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桃花的随想

桃花的随想

三月,一尘不染,春暖花开,熙风习习,春意浓浓,春情绵绵,繁花似锦,桃花簇簇竟窈窕,春意盎然的氛围中,粉色如霞娇羞妩媚的的桃花,宛如飘飘欲仙的绝色美人,款款走进春天的怀抱,而此时的海棠也已含苞欲放,渐渐步入佳境的她,同样显得妖艳绚丽,如果桃与海棠联姻,让其花蕾更加绚丽缤纷,让其果实更鲜美更甜蜜!假如可能,让香樟树生长成一个个橙黄如金的桔子,让杨柳树长出红彤彤的苹果,如若可能,愿春天的茉莉花与玉兰花兰花联盟,培育成一株能够长出碧螺春茶的参天大树.在桃园深处,手执一款紫玉金砂制作的松竹梅兰提梁壶,品香茗,听鸟语莺歌,观小溪涓涓流淌,赏桃花仙子翩翩起舞降临人间大地,想必这也是春天里我最美好向往。

假如可以,把梅花凌寒怒放的意志赋予桃,把暗香浮动诗韵非凡的基因移植给桃。或将桃与菊嫁接,巧施妩媚的容颜和铿锵的骨力。如若可能,我诚邀明月做媒婆,让桃花姑娘与玫瑰联姻,渲染出爱的热情奔放,我好想让桃与莲相伴,在清凌凌碧茵茵的湖塘,展现一抹高雅纯洁的脸庞,多想让桃与牡丹完美组合,造就一份雍容华贵和鲜艳娇美,我愿桃与人相聚温馨浪漫的港湾。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起开,这也是桃的风景桃的神韵。

难忘春花温馨浪漫的季节,看神韵非凡暗想浮动的梅菲色舞的花、默然赞美桃园深处窈窕妩媚的花朵,清凌凌碧水中的锦鲤银虾,恍如凝视亲闻散发一袭袭清香气息的水仙。观公园路边金灿灿的迎春,像似仰望羡慕孤傲枝头纯白洁净的白玉兰。赏素净成簇冠状形玉蝶嬉戏翠绿色枝条中的琼花、仿佛喜欢两排墨绿色瓣叶间一弧抽出淡橙色花朵的君子兰。一睹雍容华贵的牡丹,毫无疑问地赞颂着绚丽欢艳的芍药、瞧淡雅紫色的丁香,特别喜爱晨曦吻红了炫丽夺目的杜鹃。在我看来,所有的春花都在默默无闻地给桃花仙子争光添彩。

绚烂的樱花,白净吐香面又带欢笑,犹如白净淡粉的美少女。热情奔放火焰样的玫瑰,是爱的礼物,美的天使,情意绵绵的像征,它蓦然赞许着,玫红与玉白色相嵌如同五角星状的锦带花,延续春夏之交的一抹翘立枝头的鲜艳与芬芳。紫荆,棣棠,连翘是青帝匠心营造的艺术作品,鹅黄色又似迎春的云南黄馨、披挂素雅白色龙袍的梨花,宛如彩蝶穿梭翠枝绿叶里的蝴蝶兰,缤纷华丽的郁金香、紫绿色蝶形状的鸢尾花等等,都分别是美的化身,花中王后,花卉中的奇葩,春暖有花开,鸟语赞花香,春天里的花朵数不胜数琳琅满目。春天的百花竭尽全力,像似为桃花姑娘酝酿最迷人的诗情画意,青帝的宠儿果然名不虚传,“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起开。”

周未的天空,阳光明媚,微风熙暖,与亲朋好友一起,放飞心情,观赏桃园的妩媚窈窕,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多想,巧乘光阴之车,邀彩云为伴,携春风同行,出城向南长驱直入林场腹地,缓缓停泊于山峦桃园之地,一片桃园胜景格外引人举目,近观一树树桃花开得正艳,色如朝霞,娇羞妩媚。一枝赶着一枝,一朵比着一朵,枝连枝,花挨花,红里泛些白,深红中揉些淡,挤挤挨挨,密密匝匝。或如一个个巧饰粉妆的靓丽少女,或像楚楚动人含情脉脉的花仙子,又仿佛一群群来自瑶池仙境的美丽天使,汇聚在春天的枝头,婀娜多姿栩栩如生。

远望,一棵棵盛开花蕾的桃树,就像一把把撑在山峦中的粉色之伞,与明媚的春光辉映交相。凝视,满树桃花透着缠绵,露着娇羞,带着娇媚。春风拂来,朵朵桃花,秀丽鲜艳,簇簇窈窕,风姿绰约,顾盼生辉,浅笑嫣嫣,自成风流,令人心驰神往。

群蜂盘旋浅飞,如同迷醉于桃园深处流连忘返,也恍如寻觅着蜂儿心中的芳踪,小蜜蜂们,一会儿用尖尖的脚丫忙碌地传媒,一会儿,用尖锐的刺,辛勤地采集甜甜蜜,一派春意盎然的意境跃然纸上。热闹非凡的景象诱惑着蝶阵蹁跹,有人说;蝴蝶在飞舞、探吸花蜜的过程中,既帮助植物传授花粉,又以其自身斑斓的色彩图案,点缀了大自然,维护了自然界的生态平衡。

侠蝶宛如穿着黑珍珠的外衣,并披挂浅红深蓝佩带的英雄豪杰,粉蝶犹如飞舞的彩凤凰,五彩斑斓琳琅满目,穿梭徘徊于桃岭深处,蝶儿们成群结队,或在桃花枝头婆娑起舞,或闪现于花蕾中嬉戏取乐,一幅蜂蝶戏桃仙的绚丽画卷,自然炫耀在春的空间。明艳着我的瞳神,逗欢着你的心扉,更滋养着人们的心灵。

紧跟岁月之神的步调,穿越时光隧道,让心灵的脚步行走在2500年前,一路徜徉,轻吟诗经中的《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在万物萌生的春天里绽放,粉红的花瓣像少女情窦初开的芳心,又像因爱沉醉绯红含羞的脸颊。

徜徉迷离中,任思绪信马由缰,穿越时空。春秋时期,陈国公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嫁到蔡国,为蔡夫人,小女儿嫁到息国,为息夫人。有一年,息夫人去蔡国看望姐姐,被蔡侯调戏,回国后便向息侯哭诉。盛怒难平的息侯自知不敌蔡国,便找来楚王帮忙。楚王发兵掳蔡侯而归,蔡侯却在楚王面前大赞息夫人貌美。楚王心动,又发兵灭了息国,得息夫人于后宫,封为桃花夫人——这便是中国的“第一枝桃花”。“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群雄并起的东汉末年,沐浴着河北涿县的阵阵春风,三个男人在桃园里的桃花树下,摆上一桌、一炉、三杯酒,跪于桃林、天地间,对桃花盟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彼时的桃花,在三个男人的生命里,成了信义的象征和热情的永不凋谢!此后,义结金兰的刘、关、张三兄弟,虽出生入死,数度分合,但始终没有背离,没有放弃,终于使日月为之而新,天地为之而变。

穿行桃林胜景间,花香盈我袖,花枝牵我衣,花瓣拂我面,花艳醉我心。千枝万朵重重叠叠的桃花,邀来春风、引领阳光,快乐地推着、拥着。远观,万枝粉蕾犹如丹霞,洇染一片蔚蓝的天空,亲切而又飘忽,恍若置身桃源仙境;近看,玉面含羞,如空谷佳人,红中带粉,透出万般柔媚。我情不自禁地引过一袭桃枝,花香四溢,像揽一个美人。“梨花千树雪,杨叶万条烟”不过得其形貌,至于“月朦胧,一树梨花细雨中”虽别有一番韵味,却多了些许伤感,总不如眼前的桃花来得鲜艳,明快、真切。

这样的花朵带着春天的芬芳,含着春意萌动的气息,是天地间最美的爱情絮语。折一枝妩媚娇艳的桃花,盈满袖的芳香,沁我心扉,挽着想象的臂膀,迈着轻松愉快的步伐,只感到桃花窈窕桃妩媚,携手桃花仙子回归温馨浪漫的港湾,只愿四季如春,年年岁岁馨香满屋,拜托青帝在春天的抒情散文集页面上,挥毫写下桃花妩媚,灼灼其华.....

桃花尽情绽放在田野里、河岸边、山顶上,那连片的粉红与随意点缀在山间谷底的一座座山村,自然构成一幅青山绿水间的水粉画。桃花树下,群蜂的嗡嗡声,宛若演唱着春光下桃的抒情歌谣,彩蝶旋绕飞舞,又好似杜演绎桃园美景的舞蹈。

曾记得,秦淮名妓李香君,不管如何谨言慎行,在世人眼里,仍是人尽可夫的风尘女子。自从与风流倜傥的侯方域相遇后,便敛了声色,闭了深藏,她的心门,除侯公子之外,再无人可以推门而入。后来虽然被权贵强行纳妾,终是不容侵犯,撞柱而死,血溅诗扇。后人惜怜她的贞烈,以血和墨,用满腹才情点染出一曲催人泪下的《桃花扇》。

关于桃花的神奇传说,不得不提起神仙安期生,某日酒醉,遗墨于石上,石上便生长出绚烂的桃花。因为有了醉墨石上生桃花的传说,便有了金庸笔下的`桃花岛。其实,那武陵渔人迷途误入的地方才是真正的理想之所。除武陵渔人而外,虽然再也没有人知道桃花源究竟坐落何处,但从古至今,千百万人仍固执地相信它真实存在。

然而,因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落笔成文之后,它已不再仅仅是一篇文章、一个传说,而是许许多多平凡如我者为之魂牵梦萦的理想家园。

“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桃花人格化的一面,引来了历朝历代骚人墨客众多的褒贬。但她宠辱不惊,丝毫不受世俗的羁绊和左右,不管种桃道士在不在、红颜赏不赏、诗人来不来,依旧热情,仍然刚毅、依旧开谢、仍然领尽春天的风骚。

恍然感觉,此时此地的桃花,正代表着小城大美人文陶都滚滚向前的春潮吗?桃花的繁茂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正是家乡宜兴儿女真性情的写照吗?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随笔
下一篇:假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