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着希望怀着痛

1
  
   云文秋怀孕期间身子比较灵活,上班、做饭、洗衣都不耽误。
   怀孕七个多月的一天,下班后,云文秋在他们租的房子里包饺子,丈夫苗信德坐在小板凳上,跟云文秋东拉西扯。
   其实,云文秋倒是很羡慕人家那些小两口。吃顿饺子一个剁馅,一个揉面;一个擀皮,一个包馅;一个看锅,一个收拾案板,和谐得让人羡慕。可自家这位却从来不屑做这些,或许像他爱做的梦,他上辈子真是个大少爷?要不就像他自己相信的、不知道哪个算命先生对他说的“战乱年代你能领十万兵”?不知道。反正云文秋曾经希望的小两口之间的你帮我助非但不曾实现过,让他“帮忙”干点家务,还每每“惹得”苗信德大少爷脾气发作。这结婚还不到一年呢,云文秋现在是宁可什么都自己做,也不愿意找气生。
   正在包呢,她的妹妹云文韵带了两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来了。
   “大姐,我领着我朋友来看看俺大外甥。”云文韵一进门就笑嘻嘻地说。
  “小妹来啦?”苗信德打了声招呼,欠了欠屁股没起身。
  “噗嗤”云文秋笑出了声:“你一个大姑娘家也学会贫嘴了!你来看你大外甥,我还没见着他的影儿呢。”
  “嘻嘻,这还不快吗?”小妹笑着说,“我来传达咱妈的最新指示。咱妈说你七个多月了,身子重了,弯腰、翻身都悠着些,能不上班就不要上班了,家务活能少干点就少干点,更不要蹲着洗衣服。反正房子是租来的,干净点儿、肮脏点儿,不用管它,保护好自己和我大外甥要紧,可千万不能让他在胎里就受什么委屈。”
   “你昨天回家啦?跟咱妈说我好着呢。现在,我除了躺下时感觉肚子坠得慌、脚背略微有点肿,其它地方一点都没感觉出不对劲。不过,这后边的话咱妈以后问起来你可不要跟咱妈说啊,就说我很好就行了。”
   云文韵没接她姐的话,好像又突然想起来似的,笑着叽叽呱呱地说:“对了,我们班上的大姐还让我跟你说,怀孕的时候可千万不能生气上火;否则,等孩子生出来脾气可能会不好。”
   云文秋一愣,她知道小妹说这话说不定是意有所指,她应该只是守着苗信德不好意思明说就是了。结婚后才知道,苗信德追她时的随和、大度十之七八都是装出来的。可她没有守着外人的面拆自家另一半台的道理,将头略垂,将一点饺子馅挑到了皮上:“哪能呢?也不过是上班下班,哪来的火上?我们班上的领导、同事都对我好着呢。”
   “那就好。大姐,那我们走了。有需要我干的活儿,你就说,我星期天来帮你干。”云文韵说着,就准备转身。
  “放心吧,我挺好的,自己能干。你和你朋友留在这里吃饺子吧。”
   “大姐,我们就是和文韵一起来看看你,我们来之前就吃过饭了。”一个跟云文韵差不多身材的女孩笑着回绝道。
   云文韵她们走后,苗信德问道:“刚刚说话的那个细高个女孩是谁呀?”
   云文秋拿起一张饺子皮儿说:“我不认识啊。”
  “另一个女孩是谁呀?”
   云文秋以为苗信德就是没事儿拉闲呱随口问一下,她放下包好的饺子,又拿起一张饺子皮随口答道:“这两个女孩我都是第一次见。”
   “那个细高个女孩多大啦?”苗信德又抛出来一个问题。
  云文秋笑了:“你看看你问的这问题,我都说不认识她们了,我怎么会知道她多大了?既然是小妹的朋友,看面相也跟小妹差不多,估计年龄也差不多吧。”
   “她家住在哪里呀?”
   云文秋没想到苗信德继续问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白了他一眼,有点没好气地噎他道:“这不是你的特长吗?想当初,咱两家隔得那么远,你也能找到我家在哪。哼,还假装是我邻村的呢!都有过一次经验了,这次再去找还不是更简单?”
   “我就去找,怎么啦?”苗信德突然“噌”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
   “这就等不及了?挺好啊,等我让小妹儿帮你打听一下,别跑冤枉路。”云文秋以为苗信德开玩笑呢,手里不停。
   “X你妈的,你们姊妹俩给你爹我把脸都丢尽了,我还去找你妈个X?”苗信德突然出口成“脏”。
   云文秋将一个包好了的饺子放到了箅子上,有点惊奇地看了苗信德一眼:“我姊妹俩怎么给你丢脸了?好好的,你怎么又骂人呢?”
   “我骂人啦?我骂的是没有脑子的猪!”苗信德“砰”的一脚,他原本坐着的小板凳被踢翻了。
   “你,你……”云文秋张口结舌,她还没反应过来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了,甚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擎着个鳖爪子指着你爹干什么?”苗信德骂着,从小箅子上抓起一个饺子朝着云文秋砸了过去,“你爹妈把你们姊妹俩生得人模狗样儿的,你们脑袋里装的是屎啊?”
   “你,你……”云文秋从小哪里听过这样的话?“你”了半天好不容易挣出一句,“我父母又怎么得罪你了?”
   “你他妈的说你白痴,你还真不精细!”“砰”的又是一声,苗信德站起身,将他刚刚踢翻的小板凳又踢得翻滚了几下,“不知道咱是租的房子?领人来丢你爹的脸?!”
   “你别一口一个‘你爹’好不好啊?租的房子怎么了?”
   “你第一次到别人家空着手啊?她们还不是看你穷得租房子,特意来看你笑话的?”
   “你可真能想!这都是什么逻辑呀?”云文秋总算是回过点味儿了,“咱们单位里900多人,从后勤人员到车间工人,有几个住自己房子的?大家还不都是租的?你以为你真是带兵十万的将军,还有人给你准备一套别墅?只要你能对我好好的,你哪只眼睛看见别人笑话我了?”
   然而,云文秋还是没有抓住矛盾的焦点。谁知道苗信德这天是哪根筋不对了呢,到最后,他掀摔了饺子,踹翻了面板,踢撒了剩下的饺子馅……
   就算他上辈子真是爷,这辈子可以懒,可以梦想自己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但不一定要无缘无故地寻衅骂人、摔东西呀!
   只觉得胸口似掉进去了一个大铅球,云文秋气得哭哭不出声,骂又不会,赌气躺倒在床上流眼泪。
   谁知道,苗信德发过了疯,也爬到床上。那一阵子,云文秋又生气又委屈,感觉简直无法跟苗信德生活在一片天底下。她抹着眼泪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房间角落里的一张小钢丝床上,重新躺了下来。
   钢丝床是前一阵子公公来做买卖用过的,就是搁东西的一个“架子”,床上没有床板,弹簧的质量更不够硬。云文秋一躺上去,沉重的身子立刻将钢丝床的中间压得塌陷了下去。一瞬间,她感觉她右侧的皮肤要被坠裂了,肚子里的胎儿下一刻就要破腹而出了!
   她想翻过身仰躺在上面,可努力了一下却没有成功——钢丝床的床面儿早已深深地陷了下去,而她一动,柔软的弹簧却又卖力地发挥着它们弹性,将她继续往下陷。
   不行啊,她真的感觉肚子下一刻就要坠破了!右手贴在小床的边上,能摸着钢丝床边上的框架却用不上力;左胳膊往身后搭,却偏偏摸不着床的另一侧框架。
   云文秋强忍着肚子剧烈的下坠感,右手努力推着右侧的框架,左手抠进钢丝的网眼,将身子往后挪动了点。终于,她的左手踏踏实实地按到了左侧的框架;改按为抓,手臂、手指用力,总算将身子翻转了90多度,仰躺到了钢丝床上。
   可很快,她就为自己的愚蠢后悔了。重重的肚子摊在柔软度十足的钢丝上,她的屁股、肚子、脊背不由自主地往下陷去。不一会儿,云文秋感觉到她的脊背要被自己的重量压折了……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知道非常地难受。
   云文秋在钢丝床上躺不住了,她决定权当苗信德不存在,仍然躺回到大床睡觉去。可是她越是想坐起来,屁股和肚子的部位就越往下沉,而背部有一种要抻断了的感觉。
   好难受啊!云文秋身子难受,心里更难过,泪水不由得再次溢了出来。她用手抹了一把泪水,谁知却像打开了泄 洪闸,泪水反而越涌越多,越涌越快。
   “好疼啊!”不由自主的呻吟夹杂在泪水中脱口而出。背部的剧痛、想起却起不来的无助、满心的委屈,让云文秋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嘤嘤”地哭了起来。
   “闭嘴!丧门你妈个X的!”被搅了清梦的苗信德怒骂了一声。
   然而,云文秋并没有闭嘴。她疼啊,心里的疼一时顾不上了,她的背部下坠得仿佛要将钢丝床撕裂一般。尽管泪水不断,云文秋知道,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想法子爬起来。
   苗信德骂了一句,见云文秋依然故我,却也没再辱骂,翻了个身朝向床里,仿佛真的不存在了一样。
   云文秋哭着,又试了一次抬头、往上撑起上半身的动作,不过她还是失败了。
   她知道,现在的她如果没有人帮忙,从这张钢丝床上坐起来很难。
   可她现在只有自己。
   连番的折腾,却也让她暂时忘记了背部的剧痛。用右手抓紧床右侧的框架,努力地侧转身子……还好,她如愿地侧过了身。
   将右腿缓慢地离开钢丝床,慢慢地探向地面儿。钢丝床的腿儿不高,她再次如愿了,右脚顺利地踩实了地面。可随即腿肚子却也随着一紧,这也让她心里跟着一紧,生怕腿肚子会再次发生扭转。
   近来不知道怎么了,平常行动感觉身子并不笨重啊,右腿却经常无缘无故地抽筋儿;睡梦中,她的腿已经不只抽过一次了,甚至有一次腿肚子都转啦!那种疼痛,让人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瞬间的大脑“跑路”、对疼痛的记忆,让云文秋正在经历着另一种疼痛,仿佛与记忆中的疼引起了共鸣,肚子的坠沉感更强烈。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尽着最大限度地将左腿也往下移动,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床的框架。终于,她身子一歪滑坐在了地上。
   钢丝床的高度比正常的床要矮得多,云文秋滑坐到地上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怎么疼痛,肚子的下坠感更是随之停止。
   在地上坐了一小会儿,她起身爬上大床,在远离苗信德的一侧拉了床被子蒙头躺下。苗信德翻了一下身,声音从被子外面传来:“有骨气以后你就睡那张小床别上来呀!”
   “啊——”泪水虽然早干了,可云文秋心里憋闷得异常难受,她很想大吼,很想骂人,可这声本应高亢的喊声还是只在她脑子里拖曳了一次尾音;让她像苗信德那样不要脸地骂人,她根本骂不出口,也不会骂。
   真有一种“秀才遇到兵”,而且还是兵痞的感觉呀!
  此时,云文秋的心里被堵得满满的,反倒是欲哭无泪了。
  她很希望苗信德能道歉,能哄自己一下。正自己满脑子胡思乱想呢,就听被子外又传来他脆生生的声音:“咕呱,咕呱,咕呱,咕呱……”
   云文秋一愣,正不知苗信德抽动了哪根神经,就听他突然又蹦出来一句:“气死你!气得你像小青蛙一样,肚皮一鼓一鼓的!”
   云文秋将蒙在身上的被子一掀:“你……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不顾云文秋大热天的用被子再次将自己蒙得严严实实,苗信德立刻搭话道:“凭什么得我出去啊?你怎么不出去?爱出去你出去,我就是不出去,气死你!”
   “你!你……”云文秋浑身乱颤,“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就不可理喻,你又能怎么样?”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云文秋简直不相信,苗信德这明明就是故意找茬嘛!
   “我就这样,你能怎么的?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我另找好的!今天那个性子活泼的就不错。”
   云文秋简直要气疯了。苗信德他这还是人话吗?不共戴天,不共戴天!云文秋感觉此刻自己真的还是赶快死了的好。
   她“呼”地爬起来,正想离开家门,直奔那已经在岸边徘徊过几次的月牙湖……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不安,突然“挺”了一下。那感觉,仿佛让云文秋看到了一个刚刚睡醒的小小孩童,打着哈欠,两只小胳膊攥着小拳头往斜上方一伸,一只小脚丫同时一蹬——是的,这个小家伙每次伸胳膊踢腿儿,始终是往三个方向伸,云文秋从来没有一次感觉到更多的方向同时踢腾的感觉。
   不过云文秋从来不担心,她知道——冥冥之中的一种感应告诉她,孩子是健康的、健全的,他只是惜力,只是不忍心同时在多处踢蹬自己的母亲。
   这可是一个健康的生命!云文秋犹豫了,不能让未出世的孩子跟着她“去了”!她是母亲,不是刽子手!就算那月牙湖的水再清澈,也不该成为她娘俩一尸两命的地方啊!刚刚坐起来的身子重新又摔回到了床上,她一会儿小声啜泣,一会儿脑子里又激烈交锋。不过苗信德却也没再骂人,也没再气人。
   或许是折腾累了吧?不知道什么时间,云文秋睡着了……
  
  2
   能就此睡死过去也挺好的吧?睡梦里的她不安地啜泣着。
   云文秋的心愿并没有达成。虽然是被闹钟吵醒,可她的心情仍然平复了很多。
   那晚,云文秋值夜班,苗信德也上夜班。听到闹钟响,云文秋条件反射般地爬了起来,苗信德也已经打开灯站在了床下。1
  
   云文秋怀孕期间身子比较灵活,上班、做饭、洗衣都不耽误。
   怀孕七个多月的一天,下班后,云文秋在他们租的房子里包饺子,丈夫苗信德坐在小板凳上,跟云文秋东拉西扯。
   其实,云文秋倒是很羡慕人家那些小两口。吃顿饺子一个剁馅,一个揉面;一个擀皮,一个包馅;一个看锅,一个收拾案板,和谐得让人羡慕。可自家这位却从来不屑做这些,或许像他爱做的梦,他上辈子真是个大少爷?要不就像他自己相信的、不知道哪个算命先生对他说的“战乱年代你能领十万兵”?不知道。反正云文秋曾经希望的小两口之间的你帮我助非但不曾实现过,让他“帮忙”干点家务,还每每“惹得”苗信德大少爷脾气发作。这结婚还不到一年呢,云文秋现在是宁可什么都自己做,也不愿意找气生。
   正在包呢,她的妹妹云文韵带了两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女孩子来了。
   “大姐,我领着我朋友来看看俺大外甥。”云文韵一进门就笑嘻嘻地说。
  “小妹来啦?”苗信德打了声招呼,欠了欠屁股没起身。
  “噗嗤”云文秋笑出了声:“你一个大姑娘家也学会贫嘴了!你来看你大外甥,我还没见着他的影儿呢。”
  “嘻嘻,这还不快吗?”小妹笑着说,“我来传达咱妈的最新指示。咱妈说你七个多月了,身子重了,弯腰、翻身都悠着些,能不上班就不要上班了,家务活能少干点就少干点,更不要蹲着洗衣服。反正房子是租来的,干净点儿、肮脏点儿,不用管它,保护好自己和我大外甥要紧,可千万不能让他在胎里就受什么委屈。”
   “你昨天回家啦?跟咱妈说我好着呢。现在,我除了躺下时感觉肚子坠得慌、脚背略微有点肿,其它地方一点都没感觉出不对劲。不过,这后边的话咱妈以后问起来你可不要跟咱妈说啊,就说我很好就行了。”
   云文韵没接她姐的话,好像又突然想起来似的,笑着叽叽呱呱地说:“对了,我们班上的大姐还让我跟你说,怀孕的时候可千万不能生气上火;否则,等孩子生出来脾气可能会不好。”
   云文秋一愣,她知道小妹说这话说不定是意有所指,她应该只是守着苗信德不好意思明说就是了。结婚后才知道,苗信德追她时的随和、大度十之七八都是装出来的。可她没有守着外人的面拆自家另一半台的道理,将头略垂,将一点饺子馅挑到了皮上:“哪能呢?也不过是上班下班,哪来的火上?我们班上的领导、同事都对我好着呢。”
   “那就好。大姐,那我们走了。有需要我干的活儿,你就说,我星期天来帮你干。”云文韵说着,就准备转身。
  “放心吧,我挺好的,自己能干。你和你朋友留在这里吃饺子吧。”
   “大姐,我们就是和文韵一起来看看你,我们来之前就吃过饭了。”一个跟云文韵差不多身材的女孩笑着回绝道。
   云文韵她们走后,苗信德问道:“刚刚说话的那个细高个女孩是谁呀?”
   云文秋拿起一张饺子皮儿说:“我不认识啊。”
  “另一个女孩是谁呀?”
   云文秋以为苗信德就是没事儿拉闲呱随口问一下,她放下包好的饺子,又拿起一张饺子皮随口答道:“这两个女孩我都是第一次见。”
   “那个细高个女孩多大啦?”苗信德又抛出来一个问题。
  云文秋笑了:“你看看你问的这问题,我都说不认识她们了,我怎么会知道她多大了?既然是小妹的朋友,看面相也跟小妹差不多,估计年龄也差不多吧。”
   “她家住在哪里呀?”
   云文秋没想到苗信德继续问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白了他一眼,有点没好气地噎他道:“这不是你的特长吗?想当初,咱两家隔得那么远,你也能找到我家在哪。哼,还假装是我邻村的呢!都有过一次经验了,这次再去找还不是更简单?”
   “我就去找,怎么啦?”苗信德突然“噌”地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
   “这就等不及了?挺好啊,等我让小妹儿帮你打听一下,别跑冤枉路。”云文秋以为苗信德开玩笑呢,手里不停。
   “X你妈的,你们姊妹俩给你爹我把脸都丢尽了,我还去找你妈个X?”苗信德突然出口成“脏”。
   云文秋将一个包好了的饺子放到了箅子上,有点惊奇地看了苗信德一眼:“我姊妹俩怎么给你丢脸了?好好的,你怎么又骂人呢?”
   “我骂人啦?我骂的是没有脑子的猪!”苗信德“砰”的一脚,他原本坐着的小板凳被踢翻了。
   “你,你……”云文秋张口结舌,她还没反应过来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了,甚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擎着个鳖爪子指着你爹干什么?”苗信德骂着,从小箅子上抓起一个饺子朝着云文秋砸了过去,“你爹妈把你们姊妹俩生得人模狗样儿的,你们脑袋里装的是屎啊?”
   “你,你……”云文秋从小哪里听过这样的话?“你”了半天好不容易挣出一句,“我父母又怎么得罪你了?”
   “你他妈的说你白痴,你还真不精细!”“砰”的又是一声,苗信德站起身,将他刚刚踢翻的小板凳又踢得翻滚了几下,“不知道咱是租的房子?领人来丢你爹的脸?!”
   “你别一口一个‘你爹’好不好啊?租的房子怎么了?”
   “你第一次到别人家空着手啊?她们还不是看你穷得租房子,特意来看你笑话的?”
   “你可真能想!这都是什么逻辑呀?”云文秋总算是回过点味儿了,“咱们单位里900多人,从后勤人员到车间工人,有几个住自己房子的?大家还不都是租的?你以为你真是带兵十万的将军,还有人给你准备一套别墅?只要你能对我好好的,你哪只眼睛看见别人笑话我了?”
   然而,云文秋还是没有抓住矛盾的焦点。谁知道苗信德这天是哪根筋不对了呢,到最后,他掀摔了饺子,踹翻了面板,踢撒了剩下的饺子馅……
   就算他上辈子真是爷,这辈子可以懒,可以梦想自己是威风八面的大将军,但不一定要无缘无故地寻衅骂人、摔东西呀!
   只觉得胸口似掉进去了一个大铅球,云文秋气得哭哭不出声,骂又不会,赌气躺倒在床上流眼泪。
   谁知道,苗信德发过了疯,也爬到床上。那一阵子,云文秋又生气又委屈,感觉简直无法跟苗信德生活在一片天底下。她抹着眼泪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房间角落里的一张小钢丝床上,重新躺了下来。
   钢丝床是前一阵子公公来做买卖用过的,就是搁东西的一个“架子”,床上没有床板,弹簧的质量更不够硬。云文秋一躺上去,沉重的身子立刻将钢丝床的中间压得塌陷了下去。一瞬间,她感觉她右侧的皮肤要被坠裂了,肚子里的胎儿下一刻就要破腹而出了!
   她想翻过身仰躺在上面,可努力了一下却没有成功——钢丝床的床面儿早已深深地陷了下去,而她一动,柔软的弹簧却又卖力地发挥着它们弹性,将她继续往下陷。
   不行啊,她真的感觉肚子下一刻就要坠破了!右手贴在小床的边上,能摸着钢丝床边上的框架却用不上力;左胳膊往身后搭,却偏偏摸不着床的另一侧框架。
   云文秋强忍着肚子剧烈的下坠感,右手努力推着右侧的框架,左手抠进钢丝的网眼,将身子往后挪动了点。终于,她的左手踏踏实实地按到了左侧的框架;改按为抓,手臂、手指用力,总算将身子翻转了90多度,仰躺到了钢丝床上。
   可很快,她就为自己的愚蠢后悔了。重重的肚子摊在柔软度十足的钢丝上,她的屁股、肚子、脊背不由自主地往下陷去。不一会儿,云文秋感觉到她的脊背要被自己的重量压折了……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知道非常地难受。
   云文秋在钢丝床上躺不住了,她决定权当苗信德不存在,仍然躺回到大床睡觉去。可是她越是想坐起来,屁股和肚子的部位就越往下沉,而背部有一种要抻断了的感觉。
   好难受啊!云文秋身子难受,心里更难过,泪水不由得再次溢了出来。她用手抹了一把泪水,谁知却像打开了泄 洪闸,泪水反而越涌越多,越涌越快。
   “好疼啊!”不由自主的呻吟夹杂在泪水中脱口而出。背部的剧痛、想起却起不来的无助、满心的委屈,让云文秋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嘤嘤”地哭了起来。
   “闭嘴!丧门你妈个X的!”被搅了清梦的苗信德怒骂了一声。
   然而,云文秋并没有闭嘴。她疼啊,心里的疼一时顾不上了,她的背部下坠得仿佛要将钢丝床撕裂一般。尽管泪水不断,云文秋知道,现在对她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想法子爬起来。
   苗信德骂了一句,见云文秋依然故我,却也没再辱骂,翻了个身朝向床里,仿佛真的不存在了一样。
   云文秋哭着,又试了一次抬头、往上撑起上半身的动作,不过她还是失败了。
   她知道,现在的她如果没有人帮忙,从这张钢丝床上坐起来很难。
   可她现在只有自己。
   连番的折腾,却也让她暂时忘记了背部的剧痛。用右手抓紧床右侧的框架,努力地侧转身子……还好,她如愿地侧过了身。
   将右腿缓慢地离开钢丝床,慢慢地探向地面儿。钢丝床的腿儿不高,她再次如愿了,右脚顺利地踩实了地面。可随即腿肚子却也随着一紧,这也让她心里跟着一紧,生怕腿肚子会再次发生扭转。
   近来不知道怎么了,平常行动感觉身子并不笨重啊,右腿却经常无缘无故地抽筋儿;睡梦中,她的腿已经不只抽过一次了,甚至有一次腿肚子都转啦!那种疼痛,让人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瞬间的大脑“跑路”、对疼痛的记忆,让云文秋正在经历着另一种疼痛,仿佛与记忆中的疼引起了共鸣,肚子的坠沉感更强烈。什么也顾不上了,她尽着最大限度地将左腿也往下移动,同时用手紧紧地抓住床的框架。终于,她身子一歪滑坐在了地上。
   钢丝床的高度比正常的床要矮得多,云文秋滑坐到地上的时候并没有感到怎么疼痛,肚子的下坠感更是随之停止。
   在地上坐了一小会儿,她起身爬上大床,在远离苗信德的一侧拉了床被子蒙头躺下。苗信德翻了一下身,声音从被子外面传来:“有骨气以后你就睡那张小床别上来呀!”
   “啊——”泪水虽然早干了,可云文秋心里憋闷得异常难受,她很想大吼,很想骂人,可这声本应高亢的喊声还是只在她脑子里拖曳了一次尾音;让她像苗信德那样不要脸地骂人,她根本骂不出口,也不会骂。
   真有一种“秀才遇到兵”,而且还是兵痞的感觉呀!
  此时,云文秋的心里被堵得满满的,反倒是欲哭无泪了。
  她很希望苗信德能道歉,能哄自己一下。正自己满脑子胡思乱想呢,就听被子外又传来他脆生生的声音:“咕呱,咕呱,咕呱,咕呱……”
   云文秋一愣,正不知苗信德抽动了哪根神经,就听他突然又蹦出来一句:“气死你!气得你像小青蛙一样,肚皮一鼓一鼓的!”
   云文秋将蒙在身上的被子一掀:“你……你给我出去!我不想见到你!”
   不顾云文秋大热天的用被子再次将自己蒙得严严实实,苗信德立刻搭话道:“凭什么得我出去啊?你怎么不出去?爱出去你出去,我就是不出去,气死你!”
   “你!你……”云文秋浑身乱颤,“你简直不可理喻!”
   “我就不可理喻,你又能怎么样?”
   “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云文秋简直不相信,苗信德这明明就是故意找茬嘛!
   “我就这样,你能怎么的?气死你,气死你!气死你我另找好的!今天那个性子活泼的就不错。”
   云文秋简直要气疯了。苗信德他这还是人话吗?不共戴天,不共戴天!云文秋感觉此刻自己真的还是赶快死了的好。
   她“呼”地爬起来,正想离开家门,直奔那已经在岸边徘徊过几次的月牙湖……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的不安,突然“挺”了一下。那感觉,仿佛让云文秋看到了一个刚刚睡醒的小小孩童,打着哈欠,两只小胳膊攥着小拳头往斜上方一伸,一只小脚丫同时一蹬——是的,这个小家伙每次伸胳膊踢腿儿,始终是往三个方向伸,云文秋从来没有一次感觉到更多的方向同时踢腾的感觉。
   不过云文秋从来不担心,她知道——冥冥之中的一种感应告诉她,孩子是健康的、健全的,他只是惜力,只是不忍心同时在多处踢蹬自己的母亲。
   这可是一个健康的生命!云文秋犹豫了,不能让未出世的孩子跟着她“去了”!她是母亲,不是刽子手!就算那月牙湖的水再清澈,也不该成为她娘俩一尸两命的地方啊!刚刚坐起来的身子重新又摔回到了床上,她一会儿小声啜泣,一会儿脑子里又激烈交锋。不过苗信德却也没再骂人,也没再气人。
   或许是折腾累了吧?不知道什么时间,云文秋睡着了……
  
  2
   能就此睡死过去也挺好的吧?睡梦里的她不安地啜泣着。
   云文秋的心愿并没有达成。虽然是被闹钟吵醒,可她的心情仍然平复了很多。
   那晚,云文秋值夜班,苗信德也上夜班。听到闹钟响,云文秋条件反射般地爬了起来,苗信德也已经打开灯站在了床下。
   云文秋忽然想起了白天的事儿,心里的委屈又开始泛滥。她很希望苗信德能道个歉,哄哄自己,可苗信德仿佛就当云文秋根本不存在一样,自顾自地“噔噔噔”地走了出去。云文秋更加难过、生气,眼睛里不由得又蒙上了一层雾气。
   就在这时候,苗信德在院子里厉声喊道:“X你妈的,你走不走?”
   云文秋没想到苗信德竟然还是这种话,她还没想好怎么回答,腹中的胎儿忽然又动了一下,仿佛正慵懒地打着哈欠,翻了个身。
   云文秋忽然记起前天上班时,自己科室的女同事七嘴八舌地炫耀,她们怀孕时在家里受到的国宝级待遇。当时她还感觉她们做作:有那么娇气吗?我怎么感觉除了出门时肚子会先挺出门外,其它的行动不太受影响呢?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苗信德这是在干什么?难道他就忘了我正怀着身孕吗?难道孩子生出来将来不叫他爹?难道……刚回忆了一个片段,苗信德又在院子里吼了一嗓子:“X你妈的,你到底去不去?你不去就死家里吧!”
  一听苗信德还是这一腔,云文秋赌气地回了一句:“不去了!”
   她满心以为,苗信德就算看在这一天的加班费上也会回来哄她一下,这样她满肚子的委屈也就烟消云散了。
   还不错,云文秋真的听到了苗信德回来的声音。她心里一软:看起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趁苗信德还没有回来,云文秋拉了一床毛巾被蒙了头,假装真在赌气。其实,她何曾想过不上班呢?那可是一天的加班费,一天顶平常两天的工资,这可是她和苗信德两个人一个周的菜钱呢!
   云文秋单位的管理层真的是人才辈出,将加班费掐得很紧:如果一个月之内有休班、病假,算工资的时候先去掉加班,不论是周几休的;平常如果有不可抗拒的因素,比如停电、原材料进不来等造成的休班也得先扣除加班——这天休的就等于周日调休了。
   她也知道,他们再不走就会迟到了,而迟到照例还会扣钱。现在她也不指望苗信德哄她了,只要他能用平和的语气来叫叫她就行。
   苗信德“噔噔噔”地闯回来,恶声恶气地吼:“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走不走?X你妈的,你哪来的这么多熊毛病!”
   云文秋的梦境一下子被打断了。听着苗信德恶狠狠的声音,从毛巾被角没盖严的小口里看到他倚在卧室门框上呲牙咧嘴,正用手虚点着自己的额头。云文秋感觉自己胸口的鼓胀一直延伸向眼睛,顶得她的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
  她知道苗信德这是要做茅坑里的石头,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更何况她根本就不会吵架!此时苗信德的言语、模样、行动更是成了封住她口的强力胶!顺带着还将她所有的委屈、愤懑、不解,全部封进了她的心里。
   她一言未发,顺手扽灭了床边的电灯,任由满脸的泪水恣意地抹到蒙住头的毛巾被上。跳动的灯绳独自地荡悠了两下,随之安静了下来。
   “噔噔噔”苗信德故意将地跺得山响,却也没忘了在临走时关掉另一间的灯。他心里也是满腔怒火——这个该死的老娘们儿,真能矫情!说你两句就不上班了?你以为你爹我还得用八抬大轿抬着你?偏偏不能惯着你这些熊毛病!
  
  3
   云文秋哭够了,大约是心中的委屈和愤懑随着眼泪流走了不少,她又记挂起她的工作和加班费。
   他们科室每天晚上都有三个女孩轮流值班,今天晚上她突然不去,那两个不明情况,明天早上在领导面前都无从说起吧?一旦领导认定了她是旷工,不但加班费没有了,那可是要扣三天的工资的!更何况她们平常都那么好,突然间招呼都不打一个,说不定她们也会记挂着她,这一晚上都不会安心吧?
   还不知道离开自己地球照样转的云文秋,脑子里一刻也不闲地胡思乱想着……
   终于,她躺不住了,伸手摸索到了灯绳,随手一拉,准备起床去上班。
   谁知,她感觉手里一紧又一松,好巧不巧的,灯绳竟然就在这一次被拉断了一大截!
   “真倒霉!”她嘟囔着,赤着脚丫子爬下地,摸索着去另一个房间打开了那间的灯;又搬来高凳子,放在只剩一点小尾巴的灯绳下面——她得打开这间的灯找她的袜子和钥匙。
   踏在凳子上还是有点儿矮,她站在上面使劲地踮着脚尖、伸长手臂,勉强地用中指和食指夹住了残存的灯绳;将两根手指使劲并着往下夹,灯绳被捋直了一点,她的大拇指也可以使上劲儿了。
   她心里一阵轻松,三根手指一起用力使劲往下一拉,“啪”电灯没有应声而开,而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灯口上脱落,掉在了地上跌得粉碎!
   云文秋目瞪口呆,想不出这一天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地上不知哪里就会有碎玻璃,不敢再找她的东西了,在凳子上站了一会儿,慢慢地摸索着下了地。她不敢抬脚,两只脚擦着地面,慢慢地一路蹭向了她放鞋的地方。
   关了另一间房子里唯一的一盏灯,云文秋锁了门走到了院子里。
   院子里漆黑一团,天空也没有半点星光。她犹豫了,都这么晚了,真的要自己去上班吗?要走的路可是有很长的一段没有路灯啊。不过,曾经在心里面说服了她的道理马上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站在院子里,她很快就有了主意。苗信德的一个表哥——许代霖,一直在云文秋他们租住的房子前面那排门面房里开店。
   许代霖打开门,揉着惺忪的睡眼吃惊地问:“怎么是你,佳怡?可是信德有什么事儿?”
   “他没事,三哥。”云文秋先递上一颗宽心丸,又说,“今天晚上上班时,我忽然肚子痛……”
   “肚子痛?”许代霖一下子清醒了,“是不是要生啦?信德呢?”
   “不是,三哥,你别着急。”云文秋看着差点儿引起误会,赶紧解释说,“还有一个半月才到预产期呢。没事儿,我肚子现在也不疼了。”
   “哦——”许代霖长出了一口气,“还真吓了我一跳。没事儿就快回家睡觉吧,你现在得多休息。”
   “三哥,”云文秋忍着心里的委屈,没事人一样笑起来,“因为上晚班那阵我肚子疼,苗信德就先走了。现在我不疼了,得去上班,可天太黑了,想让你去送送我。”
   “大半夜的你又这样了,上什么班上班?你三嫂子怀孕时,早就什么都不干了。”
   “三哥,这要是大冬天的,我也就不把你从热被窝里叫醒了,现在是夏天,能好点,还得辛苦你一下子。”
   “嗨,你这是说哪去了,我一个大老爷们还怕晚上走这一趟?我是看着你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不容易。”
   “三哥,我还是去吧。我不去我的活没人干;再说我也没请假,别明天让领导给我记旷工,那扣钱就多了。”
   “按我的意思你今晚还是别去了,”许代霖推出他的摩托车说,“管他旷工不旷工呢,挺着个大肚子,白天能干点儿就不错了。挣钱养家是老爷们的事,苗信德肯定也不会心疼你这几个工资。”看云文秋走到了摩托车跟前,他又接着说,“你们领导也真是的,你月份都这么大了,还安排你值夜班,你说这万一有点什么意外谁担当得起?平常看苗信德挺会办事儿的嘛,他就不能去找找你们的领导,给你换个轻松点的活?这大半夜的让个孕妇值夜班,真是不像话!”
   “三哥,这不能怪他,也不能怪我们领导。我们的工作是技术活,差不多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是谁都能替代的,单位也没办法照顾我们。”云文秋坐上许代霖的摩托车解释道,“其实,我们在科室里还好些,工作轻松,想坐着就可以坐着;车间里那些女工才累呢。我就看到有的女工头天还挺着大肚子在车间里干活,第二天家人竟然就来厂子里分红皮鸡蛋了。没办法啊,我们厂子只有90天产假,碰到大月31天都不给增加。为了产后能好好恢复一下、多照顾照顾幼小的孩子,大多数人只能干到临产……”
   “别侧坐,分开腿坐着。身子都这么沉了,还要那么些好干什么?自己学着当心点儿,自己照顾好自己。”
  云文秋答应着照做了,她心里感到暖乎乎的。
   “唉——做个女人也真是不容易……”三表哥发动了摩托车,他后面的话让头盔、风声给淹没了……
  
  4
   许是夜深了,许是云文秋的公司有些偏僻,有很长的一段路,他们竟然没碰上一个人。
   人真是奇怪啊,自己一个人走在路上感觉害怕,可若真的突然从哪里闪出一个人来,应该会更害怕吧?
   不过有了许代霖的保驾护航,云文秋很快就安全地到了公司门口。
   厂房正对着厂门的墙上没有窗户,厂区稀疏的路灯仿佛迈入高龄的瞌睡人的眼。
   “你看,我说让你今天晚上别来了吧,你还不听。人家大门这不是已经关上了?”许代霖推了推公司的大铁门,对正静静地站着的云文秋说。
   云文秋说:“大铁门的边上就是门卫室,保卫科的办公室也在门卫室的边上,保卫科的人不会走远。”
   “有人吗?”许代霖“哐哐”地使劲地摇晃着大铁门。寂静的厂门口,打门声和叫喊声清晰而响亮,可却并没有换来保卫科的回应。
   “许是巡逻去了吧?”云文秋猜测着,“三哥,你回去吧,我自己在这里等一等。”
   “他们不会那么勤快吧?也许值班的把大门一关,找地方睡觉去了呢。”许代霖又推了几下门。
   “也有可能。三哥,这么晚了,你回去睡觉吧,我在这儿等等看。”
   “我敢把你自己扔在这大门口啊?”许代霖端详了下大铁门,将脚放到锁钮的位置,然后爬上了大铁门,落到了厂区的里面道,“你在这里等着,我进去找找人。”
   许代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云文秋也向前仔细地端详起那个出入过无数次、却熟视无睹的大铁门。
   门很宽,不是实体的,而是由纵横交错的粗方管焊接而成的。许代霖爬过去的这扇门,除了原有的横档,还有一个粗大的锁钮。那位置的高低正好适合踩踏着爬过门去。
  很快,许代霖回来了。他从大铁门里爬出来说:“门卫室和保卫科里面都是黑咕隆咚的,我叫了好几声都没有人应,不会有人来给你开门的,我带着你回去吧。”
   喊人的事情不用许代霖说,云文秋在外面也能听得到。
   “没人也好,我还不用多说话。我们的办公室也在一楼,索性我也从大铁门上爬过去,然后再让我的同事给我打开窗,我从窗户上跳进去,这样还没有人知道我来晚了呢。”云文秋把事情想得简单无比,似乎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怀孕七个多月的大肚婆。
   “你疯啦?”云文秋话音刚落,许代霖就叫起来,“你不知道你自己挺着个大肚子?你愿意疯,我可不敢陪着你疯!”
   “三哥,没事的。不信你看!”云文秋说着,左脚踩着门下部的一根横铁管,将右脚也往那个大锁钮上抬去。
   “你给我下来!”许代霖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云文秋,大声喊道,“不许爬!你挺着大肚子呢!”
   “三哥,你放手,我没事儿。”云文秋动弹不得,她扭头劝着许代霖。
   “不行,你先下来。你真要爬,我先给你把苗信德找出来,要是他同意你爬你再爬。”许代霖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他的大哥大,“看你平常文文弱弱的,竟然还敢挺着大肚子爬大铁门!你以为你是蜘蛛侠?依我说回去行了,一天班不上能怎么的?特殊时期,少挣个就少挣个呗,肚子里的孩子要紧。”
   云文秋拗不过许代霖,只好又将脚缩回到了地面上,然后说:“三哥,你把电话打给谁?他没买大哥大,他们车间办公室的电话晚上也没人接。”
   许代霖又劝云文秋回去,可云文秋却坚持,既然已经到了大门口,要进去。许代霖无奈,嘱咐云文秋在门口等着,他去叫苗信德过来,准备两个人一里一外、一个送一个接,把云文秋弄进去。
   云文秋担心许代霖找到苗信德,苗信德会以为云文秋已经说破了他俩吵架的事,再找由头跟她吵架。待许代霖爬进铁门,消失在黑暗里,她马上又来到了大铁门前。
   她先是双手扳住铁门上的一根横档,然后抬起右脚放到那个宽大、厚实的锁钮上;再双手助力,左脚向上也踏在了锁钮上。锁钮虽宽,并排搁不下两只脚。云文秋不敢停歇,她尽力地抬高右脚,往大铁门的顶部搭去。沉重的肚子确实碍事,云文秋不敢往前探身,只能竭力借助双臂的力量。她那麻杆儿粗的胳膊,上臂肱二头肌高高地凸起,右肩使劲往右倾斜,脊背尽量往后,肚子尽可能地离开钢方管一点距离,而后左脚跟着上缩。
   终于,她成功了。
   蹲坐在大约只有五厘米宽的横档上,看着四周、脚下漆黑一片,云文秋感觉自己的心不是在跳,而是在颤;而肚子里的孩子此时仿佛也急于出世来帮助他的妈妈,踢腾不止。这可是她的希望啊,或许是她后半辈子的全部希望,可不能让孩子有一点事!她一下子怕极了,双手紧紧抓住横档,冲着黑沉沉的前方大声地喊着“三哥”……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投稿邮箱:35625244@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