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太太和柳先生

现在确切地说,柳太太已经不是柳太太了,她和柳先生已经离婚一年多,只是还生活在一起。
   不是柳先生不想离开,他早就不想被这个唠叨的女人管束了,想自由。拈个花儿惹个草儿,招个蜂引个蝶,再也不用半遮半掩,也不用听这河东狮吼了。虽然这吼声他从来不放在心上,但他低了柳太太半个头的小身板儿,因为碍于左邻右舍的眼光,总是要缩一缩,他自己从镜子里看,也的确有点猥琐。
   结婚二十多年,他赚的钱只够养了柳太太和两个孩子,再没有多余的钱置办房产,除了这套住着的房子,他没有别的去处。平时顶着回来遭遇一场咆哮的风险也要夜不归宿,现在让他永远夜不归宿,他又无处可去了,小旅馆和情人家总归不能当家住。
   柳太太当然不会离开这个家,​她二十二岁嫁给柳先生,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她自己没有文化,吃了柳先生很多亏,不想儿女们再像她一样吃没文化的亏,她苦心巴力培养两个孩子,让她欣慰又骄傲的是,孩子们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这个她经营和坚守了二十多年的阵地,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的。
   ​既然还在一个屋檐下,外人看来,他们还是一个家,还是两口子。柳太太打心里从来都没有认为柳先生不是她的丈夫。
   三年前,如果不是柳先生明目张胆地牵着那女人的手出双入对,如果不是那女人的丈夫找上门来,如果那女人不是平常喊她嫂子的楼下邻居,她还极力把夫妻战争封锁在门里面。外面看一派欣欣向荣,形势一片大好,屋里面关上门,孩子老公热炕头。男人就算有几根花花肠子,也都是内部矛盾。
   那女人的老公给柳先生一顿胖揍,把长期出差在外无处发泄的蛮力,都使在了柳先生那小鸡仔一样的身板儿上。柳太太在旁边张口结舌,边心疼边咬牙切齿。让你不安分不要脸,这回你赚了,吃自家粮食帮别人耕田,人家老公不稀罕!来还账了,加倍还给你了。
   楼下女人的老公下楼了,会不会再给他自己的女人使蛮力,柳太太都不关心了。她翻出抽屉里的紫药水给柳先生身上的淤伤擦了擦,柳先生疼得龇牙咧嘴,哎哟——哎哟——。她恨起来抬手想在他扭曲的脸上抽几巴掌,找了半天,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可下手,放下手冷笑,她老公本事比你大,你整他老婆也没有他整你叫得声音大吧。
   柳先生的伤是皮外伤,十天半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这半个月他请了假,因为他五彩斑斓的脸不适合在办公室出没,他害怕群众的目光,尤其是妖姬的目光。
   妖姬是他的同事,姓姚,叫姚季秋,平时穿衣打扮总是带着一股子狐媚劲儿。虽然办公室不允许袒胸露背,可是就算是正装穿在姚季秋凹凸有致的身上,扭着风摆杨柳的细腰,正装也有了不正经的味道。所以同事在背后说起她,干脆把她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省略掉,取前两个字的谐音,叫幺鸡,后来考虑到办公室总归是文明的场所,幺鸡有点低俗。“念我平居时,郁然思妖姬”。诗人阮籍都思念的美人,妖而不俗吧,幺鸡就变成了妖姬,添了古典美。
   柳先生觉得娶了柳太太这样粗鄙的老婆,心理总是有点不平衡,像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不是因为当初家庭穷困和他难民似的小身板儿,不会娶一个大众意义上的能干贤惠的庸俗女人做柳太太。
   男人对女人期望值的高低与自己的身高和颜值不成正比,就像柳先生,不魁梧的身材蓄积着对女人极大的欲望。随着工作的稳定,阅历的丰富,生活渐渐趋于平淡乏味,隐藏在柳先生身体里的私欲开始蠢蠢欲动,把那点儿年轻时候的遗憾,都要从别的女人身上找补回来。
   妖姬也是他追逐的一个目标。
   女人总是美好的事物,没事与女人聊聊天,约个会,柳先生甚是乐此不疲。
   和楼下女人的风波随着柳先生伤疤的好转,在柳先生的心里也渐渐平息。可是柳太太一点也不平静,好在一双儿女在外上学,没有亲眼目睹这场闹剧,但她不能饶恕柳先生。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连兔子还不如,为了偷吃一口草,趴床上半个月起不来,还得我为你偷吃买单,天天伺候你,出门被邻居们嘀嘀咕咕。在家门口出这丑事,我和孩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柳先生风平浪静,对柳太太的骂声和抱怨,他耳朵早就有了免疫力,自动屏蔽掉,一副无辜的眼神望着柳太太。动那么大气干啥,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又没有缺少啥。
   你缺心缺肺,你缺了德!柳太太忍不住吼叫。
   柳先生在单位门口遇见了妖姬。
   听说柳科长遇到了桃花劫,劫后余生,倒是更有精神了。
   柳先生跟从他身边过去的同事打着呵呵,乜斜了一眼妖姬波澜起伏的胸,压低声音,只想在你的桃花源里永劫不复。
   妖姬娇嗔一个“嘁”,摆着肥臀而去,留下一缕香风。柳先生深吸一口气,男人和女人从不缺剧情,生活还是那么美好。
   柳先生招惹女人,并没有多大优势,第一他长得不帅,第二他没有钱。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有心,尽管柳太太骂他良心被狗吃了,狗吃了良心,他还有花心。他有花心,他还肯花心思,女人最容易在男人甜言蜜语的恭维里陶醉,然后丢盔卸甲。
   妖姬是从下面企业里上来的。听说是由于她天生丽质,婀娜多姿,常有蜂蝶乱舞,造就了她老公的暴脾气,时不时对她挥动拳头,不幸最终离婚了。
   妖姬来到一个新环境,且是人精聚集的机关,处处陪着小心,附带陪着笑脸。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办公室里的粉黛们顿时黯然失色,继而群起而孤立之。
   她爸妈倒是有先见之明啊,起名字就能预测未来,又妖又鸡,不是妖鸡是什么。女人的妒火被点燃起来,攻击起同类,恶毒又阴损,毫不嘴软。
   男同事们倒是暗地里生出怜香惜玉之心,但都表现得很隐晦,为了避嫌而远之,独有柳先生挺身而出,翩翩飞来护花。其实柳先生也只是做了一般同事之间的互帮互助,对妖姬而言,却是沉溺在大海里遇到了一叶扁舟,快要感激涕零了。
   一次下班,妖姬追上走出办公楼大门的柳先生。柳科长,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谈点事情。妖姬一脸的诚恳,褪去了平时的妩媚。
   柳先生当然一口答应,回家能有什么事,面对柳太太那张枯萎乏味的脸,没有说话的欲望。
   他们挑选了一个不大但安静的菜馆,点了几个小菜。妖姬说,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请柳科长吃个饭,感谢你对我的照顾。
   柳先生压根也没把妖姬说的谈事当回事。他的处事方式就是,能力范围内的,不管是谁能帮就帮,超出他能力的,或者是违反规定制度的,他会一口回绝。他就是一个小职员,有老婆孩子要养,工作上他从来是中规中矩的,跟同事的相处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坏,所以他的人缘还算不错。对妖姬也是一样,没有能力办的事,他也不办。
   只是在妖姬身上,他有一种情愫,不止是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还有一种莫名的触及他心里柔软部分的东西,这个东西让他忧伤,他觉得用忧伤这个词有点装,他早就不忧伤了,但是N多年前他也有过诗人情怀的。那是他的懵懂少年时期,对一个少女的青春萌动。他从妖姬有时候无意中的神态里,倏忽发现了那少女的影子。就像刚才在办公楼门口,妖姬一脸诚恳邀请他的样子,就是少女一脸诚恳对少年说,谢谢你帮我解答难题,这本书借给你看。少年接过《贝加尔湖畔》,望着少女的背影,不敢说出心里的爱恋,站在原地,徒增忧伤。
   柳先生禁不住笑自己,我他妈还作起诗来了,摸了一下眼角,潮潮的。
   他对妖姬说,出门就不要叫科长了,弄得还像是在办公室一样,拘束。
   那好吧,柳哥。
   哥哥妹妹,太俗,叫老柳就行。
   老柳,吃菜。
   两人同时相视大笑,妖姬脸上又有了千娇百媚。柳先生招手给服务员,来瓶白酒。
   那天柳先生说了很多话,是对妖姬说的,也是对那少女说的,是醉话也是真心话,反正妖姬是听醉了,也喝醉了,醉得丢盔卸甲。那一夜,柳先生把妖姬杀得片甲不留。比起柳太太枯木难逢春的一派荒芜,妖姬这片桃花源,土肥水沃,他真想在这里永垂不朽算了。
   柳先生一夜未归,柳太太一夜未眠。
   柳太太饭菜都做好了,柳先生还没有回来,她打了电话,柳先生说,和同事一起吃饭呢,别等我了。
   不回来也不说一声……。那边电话已经断了。柳太太顾自嘟哝着,别又是和女人约会去了,你那德性,狗改不了吃屎。
   自从和楼下女人的风波后,柳太太倒像是自己做了错事,没事不怎么出门。即便下楼梯从楼下女人家门口过,也是低着头快步下去。
   她本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性格有点懦弱。当初嫁了柳先生,以为是嫁了一个大学生,文文弱弱,戴一副眼镜,在事业单位工作,窃喜了好多年呢。自己才上了初中,在一个小厂子上班,后来厂子倒闭,就一直在家带孩子。头几年挺好的,她主内,他主外,大女儿两岁时,小儿子出生,她每天照顾两个孩子忙得焦头烂额。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柳先生经常下班晚回家,回家也不怎么跟她说话。她忙着家务和孩子也顾不上想那么多,躺到床上想去和柳先生说说话,说不上几句,自己先睡着了。
   两个孩子都上了初中,有了闲下来的时间。这么些年都是靠柳先生的工资养活全家,现在闲下来,她去找了一份商场保洁的工作,不耽误照顾家,也能减轻点柳先生的负担。
   那天她在上班,一抬头看到人群中柳先生的身影,他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身子挨得很近,一会儿柳先生的手在女人的腰上搂了一把,那女人很自然地贴近柳先生。柳太太看得血往头上涌,握着扫把的手变得冰凉,脚下轻飘飘的快要站不住了。她踉踉跄跄从人群中挤过去,站在柳先生和女人的面前。柳先生有点吃惊,他没有问过柳太太是在哪里上班。
   你在这里上班啊!我和同事来给单位买点东西。你几点下班?我下班了来接你。
   柳太太没有回答柳先生的问话,她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女人。女人的眼睛扫了一下她就转身去看旁边的商品。她估摸女人比她小不了几岁,白皙的皮肤是她比不了的。她想着刚才柳先生的手搂过女人丰腴的腰,她如果再把眼睛停留在女人的腰上,她的妒火就要把她燃烧了。
   柳太太转身走了,临走狠狠瞪了柳先生一眼,王八蛋!
   从那次开始,柳太太的噩梦开启了。柳先生拈花惹草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被柳太太发现,他就遮掩着,被发现了,他也供认不讳。柳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开始柳先生还劝慰柳太太,你看我也没花家里的钱不是?男人嘛,有几个不犯点错误的,我把心还是放在你和孩子身上滴!柳先生语重心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柳太太还是不买他的账。慢慢的他也失去耐心,你闹你的,我玩我的。好端端一个善良贤惠沉默寡言的柳太太,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怨妇。
   柳太太因为柳先生的花心,已坐下了病,只要柳先生这里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她立刻变得焦虑,暴躁,失眠。
   这一夜柳太太顺理成章又失眠了,在焦虑暴躁后,她做了一个决定,离婚。
   柳先生回到家,首先开启了耳朵的屏蔽功能,以免耳鼓膜禁受不起一场猛烈的暴风雨。他眼睛不去看柳太太,他知道还是那张扭曲的枯黄的脸,布满血丝的空洞的眼睛,和一张被愤怒喷出飞沫的嘴,想想就恐怖,还是不看了,径直走进他的房间。他们分房睡很久了。
   柳太太站在他的门口,说,离婚吧。柳先生以为长时间屏蔽柳太太的声音,耳朵失去了分辨她声音的功能。
   他抬眼问,什么?
   柳太太说,离婚。
   柳先生有些吃惊,他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猛一下子摆在面前,有点措手不及。
   他把手背放在柳太太脑门上试了一下体温,你怎么了?为什么离婚?
   你说为什么?离了婚你自由了,想找谁找谁,再不用听我吼骂,想一夜不归,一月不归,一年不归,都行。你再也不用像老鼠一样偷偷钻进洞里,还得看看四周有没有动静……柳太太越说越生气,声音越来越高。
   她突然又静下来,昨夜想好了,不再生气了,从今往后再也不生气了。
   我累了。她说,有气无力地。
   柳先生经过思考,离就离吧,他受够了这母老虎。
   柳太太向商场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她分别到女儿和儿子的大学去看看。两个学校在两个不同的城市。
   她见到女儿,跟女儿说,我和你爸离婚了,说着她的泪水就流了一脸。女儿为她擦眼泪,总是擦不完,女儿抱着她说,妈,你哭吧。
   她趴在女儿的肩头哭得稀里哗啦,女儿拍着她的后背,她哭得更凶。
   女儿大三了,她懂妈妈,妈妈爱爸爸,很爱。
   妈妈的世界很小,只容纳下四个人。在她的世界以外,让她扮演什么角色她都不在乎,她可以在旁观的邻居面前低下头走路,哪怕是在伤害她的女人面前,她也可以忍辱负重。可是她需要她的世界里祥和平等,她在乎她的世界里每个人对她的尊重,她希望她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如果缺了一个,她的世界就坍塌了。却偏偏是她的老公不能给她尊重,拼了命地要逃离她,要逃离她的世界,要毁灭她的世界。现在确切地说,柳太太已经不是柳太太了,她和柳先生已经离婚一年多,只是还生活在一起。
   不是柳先生不想离开,他早就不想被这个唠叨的女人管束了,想自由。拈个花儿惹个草儿,招个蜂引个蝶,再也不用半遮半掩,也不用听这河东狮吼了。虽然这吼声他从来不放在心上,但他低了柳太太半个头的小身板儿,因为碍于左邻右舍的眼光,总是要缩一缩,他自己从镜子里看,也的确有点猥琐。
   结婚二十多年,他赚的钱只够养了柳太太和两个孩子,再没有多余的钱置办房产,除了这套住着的房子,他没有别的去处。平时顶着回来遭遇一场咆哮的风险也要夜不归宿,现在让他永远夜不归宿,他又无处可去了,小旅馆和情人家总归不能当家住。
   柳太太当然不会离开这个家,​她二十二岁嫁给柳先生,为他生了一儿一女。她自己没有文化,吃了柳先生很多亏,不想儿女们再像她一样吃没文化的亏,她苦心巴力培养两个孩子,让她欣慰又骄傲的是,孩子们都考上了不错的大学。这个她经营和坚守了二十多年的阵地,无论如何是不会放弃的。
   ​既然还在一个屋檐下,外人看来,他们还是一个家,还是两口子。柳太太打心里从来都没有认为柳先生不是她的丈夫。
   三年前,如果不是柳先生明目张胆地牵着那女人的手出双入对,如果不是那女人的丈夫找上门来,如果那女人不是平常喊她嫂子的楼下邻居,她还极力把夫妻战争封锁在门里面。外面看一派欣欣向荣,形势一片大好,屋里面关上门,孩子老公热炕头。男人就算有几根花花肠子,也都是内部矛盾。
   那女人的老公给柳先生一顿胖揍,把长期出差在外无处发泄的蛮力,都使在了柳先生那小鸡仔一样的身板儿上。柳太太在旁边张口结舌,边心疼边咬牙切齿。让你不安分不要脸,这回你赚了,吃自家粮食帮别人耕田,人家老公不稀罕!来还账了,加倍还给你了。
   楼下女人的老公下楼了,会不会再给他自己的女人使蛮力,柳太太都不关心了。她翻出抽屉里的紫药水给柳先生身上的淤伤擦了擦,柳先生疼得龇牙咧嘴,哎哟——哎哟——。她恨起来抬手想在他扭曲的脸上抽几巴掌,找了半天,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可下手,放下手冷笑,她老公本事比你大,你整他老婆也没有他整你叫得声音大吧。
   柳先生的伤是皮外伤,十天半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这半个月他请了假,因为他五彩斑斓的脸不适合在办公室出没,他害怕群众的目光,尤其是妖姬的目光。
   妖姬是他的同事,姓姚,叫姚季秋,平时穿衣打扮总是带着一股子狐媚劲儿。虽然办公室不允许袒胸露背,可是就算是正装穿在姚季秋凹凸有致的身上,扭着风摆杨柳的细腰,正装也有了不正经的味道。所以同事在背后说起她,干脆把她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省略掉,取前两个字的谐音,叫幺鸡,后来考虑到办公室总归是文明的场所,幺鸡有点低俗。“念我平居时,郁然思妖姬”。诗人阮籍都思念的美人,妖而不俗吧,幺鸡就变成了妖姬,添了古典美。
   柳先生觉得娶了柳太太这样粗鄙的老婆,心理总是有点不平衡,像他也是受过高等教育,不是因为当初家庭穷困和他难民似的小身板儿,不会娶一个大众意义上的能干贤惠的庸俗女人做柳太太。
   男人对女人期望值的高低与自己的身高和颜值不成正比,就像柳先生,不魁梧的身材蓄积着对女人极大的欲望。随着工作的稳定,阅历的丰富,生活渐渐趋于平淡乏味,隐藏在柳先生身体里的私欲开始蠢蠢欲动,把那点儿年轻时候的遗憾,都要从别的女人身上找补回来。
   妖姬也是他追逐的一个目标。
   女人总是美好的事物,没事与女人聊聊天,约个会,柳先生甚是乐此不疲。
   和楼下女人的风波随着柳先生伤疤的好转,在柳先生的心里也渐渐平息。可是柳太太一点也不平静,好在一双儿女在外上学,没有亲眼目睹这场闹剧,但她不能饶恕柳先生。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连兔子还不如,为了偷吃一口草,趴床上半个月起不来,还得我为你偷吃买单,天天伺候你,出门被邻居们嘀嘀咕咕。在家门口出这丑事,我和孩子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柳先生风平浪静,对柳太太的骂声和抱怨,他耳朵早就有了免疫力,自动屏蔽掉,一副无辜的眼神望着柳太太。动那么大气干啥,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又没有缺少啥。
   你缺心缺肺,你缺了德!柳太太忍不住吼叫。
   柳先生在单位门口遇见了妖姬。
   听说柳科长遇到了桃花劫,劫后余生,倒是更有精神了。
   柳先生跟从他身边过去的同事打着呵呵,乜斜了一眼妖姬波澜起伏的胸,压低声音,只想在你的桃花源里永劫不复。
   妖姬娇嗔一个“嘁”,摆着肥臀而去,留下一缕香风。柳先生深吸一口气,男人和女人从不缺剧情,生活还是那么美好。
   柳先生招惹女人,并没有多大优势,第一他长得不帅,第二他没有钱。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他有心,尽管柳太太骂他良心被狗吃了,狗吃了良心,他还有花心。他有花心,他还肯花心思,女人最容易在男人甜言蜜语的恭维里陶醉,然后丢盔卸甲。
   妖姬是从下面企业里上来的。听说是由于她天生丽质,婀娜多姿,常有蜂蝶乱舞,造就了她老公的暴脾气,时不时对她挥动拳头,不幸最终离婚了。
   妖姬来到一个新环境,且是人精聚集的机关,处处陪着小心,附带陪着笑脸。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办公室里的粉黛们顿时黯然失色,继而群起而孤立之。
   她爸妈倒是有先见之明啊,起名字就能预测未来,又妖又鸡,不是妖鸡是什么。女人的妒火被点燃起来,攻击起同类,恶毒又阴损,毫不嘴软。
   男同事们倒是暗地里生出怜香惜玉之心,但都表现得很隐晦,为了避嫌而远之,独有柳先生挺身而出,翩翩飞来护花。其实柳先生也只是做了一般同事之间的互帮互助,对妖姬而言,却是沉溺在大海里遇到了一叶扁舟,快要感激涕零了。
   一次下班,妖姬追上走出办公楼大门的柳先生。柳科长,晚上,我想请你吃个饭,谈点事情。妖姬一脸的诚恳,褪去了平时的妩媚。
   柳先生当然一口答应,回家能有什么事,面对柳太太那张枯萎乏味的脸,没有说话的欲望。
   他们挑选了一个不大但安静的菜馆,点了几个小菜。妖姬说,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请柳科长吃个饭,感谢你对我的照顾。
   柳先生压根也没把妖姬说的谈事当回事。他的处事方式就是,能力范围内的,不管是谁能帮就帮,超出他能力的,或者是违反规定制度的,他会一口回绝。他就是一个小职员,有老婆孩子要养,工作上他从来是中规中矩的,跟同事的相处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坏,所以他的人缘还算不错。对妖姬也是一样,没有能力办的事,他也不办。
   只是在妖姬身上,他有一种情愫,不止是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还有一种莫名的触及他心里柔软部分的东西,这个东西让他忧伤,他觉得用忧伤这个词有点装,他早就不忧伤了,但是N多年前他也有过诗人情怀的。那是他的懵懂少年时期,对一个少女的青春萌动。他从妖姬有时候无意中的神态里,倏忽发现了那少女的影子。就像刚才在办公楼门口,妖姬一脸诚恳邀请他的样子,就是少女一脸诚恳对少年说,谢谢你帮我解答难题,这本书借给你看。少年接过《贝加尔湖畔》,望着少女的背影,不敢说出心里的爱恋,站在原地,徒增忧伤。
   柳先生禁不住笑自己,我他妈还作起诗来了,摸了一下眼角,潮潮的。
   他对妖姬说,出门就不要叫科长了,弄得还像是在办公室一样,拘束。
   那好吧,柳哥。
   哥哥妹妹,太俗,叫老柳就行。
   老柳,吃菜。
   两人同时相视大笑,妖姬脸上又有了千娇百媚。柳先生招手给服务员,来瓶白酒。
   那天柳先生说了很多话,是对妖姬说的,也是对那少女说的,是醉话也是真心话,反正妖姬是听醉了,也喝醉了,醉得丢盔卸甲。那一夜,柳先生把妖姬杀得片甲不留。比起柳太太枯木难逢春的一派荒芜,妖姬这片桃花源,土肥水沃,他真想在这里永垂不朽算了。
   柳先生一夜未归,柳太太一夜未眠。
   柳太太饭菜都做好了,柳先生还没有回来,她打了电话,柳先生说,和同事一起吃饭呢,别等我了。
   不回来也不说一声……。那边电话已经断了。柳太太顾自嘟哝着,别又是和女人约会去了,你那德性,狗改不了吃屎。
   自从和楼下女人的风波后,柳太太倒像是自己做了错事,没事不怎么出门。即便下楼梯从楼下女人家门口过,也是低着头快步下去。
   她本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性格有点懦弱。当初嫁了柳先生,以为是嫁了一个大学生,文文弱弱,戴一副眼镜,在事业单位工作,窃喜了好多年呢。自己才上了初中,在一个小厂子上班,后来厂子倒闭,就一直在家带孩子。头几年挺好的,她主内,他主外,大女儿两岁时,小儿子出生,她每天照顾两个孩子忙得焦头烂额。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柳先生经常下班晚回家,回家也不怎么跟她说话。她忙着家务和孩子也顾不上想那么多,躺到床上想去和柳先生说说话,说不上几句,自己先睡着了。
   两个孩子都上了初中,有了闲下来的时间。这么些年都是靠柳先生的工资养活全家,现在闲下来,她去找了一份商场保洁的工作,不耽误照顾家,也能减轻点柳先生的负担。
   那天她在上班,一抬头看到人群中柳先生的身影,他和一个女人有说有笑,身子挨得很近,一会儿柳先生的手在女人的腰上搂了一把,那女人很自然地贴近柳先生。柳太太看得血往头上涌,握着扫把的手变得冰凉,脚下轻飘飘的快要站不住了。她踉踉跄跄从人群中挤过去,站在柳先生和女人的面前。柳先生有点吃惊,他没有问过柳太太是在哪里上班。
   你在这里上班啊!我和同事来给单位买点东西。你几点下班?我下班了来接你。
   柳太太没有回答柳先生的问话,她两只眼睛一直盯着女人。女人的眼睛扫了一下她就转身去看旁边的商品。她估摸女人比她小不了几岁,白皙的皮肤是她比不了的。她想着刚才柳先生的手搂过女人丰腴的腰,她如果再把眼睛停留在女人的腰上,她的妒火就要把她燃烧了。
   柳太太转身走了,临走狠狠瞪了柳先生一眼,王八蛋!
   从那次开始,柳太太的噩梦开启了。柳先生拈花惹草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被柳太太发现,他就遮掩着,被发现了,他也供认不讳。柳太太一哭二闹三上吊,开始柳先生还劝慰柳太太,你看我也没花家里的钱不是?男人嘛,有几个不犯点错误的,我把心还是放在你和孩子身上滴!柳先生语重心长,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柳太太还是不买他的账。慢慢的他也失去耐心,你闹你的,我玩我的。好端端一个善良贤惠沉默寡言的柳太太,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怨妇。
   柳太太因为柳先生的花心,已坐下了病,只要柳先生这里有了什么风吹草动,她立刻变得焦虑,暴躁,失眠。
   这一夜柳太太顺理成章又失眠了,在焦虑暴躁后,她做了一个决定,离婚。
   柳先生回到家,首先开启了耳朵的屏蔽功能,以免耳鼓膜禁受不起一场猛烈的暴风雨。他眼睛不去看柳太太,他知道还是那张扭曲的枯黄的脸,布满血丝的空洞的眼睛,和一张被愤怒喷出飞沫的嘴,想想就恐怖,还是不看了,径直走进他的房间。他们分房睡很久了。
   柳太太站在他的门口,说,离婚吧。柳先生以为长时间屏蔽柳太太的声音,耳朵失去了分辨她声音的功能。
   他抬眼问,什么?
   柳太太说,离婚。
   柳先生有些吃惊,他还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猛一下子摆在面前,有点措手不及。
   他把手背放在柳太太脑门上试了一下体温,你怎么了?为什么离婚?
   你说为什么?离了婚你自由了,想找谁找谁,再不用听我吼骂,想一夜不归,一月不归,一年不归,都行。你再也不用像老鼠一样偷偷钻进洞里,还得看看四周有没有动静……柳太太越说越生气,声音越来越高。
   她突然又静下来,昨夜想好了,不再生气了,从今往后再也不生气了。
   我累了。她说,有气无力地。
   柳先生经过思考,离就离吧,他受够了这母老虎。
   柳太太向商场请了一段时间的假,她分别到女儿和儿子的大学去看看。两个学校在两个不同的城市。
   她见到女儿,跟女儿说,我和你爸离婚了,说着她的泪水就流了一脸。女儿为她擦眼泪,总是擦不完,女儿抱着她说,妈,你哭吧。
   她趴在女儿的肩头哭得稀里哗啦,女儿拍着她的后背,她哭得更凶。
   女儿大三了,她懂妈妈,妈妈爱爸爸,很爱。
   妈妈的世界很小,只容纳下四个人。在她的世界以外,让她扮演什么角色她都不在乎,她可以在旁观的邻居面前低下头走路,哪怕是在伤害她的女人面前,她也可以忍辱负重。可是她需要她的世界里祥和平等,她在乎她的世界里每个人对她的尊重,她希望她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如果缺了一个,她的世界就坍塌了。却偏偏是她的老公不能给她尊重,拼了命地要逃离她,要逃离她的世界,要毁灭她的世界。
   女儿抱着妈妈,她知道妈妈放不下爸爸和这个家,因为这是妈妈的全部,离婚不是妈妈的最终意愿。
   现在什么劝慰的话说出来都显得苍白,她只有抱紧妈妈,妈妈需要亲人的力量。
   柳太太松开女儿,擦掉泪水,她轻松多了。
   柳太太又去另一个城市看了儿子。儿子奔跑着来接她,儿子高高帅帅的样子,又在这么好的学校读书,她很欣慰地笑,笑出了声。她说,我有这么个儿子真好。
   柳太太打开家门,看样子,她出去这十几天,柳先生也没怎么在家住。放飞的鸟儿了,随你去扑腾吧。
   柳太太和柳先生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安无事地住着。柳先生早出晚归,偶尔夜不归宿。柳太太继续做保洁,三餐都回家吃。
   一天中午,柳太太刚做好饭,柳先生回来了。
   哎,吃饭了吗?一起吃吧,饭做多了。
   柳先生挂好外衣,扭头看桌子上一荤一素两个菜,冒着热气,一股熟悉的饭菜香味扑鼻过来,他下意识吸了吸鼻子,肚子还真饿了,伸手就捏了放进嘴里。
   嗯,好吃。
   去洗手。
   柳太太望着柳先生去洗手间的背影,有点恍惚。
   柳先生大口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柳太太挑着饭粒一点点吃,眼睛盯着柳先生,几天没吃饭了?
   天天吃。柳先生不抬头。
   天天吃还饿成这样?
   不是没有你做的可口嘛。抬眼望柳太太。
   嘿嘿……我给你交伙食费啊。
   他看到柳太太的眼圈红了。
   他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去休息会儿,下午还有个学习。说完他转身进了房间。
   今天我怎么也多愁善感,娘们唧唧了,柳先生揉了揉发酸的鼻子。
   柳太太很用心地做饭,比刚开始给自己做精致多了,变着花样。可是很多时候,她做的饭要吃两顿,因为柳先生没有回来,或者没有恰巧回来。柳太太有些生气,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凭什么我费尽心思等着你!她也生自己的气,离婚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去管他!人家让你等了吗?你还有资格吃醋吗?生完气,柳太太又抹一把眼泪。
   立秋刚过,天还是很热,不过到了晚上,打开窗户,风吹进来,不再像前段时间那么黏腻。
   钥匙开门的声音,柳太太看看表,凌晨一点了,她没睡着,在等柳先生,等他干什么,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反正睡不着,就算是等他吧。
   她站在卧室门口时,柳先生已经换了拖鞋要进他自己的房间。
   哎,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那女人啊?
   哪个女人?
   哼呵呵……你还有几个女人?柳太太有点醋意的冷笑。
   女人很多,都不属于我。柳先生酒喝了不少,歪坐在沙发上。
   柳太太倒了一杯水加上两勺蜂蜜,端给柳先生。不能少喝点!再喝你的胃早晚得出毛病。
   柳先生接过水杯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把空杯子放到茶几上,谢谢啊。
   哼,柳太太转身进了卧室。
   哎,你说咱俩复婚怎么样?客厅里柳先生大声说。
   柳太太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的样子,卫生间里传出哗啦啦的撒尿声。他又没关门,只要家里只有他俩的时候,他就没有关卫生间门的习惯,离了婚也不改。
   一阵窸窸窣窣,对面卧室门“砰”地关上了。
   柳太太生病了。她都记不得上一次生病是什么时候了,好像都没有病过,操持两个孩子,忙得顾不上,生病也顾不上,有点头疼脑热扛一扛就过去了。现在闲下来了,闲了没事,就有时间生病了。
   她早上醒来,一起床,头晕目眩,差点摔倒,赶忙扶着床头又躺下了。这段时间她总是失眠,可能是没休息好。她打电话请了假,就安心再睡一觉。
   等她再睁开眼,却是在医院里了,她躺在病床上,手上扎着吊针,床边坐着柳先生,她的另一只手在柳先生手里握着。
   你可算醒过来了,吓死我了。
   柳先生由于激动,可能是忘了手里握着的是柳太太的手,使劲地攥着,疼得柳太太哎哟哎哟,柳先生松开手,两个人相视笑了。
   柳先生叫来医生和护士,医生给柳太太做了检查。嗯,没有太大问题了,先用着药,好好休息。
   医生和护士出去了。
   你真怕我死?柳太太语气很平和,没有了平时酸溜溜的怨气。
   真怕,怕的要死。
   不许说死呀死的。
   那一会儿我就想,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还没有真正认识你,还没有和你好好过生活。我宁愿听你骂我吼我,也不能让你离开。柳先生说话的时候有点腼腆,像是和柳太太初次见面时候的样子。
   柳太太想,我就是死了也值了。她本来想问自己生了什么病,现在她不想问了,只看着柳先生。
   噢,对了,医生说你没什么太大问题,是长时间睡眠不好,心情不好,又受了凉,郁积到一起。送你来时,高烧昏迷,又严重脱水……
   柳先生还在说话,柳太太又睡着了。
   柳先生趴在柳太太脸上仔细看看,他真的怕了,怕她不辞而别。
   柳太太呼吸均匀,还微微起了鼾声。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