“你不再是以前那个风风火火的你了,以后说话做事可要注意身份。”
  “你们放心,风风火火我也是看人的。”
  “李月,卫生城市拿清水港作示范村啊,一准通过。”兰玉插嘴说。
  “是个好办法,但市里明文规定,不能拿清水港作假。”
  “真有这条规定?”
  李月道:“是的,清水港哪哪都好得了不得,还用创?你们啊,把清水港管理得实在找不到一点瑕疵。”
  “真是奇了怪了,镇里、街道组织好几次让你们来清水港学习取经,怎么就是管不好条路管不好个小区。”
  李月道:“能怪我们?来清水港人人自觉个个守则,一出清水港就不行了,人人散漫个个乱来,这经取一百次都没用。清水港就像程少楠,霸气,大气场,由不得你不惊悚。”
  “哈哈,也是,创个卫生城市都能说到少楠身上去,我这亲家气场确实大了去。”晓光笑。
  小麦也抿嘴笑,满心欢喜,她又问晓光:“和小秋搭档顺手吗?”
  “顺,非常顺,小秋不是一般的能干,对各村情况了如指掌,有她在身边,我如释重负。”
  “是吗?我家小秋真的这般能干?看她平时就爱撒个娇。”
  “这才叫能人,既是女强人,又是小女人。”兰玉赞叹。
  晓光说:“是的,同道中,小秋的口碑不是一般的好。”
  兰玉羡慕地说:“你们孟家姐妹个个招人欢喜,哪个不是被丈夫当宝贝似的疼,不过像少楠这种疼法无人能比。这几日你不在他身边,可怜他不知怎么过。”
  “他们已有打算,才不会可怜。”小麦抿嘴笑。
  李月大声问:“已有打算?他们想干什么?”
  晓光道:“你管得着吗。”
  “小麦你管。”
  “我不管。晓光,放养三天,想干什么抓紧干。”
  大家都笑。
  三人到车站买好票,见时间尚早,小麦建议去买些零食路上吃。
  兰玉指指手里的袋子:“不是有水果吗?”
  “再买些其他的。”小麦说完往站内超市走去,兰玉李月紧跟其后。
  进了超市,小麦让她们挑最好的,说是少楠吩咐。
  “他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李月也不客气,要了很多平时舍不得的买。
  上了车,三人吃吃东西聊聊天,好不快活。
  “小麦,退休后我们经常出来旅游。”
  “好。我们做一等老人。”
  兰玉问:“什么意思?什么才算一等老人?”
  小麦道:“一等老人活质量,乐活,二等老人活数量,忙活,三等老人活变量,白活。”
  “哈哈,好,我们活一等,不过这一等少了你,就变成二等三等了。”
  “谁都不能少,我们一起惬意老去。”小麦向她俩伸出手,李月放在她手上,兰玉放在李月手上,小麦说:“看看,像不像朵花?”
  “像,一朵开在清水港的花。”三人开心地笑。
  “我们三个人也真是笨,一个都不去拿驾照,不然自驾游,都自在。”
  李月道:“要怪小麦,少楠车都给你订好,就是不肯学。如果你学好了,今天我们自驾游多好。”
  “那也不可能,少楠能放心她开这么远路?”
  “也是。”
  小麦问李月:“你有跟李丽说我们今天去?”
  “说了,她开心死了,说来车站接我们。”
  “一会,去给她买点什么呢?最好是她需要的。”
  “生活用品?衣服她有的是。”
  “让我想想,我以前最缺什么。”小麦想了想说,“给钱吧,李月,就说你给的,背着我们悄悄给,她才信,我和兰玉给她买些吃的用的,她就更不生疑。”
  兰玉看了小麦一眼,“你想给多少?”
  小麦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给李月,“没有密码。”
  “里面有多少?”兰玉迷茫地问。
  “五万。”
  “啥?五万?”兰玉和李月都吃一大惊。
  小麦忙低声道:“轻点,想招小偷?”
  李月和兰玉立即噤声,过一会,李月问小麦:
  “少楠知道吗?”
  小麦摇摇头。
  “可是,也太多了,钱多也不能这么撒。”自从女儿做了小麦媳妇,李月竟然开始心疼小麦的钱了,李丽和女儿比,自然女儿更重要。
  “李月,兰玉,我是这么想的,这钱给李丽,让她去英国把女儿找回来,这孩子如果真在国外学坏,没人能救,怎么说小时候也是叫着我们阿姨长大的,能帮不帮,我们还算阿姨吗?”
  “她有钱那会五毛都没帮过你。”兰玉低声嘀咕。
  “是啊,吃顿饭都不叫你。”李月也嘀咕。
  小麦说道:“别老提我当年的困惑好不好。李月,兰玉,帮她,我是求个心安,一想起她独自在一个陌生地方生活我心里就难受。”
  李月和兰玉都感动地看着小麦,说不出话来。
  片刻,李月说道:“小麦,我怎么跟她说?她不会相信是我的。”
  “说是你这几年瞒着晓光攒的私房钱,本来想女儿出嫁给她,如今女儿做了少楠媳妇,不在乎这点小钱。你这么说她便信。”
  兰玉在一旁直唏嘘:“小麦啊,你是观音菩萨转世吗?连谎话都编得这般完好。”
  “昨日李月跟我说起李丽女儿的事,我就不定心,李丽对你哭,可能就是因为女儿,她想去,又没钱,或许还真天天晚上独自流泪呢。把她找回来,然后在丽水找份工作,母女俩在一块也有个照应有个伴,也不会太寂寞太忧伤。如果她在这里生活得好,那最好,如果不好,我们把她娘俩都接回来,度假村、清风舍,她们愿意上哪上哪,知慧这丫头小时候和禾风相处得很好,知暖又在清风舍,她一定愿意去。”
  “小麦,你想得太周到了,我都没想到这点,只是想来看看她而已。小麦啊,你太善良了,你不幸福谁还敢幸福啊。”李月说着哭了。
  “干嘛呢,人家在看了。”小麦拉着李月的手。
  “我难受,我感动,让我哭一会。”
  “我是为了孩子,别哭了。”
  “别哭了,哭得我也想哭了。”兰玉擦着眼泪。
  “那我也哭。”小麦说。
  俩人听小麦说她也要哭忙破涕为笑,心里对小麦盛满了敬爱和感动,余生,她们一定好好疼她,爱她,护她,不讲原则。
  到了车站出口处,三人忙在接站的人群里寻找李丽。
  “在那。”李月指着前方。
  “在哪呢?我没看到。”
  “穿蓝色工作服的。”
  果然,身穿蓝色工作服的李丽在向她们招手,三人不由开心地一路小跑。
  四双手握在一起,握了很久才放开。
  “你怎么穿工作服来,害我们一阵找。”李月埋怨她。
  兰玉打量着李丽,黑了,瘦了,也不讲究了,估计商场美容院不再涉足了,她再看一眼沉情风流的小麦,心里直唏嘘,三十年风水轮流转,转的就是她俩啊,做人一定要像小麦这般善良大度,才能越转越顺,越转福越多,平时不积德行善,转成李丽这境地,太悲惨了。
  “厂里都穿工作服。走吧,我开表哥车来了。”
  上了李丽车,兰玉对小麦说:“看看,有人会开车就是方便。”
  “知道了,回去就学,我们三一起学。”小麦说。
  “我才不学,我又不买车。”
  “我也不学,我也不买车。”
  “我买,我们谁有空谁开。”
  “这个办法好,兰玉,学吧。”
  “学。”
  李丽笑着回头看她们一眼:“又能听到你们嘀嘀咕咕唠唠叨叨真好。”
  “看前面。”兰玉急忙说,“车里可坐着董事长夫人和书记夫人。”
  小麦悄悄打了她一下。
  李丽没在意,说:“放心,我又不是新手上路。”
  “往往大意的都是老手。”兰玉说。
  “好,知道了。”李丽认真开车。
  小麦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她问李月:“我们先去哪?找宾馆还是先吃饭?”
  李月对李丽说:“我们先去你住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看看,然后去找住的,今晚你和我们一起住宾馆,我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
  “我住的地方很简陋,房子是表哥找的,和三个同事一起住。”
  “没事,我们也是在简陋里长大的。”小麦体贴地说。
  “好吧。”李丽答应。
  兰玉道:“李丽,一会再带我们去吃好吃的。”
  “好,带你们去吃这里的风味小吃。”
  “有些啥风味?好吃吗?”兰玉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
  车站开到李丽工作的地方花了四十分左右,厂子不是很大,厂区收拾得到十分干净整洁,有花有树的。李丽带着她们去她办公室,一间也就十个平米左右的办公室,一张体积极小的办公桌,一块放放文件的书柜和两只椅子,李丽又去会议室搬了两只椅子过来。
  跟着她进来的还有她表哥,听说她的同村姐妹来,定要过来打招呼。
  小麦她们虽然都是休闲装装扮,仍然惊了她表哥的眼。
  “一直听表妹说清水港产美女,果不其然啊。”
  李月忙叫了声表哥,向他说了一通道谢话。
  李丽向表哥介绍小麦:“表哥,这位就是清水港度假村的设计师,也是女主人——孟小麦。”
  李丽表哥忙向小麦伸出手:“久闻大名,资深美女啊。”
  “欢迎来清水港。”小麦把手放到他手里,并热情邀请。
  “一定一定。晚上我作东,尽地主之宜。”
  小麦抿嘴一笑:“如果你能放李丽三天假,比请我们吃饭更谢你哦。”
  “那是自然,还配车,李丽,你就好好陪她们玩玩,丽水虽然及不上清水港,却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这位表哥说话还挺灵巧。
  “谢谢表哥。”李月兰玉忙道谢。
  “好,你们聊,我就先撤退。”
  望着表哥身影,兰玉赞赏道:“你表哥很不错哎,本以为是个老头了,外表好,也会说话。”
  “他也是高中生,六十都不到。”李丽说道。
  “你不管财务?”兰玉问。
  “财务处都有人,还是签了合同的,不能为了我解聘人家啊。我就帮表哥管管总务,待遇和财务一样。”
  “哦,这就好。”
  “去你住的地方吧。”李月说。
  “好。”
  “要跟你表哥招个招呼吗?”小麦问。
  “不用。”
  三人于是坐车来到李丽住处,也就是小区里一幢商住楼,建造年数已长,墙面楼道斑驳陆离。
  李丽她们住底楼,虽显阴暗,但有个小院子,晒晒衣服什么的很方便。
  四个人站在院子里聊了会,李丽说了一趣事她们听,说有一次下班回来,发现水池里放了一块腌肉,以为是哪家亲戚送的,便洗干净放在锅子里烧,结果没等烧熟,楼上有人来叫门,说晒在外面的腌肉掉她们院里了,白天没人,现见了灯光知道她们回来,就来取。她们几个笑成一团,指指厨房说,你没闻到香味?炖着呢。楼上邻居也大笑,大度地说,炖了好,省得我炖,一家一半。
  四人也哈哈大笑。
  兰玉边笑边问:“哪,还掉没掉其他东西?值钱些的?”
  “有。”李丽说。
  “真有?什么?项链?戒子?”
  “三朵花,一朵芙蓉一朵玉兰一朵含笑,从清水港飘过来。”
  三人皆无言,最后李月打破静默:“想我们了?”
  “想。”
  “那为何退群?”
  “无颜面对。”
  “我们从小一块长大,谁身上有块胎记都知道,有啥无颜面对的。”
  兰玉道:“海棠,再进来吧。”
  李丽想了想,点头同意。其实,退了群,她反而更想她们,一直后悔那晚手指一动弹,又不好意思再进群,今天她们邀了,正好借此再入。
  “好了,四朵花又齐了,接下来去找住的和吃的。”小麦抬头望望楼上说:“楼上不可能再掉腌肉,我饿了。”
  三人都被小麦说乐了,等李丽换好和她们相当的休闲装出来,四人兴高采烈开车出去找宾馆和吃处。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仗剑江湖
下一篇:心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