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明亮的眼睛(情感小说)

桃林县小山城的一间租房里,《太原晚报》记者采访的女作者,年轻得像是树上的一朵嫩芽。她端庄地坐着轮椅,对着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没念过一天书,能写点东西,是妈妈成就了我。”
  “啊呀,没念过一天书,会是青年文学家,小说轰动省城,又是南方省报的特约作者,哎,不可思议。”采访者年龄稍大点的刘燕也是一位妈妈,惊愕地睁大眼睛,嘴巴张成了O型,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呆在那里。随行的几个年轻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副打死不信的表情。
  “你的妈妈成就你?晓霞,说来听听。”
  “是的,我的妈妈原本是中学语文老师。我是弃婴。”
  “弃婴?”众人越加惊奇。刘晓霞一本正经地说笑:我来到这个世上是玉帝犯的一个大错。”
  “到底是文学爱好者,开口幽默。”众人交口称赞。接着静静地等她亮出葫芦里所卖的药:“二十年前,我被玉帝贬下凡,嘿,说笑了,我不是仙女,却被玉帝派的恶母抛弃在雪地,是我的养母改改老师抱起了我,像我这样的弃婴,她前后一共抱了六个。不过我是特殊的一个,因为我天生残疾。”
  众人皆叹:“了不起,能见见你的母亲吗?她好伟大。”正说间刘晓霞的养母进院了。没想到,大檐草帽下一副墨镜遮盖整个脸,肩扛锄头,手捏一把艾叶,有点好笑,时髦的墨镜却是两条泥腿,全然不像教师的模样。想必家里常来采访的,改改老师不拘束,进屋摘了草帽墨镜,露出她久经风霜的脸。
  “哎呀,我的两眼不能见光,叫你们笑话了。求人给自家后院种了艾草,隔三差五要新采艾叶,然后烤干烤透,给晓霞艾灸。”说着去洗涮,再生火,火钳夹块烧红的燎碳,放在盆里盖火鏊烤艾叶,然后端在晓霞的轮椅下边,对准晓霞的两个弯膝。随后改改老师离开了,动作亦如年轻人干脆利索。一股浓浓的气味迅速笼罩整个屋子。
  晓霞则在云蒸艾雾里看着她母亲的背影感叹:”二十年前,我妈天生丽质。那时她四十来岁,一双深邃的眼相当厉害,有学生告诉我,她后脑勺长眼,谁在后排捣蛋,她面对黑板都能点名。嗨,岁月真是把刀,把那么漂亮的女子刻成了“精武”农人。
  改改老师为客人端出浓茶见女儿说她,忙制止:“霞,都过去了,还说那些干啥。”
  晓霞一串眼泪却禁不住溢出眼眶:“妈,别阻止我,刘燕和我在省文代会已成好友,她和实习生专程来。”
  改改老师受不了提及往事,内心翻江倒海。她摆正了艾火盆,佝偻着背,连忙躲卧室去了。
  晓霞接着说:“我家本住山城一条街的东尽头旧汽车站的职工宿舍,弃婴送这里的颇多。没有我的那时,爸是老司机,妈教书,膝下一儿一女,是十足的幸福家庭。自从我玉帝贬我下凡,我就带着命运的“番多拉”到了这个家。装满祸害的盒子不由自主开启,这个家从此就灾难频频,而且一浪高过一浪。”
  “以往妈妈捡弃婴的风声一传出,就会有很多没子女的人悄悄上门领养。女孩也是抢手货,俊的,萌的,哭声响亮健康的,因为有生了小子喜爱女娃的,就扔下两把挂面一瓶罐头抱回家。如果是久盼心怡的小子,同样扔下俗定的礼物抱回家。那时不搞什么领养证,抱回家就是自己生的,即便是那几年紧紧张张的计划生育,也没断了抱养弃婴的,大不了对外宣扬因计划生育藏老家的,罚两个钱了事。
  我的到来却无人问津。我们家的邻居告诉我,”起初也有人上门细心查看,发现我眼睛始终紧闭,大胆的人瞒着你妈扒你的眼,哎呦,一只眼白皮裹着不见眼仁,另一只上下眼皮粘连,扒都扒不开。妈却又进行了一番仔细检查,握住我的两只脚发现一条腿非常有力另一条却登不上劲。
  等众人摇头而去,妈发愁了,对着我自言自语,我每月才410,就算你爸跑车,全家吃喝也紧巴巴的。再说,我还有俩上初中的儿女,用钱正紧呢。唉!你这眼还有腿要花多少钱呢?
  那晚,我爸半夜出车回来,看见家里又有了一个“包袱”,以为不过是存放一两天的事。直到听了妈的一番话,立刻板着脸:“哪儿捡的放哪儿,老牛力尽马尖丧,保国忠良无下场。”老爸看戏识戏,嘴里常常有一串串戏文脱口而出。
  妈心里十分矛盾,爸不让收留,家穷,真不敢兜揽。那就抱出去吧。外面,风雪狂虐。她不忍心了:“雪这么大,等不到天明活生生的孩子被我抱出来就会冻死,这不是造孽么?”
  主意打定又折转回家,和爸商量,要不过了年,抱她医院看看。毛病能治,以后送人也就没啥顾虑了,爸的回答是一串打鼾声。
  没想到,那个年过得特别糟,从我被妈又抱回家的那一刻起,老爸就噘嘴不和妈说话,哥姐更闹得厉害。姐说:“她们上补习班家里都说没钱,要这么个小瞎子,她是皮娃娃吗?她是要长嘴吃饭的。”
   哥说:“一件大衣我穿三年,又破又不时新,不给买。”
  冷战热战吵得非常非常凶。正月初三,老爸连民俗传统新春吉日初六出门上班都不等,摔门走了。哥姐找姑姑借补课费也走了。一场吵架算是平息,剩妈妈为我这个小家伙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更严重的是哥姐一个正月没回家。妈妈背了许多他们爱吃的东西到学校,她们只扔了一句话,“你把那小瞎子扔了,我们就回去。”
  邻居告诉我,那个时段,你妈妈不敢出门,一出门就有人说她傻:“你如果不能生养也就罢了,无事揽个猪尿泡,还是个瞎子。”
   家属院的孩子远远地在她屁股后面“大傻子,小瞎子”地叫着。
  说到这里,晓霞泪噎,看看大家,有几分自嘲地苦笑着:“我这名字,小瞎——晓霞,就是这么来的。这名字透着妈妈多大的无奈和智慧。”
  谁也没注意到改改老师啥时候进的厨房,此时她正捧着一盘蒸鱼进来,盘子倾斜,鱼汁直淋而下,泼洒在记者搁在茶几上的皮包上。有几滴溅在采访主编刘燕的手上,她疾步走到刘燕身旁,露出了极为尴尬的神情,问:“烫着了?”晓霞如受惊的小犬,手足无措:“哎呀,妈……。”
  “没事,老师是太累了。”刘燕的口气是那么柔和,倒好似做错事的人是她。“您老歇着吧,骁勇、美美(实习生)你们俩去帮厨,完后我们边吃边聊,好不好?”
  改改老师悔恨交加:“都怪我眼神不好。”
  晓霞说:“妈,艾叶熏得差不多了,我去厨房做饭吧,您歇着。”改改老师天天去后院拔艾叶、撸艾叶、晒艾叶实在也累了,点头坐在沙发上。骁勇和美美赶忙帮晓霞拉开艾叶盆,推着晓霞到厨房去了。
  改改老师爱怜地望着女儿说:“这孩子没白疼,呵呵,她看我平日缝缝补补眼神不好,自造穿针器。七岁那年还异想天开,为我造眼镜。”
  “造眼镜?七岁?”采访主编刘燕惊奇:“我家孩子八岁了,还让我拍着睡,喂着吃。”
  改改老师问:“独生子吧?那可是甜水水里泡大的。我家晓霞可没那福气,他爸爸和我离婚……。”
  “离婚?因为晓霞?”刘燕极其难受,忍了忍眼泪没掉出来。
  改改老师深深地叹了口气:“是啊!那年我攒了半年的工资抱着晓霞去了医院,晓霞两只眼一齐做了手术,术后,裹着白皮的眼睛能看见了,另一只手术刀划开却没眼仁。我哄他爸说手术成功,他爸就不再喊“扔出去”的话了。晓霞一天天长大,眼睛虽有问题,但她聪明伶俐,给他爸爸捶背递毛巾,给哥哥姐姐开门找鞋,娇滴滴的小嘴甜甜地喊爸。日子就这样和谐地过着。
  可是舒心的日子没过几天,晓霞的身体又开始让人揪心。晓霞八岁那年,在幼儿园跌倒竟然爬不起来,抱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右腿膝盖处骨髓发炎,最好注射消炎药,营养白蛋白,不然骨骼会变形甚至瘫痪。”
  其实,刚抱回家那会儿,我就发觉她一条腿蹬不上劲,小时候没啥,我以为我多心了,现在才知道这条腿“蹬不上劲”的答案。这可怎么是好?
  这次他爸也陪我们去了,一听要打白蛋白头都大了。一支白蛋白几百元,两天打一回,哪能打得起。他爸爆发了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大怒,就在病房,像只吃人的公豹,凶悍地来回走着,古铜色的脸,“唰”地变紫,立地叉腰指头直戳我额头,嘴里的话象火一样喷出来:“改改,你毁了我的家!让她走,她不走我走。”众人怎么劝,都平息不了他那股火。
  我的胃里翻上来一股苦水、烫人的气体郁结了喉头,泪水哗哗地涌流到脸上。我觉得有山压过来,气透不过来,话说不出来。定定神我硬着头皮背着晓霞回家,先到家的他爸打开门的一刹那,再次像悍妇河东狮子吼“还不扔掉她,更待何时?你硬要她,那就离婚!”
  我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离就离!”
   那天,办完离婚手续,晚霞烧红西天的时候,我牵着晓霞的手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便宜的租房。孔夫子搬家,装了两纸箱的书和换洗,就和十几的年夫妻生活做了告别。一切安顿好,我抱紧晓霞一直哭到夜幕降临。
  积重的愁苦,使我突发奇想用洗头冲尽烦恼,便吩咐晓霞去拿洗发水。晓霞拐着腿拿来了洗发水,却没想到还要拿毛巾。我也昏了头,忘了嘱咐她,把洗头液打得满头满脸都是,伸长了脖子要毛巾,偏偏毛巾不在眼前,急忙去找,可刚一睁眼,洗发水就弄得我直流眼泪。闭紧双眼像盲人一样,东摸摸,西摸摸找手巾,晓霞意识到要毛巾,就拐着腿抢走几步,想赶快把毛巾递到我手里,却被我淋到地板上的水,滑了个前冲屁股墩。腿骨磕到柜脚上,疼得呲牙咧嘴,强挣扎左肘撑地支起身子,举着毛巾喊:“妈,手巾。”
  听到晓霞重重滑倒的那一刻,我心疼地呼叫:“晓霞,摔疼了吧?我双手把流向脸上的泡沫向鬓边抹开,张着双手来拉晓霞,可是不听话的洗发泡沫又流了下来。眼睛生疼,抓过晓霞递过的手巾,迫不及待擦眼,可辣辣的洗发水像血浸泡了,痛的睁不开。晓霞执意要去买眼药,我把晓霞抱紧又哭起来。其实,我哭的是丈夫的残忍离异和孩子们的无情背叛。
  一次小小的洗头就弄哭了母女俩。晓霞心知自己是个累赘,为了我们一家人重归于好,她得离开。她见我眼下难以睁眼看东西,就只好暂时留了下来。过了几天,晓霞趁我不在真的走了,她首先回了旧家请爸爸接纳妈妈,说她不再搅扰我们的生活。看爸爸不能原谅她,她就来到河边徘徊,打定主意了绝自己年仅八个春秋的生命。我追来了,死命地来拽她回家,并且让她看我用积攒的工资给她买的轮椅。等把晓霞放到轮椅上的那一刻,八岁的她又决定和我相依为命了。
  “你和晓霞的日子就这样平静下去,也算天逐人愿了。”记者们安慰说。
  “哪儿啊,老天爷仍不放过,再造事端让我们掉入深渊。没几天他爸车祸的噩耗传来。我和他爸虽离婚,实际上由于孩子的牵扯都还拴着心,得到噩耗我痛不欲生。就这样,我那俩孩子又给我补刀,他们彻底投靠他们的姑姑。姑姑允许他们以前各种费用借了的拿了的都不用还。这样以来,他们就感觉姑姑比妈妈疼他们,也就很少上门看家里的这两个瞎子了。”
  我整日以泪洗面,眼底突然疼痛难忍,看东西模糊一片,把晓霞惊得六神无主,拐着腿去叫邻居。邻居来了,听我叙说眼睛的症状,连忙说,恐怕是青光眼,赶紧去大医院治疗,不然会瞎。我想想以后的日子不能没有眼,指着睡着了的晓霞说:“这孩子可怎么办?”
  邻居说:“孩子交给我,放心吧。”
  我急急忙忙连夜打车到机场,买票坐飞机去了北京大医院。还真让邻居说中了,因为来得及时,眼睛算是保住了。
  半个月后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晓霞一人坐在院里的一堆土上,两只腿呈v型,旁边是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玻璃片,原来这孩子把早几年换下来的旧玻璃敲碎了。问她干什么,她说给妈妈做眼镜。靠近了,改改才看见晓霞的指头裹着白布子,立刻抱紧问:“割破了?解开让妈妈看看,伤口大不大?”
  晓霞抽回了手说:“不流血了。”再细看,不知这孩子在哪找到一个缺腿的眼镜架,打算把碎了的玻璃在石头上磨好嵌到眼镜镜架上面,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包了一块白布继续磨。我感动得举起瘸腿的眼镜架啼笑皆非,流着眼泪大笑。晓霞赶忙站起来用自己的小手替我抹眼泪。
  我从包里掏出两个硬盒子说:“妈已经配好了镜子,顺便还给你买了一副。来,戴戴,看牛气不?”这个时候这一老一小都戴了眼镜站齐了,就像黑社会的两个小绺儿,滑稽的要命。两人一扫刚才的阴霾,互相抱着笑得前仰后合。
  邻居听见笑声赶过来问候说,“刘老师,您回来了?眼睛治好了?”我高兴地应答:“眼手术做得很成功。多亏您照顾晓霞。”
  邻居解释:“晓霞吃过饭就要钥匙回家鼓捣这些,拉都拉不动。你,得福了,这孩子比你亲生的都懂得孝敬,假如晓霞到20岁不嫁,她就是你的枣木拐棍。你老来就靠她吧,晓霞是好孩子。”我感动地直点头。
  “有了眼镜,就鼓励晓霞认字写字。间歇得空,我便到厨房去清洗沾满半月灰尘的碗筷盘盏,那些透亮细致的玻璃杯,一只只薄如蝉翼,只要力道稍重就会化成一堆晶亮的碎片。
  好不容易将那一大堆东西洗干净了,松了一口气时,没想转身时手指带倒了一摞子的碗,水杯应声倒地,“哐啷、哐啷”。那一刻,我真有堕入地狱的感觉。”桃林县小山城的一间租房里,《太原晚报》记者采访的女作者,年轻得像是树上的一朵嫩芽。她端庄地坐着轮椅,对着前来采访的记者说:“我没念过一天书,能写点东西,是妈妈成就了我。”
  “啊呀,没念过一天书,会是青年文学家,小说轰动省城,又是南方省报的特约作者,哎,不可思议。”采访者年龄稍大点的刘燕也是一位妈妈,惊愕地睁大眼睛,嘴巴张成了O型,像中了定身法一样呆在那里。随行的几个年轻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副打死不信的表情。
  “你的妈妈成就你?晓霞,说来听听。”
  “是的,我的妈妈原本是中学语文老师。我是弃婴。”
  “弃婴?”众人越加惊奇。刘晓霞一本正经地说笑:我来到这个世上是玉帝犯的一个大错。”
  “到底是文学爱好者,开口幽默。”众人交口称赞。接着静静地等她亮出葫芦里所卖的药:“二十年前,我被玉帝贬下凡,嘿,说笑了,我不是仙女,却被玉帝派的恶母抛弃在雪地,是我的养母改改老师抱起了我,像我这样的弃婴,她前后一共抱了六个。不过我是特殊的一个,因为我天生残疾。”
  众人皆叹:“了不起,能见见你的母亲吗?她好伟大。”正说间刘晓霞的养母进院了。没想到,大檐草帽下一副墨镜遮盖整个脸,肩扛锄头,手捏一把艾叶,有点好笑,时髦的墨镜却是两条泥腿,全然不像教师的模样。想必家里常来采访的,改改老师不拘束,进屋摘了草帽墨镜,露出她久经风霜的脸。
  “哎呀,我的两眼不能见光,叫你们笑话了。求人给自家后院种了艾草,隔三差五要新采艾叶,然后烤干烤透,给晓霞艾灸。”说着去洗涮,再生火,火钳夹块烧红的燎碳,放在盆里盖火鏊烤艾叶,然后端在晓霞的轮椅下边,对准晓霞的两个弯膝。随后改改老师离开了,动作亦如年轻人干脆利索。一股浓浓的气味迅速笼罩整个屋子。
  晓霞则在云蒸艾雾里看着她母亲的背影感叹:”二十年前,我妈天生丽质。那时她四十来岁,一双深邃的眼相当厉害,有学生告诉我,她后脑勺长眼,谁在后排捣蛋,她面对黑板都能点名。嗨,岁月真是把刀,把那么漂亮的女子刻成了“精武”农人。
  改改老师为客人端出浓茶见女儿说她,忙制止:“霞,都过去了,还说那些干啥。”
  晓霞一串眼泪却禁不住溢出眼眶:“妈,别阻止我,刘燕和我在省文代会已成好友,她和实习生专程来。”
  改改老师受不了提及往事,内心翻江倒海。她摆正了艾火盆,佝偻着背,连忙躲卧室去了。
  晓霞接着说:“我家本住山城一条街的东尽头旧汽车站的职工宿舍,弃婴送这里的颇多。没有我的那时,爸是老司机,妈教书,膝下一儿一女,是十足的幸福家庭。自从我玉帝贬我下凡,我就带着命运的“番多拉”到了这个家。装满祸害的盒子不由自主开启,这个家从此就灾难频频,而且一浪高过一浪。”
  “以往妈妈捡弃婴的风声一传出,就会有很多没子女的人悄悄上门领养。女孩也是抢手货,俊的,萌的,哭声响亮健康的,因为有生了小子喜爱女娃的,就扔下两把挂面一瓶罐头抱回家。如果是久盼心怡的小子,同样扔下俗定的礼物抱回家。那时不搞什么领养证,抱回家就是自己生的,即便是那几年紧紧张张的计划生育,也没断了抱养弃婴的,大不了对外宣扬因计划生育藏老家的,罚两个钱了事。
  我的到来却无人问津。我们家的邻居告诉我,”起初也有人上门细心查看,发现我眼睛始终紧闭,大胆的人瞒着你妈扒你的眼,哎呦,一只眼白皮裹着不见眼仁,另一只上下眼皮粘连,扒都扒不开。妈却又进行了一番仔细检查,握住我的两只脚发现一条腿非常有力另一条却登不上劲。
  等众人摇头而去,妈发愁了,对着我自言自语,我每月才410,就算你爸跑车,全家吃喝也紧巴巴的。再说,我还有俩上初中的儿女,用钱正紧呢。唉!你这眼还有腿要花多少钱呢?
  那晚,我爸半夜出车回来,看见家里又有了一个“包袱”,以为不过是存放一两天的事。直到听了妈的一番话,立刻板着脸:“哪儿捡的放哪儿,老牛力尽马尖丧,保国忠良无下场。”老爸看戏识戏,嘴里常常有一串串戏文脱口而出。
  妈心里十分矛盾,爸不让收留,家穷,真不敢兜揽。那就抱出去吧。外面,风雪狂虐。她不忍心了:“雪这么大,等不到天明活生生的孩子被我抱出来就会冻死,这不是造孽么?”
  主意打定又折转回家,和爸商量,要不过了年,抱她医院看看。毛病能治,以后送人也就没啥顾虑了,爸的回答是一串打鼾声。
  没想到,那个年过得特别糟,从我被妈又抱回家的那一刻起,老爸就噘嘴不和妈说话,哥姐更闹得厉害。姐说:“她们上补习班家里都说没钱,要这么个小瞎子,她是皮娃娃吗?她是要长嘴吃饭的。”
   哥说:“一件大衣我穿三年,又破又不时新,不给买。”
  冷战热战吵得非常非常凶。正月初三,老爸连民俗传统新春吉日初六出门上班都不等,摔门走了。哥姐找姑姑借补课费也走了。一场吵架算是平息,剩妈妈为我这个小家伙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更严重的是哥姐一个正月没回家。妈妈背了许多他们爱吃的东西到学校,她们只扔了一句话,“你把那小瞎子扔了,我们就回去。”
  邻居告诉我,那个时段,你妈妈不敢出门,一出门就有人说她傻:“你如果不能生养也就罢了,无事揽个猪尿泡,还是个瞎子。”
   家属院的孩子远远地在她屁股后面“大傻子,小瞎子”地叫着。
  说到这里,晓霞泪噎,看看大家,有几分自嘲地苦笑着:“我这名字,小瞎——晓霞,就是这么来的。这名字透着妈妈多大的无奈和智慧。”
  谁也没注意到改改老师啥时候进的厨房,此时她正捧着一盘蒸鱼进来,盘子倾斜,鱼汁直淋而下,泼洒在记者搁在茶几上的皮包上。有几滴溅在采访主编刘燕的手上,她疾步走到刘燕身旁,露出了极为尴尬的神情,问:“烫着了?”晓霞如受惊的小犬,手足无措:“哎呀,妈……。”
  “没事,老师是太累了。”刘燕的口气是那么柔和,倒好似做错事的人是她。“您老歇着吧,骁勇、美美(实习生)你们俩去帮厨,完后我们边吃边聊,好不好?”
  改改老师悔恨交加:“都怪我眼神不好。”
  晓霞说:“妈,艾叶熏得差不多了,我去厨房做饭吧,您歇着。”改改老师天天去后院拔艾叶、撸艾叶、晒艾叶实在也累了,点头坐在沙发上。骁勇和美美赶忙帮晓霞拉开艾叶盆,推着晓霞到厨房去了。
  改改老师爱怜地望着女儿说:“这孩子没白疼,呵呵,她看我平日缝缝补补眼神不好,自造穿针器。七岁那年还异想天开,为我造眼镜。”
  “造眼镜?七岁?”采访主编刘燕惊奇:“我家孩子八岁了,还让我拍着睡,喂着吃。”
  改改老师问:“独生子吧?那可是甜水水里泡大的。我家晓霞可没那福气,他爸爸和我离婚……。”
  “离婚?因为晓霞?”刘燕极其难受,忍了忍眼泪没掉出来。
  改改老师深深地叹了口气:“是啊!那年我攒了半年的工资抱着晓霞去了医院,晓霞两只眼一齐做了手术,术后,裹着白皮的眼睛能看见了,另一只手术刀划开却没眼仁。我哄他爸说手术成功,他爸就不再喊“扔出去”的话了。晓霞一天天长大,眼睛虽有问题,但她聪明伶俐,给他爸爸捶背递毛巾,给哥哥姐姐开门找鞋,娇滴滴的小嘴甜甜地喊爸。日子就这样和谐地过着。
  可是舒心的日子没过几天,晓霞的身体又开始让人揪心。晓霞八岁那年,在幼儿园跌倒竟然爬不起来,抱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右腿膝盖处骨髓发炎,最好注射消炎药,营养白蛋白,不然骨骼会变形甚至瘫痪。”
  其实,刚抱回家那会儿,我就发觉她一条腿蹬不上劲,小时候没啥,我以为我多心了,现在才知道这条腿“蹬不上劲”的答案。这可怎么是好?
  这次他爸也陪我们去了,一听要打白蛋白头都大了。一支白蛋白几百元,两天打一回,哪能打得起。他爸爆发了结婚以来的第一次大怒,就在病房,像只吃人的公豹,凶悍地来回走着,古铜色的脸,“唰”地变紫,立地叉腰指头直戳我额头,嘴里的话象火一样喷出来:“改改,你毁了我的家!让她走,她不走我走。”众人怎么劝,都平息不了他那股火。
  我的胃里翻上来一股苦水、烫人的气体郁结了喉头,泪水哗哗地涌流到脸上。我觉得有山压过来,气透不过来,话说不出来。定定神我硬着头皮背着晓霞回家,先到家的他爸打开门的一刹那,再次像悍妇河东狮子吼“还不扔掉她,更待何时?你硬要她,那就离婚!”
  我的牛脾气也上来了:“离就离!”
   那天,办完离婚手续,晚霞烧红西天的时候,我牵着晓霞的手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便宜的租房。孔夫子搬家,装了两纸箱的书和换洗,就和十几的年夫妻生活做了告别。一切安顿好,我抱紧晓霞一直哭到夜幕降临。
  积重的愁苦,使我突发奇想用洗头冲尽烦恼,便吩咐晓霞去拿洗发水。晓霞拐着腿拿来了洗发水,却没想到还要拿毛巾。我也昏了头,忘了嘱咐她,把洗头液打得满头满脸都是,伸长了脖子要毛巾,偏偏毛巾不在眼前,急忙去找,可刚一睁眼,洗发水就弄得我直流眼泪。闭紧双眼像盲人一样,东摸摸,西摸摸找手巾,晓霞意识到要毛巾,就拐着腿抢走几步,想赶快把毛巾递到我手里,却被我淋到地板上的水,滑了个前冲屁股墩。腿骨磕到柜脚上,疼得呲牙咧嘴,强挣扎左肘撑地支起身子,举着毛巾喊:“妈,手巾。”
  听到晓霞重重滑倒的那一刻,我心疼地呼叫:“晓霞,摔疼了吧?我双手把流向脸上的泡沫向鬓边抹开,张着双手来拉晓霞,可是不听话的洗发泡沫又流了下来。眼睛生疼,抓过晓霞递过的手巾,迫不及待擦眼,可辣辣的洗发水像血浸泡了,痛的睁不开。晓霞执意要去买眼药,我把晓霞抱紧又哭起来。其实,我哭的是丈夫的残忍离异和孩子们的无情背叛。
  一次小小的洗头就弄哭了母女俩。晓霞心知自己是个累赘,为了我们一家人重归于好,她得离开。她见我眼下难以睁眼看东西,就只好暂时留了下来。过了几天,晓霞趁我不在真的走了,她首先回了旧家请爸爸接纳妈妈,说她不再搅扰我们的生活。看爸爸不能原谅她,她就来到河边徘徊,打定主意了绝自己年仅八个春秋的生命。我追来了,死命地来拽她回家,并且让她看我用积攒的工资给她买的轮椅。等把晓霞放到轮椅上的那一刻,八岁的她又决定和我相依为命了。
  “你和晓霞的日子就这样平静下去,也算天逐人愿了。”记者们安慰说。
  “哪儿啊,老天爷仍不放过,再造事端让我们掉入深渊。没几天他爸车祸的噩耗传来。我和他爸虽离婚,实际上由于孩子的牵扯都还拴着心,得到噩耗我痛不欲生。就这样,我那俩孩子又给我补刀,他们彻底投靠他们的姑姑。姑姑允许他们以前各种费用借了的拿了的都不用还。这样以来,他们就感觉姑姑比妈妈疼他们,也就很少上门看家里的这两个瞎子了。”
  我整日以泪洗面,眼底突然疼痛难忍,看东西模糊一片,把晓霞惊得六神无主,拐着腿去叫邻居。邻居来了,听我叙说眼睛的症状,连忙说,恐怕是青光眼,赶紧去大医院治疗,不然会瞎。我想想以后的日子不能没有眼,指着睡着了的晓霞说:“这孩子可怎么办?”
  邻居说:“孩子交给我,放心吧。”
  我急急忙忙连夜打车到机场,买票坐飞机去了北京大医院。还真让邻居说中了,因为来得及时,眼睛算是保住了。
  半个月后当我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晓霞一人坐在院里的一堆土上,两只腿呈v型,旁边是大大小小各种形状的玻璃片,原来这孩子把早几年换下来的旧玻璃敲碎了。问她干什么,她说给妈妈做眼镜。靠近了,改改才看见晓霞的指头裹着白布子,立刻抱紧问:“割破了?解开让妈妈看看,伤口大不大?”
  晓霞抽回了手说:“不流血了。”再细看,不知这孩子在哪找到一个缺腿的眼镜架,打算把碎了的玻璃在石头上磨好嵌到眼镜镜架上面,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包了一块白布继续磨。我感动得举起瘸腿的眼镜架啼笑皆非,流着眼泪大笑。晓霞赶忙站起来用自己的小手替我抹眼泪。
  我从包里掏出两个硬盒子说:“妈已经配好了镜子,顺便还给你买了一副。来,戴戴,看牛气不?”这个时候这一老一小都戴了眼镜站齐了,就像黑社会的两个小绺儿,滑稽的要命。两人一扫刚才的阴霾,互相抱着笑得前仰后合。
  邻居听见笑声赶过来问候说,“刘老师,您回来了?眼睛治好了?”我高兴地应答:“眼手术做得很成功。多亏您照顾晓霞。”
  邻居解释:“晓霞吃过饭就要钥匙回家鼓捣这些,拉都拉不动。你,得福了,这孩子比你亲生的都懂得孝敬,假如晓霞到20岁不嫁,她就是你的枣木拐棍。你老来就靠她吧,晓霞是好孩子。”我感动地直点头。
  “有了眼镜,就鼓励晓霞认字写字。间歇得空,我便到厨房去清洗沾满半月灰尘的碗筷盘盏,那些透亮细致的玻璃杯,一只只薄如蝉翼,只要力道稍重就会化成一堆晶亮的碎片。
  好不容易将那一大堆东西洗干净了,松了一口气时,没想转身时手指带倒了一摞子的碗,水杯应声倒地,“哐啷、哐啷”。那一刻,我真有堕入地狱的感觉。”
  “妈,”晓霞赶过来,声音还残存着些许惊悸,她搂住了我说:“妈,你没事吧?”接着,转过头找扫帚,扫碎片,回头战战兢兢对我说:“妈,眼睛是不是还没好,以后我来洗。”
  “让她洗,我也不放心啊。有一次在倒红酒的残液时,她不小心洒在了自己乳白色的衣裙上,她惊慌失措地洗那团污,怕我责骂她。我没说话,手拿残液又添了几朵新花。
  女儿惊讶,我说:“晓霞,你见过杭州真丝织品的山水画没有?添几笔或许也好看。”一句话把眼前这只惊弓之鸟安抚成梁上的小燕子。
  这个故事使大家泪珠滑落,大家心下想,检视一下自己平日的言行,善意如此美妙。
  正说间,众人随晓霞到了客厅。晓霞大呼“开饭喽——本来我们可以去饭店,但是,妈妈却做了鱼,破坏了我的待客计划。呵呵,既然这样我们就凑合吧。一个鱼三盘菜,炖一锅大米,都好了,上菜!”摇摇晃晃的茶几上,布满了饭菜锅碗筷子勺子,勤快的实习记者给大家分开勺米。晓霞头抵在刘燕面前悄悄说,“我妈没说不开心的事吧?我来说几个笑话,增加共
  一下进餐气氛。”
  晓霞故作玄虚地问:“你们谁还记得刚刚时兴起紧身裤的那时吗?裤子弹力很大的那种。商家用一条总路线来区别,要不前后都能穿,我妈上自习竟然把紧身裤穿反了。在巡回学生晨读时,引来了细心女生的窃笑,妈妈还抖炸抖炸(土话:显摆)不知,直到有女生悄悄提醒她,她才红着脸退出教室。”故事还没讲完,改改老师顺手操了笤帚虚打晓霞“啊,你还揭我的短,小讨债,难道不是你害得?”
  “还有还有,晓霞意犹未尽,继续说她的笑话“妈在厨房烧锅贴饼,只要转过客厅见我写字,就会忘了她在厨房的贴饼,直到厨房乌烟瘴气。
  我俩一前一后跌跌撞撞冲进去灭火拔锅,这个时候妈妈总是用大手拍着她的后脑勺,心疼面食,又气自己忘事。手忙脚乱地翻着黑糊一团的面饼,鼻子尖上缀着热气蒸腾的几颗亮晶晶的汗珠,惋惜地说:“女女,吃!扫平外围,吃“中央军。”
  俩个未谙世事的实习生吃吃地笑着,刘燕连连摆手说:“晓霞,别说了,你这笑料,我真笑不出。”晓霞表面笑,心里却扎心般滴泪:“是啊,要不,我为啥要说玉帝犯错打发我到人间来捣乱。当时我内疚地说,妈,咱不用学字了吧,天下不识字的人多了。”
  改改老师为三个客人夹菜说:“听听,这哪是一个八岁孩子的话?”我那时大受感动,坚定地告诉她:“吃药不对改法法,咱以后吃饱了再学习。”
  晓霞说:“幼儿园的那几个字简单,学会查字典后更是如虎添翼,哥姐念过的小学六年书,我三年完成。妈见我对文学有兴趣且领悟性强,就爬到床下搬出小人书,没想到我越看越上瘾,后来居然捧上了文学大著,先是看家里的,后是看借来的,中外古今没有不看的。15岁那年学着投稿,还通知登上了。”
  “小天才!”大家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改改老师站起朗声宣布:“现在,我当着大家夸夸我的女儿,她虽有腿疾,但却跑遍半个中国,而且我也沾了光。女儿在省城签名售书时,大家尊我是小作家的妈妈,我们被大刊作为刊物封面,一同上了报纸。”
  “我觉得我的晓霞脑子就是有灵光,”改改老师不无自豪地说:“她能成《北方》刊物的特约作者,关键是不骄不躁,一直致力于写作和阅读。今年晓霞20岁,她发表的一部短篇小说集,得到强烈好评。后来南方某出版社,在太原万人礼堂为晓霞搞了一场轰动全城的签名售书会,至此,各大报纸的记者纷至沓来,采访陆绎不绝。”
  晓霞接着说:“当众多的记者了解到我曾经是瞎子,曾经是弃婴,一天书都没念,居然成长为现代青年作家时,都更是刮目相看了。各大报纸都抢着报道,我成了山城名人。收入也丰厚起来,稿费全交妈妈,至此妈和我总算跳出苦海,有钱了,妈的工资从此可以放手资助哥哥姐姐了。”
  “不要提你的哥哥姐姐。”,改改老师的脸色晴转阴,她放下碗掩饰着哭相走了。
  刘燕赶紧问:“怎回事?看你把妈招哭了。”
  晓霞低声告诉记者们:“这是令妈妈伤心不已的亲情颠覆。”在返迁宿舍明亮的阳光下,大家清清楚楚地看到,她左眼大大的眸子里,竟然镀着一层薄薄的泪光。
  “我爸车祸致死赔偿金、丧葬费,是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当初爸妈虽然离异,但作为孩子的亲生母亲,法院裁定只有她来代表儿女接受这笔赔偿金。但是在赤裸裸的金钱面前,人心贪财显露无疑,“亲情”也会变得毫无价值!我哥哥姐姐的亲姑来搅局。她曾经鼎力相助过哥哥姐姐,彰显亲情令妈妈感激不尽,但姑姑眼红妈妈疼我这个小瞎子,只要有空闲,就给哥哥姐姐灌输妈妈不疼他俩,疼捡来的外人,怂恿哥哥姐姐来和母亲算账,算亲生的花多少,捡来的瞎子花多少。
  妈妈心儿明镜似的,但也不能说什么。每月的工资打足他俩的费用是应该的,多匀一点零花给他们也是应该的,总不能把我和晓霞困在干河滩上吧?她想着老爸车祸的赔偿费一个子儿都不能动,留给两人上大学娶媳妇,嫁人用。
  可是姑姑不甘心,教唆哥姐,你妈和你爸已经离婚,凭什么你妈要把你爸的车祸赔偿费自己存起来?那是你们俩的爸爸用命换来的钱,只许你们俩花,必须要回来用你们俩的身份证存起来。
  按说妈省吃俭用把每月四分之三的工资都给了儿女已经筋疲力尽了,哪有不给亲生儿女,光叫抱来的女儿花的道理呢?哥姐上高中了,理应把钱给他们自存,可妈一万个不放心,十七八的孩子懂什么,高考的冲刺阶段还不忘打游戏,特别是哥哥,狐朋狗友一大堆,到街上大吃二喝,花光了怎么办?假如姑姑真的拿去悄悄存了也还好说,可惜姑姑还假惺惺地充好人,暗地误导孩子认钱不认亲,寒了妈的心。
  妈妈曾经指责哥姐,你们小时候难道是气吹大的?你爸开大车常常不在,姑姑在妈有课的时候来照看孩子,妈一回家,姑姑就回去了。哥姐只差三岁,都不懂事,黑夜里,尿湿地方妈睡了,腾出干爽的地方给姐弟俩。有时做好饭了,上课的时间到了,喂饱哥姐自己就饿着肚子到学校。姑姑有事来不了,妈就前抱一个后背一个,用赛跑的速度到学校,气喘吁吁交给同一办公室的人看着自己去上课。备课改作业都在午夜,好容易长大了,进了初中高中,住校了,妈不管他们见不见自己,总是买了他们爱吃的送到学校交给传达室老大爷,你俩忘恩了?逼老娘把那点助你们成才的积蓄拿出来,难道亲妈还会私下花了钱,叫你们的学业家业破了不成?
  钱最终被拿走了。哥哥姐姐也觉得和母亲太绝情,不好意思再上门要这个费那个费了。妈妈陷入了空前的孤独,眼睛越来越不好。”
  晓霞一口气说完这些“家丑”,站起来去了卧室,不知说了什么话,改改老师竟然一改悲情,重新出来和我们共餐,她不叠声地问晓霞:真的,假的?他们真有回来改过自新的打算?”
  晓霞点点头表示肯定。
  “啊呀,这真是二月有雷庙门开,三月有雷麦圪堆。”改改老师说:“晓霞告诉我好消息了。我的那一对儿女没出息,花光了他爸爸的赔偿费。他们姑姑也嫌弃他们是填不满的无底洞,决定不再理他们,听说晓霞成名人,找邻居求情,说以前懵懂犯错,愿意跪下来认错。以后一家人和谐相处,让我早日抱上孙子。晓霞,你愿意他们回来吗?”
  晓霞举双手欢迎说:“妈,大好事呀,为什么要征求我的意见,我鸠占鹊巢,犯错毁家,扰累您20年,回报您的大恩都来不及。妈,答应他们吧,以后咱日子有了和谐互敬,我们的生活会过得更美满。”
  一屋子的人巴掌拍得山响。
   此时,母女俩相视而笑,那饱含热泪的眼睛才是世间最明亮的眼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风波
下一篇:老魏开会(外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