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读《骆驼祥子》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他们通过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苟且地活着。他们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把每一滴血汗撒在这片土地上,却仍然食不果腹,勉强度日。而即便是这最底层,也是有三六九之分的。

“那四十以上的人,有的是已拉了十年八年的车,筋骨的衰损使他们甘居人后,他们渐渐知道早晚是一个跟头会死在马路上。他们的拉车姿势,讲价时的随机应变,走路的超近绕远,都足以使他们想起过去的光荣。可是这点光荣丝毫不能减少将来的黑暗,他们自己也因此在擦着汗的时节常常微叹。”

祥子,便是这群人中的一个。他如一头初生的牛犊,从农村来到北平,自信满满地看着这个世界。他勤劳、坚毅,梦想着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每天飞跑在北平的大街小巷,不敢有丝毫怠慢,不抽烟,没有恶习,只为挣出一辆属于自己的车。

命运却有如一只巨大而无形的手,稍稍一挥,便能让人前功尽弃。车,一次一次的买,一次一次地丢;钱,一块一块地攒,一次一次的被抢。他不甘心,凭什么?他不过是要一辆属于自己的车,挣一个体面的未来。

身如蝼蚁,纵然有鸿鹄之志,又能如何?他还是一无所有,被人践踏。

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娶了自己讨厌的女人—虎妞。虎妞,黑,老,丑,像个大黑灯塔。他越看她越恶心,却只能硬着头皮和她生活在一起。虎妞倒是真心爱他,让他又拥有了一辆自己的车,还给他一个温暖的家。不爱就不爱吧,祥子也开始不再与命运抗衡,决定与虎妞好好过日子。

然而,命运之神从来都不会提前告诉我们,下一刻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当我们好不容易适应了现状,接受了留在身边的人,一切,早已暗暗发生了改变,让我们措手不及。

虎妞难产死了。

一切又回到原点。祥子又变得一贫如洗。

他茫然地离开了大杂院,赤裸裸来,赤裸裸走。

从此以后,他还是拉车,却不再拼命飞跑。他开始抽烟、喝酒,有好吃的也买上一口。他不再拼命存钱,刮风下雨就休息。

“眼前的舒服驱逐走了高尚的志愿,他愿意快乐一会儿,而后昏天黑地的睡个大觉;谁不喜欢这样呢,生活即是那么无聊,痛苦,无望!生活的毒疮只能借着烟酒妇人的毒药麻木一会儿,以毒攻毒,毒气有朝一日必会归了心,谁不知道这个呢,可又谁能有更好的主意代替这个呢?”

突然,他想到了小福子。他仿佛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中,看到了唯一的希望。他不能这么堕落下去。他还是那个要强、刚毅、有着梦想的祥子。他想象着和小福子在一起的蓝图,希冀之火又一次被点燃。

小福子却没有等到这一天。小福子被父亲两百块大洋卖给了一个军官,半年后被玩腻了被赶回大杂院。

祥子爱她,可是祥子养不起她,一个女人,还有一个醉鬼的父亲和两个弟弟。小福子最终被卖到了白房子。

“我们卖血卖汗,我们的女人卖肉。”这便是车夫的命运,也是那个时代社会最底层的命运。

小福子终于绝望了,在一个夜晚吊死了。

“经验是生活中肥料,有什么样的经验便变成什么样的人,在沙漠里养不出牡丹来。老鸦是一边黑的,他不希望独自成为白毛儿的。”

祥子彻底绝望了,他不再拼命拉车。因为没有一个值得让他拼命的人。他开始到处借钱、欠钱不还,坑蒙拐骗,出卖朋友。他抽烟喝酒,去白房子玩女人。他打架耍懒,成为北平街上的“刺头”。却没有人敢赶他,也没有人再抢走他的钱。

从一个斗志昂扬、如骆驼般老实勤肯的少年,几经周折,变得圆滑世故,听其自然,不再与这个世界、命运作抗衡,他渐渐融入其中,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也不过如此。这便是祥子的一生。

也许,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在祥子身上找到一些影子。我们带着梦想,努力改变未来。然而,终其一生,我们到底可以改变多少?喜欢的事业?喜欢的人?

我们却依然在不断的希望与失望中前进。

汉江南岸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汉江南岸会帮您宣传推荐。
上一篇:太阳·月亮
下一篇:结果·如果
返回顶部