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日志 > 月光下的歌谣

月光下的歌谣

晓芳,家住山东省德州齐河金融中心1101

春日的夜晚,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朗朗明月,从路旁如烟般的绿柳之间徐徐上升。深蓝的夜空,风也在月光下作画,将投在平坦道路上的婆娑的树影,变成一幅幅流动的水墨画。

河边与麦田里的青蛙和虫儿,在暖春中亦苏醒了。远处不时的“咕呱,啾啾”声,恰似为这明媚的春夜弹奏的歌谣。

有月光的夜晚,必情也明朗起来。空气中飘来花儿的清香。又想起儿时春季的夜晚,在月光下玩耍的情景。

如水的月光,清澈地洒满我家小院。温柔的抚摸着那棵枝繁叶茂的的大槐树。把风中摇曳的树影,印在老旧的泥土墙上,洒在糊着白纸的窗棂上。石桌和木凳,及门旁趴着的土黄色的老狗,都笼罩在银色的月光中。

我和小敏,树红在院子里跳皮筋。把泥土地跺得“砰砰”响。皮筋追随着我们的布鞋,跳跃翻飞。

“小红花,地上菜,地上长满小青菜。

百花香,百鸟叫,春天的喜雀就来到”。

又轮到另一个跳

“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

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

三八三九四十一……”

我们在石桌上玩“抓子儿”,撒在桌面上一阵又一阵“哗啦啦,哗啦啦”。我们手拉手转圈圈,唱得歌谣随风飘扬

转转转,转花园。

花园里面有花蓝。

花蓝里面一支花,

谁的花?姑娘的花。

姑娘姑娘出来吧。……

屋内灰白的土墙土,印着母亲佝偻着身躯补衣服的身影。豆大的煤油灯芯,火苗随风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这时母亲走出来对我们说:“你们仨不知道累吗?”我们互相看看,没有名堂的笑起来。但我们这一笑没完没了,上气不接下气。是啊,什么是累,我们从来没有思考过累的问题。胡同里,男孩子们在风中奔跑着,声音一个比一个高:

“月亮光光,姥娘烧香。

妗子打狗,咬着妗子奶奶头。……”

震天响的声音把胡同南头地主家那座有着高高的门楼,青砖青瓦的楼房下的麻雀惊得‘扑楞扑楞’飞了出来。曾经的繁盛,已是过往云烟。如今院子里已满的蒿草的旧门楼,透着古老颓废的气息。那些黑青的瓦片鱼鳞一样匍匐在房顶上,伴着清晨香孤独的流转着岁月。

对门的三奶奶,正坐在大门口,怀里搂着正欲挣脱的孙子国子, 手指着月亮:“看看多好的月亮。”

“三奶奶给我们唱有月亮的歌呗。”

我们央求着平日里喜欢唱歌的三奶奶。在我们的央求下,老人笑眯眯的唱。

“月亮奶奶,好吃韭菜,

韭菜嫌辣,好吃黄瓜,

黄瓜有种,好吃油饼,

油饼喷香,好吃面条,

面条稀烂,好吃鸡蛋,

鸡蛋腥气,好吃公鸡,

公鸡有毛,好吃面条……”

芳,回来睡觉哟!……

听到母亲的喊声,我们快速飞奔回各自的家。

因一直恐惧昏黄色的灯光下,白灰墙上印出来的影子。回到家我快速钻进柔软的被窝。仰头看着白色窗纸上印着细碎的槐树叶在风中摇曳生姿。姐姐却钟情于油灯下玩手影的游戏。母亲坐在炕头,给我们絮叨着生活中的辛苦与无奈。西院传来婶娘哄小堂妹唱的歌谣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唉!

蛐蛐儿,叫铮铮,好比那琴弦声唉!

琴声儿轻,声儿动听,摇篮轻摇动啊!

娘的宝贝,闭上眼睛,睡了那个睡在梦中唉……

岁月如梭,如今儿时的老胡同,泥垒的房屋,枝繁叶茂的老槐树都在时间的长河中如轻烟般消逝的无踪迹。己是中年的我,却总在不经意间,被旧时光所触动。儿时的歌谣,如月光下的清泉,任思绪在歌声中流淌,它是我一生中美好的回忆。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闲暇时光
下一篇:初恋是美好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