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情感 > 共度时光

共度时光

清水港四朵花再次相聚,每朵花开到最极致,一路嘻哈说笑,见海棠花花容盎然,她们开心又放心。
  车子行至一家有露台的宾馆,花们目光交换——就这里!
  宾馆虽然不豪华,但比较别致,也有情调,最重要的是,晚上她们可以坐在露台上喝茶聊天赏月赏景。
  小麦开了两间房,她和兰玉一间,李丽和李月一间,每间都有露台,价格比没有的贵一倍。
  放下东西,小麦走往露台,李月也正好从隔壁走出来,近到几乎能伸手握住。
  “正好,可以俯瞰老街。”李月指着前方的街道说。
  这时,兰玉和李丽也走到露台上,她们看着老街灯火一家家亮起,满心欢喜。
  “从这个角度看老街好美,怪不得比没露台贵一倍,原来这露台还是个观景台。”兰玉说完拿出手机拍老街全景。
  李丽指着前方道:“一会我们上那去吃,那家店的安仁鱼头、笋衣铺蛋、高山田螺、红烧溪鱼等,都是地道的丽水土菜。”
  “那还等什么,走吧。”李月道。
  四人从露台消失,在大厅会合,往李丽指的方向去找食吃。
  挑了靠窗的桌子,点好菜,喝茶等待。
  “李丽,你瘦了,皮肤也暗了。”兰玉注视着李丽说。
  李丽淡淡一笑:“没理由不瘦啊,担心老的,牵挂小的。”
  李月道:“你爸妈还是老样子,你放心,我会常去。”
  “谢谢,有你在,我放心不少。”
  “随其自然吧。”兰玉说,“你又改变不了什么,身体要紧。”
  “没事,表哥表嫂待我像亲妹妹,我心宽很多。”
  “你表哥就是比你亲哥好,你就帮他一次,而你亲哥从你这索取了多少。”
  李丽叹道:“谁说不是呢。”
  小麦说:“在这里习惯吗?如有不习惯就回来,你房间还给你留着。”
  “谢谢你小麦,不回了,这里没人知道我过去,心里比较自在。大家知道我是厂长妹妹,很尊重我。”
  小麦她们听了都放下心来,李丽这辈子讲究的就是被人尊重,或许这里就是她的重生之地,便不再劝她。
  菜来了,因是特色土菜,色香味不作要求,四人都饿了,吃到撑方停嘴,相互望望,忍不住哈哈大笑。
  从饭店出来,为了消化,去老街遛达,逢店必进,哪怕药店也进去逛一圈,出来便你笑我傻我笑你傻。
  途经一家颇有规模的超市,小麦和兰玉进去给李丽买了好些面膜眼膜,和护肤品,还买了咖啡、酸奶、水果和果脯之类,满满两大袋。
  李丽感激地接过来,不再跟她们说感谢之类的话。
  一条老街并不长,因拎着东西,走到头了她们便返回宾馆,让服务员泡一壶花茶进来,四人坐在露台上喝茶,沉静安心。
  “小麦,李月,恭喜你们结成亲家。”李丽向她们道喜。
  “孩子们有缘,我们也有缘,哦?”李月对小麦说道。
  “我们有缘没用,主要还是孩子们有缘。”小麦说。
  “孩子们小时候就有缘,欢儿说,知暖读小学就喜欢禾风,宁可自己不吃肉,也要让禾风吃肉。你们猜欢儿怎么说?”兰玉问她们。
  “怎么说?”
  “她说我才做不到,那肉我是一定要自己吃的。”
  “哈哈。”她们三个都笑。
  “所以,禾风只能是知暖的,人家小不丁点就知道知冷知暖啊。”
  小麦道:“接下来,我家凡有肉,全部给知暖吃。”
  “接下来人家不吃肉了。”
  “也是,现在的女孩都不瞧肉,我们那时候看见肉两眼放光。”
  “小麦,还记得学校里我们吃过少楠多少次肉?”
  “啊?还有这回事?这娘俩,都是肉为媒啊。”李月大笑。
  “不好吗?有肉即有福。”小麦笑。
  李月问道:“从实招来,到底吃过少楠几次肉,怎么每次吃肉都你俩在一起?我一次都没吃到。”
  兰玉笑:“你本来肉比我们多,再说,那时候你光盯着晓光了,肉对你没诱惑力。”
  小麦对李丽道:“等清风舍开业,你回来看看。”
  “肯定回,我现在也是禾风姨了,必须回来喝杯喜酒道声祝福。”
  李丽的话提醒了小麦,是啊,她是知暖姨,也就是禾风的姨了,她们到底还是纠缠到了一块,还成了亲戚。
  “伤心,就我一人是外人。”兰玉撇撇嘴。
  “哪外人,你是媒人。”小麦忙说。
  “充其量是个媒婆。”
  “禾风和知暖一辈子记着的就是给他们牵线的媒婆。”
  “就是就是。”李月附和。
  “我这媒婆也是借了那肉的力。”
  李月又向兰玉打探:“除了肉,欢儿还知道些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小麦撇她。
  “多了,你每天放知暖书包里的苹果和鸡蛋,她全给了禾风。”
  “当真?这丫头,怪不得禾风皮肤比她都水灵。还有吗?”
  “兰玉你别说了,再说她要跟我算帐了。”
  “可不要算,这丫头倒贴啊,这一天天的,贴了多少肉和鸡蛋啊。”
  四人都笑。
  “李丽,明天我们上哪玩去?”小麦问李丽。
  “去古堰画乡,那地方你定喜欢。”
  “好,你就做三天导游,休息三天不会有事吧?”
  “我来到现在,一天都没休息过。”
  “和我一样,当休年假了。”李月说。
  “怎么能和你一样,你是事业编制,年假不扣工资,兰玉,当初我们就该让晓光在街道谋个职业。”李丽笑说。
  “是啊,怎就没想到,五人一个村子长大,一所学校上学,然后一个单位上班,再一起退休,这才叫前世缘分。”
  “可以续缘啊。”小麦说。
  “怎么续?”
  “都到度假村来,一起发挥余热,一起养老。”
  兰玉拍手道:“好主意,已经有了三,就缺你们三。”
  这时候,程少楠发来一张图片,小麦笑着给李月看,李月看了也笑,兰玉和李丽也凑过来看,一张程少楠和沈晓光的自拍,俩人皆一脸孤魂野鬼苦大仇深。
  “瞧瞧这两位大叔,仍然能迷到一大片小姑娘啊,现在流行大叔缘,尤其像他们这类有身份有地位有财富的大叔。”兰玉看着程少楠和沈晓光依然俊雅的容貌,赞叹地说。并又对李丽说:“你还不知道吧,晓光现在是清水镇党委书记了,小秋第一镇长。”
  李丽果然惊喜:“大好事啊,晓光原本就比那书记强,小秋更是。”
  没有人比李丽更了解清水镇那些官僚们,也就晓光和小秋三宝腐蚀不了,私底下,夫妻俩对他俩也是敬佩有加的。
  李丽又埋怨李月:“这么好的消息你怎不早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李月低声说道:“那时候,是说的时机吗。”
  李丽垂下眼皮不吱声了。
  李月怕李丽又想起那些糟心事,忙转移话题,向小麦建议:“我们也来张合影,使劲笑,越灿烂越好。”
  小麦道:“拍出我们的安逸才好,灿烂惊不到他们。”
  “好,就安逸。”
  “我拍视频。”
  “我来帮你们拍。”李丽接过小麦手机。
  “你拍就少一人了。”
  “少我没事。”
  兰玉道:“那不行,少了你还以为我们三诓骗他们。”
  小麦道:“让服务员来帮个忙。”
  “我去找。”兰玉说着下楼去找人。一会就带一服务员上来,视频里,四个女人安逸地坐着,安逸地喝着茶,安逸地聊着天,安逸地不时俯瞰一下老街的景,自成安逸一景,真正别有一番安逸韵味。
  果然,对方无声无息了,她们窃笑。
  一会,程少楠改发短信:“亲爱的,什么时候回?”
  小麦回复:“待定。”
  “别回了,在那每人找个婆家。”
  “建议不错,可以采纳,楼下就有婚介所,一会去填资料交费。”
  对方又无声无息,四人哈哈大笑。
  小麦看一眼李丽,和晓光视频,晓光在那边笑:“婚介所没中意的?又想起我俩了?”
  小麦也笑:“正是,所以,接下来,你俩各人对我们四人说一句话,如果不顺耳,我们去别的婚介所继续找。沈书记,你先来。”
  四人忙凑在一起,看晓光少楠怎么说。
  晓光和少楠怎会不知小麦深意,晓光对着视频里的李丽意味深长地说:“李丽,人活着,不可能永远过着一帆风顺的日子,你现在正经历人生的挫折,甚至是落魄不堪的日子,不要心慌意乱,不要茫然不知所措,你只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会成为过去,不管是大事,还是难事,只要我们正确面对,一切都会得到解决。你能果断地背起行囊外出打拼,说明你是明白人,人在落魄的时候,守在老地方,是难以改变现在的,我觉得你调整得很好,但愿丽水是你新的开始。”
  李丽听得眼眶发红:“晓光,谢谢,我记住了,我会记住你说的话,从最卑微最底层做起,修炼自己内心的强大,抵御人生的风霜雨雪。”
  接着出现在视频里的是程少楠,程少楠对李丽说的一番话更是情深义重:“鼓励你的话晓光都说了,我说点别的,人只有在落魄时,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李月昨天梦见你对着她哭,今天你的三个朋友马上赶到你身边,说明了什么?说明她们是不会抛弃你的。李丽,真正的朋友是当你落魄时仍然对你如以往,在你悲伤无助的时候,她们给你安慰与关怀;在你失望彷徨的时候,她们给你信心与力量;在你烦恼时她们会站出来帮你分担。你很幸运,此刻,坐在你身边的三个人是你真正的朋友,无需想起,因为她们从没忘记你。记住,人在落魄时,才知道谁的手最暖。”
  程少楠一番话不仅让李丽泪流满面,小麦、李月、兰玉也是泪珠点点,小麦向李丽伸出手,李月向她伸出手,兰玉向她伸出手,李丽哭着把手放在她们手里,四双手,紧紧相握。
  小麦终于不留遗憾,用这样的方式,让李丽听到少楠的安慰,她相信,这是她心头的最暖。
  说了很多话,喝掉三壶茶,方回房睡觉,为明天养精蓄锐。
  回到房里的李丽,激动得有些恍惚,程少楠那番话一遍遍在她耳边回旋,他说得那般情深义浓,每一个字都温暖她心,今日能听到他这番话,她觉得自己值了,程少楠没有看轻她,非但没有看轻她,还没有抛弃她,对于她来说,这太重要了,以后只要想起他今日说的,所有坎坷所有磨难,所有悲伤所有痛苦,都不会把她击倒。
  令她恍惚的,还有程少楠的照片,看一眼,她便心跳不止,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就是管不住,今生难道就迈不过这道情坎?她天天担心三宝担心女儿,让自己不去想别的,今日一见,所有的努力又白费。那张脸,那张俊雅的脸,几十年了,怎么就赶不走了啊。他和小麦是那般般配,般配得令人心动,令人无言,他对小麦又是那般疼爱,一句亲爱的,是那么令人销魂,她李丽五十年来,从没听过这么令人动心动肺的三个字,哪怕唤她一次,也不枉这女儿身了呀。
  李月看见她神思恍惚坐着一动不动,以为她在担心女儿,便从包里掏出小麦给的卡,安慰她道:“这里有五万元,是我这几年瞒着晓光为知暖攒的体己钱,女儿进了小麦家哪还需要我这点小钱,你就拿着它去英国把知慧找回来,真学坏了可了不得,你这一生就真完了,我也会后悔死。”
  李丽眼泪下来了:“怎么可以,我拿什么还你。”
  “谁要你还了,知慧是我外甥女,我不能任她学坏不管,知暖不用我再操心,李丽,我们一起把知慧管好,我要上班不能陪你去英国,你一个人行不行?能不能把知慧拉回来?”
  “去了我自有办法,不去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尽快去。”
  “好的,下星期我就去。”李丽接过卡,叫了声“姐啊。”哭到在李月怀里,李月忍不住泪水涟涟。
  “三宝的事,有啥说法没?”
  “管不了他了,也没办法管,没人敢管,我现在只想管好女儿。”
  李月看着李丽又黑又瘦的脸,心疼地问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有哪不舒服?”
  余生,她还能舒服吗?李丽不好如实相告,整天抑郁寡欢,她都抑郁了,好在药物控制得早。心里实在难受得受不了,她便找一处无人之地狠命哭一场,待心情有所缓冲再回来。她不知道当初的小麦是不是和她现在一样受煎熬,讨债的人成群结队,她一定也是难受得想狠命哭。有一点她比她好,她们兄弟姐妹一条心。灾难的另一个名字,叫亲情!而她偏偏无法拥有这另一个名字,除了她们几个,家里没一人关心她,她曾视为眼中钉的小麦,竟帮她最多最多。
  “你们过来我哥嫂他们知道吗?”李丽忍不住又问起家人。
  “没跟他们说,说了也白说,你还指望他们能帮你?别做梦了,你走了,我猜他们拍手称快呢,不然还怕你惦记那些股份。”
  “姐,我才是孤魂野鬼啊,疼我的父亲看见我像看见鬼,哥哥嫂嫂从我出事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
  “你也有问题,给他们钱给他们股分,按理他们是该谢你,可你给的时候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好也变坏了。”
  “我现在也后悔,那个时候怎么就那么高傲,前半生高傲换来后半生卑微,卑微到了任人践踏地步。”
  “别泄气,少楠刚才不是说了,你还有我,还有小麦,还有兰玉,我们从来没有忘记你。”
  “在小麦面前,我无地自容啊。”
  “可不。”李月对她又恨又怜,“现在想开点,禾风也得叫你声姨了,也算一家人,小麦也是这么想的,昨天跟她一说,她就陪我来了,清风舍很忙,她还是放下就来。”清水港四朵花再次相聚,每朵花开到最极致,一路嘻哈说笑,见海棠花花容盎然,她们开心又放心。
  车子行至一家有露台的宾馆,花们目光交换——就这里!
  宾馆虽然不豪华,但比较别致,也有情调,最重要的是,晚上她们可以坐在露台上喝茶聊天赏月赏景。
  小麦开了两间房,她和兰玉一间,李丽和李月一间,每间都有露台,价格比没有的贵一倍。
  放下东西,小麦走往露台,李月也正好从隔壁走出来,近到几乎能伸手握住。
  “正好,可以俯瞰老街。”李月指着前方的街道说。
  这时,兰玉和李丽也走到露台上,她们看着老街灯火一家家亮起,满心欢喜。
  “从这个角度看老街好美,怪不得比没露台贵一倍,原来这露台还是个观景台。”兰玉说完拿出手机拍老街全景。
  李丽指着前方道:“一会我们上那去吃,那家店的安仁鱼头、笋衣铺蛋、高山田螺、红烧溪鱼等,都是地道的丽水土菜。”
  “那还等什么,走吧。”李月道。
  四人从露台消失,在大厅会合,往李丽指的方向去找食吃。
  挑了靠窗的桌子,点好菜,喝茶等待。
  “李丽,你瘦了,皮肤也暗了。”兰玉注视着李丽说。
  李丽淡淡一笑:“没理由不瘦啊,担心老的,牵挂小的。”
  李月道:“你爸妈还是老样子,你放心,我会常去。”
  “谢谢,有你在,我放心不少。”
  “随其自然吧。”兰玉说,“你又改变不了什么,身体要紧。”
  “没事,表哥表嫂待我像亲妹妹,我心宽很多。”
  “你表哥就是比你亲哥好,你就帮他一次,而你亲哥从你这索取了多少。”
  李丽叹道:“谁说不是呢。”
  小麦说:“在这里习惯吗?如有不习惯就回来,你房间还给你留着。”
  “谢谢你小麦,不回了,这里没人知道我过去,心里比较自在。大家知道我是厂长妹妹,很尊重我。”
  小麦她们听了都放下心来,李丽这辈子讲究的就是被人尊重,或许这里就是她的重生之地,便不再劝她。
  菜来了,因是特色土菜,色香味不作要求,四人都饿了,吃到撑方停嘴,相互望望,忍不住哈哈大笑。
  从饭店出来,为了消化,去老街遛达,逢店必进,哪怕药店也进去逛一圈,出来便你笑我傻我笑你傻。
  途经一家颇有规模的超市,小麦和兰玉进去给李丽买了好些面膜眼膜,和护肤品,还买了咖啡、酸奶、水果和果脯之类,满满两大袋。
  李丽感激地接过来,不再跟她们说感谢之类的话。
  一条老街并不长,因拎着东西,走到头了她们便返回宾馆,让服务员泡一壶花茶进来,四人坐在露台上喝茶,沉静安心。
  “小麦,李月,恭喜你们结成亲家。”李丽向她们道喜。
  “孩子们有缘,我们也有缘,哦?”李月对小麦说道。
  “我们有缘没用,主要还是孩子们有缘。”小麦说。
  “孩子们小时候就有缘,欢儿说,知暖读小学就喜欢禾风,宁可自己不吃肉,也要让禾风吃肉。你们猜欢儿怎么说?”兰玉问她们。
  “怎么说?”
  “她说我才做不到,那肉我是一定要自己吃的。”
  “哈哈。”她们三个都笑。
  “所以,禾风只能是知暖的,人家小不丁点就知道知冷知暖啊。”
  小麦道:“接下来,我家凡有肉,全部给知暖吃。”
  “接下来人家不吃肉了。”
  “也是,现在的女孩都不瞧肉,我们那时候看见肉两眼放光。”
  “小麦,还记得学校里我们吃过少楠多少次肉?”
  “啊?还有这回事?这娘俩,都是肉为媒啊。”李月大笑。
  “不好吗?有肉即有福。”小麦笑。
  李月问道:“从实招来,到底吃过少楠几次肉,怎么每次吃肉都你俩在一起?我一次都没吃到。”
  兰玉笑:“你本来肉比我们多,再说,那时候你光盯着晓光了,肉对你没诱惑力。”
  小麦对李丽道:“等清风舍开业,你回来看看。”
  “肯定回,我现在也是禾风姨了,必须回来喝杯喜酒道声祝福。”
  李丽的话提醒了小麦,是啊,她是知暖姨,也就是禾风的姨了,她们到底还是纠缠到了一块,还成了亲戚。
  “伤心,就我一人是外人。”兰玉撇撇嘴。
  “哪外人,你是媒人。”小麦忙说。
  “充其量是个媒婆。”
  “禾风和知暖一辈子记着的就是给他们牵线的媒婆。”
  “就是就是。”李月附和。
  “我这媒婆也是借了那肉的力。”
  李月又向兰玉打探:“除了肉,欢儿还知道些什么?”
  “你想知道什么?”小麦撇她。
  “多了,你每天放知暖书包里的苹果和鸡蛋,她全给了禾风。”
  “当真?这丫头,怪不得禾风皮肤比她都水灵。还有吗?”
  “兰玉你别说了,再说她要跟我算帐了。”
  “可不要算,这丫头倒贴啊,这一天天的,贴了多少肉和鸡蛋啊。”
  四人都笑。
  “李丽,明天我们上哪玩去?”小麦问李丽。
  “去古堰画乡,那地方你定喜欢。”
  “好,你就做三天导游,休息三天不会有事吧?”
  “我来到现在,一天都没休息过。”
  “和我一样,当休年假了。”李月说。
  “怎么能和你一样,你是事业编制,年假不扣工资,兰玉,当初我们就该让晓光在街道谋个职业。”李丽笑说。
  “是啊,怎就没想到,五人一个村子长大,一所学校上学,然后一个单位上班,再一起退休,这才叫前世缘分。”
  “可以续缘啊。”小麦说。
  “怎么续?”
  “都到度假村来,一起发挥余热,一起养老。”
  兰玉拍手道:“好主意,已经有了三,就缺你们三。”
  这时候,程少楠发来一张图片,小麦笑着给李月看,李月看了也笑,兰玉和李丽也凑过来看,一张程少楠和沈晓光的自拍,俩人皆一脸孤魂野鬼苦大仇深。
  “瞧瞧这两位大叔,仍然能迷到一大片小姑娘啊,现在流行大叔缘,尤其像他们这类有身份有地位有财富的大叔。”兰玉看着程少楠和沈晓光依然俊雅的容貌,赞叹地说。并又对李丽说:“你还不知道吧,晓光现在是清水镇党委书记了,小秋第一镇长。”
  李丽果然惊喜:“大好事啊,晓光原本就比那书记强,小秋更是。”
  没有人比李丽更了解清水镇那些官僚们,也就晓光和小秋三宝腐蚀不了,私底下,夫妻俩对他俩也是敬佩有加的。
  李丽又埋怨李月:“这么好的消息你怎不早说,让我也高兴高兴。”
  李月低声说道:“那时候,是说的时机吗。”
  李丽垂下眼皮不吱声了。
  李月怕李丽又想起那些糟心事,忙转移话题,向小麦建议:“我们也来张合影,使劲笑,越灿烂越好。”
  小麦道:“拍出我们的安逸才好,灿烂惊不到他们。”
  “好,就安逸。”
  “我拍视频。”
  “我来帮你们拍。”李丽接过小麦手机。
  “你拍就少一人了。”
  “少我没事。”
  兰玉道:“那不行,少了你还以为我们三诓骗他们。”
  小麦道:“让服务员来帮个忙。”
  “我去找。”兰玉说着下楼去找人。一会就带一服务员上来,视频里,四个女人安逸地坐着,安逸地喝着茶,安逸地聊着天,安逸地不时俯瞰一下老街的景,自成安逸一景,真正别有一番安逸韵味。
  果然,对方无声无息了,她们窃笑。
  一会,程少楠改发短信:“亲爱的,什么时候回?”
  小麦回复:“待定。”
  “别回了,在那每人找个婆家。”
  “建议不错,可以采纳,楼下就有婚介所,一会去填资料交费。”
  对方又无声无息,四人哈哈大笑。
  小麦看一眼李丽,和晓光视频,晓光在那边笑:“婚介所没中意的?又想起我俩了?”
  小麦也笑:“正是,所以,接下来,你俩各人对我们四人说一句话,如果不顺耳,我们去别的婚介所继续找。沈书记,你先来。”
  四人忙凑在一起,看晓光少楠怎么说。
  晓光和少楠怎会不知小麦深意,晓光对着视频里的李丽意味深长地说:“李丽,人活着,不可能永远过着一帆风顺的日子,你现在正经历人生的挫折,甚至是落魄不堪的日子,不要心慌意乱,不要茫然不知所措,你只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会成为过去,不管是大事,还是难事,只要我们正确面对,一切都会得到解决。你能果断地背起行囊外出打拼,说明你是明白人,人在落魄的时候,守在老地方,是难以改变现在的,我觉得你调整得很好,但愿丽水是你新的开始。”
  李丽听得眼眶发红:“晓光,谢谢,我记住了,我会记住你说的话,从最卑微最底层做起,修炼自己内心的强大,抵御人生的风霜雨雪。”
  接着出现在视频里的是程少楠,程少楠对李丽说的一番话更是情深义重:“鼓励你的话晓光都说了,我说点别的,人只有在落魄时,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李月昨天梦见你对着她哭,今天你的三个朋友马上赶到你身边,说明了什么?说明她们是不会抛弃你的。李丽,真正的朋友是当你落魄时仍然对你如以往,在你悲伤无助的时候,她们给你安慰与关怀;在你失望彷徨的时候,她们给你信心与力量;在你烦恼时她们会站出来帮你分担。你很幸运,此刻,坐在你身边的三个人是你真正的朋友,无需想起,因为她们从没忘记你。记住,人在落魄时,才知道谁的手最暖。”
  程少楠一番话不仅让李丽泪流满面,小麦、李月、兰玉也是泪珠点点,小麦向李丽伸出手,李月向她伸出手,兰玉向她伸出手,李丽哭着把手放在她们手里,四双手,紧紧相握。
  小麦终于不留遗憾,用这样的方式,让李丽听到少楠的安慰,她相信,这是她心头的最暖。
  说了很多话,喝掉三壶茶,方回房睡觉,为明天养精蓄锐。
  回到房里的李丽,激动得有些恍惚,程少楠那番话一遍遍在她耳边回旋,他说得那般情深义浓,每一个字都温暖她心,今日能听到他这番话,她觉得自己值了,程少楠没有看轻她,非但没有看轻她,还没有抛弃她,对于她来说,这太重要了,以后只要想起他今日说的,所有坎坷所有磨难,所有悲伤所有痛苦,都不会把她击倒。
  令她恍惚的,还有程少楠的照片,看一眼,她便心跳不止,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就是管不住,今生难道就迈不过这道情坎?她天天担心三宝担心女儿,让自己不去想别的,今日一见,所有的努力又白费。那张脸,那张俊雅的脸,几十年了,怎么就赶不走了啊。他和小麦是那般般配,般配得令人心动,令人无言,他对小麦又是那般疼爱,一句亲爱的,是那么令人销魂,她李丽五十年来,从没听过这么令人动心动肺的三个字,哪怕唤她一次,也不枉这女儿身了呀。
  李月看见她神思恍惚坐着一动不动,以为她在担心女儿,便从包里掏出小麦给的卡,安慰她道:“这里有五万元,是我这几年瞒着晓光为知暖攒的体己钱,女儿进了小麦家哪还需要我这点小钱,你就拿着它去英国把知慧找回来,真学坏了可了不得,你这一生就真完了,我也会后悔死。”
  李丽眼泪下来了:“怎么可以,我拿什么还你。”
  “谁要你还了,知慧是我外甥女,我不能任她学坏不管,知暖不用我再操心,李丽,我们一起把知慧管好,我要上班不能陪你去英国,你一个人行不行?能不能把知慧拉回来?”
  “去了我自有办法,不去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尽快去。”
  “好的,下星期我就去。”李丽接过卡,叫了声“姐啊。”哭到在李月怀里,李月忍不住泪水涟涟。
  “三宝的事,有啥说法没?”
  “管不了他了,也没办法管,没人敢管,我现在只想管好女儿。”
  李月看着李丽又黑又瘦的脸,心疼地问道:“你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有哪不舒服?”
  余生,她还能舒服吗?李丽不好如实相告,整天抑郁寡欢,她都抑郁了,好在药物控制得早。心里实在难受得受不了,她便找一处无人之地狠命哭一场,待心情有所缓冲再回来。她不知道当初的小麦是不是和她现在一样受煎熬,讨债的人成群结队,她一定也是难受得想狠命哭。有一点她比她好,她们兄弟姐妹一条心。灾难的另一个名字,叫亲情!而她偏偏无法拥有这另一个名字,除了她们几个,家里没一人关心她,她曾视为眼中钉的小麦,竟帮她最多最多。
  “你们过来我哥嫂他们知道吗?”李丽忍不住又问起家人。
  “没跟他们说,说了也白说,你还指望他们能帮你?别做梦了,你走了,我猜他们拍手称快呢,不然还怕你惦记那些股份。”
  “姐,我才是孤魂野鬼啊,疼我的父亲看见我像看见鬼,哥哥嫂嫂从我出事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
  “你也有问题,给他们钱给他们股分,按理他们是该谢你,可你给的时候那高高在上的态度,好也变坏了。”
  “我现在也后悔,那个时候怎么就那么高傲,前半生高傲换来后半生卑微,卑微到了任人践踏地步。”
  “别泄气,少楠刚才不是说了,你还有我,还有小麦,还有兰玉,我们从来没有忘记你。”
  “在小麦面前,我无地自容啊。”
  “可不。”李月对她又恨又怜,“现在想开点,禾风也得叫你声姨了,也算一家人,小麦也是这么想的,昨天跟她一说,她就陪我来了,清风舍很忙,她还是放下就来。”
  “帮我谢谢她,这辈子我没法报答她了,我只能每天祈求她幸福平安。”
  “她不在乎你谢不谢,她谁都会帮,她生性善良。”
  李丽不吭声了,她也不敢吭声,在小麦面前,她就是个恶贯满盈之人,今日也是恶有恶报。再难受,她也不报怨命运对她的不公,就她这人品,能有一处地让她苟延残喘,已经是上帝不弃她,她哪还有资格报怨。
  她这一生,就帮过表哥一人,表哥如今如此回报她,如果她能再多帮几人,不说像小麦少楠一样积德行善,只要有他们三分之一善心,也不会落到这境地啊。
  李丽这次是当真悔断肠子,但已来不及,这辈子,她这条咸鱼再也翻不了身了,只求余生不再心生邪念贪念,太太平平做个打工人,只求温饱,把女儿找回来,再找个平常人家嫁了。如同晓光说的,世间所有的事情,都会成为过去,不管是大事,还是难事。
  这时,李月手机响,是知暖,李月和她说了几句,知暖说要和姑说几话,李月便把手机递给李丽,李丽不敢和她说话,李月说:“自家孩子,知暖你不了解?生性温和。”
  李丽这才卑微地喊了声:“知暖。”
  “姨,我想你了,也想知慧。”
  李丽听着又哭了,抽泣个不停。
  李月只好接过来,问知暖道:“和你婆婆通话没?”
  “刚通好。”
  “死丫头,我还是排她后。”李月笑着骂女儿。
  “婆婆让我安慰安慰姨,妈,姨在哭?”
  “啊,你说了什么她哭不停?”
  “就说我想她和知慧了。”
  李月叹口气:“这话我听了也想哭。知暖啊,你一定要好好的,禾风好吗?你要好好照顾好他,不然我跟你算帐。”
  “妈,我也排他后了。”
  李月不由笑了,“听见没?”
  “听见了,要和他说话吗?我过去喊他。”
  “别了,让他好好休息。”
  “好吧,今天程爸没来,累得他够呛。”
  “怪我,一定要把你婆婆拉着一起来。”
  “没事,禾风说了,只要两位母亲开心,我们就开心。”
  “真的?他说两位母亲?”
  “是啊,他在我跟前常唤你妈妈。”
  “那你呢?”
  “我也是。”
  “好,以后就改口,叫爸妈。回来我们给你们包改口费。”
  “多吗?多可以考虑。”
  “臭丫头,明显给我压力,我能多得过你婆婆?”
  “跟你开玩笑,这也听不出来,我婆婆就是比你聪明。”
  “你婆婆是作家,我是什么?家庭妇女。”李月看了一眼流泪的李丽,对知暖道:“不说了,和禾风好好的哦。”
  “你们也是。”
  李月挂了电话,李丽还在抽泣,边抽泣边说道:“姐啊,你是个有福之人,知暖找了个多好的人家,我们家知慧,她怎么办啊。”
  李月坐到她身边,握住她的手:“先让她回来,慢慢也给她找个好人家,不求富贵,人好就好。小麦如果没和少楠结婚,禾风,我们也嫁,我看中的是这孩子人品。”
  “知慧和知暖不一样,享受惯了,谁敢要她。”
  “早提醒过你,还是让你们宠得不像样。别担心,她还有知暖这个姐姐,她不会不管知慧。小麦也说了,只要智慧回来,丽水、清水港、清风舍,随她挑。”
  “小麦她,真这么说?”
  “是啊,小麦还说,知慧小时候就和禾风相处得好,禾风知暖都在清风舍,知慧肯定愿意去。”
  李丽听了又哭,小时候她为何不和小麦好好相处啊,论处世之道,她还及不上女儿。
  “别哭了,你让我再梦见你哭?我回去怎么安心。”
  李丽擦着泪,慢慢安定下来。姐妹俩开始讨论想什么办法让知慧回来,回来后怎么安排她,李月又开始罗列身边哪家有未娶的男孩子,一说说到三点钟,俩人方昏昏入睡。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